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酒醉的叶初,让她生无可恋/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一诺还真的有些恍惚,在这一天的上班之中。

都怪安颖那个神经病,说什么她调戏叶初。

她真的调戏了吗?!

印象中好像有,但又好像,是幻觉。

她看着自己的手。

这么掐的?!

脸真的是红了一阵又一阵。

叶初那货不可能任由她掐才是啊,想起小时候不过就是嘟嘴亲了他一口,就被他特别不给面子的推到了,多厌恶自己。

不能再想了。

莫一诺反而觉得这次回国之后,想到叶初的时间越来越多。

是因为和齐倾分手吗?!

分手。

她抿唇,把唇瓣抿得紧紧的。

不用再去想了。

不要再去想了。

她调整情绪,让自己把精力投身在工作中,尽快的上手自己的新工作。

一天在她有些恍惚中又似乎在积极上班中度过。

她启动车子,准备下班。

小夏夏给她打来电话,莫一诺接通,“小夏夏。”

“姐,你下班没?”

“嗯,刚下,想我了?”

“今晚有个聚餐,你来不!”

“嗯?”莫一诺捂着自己的胃,她是真不想去。

喝酒什么的,会要她老命了。

她昨天才宿醉今天好不容易才稍微让自己舒服点,在特么让她喝酒,她觉得自己真的会死。

“叶初哥离婚了,大北北,我还有你弟弟一城一起,想要给叶初庆祝一下恢复单身,你要是有空就过来一起吧,我听一城说你昨晚喝醉了,今天你可以不用喝酒,咱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很久没有这么齐的聚过了。对了。”小夏夏说道,“咱们统帅今晚也到文成了,叶初现在去接他了。”

“子兮回来了?”莫一诺有些兴奋。

子兮。

紫曦。

卧槽,怎么突然觉得这名字都特么有些崩溃啊。

“嗯,回来了,听说叶初离婚了就回来了。你要一起吗?”

“要啊,我好久没有见到子兮了。”莫一诺连忙说着,“地点。”

“晚饭在江城酒店吃大餐,我现在和大北北开车过去,上午就让人帮忙订餐了,你慢慢过来就好。”

“好。”

莫一诺挂断电话,开着直奔江城酒店。

她其实也多长时间没有见过莫子兮了,小时候的莫子兮可爱惨了,老喜欢跟在她屁股后面叫她一诺姐姐,每次被她爸妈送走的时候,都一脸小委屈,当然自己也会哭得撕心裂肺的,总之,她总觉得比起一城,子兮对她更暖。

话说陆一城那个毒舌男,怎么就是她弟。

她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将车子听到了江城酒店的停车场,去豪华私人餐厅。

莫一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包房。

大北北和小夏夏在包房中聊天,明显小夏夏话比较多,大北北都是适当性的应付两句,小夏夏也不觉得无聊,看着莫一诺来了,就跟随时打了鸡血似的从座位上起来,“姐,你来的真早。”

“下班就过来了。”莫一诺坐在小夏夏旁边。

“一诺姐。”大北北恭敬的叫着她。

莫一诺看了看大北北。

大北北被莫一诺看得有些毛骨悚然。

特别是,莫一诺盯着他胸肌的位置。

“你看我哥的胸部做什么?”小夏夏也注意到莫一诺的视线,询问道。

“我随便看看。”莫一诺收回视线。

酒醉那两次躺着的胸,应该真的不是大北北。

“话说你是不是觉得大北北的胸肌特别好。”说着,小夏夏还邪恶的摸了一下。

大北北猛地摊开,“你做什么?!”

小夏夏翻白眼,“我能对你做什么,小气得很。”

“你不同性恋吗?”莫一诺接嘴,“大北北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是应该的。”

“谁说我同性恋了,我直男!”小夏夏再次申明。

反正,没人相信。

“我对你们真是无语了,难得长得稍微秀气点,不太喜欢暴力运动就是gay吗?!你们这帮势利眼。”小夏夏不爽。

“你何止长得秀气,简直是肤美貌白,而且你哪里是不喜欢暴力运动,你简直就是崇尚嘴上娱乐,你说你跟女人有什么两样!”莫一诺说得直白。

小夏夏特别的老司机。

脑袋瓜里面污了一片。

“姐,我可不崇尚嘴上娱乐。”小夏夏笑得邪恶无比。

莫一诺顿了顿,随即也明白了过来,“死夏夏,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丫的还敢调戏我?!”

