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内心深处,其实高傲得像个女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莫一诺,我想我真的爱你。”齐倾的话,就这么一直在莫一诺的耳边萦绕。

莫一诺看着窗外,看着文城的街,看着周围的星光闪烁。

她太了解齐倾了。

他不是能够随便说出这种话的男人,甚至在他们的感情之中,他永远都是被动的那一个,而她永远都在主动,他习惯了他们的相处模式,现在反而,为了挽留她拉下了自己的自尊。

她真的已经想好了,和齐倾不要在一起。

其实,不仅仅是他爱不爱自己,有没有林紫曦,而是两个人真的因为环境的原因,走不到一起。

她的沉默,让齐倾有些紧张。

他真的很紧张到,甚至恐慌了。

他没想到,莫一诺说的分手,就真的是分手,没有任何所谓的做给他看表象,没有任何赌气的成分,她说分手就一定是,分别。

一直以来,他对莫一诺的性格都不是特别了解,有时候甚至觉得,她不过就是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一个平常的人而已,没什么需要特别在意的,所以他真的不知道,莫一诺是一个性格这么分明的人。

喜欢就喜欢。

不喜欢就不喜欢。

说离开就离开。

不会和其他矫情的女孩子那样,会欲擒故众。

而他还总是以一种莫一诺会自己回来找他的想法一直在等待,等到最后都开始有些绝望。

莫一诺,真的就是莫一诺。

和其他女人,都不同。

他主动去拉莫一诺的手。

莫一诺回头看着他。

“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齐倾小声的说道,“我会控制我自己,我也会接受我们家庭的悬殊,我会摆正我自己的身份和态度,我甚至可以慢慢的对紫曦远离。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莫一诺喉咙微动。

她突然想起了小时候。

想起那段时间被叶初排斥的时候,当时也是下定决心不要和叶初在一起,以后不当他妻子。然后她就真的做到了。如果当时叶初主动来找她言和,如果当时叶初说后悔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她会不会就又原谅了叶初,然后依然把自己放在他老婆的位置上。

她不知道。

她回头看着齐倾,她说,“对不起齐倾,我想我们就这样吧,好聚好散。”

齐倾拉着她的手,分明僵硬了。

僵硬了很久。

整个人就像石化了一般,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莫一诺。

好久。

好久,他才讽刺的一笑,“就不多想想吗?就这么直白的拒绝了。”

“我其实已经想了很多了。”莫一诺推开齐倾的手,“这段时间一闲下来,就会想起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想起这么多年我们之间的矛盾。我知道你想着要改变,但有时候人真的委屈着过日子,并不好受。我经历过,所以不想你来尝试。”

“如果不给我尝试的机会,我真的不能轻易放弃!”齐倾说,“你也是尝试后才下定决心的,你至少也尝试过了。”

莫一诺看着齐倾。

看着他真的很伤心很难过还很焦急的模样。

“给我们彼此一年的时间可以吗?”齐倾说,“如果一年我们之间无法真的敞开胸怀走进彼此的心里,我们再和平分手可以吗?我发誓那个时候,我绝对不会再来缠着你。我发誓。”

莫一诺还是摇头了,“不了齐倾,时间真的不是彼此来浪费的。我们之间的结束,就是真的结束了。我承认我真的并没有完全放下你,但我觉得,如果再相处一年,我还要遭遇我这段时间的煎熬,倒不如大家就这样更好。”

“你怎么这么自私!”齐倾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挽救,有些不知道到底还能说什么,“你怎么可以怕受到伤害就这么拒绝我,你怎么就不为我考虑一下,你真的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真的生不如死。”

莫一诺不知道还能怎么回答。

看着齐倾的模样,她其实也不好受。

两个人不是因为感情破灭而分手,这样的分手方式,最痛。

她说,“下车吧齐倾,我要回家了。”

齐倾就这么看着莫一诺一脸的冷漠。

所以真的失去了,就失去了?!

他讽刺的笑话着自己。

当时莫一诺那么倾心付出的时候,他到底在清高个什么!

现在莫一诺真的放手,他到底又在怎么的作践自己!

他一直看着莫一诺。

看着她给他如此远远的距离,终究打开车门下车。

车外,是一片冷静的街道。

莫一诺看着齐倾,看着他孤独的背影。

眼眶终究还是红了。

红着,控制自己崩溃的情绪,狠狠的踩下油门离开了。

她是真的决定放手,所以就真的没想过重新开始。

即使她知道,她现在很不舍。

很不舍,好不容易齐倾爱上了自己,而自己却转身离开,错过了这段感情!

