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叶初,我就这么遭你嫌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魅色。

小夏夏转头看着陆一城,特别认真的问道,“你确定让你姐去,昨天他俩真特别不愉快!”

陆一城睨了一眼小夏夏。

这智商情商都堪忧的人妖,怎么就是他表弟呢!

嗯,小夏夏像他妈。

想想也就释然了。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小夏夏每次都觉得,和陆一城在一起,就跟自己智商为负似的。

很不爽。

陆一城说,“你要不要你最崇拜的大哥幸福?”

“废话。”

“那就听我的。”

“……”说了当白说。

小夏夏翻白眼。

今天也是莫名其妙的被陆一城喊过来说要当成为联盟军。

平时陆一城可清高了,最不喜欢的就是和他同流合污,今儿个还真的是转性了吗?!

当然小夏夏那一刻还有些小激动!

不过他刚刚其实是本来打算给叶初哥送感冒药去的,叶初哥好像感冒真挺严重的,他打电话过去那边声音都哑了不说,他说要去给他送药,他也没有拒绝,本来挂了电话就要走的,陆一城非要让他给一诺姐打电话,让莫一诺去。

莫一诺去会好点吗?!

昨天叶初哥可是因为她差点把自己喝死了过去。

今天再去,不是深受刺激?!

陆一城坐在小夏夏旁边,也知道小夏夏的脑袋瓜子想不到那么多,他其实也有些狂躁。

他真是为了他姐,操碎了心。

……

莫一诺在购导员的推荐下,买了整整一大包药。

她提着药去了叶初的公寓。

话说叶初也把自己给弄感冒了?她记得小时候的叶初就是一副,特别自律的模样,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生病什么的,她好像几乎都没有看打过。

她把车子停好,走进电梯,按下楼层。

到达后,她停在叶初家的门口,按了按门铃。

门铃响了好几下,也都没有人来开门。

莫一诺想了想,按下6个8的密码,大门打开了。

每次输入这个密码,莫一诺都觉得有点考验智商的成分。

她自若的换下鞋子走了进去。

叶初呢?!

空荡荡的房间,莫一诺走向卧室。

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微弱的灯光下,叶初睡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把药放在他的床头边,走过去准备叫醒他,靠近那一刻才发现,他脸真的好红,红得还有些不太正常,呼吸似乎都有些急的样子。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刚碰到,就真的被烫得缩了回来。

这货发烧了吗?!

莫一诺觉得还是送医院比较好。

她弯腰就准备去摇醒叶初,那一刻突然看到叶初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看着莫一诺。

心口。

还漏跳了一拍。

下一秒就看到叶初又闭上了眼睛,说,“怎么是你?小夏夏呢?”

刚刚不是还拒绝人家了,现在又问起。

莫一诺翻白眼,那一刻也让自己忽视了自己心口的波动,她想应该是正常的心跳但偶尔就是抽风的会紊乱那么一秒。她说,“反正我是被小夏夏委派过来帮你送感冒药的。”

“嗯,放这里就行了。”叶初闭着眼睛说话,声音不冷不热,脸分明红得发烫,但就是可以给人一种清清冷冷的感觉。

“不是啊,叶初,你在发烧,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我睡一觉就好。”叶初说。

“万一烧死了怎么办?”

“……”叶初抿紧了唇。

“生病了看医生多正常的事情,你别拧巴了,起来我送你。”莫一诺劝道。

“不用了,我身体我自己知道。”叶初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倔呢!”莫一诺有些生气,“让你去医院你磨叽个什么玩意儿!”

叶初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莫一诺。

看着她真的生气了的模样。

那一刻他反而翻身背对着她。

明显的是对她的拒绝和排斥。

莫一诺那一刻是真的生气了。

很生气。

平时叶初这么神经病这么龟毛就算了,现在生病了这么一副冷冰冰要死不活的样子,她真的是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心口的怒火一时真的发泄不了,她伸手直接抓起叶初的身体,直接掀开他被子,强迫他起床。

她就不相信,自己还奈何不了叶初了!

