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娶莫一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华的客厅,璀璨的水晶吊灯,安静的家。

莫一诺双腿跨坐在叶初的腰上。

眼眸直直的看着叶初完美的嘴唇上,分明有些淡的颜色,为什么吻上去那么暖?!

她说,“你的唇,好软。”

叶初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莫一诺,看着她笑着,在水晶灯光下,在迷离的酒醉后,妖娆而妩媚模样。

他喉咙不停波动。

想要移开视线,却就是直直的看着她。

心难平复。

心跳撞击着胸膛,一声一声,非常剧烈。

“所以,我还想亲。”莫一诺笑得更加开怀了。

她整个人突然又靠近了些。

长长而柔软的头发,拂着他的脸颊,有些……搔痒难耐。

她捧着他的脸颊,眼眸紧盯着他好看的嘴唇,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刚刚吻他时,那柔软的触感。

一个男人的唇怎么能这么美好呢?!

嗯。

叶初也不算男人,他是gay!

也不知道小夏夏和他谁攻谁受。

说不定,可攻可守。

虽然不管怎么样,小夏夏看上去也是比较娇弱的那一个,可同性恋的世界,又有谁知道呢?!

她纤细的手指不自觉的就攀上了他的嘴唇,轻轻的按压了一下。

居然,还有弹性。

也不厚啊,薄薄的,淡淡的,唇角还有些僵硬。

她又笑了,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长睫毛扑闪扑闪,那一刻分明又纯洁得跟天使一般。

叶初隐忍着的身体,真的被莫一诺酒醉后异常无比的举动弄得有些,极尽崩溃。

他深呼吸。

让自己慢慢的冷静下来。

让自己慢慢的不去想,更多!

他深呼吸,准备把莫一诺从身上推开坐起来时,莫一诺突然又猛地扑了下来,然后嘴唇,又亲在了他的唇瓣上。

这次,还用小舌头舔了一下。

叶初那一刻又石化了一般,突然就无法动弹。

全身的感觉器官,瞬间就被她带到了嘴唇上,轻轻的舔舐他唇瓣的嘴唇,一点一点,在他唇上缠绵不休。

叶初僵硬着身体,僵硬着,完全不知道反应!

而后。

那个小巧而柔软的小舌头,就深入到了他的口齿之间,找到了他的舌,舔了舔。

叶初紧绷着,拳头捏得更紧。

莫一诺吻得却更加的激情。

她捧着叶初的脸蛋,很主动的深入。

她记得上次叶初发气的时候也亲她了,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的,就感觉叶初不停的在亲吻她,不停的在亲吻,然后他的舌头划过她口中任何一个地方,久久的缠绕着她的舌头,让她呼吸都变得急促不安,心跳疯狂的猛烈跳动……

她压在叶初的身上,吻得很认真。

吻着吻着……

叶初觉得好像有些地方不对劲了。

他感受着她主动地亲吻,还感受到,她的小手,带着滚烫的热度,滑向了他的胸膛……

叶初身体不自觉的顿了一下。

无法压抑的颤抖。

莫一诺的手摸着他厚实的胸膛,还真的觉得,好有感觉。

叶初身体的波动已经有些不太淡定了。

他的手猛地抓着莫一诺不规矩的小手,与此同时,他推开了莫一诺的身体,让彼此的亲吻分开,然后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

莫一诺就顺着他的举动,也坐正了起来。

她还是坐在他的腰上。

如果稍微往下一点点……

叶初身体一顿,在大口大口让自己呼吸新鲜空气,让自己稍微冷静。

他说,“莫一诺,我送你回去!”

刚刚是说让人送他回去。

又说让她爸来接她回去。

现在说自己来送她回去。

她就不明白,她就这么遭人嫌吗?她就怎么不受叶初的待见吗?!

亏得刚刚还觉得,叶初的唇比他人温软多了。

叶初的身体别他人温暖多了。

翻脸,就不认人!

