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叶初,我没和齐倾和好/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在炫耀吗?故意显摆吗?因为你,齐倾不理我了!”电话那边传来林紫曦狠狠的声音。

莫一诺一怔。

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齐倾给她讲的,会慢慢疏远林紫曦……

“是不是很爽!”林紫曦冷冷的说道,“我和齐倾的感情,因为你的介入变成了这样?!我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背叛我的人,却因为你,对我说,以后我们少联系!”

莫一诺不想和林紫曦多说。

因为,没办法和这个人好好交流。

她直白道,“齐倾不理你了挺好的,你在齐倾身上也只是动机不纯而已。”

“动机不纯?!”林紫曦讽刺无比,“莫一诺,你就以为你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尚的人是吧,别人都是有目的的?!”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我太知道了。而我现在也不想和你多说,实在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你去纠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对我而言,也没有任何影响。林紫曦,你对我的人生没任何影响。再见。”莫一诺将电话挂断了。

挂断后。

就一直有些沉默。

安颖从她的办公室溜过来,看着莫一诺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多想,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晚上的聚餐,地点都订好了,我发你手机上,下班就走哦。我搭你的车。”

莫一诺回神。

回神的那一刻,开口道,“你们先过去,我有点事情要先离开。”

“嗯?”安颖蹙眉。

莫一诺简单把自己的办公桌收拾了一下,对着自己的直接主管请了假,就走出了公司。

她去医院。

她没那么心狠,也并不觉得,这能改变什么。

她开车将车子听到了市中心医院的停车场,去了齐倾住的病房。

病房是公共的,一个房间里面住了两个人。

好在,这个房间暂时只有齐倾一个人在用,旁边的病房,没有病人。

她脚步就停留在门口,看着齐倾闭着眼睛,脸色惨白的输液,似乎睡着了。

他身边坐着一个男人,有些焦急的看了两次手机时间,起身似乎正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回头看到了莫一诺。

他打量了好一会儿莫一诺,才不确定的开口道,“你是莫一诺?”

莫一诺回神,微点头。

“你来了就好了,我领导催我做个报告已经都快催疯了,我先回公司了。”那个男人连忙说着。

莫一诺看了一眼齐倾,终究点了点头。

男人迅速的离开。

莫一诺走向了熟睡的齐倾。

很少能够看到他如此虚弱的模样,不管在任何时候,这个男人都是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感觉,有时候甚至严肃到一丝不苟,而这种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会给人一种特别强大的感觉,不像现在这般,好像身体突然就垮塌了一下。

她默默地坐在齐倾的旁边,看着点滴瓶里面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滴落,流进了他的身体里。

记忆中的齐倾,从来没有打过电梯。

她在国外那几年偶尔还会因为水土的原因生病输水,齐倾貌似从来都没有过。

有一次她忍不住问道,说齐倾你身体怎么可以这么好,穿这么少也不感冒?!

他说,当时还会带着讽刺的语调说,因为穷人家的孩子,不会生病。

心口隐隐有些作疼。

虽然齐倾说的话有些故意,但却真的是事实。

她抿着好看的唇瓣,就这么静静的陪着齐倾。

过了好一会儿。

齐倾似乎才不舒服的醒来,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眼眶中,血丝一片。

这应该是熬夜一个晚上没有睡觉才会有的红血丝。

她眼眸微动,微微转移了视线。

齐倾大概没有想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她,带着些惊讶,他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你来了?”

“嗯。”莫一诺点头,“你同事给我打电话了,我刚好忙完一个工作,给领导请假过来看看你。”

“我以为你不会来。”齐倾说道。

他同事给她打的电话内容他听得很清楚。

而且,确实是他故意让他同事拨打的,刚开始用自己的手机,显然她不接,因为他同事的电话一打进去,她就很快的接通的。

这说明,她对他,真的彻底的在远离。

“作为朋友,至少我们还有好多年的同窗之情,就算是礼仪,也应该过来看看你。”莫一诺说得有些冷漠。

齐倾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感觉到自己心口的难受,表面却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很平淡,他说,“不管如何,谢谢你。在文城,我也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什么亲人。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生病的时候,其实真的很希望有人在旁边陪着。而在国外的时候,我却总是在你生病的时候离开你,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很可恶。”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莫一诺显得不太在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其实是没有什么义务的,特别是没有感情的情况下。”

齐倾有些沉默。

莫一诺真的比他想象的更加理智……

这份理智,让他越发的感到绝望。

莫一诺也不想两个人的气氛,总是在这种尴尬之中,她转移了话题,说道,“医生说你怎么样?”

