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齐倾,你放开莫一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一诺和叶初结婚的事情,就这么在莫一诺觉得无比滑稽中,被父母辈给定了下来。

她就真的要和叶初结婚了。

她自己都有点无法想象。

而事情过了整整一周之后。

她恍惚才从这种天雷轰轰的狗血中,回过神来。

回神的时候。

接到了齐倾的电话。

这一周时间,莫一诺一直觉得自己处于昏昏沉沉之中,陪了叶初住院两天,而后正常上班,下班的时候偶尔会去叶初家别墅跟着她父母一起和叶初的父母商量结婚事宜,然后这几天在挑选婚纱和安排酒席。

她其实都不太清楚这段时间外界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但貌似,有接到阿花她们的电话,说林紫曦的事情好像突然一下子就被人给强压了下来,貌似还在做危机公关,正面对林紫曦的形象进行挽救,据说效果还不错。

莫一诺当然也没心情去管理林紫曦的事情。

她此刻坐在办公室,在接近下班的时候,看到手机屏幕上“齐倾”的字眼。

隔了一周,恍惚就隔了整个世纪了。

这一周不是没有想起过他,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不会在和叶初滚了床单,就对齐倾毫无感觉了,但……她想她应该是用果断的方式,选择了他们分手最直接的结果。

所以她把电话挂断了。

甚至,把“齐倾”的名字也从她的通讯录里面删掉了。

听说情侣之间真正相爱过,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所以两个人最好就老死不相往来。

挂断电话。

齐倾的号码还是在她屏幕上闪烁。

她漠视了。

有些感情,真的经不住折腾。

她不知道那晚上和叶初的酒后乱性是不是因为被齐倾伤透了的结果,她至少知道,她既然让自己走出了那一步,就是没有给她和齐倾留下任何后路。

持续不断响起的电话,终于在打了无数个之后,消停了。

莫一诺将未接来电统统删除。

到了下班点,就准时下班了。

现在公寓租赁的项目已经步入正轨,按照程序化的方式进行跟进和商谈,慢慢的就在这座城市有了效应,慢慢的开始在这块市场,有了一定发展,在实践的验证后,公司对她的提议以及她的工作能力,再次给予了肯定和表彰。

之前流传的说什么她的背景惊人完全是不拿工作当工作的谣言也渐渐不攻自破,而且她随和的个性,反而和公司的大多同事达成了一遍,在工作上,她真的顺风顺水。

仅仅只是工作而已。

她开车,回家。

以前每次回家,都会经过亚文集团,故意经过。

现在就成了故意逃避。

和齐倾彻底分手后上班,她就刻意选择了另外一条宁愿有些绕的道路回家。

她就是在故意努力的和齐倾,撇清所有的关系。

至少,在开始这段时间,应该这么故意行为。

她准时下班回家。

家里面多了几个外人。

莫一诺都看熟了,几个婚庆公司的。

今天难得的是他们家的人没有去叶初家,反而是叶初家的人到他们家来商量结婚的细节。

每天都弥漫在自己马上要嫁给叶初的阴影中,她没疯都觉得自己心智真的发展得够健全的,而且她甚至还能笑着附和。

所以她走进那群人之中,还能够和他们真的说说笑笑商量细节。

反倒是叶初,一直闷在那里也不说话。

叶初身上的伤好了很多,那些肿肿的痕迹消失了,就剩下一些青紫还留在脸上,看得出来,也在消退,恢复速度很快。

莫一诺和他们聊了不久,就吃晚饭了。

吃晚饭的过程中,莫一诺关着静音的手机就一直在亮个不停,她直接将手机放进了衣服兜里面,选择忽视。

坐在她旁边的叶初,就这么看在眼里。

“一诺。”唐夭夭突然开口叫着她。

“夭夭阿姨?”莫一诺嘴角一笑,答应着。

“你和叶初结婚后,是搬回家和我们一起住,还是和叶初单独住在外面?”唐夭夭温和的询问。

都已经开始商量同居的问题了啊!