莫一诺咬牙,猛地一下就扑向了叶初,又这么狠狠的去问他。

这次不温柔了,也不舔了。

直接咬了过去。

“嗯……”叶初吃痛的哼了一声。

莫一诺喝醉后,真的没轻没重。

他桎梏着莫一诺的香肩,一把推开她。

莫一诺一脸受伤的看着叶初,看着他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看着他嘴唇因为她刚刚的用力而有了点点血渍。

“为什么要推开我啊?”莫一诺问他。

眼眶通红,满脸委屈。

叶初真的觉得自己很容易,很容易被莫一诺弄得,不是自己。

“我不过就是想要亲近一下你,我觉得你身体比你人暖了很多,我就是想要靠近你而已,你为什么那么嫌弃我?”说着,大大的眼眸中,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就跟断线的珠子似的,一大颗一大颗晶莹剔透,可怜到不行的样子。

叶初心里有些隐动。

他伸手擦拭莫一诺的眼泪。

越擦反而越多。

莫一诺也不大声哭泣,就是眼巴巴的看着他,然后眼泪就这么一直掉一直掉。

掉得,他心很痛。

很多时候,莫一诺是不是都是这样守着齐倾,哭得很无助。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不知道为什么……

那一刻,他亲了过去。

亲吻着她的泪水。

咸咸的味道。

他的唇在她的脸颊上,眼睛上,就是不靠近她的嘴唇。

就是很温柔的仅仅只是在安抚她而已……

可是,她觉得不够啊。

她的小手就是会很不规矩,很不规矩。

叶初感觉到身上的一丝凉意时,才发现莫一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把身上的衬衣纽扣全部解开了,纽扣解开,上身就这么赤果果露了出来。

叶初猛地放开莫一诺的脸颊。

看着她一脸得意的笑。

这个女人。

喝醉了居然还知道用苦肉计。

他拉扯着自己的衣服,猛地就打算起身。

刚准备起来那一刻,莫一诺整个人又猛地一下扑进了他的怀抱里,双手直接摸着他的胸部,嘴靠近他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一口。

“莫一诺……嗯……”叶初身体一动。

叶初脑袋又突然炸开了锅似的。

他脸一下就爆红了。

本来刚刚因为一些急促的反应脸蛋就已经泛红,现在直接就跟煮熟了的螃蟹似的,连耳朵连脖子都红了。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莫一诺觉得,她此刻就是被叶初的美色迷惑了。

深深的迷惑了。

她身体靠上去,嘴又想要去亲他了。

他嘴唇这么舒服,小夏夏真是赚到了。

想到这里,莫名还有些不是滋味。

小夏夏那个妖艳贱货。

她紧闭着眼睛,舌头直驱而入。

“唔……”叶初就这么感受着,她突如其来的嘴唇,吻得深深的……

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吗?!

真的以为他对她没有威胁吗?!

他眼眸一紧,猛地一下把莫一诺从身上抱起来,然后瞬间从地上起来,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娇小的身体,就在他身下,眼神中还带着期待和欲望……

该死的!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害怕吗?!

这种邀请的表情,到底是什么鬼!

叶初就感觉到自己呼吸急促到,心跳已经不能自己。

他咬牙从地上爬起来。

莫一诺就看到叶初离开的背影,看着他直接回到了他的卧室,将房门狠狠的关了过来。

她突然觉得好失落。

不是都有感觉了吗?!

这货躲什么躲。

她都想天雷勾地火,上了再说的。

她从地上坐起来,迷迷糊糊的,也不觉得心口有多难受,就是觉得好可惜。

本来可以吃了叶初的。

吃了这个基佬。

她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旁边的酒瓶。

还是喝酒吧。

她打开酒瓶,又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喝醉后,就真的觉得酒跟水似的,还能解渴。

她怎么都觉得自己有点,饥渴难耐呢!

