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他们俩,少了些缘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一诺开车回家。

在家等他的,永远都是他爸。

她妈说得很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只要受到那么细微的一点点伤害,最心疼自己的就是她爸。

她真不能对她爸这么残忍。

她搂抱着她爸的脖子,“爸,如果我嫁不出去了,赖你一辈子好不好?”

莫修远宠溺的一笑,“你愿意,爸管你一辈子。”

“我妈肯定会吃醋。”

“她也不是吃醋一天两天了。”

“要妈听到了,会跳脚。”莫一诺笑得灿烂无比。

莫修远笑了笑,温柔道,“不早了,早点去睡觉,好好把自己的时间调整过来。”

“嗯。”莫一诺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对了爸,我投简历了,要去应聘工作。”

“你可以在你妈的公司上班。”

“你得让你女儿在外历练一下。”莫一诺很认真地说道,“我可不想当米虫当一辈子呢!”

“随便你吧。”

反正,她说什么,她爸都是这无限宠溺的态度。

真是爱死她爸了。

她蹦蹦跳跳的回到房间。

折腾了一天,她洗澡躺床上,本来有点累了,但还是睡不着。

这时差真是有够憋人的。

她把电脑抱在床上,看自己投出去的简历,回复的有两个,都是下周一面试。

她捉摸了一下,查询了一下两个公司的地址,最后,择选了一个。

是啊。

有时候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她一帆风顺的一生,注定会在感情上伤痕累累,明知道的事情,就是有时候,特别的固执。

她挑选了一个,离齐倾公司最近的公司,就隔了一条马路。

其实这家公司不太出名,但在北夏也不算一个小公司,而且她对工作要求也不高,觉得过得去就行。

确定了公司,她给对方回复了邮件,强迫自己睡觉,至少在上班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在等待应聘的一周,莫一诺也让自己做了无比充分的准备。

周一。

她穿着得当,一身黑色职业装,扎着马尾,踩着一双高跟鞋出了门。

这次是真没好意思开玛莎拉蒂,怕把应聘官给吓着。

她让司机送她去公司,远远就下了车,然后步行,捉摸着如果被录取了,就去买个稍微大众点的车代步。

这么想着,她跟着公司的指示牌,去了应聘现场。

还真是巧了。

莫一诺撞见了安颖。

两个人居然在同一个公司应聘,完全是惊喜。

互相给彼此打了气,就按照顺序进去应聘了。

莫一诺的应聘还算成功,本来学历在那里就已经很出众了,加上一诺的形象和她的谈吐,几乎是得到应聘官的一致好评,她倒是不担心自己应聘失败,反而是安颖一直处于担心状态,总觉得自己表现不太好。

而在三天后,结果公布出来。

她和安颖都被录取了,实习期三个月,工资折半。

虽说是自己预料中的事情,但真的收到结果的时候,还是开心得在家里跳了起来。

陆漫漫就真的不明白,莫一诺的追求怎么可以这么低。

在他们家的情况来看,莫一诺追求是挺低的。

放着家里这么大家产不要,硬是要死要活的去其他小公司当实习生,还一脸得意。

也就莫修远觉得自己女儿,做什么都很棒。

陆一城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感叹,自从她姐从国外回来后,他在家就基本处于,全透明状态。

好在他习惯了。

他低头继续玩手游,再过一个月,他也是大学生了。

上的国内最好的大学,学经济贸易,他爸第一次和他严肃的交谈就是他填自愿的时候,他爸说,以后表叔也就是翟安手上的所有集团公司全部都会交到他的身上,所谓,任重道远。

他其实真想拒绝,总觉得在这个家里面,莫一诺就是拿来宠的,而他就是拿来,传宗接代的!

他都怀疑这些年自己的身心能够发育得这么健康真的是,见鬼了!

莫一诺的应聘成功,莫修远还带着一家四口给莫一诺庆祝了一下。

莫一诺觉得她爸给她庆祝的钱,够她那微薄的工资一年了。

而后。

莫一诺就开始上班了。

过上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

刚开始上班终究还是带着些新鲜但也不得不说有些吃力,这和平时读书在家被宠的感觉完全不同,新人还总是被呼来唤去,跟打杂的差不多,有时候还得陪着自己跟的老师加班,甚至老师走了还会给她留一些工作处理。

上班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轻松,她特么真想仰天长叹!

