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会觉得我很傻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家别墅的家宴,显得特别的热闹。

莫一诺一家到来之后没多久,翟安一家也过来了,大北北不在,小夏夏跟着父母过来。

小夏夏一来就去找叶初玩,莫一诺看着还有些嫉妒。

她总觉得小夏夏应该是她的姐妹淘。

不过好在,莫一诺被长辈们围住,一点也不寂寞。

家宴在叶家别墅的后花园以户外野餐的形式举行,到中午吃饭的点,佣人们就准备了特别丰盛的午餐,还可以自助烧烤。

莫一诺不太喜欢自己动手做这些事情,在国外那几年没办法,学会了做饭学会了自己洗衣服学会了很多生活上必须由自己来做的东西,回国后,就莫名懒惰了,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

倒是几个男人,叶初一城和小夏夏坐在烧烤边上,叶初在烤烧烤,一城和小夏夏在旁边看着。

莫一诺转移视线,不想去看他们,她从小就特别有长辈缘,总之只要她在的时候,其他小孩或多或少都有被忽视的倾向,所以此刻所有人都在帮她添菜,所有人都在对她嘘寒问暖,她都嫉妒自己的超高人气。

至少对比起林紫曦……

林紫曦从头到尾都特别安静,大概是真的插不上嘴,偶尔会附和着笑笑,更多的时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众星捧月,甚至应该还会有嫉妒。

莫一诺偶尔无聊的时候也会做一些无聊的总结。

她觉得人的性格,特别是没多少钱的人的性格分为两种。

一种是特别仇富的,看不起有钱人的一身铜臭味,永远都是一副不想沾染上关系的那种,就比如齐倾。

另外一种氏特别想要拥有的,恨不得自己出生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想要被人认可,想要高人一等,就比如林紫曦。

两个人截然不同的性格,所以她说,齐倾和林紫曦根本就不配。

特别是林紫曦已经亲身感受过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之后,很难归于平淡。

可惜,齐倾看不懂。

在他心目中,大概林紫曦永远都是他小时候认识的那个清纯可爱,而对她的印象,应该永远都只停留在,千金大小姐的肤浅层面。

莫一诺的思维有些散漫,一边又吃着长辈送来的餐点……

她其实也特别羡慕她上一辈人的感情。

数十年如一日。

她本来把叶初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因为叶初和她年龄相当,但是叶初那厮不太鸟他,而小夏夏,陆一城,在她心目中,还总是停留在小屁孩的形象里……

她微叹了口气。

抬眸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林紫曦,眼神有些怪怪的。

而这份眼神不是放在自己身上,而是看着那边的叶初他们。

她有些诧异,顺着林紫曦的视线,看到小夏夏和陆一城似乎在斗嘴,然后小夏夏整个人都差点靠在叶初身上,特别有成就感的从叶初手上躲过了烤好的柔软,陆一城一脸鄙视。

莫一诺听到陆一城说,“不和女孩子计较。”

小夏夏就被憋红了脸。

两个人又吵了起来。

陆一城和小夏夏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在一起不是打架就是吵架她也习惯了,而且两个人都特别喜欢和叶初玩,还迷之崇拜,她其实真不太懂他们的世界。

因为看着比较欢乐,所以她还忍不住笑了一下。

林紫曦的视线似乎就没她那么坦然了。

她不知道林紫曦这么死死盯着那边还带着一些负面情绪是因为,叶初……对她的冷淡?!

她觉得不是自己的事情,最好少管。

那顿家宴就在一天中还算愉快的结束。

吃过晚饭之后,大家就相继离开了。

莫一诺和陆一城依然跟着父母一起,小夏夏跟着他的父母,惊奇的是,叶初带着林紫曦,也要离开别墅。

所以叶初和林紫曦,其实并没有和叶叔叔他们住在一起吗?!

叶叔叔和夭夭阿姨不是一直盼着有个媳妇当自己女儿来养育吗?

