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就是有能耐,指手画脚你的人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离婚是吧!”莫一诺说,“所以你在婚内出轨是吗?!”

林紫曦脸色一下难看了很多。

她冷冷的看着莫一诺,“你想说什么?!”

“我还能说什么。”莫一诺冷笑,“我只是在以北夏国公民的身份并以北夏国的法律和道德在看待一起,标准外的事情。”

“莫一诺你到底什么意思!”林紫曦从沙发上站起来,整个人很火大。

她本来是故意气莫一诺的,现在反而,被她羞辱。

“你自己也觉得自己现在做的很龌蹉,所以恼羞成怒了!”莫一诺问她,很平静的样子。

“你少在哪里端庄一个千金大小姐的架子来看待别人,你以为就你高贵就你高尚,全世界所有人都会羡慕嫉妒你?!可笑!”林紫曦说,“你喜欢的男人,还不是我怎么呼来唤去都行!”

莫一诺就这么看着林紫曦故意表现出来的耀武扬威。

她说,“如果你现在是自由身份,如果你现在和叶初离婚了,我承认我会非常嫉妒你,毕竟我真的觉得像你这种的二手货,还有人这么去接手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可惜你现在还有婚姻,还有婚姻就这么迫不及待,林紫曦,你说我把这一幕拍下来然后拿给媒体,你会怎样?被北夏国的口水淹死?!”

“莫一诺你敢!”林紫曦一下就跳了起来。

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她走向莫一诺,有些惊慌的看着莫一诺手上的手机。

就算此刻其实莫一诺什么都没做,也能让她很不淡定。

“所以你也清楚你在做道德败坏的事情!所以……”莫一诺看着她,“既然你明知道自己做的是这么龌蹉,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显摆,你觉得我会嫉妒,我会羡慕。我只会觉得,你很贱,而齐倾很蠢,至于我……我当然也不聪明,我确实应该好好怀疑一下,我自己的眼光问题。”

“大道理我知道你大小姐最会说,但对我真起不了什么作用。在我看来,能够得到就行,我不需要知道过程是什么样的,我们穷人的世界就是如此!而你既然那么重视道德败坏,既然那么高雅那么了不起,那你和齐倾分手啊!”林紫曦一字一句,“你和他分手吧,他根本就不爱你。初中的时候齐倾就对我有感情了,和你在一起,也是因为当年我选择了叶初他退而求其次,这么多年,就算你们在国外那几年,我和齐倾也有联系!”

“我和齐倾分手真不是什么大事儿。如果不是昨天突然齐倾心血来潮,可能我还真的就和他分手了,现在想想果然是我自己太把感情当回事儿了,所谓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他给了我一颗会融化的糖,我却把它当成了一颗定心丸!”莫一诺讽刺一笑,“我只是真特别替叶初不值,他怎么会娶了你这样的人。”

“叶初?!”说着这个名字,林紫曦更加讽刺了。“他不值?你和叶初青梅竹马,但是你又了解他多少!”

“我能了解多少,我只知道他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人!”

“是啊,他确实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人,但是他这个人有多肮脏有什么不见的人的秘密,你永远都不知道!”林紫曦狠狠地说道,“你以为我真不想和他好好过日子吗?我甚至在知道他的秘密之后都忍气吞声一直容忍到现在,我对他已经仁至义尽,而他对我做的,我现在做任何事情报复他,都不为过!”

说道后面,林紫曦基本是吼出来的。

可想,真的是愤怒之至!

莫一诺蹙眉,“为了自己的出轨找这么一个借口,有意思吗?”

“你既然和叶初标榜着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这么好,你去好好问问他,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林紫曦一字一句。

“林紫曦,你知道你这么诽谤叶初的时候,其实我很火大吗?!”莫一诺脸色真的有些难看,心里莫名真的火大得很,“我就真的不明白,当初叶初到底是哪只眼瞎了看上你的!我真觉得你就是,俗不可耐,还不自足!”

“莫一诺你够了!”林紫曦真的特别受不了被人瞧不起,“你还不就是因为你有一个了不起的家世环境,其他地方你有什么了不起!”

“所以我才知道,门当户对真的很重要!我弟说一个人的气度跟有没有钱真的没有关系,这一刻我反而觉得,关系还挺大的,因为穷人真的气度很小。林紫曦,你要这么看不起别人的家世环境,你嫁给叶初做什么?!你别告诉我是真爱,我看得清楚得很,你要的不过就是叶初家的钱和权!”

“你别乱说!”林紫曦狠狠地看着莫一诺,“你们那点臭钱,我根本不稀罕!”

