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诺酒醉,叶初留宿/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魅色大门口。

小夏夏拖着莫一诺站在那里,莫一诺把整个重量都压在了小夏夏身上,小夏夏长得本来就比较柔软,加上喝了点酒,两个人在门口一直就是摇摇晃晃的。

跟随在他们身后的魅色工作人员终究忍不住,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上前,“莫小姐,翟二少,需要我们送你们回去吗?”

“一边去!”小夏夏挥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大哥会来接我们。”

大哥?!

莫一诺恍惚听到这个名字。

大北北要来接他们吗?!

“是。”黑色西装恭敬的退下,依然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约莫十分钟。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大门口。

叶初从车上下来,看着喝得酩酊大醉的两个人,歪歪倒倒的站在那里,等他。

他上前。

黑色西装对他恭敬无比。

叶初挥手,让他们退下。

几个人才恭敬的离开。

“大哥,你过来了?”小夏夏看着叶初,整个人就扑了过去。

他往这边扑,莫一诺身体本来压在小夏夏身上,突然没了支撑,整个身体就差点跟地面接吻了,那一秒又突然躺进了一个温暖而厚实的怀抱,身边就想起了“咚”的一声。

小夏夏就不明白自己怎么摔地上了。

痛得他龇牙咧嘴。

叶初抱着酒醉的莫一诺。

身体其实有那么一秒的僵硬,他能够闻到莫一诺身上的酒味,还有淡淡的……她身上特有的香水味。

反而是莫一诺,无比安心的靠在他的怀抱里,嘴里还嘀咕,“大北北你身体长结实了,比你弟弟爽多了,你弟弟那瘦骨伶仃……”

叶初没有说话,弯腰把她抱起,放在了后座。

看她躺好了之后,才转身有些粗鲁的一把抓起地上就是死活都不自己起来的小夏夏,扔进了副驾驶室,才回到驾驶室,踩下油门,离开。

车子缓慢行驶。

两个喝醉的人,尤其的不安分。

小夏夏喝醉了喜欢唱歌。

歇斯底里的唱得那个疯狂。

叶初习惯了,莫一诺有些习惯不了。

她受不了的从后座上爬起来,整个身体靠在前面,伸出头。

小夏夏唱得正嗨。

就这么感觉到身边一个头。

一转头差点没有吓死。

莫一诺就掉着一头长发,基本都挡住脸的出现在他旁边,而且因为晚上灯光的原因,根本看不到她身体。

他压惊的叫了句,“姐,你是想吓死我吗?!”

“你别鬼哭狼嚎了行吗?我想吐了。”

“我的歌声不优美吗?”小夏夏询问。

“我真的要吐了。”莫一诺遭不住的说道。

小夏夏有些受伤,他瘪嘴。

莫一诺忍着胃里面的难受,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看周围,“我们去哪里?”

“送你回家。”传来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

还很熟悉。

但怎么都觉得大北北声音好像变了点。

不过当时她思维有些散乱,整个人晕得天翻地覆的也想不了那么多,只是有些激动地说道,“我不想回家,别送我回去,我不想让我爸妈看到我这么狼狈,我不回去!”

叶初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莫一诺。

看着她已经醉得都撑不起自己的模样。

“小夏夏,你收留我去你家吧,我去找我干妈!”莫一诺一把抓住小夏夏。

小夏夏觉得自己差点没有被她给勒死。

喝醉酒的人的手劲儿怎么能这么大。

他掐着安全带了,干咳了几声,连忙说着,“姐,你放手放手……”

“那你答应我。”

“你先放松。”

莫一诺想了想放开了。

小夏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怎么都觉得和莫一诺多待一会儿,命都会少活几天。

“我不带你回去,我妈要知道我把你喝成这样会打断我的腿的。”小夏夏心惊的说道。

莫一诺在他们家是宝贝,地位无与伦比!

“我现在已经去清醒了,真的,我已经不醉了。呕……”莫一诺刚说完,就一阵干呕。

她连忙打着开车的叶初,口里说道,“大北北停车停车!”

