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激化的矛盾/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紫曦的新闻在娱乐圈一直不停的发酵。

半个月过去。

火热度依然持续不减。

而这半个月,林紫曦一直在齐倾那里。

一直都在。

莫一诺前几天还会去齐倾那里吃完饭,后面就不想去了。

她可以选择忍气吞声,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在这种林紫曦觉得被全世界都抛弃了的情况下,她可以让齐倾给她安慰,但她毕竟也是一个女人,偶尔也会有一些嫉妒心让她实在看不下去林紫曦在齐倾面前的娇弱。

所以,她当眼不见为净!

今天待到下班。

莫一诺开车回去。

她没去齐倾家吃晚饭后,齐倾刚开始会打电话问她为什么不来,她说不想刺激林紫曦,齐倾也默许了。

然后后面一段时间齐倾也没有在叫她去家里,大概也真的怕她刺激到了林紫曦。

她认真的开着车,电话在此刻响起,她看着来电,连上蓝牙,按下接通键,“齐倾。”

“一诺,下班了吗?”

“嗯,下班正在开车回家。”

“你过来吃晚饭吧。”

莫一诺顿了一下。

半个月了,齐倾难得主动。

她说,“林紫曦走了吗?”

“没有,但是……我们很久没见了。”齐倾说。

莫一诺其实真的很能理解齐倾,林紫曦的事情他不能袖手旁观,何况他也没有做太多,不过就是陪在林紫曦旁边而已,如果连这个最简单的也做不到,以齐倾的性格,可能真的会特别愧疚,反倒在以后,会忍不住他想要对林紫曦更好。

她说,“那我马上过来。”

“谢谢你一诺。”齐倾真诚的说着,大概是真的很感谢她,如此大度。

莫一诺淡笑了一下,“我也很久没见你了。”

“我买了你最爱吃的排骨,晚上给你做糖醋排骨。”

“嗯。”

“小心开车,在家里等你。”

“好。”

挂断电话,莫一诺深呼吸了一口气。

两个人之间,总是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但是好事多磨,她想经历了林紫曦的事情后,就好了。

她掉头,去齐倾的公寓。

她去的时候,齐倾也才到家不久,他在开放式厨房里面整理刚买回来的菜。

林紫曦在厨房帮他。

两个人看着莫一诺出现,林紫曦反而很自觉地走向了一边的客厅,似乎是故意为了避险的远离了和齐倾的距离,齐倾也很热情的到门口帮她递上拖鞋。

脚下那双拖鞋,是她的。

她转眸看了一眼林紫曦的脚,看着她换上了这里的其他鞋子。

齐倾说,“进来吧,我也刚好回来。”

“我帮你一起做。”因为下班后也不早了,两个人一起做饭,比较快。

“好。”齐倾笑着把莫一诺的包挂在玄关处,然后带着她走向厨房,给她系上专程为她准备的粉色围腰,两个一起在厨房忙碌。

林紫曦就坐在客厅沙发上,也不看电视,就抱着手机在看。

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但不得不说,这半个月来,林紫曦看上去真的憔悴了很多,整个人也消瘦了些。

莫一诺收回视线,一边帮齐倾打着下手,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她好点了吗?”

“不太好。”齐倾直白道,“今天经纪公司给她打了电话,意思好像是让她近段时间都不要出现在媒体面前了,她现在手上的那些代言会全部推脱出去,还会根据违约的损失,按照和经纪公司的分成情况进行相应自己的赔偿,赔偿费不算高,林紫曦好像能支付,只是这样一来,就相当于她被公司雪藏了,以后要重新出头,很难。”

莫一诺点头,说道,“娱乐圈就是这样,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

“嗯。”齐倾点头。

两个人也没再多说林紫曦的事情,一起做好了晚饭。

齐倾盛了三碗饭,莫一诺摆好筷子。

两个人看上去真的很有默契,而且很温馨。

林紫曦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她有时候真的不能理解莫一诺,不能理解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为什么会喜欢上齐倾,为什么会看上一无所有的齐倾,到现在她其实都不太明白,不过此刻他们在一起的画面,真的很好。

她开始怀疑。

感情是不是真的,可以不用金钱来衡量。

她和莫一诺以及齐倾一起,坐在饭桌上,静静的吃着晚餐。

这一个月以来,林紫曦吃得极少,基本上是没有胃口的。

她就这么看着齐倾一直在帮莫一诺夹菜,很温柔,很贴心。

如果当年的自己不那么势利,不那么一心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是不是这份简单的幸福,属于自己!