“我开玩笑的。”小夏夏大笑。

包房中和乐融融。

莫一诺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小夏夏斗着嘴,大北北就在旁边听着,总觉得耳朵会起茧子,好在等了不多久,陆一城就来了,然后没多久,叶初带着莫子兮就来了。

莫子兮长得越发的帅了。

因为从小的环境不同,特别的成熟内敛,还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息。

她平时也有在电视上看到莫子兮,但是那种感觉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同,她甚至是冲动无比的直接奔过去抱着莫子兮,“子兮,我们好久不见!”

“嗯。”莫子兮大方的把莫一诺抱住。

不像小时候那样害羞了。

“你们怎么都长这么高,跟拉扯了似的。”莫一诺从莫子兮的怀抱里面出来,比了比身高。

“还好吧。”莫子兮到不以为然,“我们几个最高的应该是一城。”

莫一诺转头看了一眼陆一城。

总觉得那货遗传了她爸所有的优点,特别不开心。

陆一城感觉到莫一诺的视线,抬头看了她一眼,“没办法,天生丽质难自弃!”

“死开!”莫一诺翻白眼。

“其实我也只比叶初哥高一厘米,远远看上去我俩差不多。”陆一城解释。

倒是,她真觉得陆一城和叶初差不多高。

而莫子兮和大北北小夏夏也不矮,都在185左右。

她在166的样子。

在女人中也不算矮了,谁叫她从小在这帮男人群中长大。

她就诧异了,为什么这么多孩子,就她一个女孩儿。

不对。

她还有小夏夏。

这么想着心里又平衡了些,所有人也都全部坐在了餐桌上。

这算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难得这么齐全的聚在了一起,特别是子兮还从帝都百忙之中赶了回来。

莫子兮和叶初重新关系就不错。

现在看来,叶初对莫子兮特别的恭敬,实际上,莫子兮对叶初,特别的依赖,不管是在私下还是在政坛上。

总有一天,叶叔叔会让叶初来接手他的工作。

一桌子人吃得很热闹。

小夏夏很活跃,这点和她干妈的性格特别像。

他说,“今天是叶初的大喜之日……”

大北北撞了一下小夏夏。

能不能好好说话。

离婚了算什么大喜之日。

“咳咳,今天是咱们叶初大哥恢复单身的日子,终于回到了我们单身贵族的行列之中,来来来,干杯庆祝!”小夏夏提议道。

所有人也都举着杯子。

莫一诺转眸看了一眼叶初。

是真的离婚了。

叶初似乎也感觉到了莫一诺的视线,回头看了她一眼。

莫一诺那一刻反而觉得有些心虚,心虚得心跳好像还漏跳了一拍,连忙把饮料杯里面的饮料一干二净。

叶初也没怎么多看她,和其他人在喝酒。

莫子兮在电视上看上去特别的正直不阿,其实私底下,特别是和他们聚餐的时候,性格特别好,几个人也真没把他当成统帅,该怎么玩怎么玩。

对于莫子兮而言,偶尔能有个时间出来和大家喝喝酒,其实就是对他最大的放松了。

统帅之位,真的不是想象的那么,幸福。

担负着的东西太多。

子兮也经历过一段叛逆期,大概在14岁左右。

那段时间他脾气特别不好,特别的排斥他的生活,特别的排斥他所拥有的一切!那段时间她爸去帝都陪了子兮很久,两个人交谈了很久,具体内容大家都不知道,但是后来子兮就突然接受了,就一直这么努力到了现在。

莫一诺比一城,大北北,小夏夏大了4岁,也因为她爸的原因亲身经历过很多次,所以很多事情,她其实知道一些,所以大概猜得到,她爸都给子兮说了什么。

她觉得,他们家真的应该多关心子兮。

他从小就没有给他任何选择,从小就这么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外,还要从小就肩负着,很多人这一辈子都想象不到的,责任!