莫一诺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打击过度。

不过结婚自然就要住在一起,她不接受也得接受。

她说,“还是单独住吧。”

废话,住在一起,以后两个人各自过各自的,父母不干预才奇怪了,单独住自由太多了。

“阿姨也不为难你,你们年轻人想要自己的空间怎么样都行。”唐夭夭笑着。

莫一诺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婆婆也是挺好的。

“那阿姨明天去给你们看一套新房。”

“不用了,叶初之前那公寓挺好的,我挺喜欢的,就住那里就好了。”

“那里不是新房子了。”

“我和叶初住着舒服就好。”莫一诺笑得很甜,“毕竟那个地方是我和叶初的红娘,我觉得挺好的。”

红娘……

叶初脸有些红。

莫一诺觉得这话也有点,那啥。

唐夭夭忍不住笑了笑。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那阿姨就不说什么了。”唐夭夭笑着说道。

整个饭桌上的气氛倒是很好。

只有她爸。

那个叫做莫修远的男人,从她婚前性行为之后,就一直板着脸,不管她答应结婚不答应结婚,都一副好东西被别人抢了然后抢不回来的模样。

这一刻。

某个成熟老男人将筷子一搁,走了。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莫修远的背影。

叶恒忍不住开口道,“阿修还没接受过来?”

他问陆漫漫。

陆漫漫忍住笑,“没,这几天一直处于低气压状态。”

“也难怪!”叶恒倒是一副很理解的样子,“用心呵护这么多年的,长得这么乖巧可人的大白菜就给叶初拱了。”

“……”

谁是大白菜了?!

莫一诺看着叶恒叔叔。

叶初也有些尴尬。

他爸私底下,永远都改变不了二的个性吗?!

“所以这两天就让他这么矫情一阵子吧。”陆漫漫笑着无所谓的说道,“等结婚了就好了。”

“反正生米都煮成了熟饭,阿修矫情也没用了。”叶恒忍不住大笑。

怎么都觉得,心里面很痛快啊。

唐夭夭碰了一下叶恒。

这货,就知道在别人家伤口撒盐吗?!

叶恒还是忍不住。

这几天莫修远有多郁闷,他就有多痛快。

简直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不枉他儿子冒着生命危险,上了莫一诺。

在没有莫修远的饭桌上,两家人似乎聊得更欢了。

莫一诺其实也有些接受不过来,她转头看了看楼上,终究三两口把饭扒完,放下筷子上了楼。

陆漫漫看了一眼莫一诺,嘴角淡笑了一下。

莫一诺走向2楼,敲她父亲的门。

里面传来重重的声音,“进来。”

莫一诺推门而进。

她爸很少抽烟了,但是此刻却坐在阳台上,一口一口,烟雾弥漫。

莫修远看着自己女儿靠近,本能的就将还剩下好大一截的烟支熄灭。

从小到大,只要她在,他绝对不会抽烟,就怕把她薰着了。

很多很多她爸对她的小细节,真的让她由衷的觉得,自己能够成为他的女儿,是上辈子上上辈子几辈子才修来的福气。

她坐在她爸的旁边,说,“爸爸,我要结婚了呢。”

莫修远脸分明抽搐了一下。

“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收都收不回来了。”

她分明看到他爸的脸色,就这么完全不淡定了。

莫一诺忍不住一笑,她挨着他爸,靠在他爸的肩膀上。

莫修远回头看着自己女儿。

“我知道爸舍不得我,但是我也不小了,结婚是迟早的事情,总不能我真的当个老处女一辈子吧。”

关于“处女”这个词语,几乎已经成了莫修远的黑洞了。

他整个人又不好了。

“所以终有一天我是要自己嫁人的,终有一天我要挣脱出你和妈妈的手掌心,独自生活。”莫一诺静静的说着,“在国外那几年,你不是说了就是在培养我的独立性吗?现在,真的就要派上用场了,你不应该很期待吗?”