她放下筷子。

齐倾转头看着她。

莫一诺也转头看着她。

“不吃了吗?”齐倾关心的问道。

林紫曦直直的看着齐倾。

她想,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她还是不会接受齐倾,她还是会跟着叶初走,她甚至觉得,没有叶初,也会有其他很多人,就如现在一样,和叶初离婚了,她会为了让自己出名,找很多其他人。

她说,“莫一诺,我有话想和你说。”

莫一诺看着她。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

“我?”莫一诺看着林紫曦,实在不知道她能帮她什么。

“这半个多月以来,我想了无数办法,我给曾经和我有过关系曾经说有事儿可以找他们的所有人低声下气,想要他们帮我渡过难关但最后,我都被拒绝了,今天经纪公司直接说要雪藏我,不仅让我支付巨额赔款,还要让我自生自灭,我走投无路,只有找你。”

“我并不觉得我可以帮你什么。”莫一诺直白道,“对于娱乐圈我也只是略知一二,真的水深水浅的东西,我一无所知。”

“但是你认识叶初。”

莫一诺蹙眉。

“叶初可以帮我。”

“你也认识叶初。”莫一诺一字一句。

“他拒绝帮我。”林紫曦说,“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但他无动于衷,我知道他不会帮我。我出了这种事情,不管如何,至少以我是他前妻的身份,也少了他的面子,他不可能帮我。”

莫一诺抿唇。

确实,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求求叶初。”林紫曦看着莫一诺,“我最不愿意求的人就是你,我想你也知道我嫉妒你的所有一切,但是现在我走投无路,只有来恳请你让叶初帮我。他有那个能耐让娱乐圈的人不敢乱写,何况他母亲唐夭夭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如果唐夭夭愿意为我做危机公关,我还可能重新活跃在娱乐圈,我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叶初和他母亲。”

“你可以试着给夭夭阿姨打电话。”莫一诺提醒。

“如果真的可以,你觉得我会来这么低声下气的请求你吗?”林紫曦问道。

她真的已经够悲凉了,她真的不想在莫一诺面前,这么的低贱。

可是生活让她真的,不得不去低头。

莫一诺说,“我也不能强迫了叶初和夭夭阿姨来帮你。你这件事情说直白一点,也打了叶家的脸,他们没有对你计较已经算得上仁慈了,如果真的要他们来帮你,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叶初在和你离婚的时候应该给了你不少钱,你其实真的犯不着让自己去做那种事情!”

“我知道你不耻我的行为,但是莫一诺,我们这种人和你们本来就不一样,我们对金钱的渴望和对金钱的恐惧感你是感觉不到的,所以接受不了坐食山空也不敢拿去轻易投资,我承认叶初给了我很大一笔钱几乎够我花一辈子的钱,但我就是不甘心,我想要更多,更多更多,还要功成名就。”林紫曦狠狠的说着。

莫一诺看着她,“既然这是你的选择,我也觉得没什么可说的。现在事情发生了,你应该想着自己怎么去面对,而不是恳求别人来帮你。抱歉,我想我不会帮你去说这个情,因为在我看来,这是你自己的错,不应该让叶家来给你收拾烂摊子。”

“莫一诺!”林紫曦突然发怒,将面前的筷子狠狠的扔在饭桌上,响起了剧烈的声音。

莫一诺眼眸一紧,冷冷的看着她。

“你真的够了!端着自己大小姐的架子以为自己真的高高在上了吗?!你要不是因为你的出生,你真的觉得你很牛逼吗?!我现在都已经卑微到这个地步了,你到底还想我怎样!”林紫曦冲着莫一诺吼得很大声。

莫一诺看着激动无比的林紫曦,她直白道,“我没有用过有色眼镜来看你们的家庭,甚至也没觉得你做潜规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都是你的选择,而我也不会因为你对我的卑微我就应该对你产生怜悯,说透彻一点,我压根就不需要你这么卑微的对我,我没有那种非要让你认输承认自己比不上我的心思,所以不管你用什么态度对我,和我要不要让叶家来帮你毫无关系。真正让我拒绝你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件事情,叶家没有理由来帮你!”