“昨晚喝酒太猛了,所以有点酒精中毒导致为胃出血,已经对胃进行了清理,说观察几天就好。我本来没有胃病,所以不会太严重,之后好好养胃就行。”齐倾回答。

“以后别喝那么多了。”莫一诺提醒道。

“昨晚上,我也没想到我们分别后,我会喝那么多。”齐倾直白,“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醉了。”

莫一诺咬唇不再多说。

齐倾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太多,反而事倍功半。

不管怎么说,至少,至少在他生病后,莫一诺终究还是来看他了,没有真的远离得,那么决裂。

他应该感到庆幸,所以不应该,得寸进尺。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导致房间有些压抑。

莫一诺看了看旁边的水果,说道,“我帮你削点水果吃吧,医生说可以吃吗?”

“嗯。”齐倾点头。

莫一诺拿起一个梨子,用水果刀一点点削皮。

她削水果的时候特别认真,手法也很好,其实和他讨厌的那些千金大小姐完全不同,在国外能够真的独立生活4年,本来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娇惯,而他却总是用有色眼镜去对待她。

那个时候在国外,故意对她的排斥导致看不到她很多好的地方,现在脑海里,反而全部都是莫一诺,殷勤为他做的所有一切,而他在她生病的时候仅仅只是送她去了医院,不曾配过她,甚至没想过,要给她削点水果吃。

他带着愧疚的眼神,就这么一直看着莫一诺。

看着她低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轻轻扑闪着,她红润的嘴角抿在一起,白皙的脸蛋上,一脸认真。

其实莫一诺,真的很漂亮。

性格,真的很好。

他到底是怎么,把她丢掉了的?!

莫一诺不知道齐倾在想什么,她只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放在她的身上,但她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异样,而且她做事情的时候一般都会比较认真,削水果这种大事情,她怕把自己手伤到。

她削好皮之后,将梨子化成了一牙一牙的。

然后用旁边的牙签插到梨肉上,递给齐倾。

齐倾看着莫一诺。

她可以心细带这个地步,每一牙都花得特别小,医生也说了,这两天最好吃点流食,水果也不要吃太大块的,要细嚼慢咽。

他接过莫一诺的小水果盘,但因为另外一只手在打点滴,就不方便吃了。

他显得有些别扭。

莫一诺想了想,把水果盘拿了回来,说,“我帮你拿着,你吃吧。”

齐倾看着她,点头道,“谢谢。”

莫一诺微微一笑。

齐倾就这么一口一口的吃着,吃得很慢。

第一是胃得好好的养。

第二是,他不想吃完了,而她又这么远离自己。

至少现在,他们保持着一个很亲密的距离,至少现在,他能够感觉到,她就在自己旁边,很近的距离。

两个人的病房内。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听到声响,两个人都看到了门外。

门外的林紫曦,稍微武装了一下自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身后,还跟着……叶初。

林紫曦看到齐倾,也看到了莫一诺,眼神并不太好。

莫一诺的眼神也没怎么放在林紫曦的身上,反而是看到了叶初,看着他也这么淡淡的病房中的她和齐倾,不发一语。

林紫曦直接走向齐倾,关心道,“齐倾,你怎么样?”

“我还好。”齐倾明显表现得,有些冷漠。

林紫曦能够感觉到,所以很不是滋味。

她转眸看着莫一诺和齐倾如此亲密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莫一诺给齐倾削水果,然后陪着齐倾在吃,怎么看都觉得,两个人还是情侣,根本就没有分手。

所以,又是和好了?!

林紫曦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对着莫一诺说道,“你给我打电话让我来陪齐倾,我以为你自己不会来,没想到你还是来了。”

莫一诺不想搭理林紫曦。

如果林紫曦在电话中说她要来,那她绝对不会出现。

她看着林紫曦,淡淡道,“既然你来了,我就走了。”

“一诺。”齐倾整个人一紧,连忙一把抓住莫一诺的手腕。

莫一诺看着齐倾。

叶初也这么看着他们,就在门口。

他根本没有进来,就站在那里,看着里面的所有一切。

“紫曦很忙,她不会一直陪着我。”齐倾解释。

“我也不能。”莫一诺直白。

“我知道,我只是想你多陪我一会儿,我承认,我只是想要你陪我而已。”齐倾有些激动无比。

林紫曦听着,整个人很不爽。

但是因为齐倾给她说了,让他们保持一段距离她现在也不敢对着说什么。

她现在本来也是在和叶初谈离婚的事情,今天也是在去民政局的路上接到莫一诺的电话,最后,她还是让叶初掉头到了医院,一方面是因为真的很担心齐倾,另一方面是因为,她不想离婚,离婚对她没什么好处,她在拖延时间。

只是她很清楚的知道,既然叶初说了离婚,那她那点小心思想要维护这段婚姻已经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了,早晚都会离,而她离婚后,唯一还可以有的依靠就是齐倾,所以她不能真的让齐倾厌烦了她。

“紫曦,我没事儿,你先走吧。”齐倾说得很直接。

以前的齐倾绝绝对不会对自己说这种话,这种直白道伤人的话。

以前的齐倾,真的很照顾她。

把她捧在手心,对她百依百顺。

她心里的不爽一直在不停的蔓延,脸上却还是拉出了一抹甜蜜的笑,“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其实我和叶初之间还有点事情没有做完,听说你不好就让叶初送我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你没事儿就好。”

莫一诺听着林紫曦的话,又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叶初。

叶初这是有多喜欢林紫曦,喜欢到,还亲自送她来见老情人?!

