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她这是鬼迷了心窍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地下车库。

周围一片雅静。

透亮的灯光,照耀着她,和他,有些红得不太正常的脸颊。

莫一诺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突然近距离的叶初,看着他,在亲吻自己。

亲吻自己……

唇齿相贴。

那一刻,她甚至觉得脑袋突然哄的一下,一片空白。

她只是这么一直看着面前的叶初,看着他潮红的脸上,闭着的双眼,睫毛好长。

现在……

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依然觉得全身都痛,全身都被叶初捏得发痛,但感觉器官,全部都在叶初亲吻她的唇瓣上。

他的唇,并自己想象的,软了很多。

他口齿中,还有酒精的味道,一直在熏陶着她的神经。

现在……

现在是什么情况?!

“唔……”莫一诺瞪大眼睛。

她分明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舌头,在舔舐着她的唇瓣,舔舐着,似乎在深入……

不要!

莫一诺突然反应过来。

她麻痹的现在在被叶初侵犯。

一股怒火瞬间涌上心口。

她开始反抗。

在自己傻逼兮兮的被他吻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想到,此刻应该做的是反抗。

她扭动着身体,紧闭着嘴唇,就是不让他更深入。

叶初眼眸一紧。

莫一诺把头狠狠的转向一边。

拥吻的唇瓣,好不容易分开。

刚分开。

就猛然又被叶初给亲吻上,这次,比刚刚更蛮力了些。

莫一诺咬牙。

张开牙齿,狠狠的咬了一口叶初。

叶初吃痛,却没有放开,桎梏着她的双手,一手抬着她的下巴,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强迫着让她离自己更近,而身体却全部被叶初用身体抵触在墙上,动弹不得。

“唔……”

叶初一个王八蛋。

你丫的疯了吗?!

叶初的舌头,再次直驱而入。

这次,没有任何阻碍的,探索到她的舌头。

不……

莫一诺瞪着大大的眼睛感觉到,那陌生到有些恐慌的触感。

感受到他的唇舌一直纠缠,狠狠的纠缠。

不管她怎么反抗。

他依然,吻得很重吻得很深。

莫一诺的反抗,在此刻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男人和女人的力量,就是真的天壤之别。

吻……持续了很长。

他的气息就一直在她鼻息间萦绕不断……

好久。

好久之后。

叶初放开了她。

吻得她唇瓣都肿了,才放开。

放开,看着莫一诺,由始至终,瞪着她的那双眼眸,带着愤怒。

其实。

刚刚,在莫一诺怒吼他那一刻的还没有强迫莫一诺的时候,他承认那是冲动,因为酒精,因为今晚遭遇到的各种刺激,因为莫一诺的那些话,让他冲动的做了冲动的事情,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去强迫。

而他也不得不承认,冲动真的只有那么两秒。

但吻,却持续了很久。

一直一直,不想放开。

一直一直,放开不了。

他就这么感受着莫一诺的对他厌烦的眼神,对他身体的排斥,而他却真的疯了一般的,很想很想……很想把她揉进自己身体之内,很想让她哪里都不要去,不想看到她和齐倾在一起的画面,不想看到他们亲吻,不想看到他们亲密互动打情骂俏,更不想听到说,在齐倾家过夜……

“结束了吗?”莫一诺看着面前的叶初。

看着他,不管任何时候,都是这么一副冷冷漠漠的样子。

叶初说,“对不起,我刚喝醉了。”

莫一诺冷笑。

喝醉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叶初转眸。

不想去看她的神情。

不想去看,她对他厌恶的神情。

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

莫一诺的笑容更加讽刺了。

这个时候到底该擦嘴唇的是谁?!

这个时候到底谁应该更恶心一点,他还好意思,擦拭。

这么狠狠的擦拭。

她甚至看到他的蛮力,已经将他的唇瓣擦得通红,比刚刚亲吻之后自然的红润,红得更吓人。

她真的觉得,总一天她会被叶初气死。

她说,“你觉得那么恶心吗?”