说来。

叶叔叔和夭夭阿姨在生下叶初后,据说想要第二个孩子,特别想要个女孩儿,一诺当时也特别想他们能生过一个女孩,这样她就真的有妹妹了,可惜两个人努力了很久都没有什么效果,而有一次真的幸福来临却因为夭夭阿姨的一个不留意不小心掉了,叶叔叔怕伤了夭夭阿姨的身体,所以就打消了生二胎生女儿的想法。

打消是打消了,但内心深处多少还是想要个女孩儿。

小的时候叶叔叔老是开玩笑对她说,说一诺你要给叶初当媳妇,叶叔叔就把你当女儿一样疼。

那个时候叶初还没结婚。

这句话她真的是从小听到大。

后来叶初结婚了,举行了婚礼。

她去参加的时候叶叔叔真的特别愧疚,他说小一诺,叶初结婚了但新娘不是她让她别伤心,他还是会把她当亲生女儿的。

想来很长一段时间,有些大神经条的叶叔叔真的以为她和叶初会在一起。

她非常有礼貌的和长辈们告别,跟着父母坐在小车上,她和莫一诺坐在后座。

她爸开车开得不快。

听说以前她爸也是马路杀手,后来因为认识她妈,就变成了马路蜗牛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就会有他爸这么完美的男人。

她每次感叹每次嫉妒的时候,她爸都说,其实他不完美,年轻的时候差点就把她妈给弄丢了……

她隐约还是有点印象的,好像在特别特别小的时候,她是跟着妈妈一起生活的。

所以一段感情,真的不是任何一人看到表面的那么风光那么一帆风顺,很多人都是因为坚持,因为守候,因为永不放弃,才会真的拥有自己的完美。

深呼吸一口气。

莫一诺看着车窗外,文城繁华的夜景,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真的有些多愁善感,还总是给自己加心灵鸡汤。

车子到达别墅之后,一家人就陆陆续续的回房睡觉。

莫一诺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入眠。

她想好了。

从现在开始,她要做一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

所以。

她开始特别认真的工作。

之前找工作是因为无聊,而且承认吧,还是为了迎合齐倾,不想让他以为,她会睨在自己父母身边一辈子,她总以为她做的那些事情,可能齐倾有一天也能看到,显然自己多想了,他就算看到,也会用有色眼镜来看待。

现在上班就开始特别的认真了。

在一个环境中被人得到认可,其实是很满足的一件事情。

她用心的真心实意的在公司做实习生,主动地学习很多,也习惯了被呼来换取。

至于齐倾这个人……

从那次他们不欢而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找过她了。

而在那之前她说过分手,当时齐倾没同意,不过这么长时间的不再联系,她就默认为,他们真的分手了。

她开始过自己的生活。

又是一天过去。

莫一诺伸懒腰,看着办公室外已经黑暗的天空,终于在老师的帮助下,把自己的实习课件做完了。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她3个月的实习期就这么过去了,明天交了课件,后天就能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正式转正。

她把课件保存,关上电脑,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

去停车场取车,开车离开。

车子缓缓的驶出车库,每晚都会路过亚文集团的商业大楼。

每晚也都会习惯性的看一眼这栋大楼,然后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心里面也不会有什么过于波动的情绪。

她踩着油门离开。

两个人的感情,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就真的可以在彼此放弃的时候,毫无关系。

这么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电话响了。

她低头,低头看到了“齐倾”的名字。

说着,她突然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的陌生。

她想了想,还是接通,“喂。”

“你在哪里?”

“刚加班完,开车回家。”

“你到我公寓来一下。”

“很晚了。”莫一诺拒绝。

“有些你的东西,你来拿走。”

“……”她真不觉得自己什么时候把东西放在过他那里。

她平时很注意,不会这么粗心大意,何况她并没有真的去他的公寓里面。

“你在国外的东西,收在了我的箱子里。”齐倾似乎感觉到她的疑惑,解释。

莫一诺想了想,点头,“好。”

那边挂断了电话。

她开车往齐倾的公寓去。

她内心真的变得特别的平静,当时可能还有些对自己人生的质疑,现在已经过了3个月,一切都看淡了很多。

任何事情,真的不能强求,特别不能一厢情愿。

小时候因为喜欢叶初被叶初也那么无情的拒绝伤害过,她妈就告诉她说,感情最不能的就是一厢情愿,让她以后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别人也喜欢自己的男孩子。她当时真的特别乖的点头保证,其实也不怪她,当时读高中的时候,虽然是她追求的齐倾,但是她一直以为齐倾是喜欢她的。