这货对林紫曦都是没有底线的吗?!

“我没事儿,你先走吧。”齐倾似乎是真的很想林紫曦离开,再次开口要求道。

林紫曦也找不到借口再留下,她笑了笑,“那我先走了,齐倾你好好养身体,有什么可以给我打电话。”

“嗯。”齐倾有些冷漠。

林紫曦就这么感觉到有些不是滋味,然后转身走向叶初。

叶初的眼眸淡淡的放在林紫曦身上,起身和她一起离开的时候,似乎是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莫一诺。

莫一诺能够感觉到他那一秒的视线,突然将水果盘放在一边,跑了出去。

齐倾想要叫她,就已经看着她冲出去了。

他转眸看着她放在病房里面的手提包,又稍微,冷静了些。

莫一诺跑出病房后,看着走廊上的叶初和林紫曦,两个人并肩而行。

“叶初。”莫一诺大声叫着他。

叶初的脚步似乎是顿了顿。

林紫曦也停了下来,看着身后的莫一诺。

莫一诺三两步向前,拉着叶初的手臂,“我有几句话给你说。”

然后拉着叶初就往一边走去。

林紫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莫一诺拉着叶初离开,看着叶初的手臂被莫一诺这么拽着,居然……就让她这么拽着了。

她心情很不好的,狠狠的看着他们。

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莫一诺总是要出现在她的人生,总是在搅合她的一切!

心里的怨恨,也只得沉默。

她突然转身先走了。

现在如果不走,叶初肯定会继续让她去民政局,而她,至少现在还不想离婚。

走廊另外一边。

莫一诺一直拉着叶初的手腕,叶初就这么感受着她手心的温度,转眸看着林紫曦,先自己走了。

他抿了抿唇,回头看着莫一诺把他带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她放开他。

放开他。

总觉得,好像吹来了一阵凉风,让她的温度,很快的消失不见了。

他看着莫一诺,看着她因为刚刚的急速而显得有些呼吸急促的模样,她说,“我没有和齐倾和好。”

叶初就这么看着她。

“我知道你不在乎也不关心我,但我不想你误会。特别是那晚上我发了神经之后,然后又让你看到我和齐倾和好如初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看我,但我就是觉得我应该澄清一下。我现在只是作为普通朋友来看他而已。你别想多了。”

“嗯。”叶初微点头。

反正叶初就是这么冷漠。

但她莫名就是不想叶初误会。

她总觉得叶初好像看她都带着鄙视。

而她就是不爽叶初对她各种的看不起。

总之,她就是想要解释。

这种解释,当然也不想让林紫曦在旁边,那个女人,她甚至不想多看她一眼。

她说,“对了,你送林紫曦过来看齐倾?”

“顺路。”叶初说。

只是为了不想耽搁太多时间所以才陪着一起来的,他知道林紫曦不想离婚所以会找各种借口,而他至少到目前为止不想用强迫的方式所以陪着林紫曦一起来了,是想着等她看完了之后继续去民政局,将最后的手续办理了,没想到会撞见莫一诺。

没想到会撞见莫一诺和齐倾,有些亲密的一幕。

如果莫一诺不解释,他会真的以为,他们又和好了。

他看着莫一诺,直白道,“刚刚准备和林紫曦去民政局。”

“什么?”莫一诺以为自己听错了。

“去离婚。”叶初一字一句。

莫一诺觉得叶初是很少交代自己的事情的,其实不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而是觉得有些惊讶,她总觉得很多时候叶初是不愿意和她多说话的,自然不会主动的告诉她一些事情。

“你真的和林紫曦打算离婚了?”莫一诺忍不住确认。

“嗯。”叶初点头。

“你不是很喜欢她吗?”莫一诺蹙眉。

不会不舍得吗?!

叶初没有回答,有些话似乎也说不出口。

而叶初的沉默就让莫一诺误认为,叶初是真的很喜欢。

她怎么都觉得有些……其实不爽呢!

她分明这个时候应该幸灾乐祸,以报当年自己遭遇的一切,也让叶初体会到被拒绝被人讨厌的滋味。

好吧,她果然心思有些阴暗。

她其实巴不得任何女人都感动不了叶初,要不然自己心里的骄傲会受到抨击,特别是她真的特瞧不起林紫曦,也不知道男人为什么都要喜欢那种女人!