但不好意思半途而废。

她很少会半途而废,除非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她伸懒腰,终于把老师交代的工作中做完了,那个时候也已经晚上10点多了,办公室里一片雅静,她和安颖被分到不同的部门实习,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连个诉苦的人都没有。

她收拾好东西,关上电脑,打卡下班。

自己买了一辆超低调的黑色大众,20万不到,开得也还挺得心应手。

车子缓缓驶出公司。

每天下班离开都会经过亚文集团那栋商业大楼,每次都会看着门口那烫金的大字,然后笑笑离开。

她让自己认真的开车,往公路中间开去等红绿灯,刚踩下油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亚文集团的大门中走出来,西装革履,远远就能够看到他挺拔的身影。

齐倾长得真的不特别帅,但气质很好。

总是温文尔雅有带着些书香气息,在国外那个到处都是人高马大的外国人中间却又不会显得自己的气势很弱,反而很多时候在做竞演比赛的时候,会被他浑厚的嗓音以及犀利的论点所吸引,所以在那个人才济济的大学,齐倾名声很响。

而她作为他的女朋友,曾几何还是很骄傲了。

也不知道慢慢慢慢的,那份骄傲就变得,越来越不明显,大概是越发的发现,这个男人好像也会真的属于自己。

她还是踩着油门,离开了。

刚走过红绿灯,电话突然响了。

她看着齐倾的号码,脸上车内蓝牙,接通,“齐倾。”

“你看到我了?”那边问她。

她说,“嗯,但怕你太忙,不想打扰你。”

“我现在下班了。”齐倾直白。

“很晚了,你要休息了吧。”

“莫一诺,你是不是觉得在我身上已经玩够了?”齐倾冷讽的声音,说得真的特别刺耳。

莫一诺抿了抿唇,“你等我,我过来接你。”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莫一诺挂断电话,然后非常认真的用自己蹩脚的开车技术调头,好在晚上车流量不大,否则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顺利开回去,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违反交通规则。

她把车子停靠在了亚文集团的公路边,齐倾看了一眼莫一诺,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莫一诺开车,直接驶向他的公寓。

两个人都没说话,很多时候真的是越来越沉默。

齐倾又将窗户按了下来,仿若每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似乎都更需要更加新鲜的空气,他看着窗外说,“你上班的事情,还是通过同学知道的。”

“哦,我也才上班。”莫一诺淡淡的说道,“你和谁见面了?”

“几个高中男同学,听说我回来了,就让我去喝酒,然后说起你,我才知道你换车了,还上班了。”

莫一诺笑了笑。

“你爸忍心你一个人在外上班?”齐倾问她,口吻真的带着讽刺。

莫一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了她家的身世背景后就好像特别的反感,她琢磨着可能是自尊心受不了,要知道在北夏国,能和她家媲美的也真的没谁了,所以其实对莫一诺内心身处而言,她找谁,谁都是在高攀而已,她从小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齐倾是想不通的。

她以前也试图解释过,但齐倾明显不能认可她的理论,她后来也就不说了,而对于齐倾对她爸的不友好,她个人也真的有些不是滋味,所以还是按捺住情绪解释道,“我爸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很宠我,但他不会阻止我做什么,他知道怎么才是对我最好的方式,而我很爱我爸。”

齐倾没什么面目表情,对于她说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没听到,总之就坐在副驾驶室,再也没有开口了。

莫一诺也不说话,怕说多了,两个人就会争执。

而争执后的结果就是,他们会冷战更久,而她如果不主动低头,齐倾可能会忘记她的存在,说实在的,今晚上齐倾会主动给她打电话,她还有些受宠若惊。

回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也没见得他主动联系过她。

车子缓慢的停到了齐倾公寓的地下车库,莫一诺没有下车,打算等齐倾离开后就走。

齐倾看着她的举动,沉默的坐在小车上,也突然没有了要下车的打算。

莫一诺诧异的看着他。

“你不打算去我公寓看看吗?作为我的女朋友,我住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你都不想看看我住的环境是什么样的?”齐倾问她,一字一句,似乎有些压抑情绪的在问她。

“本来想看的,是真怕撞到不应该撞见的人。”莫一诺说得直白,嘴角还稍微笑了一下,“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大方,女人都会有些小肚鸡肠的。”

齐倾冷笑。

莫一诺也知道他会瞧不起她的这些小心思,所以她有时候宁愿忍着也不想说出来,但很多时候,又真的忍不下去!