心里越是这么想着,越是怒火的拽着叶初的身体推他下床。

叶初被莫一诺这么弄了两下,身体有些摇晃,整个人也被莫一诺的蛮力弄得差点摔下了床。

叶初眼眸一紧。

那一秒,突然一个反手,猛地一下将推弄他身体的莫一诺一下扔到了大床上。

在莫一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道人影狠狠的压在了她的身上,双腿压着她的双腿,双手压着她的双手,她就这么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叶初突然给桎梏在了身下。

卧槽。

莫一诺扭动着身体,一脸怒视着叶初,“放开我!”

叶初那一刻反而更加用力了些,狠狠的将她桎梏在自己身下,狠狠的看着莫一诺愤怒的模样,急得脸蛋都已经红润了。

而他们现在的姿势……

叶初薄唇紧抿。

莫一诺动了几下,发下根本是白搭,她吼着面前离自己这么近的叶初,因为近,所以还能够感觉到叶初滚烫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而他手心抓着她手腕的地方,真的很烫手,她说,“你放开我叶初,死了也和我无关。”

叶初眼眸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莫一诺。

看着身体下的莫一诺,身体下的莫一诺,看着她因为生气,而真的自然起伏的胸膛……

她倔强的瘪着嘴唇,愤怒的看着自己。

“我让你放开我,你个王八蛋!”莫一诺吼道。

早知道,她还是应该跟着她爸多学点格斗什么的,也不会被叶初弄得这么无法还手了。

憋屈,憋屈死了!

她狠狠地目光,突然那一刻,惊慌了一秒。

惊慌的看到,叶初的身体突然靠近了自己,一点点,他滚烫的气息,越来越明显,明显到,她能够感觉到他的呼吸,扑打在了她的脸上,越来越近的距离……

心口,又开始漏跳了两拍。

她眼眸瞪得大大的看着叶初近距离的脸,看着他们彼此的距离,她甚至觉得,她嘴唇稍微稍微往前嘟一下,她就能够亲到叶初的唇……

亲……这个字眼,让她心口,一阵狂乱。

她突然就跟哑了一般的看着面前,面前分明带着威慑力的叶初,完全没有了任何反应。

叶初看着莫一诺突然安静而紧张的模样,看着她眼眸中,单纯而干净的视线,喉咙微动,头转向一边。

至此,那逼人的气息,消失。

莫一诺觉得压在自己身上的窒息感,好像就突然没有了。

尽管,叶初根本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

但有些感觉,好像那一瞬间,就没有了。

她咬唇,咬着唇,没说话。

只听到叶初在她耳边低沉道,“不要随便进一个男人的房间。”

说完这句话,叶初就从莫一诺的身上下来了,然后下了床,走进了浴室。

莫一诺就这么看着叶初疏远而冷漠的背影。

心口还在莫名其妙的起伏,躺在叶初的大床上,就一直感觉到自己胸口的慌张……

是在害怕吗?!

她捂着自己的胸口。

刚刚那一秒,叶初想要对她做什么!

她咬紧唇瓣,从床上起来。

她控制自己的心跳,离开了叶初的卧室,房门给他关过来的时候,响起了很大的声响。

是真的有些莫名其妙的生气。

她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就是突然觉得很窝火。

浴室里面的叶初听到关门的声音,眼眸微动了一下,他用冷水给自己冷敷了一下额头,感觉温度稍微下去了一点,才打开浴室的门,回到床上。

床头柜上还有一大袋刚刚莫一诺买来的药物,他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盖着被子让自己睡觉。

睡了一天了,也睡不太着。

昨晚上喝太多了,早上才离开魅色,离开的时候吹了冷风,回来睡觉的时候就发觉自己有点感冒,迷迷糊糊中,觉得身体越来越烫,但感觉越来越冷,他才知道自己发烧了。

小夏夏是晚上给他打电话问他昨晚喝醉的情况,他说感冒了,酒醉没什么。

小夏夏说给他送药过来他没拒绝,他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了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两件事情不能做。