“那很好。”莫一诺冷笑,“我会转告叶初,离婚的时候让你净身出户!你应该很清楚,叶初让你净身出户,你就只会净身出户。”

丢下一句话,莫一诺打算离开。

也算是够了。

她和林紫曦没什么好谈的,更不想待在这个满室淫秽气息的地方。

她很恶心。

而她,不会真的再让自己这么愚蠢了!

“莫一诺麻痹的你神经病!我和叶初的事情,你凭什么来插手!”林紫曦气急攻心,大概是真的怕莫一诺去给叶初出什么主意,猛地上前堵住准备离开的莫一诺。

莫一诺狠狠地看着她。

“我也叶初的事情你少管!”

“怕了?”莫一诺带着讥讽。

“我怕什么?!我跟着叶初这么多年,我凭什么什么都不要!我又不蠢!”

“你不觉得你的话前后矛盾吗?”莫一诺更讽刺了,当然心里也觉得理所当然,如果林紫曦真的会离婚,绝对会带着叶初好大一笔钱。

越想,越真的觉得,便宜了林紫曦这个女人。

“反正,你别管我和叶初的事情。”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莫一诺问她,冷笑。

笑容中,真的满脸不屑。

莫一诺冷声讽刺,“说直白点,离开了叶初,你不过也就是一个三流明星,我勾勾手指头,你就可以死无葬身之地!”

林紫曦狠狠地看着她。

“我就是有这个能耐,用你们穷人看不起的家世背景,指手画脚你们所谓的人生!”莫一诺一字一句,说得掷地有声,还特别的响亮。

林紫曦转眸,看到了看莫一诺身后。

莫一诺回头。

所以齐倾听到了她说的一切是吧。

鄙视吧。

瞧不起吧。

反正,她也觉得够了。

她甚至不想解释,也不想过问,林紫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昨晚做过什么。

有些人,说散了就散了!

她起身离开。

“莫一诺。”齐倾叫她。

莫一诺看了他一眼。

她踏脚离开。

“莫一诺。”齐倾将满满两手购物袋的东西扔掉,一把抓住她。

莫一诺抿唇,她深呼吸,回头看着齐倾,“还想说什么齐倾!”

“道歉。”齐倾说。

莫一诺冷笑。

“给紫曦道歉。”齐倾一字一句。

莫一诺看着他,“为什么?”

“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齐倾脸色一沉。

“你和林紫曦躺一张床上的时候,你觉得过分吗?”

“你说什么?!”齐倾蹙眉,脸色似乎又难看了一些。

“其实也不重要了,对我而言,真的不太重要了。”莫一诺推开齐倾的手,“我们好聚好散吧,我突然想明白了!两个不同环境下长大的人根本就走不到一起,是我太自以为是,是我以为,我可以追求真爱摆脱世俗,可现实真的给了我一个非常响亮的耳光,一巴掌帮我打醒了!”

“莫一诺,我就这么好玩弄吗?!”齐倾怒吼。

他眼眶通红,整个人真的愤怒到极致。

莫一诺已经不想回答齐倾的这个质问句了,她玩没有玩弄过他的感情,他比她更清楚。她起身离开。

刚走了两步,回头对着林紫曦说道,“我劝你先和叶初离婚,否则叶家真的懂了真格,你不仅净身出户,还可以想想,其他下场!”

“你威胁我!”林紫曦咬牙切齿。

“听不听随便你。”莫一诺说。

说完,转身离开了。

行了。

她觉得就这样,够了。

一段感情,用这种千疮百孔的滋味结束,也算是对它最大的祭奠。

她发誓,她再也不要,先动心了。

再也不要,先喜欢上谁。

这种滋味,真的生不如死。

她走向电梯,按下电梯。

刚踏进去。

齐倾突然追了过去,一下把莫一诺桎梏在电梯里面,狠狠地将她抵触在电梯的墙壁上,“莫一诺,你都不听我解释吗?”

“需要什么解释?”

“我和林紫曦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为什么不问我!”齐倾怒火的问她。

为什么要问。

遇到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在乎,不应该是自己就会主动解释吗?!

她真的不想提醒齐倾,在这段感情里面,她是有多主动,而他是有多被动。

“我和林紫曦没做过什么,昨晚是因为她心情不好来我家留宿,我作为朋友收留她。今天我以为她已经走了,我没想到,你会碰到她然后和她发生不愉快!”齐倾解释,一字一句,似乎是压抑着愤怒在解释。

所以即使是这样又能说明什么。

她看着齐倾,“如果现在,需要在我和林紫曦中任选一个,你会选谁?”