“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莫修远重重的说道。

那个时候虽然也是跟着男人一起离开,但他相信莫一诺还会自己回来。

现在不同了。

现在结婚后,就不会这么回来了。

就会和另外一个男人,组成她的小家庭了。

怎么都有一种,心痛到无法呼吸的感觉。

“爸,总之不管以后我嫁多少人……”

“嗯?”莫修远眉头一紧。

“哦,不对不对。”莫一诺连忙改口,怎么就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她颤颤一笑,“我的意思就是,就算我嫁给了叶初,在我心目中也是你最重要,谁都替代不了!”

莫修远紧绷的脸色,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

“我最爱你了爸爸,我就算嫁人了也会经常回来的,我才不会让我老妈得逞,就想要一个人霸占你。”莫一诺抱着他爸的手臂,撒娇道。

莫修远摸了摸莫一诺的头。

呵护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真的从未想过有一天就真的长大到,成为了女人。

他叹了口气。

不能接受,还是就得接受了!

莫一诺和他爸单独聊了好久,安抚了他爸受伤无比的小心情,才和他爸一起走出卧室。

陆漫漫每次都特别不待见莫一诺和莫修远这对父女档。

陆一城也不待见。

他刚回家,回来就看到他爸和他姐这模样……

听说他姐失身给叶初哥了。

然后他爸差点没有把叶初哥给打死。

好在没死。

否则莫一诺还能嫁给谁。

不过倒是这逆天的神转折让他都有些没接受过来,当天小夏夏给他说这事儿的时候他还以为小夏夏变聪明了在逗他玩,结果果真就听说,要结婚的事情了。

他就知道只要上床了必定结婚。

也算是让他那操碎了的心,重新缝合了起来。

也算是让他在睡眠都不足的情况下,不用再去担心她姐那些破感情事儿了。

热热闹闹的别墅里面,就一直弥漫着要结婚的喜事儿。

莫一诺的电话屏幕亮了一个晚上。

到叶家人离开时,手机就真的亮得没有电了。

莫一诺索性就关了机,没有再开机。

她代替她父母去门口送叶叔叔夭夭阿姨还有叶初。

叶初这个闷葫芦,一天就摆着一张扑克脸,也不知道他内心深处在想什么,是不是已经崩溃到,自暴自弃了。

“叶叔叔夭夭阿姨你们慢走。”

“天气冷,一诺就别送了。赶紧回去吧。”唐夭夭催促着一诺。

“没事儿的,一会儿不会冷。我看着你们上车了才离开。”

唐夭夭温柔的摸了摸莫一诺的头,从小就真的特别喜欢莫一诺,终于盼到成了自己儿媳妇了,这几天叶家倒是真的高兴得很,这和上次叶初突然说结婚完全不同的感受,上次唐夭夭差点没有被叶初突然的举动弄成高血压。

好在现在什么都好了。

她挽着自己老公的手,坐进小车内。

莫一诺就乖乖的在大门口送他们。

叶初上车的那一刻,看了一眼莫一诺。

莫一诺也看了一眼叶初。

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还好,两个人单独相处……

怎么都有点无法直视。

她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自然的说道,“叶初你还不上车吗?”

叶初抿唇。

“上车吧,这么冷,我赶着回去吹暖气。”

叶初就上车了。

车门“哐”的一声,关了过来。

这货,发什么小脾气。

她刚刚说什么不冷的话明显是客气话,她都快冻死了!

恨不得马上回到那温暖无比的房子里。

莫一诺看着车子离开,笑着挥了挥手,转身准备回去。

“一诺。”身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莫一诺的脚步顿了一下。

“一诺,是我。”黑暗处,走出来一个人。

莫一诺看到了齐倾。

看到了在如此严冬下,穿得并不多,整个人好像都冻得僵硬的齐倾。

她喉咙微动。

她不知道他在这里等了她多长时间。

她看着他。

看着这个,很熟悉的面孔。

“这一个星期,我想了很多。”齐倾说,“我太偏执了。”