她把车子停靠在了齐倾公寓楼下的地下车库,按下电梯,上楼。

到达楼层,到达齐倾的公寓门口。

她抿唇,还是按了下去。

她性格不是那么扭扭捏捏,也不喜欢拖泥带水。

房门打开。

齐倾穿着白色的家居服,身材挺拔的出现在她面前,很随意的打扮。

齐倾是个特别严肃的人,读大学的时候穿着就特别成熟,现在上班,基本上都是西装革履,一丝不苟,能够看到他这么私下柔和的模样,真的很少见。

两个人互相看着彼此。

齐倾说,“进来吧。”

莫一诺进去。

齐倾弯腰给她拿了一双拖鞋。

她不喜欢粉色。

她想这拖鞋应该也不会是专程为她准备的。

可她也不想钻牛角尖,分手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还没有那么矫情。

她换上鞋子跟着进去。

房间不大,精装,看上去特别温馨。

齐倾是个很干净的人,单身公寓看上去特别整洁。

“坐。”齐倾让她坐在他棕色的沙发上。

莫一诺走下去,有些拘谨的模样,她说,“我什么东西放在你这里了?我现在就拿走。”

她想对于分手的人而言,特别是齐倾的个性,应该最见不得她的东西还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她就是很奇怪,自己也不是一个特别心细的人,但就是很了解他的所有个性,甚至到他生活的各种细节。

“如果我不这么说,你还会来吗?”齐倾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坐到莫一诺对面沙发的位置。

莫一诺咬唇。

“我以为你说分手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你还真的可以不联系我。”齐倾喝了一口,那一刻脸上似乎还有些,落寞。

莫一诺觉得自己是走了眼。

她不说话,就这么看着齐倾今晚有些异常的举动。

“莫一诺,我没想过分手。”齐倾一字一句。

莫一诺看着他,“我们不适合。”

“不适合?不适合我们能在一起6年?”齐倾有些讽刺。

都6年了,现在说不适合?!

还能有更好的借口吗?!

“这6年我们为什么会坚持,我想你应该知道是因为什么。”

“你是在埋怨我对这段感情付出得太少了是吗?”

“我不埋怨,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对这个人并没有错。我喜欢你所以我愿意为你做很多事情。我现在提出分手也只是因为,我觉得我在你身上,看不到希望。”莫一诺直白,“我们年龄也都不小了,如果真的是一段孽缘,就不应该给彼此浪费这么多时间。”

“浪费?”齐倾看着她。

莫一诺点头,“是真的很浪费。现在可能不觉得,等以后我们都重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半,或许那个时候就会后悔,既然早知道不合适为什么不早分手,大多数偶像剧都是这么演的。”

齐倾就这么默默的听着莫一诺的话语,他把高脚杯的红酒一干二净。

房间内很沉默。

莫一诺看着他紧绷的脸色,缓缓说道,“齐倾,我先走了,你保重。”

“是不爱我了吗?”齐倾突然问她。

在她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齐倾的眼神,看着她很认真的问道。

爱?!

爱或者不爱。

莫一诺也不知道应该这么去诠释这个词语。

因为有时候真的爱得很无力。

“我承认之前我对你疏忽了,我承认我有着男人都有的劣根性,我有点接受不了我不管怎么努力不管多么努力依然不能达到你们家的高度,我因此而自卑,所以把负面情绪自然发泄在了你的身上……”齐倾说,看着莫一诺说,“而我也以为当你说分手的时候我的骄傲会让我自己离开你,可是,我发现我好像已经习惯了你在我身边。”

莫一诺看着他。

是很惊讶,齐倾会主动说出这些话。

这些类似于表白的话。

尽管,不会那么甜言蜜语,但对他而言,大概已经是能够说道的极限。

“莫一诺,我们重新在一起吧,我会学着改变。”齐倾一字一句,说得认真无比。

莫一诺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齐倾。

看着他认真的眼神,看着他真的很认真的模样。

她不知道今晚是太晚,还是今晚的齐倾喝醉了,他是在主动挽留她吗?