第一不能背叛了莫家,这是叶家的使命,不可推卸。

第二不能糟蹋自己的身体,身体是承诺第一条的前提。

他从床上坐起来,拿起身边的一堆药物,勉强让自己打起精神的翻找退烧药。

还好,莫一诺买的感冒药很齐全,他找了两颗退烧药,从床上起来,去客厅倒水吃药。

刚推开房门,整个人顿了一下。

他以为莫一诺已经走了。

他没想到,莫一诺在厨房,似乎是在熬粥。

莫一诺抬头看着门口的叶初。

她睨了他一眼,心情其实一直在压抑暴躁和怒火。

她真是失心疯了,和这个男人吵了架还要帮他熬粥,完全就是神经病。

一边熬粥,一边心里各种冒包。

她觉得这世界上也没她这么憋屈的人了。

叶初在门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踏着脚步走向饮水机边上,倒了一杯温开水,吃了两颗退烧药。

莫一诺看着他的行为举动,没有搭理。

倒是叶初吃了药之后没有离开,自然的走向厨房,坐在吧台上的高凳子上,这么淡淡的眼神看着她,其实也没看她脸,就看她面前的熬着清粥的小锅,也不说话。

就是这么沉默无比的空间。

莫一诺真的觉得有些暴躁,她说,“你要么到床上去躺着别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你要么说两句话,我真的是受不了你出现在这里又跟空气差不多的感觉。”

叶初抬眸看着莫一诺。

莫一诺就这么瞪着他,真的是对他意见很大。

叶初抿着唇,“很晚了,你早点回去。”

莫一诺真的很想把熬粥的那个勺子一下扔叶初脸上去,让滚烫的粥水烫他一脸,他真不配拥有这么帅的脸蛋,完全是被他的性格给糟蹋了。

她狠狠地,咬牙切齿的问道,“叶初,我就这么遭你嫌吗?!”

叶初眼眸微动,那一刻没说话。

没说话就是默认了。

莫一诺忍得身体都在发抖了,“我到底哪里让你这么不待见了!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这么烦我!你说啊!”

真的是忍不住了。

她觉得这些年在叶初身上也真的受够了委屈。

小时候对他一厢情愿就算了,那毕竟是抱着有色思想想要占有他,他那个时候厌烦她也能理解,后来她不也道歉了吗?也真的下了决心不去强迫他,而且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小,谁还记仇小时候的事情,长大了不就应该释然了吗?!

怎么说,他们也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两家人关系这么好,他就不能看在她是他爸最好朋友女儿的身份上,对她稍微包容点吗?!

她真的是一直把他当朋友来着!

当好朋友。

这货就不能也对她好点吗?

想起来,真的觉得憋屈死了。

眼眶都忍不住红了又红。

叶初看着莫一诺有些激动的样子,喉咙也有些轻微的浮动,他有些低哑的声音,说道,“没有烦你。”

“你就不能解释得稍微走心点吗?”莫一诺指控着叶初,“这么敷衍我。”

“没有敷衍。”

“反正给你说再多,你也就三个字,四个字!”莫一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只是刚刚真的是因为一时的情绪有些接受不了,所以狂暴了点,一会儿就平静了下来,她说,“我没想过耐在这里不走,但是现在很晚了,我也还没吃晚饭,加完班就被小夏夏叫着来给你送药了,想着你生病了吃点东西更好,就准备和你一起搭个伙食,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回家吃。”

