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真的爱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一诺开着自己的轿车,离开公司。

她到达莫家别墅的时候,他爸在客厅看电视等她回来。

她妈说得对。

不管任何时候,她受伤了,她爸最伤心。

所以她不能这么任性。

她会让自己好好的,好好的过下去。

“爸。”莫一诺扑进莫修远的怀抱里,“我这段时间加班,你就不要每晚都等我了。”

莫修远温和的笑了笑,“昨晚在叶初那里睡觉了?!”

“额……嗯。”莫一诺怎么都觉得,有些脸红。

特别是现在身上还穿着叶初的内裤。

其实刚开始也没觉得什么。

本来早上那会儿就忙着赶时间,哪里有什么精神去扭扭捏捏,倒是在上班的时候去上厕所时,反而有些尴尬和害羞。

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后别经常喝醉了,对身体不好。”莫修远也不责怪,就是温柔的提醒。

“我知道的爸,以后不会了。”莫一诺认真的保证道,“而且我这次是真的和齐倾分手了。”

“嗯。”莫修远点头。

“读高中那会儿太小了,以为爱情胜于一切,不管摆在自己面前的难题是什么,我以为我都可以克服,现在才知道,两个不同环境下长大的人,很多思想观点是用说根本撼动不了的。爸,对不起,当年那么任性的说走就走。”

“没关系。”莫修远说,“爸允许你离开也不仅仅只是因为你跟着齐倾走的默许,而是爸觉得,你也可以自己一个人独立的生活。爸也在锻炼你自己。”

“是吗?”莫一诺看着她爸。

“嗯。”莫修远笑着摸了摸莫一诺的头,“而你的独立性很强,爸觉得很好。”

“爸,我怎么老觉得你好腹黑。我妈当年就是被你这么追到手的?”莫一诺蹙眉。

莫修远淡笑着说,“不早了,早点休息。”

“嗯。”

莫一诺亲了一下他爸的脸蛋,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告诉自己,真的不能再执迷不悟了。

她打起精神去浴室洗澡。

脱衣服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身上偌大一条叶初的内裤挂在自己身上,棉质黑色,特别柔软。

而且男人的内裤和女人的不太一样,男人的内裤前面会比女人多一块布料……

所以……

叶初的这个,这么大?!

脸猛地一下爆红了。

她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连忙把内裤脱了,扔进了一边的垃圾桶。

捉摸着叶初也不可能再有这条内裤了,而自己留着也没用。

她快速的洗了个淋浴,然后吹干头发逼迫自己睡觉。

脑海里面虽然想了很多,但因为昨晚酒醉睡得不好,今天高强度的工作导致她其实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总是做了很多奇怪的梦。

睡得其实不太踏实。

醒了之后,还处于睡眠完全不足的状态。

她想她要真的忘了一个人,真的需要一段时间。

第二天一早。

换好衣服,脸色有些疲倦的从下来。

她爸妈,还有她弟都已经在餐桌上吃早餐了。

在国外那会儿,真的无时无刻的不在想每天早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情景,他们家的玻璃房特别的好,阳光照耀进来,照得每个人都璀璨无比。

她坐过去。

吃着面前准备好的早餐。

陆一城看着有些憔悴的莫一诺,说,“我听小夏夏说你前天晚上喝醉了。”

“额。”莫一诺应了一声。

“分手了?”

“额。”

“彻底分手了?”

莫一诺抬头看着陆一城,“你有完没完。”

“我就是确认一下,免得过两天又一脸少女怀春的模样。”

“陆一城,我知道你这样的性格真的很难找到女朋友吗?”莫一诺很不悦的说道。

“不觉得。”陆一城直白,“喜欢我的女生很多。”

“你能不这么臭美吗?!”

“事实如此。而我也不会像你一样蠢,歪瓜裂枣什么都要。”

莫一诺觉得自己肚子都要气饱了。

这货的毒蛇到底像谁啊!

到底像谁。

她狠狠地瞪着陆一城,人家都失恋了还不知道安慰,还要来讽刺。

陆一城也被莫一诺看得毛骨悚然,他抿了抿唇,“我随口说说的。”

“谁稀罕你随口说说。”莫一诺嘟囔着嘴。

陆一城低头吃早餐,不再多说。

倒是陆漫漫此刻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你和齐倾真的分手了?”