因为她提出要分手的事情。

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只知道,现在的心口在小鹿乱撞。

果然,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不会消失的那么快,不管她多压抑,不管她多想要让自己平静接受……

“没关系,我不强迫你,你可以好好考虑。”齐倾放下高脚杯,声音温和。

莫一诺依然这么咬着唇,有些紧张,整个人坐在沙发上,显得正襟危坐。

她看到齐倾很自然的从那边沙发,坐到了她的旁边,看着她紧咬的嘴唇,他的嘴角似乎还拉出了一抹淡淡的弧度,修长的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她的唇瓣,似乎在让她双嘴放开。

她本能的放开了自己咬得都要发白的唇瓣,一放开,充血的唇瓣瞬间红透,晶莹剔透。

莫一诺的唇很暖很软还很甜。

齐倾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们的第一个吻,会在那样的环境下发生,而后会一直,一直在脑海里盘旋到现在……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等。

等莫一诺给他打电话,任何借口任何理由的电话都好,他都会像今天这般主动。

可是没有。

坚持那个人是她,说放弃那个人,也是她。

随着时间的延长,他也开始有些心慌,心慌意乱的怕她真的走远了。

他低头。

低头,唇瓣靠近莫一诺的唇瓣。

莫一诺一怔。

随后,脸稍微往旁边侧了一下。

齐倾的唇,就印在了她的脸颊上。

有些暧昧的气氛,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齐倾放开莫一诺。

两个人都有些,不太自在。

交往6年时间,给别人说他们关系纯洁得跟一张纸似的,可能没几个人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的第一个吻还发生在前不久,因为两个人的争执。

莫一诺说,“齐倾我考虑一下吧。”

“好。”齐倾说。

“不早了,我先走了,明天还要上班。”莫一诺起身。

那一刻心跳其实很快。

在齐倾打算亲她的那一秒,她其实是想要妥协的,她其实是想要齐倾的靠近的,但真的在他靠近自己那一刻,她又本能的拒绝了,大概是真的怕,怕在他身上受到伤害。

她逃也似的从齐倾的家离开。

她走进电梯都还在深呼吸,不停的让自己平静平静,心跳却还是跟疯了一般的,一直在跳动,就像读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甚至是想到齐倾的模样,就会脸红耳赤,小鹿乱撞,此刻……

此刻的自己。

她看着电梯反光玻璃里面的女人,娇红的脸蛋,急促的呼吸,眼角上扬的弧度,真的有一种少女怀春的视觉感。

她其实还是喜欢着齐倾的。

真的很喜欢。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开车离开。

从地下车库离开,看着耸立的高楼大厦,凭着感觉看着大厦中的那一盏亮光,心里的感觉,越来越甜。

她开车离开。

才走没多久。

电话响起。

她心跳还真的又漏跳了一拍。

和齐倾在一起,这么多年,因为他若即若离的距离,总是保持着热恋的情动。

她看着来电显示。

那一刻还稍微有些失落。

她挂上蓝牙,“小夏夏?你想姐姐了?”

“你别说得这么肉麻好不好,我哥大北北回来了,我在魅色陪他喝酒,一城说睡了不过来了,那个特别不耿直的boy我决定和他绝交了,你不会也不过来吧。”

“大北北回来了?”莫一诺还是有些兴奋的。

“嗯,你要过来吧。”

“我过来。”莫一诺根本不犹豫。

“那我等你啊。还是我姐最好。”小夏夏恭维。

莫一诺一笑,挂断了电话。

她其实不太清楚大北北去了哪里,总是三五十的就消失了,就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叶初一样,叶初在学校成绩那么不好,也和他在学校上课时间不长有关系,有时候甚至一学期,加起来叶初在学校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这种特殊待遇,说真的,再平淡如水的人都会嫉妒。

她开车去魅色。

魅色也是她老爸的资产之一,长年火爆,消费惊人。

她很少来这种地方。

所以出现在人山人海的大厅时,真的有些不太适应。

好在大厅经理认识她,你看着她连忙就恭敬的带着她走进了小夏夏的包房。

包房中人不多,大北北和小夏夏,还有叶初……

就这么空唠唠的3个人。

小夏夏就这么歇斯底里的在一直唱歌,唱得跟哭死的!