“你还没吃晚饭?”叶初看着她。

“要不然呢!”莫一诺睨了一眼叶初。

也不知道为了谁。

不仅没吃晚饭,来约会也没有约成。

叶初抿了抿唇。

莫一诺也不想开口说话了,她有时候觉得,叶初不说话还好点。

说话反而要气得她跳脚。

两个人还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就好。

所以整个空间,就有安静了下来。

莫一诺熬好了清粥,然后从叶初冰箱里面仅有的食物里面找了两个西红柿,抄了一份西红柿炒蛋,就这样两个人在饭桌上吃了起来。

两个人吃得都不快,因为粥太烫了。

当然。

一般情况下,两个人也不会说话。

莫一诺就一边吃粥一边看点娱乐新闻。

总比这么尴尬的面对叶初好一点。

叶初看着她的模样,依然保持沉默。

吃过晚饭之后,莫一诺收拾碗筷去清洗。

“不用了,你……”叶初开口,话还未说完。

“让我先回去是吧。”莫一诺放下面前的碗筷,直白无比的说道。

叶初看着她,微点了点头。

“我真想你发烧烧死算了。”莫一诺嘀咕着。

叶初当没有听到,低头自己在收拾碗筷。

刚刚吃了热粥之后,身上稍微出了点汗,明显的感觉到烧退了些,身体也一下子精神了点。

莫一诺看了一眼去自己去洗碗的叶初。

转身离开了叶初的家门。

大门口,突然站着一个黑色西装。

莫一诺差点没有像吓死。

这货谁啊。

她等着那个黑色西装,貌似有些面熟。

“莫小姐你好,我是来帮你代驾的。”黑色西装恭敬道。

“可是我没有喊代驾啊。”我又没喝醉酒,要什么代驾。

“叶少爷帮您叫的。”

莫一诺回头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叶初,转头看着黑色西装。

这么一眼,似乎想起,这不是魅色里面的,每天穿得跟黑社会似的。

“那麻烦你了。”莫一诺还是欣然的答应了。

她虽然没喝酒,但她是真的疲倦得很。

疲劳驾驶,也不好。

她就这么的跟着黑色西装出了门。

离开的时候,叶初往大门口看了一眼,抿着唇,继续手上的动作。

莫一诺坐在自己的副驾驶,有些昏昏欲睡。

话说叶初什么时候帮她叫代驾了。

这货到底对自己什么态度?!

一时觉得挺好的,一时又觉得很混蛋。

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觉得甚是无聊,一无聊就净爱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车子到达莫家别墅,黑色西装恭敬的离开。

莫一诺也回到了自己家。

路过陆一城房间的时候,陆一城又抽风的把房门打开了,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莫一诺,猛地一下将房门又关了过去。

这货每晚都要这么梦游一次吗?!

莫一诺翻了翻白眼,回到自己的房间。

总觉得她身边的人都是些奇葩。

叶初,闷骚得让你抓狂。

小夏夏,一个基佬!

陆一城……简直就是看不起人类!

……

而后。

她的生活又回到了平常。

她和齐倾和好的消息就这么又传开了。

她父母不说她什么,总之被陆一城给讽刺惨了。

阿花和安颖也带着些鄙视,特别是安颖,还一个劲儿的问她,不应该是叶初吗?不应该是叶初吗?!

她只想说,她和叶初不仅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要真的打到一起了,她也得拧断,拧得稀巴烂。

谁和叶初过生活,谁倒背一辈子!

在自己忙忙碌碌中,就又过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来,工作虽然多,但也会找时间和齐倾约会。

两个人经常下班后一起去买菜,然后一起去齐倾的公寓做饭。

齐倾也会做,两个人一起,还真的有一种居家的感觉,只是每晚到了固定时间,莫一诺就要回家。

雷打不动。

两个人之间也还停留在,牵手拥抱。

齐倾不会做过于亲密的举动,莫一诺也不太会主动。

而且她给她爸保证过了,婚前不接受性行为。

所以两个人总是保持了情侣间,有些不太正常的微妙距离。

到了晚上9点。

莫一诺看着时间准备离开了。

齐倾送她到门口,“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我没那么娇惯呢!”莫一诺笑了笑。

“有时候还真希望你娇惯一点,比如说太晚了,回家不安全,就不回家了。”齐倾说,分明开玩笑。

但说出来后,两个人都有些害羞了。

莫一诺看着齐倾,“你别多想了,我爸会打断你的腿!”