“你们到底要问我多少次!老在人家伤口上撒盐真的好吗?!”莫一诺不开心。

她都已经够惨了,这群人还一脸幸灾乐祸。

陆漫漫睨了一眼莫一诺,没再多说。

莫一诺三两口把早餐吃掉,快速的离开了家。

她开车去上班。

不就是失个恋嘛。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情侣闹分手。

她一边开车还在一边不开心。

慢悠悠的去公司,突然想起昨天早上叶初的惊心动魄。

怎么都觉得,叶初好像比小时候稍微好点了。

虽然还是对自己不太亲热,但人真的也不算太坏。

她捉摸着,她还是会把他当成好朋友的。

这么想着。

莫一诺的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挂上蓝牙。

“阿花,你突然想我了?”

“是啊,一直都在想你。哎,今天上班真特么的太早了,现在来片场又没事儿,所以无聊给你打个电话。”阿花以吹牛逼的口吻和她聊天。

莫一诺捉摸着上班时间也还早,也没拒绝,“你还真适合在娱乐圈发展。这么八卦。”

“要我外貌条件再好点,就当小明星去了,当什么片场打杂的。”阿花说着,“话说我给你打电话是有事情给你讲。”

“哦,你说吧。”

“昨天我们公司给林紫曦拍广告,这则广告是给亚文集团拍的产品宣传篇,我刚好在现场打杂,我看到林紫曦和你家齐倾走得真的很近,林紫曦基本拍完了就要去找齐倾,两个人关系现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林紫曦还非常温和的给所有人介绍说是她邻家大哥哥,两个人就是兄妹关系。”阿花喋喋不休的说着。

莫一诺就这么淡淡的听着。

她知道阿花的意思。

她看着面前的红绿灯,停下来,说道,“阿花,我和齐倾分手了。”

“什么?!”那边惊呼,“你都爱他爱到追出国了,突然就说分手了?!”

“嗯,觉得确实不合适。”莫一诺直白道,“我和他很多观点是没办法在一起的。我们之间存在太多的矛盾了。而将就的结果,可能最终也会是现在的局面,所以我想通了。”

“所以是你提出分手的?”

“嗯。”

“也好,我们都觉得齐倾配不上你。不过你分手了,倒是便宜了林紫曦这个婊子了。”阿花说道,“我听很多内部消息说,林紫曦真的在和叶初谈离婚,我捉摸着她要真的和叶初离婚了,就会和齐倾在一起。齐倾现在也不是当年的穷小子了,虽说家产完全没办法和叶初家比,但对于林紫曦这种小明星而言,也还是能够将就的,而且齐倾现在不正在事业发展期嘛,以后要是混到了亚文的中层高层什么的,养林紫曦应该还行。”

莫一诺不想说太多林紫曦的坏话。

如果林紫曦和叶初离婚后,齐倾真的选择继续和林紫曦在一起,结果最惨的只会是齐倾。

但好在,这些都不是她该关系的事情。

她和阿花又聊了会儿,车子到达公司,她挂断了电话。

回到办公室。

脑海里面还是会浮现很多阿花说的话,说齐倾和林紫曦在一起……

心里是有些不是滋味,但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她深呼吸,让自己投入到工作之中。

公司让他们实习生写一个商业合作案,是关于居民楼盘的一个开发销售案。

而这个CASE有两个问题。

第一开发,开发的地方在老居民区,里面有很多老人,是不愿意搬迁的,存在钉子户。

第二销售,现在文城的房地产众多,各式各样的小区琳琅满目,对于购房者而言已经没有多少新鲜度,而且文城的购房率基本都快饱和。

这个时候谈开发和销售,并不是一个特别保险的项目。

她趁着开会前还有点时间,在网上查询一些居民楼盘的案例,国内国外,看得自己都要吐了。

莫一诺做好笔记。

看了看时间,召集自己的新员工新同事开会。

会议室加上她一下6个人。

她说,“大家都回去想这个case没有?”

“想了,但是特别空洞。完全处于一片茫然状态,我们现在才进公司让我们写这么发展的商业案卷,简直是要我们的命!”唐泽开口道,还带着些抱怨的情绪,“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事情,写出来的东西会不会不符合规范,反而被人嘲笑。”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还没开始就打退堂鼓,有意思嘛!”安颖直白道,“既然上头让我们来做,肯定就是知道我们的潜力所在!”

“就知道放心灵鸡汤。”唐泽说着,“本来就是12个人集思广益的,现在变成了6个人,这不是在没事儿找事儿做嘛!”

