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对我能有什么心理反应!/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一诺不知道晚上是怎么生不如死的睡着的。

反正最后还是在各种外界的干扰和煎熬下,睡了过去。

早上清醒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了,某人还好心的给她盖上了被子。

她从大床上坐起来。

她昨晚没喝酒,滴酒未沾,所以很清楚的知道,昨晚都发生了什么。

昨晚都被叶初那货弄得怎么的天崩地裂!

她掀开被子起床,走出卧室。

客厅外,叶初已经换上了白色的家居服,头发也变得柔柔软软的,在开放式厨房,做早餐。

这货昨晚上醉得跟死猪似的,现在又变成了这幅,白马王子的模样?!

她有些不心情不美丽。

叶初看着莫一诺清醒,看了她一眼,眼眸就垂下了。

莫一诺直接走过去,对着叶初,“你知道你昨晚很过分吗?”

叶初没说话。

“我差点没有被你压死,你说你喝醉了怎么就这么不老实。”莫一诺教训。

叶初在熬粥,很认真的模样。

“你不会说话了吗?”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咆哮,很不爽。

叶初稍微抬了一下眸,又垂下,“你衣服扣子开了。”

莫一诺一怔。

随即低头。

一低头,就看到自己已经邹巴巴的职业衬衣开了好几颗,分明,能够很直接的看到她的黑色文胸,以及被文胸挤出的深深一道沟壑,画面……有些劲爆。

莫一诺猛地将衣服拉了过来。

脸有些红,但怎么都觉得很不是滋味。

她仰着头狠狠的看着叶初,狠狠的说道,“反正你看了也没反应!我不在乎!”

叶初脸分明有些红。

“对了叶初,你昨晚那啥了你知道吗?”莫一诺一边低头扣扣子,一边说道。

叶初抬头看着她。

看着她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

“不知道吧,你昨晚抵了我一个晚上。”莫一诺直白。

叶初脸一下就爆红了。

很红。

他当然知道莫一诺说的抵是什么意思了。

他昨晚真的喝醉了,醉得还不轻,有些理智,知道是莫一诺送他回来了,也知道莫一诺被他压在身下还恍惚听到了莫一诺和她爸在打电话,但当时他真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真正喝醉了的人,是真的半秒都不想动的,所以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当自己一觉醒来的时候,看到莫一诺躺在自己身下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还是被吓了一跳。

整个人完全是慌乱的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检查着自己和她的衣服,发现都是好好的,才松了口气,松气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心在狂跳,甚至有种自己心跳都不能负荷的感觉。

他帮莫一诺把被子盖好,找了一套自己干净的衣服去外面的浴室洗澡,然后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

其实后面就一直没有睡着了。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莫一诺在自己身下,熟睡的样子……

“话说叶初,你好像也不太小耶!”莫一诺似乎是在回忆。

根据昨晚的触感在回忆。

叶初沉默着,好久才说,“那是身体自然反应。”

“我当然知道。”莫一诺看着他,“你对我能有什么心理反应。”

叶初抿紧了唇瓣。

莫一诺也不想再纠结这些事情,她其实也不太在意,她闻着散发着香味的清粥,说道,“还有多久啊,有点饿了?”

“一会儿。”叶初说。

看着莫一诺很自然的模样,心口,隐约有些失落。

一个女人可以那么自然的聊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体,是真的没有把他当成男人看待吧!

“你什么时候开始做饭的?为了林紫曦?”莫一诺坐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边,托腮看着一脸认真做饭的叶初。

都说男人做菜很性感很帅来着。

这么一看,叶初还真的挺帅的。

这么好一个男人。

出得厅堂进得厨房的,林紫曦丢了也可惜。

“不是。”叶初摇头。

“不是吗?”莫一诺不相信。

但想着人家昨天才离婚,还在他伤口上撒盐什么的也不太好,也就没有再逼问。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莫一诺就这么默默的坐在那里,看着叶初熬粥。

她有时候在想,自己好长一段时间的幻想中,都是希望有一天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恩爱生活到老,他会很宠爱自己,他会对她百依百顺,他会清早起床,帮她做早饭,就像现在这样……

她睫毛扑闪。

从高高的高脚凳上面下去。

叶初看着她突然有些冷漠的离开。

听到莫一诺说,“叶初,我突然想到我工作上还有些事情要提前去做好,就不吃早饭了。”

叶初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影。

莫一诺换鞋准备离开。

“你需要换衣服吗?”叶初远远的问她。

莫一诺回头看着他,“你让我爸送衣服过来了?”