莫一诺就这么看着他。

说真的,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那一刻,她却没有阻止他的话语。

她想就是让自己,让自己彻底的去接受,他们真的已经不可能重新来过的事实。

她就听着他说,“林紫曦的事情,现在已经得到了缓解,我知道是你在帮她。”

和她真没关系。

她没那么善良。

“其实我好久就想来找你了,但那晚上真的说了太多过分的话,我知道对你伤害很大,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来弥补,所以一直拖延拖拖延到了现在。”

莫一诺咬着唇瓣。

“今天我请了半天假,在家里面做了一顿晚餐,有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我做了很久,做完了之后就给你打电话,可是你没接,后来我赶到你们公司的时候,你已经下班了。”齐倾看着莫一诺,“而后,我就一直在这里等你。”

所以,真的等了一个晚上了。

现在已经9点多了。

文城的冬天本来就冷,特别是晚上,湿冷湿冷的,特别冻人。

她都不知道,齐倾穿得这么少,是不是已经僵硬到,动弹不得。

“一诺,那天说分手的话,是我的气话。我只是很怕你跟着叶初离开,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和其他男人一起走了,我心里会恐慌,我怕你就这么走了不会回来,才会用这种不理智的行为来威胁你,现在想来,自己真的太幼稚,总是把自己对你的患得患失,强迫性的要你对我百依百顺。想起那天在医院的话,我真的很后悔。”

后悔……

没有什么还能去后悔了。

“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这么去强迫你了一诺。林紫曦我也已经把她安顿好了,这次之后,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不会再对她如此,更不会因为她来责备你,你本来没有错,你本来也没有义务去帮林紫曦做任何事情,却因为我,总是受到委屈。”齐倾说,说完之后,嘴角拉出了一抹好看的笑,他向前走了两步。

停在了莫一诺的面前。

他手上拿着一个盒子。

莫一诺其实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的一个包装盒。

这大概是齐倾第一次送她礼物。

她都以为自己盼不到这个时候。

而她在国外那几年在圣诞节情人节什么的给她送东西,他都是,不屑一顾的放在一边,她不知道他打开过没有,可能,就随手扔了。

至少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看她用过她送的礼物。

比如天冷了她会给他买手套,买围巾。

比如他看到他下颚的胡渣会想到给他买剃须刀。

她曾经真的很用心的在对齐倾付出,也很用心的想要经营好他们之间的感情……

可是有些裂痕一旦存在,想修复,真的太难了。

她眼眸只是这么淡淡的看着齐倾手上的那个礼品盒,他说,“我以前一直不到送人礼物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所以真的很遗憾,当年你送我的礼物,我全部都扔在了公寓寝室里面,有些甚至被我同居的室友拿去了……”

她就知道,他没用过。

“直到这几天我给你准备礼物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份心情,那份很迫切的想要你打开,然后想要看到你脸上欣喜笑容的表情。”齐倾看着莫一诺,“虽然很自私,我还是希望,你能打开。”

“齐倾。”莫一诺看着他。

齐倾也这么看着她。

分明冻僵的身体,眼神却柔得很温暖。

她直直的说着,“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知道那是我不好。”齐倾连忙解释,“分手只是我的气话而已……”

“但是我当真了。”

“一诺。”齐倾有些激动,明显的看着脸色都有些变了,“我知道当时是我的不好,我也知道我不应该那么威胁你,我现在真的很后悔,你还会给我机会的是不是?我们重新在一起,我发誓,以后真的不会再这样了!”

“不了齐倾。”莫一诺摇头,“我们就这样吧。”

“不。”齐倾一把拉住她,“你别这样。你别这样拒绝我!”

“这次真的没有挽留了齐倾。”莫一诺说。

有些话她也不想说得太明白。

就这样分手了,顺其自然然后老死不相往来的分手就好了。

那些她这一周发生的事情,她不想告诉他。

也觉得没有必要。

她推开齐倾,“你早点回去吧。”

“莫一诺。”齐倾狠狠的拽着她,“分手对你而言真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对我而言,真的太难了。我这么爱你,我从来没有在这么爱过一个人!”