她这样的性格,应该从小就开始了。

叶初说不喜欢她,她就再也没有想过和叶初在一起,现在想来,如果叶初真的那时候说自己后悔说了那些话,她应该也不会重新喜欢叶初。

内心深处的她,其实真的骄傲得像个女王!

她一直觉得,她不像她爸。

其实她性格,像她妈。

认定的事情很难有所改变,且善恶分明!

油门轰走,快速的离开。

齐倾就这么看着莫一诺的背影,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眼前……

一切,就这么无法挽回!

……

翌日。

莫一诺顶着一对熊猫眼,出现在公司,然后引来频频围观。

所有人都知道莫一诺今天和李悦的方案PK,所有人以为莫一诺的熊猫眼来自于没有足够的信心而带来的失眠,至于李悦,当然是一脸容光焕发,自信满满的模样。

上午十点。

莫一诺去厕所洗了个脸,然后简单补了个妆,让自己看上去稍微精神了些。

分明是自己说不要在一起了,但昨晚上捂着被子哭得比谁都厉害。

她告诉自己,她是在用女人都有的特权祭奠自己失去的爱情。

就是这样。

但没想到,今早起床的时候,这么惨不忍睹。

免不了被她弟一阵毒舌。

她弟是垃圾堆里面捡回来的吧!

她深呼吸,从厕所出来,然后拿起自己的手提电脑,带着自己的几个组员,去了偌大的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已经坐着十来个评委了,穿的都是黑色的西装,看上去还真的特有气势。

据说新员工的一些方案报告,还从来没有过能够邀请到高层一半以上的人来参加的,特别是高总居然也出席了,看上去特别大阵仗。

莫一诺也有些紧张。

特别是安颖一直在旁边问她,“一诺你怕不怕,你怕不怕?”

她也是人。

她第一次面对这些当然也怕。

她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李悦。

李悦明显也是紧张的,感觉到莫一诺的视线,嘴角往上扬了扬,似乎那一刻反而自信了很多。

所有人准备就绪。

综合部李经理主持会议,说道,“今天是我们新员工第一次参与独自写作商业方案结束时间,也是第一次我们以这种PK的方式进行,算是一个改革和创新。很荣幸我们公司的总经理高总亲临现场,做这次商业案的评审。大家鼓掌欢迎。”

现场响起巴巴掌。

高总作为总经理,也简单说了几句,大多是一些鼓励的话。

“好啦,接下来我们通过抽签的方式,邀请第一组,李悦团队进行他们的方案解说。”

李悦深呼吸一口气。

她站起来,对着各位评审团鞠躬,然后站在真中间的位置,打开自己华丽的PPT。

她说,“很高兴能够出现在这里,代表我的组员,将我们的这个月的劳动成果进行展示。我们接过的商业案是关于一个居民楼的开发方案。我们通过大量的资料查询,通过我们在学校的专业知识以及公司前辈们的指导,将方案制定如下。首先,居民楼的选址在一个比较老旧的居民区,这个地方环境并不太好,市政已经多次要求整改,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依靠市政的力量去将这片居民楼买下来重新开发,扩建,安置老居民的事情我想并不是个难题,所以这个地方的方案,不是我们组研究的重点,而是放在了之后的开发营销上。”

李悦停顿了一下,看着面前对她微点头带着欣赏的评审团,又自信了些说道,“众所周知,现在文城的居民楼已经趋于饱和,想要这片饱和的居民楼鹤立鸡群,肯定需要找到更加吸引人的卖点。我们通过大量的资料归纳为,现在的房地产大多数以高大上以及家庭公寓进行开发,很少关注到单身人群的居住。因为很多房地产还把眼光放在结婚以上或者叫即将结婚的人群身上,对于那种职场单身精英的人群针对性销售较少。当然,我也知道这个市场并不大,但我觉得,如果我们作为第一个以”单身贵族的贵族家园“为宗旨的开放商,直接占领了这个不大但绝对高于已经饱和的其他市场,这是我们组认为,最适合居民楼的开放方式。同时,我们组还借鉴了一些参考数据,算出了我们公司需要的成本及一个盈利的收入情况,具体的一些细节方案,我们都已经做成纸质文档放在了各位评审官的面前,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李悦鞠躬,说道,“以上就是我们组的方案核心阐述,请各位领导批评指正。”

全场掌上,李悦自信盎然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她的方案不得不说,写的真的很好,莫一诺也收到一份,看了。

写的真的特别专业。

安颖都忍不住惊呼,“李悦的专业性果真好强。”

莫一诺点头,也不得不承认。

综合部经理对李悦的方案总结表扬了一番,才叫着莫一诺的名字。

莫一诺深呼吸,从座位上站起来。

她走上台,对着所有人鞠躬,然后开口道,“我没有李悦这么完善的一个方案,而且没有做成一个很吸引眼球的PPT,因为时间对我们组而言却是太紧,所以用了一个简单的Word进行展示。”

李悦讽刺一笑。

给领导汇报工作,用Word!