叶初把车子停到路边。

莫一诺冲下去,“哗啦啦”的就吐出来了,吐得到处都是。

小夏夏有洁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转头看着叶初,看着那货比他还要洁癖的人,居然下车去给了莫一诺一瓶矿泉水,还用餐巾纸帮她擦拭嘴角。

他一定喝醉了眼花了。

据大人们说,叶初从小就讨厌莫一诺,要不然两个人本来应该是娃娃亲的。

他干脆两眼一闭,假寐。

莫一诺吐完之后,靠在了叶初的身上,她昏昏沉沉的抓着叶初的衣服,呢喃着,“大北北,你一定不要把我送回家,我今晚之后就好了,求你了……”

叶初喉咙微动,终究没说话,将她又扶在了后座上。

看她安稳的睡在后座,才又回到驾驶室,开车离开。

叶初先把小夏夏送到了他家别墅大门,“能自己进去吗?”

“不能。”小夏夏摇头。

他其实可以,但就是想要让叶初送他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依赖叶初。

从小就依赖,还很崇拜。

叶初看了一眼车上的莫一诺,看她睡得还算安稳,抽调安全带,打开车门,走向小夏夏,从车上把他拉了下来。

小夏夏就搭在叶初的身上。

叶初扶着他走进别墅。

小夏夏觉得自己这么喜欢叶初也是因为叶初真的很照顾他,叶初看上去冷冷漠漠的,对谁都不热情,但心地真的很好,有时候他无理取闹什么的,他也会会纵容他……

他突然觉得,要自己真是同性恋,他就嫁给叶初。

但只要一想到两个大男人……

呕!

他果然是直男。

叶初不知道小夏夏满脑子在想什么,他把小夏夏送进别墅扔到床上之后,快速的下楼,走向大门口。

他往小车内看。

莫一诺不知道何时已经从车上坐了起来,她也这么看着叶初。

透着微弱的灯光,看着她柔柔软软的模样。

他喉咙微动,连忙转移视线,转身走向了驾驶室。

叶初开车离开翟家别墅。

莫一诺靠在后座上,“大北北,你要送我回家了吗?”

叶初不说话。

“我不想回去。”

“嗯。”叶初应了一声。

“答应我不送我回去吗?”

“嗯。”叶初点头。

莫一诺整个人一下就愉悦了,她笑着说,“大北北,还是你对姐姐最好。”

叶初就这么一直开车,开车。

一路上,偶尔会有莫一诺呢喃的带着酒气的声音,偶尔就是一阵无止境的沉默。

叶初将车子停靠在停车库。

他起身去扶莫一诺。

莫一诺身体软绵绵的,就这么靠在叶初的身上,跟着他的脚步,一起走进电梯。

莫一诺总觉得这地方好陌生,但想着身边是大北北,也就心安的靠在他怀抱里,很乖巧的样子。

叶初搂抱着莫一诺,带着她走进了自己家门。

他把莫一诺放在了他的大床上,帮她脱掉鞋子,盖上被子。

莫一诺还算乖巧,躺在床上也不动也不闹,就这么睡了。

叶初深呼吸一口气,将房间的灯光调到最暗,然后起身离开,轻轻的帮她带上房门,稍微留了一丁点缝隙,怕她有什么不舒服,他听不到。

他走出房间,走向客厅,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

“莫叔叔,我也是叶初。”

“嗯。”

“一诺喝醉了,现在在我家。”

“我来接她。”

“一诺说不想回来,不想让你们看到她很狼狈的样子,所以我把她带到我家住一晚。”叶初解释。

那边似乎有些沉默。

“我会照顾好一诺的。”叶初直白道。

“叶初,能保证不对一诺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吗?”

“我保证。”叶初一字一句,说得很笃定。

“那麻烦你了。”

“嗯。”叶初点头。

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叶初放下电话。

他坐在沙发上,就这么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又想起很多年前,当时莫一诺也是喝得酩酊大醉,也是因为齐倾。

他抿了抿唇,打算抱一床床单凑合着在沙发上睡一晚上,刚起身,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巨响。

他根本是条件反射的冲进房间里面,看着偌大的房间没有人,反而是浴室的门开着,里面还有亮光。

他根本没想那么多,直接就跑了进去。

莫一诺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还都是水,头顶上的喷水莲蓬还不停的洒在她的身上,整个全身都湿透了,她迷迷糊糊的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我好像摔倒了。”

“……”这是喝得有多醉。

叶初走过去,准备从地上拉起她。

刚靠过去,就因为这种姿势,这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看到了莫一诺原本还比较保守的圆领下,那深深的一条勾……

身体有些紧绷。

想要靠近却又有些犹豫。

反倒是莫一诺感觉到有人过来,很坦然的伸手去抓着面前的人想要爬起来,她觉得一身都软得没有力气,所以需要人帮忙,她湿润润的手往上一伸,抓着了面前人的裤子,然后攀着裤子继续往上……

然后……

莫一诺总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一个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还没来得及感受。

就感觉面前的人一下就离开了,就跟被碰到什么毒蛇猛兽一般。

因为没有了支撑,莫一诺又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

她心情很不好,很不好,“大北北,你拉一下姐姐要死啊!”

