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如期而至的婚礼/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魅色。

有些喧闹的包房。

叶初将电话挂断,看着面前拿着话筒唱得撕心裂肺的小夏夏。

他回眸。

听到身边陆一城淡淡的声音,“为什么不告诉我姐,你不是同性恋。”

叶初酌了一口酒。

在这之前,身边这么多人包括父母在内,除了陆一城没有人知道他喜欢莫一诺。

陆一城却是遗传了他父母所有的优点,反而是莫一诺,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被呵护得太厉害,比这个如怪胎一般存在的天才陆一城,要显得平凡很多。

这一刻反而有些庆幸。

他说,“有些事情,解释再多都没用。”

“你不解释,她很容易误会。”陆一城提醒。

“是吗?”叶初很少笑,此刻嘴角的弧度却往上上扬了一下,“就让她先误会吧,这样,更容易亲近。”

陆一城也这么笑了一下。

要说真的算计。

可能她姐还真的不是叶初哥的对手。

就看叶初哥,要不要主动出击而已。

那晚上的单身派对,就小夏夏一个人把自己喝醉了,酩酊大醉,不明白的人还真的以为,他失恋了。

……

第二天一早。

大概5点钟。

莫一诺顶着一肚子的怨气坐在化妆镜前面,看着自己镜子中各种崩溃的模样。

一个晚上几乎没有睡着。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算好不容易睡着了,也还在不停地做梦,梦到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醒了之后也记不清楚了,但就是觉得好累。

好累啊。

化妆师以便在她脸上折腾,一边有些幽幽的感叹着,“怎么气色看上去这么不好?不过没关系,你皮肤好,稍微化化妆也可以遮掩下去。”

莫一诺也不搭理,就这么感觉生无可恋的坐在化妆镜前,一直被化妆师各种折腾。

婚纱当时选了很多。

莫一诺随便挑选的,反正也不是自己特别期待的婚礼所以也就没有特别的对待,就算如此,也都是些价值连城的特别定制昂贵到吐翔的系列,所以穿在身上还是会美得如梦似幻。

一直以来期待的婚礼,从小就会做梦梦到自己穿上洁白的婚纱嫁给自己的白马王子,居然这么的让人崩溃。

她真的好像逃婚啊!

念头刚起,耳边就似乎突然响起昨晚上叶初磁性的嗓音,似乎如保证般的说道“明天我会准时来的”。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从小就知道,就算是叶初当时让她很伤心后她也是如此,总觉得叶初不管如何,在她的生命中好像都挺有影响力的,要不然这么多年叶初对她如此不冷不热的态度,她早就和他翻脸不认人了!

“新娘子为何还要叹气?!”房门被人推开。

莫一诺转头看着自己的伴娘阿花和安颖还有他们高中读书时另外一个姊妹张乔。

当时几个人就说了,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当彼此的伴娘。

没想到她是第一个。

她们早早的就过来了。

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莫一诺毫无生气的模样,阿花忍不住又说道,“这么漂亮你还叹气,莫一诺你简直是太不知足了!”

“这种赶鸭子上架的事情,你也开心不了。”莫一诺不爽的反驳。

她和叶初结婚的事情,结婚的原因,她也没有瞒她们,总之也瞒不住,她们会用尽各种办法最后全部都会挖出来的!她难得听她们在她耳边哔哔哔哔个不停,倒不如直接坦白从宽。

“赶紧给我一个如叶初一样的男人让我赶鸭子上架吧,赶紧的!”阿花连忙说着,“我特么也很想酒后乱性找个人XXOO然后就被父母强行结婚什么的,可我他妈的看了看我身边的人,都歪瓜裂枣的我也乱性不了!吓都吓死了!”