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久。

反正当自己把一瓶酒喝光之后,就看到叶初从卧室又出来了,这次出来就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身上貌似还有水,靠近她身体的时候,她还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冰冰凉凉的气息,这是洗了冷水澡……

当时也思考不到那么多了。

她觉得那一刻她只看到湿润着头发低着水珠落入了叶初的身体里,那围在叶初身上的白色浴袍,简直性感好像,撕了它……

“别喝了。”叶初从地上把她拉起来,“你不回去就算了。”

所以他妥协了。

“去睡觉吧。”叶初扶着她往他的卧室走去。

睡觉……

要睡了吗?!

睡他吗?!

她就看着叶初好看的侧脸,看着他的脖子都好性感的样子。

叶初也不是没有感觉到莫一诺的视线,但他选择忽视。

他把莫一诺放在他的床上,“睡吧。”

说完,转身就走。

刚走了两步。

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人狠狠的拉住。

叶初蹙眉,动了动。

莫一诺死死的拽着就是不松手。

“放手。”叶初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很有魄力。

“不放。”

“莫一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莫一诺微微一笑,“我在勾引你来着。”

“……”叶初觉得自己今晚真的已经内伤无数了。

“放开。”

“叶初。”莫一诺从床上爬了起来。

叶初就这么警惕的看着她。

看着她半蹲着,一只手死死的拉着他的浴袍,一只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嗯,是在脱衣服。

她穿得有点厚,厚厚的羽绒服下,是一件灰色高领毛衣。

一直手倒是让羽绒服顺利的脱了下来,挂在她一只手臂上,毛衣反而不那么方便了。

她扭动着身体……

她撑着毛衣,毛衣下,没有穿秋衣秋裤。

她把毛衣全部掀了上去,在脖子处套弄着,半天都脱不下来。

叶初就这么看到莫一诺白皙的腰腹,往上是黑色的文胸。

眼神猛地一下转移。

甚至有些惊慌的,转身就走。

一走。

莫一诺又死命的拽着他浴袍不放,浴袍本来就松松散散的,然后那一秒……

浴袍就开了。

从上开到下。

他冲完冷水澡,就真的只是批了一件浴袍而已。

他转头看着莫一诺。

莫一诺此刻似乎已经放弃了脱毛衣,所以又把衣服给放了下来,眼睛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下面……

叶初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将莫一诺给扔出去。

他扯着浴袍想把自己关键部位挡住。

一扯,反而把莫一诺从床上直接扯到了地上。

“咚”的一声,一诺摔了个底朝天。

叶初连忙蹲下身体,检查着莫一诺有没有被摔着。

莫一诺是真的被摔得老眼昏花。

“你怎么样?”

“痛。”莫一诺有些痛苦。

“哪里痛?”

“全身都痛。”

叶初紧张的去检查她的身体。

莫一诺说,“你亲亲我就好。”

“……”叶初沉默。

沉默那一秒。

莫一诺翻身又把叶初给压在了身下。

叶初赤果果的真好。

不用费劲巴力的给他脱衣服了。

她邪恶一笑,“来吧,姐姐教你怎么当个真正的男人。”

说着。

莫一诺就开始脱衣服了。

这次两只手,脱得很流畅。

叶初觉得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莫一诺就脱了她的上身了,文胸被她扔出了很远……

所以……

所以今晚上。

有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就是会在推推就就下……

发生了。

……

翌日。

天气晴。

阳光普照,透过大大的窗户,照耀在地板上,晶莹剔透。

莫一诺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有些陌生的环境,眼眸一动不动的看着不太熟悉的地板,总觉得昨晚在地板上好像做过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

她觉得头好痛。

身体也有些僵硬。

她微微翻了一下身。

“啊……”她低叫了一声。

真的好酸痛。

这什么感觉。

身体跟被碾压过了似的……

她勉强让自己翻了一下身,然后,看到了刚刚睡在自己身后,近距离的一张脸。

脑袋一下就炸了。

睡颜下的叶初真的很安静的样子,睫毛也长,帅得天翻地覆,但但但,这有些红肿的眼眶就不说了,她知道是昨天和齐倾打架了,至于纱布怎么没的她就不想去计较了,她就看到了叶初脖子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

她昨晚对他做什么禽兽的事情了。

做了什么?!