“你什么意思啊唐泽,你要不开心,你可以不跟着我们一起做啊!”安颖心直口快的说着。

“我也没那意思,我只是觉得大家都是新员工,何必搞成这样两极分化……”

“我们都是新人,也都是才从大学毕业后踏出社会的。我也其实也没有资格说很多职场上的大道理。”莫一诺开口,打断他们之间的争吵,直白道,“但是职场确实是一个适者生存的地方,我不否认团队合作的重要性,但我觉得领导更想要看到的是,我们积极的主动性。在任何一个公司任何一个职场上,努力表现自己都不会有错。”

唐泽看了看莫一诺,没再多说。

安颖觉得莫一诺说得特别有道理。

“而且遇到任何事情,领导想要看到的是我们怎么去想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把问题抛出来,让领导帮我们想。”莫一诺说,“如果我们主动,那么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在我们手上,如果我们被动,那么主动权就在领导身上,这相当于我们在被安排,被安排的工作方式不会有任何愉悦性,也没有任何成就感。”莫一诺一字一句,“所以现在,我希望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先不要想这件事情有多困难,先想,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下面人都这么看着莫一诺,没有谁在多说。

“好了,我也不浪费大家时间了,大家把我们的案件翻出来,看看内容吧。”莫一诺说道。

也真的是第一次做这种统筹,但就是给人感觉游刃有余。

她说,“这个案件其实很复杂,我看了很多国外国内的案例,以及根据现在文城的一个居民楼情况,公司现在如果真的开发这个居民楼盘并不是一个很保险的商业合作工程。我想我能够想到,公司领导应该都能够想到。然后,我有向之前教我的老师问了问,问现在公司是不是有一个想要开发的居民楼计划,我老师好像领导层是有过这个提议,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手上这个商业案并不是李经理说的只是为了考验我们,而是想要从我们身上找到一些亮点和创意,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把案件做得多规范,只需要做一些公司想要从我们身上得到的东西就行,所以这点就可以打消唐泽的顾虑。”

安颖转头看着唐泽,得意的一笑。

她就知道一诺能力非凡。

根本就不是所谓的,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

“我想了一天,在我们目前可能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想这个居民楼的创意点的时候,先做一个合理分工,目标性的去找灵感。否则大家也不知道该干嘛。”莫一诺直白道。

所有人点头。

“我也是第一次上班,也是第一次做这种分工工作,如果有什么不适宜的地方你们都可以提出来。”莫一诺说道,就开始做分工了,“安颖你复杂到综合部找李经理拿我们历年来的一些楼盘开方案的案例,找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作为我们本次的一个参考。”

“好。”安颖欣然答应。

“唐泽和吴霖一起做一份调查问卷,也就是说在每个不同的人群阶层做一份他们对购房需求的一个调查工作,你们最好自己做一个计划,先把人群根据年龄收入性格性别等做一个和你的区分,针对性的做调查会比较节约时间。”

“好。”两个人连忙答应。

“李轻扬听说你是文学专业的,对着手写稿子方面比较在行,你整体负责写方案。”

“嗯。”

“张秋月你和我一起,我们实地去看看在文城比较出名的一些楼盘现在的一个基本情况,包括已开发或者未开发的,希望可以有点什么灵感触动。”

“是。”

所有人都点头答应。

在大家全部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接手这份工作的时候,至少有人给他们指引了一个方向,知道该往那方面努力。

莫一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一个星期后,我们开会把子手上的东西整理完毕,我希望那个时候大家都能够有点不同的改变。于我自己而言也希望如此,散会吧。”

所有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莫一诺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刚走出会议室的门,就看到李悦也带着她那组的成员一起似乎是准备开会。

李悦看了一眼莫一诺,有些轻佻的眼神。

这么多人之中,只有李悦和吴浩是学的房地产相关专业,相当于写case对他们而言,基本是小儿科,毕业论文应该就写过了,而两个专业人才都在李悦那组,李悦的胜算是真的很大,对比起他们这一组到现在都找不到太多实质性的进展,李悦当然更加的胸有成竹。

她说,“莫一诺,其实大家都是同事,以后都会在一起工作,真没必要一来就搞成现在这样,其实我们不介意,你带着你们几个同事过来和我们一起商量。”

莫一诺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对了,李经理说时间是一个月。”李悦笑了笑,“我们大概,半个月就可以搞定。”