安颖和张乔在旁边笑。

莫一诺总觉得这几个闺蜜,特别的幸灾乐祸。

“你们去化妆吧,我不想看到你们的嘴脸!”莫一诺翻白眼。

阿花忍不住一笑,“叶初真挺好的,你当时给我们说你和叶初那啥然后又那啥的时候……”

那啥又那啥。

化妆师听到都忍不住邪恶的笑了。

莫一诺真是很无语。

“后来我和安颖还有张乔私底下讨论的时候都觉得特浪漫特让人羡慕,你和叶初早该在一起了。你和齐倾那几年都算什么事儿啊,早该分得彻底!”阿花口无遮拦的说着。

本来还算平静的莫一诺,听到齐倾的名字,脸色还是有些微动。

安颖碰了碰阿花,有些责备的眼神。

阿花也是一直口直心快就说了出来,其实她们几个都知道,莫一诺还没真的放下齐倾,就算理智放下了,情感上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能够完全彻底的,她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连忙转移了话题,故意高昂着声音说道,“来来来,看看我们伴娘服怎么样?反正不美我可不穿!”

“准备了好几套,自己挑选去吧。”莫一诺也让自己就这么转移了情绪。

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没有什么可以去遗憾的。

她深呼吸,让自己内心平静。

早上7点。

莫一诺和她的三个伴娘都已经穿戴完毕。

三个伴娘互相臭美了一番,然后看着莫一诺如此倾国倾城的模样,真的是尖叫道不行。

“莫一诺你知道你真的很让人嫉妒吗?!”安颖忍不住惊呼,“你太美了,谁娶了你真是修了八辈子福气!”

“我其实也挺满意我爸妈给我的长相的。”莫一诺也不谦虚。

“得了,你今天结婚你最大,你该嘚瑟。”张乔笑着说道,“话说新娘子现在什么心情?”

“平常心清。”莫一诺一脸高傲,“谁像你们凡夫俗子遇到一点点事情都不淡定,尔等太弱了,姐我走的是女王范。”

“女王你可别把自己憋坏了。”张乔逗笑。

几个女孩子打闹成一团。

上午8点钟。

家里来了很多亲朋友好,都会到她房间来看看然后和莫一诺聊几句,莫一诺在父辈面前都特别的乖巧,她从小都特有长辈缘,反正任何时候,她都会成为长辈们的那个小焦点,真的是众星捧月中长大,所以有时还真的有些固执的觉得,所有人都应该很喜欢她,才会在追求齐倾的时候那么义无反顾,义无反顾的觉得,有一天齐倾就是会喜欢上自己,就是会喜欢……

心口有些隐隐的不适。

她想,就这么一笑而过。

所以她灿烂的笑了笑,告诉自己从今天开始,自己的人生又是一个新的篇章。

来来往往的亲戚好多。

莫一诺一直应付着。

她干妈也来了,她可喜欢她干妈了。

每次看到她干妈就有一种好像烦恼都少了很多的感觉,她干妈太逗了。

这不以来,就拉着莫一诺的手转了一圈,然后特别不夸张的评价道,“你比你妈当年还漂亮了十倍八倍的,不枉你爸这么好的基因,虽然没怎么用在你身上……”

这话多矛盾。

不过这就是她干妈。

她干妈就算说话再不着边际她也爱,“谢谢干妈。”

“对了,我给你带了礼物了。”古歆说道,从自己包里面拿出来一个粉色的好看的U盘。

莫一诺蹙眉,“这是什么东西啊?”

“当然是好东西,晚上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投放出来和叶初看知道吗?!我可是为了这个折腾了一个晚上,你看我黑圆圈大到我如此高级的化妆品都掩饰不住,你别辜负了干妈知道吗?”

“哦,好。”莫一诺欣然的答应。

大概是她干妈给她录制的一些结婚祝福吧。

有时候真觉得她干妈比她亲妈对她都上心。

她把U盘放进了自己的随手包里面,让工作人员帮她提着。

古歆又这么和莫一诺聊了好久。

莫一诺其实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问问她干妈,要她和小夏夏抢一个男人,她会帮谁?!

算了还是不问了。

她干妈本来就二,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而且万一她说帮小夏夏她特么也会很伤心。

这么一直惹热热闹闹的房间,一个人突然喊了一声,“新郎官到了!”

“啊……”全别墅的人都开始尖叫了。

莫一诺看着自己特别不淡定的伴娘,到底谁结婚啊!