她揉了揉耳膜,直接走向明显就比小夏夏稳重太多的大北北,非常亲昵的搭在他的肩膀上,“还记得姐不?”

“当然记得。”大北北笑着说。

“乖。”莫一诺拍了拍大北北英俊的脸蛋,因为都是墨绿色的眼眸,所以感觉和大北北就跟亲姐弟似的,她说,“还喜欢及诶送你的礼物不,干妈带给你了没?”

说起来,大北北就有些脸红了。

他忍了好久才说,“姐,你给我带那个礼物干嘛啊,我妈给我的时候,你知道我多尴尬吗?”

“你妈都不嫌尴尬你怕什么,而且我当时给你妈的时候,你妈还一个劲儿的表扬我买的不错。”

“……”大北北有些无语。

谁知道,莫一诺给他买的居然是一个充气娃娃。

他看着那东西的时候,差点哭了。

他妈还特别语重心长的说什么,他辛苦了,平时见的女人少,回来先凑合用着,用着……

还说等20岁从那里回来,再好好找个相亲对象成家立业,再好好享受成年人的福利。

他其实没这么饥不择食。

而且真不喜欢用那个那个来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总之你也不用太感谢我!”莫一诺笑得邪恶。

大北北总觉得,莫一诺才是他妈失散多年的女儿!

包房中。

小夏夏似乎是唱完了。

他非常活泼的蹦到叶初身边,整个人就粘着叶初,“叶初你也来一首,一个人坐在旁边多寂寞啊,来来来,我帮你点一首你唱。”

“我不唱。”叶初直白的拒绝。

“不要不好意思。”

“没有不好意思。”

“来吧来吧,用你的五音不全来唱一首。”小夏夏笑得个别邪恶。

莫一诺翻白眼。

搞得自己好像五音很全似的。

叶初干脆不搭理小夏夏了。

小夏夏有些无趣,又过来和莫一诺以及大北北疯闹。

莫一诺觉得小夏夏真的太闹了,好不容易脱离了这对双胞胎,自己去点了一首歌自己唱了起来。

她唱歌挺好的。

当时在国外读大学的时候,还参加了学校的歌唱比赛,全校第二名。

当时还响动一时。

想来在国外,她也有风光的时候。

她唱完一首歌,又接着唱了几首。

唱当后面嗓子都有些不好了,她放下话筒,坐回沙发上,正想让人送点温开水来润润喉,就看到茶几上放着一杯开水,她手伸过去,还是热的。

她嘴角一笑,“谁对姐姐这么好啊,还给姐姐准备了温开水。”

分明刚进来的时候,面前全是酒。

大北北和小夏夏都一脸懵逼。

莫一诺转头看着叶初。

不会是叶初吧,他对自己这么好?!

“刚刚让服务员送酒,顺便要了一杯。”叶初说,声音有些冷冷淡淡。

莫一诺嘴角一笑,“谢谢啊。”

感觉很阳光。

叶初抿了抿唇,自己在喝酒。

莫一诺也不想唱歌了,她挪动着屁股坐在叶初的旁边。

叶初反而有些……正襟危坐。

莫一诺总觉得自己每次的靠近,叶初总是会身体自然的排斥。

算了她也不计较了。

谁让她今天心情不错。

“叶初,你和林紫曦怎么样了?”莫一诺询问。

三个月过去了,也没见的好像有什么离婚的动静儿。

也是两口子吵了架,然后床头吵架床尾和?!

