第三章 据说,等一个人7年就够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倒时差的原因。

莫一诺早上起床有些生不如死,倒也真的起来了。

毕竟如果她不起来,她应该会被她干妈给掐死。

她真觉得自己是在噩梦中惊醒,一惊醒就看到她干妈趴在她的床上然后双手掐着她脖子……

这么多年没见,她干妈还是那么……与众不同。

“小一诺,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古歆很兴奋,“干妈真的是想死你了!”

“干妈,想我你可以换一种方式!”莫一诺揉着自己的脖子,忍不住说道。

“快起床了,听说你给干妈带礼物了!”说着,她干妈就拉着她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让她去浴室洗漱。

她无奈,只得顺了她干妈。

洗了冷水脸,彻底把自己弄醒了,她去翻找自己的礼物,递给她干妈。

和她妈一模一样的裙子。

她干妈看到之后超喜欢,还说她的眼光特别好。

莫一诺就知道,这世界上她干妈和她最合拍。

她把礼物送给她干妈后,仰着头问道,“小夏夏来了吗?”

“在楼下。”

“我也有礼物送给他。还有表叔的。”莫一诺开口道。

“真是乖孩子,不枉干妈这么疼你。”说着,还在她脑门上狠狠的啵了一下。

莫一诺笑了笑,带着礼物和古歆一起下楼。

楼下她父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陆一城不在,估计还在睡觉,那货从小睡到大,长得还老高,她妈说她弟就是懒长。没有陆一城,小夏夏倒是陪着她父母坐在一起。

“小夏夏。”莫一诺特别兴奋的冲过去。

小夏夏被莫一诺的声音惊吓住,忍不住往沙发一脚缩了缩,“莫一诺你别过来!”

一副,真的怕了她的表情。

“干嘛那么生疏。”莫一诺笑得邪恶,“姐姐曾经还过送你花裙子了,你忘了?!”

小夏夏漂亮的小脸蛋上,真的是一脸崩溃。

那都是那么久远的事情了,何况哪个时候还很小,很小很小的时候,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以为自己是女孩子……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男人。

多么痛的领悟!

“姐姐带礼物给你了。”莫一诺对小夏夏特别的亲近,因为当妹妹看待来着。

小夏夏对于莫一诺的靠近,真的是毛骨悚然。

莫一诺把礼物送给递给小夏夏。

小夏夏战战兢兢的接过来,“你没有什么恶作剧吧。”

看着包装盒还挺精致的。

“说哪里的话,咱们不是好姐妹吗?姐疼你可比等我亲弟还多。”莫一诺笑得贼开心,谁让陆一城那小子,一天就知道睡,活该不受宠。

小夏夏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他打开礼品盒,偌大的一个盒子里面,躺着一条银色的吊带长款席地晚礼服,在灯光下还散放着璀璨的光芒,亮闪无比……

小夏夏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看着莫一诺的一脸期待的表情……

这丫还真的以为他还是小时候喜欢花裙子吗?!

“别这么感动,虽然你的礼物是最贵的,不过姐乐意。”莫一诺很宠你的摸着小夏夏柔软无比的头发。

“莫一诺,我其实是直男。”小夏夏一字一句。

他觉得他有必要澄清他自己的身份。

直得不能太直了。

“哎哟,你别不好意思,干妈都不介意你是弯呢!”莫一诺才不相信小夏夏是直男。

看看这女性化的美腻脸蛋,看看着吹弹可破的肌肤,看看这唇红齿白,看看着一头黄毛柔柔软软的,看看这一身中性化打扮,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好美的一只小受。

“谁说我不介意了。”古歆插嘴。

“干妈你介意啊?”莫一诺诧异。

她一直以为她干妈特别奔放,不对,特别开放来着。

“我也很传统的好不好。”古歆说道,又耸了耸肩,“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才没那功夫操那份闲心,反正小夏夏是同性恋哭得最凶的又不是我。”

“……”所以就释然了。

她干妈的性格果真是好。

“妈,我都说了我不是同性恋了,你怎么不相信!”小夏夏解释。

“那你给我带个女朋友回来啊!你也老大不小了,18岁就成年了,换成你哥……算了,你哥也每见个几个女的,没女朋友就算了,你说说叶初吧,叶初18岁就结婚了,现在都在闹离婚了,你不觉得自己很羞耻吗?!”