齐倾狠狠地看着她,脸色难看到,真的很想撕了她的模样,开口道,“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我现在只是把林紫曦当朋友。”

“朋友?”莫一诺笑了,“齐倾,我很自私,我做不到自己男朋友还和曾经的爱慕对象藕断丝连。”

“你知道你真的很得寸进尺吗?”齐倾脸色阴沉。

他都给她解释这么多了,莫一诺到底还在不满足什么!

昨天他是留宿了林紫曦。

也因为林紫曦的那个吻,自己想了很多。

他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去承认,他真的喜欢上莫一诺了,对林紫曦已经成了过去,他只是把她当成朋友,因为这么多年的感情,所以才会是朋友的对待,他今天其实也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放弃自己那所谓的男性尊严,决定好好的和莫一诺在一起。

现在。

现在莫一诺居然,这么无理取闹。

“算我得寸进尺吧!”莫一诺冷然,“好在,以后也没有在你身上得寸进尺的机会了。麻烦你让开,我要走了!”

“你心怎么这么冷!”齐倾狠狠的说到。

为什么,她说离开,就真的可以转身就走。

而他却开始,恋恋不舍。

“跟你学的。”

“莫一诺。”齐倾突然弯身,去亲吻她。

莫一诺一怔。

下一秒就开始反抗。

她越是反抗,越是刺激了男人的本能。

齐倾桎梏她的力量越来也大。

无法亲吻到她的唇瓣,就一直胡乱的在她脸上……

“啊!”齐倾身体突然一紧。

莫一诺咬牙看着他。

看着他猛地捂住自己的下体。

刚刚那一脚,真的不轻。

莫一诺有很多自卫的招式,她爸教她的。

她看着齐倾。

齐倾也这么愤怒的看着莫一诺,看得出来,整个脸都因为疼痛憋红了。

莫一诺转身走出了电梯。

她直接往安全电梯跑去,一口气,冲到了地下车库。

她坐在自己的轿车上,大口大口的出气。

一边呼吸,一边,眼泪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

她狠狠地擦拭着自己的脸颊,擦拭刚刚齐倾亲吻的地方,擦拭满脸的泪痕。

喜欢一个人真的有这么难吗?!

她爸和她妈,怎么就能够这么恩爱。

她开车,一脚油门,一轰到底。

她一边开车一边挂起蓝牙,拨打,“小夏夏。”

“在,你怎么了?”听声音,明显有哭腔。

“我想喝酒。”

“要我陪吗?”

“你说呢?!”

“哪里?”小夏夏也不推脱。

“魅色。”

“马上飘过来。”

莫一诺挂断电话,她很擦了擦眼泪,油门有稍微大了些。

一口气达到魅色,莫一诺让大堂经理给她开了一件豪华包房,叫了一堆酒,放在她的茶几面前。

她让服务员都开了,自己就喝了起来。

其实她酒量也不好,但就是想要发泄。

想要发泄出来。

小夏夏赶过来的时候,莫一诺都差点把自己灌醉了,一边喝一边哭。

“姐,你怎么了?”小夏夏都被莫一诺的模样吓到了,“失身了吗?哭得这么凄惨。”

“……”莫一诺瞪着小夏夏,“是失恋。”

“和齐倾分手了?”

“嗯。”

“哦。”小夏夏整个人一下就坦然了,“有什么好难过的,得庆祝,来来来,我陪你喝酒。”

“你怎么跟我弟弟一样坏。”

“我们只是觉得,好好的一颗大白菜,干嘛给猪拱。”

莫一诺咬着唇不说话。

可是人家真的很难受。

“行行行,最受不了你这么委屈的表情了,总之我今晚陪你不醉不归。”小夏夏给自己拿了瓶酒,就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莫一诺是真的喝得特别多。

第一次失恋的时候还小,她还能抱着她妈哭一场就好。

这一次失恋,她真不想让她的父母看到她这么狼狈。

她喝得都吐了。

小夏夏也喝得不少,但好在理智还在,知道此刻要安全把一诺送回家,要一诺出了事儿,自己得被长辈些给口水淹没死,估计阉了都不能谢罪。

他扶着莫一诺,两个人歪歪倒倒的离开魅色。

小夏夏迷迷糊糊的给叶初打电话。

叶初是他大哥。

比起对大北北,他更喜欢和叶初玩。

生平最喜欢闷烧了。

有时候自己也对自己的兴趣爱好感觉质疑。

他拿起电话声音有些大,“叶初,我和一诺喝醉了……”

“和谁?”那边声音低了些。

“一诺啊!”

“在哪里?”

“魅色。”

“我马上到。”

小夏夏就这么看着手机,一脸懵逼。

他都还什么都没说,叶初怎么知道,他要干嘛!

------题外话------

二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