“古歆,出来了!”门口处,她特别特别帅的表叔,叫着她干妈。

“我要关门,要红包。”古歆一脸贼笑。

“出来!”翟安声音稍微低了些。

“为什么?”

翟安抿了抿唇,“你几个岁数了?”

岁数?!

“翟安你就是嫌弃我老了是吧!”古歆突然就给炸毛了一般,不爽到了极点。

翟安真的很无语,他上前直接拽着古歆就往外走。

“翟安你个王八蛋你放开我,我要关门抢红包……”

莫一诺就这么看着她干妈特别二逼的被她表叔给领走了,房间里面的好多人也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莫一诺咳嗽了一下,说,“那啥……我干妈就是这么可爱。”

“不是啊,我觉得你干爹更帅。”阿花一脸花痴相,“莫一诺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你对帅哥免疫了,你丫的就活生生的生活在一部偶像剧中,你对相貌什么的,都免疫了吧。”

这话倒是不假。

她可真的不是外貌协会,总觉得长相什么,好像也不那么重要。

而且有时候看多了帅哥,还真的会有审美疲劳。

所以拥有的东西太多,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话说新郎官来了赶紧关门!”阿花猛地一下将房门关了过来。

那激动。

莫一诺觉得真的还好,真的处于心跳平稳半点都不会加速的状态,一脸淡定得吓人。

倒是……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的时候,听到叶初熟悉而低沉的嗓音说着“开门”的时候,心跳就这么触不及防的,狠狠的撞击了她一下,那么强烈。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真的很难平息。

“不开门不开门!”阿花带着她的伴娘团以及化妆师团队跑了过去,大声说道,“叶初你想要娶我们莫一诺,怎么也应该有点表示,就这么让你把人接走了,我们一诺多没面子!”

“你开门我给红包。”叶初说,声音低沉,沉稳,还真的磁性无比。

她的三个伴娘明显很不淡定很不淡定了。

这货声音怎么能这么好听。

而且……

同学这么多年,真的好难听到叶初说这么多话。

好激动好激动。

“咳咳,你别花痴了,现在怎么办?”安颖碰了碰阿花!

“不行,我们一打开你们就给冲进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小心思,后面有个阳台,找人把红包抛上来,我告诉你啊叶初,你诚意少了,我们可是不会开门的!”

“好。”叶初一口答应。

过了2、3分钟,就听到外阳台有人在吆喝了。

一群人又赶紧冲向了外阳台。

“美女们,接好。”外面貌似是大北北的声音。

难得大北北也这么上到。

莫一诺坐在大床上,因为身上的婚纱造型都摆好了不能移动,否则她其实也很想去凑热闹。

她就这么看着外阳台的红包洒了进来。

里面的女人都疯了似的一个一个拿着红包,然后打开。

“我滴个去!”张乔忍不住惊呼,“叶初出手也太大方了吧,他这真是怕娶不到莫一诺吗?!玛德比我礼金送得都多!”

所有女人都不淡定了。

安颖一边拽着红包一边对着阿花说道,“现在怎么办?”

“所谓拿人手软,放行呗。”

“你就这么经不住糖衣炮弹的腐蚀?!”安颖瞪大眼睛。

“你能经得住?!”

“不能!”安颖豁然一笑,“走吧,我们去开门。”

然后几个伴娘就特别没有原则的,把房门打开了。

莫一诺都真的很无语。

不过也真的不想太为难了叶初,总觉得两个人的婚姻本来就有点那啥了,形式化的东西,能简就简吧。

房门一打开。

门外叶初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黑色领结然后气宇轩昂帅得人神共愤的模样就这么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哇,好帅!”阿花惊呼。

这叶初,又帅出了一个新高度吧。

刚刚觉得谁娶了莫一诺修了八辈子的福。

这一刻突然觉得,谁嫁给叶初,得修八十辈子的福。

“可以让让吗?”叶初问她们。

没有笑,就是这么淡淡的一句话,嗓音那么好,人那么帅……

几个伴娘花痴的连忙站成两排,让出一套通道。

然后就看到叶初手捧玫瑰,走向卧室中,大床上盘坐着,美得耀眼的莫一诺。

莫一诺也这么看到了叶初。

也看到了他今天的帅气逼人。

也这么有些傻眼,然后,心跳一直在加速。

她抿紧唇瓣,在让自己调整呼吸。

所以刚刚说什么对长相免疫了来着……

现在真觉得好响亮的打了一记耳光,她果然还是被叶初的美色给迷惑住了!