难道说离婚也是件值得显摆的事情?!

小夏夏真的没办法和她妈的逻辑对话。

古歆看他儿子不开口,又忍不住说道,“其实我对你要求也不高,你说你不带个女朋友回来,你带个男朋友回来也好啊!”

“……”所以他真的无力解释了。

莫一诺就在旁边偷偷的笑。

每次都觉得她干妈家好欢乐。

小时候可喜欢去干妈家玩了,然后把小夏夏当妹妹对待,那个时候小夏夏很矮很矮,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作为他们的姐姐,慢慢的反而她的所有弟弟都比她高了将近一个头。

这些人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整个大白天,莫一诺就一直陪着她干妈玩。

她干妈特别喜欢玩,中午午餐就拉着她一起喝酒,她其实酒量不太好,喝不了几杯就醉,还是陪着她干妈喝了些,喝得她昏昏欲睡,下午睡了一阵,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然后梳妆打扮了一番,怎么说她当年也是校花级别的,还是得有那个范儿,这么让自己容光焕发的,走出了家门,去见阿花她们。

她开了一辆自家的小车。

很久没有开车了,开得跟蜗牛差不多。

餐厅地点在文城一个中档餐厅,读高中那会儿,她也就是读的公立高中,本来她爸不让她读这种学校的,说让读私立,是她妈说姚多锻炼一下她娇弱的性格,哪里知道,她就在这所管辖得特别严格的公立学校叛逆了。

估计现在她妈肠子都悔青了。

因为是公立高中,所以大多都是普通家庭,包括阿花她们,包括齐倾还有林紫曦,当然叶初家庭条件和她一样惊人,算是极其少见的,她也不知道叶初为什么也会上这个高中,不过也不用太奇怪,叶叔叔最喜欢她爸了,她老觉得,她爸才是叶叔叔的真爱,所以叶叔叔做任何事儿跟着她爸的节奏,理所当然。

她到达目的地,停好车,去餐厅。

远远的就看到几个柴火妞大声叫着她。

阿花还是那么大大咧咧,笑起来特别的风骚。

莫一诺走过去,坐在他们中间。

阿花和几个以前玩得不错的同学一起拍掌,“欢迎咱们校花回国!热烈欢迎!”

“行了,多大回事儿啊,以后我回来就不会走了。”莫一诺笑了笑,一一打了招呼。

阿花让服务员上了菜。

三个女儿一台戏,这里都5个了,戏台子都要翻了。

菜还没上桌,阿花就特别兴奋的开始分享八卦了,她说,“一诺你不知道这4年简直是日新月异,叶初和林紫曦的狗血剧真的可以上演一部超长电视剧了。”

莫一诺喝了一口面前的饮料,她就知道他们要八卦的就是叶初和林紫曦一对。

毕竟当年叶初在学校的人气真的很高,虽然那货时不时的不来上课,没被留级大家都觉得是他家背景原因,当然事实也确实是如此,而叶初就在学校不多的时间反而很神秘而被全校女生爱慕,莫一诺真觉得是全校女生,当然除了她。

她是看透了叶初,而且从小一起长大,基本上知根知底,两个人也一直维持着似朋非友的感情,所以她对叶初没什么情感波动。

然后当年叶初和林紫曦谈恋爱是真的轰动,有可能全校连校长都知道了!

林紫曦其实在学校的口碑也不太好,长得倒是还行,只是人太娇滴滴了,感觉温顺乖巧。在男生心目中可能很喜欢这种女生还当女神供奉,在女生心目中,这种女人就是叫“作”!

而林紫曦和叶初谈恋爱的事儿真的毁了好多女孩子的芳心,大家都恨不得看到林紫曦被抛弃的下场,可谁知道,一毕业,两个人的18岁成人礼之后,就宣布结婚了。

简直,天崩地裂!