叶初擦拭着嘴角的手,顿了一下。

他看着莫一诺。

“亲了我之后这么恶心?”莫一诺问他。

“没有。”叶初说,直白的解释道,“但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做。”

“所以后悔了?”莫一诺问他。

叶初蹙眉。

他看着莫一诺。

他其实原本以为,他这么强迫了莫一诺之后,以莫一诺的性格,应该会甩他一巴掌,或者会真的很愤怒的对他大吵大闹,他没想到莫一诺此刻这么冷静,还这么来质问他……

而他擦拭嘴角只是因为,他怕她会觉得他很恶心。

总是有些无力的解释,让彼此的误会,变得更深。

莫一诺推了一下叶初。

叶初往后退了两步。

这次是顺从的退后,不是因为莫一诺的蛮力。

莫一诺转身走向自己的小车。

叶初就这么感觉到莫一诺启动车子,速度有些快的离开了,这个地下车库,还一直回荡着,引擎的声音,很响亮。

他转身,转身,按下电梯。

整个人靠在电梯上,感受着嘴里火辣辣的温度,内心却冷得透彻。

今晚上陆一城故意让小夏夏把齐倾叫了过来,他不想参合他们之中,本来就打算离开的,却又鬼使神差的坐了下来,他想,看到他们在一起的画面,也真的不少,多一次也不算多。

可是当他看到莫一诺亲密的拉着齐倾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果然太看得起自己了。

他隐忍着,听着莫一诺说,让他们来见见未来姐夫的时候,确实没办法再安静的待下去。

齐倾让他喝酒。

他知道,齐倾其实很故意。

很多事情,可能齐倾都知道。

他答应了,只是不想让莫一诺觉得他在故意为难。

而他想的是,到了尾声就去喝几杯,走走过场就好。

他没想到,当他去的时候,看到了莫一诺和齐倾在拥吻。

陆一城当时也在,他转头看着自己。

似乎还带着一丝同情。

其实……

没什么。

就是心口有点难受而已。

而这种感觉,他好像都习惯了。

他直接走进了包房。

倒是陆一城,忘那边走了过去,他知道他会去阻止。

陆一城不喜欢齐倾,不喜欢齐倾和莫一诺在一起,这点他看得很明白。

后来莫一诺就带着齐倾进来了。

齐倾直接走向他,和他喝酒。

莫一诺乖巧的坐在齐倾的旁边,看着他们喝酒。

她说齐倾身体不好,少喝点。

齐倾说喝醉了正好可以让她照顾,正好有借口让她留宿……

他们就这么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秀恩爱,一直秀恩爱。

他就眼睁睁的看着,看着莫一诺羞涩的脸,笑得很甜。

最后。

齐倾也没和他喝多少,但是齐倾喝醉了。

他也没有和任何人喝多少,自己把自己喝醉了。

他只是没想过,今晚送他回家的会是莫一诺,他一直以为,今晚上的莫一诺会跟着齐倾回去……

当他睁开眼睛看着莫一诺的那一刻,其实是有些惊讶的,还甚至有些,雀跃。

然后表现出来的,却总是一脸冷漠。

他甚至不敢莫一诺来靠近自己。

他怕一个不小心,就真的会对莫一诺做很多过分的事情,比如……

后来,他还是亲了她。

强迫性的亲了她。

以后的莫一诺,应该真的很讨厌他了!

……

莫一诺开着车。

整个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叶初今晚突然发神经的举动。

他……

强吻她。

唇瓣上,口齿中,全部都是他的味道。

全部都是。

和齐倾,不同。

她和齐倾亲了两次了,但都是点到即止,这一个月他们如此甜蜜也真的没有深入到刚刚那个地步,也没有深入到,叶初刚刚亲吻的那种,唇齿相贴,唇舌交融……

她心口有些发烫,心跳在加速。

“王八蛋!”莫一诺狠狠地咒骂了一声。

她对叶初这货,简直是鬼迷了心窍。

那个男人就是喝醉了发神经而已,虽然这种神经的事情她以为以叶初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得出来,可人是最不定性的动物,在一个被激怒在一个无比冲动的情况下,就是会做一些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事情……

比如。

叶初强吻了她。

吻得,很疯狂。

她现在甚至都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唇,肿得厉害。

她微咬了一下。

那种被叶初狠狠吻过的触感,貌似……挥之不去。

她猛地打开车窗。

所以在这种事情发生后,她为什么不扇了叶初一个耳光,而是让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脸红心跳?!