“子兮。”莫一诺换了一个位置,坐在了莫子兮的旁边。

莫子兮本来是挨着叶初坐的,这么一来,莫一诺就坐在了叶初和子兮的中间。

莫一诺能够感觉到,叶初好像不自觉的往一边移了点。

她真觉得这个男人很贵毛。

她又不是毒蛇猛兽,有什么好排斥的。

难得搭理了。

她对着莫子兮说道,“你今晚就别回帝都了,等会儿完了跟着我和一城回家吧。”

莫子兮想了想,“嗯。”

莫一诺对他一笑,“我觉得爸妈应该挺想你的。”

莫子兮点头。

莫一诺就这么坐在了子兮的旁边,特别照顾莫子兮,帮他夹菜什么的,嘘寒问暖。

陆一城就坐在他们的对面。

想了想。

他果真是是他们家捡回来的。

总之莫一诺在家的时候,他觉得他是没有父亲的孩子。

莫子兮在家的时候,他觉得他是没有母亲的孩子。

说直白一点。

他就是孤儿。

他都佩服自己能长成到这么大这么帅,智商情商这么高,还三观这么正,真不容易!

在小夏夏的带动下,整个晚饭过程吃得还算和谐。

吃了饭之后,自然就会去老地方魅色喝酒了。

叶初其实在魅色的时间特别多,他跟他爸一样,最先就是管理着这个场子。

他们在指定包房喝酒。

莫一诺是怎么都不喝了,其他人也不劝她。

反正她是女孩子,特权特别多。

因为今晚叶初是主角,尽管小夏夏话比较多,但最终还是叶初喝得多。

叶初酒量是好的。

也抵不住这几个人一起轰炸。

喝到有点晚的时候,莫一诺觉得叶初好像是有些醉了,她看着他有些脚步不稳的打开了房门出去了,她转眸看了看被小夏夏占领的洗手间,捉摸了一下,也走出了包房。

叶初是真的被几个人灌醉了。

他其实好长一段时间没让自己喝这么多了。

平时还能拒绝,当着莫一诺的面,他好像本能的就不会拒绝了。

他在厕所清醒了一会儿,当然还不至于吐,就是让自己胃稍微缓冲一下。

他洗了个冷水脸,然后用餐巾纸擦拭干净,深呼吸了一口气走出去。

刚踏出洗手间,就看到莫一诺站在洗手间的外面,似乎是在等他。

他抬眸看了一眼莫一诺。

莫一诺也这么看着他。

总觉得刚刚离开的时候叶初还是一副都醉得不省人事的样子,这才几分钟,就又清醒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

“你没醉?”莫一诺诧异无比。

“还好。”叶初说。

“哦,没醉。”莫一诺重复呢喃。

叶初就这么看着莫一诺。

怎么都觉得,莫一诺好像很想他喝醉的样子。

“我其实就是想问问你,你真的和林紫曦离婚了?”莫一诺很好奇的问道。

这么快就离婚了。

林紫曦就这么答应了。

不科学啊!

“离婚了。”叶初点头肯定道,“今天下午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要离婚?”

叶初看着她。

“好吧我承认,我更好奇,你们为什么会结婚?”莫一诺看着他。

刚刚想的是趁着叶初喝醉了,还能从他嘴里面套话。

她知道叶初对她排斥得很,清醒的情况下,肯定不可能给她说太多。

计划失败。

有些不太开心。

她就看着叶初,看着这货真的很沉默。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说,“算了,你不爱说就不说了。我就问你,你和林紫曦离婚,你给了她多少东西?”