“你之前那一套在这里。”

莫一诺才想起,自己之前在这里留宿过一晚。

她说,“放哪里了?”

身上皱巴巴的,这样去上班确实不太好。

叶初关上火,起身走向卧室。

莫一诺跟随其后。

叶初从衣帽间里面拿出来她的那套衣服,包括内衣内裤。

“你帮我洗的?”莫一诺接过来。

叶初摇头,“不是,这里定期有人过来做清洁。”

“哦。”莫一诺也没太在意。

只是贴身内衣裤让别人来清洗怎么都有些觉得怪怪的。

从很小开始,她妈就教她,要自己清洗自己的贴身衣物了,而这么多年,她一直坚持得很好,也养成了贴身衣服自己洗的习惯。

不过想着清洁工一般也是女的,总比叶初给自己洗的好。

她说,“我顺便借个浴室,我洗个澡。”

其实她一身都不舒服,以为自己丢在叶初这里的衣服早就被他给扔掉了所以没想过这里还会有,既然有了,就不应该浪费。

“嗯。”叶初点头。

“对了。”莫一诺想到什么说道,“你那条内裤我琢磨着你可能也不会要了,所以就扔了。”

“嗯。”还是这么淡淡的。

冷冷冰冰的。

莫一诺转身走进浴室。

叶初走出卧室,离开。

莫一诺洗了一个战斗澡,早上的时间也不特别多,她洗完之后,快速的把头发烘干,然后扎了个马尾就火速出门了。

出门的时候,叶初在饭厅吃早餐,看着莫一诺匆匆忙忙的背影。

眼眸就这么看着窗外的阳光,今天的天,晴得正好!

莫一诺开车离开叶初的小区。

不算太晚,所以还能和平常一样慢悠悠的开车。

她就是不明白了,为什么刚刚突然很想和叶初保持距离,就好像,特别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一样,这种感觉是不是有点像是叶初对她的排斥的,分明,叶初也没有做什么讨厌的事情,分明,刚刚叶初煮饭的样子,还很帅。

她咬唇。

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想了。

这段时间感情本来就乱,再想下去,可能会疯。

她让自己认真开车,然后去公司上班。

刚接手新的工作,又是一个小主管,多少事情都很多,一忙下来,也就想不到那么多了,而且公司现在把那个关于高级公寓租赁的case交给他们部门在负责,因为那个case主要是她提出来的,所以她们部门的领导又自然的将这份工作交给了她,真的是,任重道远!

她忙得昏天暗地。

忙得真的都没有时间和子兮团聚。

而且子兮也忙,忙着处理的事务真的太多,据说莫子兮就在家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十点就坐着专机离开了,貌似是叶初送他走的,听说,好像叶初也去帝都了。

估计很长一段时间看不到他。

莫一诺觉得,叶初和林紫曦离婚,叶初也需要给自己点时间,处理这段婚姻感情。

逃避有时候真的是最好的方式。

而她,择选择用忙碌来忘记很多人。

比如那个叫齐倾的人。

直到,2个月后某一天,她们公司关于高级公寓出租的项目正式出炉,开始对外租赁,她作为项目的主要策划人,和公司其他高层一起商量营销对策,所有人的意见一致,需要先把广告和宣传做到位,最好找一个明星来打广告上各大电视台以及文城的各个LED高清广告屏。

而根据公司的情况以及各明星的报价,最终领导层决定的是林紫曦。

林紫曦有些名声,现在也不大,价钱不贵。

莫一诺虽然很不喜欢这个女人来代言她的case,但毕竟不是高层没有任何决定权,只得,等着林紫曦来现场沟通拍广告。

那是2个月后她们再一次见面。

林紫曦和她的经纪人一起。

据说林紫曦自从和叶初离婚后,林紫曦就离开了唐夭夭的工作室,自己出门发展了,然后离婚的消息,就传开了,虽然没有人敢大肆做文章,但在一些周边新闻上,也难免会看到林紫曦离异等字眼,重要的是,没有官方出来反驳。

所以,离婚的事实,就这么在圈内成立了。

林紫曦离婚后也算低调,大概也知道这段时间不能太炒作,所以口碑什么的,还没有因为离婚而变得不可收拾。

他们坐在会议室里面,签订了双方协议。

明天就拍广告。

莫一诺职位低,整个过程就在打酱油。

她将协议整理好之后准备拿给综合部存档,走出会议室,就听到林紫曦在叫她。

她顿了顿脚步。

“有时间聊两句吗?”林紫曦问她。

莫一诺想了想,“现在?”