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叶初,看着他单膝下地。

之前他们是没有求婚环节的。

反正结婚的事情都是被迫无奈,那些形式化的东西能省就省……

现在这一刻,反而让她有些无措。

“一诺。”叶初叫她。

都说了叫她莫一诺了。

她咬唇。

“收下。”

“……”莫一诺觉得那一刻真有些尴尬。

她总觉得好多视线放在她身上,带在笑。

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都应该说,“嫁给我”或者“我爱你”什么的。

虽说对于他们现在而言有点勉强,但做做样子会吧。

一句“收下”……

什么美丽幻想都没有了。

她不爽的一把接了过来。

叶初看着她的模样,难得的唇角上扬了一下。

莫一诺都觉得今天的叶初,好像挺神清气爽的,完全没有她想象的那种崩溃。

她把花捧在怀里,看着叶初将地上的她脱下的高跟鞋拿了起来,然后亲手帮她穿在脚上。

因为和叶初曾经小时候的不愉快,她基本很少有时间去仔细的看过叶初,就觉得长得帅而已,此刻这种情形下,她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看着她毫无挑剔的五官,看着他修长的手指……

他手原来长得这么好看。

骨节分明,手指匀称修长,白皙细腻,又不似女人的手指那般娇弱……

莫一诺总觉得自己此刻好像不怎么在状态,思想老是在游离,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身体腾空了起来,她猛地搂抱着叶初的脖子,本能的自我保护怕自己摔地上。

叶初的气息就这么近这么近,她望着他帅气的脸庞,脸色那一刻反而有些羞红。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叶初抱着出门。

她裙摆很长。

从她的卧室门口到外面停好的一辆辆奢华轿车这一路上,都铺着高贵的红地毯,她白色的婚纱落在红地毯上,被如此挺拔帅气的叶初抱着走过,那一刻莫一诺真的有一种自己被王子抱着离开的悸动,就好像,公主出嫁……

她手搂抱着叶初的脖子更紧了些。

叶初低头看了她一眼。

莫一诺也这么仰头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

周围都是祝福的声音。

她以为他们之间这样的方式会尴尬,至少叶初可能会回避,她没想到,叶初这货,这货,在这一刻,对着她抿唇了一到好看的弧线,嘴角上扬,眼眸中带笑……

她总是会,心跳不规律。

甚至呼吸不畅。

“别紧张。”叶初说,“有我在。”

我他妈的不是在紧张!

莫一诺只是有些……

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

就这么死死的抱着叶初的脖子,总觉得自己满脑袋的浆糊,坐在了婚车上。

按照习俗,自己家的亲弟弟弟要跟着新郎新娘一个花车离开,所以莫一诺一坐上车就看到了陆一城,还有莫子兮。

莫一诺当然是直接忽视今天难得穿上西装还挺帅的陆一城,热情无比的拉着莫子兮,“子兮,你也来了。”

“嗯,本来昨晚就要来的,但是临时有事儿没有走掉,现在才来。”

“什么时候来都好。”莫一诺对莫子兮的热情已经让陆一城有些翻白眼了。

到底谁才是她亲弟啊!

莫子兮的身份,到后来,大家都知道了。

莫子兮自己也知道,他不是莫修远的亲儿子,但他还是叫莫修远爸爸。

至于叫他们的妈妈陆漫漫……

莫子兮还是叫的阿姨。

有些称呼其实不重要,能够成为一家人就好。

奢华的加长豪华版劳斯莱斯,如此不安静的空间,都是莫一诺一直找莫子兮说话的声音,每次莫子兮回来莫一诺都特别的热情,热情到,陆一城真觉得他应该才是那个二叔家生的孩子,莫子兮才是亲生的。

否则他怎么就这么不受待见。

“对了,我今天貌似没有看到小夏夏。”莫一诺突然惊呼,她转头直直的看着叶初,“他人呢?”