脑海就跟放电影一般……

整个污了一大片。

她甚至还能够记得,她痛得大叫而后好像又很欢悦的感觉……

她好像还记得她昨晚在浴室发疯来着。

耳边还能响起……叶初,我命令你把我身上的水珠擦拭得一滴都不剩,否则本小姐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然后,她好像身上真的挺干爽的。

昨晚上。

昨晚上,她果真对叶初,那啥了。

可是叶初是同性恋啊。

她发誓她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她发誓她以后再也不要酒后……乱性。

这一刻,真正的觉得整个人生都不好了。

关键是她干嘛把自己的第一给给一个基佬啊!

这不亏死了吗?!

各种生无可恋的崩溃,突然感觉到叶初长长的睫毛稍微动了动。

缓缓,他清澈的眼眸,就这么看到了近距离下的莫一诺。

莫一诺感觉到叶初醒了,醒了后,如此纯洁的眼神看着自己……

她觉得自己越发的禽兽了。

她猛地一下从床上起来。

一起来,拉扯着被子,就看到了叶初身体一丝不挂,那啥那啥她就不说了,反正昨晚用也用了碰也碰了,她就是不明白,她昨晚上干嘛要这么粗鲁,看看叶初这白皙的身体都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叶初感觉到凉意,低头看了看自己。

莫一诺连忙把被子搭了一半在他身上,遮住了他如此惨不忍睹的肉体。

她也捂着被子,也知道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

清醒之后,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她和叶初这么熟。

这么熟……

然后她居然做了这种事情。

她突然抱着被子跪在床上。

叶初眉头微动。

“叶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有时候就是会做一些异于常人的事情,昨晚上的事情……”莫一诺简直不想想了,反正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她在主动,每次叶初离开她就每次跟八爪鱼似的缠着他身上。

然后,就真的强了他。

想想。

自己怎么就那么不检点呢。

她真的是愧疚无比,“对不起叶初,你要不抽我几下吧。”

叶初看着她的模样,眼眸动了动。

昨晚上是做了。

她以为……

是她吗?!

他从床上坐起来。

下半身盖着被子,上半身裸露在外。

简直,惨不忍睹。

她昨晚上到底干嘛那么疯狂,就跟几十年没见过男人似的……

貌似她真的没这么见过男人。

她低垂着头,一脸惭愧无比。

“没什么。”叶初说,清晨的早上,刚起床的声音,有些暗哑。

“你会不会特别恨我。”莫一诺小心翼翼的问他。

小时候就亲了他一下就跟要了他命似的。

这次……这次直接就给上了,他会不会,恨不得杀了她?!

想着,脖子还一凉。

“不会。”叶初直白。

“真的,不会吗?”莫一诺仔细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嗯。”叶初点头。

莫一诺松了一口大气。

叶初就这么看着莫一诺,看着她好像真的很崩溃的样子。

所以昨晚上……

她真的只是在耍酒疯吗?!

而他,当真了。

“那啥。”莫一诺突然又开口道,“不早了吧,还要上班。我们起床吧。”

“嗯。”

“你先起来还是我先?”莫一诺问。

叶初看着她。

“好像咱们都没穿,挺尴尬的……”莫一诺稍微有些脸红。

叶初直直的看着她。

莫一诺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但想着昨晚上自己也不是特别的人性,也没有计较,“要不我先起吧。”

“一诺。”叶初突然叫着她,表情看上去很严肃。

“嗯?”

“昨晚的事情,你怎么看?”叶初问她。

昨晚上的事情……

怎么看?!

能怎么看。

她鼓圆了眼睛看着他,有些紧张的问他,“你,你说怎么看?”