好在当时莫一诺也打算和齐倾出国了,倒是不知道后续发展,不过婚礼她是参加了,于情于理也得去,去的时候也有些不是滋味,心想小时候自己那么喜欢叶初叶初对她不冷不热,这才多大啊,叶初居然就迫不及待的结婚了。

她其实还巴不得叶初是同性恋,怎么着输个男人比输个一个女人强。

思绪有些乱,就被阿花叽叽咋咋的声音给拉回了现实,阿花说,“结婚后两个人可不消停了。你知道林紫曦本来就是艺术生才考到我们学校的,高考后就报考了影视学院,大一开始就能在荧屏上看到她了,听说她现在在叶初妈妈的工作室,你想自己家的工作室肯定会力捧她的,但林紫曦就特么的跟付不起的阿斗似的,这么多年,也和很多大牌合作了,就是红得不响亮,我捉摸着换成一诺你,早就响彻天际了!”

“我没看过林紫曦的戏。”本能的排斥。

“你也别看了,那演技我也真的服气了,现在还提名什么新人奖,估摸着都没希望。”阿花直白道。

莫一诺淡淡的停了停。

“然后吧,林紫曦这妞还特别的喜欢拿叶初做她的电影啊电视剧的宣传,只要她的电影一上映,绝对就会爆出她和叶初的婚姻相关,容我我数数啊,第一年演了一部电影是个女配,就爆出说什么叶初经常出入剧组探班,然后上了热搜。第二年传言说林紫曦怀孕了,也特么的是火了一把,后来辟谣了。第三年倒是没有利用叶初炒作明显知名度不够,所以今年突然就来了个猛料,说林紫曦打算和叶初离婚!”阿花越说越激动,“你说林紫曦又不傻,她好不容易加入权贵,叶初爸是大官妈是娱乐圈的大亨,你说她除非疯了才会真的想要离婚!”

“是啊,我也还挺纳闷的。”莫一诺点头,“所以又是炒作了?!”

“百分之百是炒作。话说你和叶初不青梅竹马吗?你可以问问!”

“别说什么青梅竹马了多恶心。”莫一诺有些厌恶道,“叶初是你们男神可不是我的,我才没那闲功夫搭理他的事情!”

“知道知道,你的男生不就是齐倾嘛!”阿花附和着。

莫一诺笑了笑。

有时候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不应该,一如既往的追求下去。

觉得其实挺累。

“对了,齐倾现在在压文集团上班了?”另外一个同学安颖问道,一脸羡慕。

“嗯。”莫一诺点头。

“齐倾好厉害,全球100强耶。我们班估计就他最能干,刚毕业就应聘到了这家公司!”

“还好吧。”莫一诺其实是理解不了。

因为她家,她表叔家的公司,都进了全球100强,不觉得是什么大事儿。

她早见惯了这些。

“你们俩这两年关系如何?齐倾对你好不好?两个人有没有那啥那啥……”阿花特好奇。

“想哪里去了。”莫一诺摸了摸阿花的脑袋,“别混思乱想,我和齐倾可纯洁了。”

“骗谁呢!山远水远的两个人在国外干柴烈火……想象还有些小激动。”

“那你慢慢YY!”莫一诺翻白眼。

“话说你家齐倾你可看牢了,他这种优质男很容易就被狐狸精勾搭走了。姐妹得提醒你一句,我有小道消息听说林紫曦现在拿到一个公司的代言,貌似就是亚文的,虽说当时读书的时候不太清楚是不是真的,但留言都说,初中那会儿齐倾就和林紫曦暧昧了,他们一个地方的,你知道吧。”

“阿花你想多了吧,你觉得以叶初的条件,林紫曦会这么傻选择齐倾?”安颖忍不住吐槽,“估计这么傻的人只有咱们一诺。”

“我怎么都觉得这句话一点都不是在夸我!”莫一诺笑道。

“你还不知道,当年叶初和林紫曦谈恋爱的时候,我们全校女生虽然各种芳心碎得七零八落的,但最失望的还是叶初的对象居然不是你。我们一直把你们俩当官配!”

“你们眼瞎吧,我和叶初当年互动都不多。”

“但我们经常看到你们从一辆轿车上下来,那画面简直了……男才女貌,不对,两个人都长得倾国倾城的!”