这是有多不专业。

莫一诺将自己的Word投放,说道,“我们组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对居民楼的方案也进入了深入的研究。刚刚听到李悦的方案,是真的很佩服她能够将一个方案在这么短的时间写的如此完善,而我们的方案还处于一个特别初稿的时期,仅仅只是把核心给定了下来。”

现场很安静。

多少还是有些,被人看不起的成分。

她继续不吭不卑的说道,“刚刚李悦说,居民楼的开发可以依靠市政来开发,利用他们的力量所以这点不需要花费多大的时间和精力。但是,据我们在综合部那里找到的资料得出的结论,公司全国范围内35个项目,28个项目有市政出面支持,但最后并不是我们想想象中那么容易,且还有3个项目至今为止都因为当地居民的不愿意而一直搁浅甚至已经在放弃。”

李悦脸色一下就不好了。

莫一诺说,“当然,我不是否认李悦的观点,我只是觉得,如果真的要收购居民楼,除了依靠市政,还需要真的贴进民意。很多居民不想要被占地其实不是因为不想要搬走,毕竟这里本来就不用搬走,很多人是怕这里遭到变化,特别是上了年龄的人,对周围的一草一木都会有感情。所以我们组的观点是,如果真的要开发,就一定不要破坏式的开发,当然,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会引起大家的反对,因为我们公司主要是以盈利为主而不是为了做大慈善家,我觉得商业就应该赚钱,这点我一点不觉得有任何不妥。”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到最后,我们组的共同观点是,居民楼的开发案,可以搁浅甚至说,选择主动放弃。”

现场,甚至是评审团,都开始面面相觑。

莫一诺说,“我虽然没有一份完整的方案,但是我们组为此也做了很多准备。首先我们做了一个问卷调查,我们也想了解,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人对购房的一个想法,这一篇是我们的出的结论,结论很多,但大家可以看看占最重要位置的那一块红色,有百分之三十八的人都觉得,他们根本不会再购房。而为了验证这一论点,我们去各个售楼中心蹲点,了解售楼情况,对于一个新开的楼盘,平均每天的售房不会超过5套,稍微时间较长的楼盘,基本上很难达到一套。真正的入住率就更少了。这说明,现在开发居民楼并不是一个特好的时期。当然,我其实很认同李悦刚刚的观点,就是在市场已经饱和的情况,开辟市场寻找市场。但李悦忽视了一点,所谓的单身贵族的单身家园,这部分人的购房欲望本来就不强,你想要让他们产生购房的想法,本身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李悦狠狠的看着莫一诺。

转头看着几个评审团,似乎很认同莫一诺的观点。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小组一致觉得,与其开发一个居民楼小区,倒不如大胆尝试做一个居民楼的租赁!”莫一诺说,“我有问李经理,公司现在对于房地产这一块开发的一个看法,李经理只说,需要创新。我理解的意思就是,现在房地产处于一个比较低迷的时期,贸然投资去做一个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的楼盘开发,我们组就真的天马行空的想到了一个idea!”

“你说。”高总突然开口,似乎对莫一诺说的,有些兴趣。

莫一诺一笑,“我和我的组员去实地勘察了方案中的居民楼,离文城市区较远,说直白点,就算是职场上的单身精英想要购房也应该不会买离自己上班较远如此不方便的地方。他们不想买房还未成家就是因为他们想要选择一个较为轻松也不想给自己带来太大压力的生活方式,所以与其让他们改变念头买房,还不如,顺应他们现在的生活方式。相较于顺应习惯比改变观念更容易让人接受,所以我们组觉得,我们应该提供住房,让这部分不愿意买房的人群来租赁我们的房子。”

“我们做过调研了,在文城上班的人有百分之三十都是没有自己的住房的,第一是他们买不起,第二是他们不想成为房奴,第三是他们真觉得没必要,或许老家有房子,这部分人的市场才真的是我们需要开辟的市场。而我们也从综合部那里拿到了我们公司在文城的几个楼盘,约有500户是没有真的营销出去的。我个人认为,与其现在一直挂着不好卖,倒不如,拿出其中200—300套进行简装或者精装进行租赁。据我所知,很多大公司其实对自己的员工都是会有公寓的准备的,比如隔壁的亚文集团,正式员工公司全部都会提供公寓,他们不会购买,只会以租赁的方式给予员工补偿,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和这部分公司进行合作。”莫一诺说,“我们甚至可以形成一个单独的部门专程公关这部分市场,很多大公司其实在寻找公寓的时候都会特别的苦恼,很浪费他们的人力,而如果我们解决了他们这部分难题,选择我们,应该不会太难!”