“没想过要负责什么的吗……”

“你要我负责吗?!”叶初声音突高昂了些。

他其实是说,他负责。

因为,他知道她是第一次。

女人不都应该……想着负责吗?!

“可是你是同性恋啊!”莫一诺有些激动。

叶初喉咙微动。

“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真的没有,我知道你喜欢小夏夏,你应该勇敢的大胆的追求你的幸福生活,不应该被世俗牵绊了你的脚步!我真的会帮你的!回头,我就会给小夏夏忏悔……”莫一诺说,有些激动地说道,“算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当这事儿没有发生过比较好,我不说你不说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我其实昨晚上喝醉了,都不记得我们做了什么了,真的,你大不大小不小好不好我真的都没印象……”

叶初看着她。

看着她说得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

是真的不想,两个人有关系吗?!

“我都记不得了。”莫一诺重重的,重复的说道。

实际上……

脑海里面,真的白花花的一片。

她越是想要忘记,越是清楚……

还能想起某些,崩溃的细节。

她说,“嗯,就当没有发生过,我马上就离开,以后打死也不来你家了。”

刚说完,掀开被子就往浴室冲去。

叶初就看着莫一诺逃也似的裸体,猛地一下将浴室的房门给关了过来。

是真的,没想过要他为她做点什么吗?!

浴室内。

莫一诺深呼吸。

大口呼吸。

真的是撞了鬼了。

莫一诺看着浴室大大镜子中的自己。

她昨晚上到底是被鬼附身了吧,居然强上了叶初。

她看着自己此刻脸蛋红润的模样。

怎么都是一副,春光泛滥的样子。

昨晚上自己到底是有几个胆子去勾引叶初的啊……

不想了。

她放水,冲洗自己的身体。

其实昨晚上被洗的挺干净的……

啊啊啊啊……

遭不住了!

她三两下冲洗着自己。

身上也有些青青紫紫的痕迹,但是比起叶初来说,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洗完澡。

我滴个去。

她没衣服啊。

刚刚冲进来,完全忘了要拿衣服。

她翻着浴室的柜子,好在还有一件叶初干净的浴袍,大是大了点,至少不用裸体出去。

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左右看了看自己确定没有一块肉露在外面了,才打开了浴室的大门。

打开大门那一刻,她真的觉得一道雷哐当一声,劈了下来。

她倒是应该在浴室待一辈子的。

她就这么看着她爸。

她最爱的爸爸出现在了叶初的卧室里面,除了她爸,还有她妈。

除了她妈。

还有叶初的父母。

然后叶初呢?!

嗯。

穿着一件浴袍跪在地上。

这这这……

抓奸在床的节奏啊。

她已经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她真想钻进马桶里面,然后顺着马桶水把自己冲走算了。

“一诺。”她爸在叫她。

在如此安静到窒息的环境下叫着她。

她甚至不敢看她爸一眼。

整个人完全是,风化了一般。

她辜负了她爸对她的期望。

她居然……

未婚先做了。

“过来。”她爸声音还很轻。

真的,真的听不出来任何暴怒的情绪。

每次他爸不动声色的时候,就是最最最最恐怖的时候。

她抬头看了她爸一样,跑过去。

“咚”的一声,跪在他爸面前。

莫修远眉头上扬了一下,嘴角僵硬着,抖动了两下。

莫一诺望着她爸,颤抖的开口道,“如果我说我和叶初就是单纯的抱着睡了一晚上什么都没发生,你信吗?”

“你说呢?”莫修远幽冷的声音,真的让人,不寒而栗。

莫一诺抱着身体,颤颤的笑了笑,“我猜你也不会信。”

“那你发生了吗?”莫修远问她。

那句“发生了”就怎么都说不出口。

莫一诺把嘴唇都咬肿了。

“叶初,发生了吗?”莫修远转眸,看着跪在另外一边的叶初。

叶初抬头看着莫修远,低沉的声音却尤其的笃定道,“发生了。”

“好样的!”