床头床尾……

她怎么都觉得这个词语好暧昧。

不过叶初和林紫曦氏夫妻,两个人在床上那啥那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像,越想越远了。

“因为都是公众人物所以离婚环节比较复杂,而且林紫曦不太想离婚了。”叶初解释。

“是你提出离婚的?”莫一诺惊讶。

“不是,是她提出来的。”叶初说。

莫一诺恍然。

她大概懂了。

林紫曦绝对不是想真离婚,就是故意说出来可能是想要让叶初对她有所表示,大概没想到,她一提出来,叶初就当真了,而自己又突然后悔了,就不想离婚了。

林紫曦这种女人太现实了,她真的不可能,会放弃叶初这么大一块肥肉。

想明白后,莫一诺开口道,“要是两个人感情还在,就别离婚了。”

叶初看着她。

“我说你们要是感情还好就别意气用事了。林紫曦可能也只是想要让你在乎她,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莫一诺很认真的当着感情专家,她总觉得叶初在情感上反应很迟钝,当然,她到现在也不明白,反应如此迟钝的叶初怎么会在18岁就依然的结婚了。

后来她总结的是,叶初真的很喜欢林紫曦,所以才会这般冲动。

既然当初这么喜欢,现在应该也有感情。

叶初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喝了几口酒。

莫一诺还是觉得叶初对她很冷淡,每次她特别热情的靠过去的时候,他都会自然而然的和她保持着生疏的距离,她估摸着小时候强吻他那件事情给他造成的阴影太大,她自己其实都快记不得了,只知道他当时好像真的很讨厌她,而且他还被他爸揍了,打得脸都肿了。

她对着叶初笑了笑,“那我去那边找小夏夏了。”

莫一诺觉得自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说完就跑到小夏夏和大北北那边,和他们疯闹了起来。

那晚上小夏夏硬是拖着他们玩到了凌晨2点。

莫一诺没有喝酒。

其他三个人都喝了不少。

小夏夏和大北北两个人搀扶着彼此,真的是相爱相杀的存在。

两个人迷迷糊糊的坐进了外面的出租车上,然后扬长而去。

叶初也喝了酒,不能开车,莫一诺想了想,说,“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叶初看着她。

莫一诺感觉自己好像又有点自作多情了,“那啥,你要是不愿意我帮你招车。”

“我坐你车。”叶初直白。

“哦。”莫一诺点头。

她该不该受宠若惊。

她还特别狗腿的说道,“我车停到那边的,你跟我一起还是在这里等我。”

“走吧。”叶初已经先她一步离开了。

莫一诺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两个人走向停车场,她坐进驾驶室,叶初坐在副驾驶室。

叶初喝得应该不少,所以身上有些淡淡的酒味。

莫一诺一边开车一边将窗户按了下来。

有些冷的风吹了进来。

吹散了一些酒味。

莫一诺开口说道,“齐倾只要一喝了酒,坐这里都会把窗户按下来,是不是会稍微舒服点?”

叶初没说话。

眼眸就这么看着窗外有些冷清的街道。

莫一诺抿唇。

这个闷骚男。

说句话要死吗?!

不觉得两个人这种环境很尴尬吗?!

早知道还是应该让他自己做出租车离开了,本来又不同路,完全是自找罪受!

安静的小车内,车子往叶初说的地址开去。

叶初突然将窗户按了上去。

车内一瞬间就温暖了很多,其实莫一诺更喜欢这种,每次窗户按下来的时候,她其实都觉得很冷。

“一诺,你和齐倾分手了吗?”叶初又说话了。

她简直要感动得流泪了。

这货终于主动和她说话了。

她说,“本来我以为我已经和齐倾分手了,结果今晚上他叫我去了他家然后给我表白了……”

叶初似乎是僵硬了一下。

“我想我应该还是喜欢他的,所以可能会重新开始。”莫一诺笑了笑,那种幸福的味道毫不掩饰,她又说道,“我真没想到,齐倾还是很在乎我的。”

“嗯。”叶初应了一声。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莫一诺转头看着叶初。

她其实真的很想把叶初当朋友,当好朋友,很想和她分享心事儿。

她记得高中那会儿,她在情绪得不大发泄的时候还让叶初陪她喝酒了,那个时候她什么话都给他说,不管叶初有没有兴趣,现在好像也改不了这个性格,重要的时候,她总觉得叶初是一个可以守住秘密的人,当倾诉对象甚好。