“那恭喜你了。”莫一诺说。

李悦冷笑了一下。

莫一诺抬脚离开了。

李悦可能并不知道,公司要的从来都不是按部就班的一层不变,他们现在想要从他们身上,从他们刚从大学毕业还没有被社会的条款所束缚的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年轻人的天马行空,就算是天马行空也好,也不会要那些在这里面的随便抓一个人都可以写出来的陈旧方案。

莫一诺回到自己座位上,和张秋月定了个时间。

下午就一起开始一直流窜在各个销售中心,看各种阶层的销售情况,甚至还会蹲点在某个售楼中心看看营业员怎么介绍自己的楼盘,看看购房者的反应,分析成功与失败的原因。

这样的忙碌,就真的一忙忙了半个月。

中途就开了一次会。

把各个分工人员目前的进度进行了一个梳理,然后继续分工合作。

李悦那一组基本上都已经完工了。

听说他们这边还一盘散沙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就真的氏各种讽刺。

莫一诺当没有听到。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他们这一组依旧在忙碌,而李悦那一组,已经开始做最后的完善和美化了,相比起来,莫一诺在赶天赶地,而李悦在有条不紊,公司一大半的人都觉得,莫一诺他们肯定是输定了。

可能到最后,连一份稍微规范的方案稿都拿不出来。

其实还是有很多人,特别是职场上的人,很想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八卦发生。

就这么一个月过去。

莫一诺和她的5个组员一起,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李轻扬把方案文稿做最后的电脑保存,说道,“这是读大学后,做的最不完善的一份稿子。”

莫一诺笑了笑,“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要知道,有些东西不要拘泥于形式化。”

“真是受益匪浅。”李轻扬淡笑着。

莫一诺看了看时间。

就这么忙到了晚上11点了。

她看着自己手机上几个未接来电,她开会的时间,一般都是静音。

就这么瞄了一眼,没有点开,她说,“散会吧,回家好好睡一晚上,明天养足精神,看看我们的劳动成果,是不是值得庆祝。”

所有人点头。

也真的在这一刻轻松了下来。

这一个月真的是忙碌了一个月。

大家都倾尽所有的尽职做自己那份工作,刚开始真的像一盘散沙也有新同事觉得不安,但最后一个星期,大家把自己手上的工作一汇总,一个比较完善的创意就这么呈现了出来,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在这份工作中,扮演者这么重要的角色。

莫一诺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下班。

她一边坐着电梯,一边放开未接来电。

齐倾。

总是在自己好像要淡忘的时候,这个名字又这么唐突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她抿唇,直接将未接来电删除了。

她承认她现在也不是绝对放弃了,所以不想再给自己任何希望,时间会淡化所有感情。

她走向停车场,拿出钥匙坐进驾驶室。

踩下油门正准备开出去的时候。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真的吓了一大跳。

她一脚刹车,被安全带勒得疼。

她看着面前的齐倾,看着他穿着西装,但明显已经不像他平时那么规矩,而是解开了领带,歪歪倒倒的系在自己的脖子上,衬衣也解开了好几颗,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颓废。

她抿唇。

抿唇看着齐倾直接走向她的驾驶室,敲打着她的车窗。

她犹豫了两秒,放下车窗。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齐倾问她。

“我很忙,这段时间公司对我们新员工有一个考验,忙着做一些策划,今天也开了一天的会。”莫一诺解释。

“我们谈谈。”齐倾直白。

莫一诺看着他。

“分手,至少也分个明白。”

莫一诺说,“你上车吧。”

齐倾转身走向副驾驶室。

莫一诺开车离开。

两个人的空间,其实有些沉默。

现在已经晚上11点了,文城街道上,也到处都是安静一片,只有璀璨华丽的灯光,照耀着这座,奢华的城市。

她说,“你想去哪里?”

“我家。”齐倾回答。

“不了,不太方便。”

“莫一诺,你到底什么意思!”齐倾突然有些发怒,“你觉得我会对你强迫性的做什么吗?”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对我做什么,但是我爸告诉我,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不管对方是什么想法,都不应该给任何人留下可以趁机犯罪的机会。”

“你爸!”齐倾冷笑,“你爸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知道你不屑我的家庭,但我真的会很直白的告诉你,这个世界人任何一个男人都比不上我爸,任何人都比不上!”