莫修远眼神一紧。

叶恒当没看到,反正就是心情莫名的大爽。

莫一诺看着叶叔叔,他怎么就能这么幸灾乐祸啊!

莫修远回头看着叶初。

叶初也这么看着莫修远。

莫一诺觉得整个人心脏都不好了。

她爸现在在想什么呢?!

她爸会不会气得,突然口吐白沫。

啊……

她妈呢?!

她妈在旁边这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几个意思?!

她不是亲生的吗?!

“你打算怎么办?”莫修远问叶初。

叶初抿唇,有些沉默。

沉默,让莫修远僵硬的脸,又这么抖动了两下。

任何时候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做,叶初还不知道吗?!

唐夭夭在旁边都有些捉急了。

今天早上听说莫一诺整夜未归,然后又说莫修远直接带着陆漫漫去了叶初那里就知道好像有些不对劲了,赶紧也拉着叶恒过来,然后就真的……

其实她倒是巴不得叶初和一诺两个人在一起,但是这种方式……

无法想象莫修远要怎么修理自己的儿子。

她紧张的拉扯着叶恒。

叶恒耸肩,他也不知道莫修远要干嘛!

谁让他儿子谁不上,非要上莫一诺……

想想,他儿子胆子还挺大的。

“爸。”莫一诺连忙接嘴。

莫修远脸色并没有好转。

“其实男欢女爱什么的,真的很正常。现在这个年代一夜情到处都是,我和叶初也不过就是顺应了一把潮流,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儿,哎呀那层膜也不太重要,现在哪里还有男人在乎女人还有没有那玩意儿啊!”莫一诺尽量让自己说得不在乎。

她爸脸色好像更难看了。

她连忙对着叶初,“你说你会在意你以后老婆是不是处女吗?”

莫一诺给叶初眨眼睛。

反正你丫的同性恋,也不会娶老婆。

“在意。”叶初说。

莫一诺觉得叶初怎么就这么愚蠢啊!

故意和她唱反调的吗?!

“我会对莫一诺负责的!”叶初一字一句。

what?!

莫一诺看着叶初。

“我娶莫一诺。”叶初看着莫修远,肯定道。

莫修远眉头微动。

叶初说,“我娶她。”

“你疯了吗叶初!”莫一诺忍不住叫着叶初。

叶初抿唇。

“婚姻又不是儿戏,你别乱说。”莫一诺阻止。

她可从来没想过要和叶初结婚。

“我没有觉得这是儿戏。”

“所以就更不应该随便说结婚,我们又没感情。”莫一诺说得直白。

叶初看着她。

莫一诺对着她爸说道,“你别逼叶初了,昨晚的事情也不是他的错,我比较主动,真的。”

莫修远拳头紧捏。

“而且喝醉了,谁知道都做了什么,今早起来就这样了!”莫一诺也破坛子破摔了,“你要不家法伺候我吧,是我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别连累在其他人身上了。”

“所以你宁愿家法伺候也不愿意和叶初结婚了?”

“我又不傻!”莫一诺说,“我干嘛嫁给一个二婚男,而且他还是……”

算了。

这种事情还是叶初自己说吧。

“他还是什么?”莫修远冷声道。

“没什么。”莫一诺说。

“不说?!”莫修远眼眸一紧。

她爸凶的时候真的好吓人。

莫一诺咬牙,脱口而出,“叶初技巧也不好,我嫁给他我才委屈呢!”

“……”

全场就这么,安静了!

------题外话------

好啦,还是会有二更的。

然后,科普一下福利。

福利呢就是:入QQ验证群再入正版群,验证群群号是:378414307

顺便再选出一下宅的潇湘官方微博:潇湘恩很宅。

时不时抽风的时候就会,剧透的。

好啦,小宅勤劳的准备二更去了。

对了。

别忘了月票,我看好多人说上了就给月票的,不给打屁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