“不傻。”叶初直白。

“难得你这么夸我。”莫一诺笑了笑,“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你应该也知道的,就是有时候真的会因为对方一两句话而感动然后会心花怒放,我其实也没有答应说要和齐倾重新开始,但只要一想到他今晚上给我说的,我就莫名的觉得很甜,所以我想我还是会和他在一起。”

“好。”叶初点头。

莫一诺一边开车,一边和叶初说着她和齐倾之间的一些事情。

以前读高中那会儿她也会给他说,他也是这么默默的听着。

车子到达目的地。

莫一诺看着这里的小区环境,真的是文城寸土寸金的地方,她说,“你和林紫曦单独住在这里。”

“嗯。”叶初点头。

“要是我结婚了,我大概也会搬出来住,总觉得我爸要看到我和我老公卿卿我我,他会哭死。”莫一诺心情真的很好,说话间都能够感觉到她的开朗。

“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叶初打开车门,下车。

莫一诺看着叶初有些疏远的背影。

就不能成为好朋友吗?!

这男人也太记仇了。

她看着他背影走进了小区,启动车子离开。

叶初感觉到车子离开的方向,回头看了一眼,而后,还是直接走进了电梯。

走进电梯,按下自己的楼层。

入户电梯直接到达家门口。

叶初推开房门,就闻到了一个强烈的烟味,还有些呛人。

他看着坐在客厅中抽烟的林紫曦,眉头皱了一下,也没多说,直接准备回房。

“叶初。”林紫曦叫他,“看到我就当没看到吗?!我等了你一个晚上了!给你打电话发短信统统不回我,你把我当什么了?!”

“你有事儿吗?”叶初看着她。

冷冷淡淡的看着她。

“我们是夫妻,叶初,你最好别忘了!当年是你追我当年是你说让我当你女朋友,当年也是你说和我结婚的!你现在把我当什么,陌生人,还是摆设!”林紫曦狠狠的问道。

叶初淡淡的看着她,“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和你上床!”林紫曦一字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卧槽,但是叶初,我真的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你至少得给我一点甜处,否则撕破了脸皮我们谁都不好过!告诉你,我现在在娱乐圈也有了自己的一些地位,我想要曝光什么事情,我也能做到!”

“劝你最好不要。”叶初说,就这么清清淡淡的语气,就是能让人毛骨悚然。

林紫曦狠狠的看着他。

他真的受够了!

结婚4年了,他们居然还没有同房!

结婚4年了,叶初对她就跟对待陌生人一般,她在他身上,半点都找不到“丈夫”的感觉,她真的都快疯了!

不是因为叶初家的身家背景,以她的性格早就离婚了。

她就是不甘心,为什么叶初娶了了她,却还是对她如此。

而她又不甘心,自己好不容嫁入名门世家,结果却是遭遇着这种待遇。

他们不仅没有上床,甚至还不住在一个屋檐下。

这栋公寓还是叶初自己一个人住,她被他安排在另外一套公寓里面,有时候甚至十天半个月甚至半年都见不上一面,见面的时候,也只是为了做做过场!

她忍受不了说要离婚。

她想不管如何,叶初和她结婚肯定都是有他的目的,而她离婚他至少会紧张一下。

她没想到,收到的就是叶初安排的律师,和她谈离婚的细节。

这几个月,她真的都要被叶初逼疯了。

凭什么她要遭遇这种不公平待遇。

她原本就应该是,就应该和莫一诺一样,被所有人嫉妒羡慕,被众星捧月!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明天奋力吧!

爱你们!

推荐好友当往事不如烟女强复仇古文《撩个王爷好篡位》。

这是一男一女双处双强互相欣赏、互相撩拨、相爱相杀,联手一路干掉小鬼、灭掉阎王的宠妻狠辣复仇故事。

她是玉矶最尊贵、最跋扈任性的长公主,却在和亲途中惨死。

凤眸再次睁开,她还魂成了沧澜后宫的妃子一枚。

可老公不是她的菜,怎么办?

休了!顺便再祸害一下他的后宫,清理那些长得不顺她心的花花草草。

可看上了前夫的面瘫弟弟,怎么办?

撩呀!端庄秀丽、冷若冰霜、风骚妩媚,野心狂傲,弟弟,你爱那款,嫂嫂装给你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