齐倾忍不住笑了笑。

“那我先走了。”

“嗯。”

莫一诺换上鞋子准备离开。

刚准备出门,电话响了。

莫一诺看着来电。

一个月了,小夏夏终于找准点给她打电话,不是在她开车的时候。

她接通,“小夏夏。”

“姐,你回家了吗?”

“准备回家了。”

“你现在在哪里啊?”

“齐倾这边。”

“正好,你和齐倾都和好这么久了,两个人也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不带出来我们看看啊!”小夏夏开口。

“你要干嘛?!”莫一诺一脸警惕。

“你别这么护犊好不好,弄得我们要吃了他似的。我和一城还有大北北些在魅色的,明天周末不用上课,就想喝点小酒,然后就想到你了,一想到你就想到了你男朋友啊。你总不能就一直和你男朋友过二人世界,总得带给我们看看是不是?!”

“我怎么都觉得你有点心思不纯!”莫一诺狠狠的说道。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要不来就算了。”

“生气了?”莫一诺嘴角一笑。

“很生气。”

“别生气了,我的乖妹妹。”

“你才乖妹妹,我是直男!”小夏夏怒吼。

莫一诺笑得更开怀了,“我问问齐倾,如果可以就带他一起开,不行我就自己过来陪你们。”

“嗯。”

挂断电话,莫一诺转头看着齐倾。

齐倾也听到电话了。

莫一诺说,“我表弟说想见你来着,你……”

“嗯,我陪你去。”齐倾欣然答应。

莫一诺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以为,他不会这么爽快的。

“答应了要融入你的家庭,自然要尝试改变。”

“嗯。”莫一诺甜甜一笑,“他们其实人真的挺好的,虽然性格上都有些缺陷,但心里没什么。”

“好。”齐倾点头。

莫一诺还是有些兴奋的,带着些紧张,和齐倾一起去魅色。

齐倾开车,莫一诺坐在副驾驶室,给他讲她那几个弟弟。

她说,“陆一城是我亲弟弟,他比较高傲,因为觉得自己情商和智商都很高,一副看不起人类的样子,你别搭理他,他生来就那个性格,如果对你冷漠了点你也别在意,他对谁都如此,我都担心他找不到老婆的。”

齐倾开着车笑了一下。

估计也没有谁这么形容自己亲弟弟了。

“小夏夏,大名翟夏,我干妈也是我表叔的孩子,他人比较随和比较好玩,性格也很好,特别喜欢在夜场玩,是比较单蠢的。对了,他是gay,长得也很秀气可人。”

齐倾转头看了一眼莫一诺。

“哎,你不能用有色眼镜看小夏夏,我最爱他了。”

齐倾笑了笑。

“大北北,就是小夏夏的双胞胎哥哥,翟北。他性格是这么多人之中最正常的,不过平时在文城的时间不多,偶尔一两个月会回来一次,他人也挺好的,一般很随大流。”

“嗯。”

“我捉摸着应该还有叶初在。”莫一诺思索了一下。

齐倾抓着方向盘的手,明显紧了一下。

“叶初我就不多介绍了,你和他也是同学,知道他性格就闷了点冷了点,说不定我们去的这个一个晚上,听不到他说一个字。我们可以当他不存在。”莫一诺直白。

齐倾点头。

两个人交谈中,车子就停在了魅色。

莫一诺有特权。

一走到大门口,大厅经理亲自出门迎接身边还跟了好几个黑衣人。

齐倾其实并不太自在。

他看着莫一诺,看着她仿若是已经习惯,习惯了被人这么,拥护着。

拥护着,走向一个奢华的包房大门。

要知道这里面的包房都是分等级的。

这种等级的房门,齐倾一次也没来过。

莫一诺主动拉着齐倾的手,其实心细的知道他心里有些情绪,但她想,如果齐倾真的愿意融入她,就会接受的。

两个人在大厅经理的带领下,走进包房。

金碧辉煌的包房中,就这么坐着刚刚莫一诺口中说的所有人。

一个都不少!

------题外话------

下午二更。

二更二更二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更重要的事情,多说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