是啊。

我也从来没有这么爱过。

也从来没有这么在你身上无力过。

可是。

两个人不合适,两个人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她说,“齐倾,我们都给了我们彼此机会了,我们一直分分合合,我总是在和好后想要和你好好相处想要我们的感情好好,但只要有一点点的小波动,有一点点外界的影响,我们的感情就会像鸡蛋壳一样脆弱,每次都是这样,周而复始……”

齐倾看着冷漠的莫一诺。

听到她说,“够了,我也真的累了。”

“别这样一诺。”齐倾看着她,很深情的看着她,“别这样行吗?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我也对自己很失望,我也很痛恨我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人!但请你给我机会人,让我为你改变可以吗?陪着我看着我一点点改变好不好?”

“你没必要为我做任何改变。”也改变不了。

他们在一起,只会互相伤害。

只会互相小心翼翼怕彼此伤害其实,一直在不停的受伤。

一直在不停的掩饰而已。

她说,“这次真的不会再和好了,齐倾你回去吧,也别给我打电话了,我不会接的。”

“莫一诺。”齐倾猛地一下把莫一诺抱在怀抱里。

莫一诺一顿。

身上都是齐倾,冷冷冰冰的气息。

他把她抱得很紧,很紧很紧。

他不要让她离开。

不要让她离开自己。

上次分手,她最后也答应了和他重新开始。

这次也会的。

这次莫一诺也会答应的。

他知道莫一诺还是喜欢他的,他知道莫一诺,会舍不得他……

他抱着她的身体,不放手的紧抱着她。

莫一诺就这么感觉到齐倾的怀抱,感觉到他的用力。

很长一段时间,特别是在寒冬的时候,她觉得冷,冷得很想扑进齐倾的怀抱里,她曾经对这个怀抱的渴望,真的到了有时候有些魔怔的地步,魔怔到故意穿得很少,然后陪着齐倾在大雪天出门最后……以感冒发烧剧终。

想起那个时候,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挺傻的。

她推开齐倾。

在排斥。

排斥他的拥抱。

当把一切看透之后,这种大大的厚实的拥抱,也不再那么让她,渴望了。

她用力的,把齐倾推了出去。

齐倾看着她。

看着莫一诺真的疏远的距离。

不会的。

莫一诺还是会原谅他。

上一次莫一诺也是这样可后来,还是和好了。

他看着莫一诺,“一诺,我明天再来找你。”

“别来找我了。”莫一诺拒绝,“我不会见你的。今晚如果不是因为送叶初离开我不会出来,你就算是在门口站一晚上冻僵了冻硬了,我也不会出来。我曾经我真的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而有些事情,我会做的真的很决裂!”

丢下一句话,莫一诺直接往别墅内走去。

她说的是真的。

她不会再搭理齐倾,就算是他在门口守她一晚上,她也会无动于衷。

她往前走了两步。

身体猛地又被齐倾一把抱住。

莫一诺正准备反抗,就看到齐倾放大的脸然后有些蛮横的唇,冰冰凉凉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这样的天气,两个人的唇其实都是冷的,冷得,心里都有些发寒。

莫一诺往后退了两步,拒绝的推开齐倾。

齐倾却一直不放开她,把她直接抵触在了大门上。

真的用劲儿的时候,男人很女人终究有些差别!

莫一诺咬牙。

她脚刚抬起,做自卫的反抗!

就突然听到了貌似叶初的声音。

冷冷凉凉的,真觉得阴森到心口一怔。

叶初一字一句说,“齐倾,你放开莫一诺。”

------题外话------

元旦节一过,小宅的更新就特么的,稳定了。

也不知道过节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总之……

下午继续二更。

应该不超过6点,小宅愉快的飘走!

那啥,所谓的福利不是什么三更,你要不懂,进QQ群(评论区顶置有群号)问问就知道了。

所以,别再质问宅所谓的福利三更了,宅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