“有段时间我爸有事儿,我爸又不放心我一个人被送上学,就让叶初过来接我一起,我拒绝不了我爸所以搭了一段时间叶初家的车。”说起来,莫一诺还真的有些汗颜。

她月事来的特别晚。

她妈当时以为她有问题,还带她去看过医生。

她确实不太正常,高一了才真的来月事。

而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在叶初家的车上,叶初也在,简直那个尴尬。

不过好在当年她年龄不小了也知道这是正常现象,叶初也知道,只是两个人看着座位上那些血渍,都跟两煞笔似的,总之莫一诺总觉得她在叶初面前,形象真没怎么好过。

不过叶初其实也不坏,当时青春敏感期,还红着脸去给她买了大姨妈巾……据说当时好多阿姨看着他,各种五颜六色的眼神。

“你爸其实就是前统帅莫修远是不是?”阿花问道。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莫一诺故意打官腔。

“你就装吧你。其实民间都在流传,前统帅莫修远就是为爱假死,然后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陆漫漫在一起了。我没想到我这么幸运,居然和她们的女儿一个班,还成为了闺蜜!”

莫一诺还是有些自豪的。

她爸那么伟大,又那么深情。

这辈子估计都找不到一个男人,有她爸那么帅那么牛逼了。

果然她妈命太好。

那顿聚餐晚饭,就在各种八卦和各种互相问候着结束。

莫一诺开车送几个同学回家。

所有人真的都羡慕疯了,莫一诺的家庭条件确实很好,她也从不隐瞒,有时候觉得故意的隐瞒反而是对朋友的不尊重,她只要真心实意的对待她们就好。

把她们送回家,莫一诺到家都已经晚上快10点了。

她爸也不会催她回家,就真的如她爸说的那样,她爸真的有能力保护她,在任何时候,所以不担心她一个人在外有没有危险,他放纵她的自由。

这辈子她觉得最幸运的事情,就是她有一个这么强大又这么伟大的父亲。

她停好车准备回家,电话在此刻突然响了起来。

莫一诺拿起电话,看着屏幕上闪烁着的“齐倾”两个字。

这么久了,他主动给她打了电话。

承认吧,这一刻有些激动到雀跃。

她冷静的接通,“齐倾。”

“你在哪里?”那边传来齐倾有些低沉的嗓音,似乎和平时的状态有些不太对。

“家。”

“你如果方便,来外环路的西岳餐厅接我,我有点醉了。”那边说。

“好。”莫一诺根本没有犹豫。

对于齐倾的要求,她从来没有拒绝过。

她开车,挂着导航。

说真的,她现在对文城真的不太熟,但又怕齐倾等太久,所以还是开快了些。

到达目的地,她给齐倾打电话。

齐倾隔了十来分钟,从里面出来。

出来,看到莫一诺看得一辆小轿车,玛莎拉蒂。

他睨了一眼,有些讽刺的还是坐在了副驾驶室。

莫一诺不是没有看到齐倾的表情,但她真不觉得自己家有钱有什么不对,而且这些都是她父母的,她父母愿意给她最好的,她为什么要去拒绝他们的好意。

她开车,开得很平稳。

齐倾坐进副驾驶室,将西装解开,领带解开,白色衬衣的纽扣也解开了好几个,然后打开了窗户,北夏国现在的气温,在晚上也就15、16度,风吹进来,还是有些凉的。

莫一诺认真的开车,闻到齐倾身上一股很强烈的酒味,她说,“你公寓在哪里?”