“他喝醉了。”叶初说。

本来让他当伴郎的,结果大北北今早过来的时候说死活拉扯不起来,等会儿会跟着他们爷爷奶奶一起直接去婚礼现场。

“真的把自己喝醉了,还醉得这么厉害?!”莫一诺真有点过意不去。

“他恢复能力很强。”叶初直白。

“……”这么冷漠,小夏夏到底喜欢叶初哪里?!

叶初这个男人就应该孤独终老……

唉。

莫一诺终究还是狠叹了一口气。

总觉得叶初才是人生赢家。

娶了老婆还有男票……

这货到底上辈子都干了什么好事儿了。

莫一诺一直处于私心碎碎念之中,半个多小时,到达了婚礼现场。

下车后,叶初就去现场和伴郎以及她的弟弟们去招呼客人了,莫一诺被直接送去了化妆间,更换婚纱顺便补妆。

离婚礼仪式还有点时间。

莫一诺换了婚纱就坐在沙发上葛优躺。

也没做什么,怎么还是觉得有点累啊!

她几个伴娘也换了伴娘服,比她看上去兴奋多了,按耐不住去现场溜达了,化妆间就剩下她,还有几个化妆师在整理自己的东西。

她从婚庆的工作人员手上拿过自己的小包,翻出手机。

现代人无聊的时候,一般刷手机。

她刚点开,就看到自己聊天软件里面,齐倾发来了很多照片。

那些,他们在国外读书时,一起经过走过的地方照片,包括学校的教学楼寝室食堂图书馆,甚至还有校园的那颗枯黄的大树。

她喉咙微动。

眼眸看着最后一张,那张照片中,显示着图书馆的一个座位。

她记得,那个地方是她经常坐的地方,四年时间很长……

她以为齐倾在那4年不会留意她在他身边的什么位置……

而那个时候,她确实就是坐在那里,然后看着前面两排的齐倾。

她不喜欢窝在图书馆,却为了和齐倾更多的相处时间硬是让在自己图书馆待了4年!

心口的情绪,真的有些难掩。

她关闭了聊天软件,甚至,直接退出了后台!

分明刚刚好长一段时间因为叶初的存在,她基本都已经忘了齐倾的感觉,这一刻……

却突然又有了些触动。

曾经的那些经历,真的太多太多,不太美好但就是会让人印象深刻。

她放下手机,不想看了。

就这么葛优躺的在沙发上,放松,放轻松……

化妆间的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工作人员开门,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手上抱着一个粉色的大包装礼品盒,说道,“莫一诺小姐的东西,请问她在吗?”

“我的吗?”莫一诺从沙发上站起来,提了提婚纱,走过去。

“是的,麻烦你签收一下。”陌生男人将礼品盒递给她,拿出纸笔。

莫一诺蹙眉,签完字还是抱着礼品盒回到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拆开。

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惊喜。

她打开礼品盒,眼眸突然就顿住了。

她喉咙微动。

大大的礼品盒里面,装了好几样东西。

第一个是一条淡蓝色围巾,柔柔软软的触感,上面有一张纸条,“一诺,谢谢你送我的圣诞礼物,我很遗憾时隔了4年才把我的第一份圣诞礼物送给你,希望你会喜欢。落笔,倾。”

莫一诺鼻子瞬间就有些酸了。

她响起那是第一年去国外读书,那里真的很冷,到了冬天雪地三尺,那一年她跑遍了整个华人街精挑细选的给齐倾选了一条围巾,没有用家里给她的钱,她当时打工赚的外卖买的,所以不是很贵,但她觉得很满足,开始送出去后,齐倾一次都没有带过,有一次似乎还看到他的室友,围过。