齐倾终究还是下车了。

自己下车了,没有给她解释更不可能有什么安慰。

莫一诺看着他的背影,平静的启动车子离开。

越是到了自己一定年龄越是经历过一些之后就会知道,有些人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到底在不在乎自己,真的能够感觉得出来了。

她开车回到自己家别墅。

抽调安全带,拿起手机,编辑短信。

“我们分手吧。”几个字,真的写了出来。

写出来后,很久,她终究没有发出去。

她把短信删除。

或许,再等等吧。

也许过段时间,自己心口没这么痛。

她深呼吸,打开车门下车。

难得的,今天除了她爸,她妈也在。

她对着他们灿烂的一笑,“妈今天不早睡啊?”

陆漫漫睨了一眼莫一诺,“有事儿给你说。”

“我要上班!”虽然其实巴不得现在她父母强迫她辞职。

“谁给你说这事儿啊,你要折腾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陆漫漫一副才不想搭理她的样子。

莫一诺嘟嘴。

小心思意淫失败。

她一屁股坐在她妈身边,亲昵道,“那你给我说什么啊,你想我了?”

“少臭美了,我就给你说一声,你叶叔叔家周末有一个家庭宴,你到时候腾出时间出来参加,别搞得自己跟个大忙人似的。”

“突然搞什么家宴啊?叶叔叔想我爸了?”莫一诺直白。

陆漫漫白了一眼莫一诺,“你叶叔叔爱热闹,闲不住,还听说你回来你也没去拜访他,还有点不高兴,总之你记得周六把自己打扮漂亮点,带着你的礼物早点去。”

“知道了。”莫一诺点头。

也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不知道在瞎忙什么,都没时间走亲朋好友。

“那我去休息了。”

“嗯。”陆漫漫点头。

莫一诺亲昵了一番她爸,回房间休息。

折腾了好久才上床。

躺在床上习惯性看看手机,发现手机上一条未接来电,是齐倾的。

她想了想,拨打了过去。

“你找我吗?我刚刚在洗澡没听到。”

“明天晚上有空吗?如果有空一起吃饭。”那边说,声音冷冷淡淡,总是这般。

莫一诺抿唇,“如果不加班应该就有空。”

“那明天确定了给我说一声。”

“好。”

挂断电话,莫一诺看着手机有些发呆,好像总是如此,在她真的很想放弃这个人的时候,总会适当的给她一点甜品让她吃。

她平安入睡。

第二天辛勤上班。

昨天虽然没有一口答应,其实她自己很清楚,就是下刀子,她也会去和齐倾吃晚饭。

她上午给齐倾回复说今天不用加班。

那边回了一个字“嗯。”

其实今天工作挺多的,她磨破嘴皮才让老师松口说今晚不用加班,嘴上是答应了,但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印象分又降了。

没办法。

她准点下班,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

去停车场火速开车,去接齐倾。

刚启动车子,就接到安颖的电话,“姑奶奶,你这么早下班都传到我们部门了,你不会是这么快就放弃在这里上班啊,我可是盼着和你做同事的。”

“我是有点事儿先走。”一诺一边开车一边解释,“怎么了,全公司人都在议论我吗?”

“也不是,不过也有人在背后说什么的,毕竟我们是新人,貌似理所当然就应该被欺压着,你走这么早,自然有人说闲话,何况公司这几天大面积加班提升指标。”

“唉。”莫一诺叹气。

“我就是随口问问,你以后多注意点,不说了,我老师让我去复印东西了,拜拜。”

“拜拜。”

莫一诺挂断电话。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但为了齐倾,她总觉得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把车子停靠在路边。

今天还特别梳妆打扮了一番,因为打扮得有些漂亮还稍微有些隆重,也被公司那些老妖精给风言风语过,职场生活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么轻松。

她把车子停好。

结果提前下班,等了齐倾半个多小时。

齐倾上车也没多说什么,就给她说了一个地址。

她开车去。

她一直以为是两个人的晚宴,毕竟他们回国这段时间两个人真的很少单独在一起,可当齐倾带着她跟着服务员走进一间包房时,她看到里面已经坐了好些熟悉的面孔,而在自己刚确定是同学聚会时,听到有人冲她后面喊了一声,“叶初,真是稀客!”

莫一诺抿唇。

她还以为,她和叶初的见面,至少得等到她去参加他家的家宴。

她一向都觉得他们俩,默契不足,也少了些缘分。

------题外话------

好啦。

妥妥的二更。

求月票。

告诉你们,月底了,还不投月票月票就过期了!

然后。

你们就看着你们的宅哭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