齐倾有些讽刺的冷笑。

冷笑的那一刻,却真的找不到词语反驳。

是。

莫修远。

北夏国前任统帅。

那个如神话一般存在的男人,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也是他的偶像。

他只会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男人,会是他女朋友的父亲。

而这份让他由衷存在的自卑感,真的强烈到,他对莫一诺的排斥越来越明显。

直到……

真的觉得失去的时候,才开始有些恐慌。

又沉默无比的空间。

莫一诺把车子直接停到了路边。

打着双闪。

此刻街道真的很冷清。

莫一诺说,“齐倾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齐倾转头看着莫一诺,看着她有了疏远的距离,如此的冷漠。

他把窗户按了下来。

一阵凉风吹进来。

现在已经不是当时的天气了,不如深秋后,特别到晚上就开始有些寒冷。

莫一诺抱了抱自己的身体,还是选择了沉默。

“我和林紫曦真的没有什么。”齐倾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承认曾经我真的喜欢过她,但那都是曾经的事情了,这么多年过去,我对她的感情只是停留在对她的照顾情谊上。你可能并不知道,我其实是孤儿。”

莫一诺看着齐倾。

她是真的不知道。

“而你觉得我这么仇富,是因为什么?!”齐倾讽刺的冷笑着,“是因为富人从孤儿院把我领了出去,然后被富人家的孩子欺负反被反咬一口又被送回孤儿院,如此循环,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换了不知道多少学校,接触过不知道多少所谓的有钱家庭。他们都是第一眼看上我喜欢我,然后在一段时间的相处后把我又送了回去。”

莫一诺没想到,齐倾的童年如此。

她一直以为,齐倾从来不提他的父母,或许是不想他的父母在她的家世面前而有所难堪。

“读初中的时候,我被一家没有孩子的平凡夫妇收养。我才真的进入到一个正常人的家庭,而当时林紫曦住我们家隔壁,她很乖,我们家当时条件不好,她经常帮她父母送好吃的给我们家,那个时候我觉得她就是我的阳光。”齐倾说,“我当时想的是,长大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我的养父母,然后娶林紫曦。”

莫一诺也打开了自己这边的窗户。

她才发现,有时候人真的需要一些冰凉的空气来冷静自己的思绪。

“结果我父母在我读初三那年,车祸去世,就给我留了一笔财产。”齐倾说,“而我也再不想回到孤儿院了,所以努力考上了文城最好的公立高中,用我父母生命换来的的钱缴学费,然后打工,维持自己的生计。”

“所有人都不知道你家的情况。”莫一诺直白。

“只有林紫曦知道。”齐倾点头,“她一直对我很关心。”

是啊。

但是人都会变的。

小时候的林紫曦可能真的纯洁得如阳光般剔透璀璨,但是长大后,接触的东西不一样,想要的东西,就会不同。

但她似乎是突然可以理解,为什么齐倾对林紫曦一直有着放不下的情节。

“所以当时,林紫曦说她喜欢上叶初后,我是真的有些打击过度。我和你在一起,也只是因为,我想要逃避林紫曦给我带来的伤害,我承认那个时候我对你是有好感,但绝对没有到喜欢的地步。”

莫一诺猜想也是。

“我选择留学也是因为林紫曦,不想伤害她所以选择远离。我用了我父母留给我的积蓄,去国外。我其实没想到,你会跟着我一起去留学,我一直觉得,以你的家庭情况,你父母不会让你离开他们身边,独自生活。”齐倾直白。“而你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跟着我出国!”

是啊。

当年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在听到齐倾说放弃考国内大学报考了国外的大学后,就毅然的决定跟着一起,没想过任何结果,就是那么一股冲动的,给她爸了。

她爸肯定是犹豫的,但没有立即阻止。

反倒是她妈,那个并不是特别待见她的陆漫漫,反应比任何人都大。

两个人还为此吵了起来。

越是吵架,越是刺激了她的叛逆因子,然后就哭着嚷着,让她爸送她一起出国了。

“我甚至想的是,就算你跟着我出国,你也坚持不了几个月。没想到,你坚持了4年!”齐倾看着莫一诺,“4年,不长不短,但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真正的爱上另外一个人。”

莫一诺咬唇。

“所以莫一诺,我想我真的爱你!”

------题外话------

不好意思。

宅昨晚一个不小心睡晚了,今早一个不小心起晚了。

么么哒。

圣诞节快乐。

下午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