叶初脸都已经爆红了。

他狠狠的抿了抿唇,控制着有些异样的身体反应以及有些快速的心跳声,咬牙将莫一诺一把从地上抓了起来,视线非常有礼的,没有乱看。

莫一诺趴在叶初的身上,整个人都觉得踏实了。

总觉得大北北的身材好好,胸肌好有感。

以后肯定爽死他女朋友了。

这么想着,就感觉到搂抱着他的人,似乎是先关掉了浴室的水,然后拿了一条厚厚的大浴巾,盖在她的身上,带着她走了出去。

可是她想洗澡啊。

不过也对。

虽然她把大北北当弟弟,可毕竟大北北也成年了。

男女授受不清。

她温顺的靠着,感觉自己被大北北就这么轻松的抱了起来,然后放在床上,用干毛巾帮她狠狠的擦拭了一些被打湿的头发,听到一个低沉的嗓音说着,“你把你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干衣服在旁边。”

“你不能帮我换吗?”莫一诺问他。

叶初咬紧了牙齿,转身就走了。

莫一诺看着他背影。

大北北怎么也变得跟叶初那货一样冷漠了。

不喜欢。

她其实也没想过让别人帮她换衣服,她又不是那么不知检点。

有些不爽的莫一诺还是胡乱的换下了自己的湿衣服,穿上了一套大大的男士家居服,她捉摸着自己都可以去唱戏,她将衣服换好之后,又乖巧的躺在了床上,睡觉。

总觉得大床好温暖好舒服,还有好闻的香味。

叶初离开后就一直坐在沙发上,喝了好几口冰水,此刻拿着杯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他看了看时间。

过了有20分钟了,衣服换好了吗?!

他又犹豫了两三分钟,才推来房门进去。

湿润的衣服被扔在了地上,莫一诺又乖乖的躺在了床上,看上去是睡着了。

叶初松了口气。

他将莫一诺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脸那一刻又红了……

黑色的文胸,黑色的内裤,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和她的面衣放在一起。

他把她湿润的衣服直接放在了浴室里面的衣服娄里面,本来想给她清洗的,又想到她的贴身衣服……

叶初抱了一床棉被走出卧室,铺好在沙发上睡觉。

灯光都暗了下来。

整个房间一片昏暗。

叶初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呆,感受着整个世界,突然就静了下来,静谧到只有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很用力的在撞击着心房……

夜晚越来越深。

叶初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卧室的房门好像被人推开了。

他张开眼睛,看着一个人影出现在客厅。

蹑手蹑脚。

走了几步。

“咚”的一声,一下摔在了地上,然后一动不动了。

叶初看了地上的人好几秒,他掀开被子起身,弯腰把她抱起来。

貌似,又睡着了。

他把她放到卧室的床上,盖好被子,回到沙发上。

正打算入睡。

有一个人影又出来了,又走了几步,“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又睡着了。

他又爬起来,把她抱回到床上。

周而复始了至少5次。

叶初也有些被搞疯了。

他抱起地上的人儿,“莫一诺你到底要做什么?”

莫一诺眨巴着眼睛,“我口渴,我想喝水,可是为什么老是有人用绳子缠着我……”

叶初看着她身上长长的衣服裤子。

之所以每次都摔倒,那是因为裤脚太长,她走两步自己就把自己给绊倒了。

他把莫一诺放在地上,“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嗯。”莫一诺甜甜一笑,乖巧无比的点头。

叶初把灯光稍微开亮了一些,转身去一边帮她倒温水。

拿着杯子过来,就看到原本让莫一诺乖乖待着的地方,人都不见了,他转头看了看,就看到莫一诺不知道何时已经爬到客厅的吧台边,拿了一瓶白色的洋酒喝了起来。

叶初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跑过去,“莫一诺你在喝什么?”