“够了莫一诺!说得这么的一脸冠冕堂皇!我也真的是疯了才会来求你!我也真的是疯了还会对你抱着希望,以为你会看着齐倾的面子上,至少帮我说两句话。”

“和齐倾没有关系!”莫一诺狠狠的说道。

她真的很厌恶,林紫曦用齐倾来当借口。

“当然没有关系,在你心目中,我们这种穷人根本就没有那个份量让你们改变任何决定,反正对你们而言,我们就是那么微不足道,对你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你们当然可以满不在乎!”

“林紫曦你也够了!”莫一诺也有些发火了,“你别用你自己心里面的龌龊和阴暗来想别人的世界!”

“我龌龊,我阴暗?!”林紫曦从凳子上站起来,指着莫一诺狠狠的说道,“其实你们又能好到哪里去?!在我遭遇现在如此不幸的时候,我如此低声下气的想要寻求你们的帮助,你们怎么对我的,叶初说那是我的事情,他没有义务帮我。你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叶家没有理由帮我。我知道所有一起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从来没说这不是我的错,我现在不过就是想要在我犯了错之后让你们高抬贵手帮我一下而已,你们就需要摆出这么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的姿态吗?!真的很恶心!你,叶初,你们上流社会的所有人,都很恶心!”

莫一诺真的是忍无可忍。

她猛地一下也站了起来,她对视着林紫曦,“我们是慈善家吗?对谁都应该大发慈悲,不管对错不管原因?!”

“你们哪里是慈善家,你们就是剥削者你们就是恶魔!”林紫曦疯狂道,“我就算是死了也再也不会来求你了,莫一诺,我再也不会以为你会看在齐倾的份上,伸出援助之手,我以后宁愿去死也不会找你!”

吼完,林紫曦猛地离开了饭厅,回到齐倾的卧室,将房门狠狠的关了过来,声音很大,愤怒之至。

莫一诺咬唇。

也真的被林紫曦气得要命。

这件事情本来和她毫无关系,就因为她并不觉得应该帮忙,所以倒还是她的错了!

突然安静下来的饭厅。

齐倾看着莫一诺的模样,由始至终一直没有说话。

两个女人都处于愤怒的高峰,他说话,反而,会让战争爆发得更加明显。

他看着也被气到不行的莫一诺,声音温和道,“她现在处于最低谷也最暴怒的时期,什么都已经到了最坏的结果,所以脾气大了点,你别气了。”

莫一诺转眸看着齐倾。

齐倾伸出手,拉着她坐下。

莫一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他说道,“你生气我拒绝林紫曦吗?”

“没有。”齐倾说,“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考虑。”

“其实不是所有事情真的如林紫曦想的那么简单,叶家不是一般的家庭,也许平常人家离婚了就算是互不相干了,但在这种家庭不同,就算离婚了,对方爆出什么丑闻对叶家而言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叶初现在用这种置身事外的态度来处理对林紫曦而言算是仁慈了,按照一般情况,很有可能林紫曦现在早就被送出国了。”莫一诺解释,“所以如果我现在还去让叶初来处理林紫曦的事情,甚至让叶初的母亲来给林紫曦公关,真的不符合常理,叶家不会答应的。”

齐倾点头,“嗯,我理解你的难处。”

莫一诺刚刚的愤怒稍微好了些,至少齐倾是站在她这边的,她说,“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让林紫曦别乱想,调整自己的心态,新闻也持续不了多久就会消停下去,消停后也别想着继续混娱乐圈了,以她现在的资产自己好好过,能过得很好,实在在国内待不下去就自己出国,自己出国总比被人送出国好,被人送出国,就代表着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监视,你劝劝她。”

“好。”齐倾微微一笑,“不说她了,我们继续吃饭。”

“嗯。”莫一诺点头。

终究那晚上还是有些不愉快的离开了齐倾家,心里忍着一丝压抑的怒气,但莫一诺最终还是选择用自己平和的态度来对待林,甚至没有去想,这顿饭是不是齐倾故意安排的,她想她至少此刻是理解齐倾的一举一动。