“不少。”叶初直白。

那句“不少”,肯定已经很惊人了。

莫一诺怎么都觉得,叶初愚蠢得要死。

她有些气呼呼的转身就走了。

叶初看着她的背影。

看着她走出了好远,才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感受到那里总是很剧烈的心跳声。

每次莫一诺一靠近自己,他就会如此。

然后,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她,平常相处。

他调整了一会儿情绪,跟着走进了包房。

刚走进去,就被小夏夏拽着喝酒了。

又是一番围攻。

莫一诺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觉得小夏夏就是故意想要把叶初给灌醉。

所有人唱唱跳跳闹闹闹的喝到晚上11点过,基本上是,全军覆没,除了莫一诺,其他人都醉了。

莫一诺就这么看着喝得烂醉的一屋子的人,她要怎么才能把这几个人送回去。

她托腮,深思。

房门外突然有人敲门而入。

莫一诺转头看着一个黑色西装。

黑色西装对她恭敬无比,“莫小姐你好,叶少爷刚刚有吩咐,如果喝醉了就让我负责送各位少爷回家,包括莫小姐你一起。”

“叶初安排了?”莫一诺蹙眉。

这货总是这么细心周到,未雨绸缪吗?!

“是的。”

“哦,那你让人拽着他们上车吧,我没喝酒自己开车回去,否则明天用车也不方便。”

“好的。”黑色西装点头恭敬。

莫一诺就这么看着一个一个的被几个黑色西装小心翼翼的架着离开了。

莫一诺真觉得这画面,一点都不唯美。

她跟随着出去,让小厮帮她的车子开过来,她在大门口等候,顺便看着黑色西装送人,看了一圈,莫一诺蹙眉,问着那个领头的,“叶初呢,他怎么没出来?”

“叶少爷喝醉了,一般都是在这里将就一晚上的。”

“那怎么行。”莫一诺说道,“这里睡觉哪里有床上睡着舒服。”

“但是叶少爷一向都不让我们送他回去。”

“他说不送就不送吗?这货不神经病吗?喝醉了还不让人送。”莫一诺嘀咕着,“别说了,你陪着我一起,把叶初给弄出来。”

黑色西装犹豫了一秒,还是跟上了莫一诺又退回包房的脚步。

莫一诺推开宝房门。

叶初躺在包房的沙发上,睡得很不安稳。

她让黑色西装把叶初扶了起来,自己也去搀扶着他。

叶初似乎是抬眸看了一眼,看清楚了身边的莫一诺,又默默的,没有说话。

莫一诺撑着叶初,带着他直接坐进了自己的小车,她也不为难叶初的手下了,说道,“我送他回去,有什么他也不能责怪你。”

“麻烦你了,莫小姐。”

莫一诺点头,开车离开。

莫一诺开车一向都慢,她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的叶初,看着他好像真的醉得不清的样子,想起那晚上她喝醉后,叶初那个不温柔的,居然还飙车,弄得她吐得到处都是,想想就觉得这货是杀千刀的,但此刻,却莫名又没有冲动报复。

她把车子停在了叶初的地下停车库,然后拽着他下车。

叶初真的是重死了。

刚开始还有黑色西装帮她搀扶,现在叶初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她真觉得她快要踹不过气了。

她让自己稳定了好久,才憋足了一口气托着叶初走进了电梯。

叶初身体软绵绵的,全部重量都靠在了莫一诺身上,莫一诺力气也不够,反正把叶初扶进电梯的时候,也不知道把叶初撞成什么样子,耳边就是哐哐的几声,她当没听到。

随着电梯的上升,到达楼层。

莫一诺又是一鼓作气的,几乎用了自己吃奶的力气,才跌跌撞撞的把叶初搀扶到了叶初的家门,她喘着粗气说道,“叶初你家密码是多少?”

叶初有些迷糊的看着莫一诺。

“唉,你家密码。”莫一诺真的快撑不住了,现在就想赶紧把叶初扔床上自己走人。

她都要累得散架了好不好!

叶初还是看着她,一脸茫然。

“密码!”莫一诺觉得自己此刻,好想杀了叶初!