她还想起叶初亲了她之后那嫌弃的模样。

她现在真的好像撕了叶初。

撕了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

她将车子又开快了些,以分散自己,满脑子莫名其妙的情绪。

莫名其妙……

……

陆一城开车把齐倾送到他的公寓。

齐倾躺在床上。

陆一城转身就走。

不管如何,今晚这个局是他设的,如果他不把齐倾安全送回家,他相信他姐有那个实力杀了他。

他吐了一口气,准备离开。

“陆一城。”齐倾叫了他一声。

陆一城回头看着他。

“一诺呢?”齐倾问道。

他真的喝得有些多,导致身体没多少力气,但理智还在,知道送自己回来的不是莫一诺。

“去叶初那里了。”陆一城直白。

齐倾睁开眼睛,有些酒醉的模样,直直的看着陆一城。

陆一城以为他没听明白,再次重复道,“去叶初那里了。”

“是吗?”齐倾嘴角,冷笑了一下。

陆一城看着他的神色,好半响,“所以你是知道?”

“知道什么?”齐倾努力让自己半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的陆一城。

“知道叶初喜欢我姐。”

齐倾喉咙微动,他说,“本来不知道的,后来就知道了。”

“知道了也好。”陆一城显得很淡定,“我明白的告诉你,叶初喜欢我姐很多年了,但因为没来及表白被你捷足先登,后来就越走越远,但我始终觉得,你配不上我姐,叶初更适合保护她。如果你真心为了我姐好,就主动放弃吧。你确实不适合我们的家庭。”

齐倾冷冷的看着陆一城。

陆一城也没觉得自己说什么太过分的话,他只是实话实说,再次开口,“我不是嫌弃你的家世背景,有可能你真的比大多数平凡人优秀很多,撇开家庭背景而言,你也不比我们笨多少,可事实就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往往人们都会选择更好的,比如你和叶初,我们会选择,更好的叶初。”

齐倾冷漠着,就是这么看着陆一城。

“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希望刚刚说的这些话没有刺激到你的自尊,我只是平心而论。”陆一城礼节性的微弯腰,转身离开。

他说的就这么多。

齐倾怎么想,那是他的事情。

他要做的,不过就是撮合她姐和叶初而已。

离开齐倾的公寓,陆一城又开车回去。

他喝了酒,但没喝多少。

因为自己今晚得让自己来主导这个局,不过很明显,这个局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成功的。

他把车子停到门口。

就看到莫一诺也停好车从车上下来。

所以……

叶初就是不会强上了莫一诺。

所以,还得让他操碎了心。

莫一诺也看到了陆一城,走过去垫着脚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你知道你丫的在酒驾吗?!”

陆一城捂着自己的头。

他姐出手,重来都是没轻没重的。

“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下次再敢这么做,我让爸打断你的腿!”莫一诺狠狠地说着。

陆一城无语。

也不知道他是为了谁。

“齐倾怎么样?”莫一诺询问。

两个人一起走进别墅。

“死不了。”

“陆一城……”

“不就是喝醉了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明天一早就好。”陆一城有些不耐烦,又想了想问莫一诺,“叶初哥呢?”

莫一诺顿了一下,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倒是希望他喝死了算了。”

“哼。”陆一城冷哼了一声,表现出了他对莫一诺的一脸不屑。

莫一诺也难得搭理陆一城。

两个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莫一诺失眠了。

折腾着洗完澡看手机看新闻然后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好在明天周末,也不用一道早起来上班。

但就是……

失眠很难受。

她就不明白了,不就是被叶初酒后乱了点小性而已,她到底在别扭个什么劲儿。

小时候不也强吻了叶初吗?!