“总之,你如果真的离婚了就别和林紫曦藕断丝连了。”莫一诺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和,劝道。

叶初也没有说话。

每次都是,说不到两句,叶初就不太爱搭理她了。

她说,“你去忙你的吧,我进去陪一会儿齐倾就走。”

说着,转身就准备离开。

叶初突然一把拉住她。

莫一诺蹙眉,“怎么了?”

“如果你真的想和齐倾分手分得彻底,就不要进去了。”叶初说。

莫一诺看着他。

这货是在教他怎么分手吗?!

她觉得她情商挺高的,不需要这个情商为负的人教育。

她说,“我知道怎么处理我和他的事情。”

“我送你离开。”

“你不是要去离婚吗?”

“林紫曦已经走了。”

莫一诺往那边看了两眼。

突然很窝火!

这女人有什么了不起啊,总觉得她好像可以对叶初,为所欲为。

叶初好歹,身家背景也很惊人的!

林紫曦这个三流明星……

心里怒火飙升,但也还算控制住了。

她说,“不用了,我开车了,自己知道回去。”

叶初就这么看着她。

就这么看着她。

莫一诺总觉得叶初的眼神有些奇怪,但又说出来个所以然,她推开叶初,“你先走吧。”

说完,就转身往齐倾的病房走去。

叶初紧抿着唇瓣,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看着莫一诺,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距离……

莫一诺也没搭理叶初的视线,走进了齐倾的病房。

齐倾看着她回来,嘴角一笑,“你去哪里了?”

“和叶初说了点事情。”莫一诺也没有瞒着他。

她其实也打算离开了。

齐倾可以生活自理,她不需要陪着。

而且就算不能生活自理,医院有护士有护工,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只是出于人道主义而已。

“你和叶初感情很好?”齐倾笑着说,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莫一诺想了想,“不知道好不好,因为两家人关系不错,所以经常会有来往,我一直把他当好朋友。”

“是啊?”齐倾笑了笑,笑得有些,奇怪。

莫一诺说,“齐倾,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一诺。”齐倾叫着她。

莫一诺抿唇,“我也是翘班过来的,我没请多长时间的假。”

齐倾只是看着她。

莫一诺垂下眼眸,“你好好休息。”

她拿着自己的手提包,转身离开。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齐倾有些低哑的声音说道,“一诺,我真的没想过放弃。我试过了,我做不到。”

莫一诺狠咬着唇。

咬唇离开。

心口还是会因为齐倾的这两句话,而稍微有些心痛。

但是她,是真的放弃了。

她开车离开医院,回到办公室。

一路上也会以为齐倾想很多。

她想,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时间,可以让一切变淡。

任何感情都是。

她回到办公室,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到下班的点,和他们组的成员一起,去聚餐。

地点选的一个中等价位的地方进行庆祝。

进入公司以来,取得的第一份成绩,多少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莫一诺也因为和同事的聚餐而没再想太多。

聚餐完了之后,所有都嗨兴奋了,然后又去唱歌。

唱歌是去的魅色。

莫一诺让人开的包房。

没有特别要留什么豪华钻石包房什么的,但因为是她打电话预约的,所以就开了一个顶级包房,偌大的包房,所有人一进去就忍不住的尖叫,简直太奢华了。

莫一诺被恭维着,也知道这些人其实并不是讽刺也不是嫉妒,就是觉得,很牛逼而已。

仅仅6个人,也玩得得特别的疯狂。

年轻人一起聚餐,总之喝酒是绝度不会少的。

莫一诺也喝得有些醉了。

她去厕所,发现厕所已经被人霸占了,只能去外面的公共洗手间。

她走路都有些摇摆了。

不停的摇摆。

好不容易去上了厕所,洗了把脸出来,就猛地一下撞到了一个厚实的胸膛。

她抬头,抬头迷迷糊糊的看着那个熟悉的面孔,还有那份熟悉的感觉。

“大北北?”她嘀咕着。

话说大北北什么时候这么喜欢逛夜店了!

“醉了啊?”耳边传来一个好听的男性嗓音。

莫一诺一怔,摇头,“没醉。”

一般醉了的人,都说自己没醉。

“又是因为齐倾?”头顶上,传来一个冷冷漠漠的声音。

莫一诺总算知道。

这货是叶初。

只有叶初才会对她这么冷漠。

她突然想起,那晚上喝醉了也是叶初,不是大北北。

所以感觉才会这么像!

她推开叶初,说道,“不用你管,一边去。”

力气真的用得很猛。

面前的人好像都被她推开了些。

但也因为自己用力过猛,一个不稳,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遇到叶初,就没见自己幸运过。

煞星!

------题外话------

你们懂得,下午二更!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