“嗯。”

“你跟我来。”

林紫曦毕竟是公众人物,所以有时候最好避险。

她把林紫曦带到公司的一个休息间,因为比较偏僻的地方所以很少会有人过来。

“你想说什么?”莫一诺坐在椅子上。

林紫曦坐在她对面,直白道,“齐倾。”

“我和他没什么了。”莫一诺看着她,“我对他的事情,包括对你的事情都不太感兴趣。”

“我不是想要你对他感兴趣,我就是给你说一声,齐倾现在很不好,为了你,瘦了一大圈!”

莫一诺不说话。

“我想你也知道我和叶初离婚了,而我本来一直喜欢的就是齐倾,我自然很想和他重新开始,但是他拒绝我了。我觉得我真的有些可悲,还真的有些恨你。”林紫曦狠狠的说到。

“这是你的事情,和我无关。”

“是啊,和你真没多大关系!但我就是觉得,你真的挺心狠的。齐倾对你这般付出,你居然可以这么的无动于衷,我现在真觉得,你们豪门的世界很冷漠,你和叶初一样,有一颗冷得残忍的内心!”

莫一诺蹙眉,“不要每次把对叶初的埋怨,施加在我的身上,你和叶初的事情,和我也没有半点关系!”

“你就撇清一切关系。”林紫曦讽刺无比。

“因为真的和我没什么关系。”莫一诺从座位上站起来,“我想我们之间是真没什么可多说的,失陪了。”

“莫一诺,齐倾为了不来打扰你拼命加班,用忙碌来麻痹自己,偶尔实在没事情做就喝酒,我不知道这两个月他进了几次医院了,我本来没想过要来告诉你的,因为我根本不想你和齐倾有任何接触,但是这次他又胃出血,医生说再这么嗜酒,再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癌变都有可能。”林紫曦在她身后狠狠地说着,“如果你还有点良心,我劝你去看看他,就在市中心医院原来那个病房,我劝他,根本没用。”

莫一诺咬牙,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回复,走了。

林紫曦狠狠地看着莫一诺的背影。

她就不明白,齐倾为什么可以对这种女人执迷不悟!

莫一诺根本不值得他这么去爱。

根本不值得!

……

莫一诺将手上的工作处理完,坐在座位上,终究没办法忽视林紫曦刚刚说的那些话。

她一直以为,2个月时间大家互相不再联系,齐倾就已经在放手了。

跟她一样,不去想起,也不会那么难以接受。

她不明白,齐倾还在执着什么。

明知道她的个性如此,她觉得不会再有未来,就真的不会再有任何希望。

她拿起包,给领导请了假,还是开车去了市中心医院。

她走向当时齐倾的病房。

病房中依然只有他一个人,他躺在床上,脸色惨白。

手上还打着点滴,似乎是有些想要喝水,勉强让自己伸手去拿放在床头边上的杯子,才发现杯子里面的水已经喝光了,他努力的折腾着自己起身,身体很缓慢,可想真的很虚弱,他下床,脚刚落在地上,整个人就突然这么倒了下去。

莫一诺推门而进。

点滴都已经被他给不小心撤掉了,手背上流出了血。

莫一诺连忙蹲下身体帮他捂住,扶着他的身体。

齐倾抬头看着莫一诺,也有些惊讶。

莫一诺没说话,一边将齐倾扶起来让他上床躺着,一边按下医务铃,让护士过来重新打点滴。

护士过来看了看齐倾的手背,重新找了一个地方扎了进去,提醒他小心点,然后出去了。

莫一诺棒齐倾倒了一杯开水。

齐倾说了声谢谢,接过来喝着。

两个人依然有些沉默。

莫一诺说,“林紫曦给我说的,说你生病了。”

“嗯,这段时间加班太猛了。”齐倾淡笑了一下。

莫一诺心口还是有些触动,“齐倾,别这么折磨自己了,没用的。”

齐倾拿着水杯的手,都已经僵硬无比,他说,“我只是找个方式忘记你而已,我想一天不行,一个月不行,一年,十年,大概就可以了。”

“忘记我的方式有很多,你何必伤害自己身体。”

“如果我不这样,你还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吗?”齐倾问他。

虚弱的脸上,真的惨白无比。

以前的齐倾不会这样虚弱。

因为他说,穷人家的孩子,不会生病,更不会,矫情。

现在……

他都忘了吗?!

------题外话------

二更耶!

好啦,小宅觉得小宅真的好勤快的感觉。

愉快的飘走,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