只是那个时候的触感……

好吧,她已经记不得了。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今晚的触感,那么强烈那么深……

叶初那个王八蛋。

叶初那个王八蛋。

这不知道是他多少次了,但是真正意义上,却是她的第一次。

她和齐倾这么多年这么多年这么多年都没有碰到过舌头,他就……这么理所当然。

王八蛋!

在一阵一阵崩溃中。

莫一诺终于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得有些晚,是真的,完全起来不到的节奏。

好不容易让自己翻身起来,一看时间,都已经上午11点半了。

她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往浴室走去。

昨晚上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鬼,让自己脸上看上去这么难看,就跟被鬼压了似的。

她无语的看着自己一脸沧桑,眼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嘴唇。

还是自己的嘴唇。

但怎么都觉得,这么这么的……

不一样。

全部都是叶初那货害的。

她漱口,狠狠的漱口。

凭什么他还要那么嫌弃的擦拭嘴角,凭什么,该恶心的那个人是自己吧。

呕。

呕心死了。

呕心得她都要吐了。

她就这么装模做样的吐了起来。

边吐边骂叶初那个乌龟王八蛋。

“你怀孕了吗?”身边突然出现在一个人的声音,真的差点没有把莫一诺给吓死。

她猛地一下弹着身体,回头看着她母亲大人站在浴室门上,一脸高雅的看着自己,显得还特别的淡定。

对比起她母亲的神采飞扬,她真觉得此刻满嘴白色泡沫的自己,完全就是从垃圾堆里面翻出来的柴火妞。

她压了压惊,有些不爽的吼着,“妈,你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吗?你突然这样会吓死我的。”

陆漫漫没搭理莫一诺,清淡的眼神看了她一身特别不修边幅的样子,说,“你洗漱完了下楼,吃午饭了,下午陪我去逛街。晚上要参加一个商业活动。”

“哦。”莫一诺一边漱口一边答应着。

陆漫漫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又停了停,“莫一诺。”

“嗯。”莫一诺漱口,有些口齿不清。

“你要是怀孕了提前给我说一声。”

“噗……”莫一诺一嘴的漱口水,全部都喷了出来。

她转头看着她妈。

陆漫漫很淡定,“我就是怕你爸接受不了。”

“我还是处女!”莫一诺大声吼着,有些无语道,“能不能别这么想我。”

陆漫漫睨了自己女儿一眼。

那眼神分明还带着同情。

我滴个去。

这是她亲妈吗?!

她不应该夸夸她洁身自好什么的吗?!

这同情的目光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到底是几个意思!

她妈是巴不得她早点嫁出去,从此以后她就能完完全全的霸占她爸了吧。

她妈这小心思,也真是够了!

莫一诺狠狠的漱口,漱了好几次,确定没有了任何不该有的味道后,才洗脸出门。

楼下她爸她妈还有陆一城都在,而让她有些惊讶的时候,夭夭阿姨和叶初也在。

叶初……

她看着这个男人。

叶初似乎也转头看了一眼楼上的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莫一诺连忙转移了视线。

反而是叶初,一脸冷漠。

莫一诺咬牙,怎么都觉得昨晚上那事儿,吃亏的是自己,反而,她还一脸心虚。

她下楼,一家人就开饭了。

莫一诺是真不知道夭夭阿姨带着叶初到家里面是什么意思。

她也不开口,就低头扒饭。

安静的听着她妈和夭夭阿姨聊天。

然后知道今晚的商业宴会夭夭阿姨也会出席,因为叶叔叔不在,所以让叶初陪着她一起去,叶初对他母亲是真的挺好,基本上是有求必应,所以叶初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

她就是有些不自在而已。

吃过午饭之后,休息了一会儿。

几个人就出门去了文城最大的商场最奢侈的礼服区。

陆漫漫和唐夭夭两个人很认真的挑选着自己的礼服,叶初和莫一诺就在旁边的沙发上等候。

不得不说,中年妇女都是比较挑剔的,莫一诺都习惯了她妈一逛就是一个下午的节奏,绝对会试穿完当季最火的,才会确定自己要哪一套。

她无聊的翻阅着杂志。

对面的叶初,也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翻着杂志在看。

她这么抬头的看他的时候,他没有抬眸看自己。

莫一诺才发现,叶初脸色其实也不是特别好,好像还有些发白,大概是酒醉后遗症。

她的眼神,莫名其妙的就放在了他的嘴唇上……

叶初的嘴唇弧度长得很好,唇瓣的颜色有些偏淡,看上去有些薄凉,但实际上嘴唇很温暖,他很多时候都是把唇瓣轻轻的抿着,她总觉得,叶初嘴唇微微上翘的弧度,应该很好看,尽管她没看到过……