莫一诺说完,对着所有人鞠躬,“以上就是我们组的观点,请各位领导,批评指正!”

现场,基本上是鸦雀无声的。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还是新员工,直截了当的反驳了公司的决定,还说着这般的义正言辞,头头是道。

没有人刚表态。

直到公司总经理高总站起来,拍手。

所有人才响起掌声。

高总说,“莫一诺,你果然没有辜负你母亲的商业天赋。”

莫一诺微微一笑,“谢谢高总。”

她从不排斥也从不拒绝,任何人将她父母的光环笼罩在她的身上,她只会引以为傲。

高总点了点头,总结性的说道,“李悦的方案我很震惊,作为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可以写出这么完善的一份商业文案我很惊讶,方方面面几乎是都考虑得周全。我欣赏。但是……我们现在要的,不是这份按部就班,要的是莫一诺组给我们带来的大胆提议。她的方案很多,很复杂,矛盾点也不少,甚至还有些不完整的地方,但能够在一个月时间思考到这个地步,我觉得已经是我们在座甚至整个公司所有人都无法做到,重要的是,真的提出了一个让我觉得眼前一亮的创意点。”

“所以我觉得,这次的PK,以莫一诺组为胜,她的胜利点在于,她抓住了我们公司现在想要的核心点,这点,我希望综合部李经理可以根据这次信任PK的结果做一个企业文化学习。”

“是,高总。”李经理点头。

“莫一诺从现在开始,调去市场部策划组担任市场部策划组主管的副手,也就是副主管,其他人按照各自的能力进行嘉奖。至于李悦这组,请李经理妥善安排。”

所以,李悦这组,就被一笔带过了。

莫一诺就这么,被高总钦点,一进公司,就开始进入管理层,虽然,并不是多大一个职位。

“是。”李经理再次恭敬道。

评审团陆续离开。

整个会议室,就剩下两组成员。

莫一诺他们在欢呼。

李悦那组,自然很不开心。

莫一诺感觉到李悦的视线,回头道,“还想说什么?”

“你能说你的创意和想法都是你自己的吗?我们都知道,你妈陆漫漫是商业奇才,你没问过她意见?”李悦狠狠的说着。

莫一诺抿唇一笑,“如果我做的一切你都以一种特殊的眼光看我,我想我真的没必要和你你解释,我已经和你有过一次PK了,我不想再浪费我的口舌和实践和你做一些其他无畏的事情。要不要相信,要不要承认,那是你的事情,我不在乎,也真的觉得和我无关。”

李悦脸色一沉。

莫一诺说得这么霸气,好像她还很小人。

莫一诺带着她的组员离开。

大家商量着,晚上聚餐庆祝。

莫一诺也一口答应了。

对于今天自己的表现,她自己也觉得挺满意的。

她果然继承了她妈的才能!

心情美美的。

她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整理一些工作,明天就要去另外一个部门报道了,还得换位置。

这么想着。

关上静音的电话,屏幕又这么亮了一下。

她看着来电。

抿了抿唇。

然后选择了忽视。

打了2次,那个电话没有再响起。

另外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莫一诺接通,“你好。”

“你好,我是齐倾的同事,你是他女朋友吧。”

“……”莫一诺咬唇,“不是。”

“不是吗?你不是莫一诺?”

“我是。你有什么就直说吧。”莫一诺开口道,其实有些不耐烦。

“哦,齐倾今天胃出血在公司晕倒了,我们把他送到了医院,医生说挺严重的,让住院几天,我还要上班和照顾家庭,不能一直陪着他,你能过来照顾他一下吗?!他说,只需要给你打电话就好,他没其他亲人。”

莫一诺捏着手机。

胃出血?!

齐倾以前并没有胃病来着。

“昨晚那小子好像是喝酒喝多了,你作为他女朋友也最好劝劝他,年轻人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对了,医院地址在市中心医院5楼住院吧23号床,你早点过来哦,我半个小时必须得走。”

莫一诺没有回答。

那边自顾自的说道,“那就这样了,拜拜。”

莫一诺挂断电话。

胃出血。

生病了。

齐倾说,他是孤儿。

她咬着唇,好久。

她打了个电话出去,“齐倾生病了,在市中心医院5楼23号床。”

“莫一诺你给我电话什么意思!”那边传你林紫曦狂躁的声音。

莫一诺蹙眉。

“你炫耀吗?故意显摆吗?因为你,齐倾不理我了!”

------题外话------

二更来了。

亲们么么哒。

小宅飘走……

对了,圣诞节狂欢的时候注意安全哦!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