齐倾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了他的公寓地址。

一路上,两个人就没有再多说。

总是,很容易沉默。

车子到达齐倾公寓的地下车库,莫一诺下车。

齐倾也下车了。

他明显有些头晕。

莫一诺上前扶他。

他身体顿了顿,但也没有拒绝,两个人一起走进地下车库的电梯,齐倾按下了16楼,莫一诺默默的记下来了。

电梯一点一点上升。

狭窄的电梯空间内,只有彼此呼吸的声音,很轻很冷淡。

电梯到达。

莫一诺依然扶着齐倾,两个人一起走在公寓的走廊上。

齐倾的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莫一诺本来低着头,很努力的搀扶着他,感觉到意思异样,莫一诺抬头,抬头看到一扇公寓门面前,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站在那里,浓妆艳抹,带着特大的墨镜,穿着黑色到膝盖一扇的靴子,很高的高高跟鞋,手上提着一个限量奢侈包,就这么看着他们的靠近。

其实阿花说得没错。

齐倾和林紫曦真的有关系。

准确说,齐倾之前是真的喜欢林紫曦,至于林紫曦喜不喜欢齐倾她也不清楚,反正齐倾以前一直很照顾她,但每次林紫曦都说,因为他们是一个地方的,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一直以来都是同学,齐倾才会对她这么好。

当时莫一诺挺同情齐倾的,觉得这么大好一个男青年就被这种绿茶婊给伤害了,现在她反而觉得她有点同情她自己,因为她实在很不待见齐倾和林紫曦在一起的画面,而很显然,现在的情况就是,齐倾把自己的落脚之地,在她之前,先告诉了林紫曦。

真是很火大的一件事情。

莫一诺嘴角冷笑了一下,对着面前的林紫曦说道,“很巧。”

“不巧,我是专程在等齐倾。”林紫曦直白道。

“是吗?”莫一诺扶着齐倾,“他喝醉了。”

意思是不方便见客

“我看得出来。”林紫曦故意忽视她的意思,一字一句道,“我比你更了解他的一举一动。”

“就如我比你更了解叶初一样。”

林紫曦脸色一下就变了。

莫一诺反而笑了笑,“林小姐现在是公众人物,又在这个比较风控浪尖之时,是不是应该稍微避避嫌,我想北夏国的狗仔应该经常会无处不在,你就不怕,这个时候被传出什么丑闻吗?”

“还不需要你提醒。”林紫曦脸色很不好的说道。

“我也是随口说说,听不听随便你。”莫一诺淡淡道。

林紫曦狠狠的看着莫一诺,看着这个从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女人,其实是嫉妒的,嫉妒她可以追求任何她想要追求的事情,而她不能!

她抬了抬墨镜,转眸看着齐倾,表情明显温柔了些,“明天我过来找你。”

齐倾微点头。

林紫曦迈着脚步离开,路过他们身边时,林紫曦突然停了停脚步,她对着莫一诺说,“我打算和叶初离婚了。”

莫一诺看着她,显得尤其的平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说完之后,眼神看了一眼齐倾,笑得那个妩媚多姿,“有时候时间可以让我明白,什么对我最重要。”

莫一诺抿了抿唇。

她忍不住拉紧了齐倾。

而齐倾,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林紫曦有些得意的一笑,从他们身边离开。

走了没几步。

齐倾突然推开莫一诺。

莫一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齐倾走向了林紫曦,“你一个人回去方便吗?”

林紫曦看了一眼杵在那边的莫一诺,娇媚的说道,“我知道照顾自己。”

“下次过来前提前给我打电话。”

“本来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

齐倾也顺着林紫曦的目光看了一眼莫一诺,再次说道,“以后记得提前给我电话。”

“好。”

林紫曦点头。

然后,才离开。

莫一诺就这么站在那里,然后看着齐倾走过来,走到她面前,又越过她身体去开门,“进来吧。”

“不了。”莫一诺笑了笑,“送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晚安,齐倾。”

齐倾看着莫一诺,突然有些生疏的距离。

他眉头微皱了一下。

因为很在乎一个人,所以会很细心的观察那个人任何一个微表情,所以莫一诺知道齐倾现在的情绪,应该是不太开心她对他的态度,但她觉得,有时候真不需要这么一直去等待一个人,她也会觉得累。

她笑了笑,转身走了。

她曾经看过一本书,书上说,等一个人只需要7年,因为7年刚好是人体的细胞彻底新陈代谢焕然一新的时间,七年之痒也是这么个来头,所以说如果7年这个人对你都没有任何感情就说明,这个人真的不值得你再去等待,而她算起高二到现在,6年了。

所以她觉得,她应该要学着,把一切看淡一点。

她真没有自虐倾向。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吼吼月票。

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