叶初被莫一诺突然的叫声怔了一下,缓缓开口道,“6个8。”

卧槽。

要不要这么简单。

简直在考验她的智商。

她按着密码,房门打开。

她托着叶初进去,用脚将大门带了过来,关上房门。

叶初真的好重。

莫一诺就不明白了,平时看上去也不胖,怎么喝醉了,就跟重了几十斤似的。

她费力的终于把叶初扶进了卧室,莫一诺实在是支撑不住叶初的重量,两个人歪歪倒倒的,莫一诺自己也摔大床上了,整个人还被叶初这货给狠压着,那份量简直了,她觉得刚被压着那会儿,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

而她好不容易呼吸顺畅后,想起身离开,却死活都推不开压在她身上的叶初。

要不要这么沉。

简直更千斤压顶差不多。

她就这么直直的躺在叶初的身下,感受着他温热的气息,一圈一圈的吐在她的脖子处,酥酥麻麻的,让她的脸莫名有些烧红。

“叶初,你起来。”莫一诺叫着叶初。

叶初一动不动。

“你再不起来,我发飙了!”莫一诺威胁。

叶初还是一动不动。

莫一诺真的好想哭。

她下次死活也不想好心的搭理他了,死活也不会了。

现在完全是在自找罪受。

她摸索着手,在床上找她挂在身上的包,然后翻出手机。

都已经快到凌晨1点了。

她很无语的给她爸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爸,一城和子兮回来了吗?”

“嗯,你还不回来?”

“我现在在叶初家,这货喝醉了……”

“一诺。”那边分明,激动了些。

“哎呀爸爸,你放心吧,我和叶初什么都没有。绝对不会酒后乱性,我清醒得很,就是说今晚可能不回来了,你别想多了,我答应过你,婚前不性行为,就绝对不会做。”莫一诺解释。

“所以你今晚要在叶初家过夜吗?”

“嗯。”莫一诺反而有些觉得脸红,刚刚分明一本正经,“所以说,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让你别担心来着。”

“那你早点休息。”

“谢谢爸。”

那边挂断了电话。

莫一诺也有些累的把电话扔向了一边。

去国外的时候,很多人都想知道她和她爸到底签订了什么协议,才会让这么宠爱她的爸放任她自己出国。

其实内容特别简单。

她爸就是让她答应他,婚前不性行为。

她一口答应了!

而她既然答应了,肯定就会做到。

这点,他爸也很清楚。

所以才会放心她离开。

在国外那几年她和齐倾别说性行为,就是最基本的牵手等情侣之间的亲密方式都没有做过,而两个人稍微有点亲热,还是在回国之后……

打住。

别想了。

别再想齐倾了。

她转眸,努力让自己忘记,因为不东想西想,就又回到了现实,就又这么默默的感受到了身体上挥之不去的重量,她捉摸着自己这么睡一晚上,明天早上起来是不是就已经压背气了,她特么的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了,自找罪受。

话说。

莫一诺动了动自己的大长腿,尽管穿的是黑色小脚裤,搁着厚厚的裤子,隐约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大腿间好像有个什么东西,总是抵触得她有些不太自在,而她这么费力无比的扭动后似乎越来越明显了……

脸在一刻,猛地一下爆红了。

叶初这货也会有这么不淡定的时候?!

到底是喝醉了。

到底是喝醉了。

否则叶初对着她,怎么可能有反应。

怎么会有如此明显的反应!

可不管如何!

就算叶初是本能反应,是男人都会有的本人反应,也不是对她,但她还是会很不自在啊,毕竟她很庆幸,滴酒未沾!

总不能真的就这么就这么,被叶初这么着,睡觉吧。

她真的好想暴走啊!

她发誓下次叶初喝死了,绝对不会充当好人,绝对不会了!。

她真觉得这种感觉,很度日如年!

莫一诺就瞪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一脸,生无可恋!

------题外话------

下午继续二更。

话说谁说想子兮来着,子兮来打酱油了!

飘走。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月初姣姣

【毒舌傲慢女医生vs流氓腹黑男军痞,宠文无虐】

临城最神秘低调燕公子,某军区最有名的军痞,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端着一副高冷禁欲的皮相,有着世家公子固有的倨傲冷漠,某人评价:“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临城姜家二小姐,知名心理咨询师,生得端庄貌美,温柔贤惠,知书达理,有着大家小姐的傲慢矜持,某人评价:“心胸狭窄,表里不一!”

“妈咪,爹地说你是轰炸机。”某宝捧着模型飞机。

“为什么。”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姜熹嘴角一抽,“那他就是流氓中的战斗机!无耻之极!”

某宝一乐,“妈咪的评价果然精辟!”

燕殊无语,其实他挺正人君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