“白开水啊。”莫一诺说,“只是未到有些怪怪的。”

莫一诺喝醉了之后,智商是负的吗?!

叶初粗鲁的把莫一诺手上的酒瓶拿走,递给她一杯温开水。

莫一诺也不计较,拿着温开水又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叶初看莫一诺都喝了大半瓶了,而这种酒的度数根本不低。

他抬头看着莫一诺白皙的肌肤上突然染上了红透了的色彩,唇瓣还因为刚刚喝过白开水而湿润湿润的。

他眼眸微动,声音低了些,“还喝水吗?”

“不喝了。”

“那回房吧。”

“我走不动了。”莫一诺说,望着他,一脸天真模样。

叶初伸手去抱她。

莫一诺就扑进了叶初的怀抱里。

这次有些不太老实,身体扭动,在叶初的身上扭动。

叶初咬牙抱她进房间。

莫一诺不安分的身体,差点让叶初抱不住,他手有些慌乱的动了一下,是想要把她桎梏更紧,却没想到,手心里面一阵柔软……

没有了那层保护,真的就这么严严实实的摸着了……

叶初整个人一下就慌张了。

猛地一下松手,然后猛地一下,就把莫一诺扔在地上了。

“啊!”莫一诺摔得真的不轻。

叶初也被吓到了,蹲下身体就想去抱莫一诺。

刚伸手又缩了回来。

眼神反而在这一刻,有点移不开,她胸前鼓起的地方。

“大北北你太坏了。”莫一诺从地上坐起来,捶打着叶初的胸膛。

莫一诺的手劲儿绝对不小。

小时候没特别正式的训练过,但因为她爸也经常教她一些防身术什么的,力气也挺大。

她一边打一边说,“你就跟叶初那货一样的讨厌!”

叶初整个人明显愣怔了一下。

“这辈子最讨厌叶初了。”莫一诺突然很想要发泄。

叶初抿唇。

他眼神就这么看着莫一诺。

“小时候那么对我,害我好长一段时间对他都有阴影,本来想要和他好好做朋友,但他就是一直排斥我,每次我靠近他的时候总觉得他很厌烦我,还对我特别不耐烦,也不爱和我说话,我每次和他说话就跟对牛弹琴似的!”莫一诺狠狠的说着。

叶初看着莫一诺,看着她眼眶好像都红了。

“他讨厌我就算了,我也不奢望他能和我成为好朋友。但是他眼光怎么就可以那么差,差到看上了林紫曦那个婊子!那女人根本就是喜欢他的钱,他是傻子吗?!现在好了,被人戴绿帽子了,活该傻逼一个!”莫一诺狠狠的说着。

似乎又响起了今天下午的事情。

她继续吐槽,“林紫曦这种女人就应该浸猪笼,一个有夫之妇好意思去勾引别人的男朋友!我不是看在她是叶初的老婆份上,早就撕了那女人了!我就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知廉耻的人!”

“你和齐倾分手了吗?”叶初突然问她。

莫一诺顿了顿。

似乎是听到齐倾的名字,整个人一下就不淡定了。

本来就觉得够委屈了,那一刻猛地一下就哭了出来。

哭得撕心裂肺。

叶初看着她的模样,整个人,有些沉默。

“大北北,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好,我哪里比不上林紫曦那女人了。”莫一诺一边哭一边哽咽着,那个伤心欲绝,“我这辈子就喜欢过两个男人,一个叶初,就这么被林紫曦那女人给勾搭走了。一个齐倾,又对林紫曦死心塌地的好。我到底哪里不如那女人了,你说,我没有胸吗?”

说着,莫一诺还用手抬了抬自己的胸部。

叶初眼眸微动。

“长得这么好这么好,我干妈说我这胸型这大小,男人可以玩一辈子都不厌烦的。”莫一诺哭得更伤心了。

她真觉得自己各方面都比林紫曦好,怎么就那么没有男人缘啊。

现在的男人是不是都眼瞎啊。

她一把抓着叶初的手。

叶初顿了顿。

莫一诺说,“大北北,你告诉姐姐,我好还是林紫曦好。”

两眼泪汪汪,一脸期盼。

“你好。”叶初说。

说得,很肯定。

“为什么男人不喜欢我?”莫一诺说。

“因为他们蠢。”