眼神在那一刻,突然有些尴尬。

因为她看到叶初突然抬眸看着她。

看着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的模样。

莫一诺连忙收回视线。

她低头看杂志。

脸上稍微,有了些薰红。

她果然有点鬼迷心窍。

不就是接吻技巧还不错而已,她中邪了都!

果然女人也很容易被美色多迷惑……

她要淡定,淡定淡定。

“一诺。”正时,她听到她妈在叫她。

她连忙放下杂志,逃也似的跑开。

离开后。

那个一直紧绷着身体冷峻着脸的男人,稍微……松了口气。

莫一诺走向陆漫漫,看着那个美得简直伤眼睛的女人,“话说莫太太,你一把岁数了,能把光辉留给我们年轻人吗?你这样我干嘛还要陪你一起去参加宴会啊!所有人都以为我基因突变呢!”

陆漫漫无语的睨了一眼莫一诺,对她说的充耳不闻,只吩咐道,“自己挑选礼服,顺便帮叶初也选一套。”

“他不会自己挑吗?”莫一诺不开心。

她干嘛还要帮叶初选。

“他眼光不好。”唐夭夭开口道,“你当帮帮阿姨了,每次和你妈妈一起出席宴会,我都得特别用心的选礼服,否则一不小心就被你妈妈给掩盖的什么都不剩!”

“我妈就是太招摇了,怪不得我爸不爱我妈出门!”

“莫一诺!”陆漫漫瞪着她。

“我又没说错。我爸恨不得每天让你下了不床,可惜我爸岁数大了……”

唐夭夭在旁边忍不住笑。

她一直都很喜欢一诺,性格很好,很长一段时间都巴不得自己儿子能够娶了一诺,可惜……他儿子就是不领情,她也不能真的强迫了叶初。

在莫一诺和陆漫漫的斗嘴下,莫一诺还是认命的去中挑选礼服,然后还得帮叶初看。

叶初长那样,穿什么都一样的……

承认吧,就是好看。

她随便指了一套当季的黑色西装,对着服务员说道,“让他换这一套。”

“是的,莫小姐。”

服务员恭敬无比的点头,取下西装走向叶初。

莫一诺开始挑选自己的礼服,她个人比较随便一点,反正22岁的年龄,穿什么都好看,才没她妈那么纠结。

她就选了一条银色的小礼服,礼服上有些亮片和小碎钻,看上去晶莹剔透的,特别璀璨。

两个人都走进衣帽间更换礼服。

莫一诺出来的时候,叶初已经穿好站在大镜子面前了。

西装革履的叶初……

她貌似很久没有看到叶初西装革履的模样了,记忆中好像就是上次叶初和林紫曦结婚的时候,其实她真的觉得,叶初的身材,穿西装真的很好看,分明有一种霸道总裁的既视感,这脸蛋,这身段,还有这翘臀……

叶初似乎也看到了从衣帽间出来的莫一诺。

银色的礼服凹凸有致的穿在她的身上,莫一诺的身材真的很有料,该有的地方就有,不该有的地方半点肉都不多长,修长的腿又白又直,换上高跟鞋后更显纤细,因为礼服上的亮片,透过水晶灯反射在她的脸颊和露在外面的肌肤上,衬托着她整个人又白又嫩。

叶初就这么看了几眼,就转移了视线。

莫一诺翻了翻白眼。

反正她不管美得有多漂亮的时候,他也只会这么,淡淡一瞥。

------题外话------

提醒你们,你们再不投月票,月票就过期啦!

记得,是过期啦!

浪费太可耻了。

小宅会心疼得无法呼吸的。

好啦,大约晚上8点二更!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