晚上回去之后,半夜。

她睡得模糊的时候接到了齐倾的电话。

齐倾说,林紫曦自杀了。

莫一诺当时捏着手机的手,真的颤抖了。

她问了情况,穿上衣服就去了医院。

林紫曦是割腕,好在,齐倾及时发现送去了医院抢救。

她去的时候,林紫曦从急救室出来,脸色惨白,但医生说已经脱险。

林紫曦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憔悴无比。

齐倾坐在病床上陪着她,莫一诺在外面的走廊上,等齐倾。

不知道多久。

大概是林紫曦终于平静了,齐倾才从病房出来。

他坐在莫一诺的身边。

莫一诺看着他。

两个人真的好久都没有说话。

安静的走廊上,齐倾还是开口了,他说,“医生说她可能还要住两天院,观察两天,我会给公司请假,陪她。她现在情绪还很不稳定。”

“嗯。”莫一诺点头。

“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嗯。”莫一诺再次点头。

齐倾看着她,突然将她抱进怀抱里。

莫一诺一怔。

齐倾说,“今晚我也吓到了,所以才慌忙的给你打电话。你别想太多。”

“嗯。”莫一诺靠在他的胸膛上。

齐倾放开莫一诺,“回家了给我发个信息。”

“好。”

莫一诺站起来,起身离开。

刚走了几步。

身后齐倾突然叫住她,“一诺……”

莫一诺回头。

齐倾抿着唇,有些话似乎到了嘴边,终究没有说出来,他说,“你路上小心。”

“好。”莫一诺微微一笑。

她起身离开。

走出医院,回到自己的小车上。

此刻,反而没有启动车子离开,看着黑暗的天空,感受着幽静的深夜。

刚刚齐倾应该是想让她帮林紫曦吧。

到嘴边的话,却没有真的说出来。

她深呼吸,让自己情绪稍微得到一丝缓解,开着车子离开。

第二天。

新闻上又爆出了林紫曦自杀的消息。

狗仔真的,无处不在。

林紫曦本来都快要消停的新闻,又突然这么疯狂了起来。

莫一诺第二天下班后去医院的时候,就看到林紫曦疯了一般的在病房里面大吵大闹,什么东西都往齐倾身上扔,后来是医生过来给她打了镇静剂,才让她真的安静下来,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就只有空洞的眼神,看着这个冷漠的世界。

齐倾从病房出来,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她。

他身上脸上都是林紫曦发狂后的痕迹,有些还在流血。

“你来了?”齐倾说,声音低沉。

“嗯。”莫一诺看着他的模样,“先去消毒巴扎一下吧。”

齐倾点头。

莫一诺一路陪着齐倾。

两个人,反而没有什么话。

处理好了齐倾的皮外伤,莫一诺又陪着齐倾回到病房。

病房中的林紫曦因为镇静剂在看到莫一诺后也没有任何激动,只是冷笑着,看上去很狰狞。

莫一诺没有去看林紫曦,把打包过来的营养餐放在了病房,她知道齐倾照顾林紫曦,根本就没有时间好好吃饭,医院的东西,真的不好。

“我先走了。”莫一诺说。

齐倾点头。

莫一诺转身离开。

刚走出病房,齐倾突然追了出来。

莫一诺看着他。

齐倾说,“找叶初过来一下行吗?”

莫一诺抿唇。

“你不方便,我来找他。”齐倾说,“我试着给叶初打电话了,他没接。”

莫一诺看着齐倾,好久,“你是不是也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不找叶初帮忙?”

“没有。”齐倾直白道,“我可以理解你的任何行为,但是现在唯一能够帮林紫曦的,只有叶初了,我知道你有你的顾虑,所以我不为难你。”

话这么说。

但是……

莫一诺知道,齐倾只是在隐忍。

她说,“好,我给叶初打电话。”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4点,你比6点早2消失……

啊啊啊啊啊啊……

月票,你再不投就真的过期了过期了过期了。

……

推荐:《豪门毒医妻》文\艾依瑶

方北凝,31世纪佣兵界魁首,携双重异能重生,变成21世纪花痴丑女。

当灵魂变换,注定风起云涌!

欺她势单?右手凝尘术,浮尘是她的武器,分分钟让你回炉再造。

笑她家贫?左手元素之力,治病、救伤、解毒,钱财权势掌中握。

说她貌丑?卸下重口浓妆,她天生媚骨,让所有美丽都黯然失色。

才貌双绝,狂蜂浪蝶蜂拥而来,却被一堵冷墙给挡了回去。

她举目望着挺拔秀颀的男人,“你喜欢我?”

男人薄唇抿紧:“嗯。”

“你要追我?”

“嗯。”

“那你追吧。”

“嗯。”

方北凝:“……”

敢不敢再闷骚一点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