“大北北,还是你对姐姐最好……”莫一诺从地上抬起身体,一下扑在了面前人的怀抱里。

叶初本来是半蹲着,被莫一诺的蛮力,弄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莫一诺柔软无比的身体,就这么全部扑进了他的怀抱里。

她说她长得很好很好的地方,就压在了他的胸膛上……

“大北北,我想睡觉了。”莫一诺靠在他的肩膀上,呢喃着。

折腾了一个晚上,现在都凌晨4点了。

叶初从地上抱着莫一诺起来。

莫一诺温顺的靠在他怀抱里。

安静下来的莫一诺,真的很美很可爱。

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

莫一诺似乎很喜欢他的枕头,翻身将枕头狠狠的贴着自己的脸蛋,看上去又想要是要睡了的模样。

叶初帮她把被子盖好,看着她熟睡的容颜。

昏暗的灯光下,莫一诺柔软到,真的跟一直小猫一般,很想很想,把她搂在怀抱里。

他说,“如果重新让你选择,你还会选择叶初吗?”

“不会。”莫一诺甚至没有考虑的,就直接回答了。

她也没有睁开眼睛。

叶初其实以为莫一诺睡着了,根本不会回答他。

没想到……

触不及防的就听到了她斩钉截铁的拒绝。

“我才不想在叶初身上自找没趣,我又不傻。”莫一诺嘀咕着。

明知道叶初不喜欢自己还贴上去,她疯了吗?!

而且她都下定决心了,以后再也不要喜欢不喜欢自己的人了!

她安静的睡了过去。

叶初离开了卧室。

他躺在沙发上,这次,真的安静了。

而脑海里面,就一直盘旋着莫一诺的话。

“不会。”

“我又不傻……”

是啊。

原来小时候的不懂,到长大后,就真的没有了。

……

第二天一早。

莫一诺捂着自己剧痛的头,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左右看了看。

看着陌生无比的房间,一下就不淡定了,猛地掀开被子,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一看还真的吓了一跳。

这这这是谁的衣服,分明是男士的。

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让自己冷静。

冷静的想昨晚上到底都做了什么。

对。

撞到那对狗男女,然后找小夏夏买醉,然后就真的喝醉了,然后她跟着谁回家了?!

她到底跟着谁回家了!

小夏夏,大北北?!

她脑袋好痛。

好有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昨晚上好像她做了很多事情。

她从床上下来,轻脚轻手的下来。

“啊!”她惊呼,连忙捂着自己的嘴。

她膝盖怎么这么痛。

她挽着裤脚,看着两膝盖青青紫紫的。

昨晚她是不是被谁给虐待了。

她小心翼翼的将裤脚放了下来,然后偷偷摸摸的打开房门,出去。

安静的房间,显得特别的干净,还特别的大。

这是谁的住所?!

她左右环视。

然后在客厅角落,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

叶初?!

自己没眼花吧。

那个坐在客厅穿着一身白色家居服,头发柔柔软软被阳光包裹的男人,那一刻美得跟天使似的人,是叶初。

昨晚上……

她有见过叶初吗?!

头真的好痛。

而她偷偷摸摸的模样,就这么被叶初看在眼里。

他也不说话,低头继续吃早餐。

莫一诺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了,她站直了身体,大摇大摆的走向叶初。

不管昨晚上发生了什么,如果是和叶初一起过了一晚上,那她就完全不用担心所谓被失身的问题了,她总觉得自己脱光了躺那里,叶初那货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她一屁股坐在叶初的面前。

叶初看她过来,起身离开。

莫一诺就知道,叶初特嫌弃她。

她和叶初是八字不合吧。

估计上辈子她挖了他祖坟,这辈子对她这般不待见。

嘀嘀咕咕的想着些事情。

转眸就看到叶初给了拿了一份早点过来。

还是热乎乎的。

真特么的受宠若惊。

莫一诺看着叶初擦拭着自己的嘴角,将自己的那份收拾了起来,去厨房清洗。

厨房是开放式的,她坐在餐桌上,就能够看到叶初安静洗碗的模样。

这货绝对是侧脸杀!

莫一诺移开视线,觉得不能看。

本一直以为叶初应该就是那种大少爷性格,绝对不会进出厨房,没想到一点违和感都没有,还挺帅。

她一口一口喝着清粥,只觉得胃里面空唠唠的感觉,好像好了很多,也不那么难受了。

她三两口吃完,还是将自己那份早餐具清洗干净,放在他的消毒柜里面。

消毒柜里面的餐具很少。

这是叶初的私人公寓?!

亦或者是和林紫曦一起单独住的地方?!

可是林紫曦呢?!

她觉得心口又痛了那么一下。

说不定那个女人现在还在齐倾那里。

打住。

所有一切都和她没关系了。

她调整情绪走向客厅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叶初。

叶初抬眸看了她一眼。

“我衣服呢?”莫一诺问。

“浴室,湿了。”

“昨晚你帮我换的?”莫一诺继续询问。

其实她真不在乎叶初给她换了衣服。

反正他也不会对她有任何兴趣。

“你自己换的。”

没想到她喝醉酒后,理智还在。

“上班快迟到了,我衣服怎么办?”莫一诺有些捉急,“别给我找什么林紫曦的衣服,我打死也不穿她的!”

今天要公布最后的实习结果,不能迟到。

叶初看了她一眼,说,“我早上给你爸打电话了,他会让人给你送过来,应该快了。”

“你这么好?”莫一诺不相信的看着叶初。

叶初不说话了。

莫一诺总觉得自己和叶初在一起自己有一天会被憋死。

她一屁股坐在叶初身边。

叶初身体似乎又莫名的僵硬了一下。

莫一诺就知道,这货很排斥她的靠近。

她赌气的,咬牙挪动挪动,挪到了沙发边角的位置。

这样可以了吧。

麻痹!

她说,“昨晚上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没有。”

“昨晚我爸没有来找我?”

“我给他说了你在我这里过夜。”

“我爸就没反对?!我们孤男寡女的。”莫一诺惊讶。

她爸应该跳起来才是,直接冲过来把她接走啊!

“没有。”

莫一诺怎么都觉得自己心里很窝火。

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叶初对她真的是提不起任何兴趣。

她特么的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

心里嘀咕着,表面上还是故作平静,她说,“不管如何,昨晚谢谢你了,希望没有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嗯。”叶初点头。

“话说……”莫一诺看着叶初。

叶初转头看着她。

看着她和自己保持的距离,还真的有够距离。

“你和林紫曦之间到底如何?”莫一诺认真的问道。

叶初似乎是不想回答。

“我觉得作为朋友,还是应该给你说一声,林紫曦和齐倾两个人勾搭不清。”莫一诺咬牙说道。

不管怎样,有些该面对的就是得面对。

她也不好受但终究还是得接受。

“我知道。”叶初直白。

“你知道你还能容忍?”莫一诺惊呼。

这他妈的到底是有多爱!

心里不平衡。

心里极度不平衡。

叶初到底看上林紫曦哪点了?!

到底看上哪里了啊!

她表示自己要淡定,要淡定,要很淡定。

反正叶初的世界她也不懂,反正叶初的脑细胞和别人的构造都不同。

对。

他是学玄学长大了,可能本来看待事物的观点就不同。

她就这么安慰自己。

安慰自己。

“不是容忍……”叶初似乎要说的话,就因为门口突然响起的铃声,而遏制。

莫一诺也不想听了。

听到叶初说什么林紫曦的任何话就各种发毛。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女人林紫曦,绝对没有之一。

她看着叶初起身开门,然后接过了一套衣服,走过来递给莫一诺,“你家佣人送过来的。”

莫一诺接过衣服。

转头看了一眼叶初,起身走向了卧室。

她放开衣服。

翻了一圈。

才发现里面居然没有贴身内衣内裤。

她现在可是挂的空挡!

莫一诺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猛地打开房门,吼着叶初,“你没让我爸给我拿文胸和内裤吗?!”

叶初一怔。

他是忘了说了。

而且……

那种话,他也对着莫叔叔说不出口!

莫一诺看叶初的模样,心情更不好了,“你让我挂着空挡去上班吗?!”

叶初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麻痹,把你内裤借我一条!”莫一诺忍不住爆出口。

反正宁愿穿叶初的,也绝对不穿林紫曦的。

叶初整个人就这么石化了一般!

脑海里面只有莫一诺说,要穿他的内裤……

------题外话------

下午二更。

谁说叶初剧情少了。

宅姐姐告诉你,叶初作为这么有份量的一个角色,怎么可能少。

话说今晚平安夜。

宅祝大家永远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至于亲们给予宅最好的礼物……

来吧。

月票都到宅的圣诞袜里面来!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