她放下纸条,看着第二件,是一双粉色的手套,手套上依然放着一张纸条,“一诺,我现在才知道我每年都长冻疮原是因为,我把你给我的温暖遗失了,上帝给我的惩罚。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找遍了我曾经的室友,找不回那双你送我的黑色手套,对不起。落笔,倾。”

那是第二年圣诞节。

她依然给他送了温暖。

她想可能她是不喜欢那条围巾才会不用,所以她给他送了手套。

可是,他还是没用。

尽管他手上都长满了红红的冻疮,还是不用。

第三件礼物,一条淡紫色的毛巾,被他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那里,上面那张纸条上说,“一诺,我找了很久,找不到任何东西来代替你送我的那个电动刮胡刀,所以我买了一条毛巾,我给购物员说我买来送我心爱的人,她没有笑我太抠,反而很羡慕的说,我心爱的人收到了一定会很幸福。你会幸福吗?落笔,倾。”

莫一诺拿起最后一件。

最后,是那个粉色手机。

被叶初拿去退还给了齐倾的粉色手机。

手机上没有任何纸条,她翻了翻,确实没有。

却在此时,粉色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一下。

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莫一诺不想看的,但屏幕手机设置,就这么可以一目了然。

上面说,“在国外的第4年,你没有送我礼物,我知道原来那个时候你就开始对我心寒了,可我却还是自以为是,自以为是的过着自己自以为是的生活,以为不管我走得多远不管我在任何地方,一转身你还是会在,现在……我很后悔。落笔,倾。”

是啊。

第4年,她就开始认真的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任性过头了,是不是真的,还要守住这段莫名其妙的感情。

那一年,她依然过着她原来的生活只是心变得冷了些,也看开了些。

所以在回国后,才会真的提出了分手!

她想,差不多应该够了。

这么多年,也算是对自己你感情付出的一个交代,问心无愧!

她没想到的是,齐倾在这个时候会突然转身抱着她,会突然说喜欢。

有些混乱的思绪,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

铃声是她读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的一首曲子,当时她有特别献媚的给齐倾介绍过,那个时候还算温柔的他,会附和着说很好听,因为他的那句很好听,让她对这首曲子,爱得更深。

她唇瓣紧咬,手指紧紧的捏着那个粉色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齐倾”的字样,一直不停的闪烁。

感觉过了一个世界那么久。

莫一诺还是接通的电话,“齐倾。”

“一诺,你终于还是接了我的电话。”那边声音温柔。

“我只想告诉你,我今天结婚。”莫一诺直白。

“我知道。”齐倾说,“而我今天也回国了,在家里。”

“如果是祝我新婚快乐,我会对你说谢谢,其他,就不要多说了。”

“为什么会这么拒绝和排斥我,是怕会突然改变主意吗?”那边有些笃定的口吻。

“不是,我只是不想影响了结婚的心情,更或者说,和你通电话会觉得对不起叶初,这对他不公平。”

“叶初……”齐倾那边讽刺的笑了一下,“林紫曦没有告诉你,他是同性恋吗?”

“是不是,我自己知道去了解,不是你们的三言两语,我不需要任何人来告诉我叶初是什么样的人。”莫一诺口气还有些不好,是真的对叶初的维护。

“所以你现在真的开始喜欢叶初了吗?”齐倾问她。

一字一句问她。

“那都是我的事情了。”

“一诺。”齐倾声音有些低沉,整个人的情绪,明显很低落,他说,“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冷漠,小的时候经常被人暗地里骂煞星,说我天生克人,在我身边的人总是不得好过,比如我的亲生父母,他们其实不是不要我而是没有能力要我,比如我的养父母,他们就在养育了我几年后双双车祸去世。”

“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痛苦中和质疑中度过,我总是在想我是不是就应该这么孤独一个人,孤独一个人一辈子。而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林紫曦陪我走过,陪我一起,让我走出人生的阴影,我很感谢她,甚至有段时间真的很喜欢她,想要和她在一起。”齐倾说,“我当年对你的排斥,恐怕就是因为,我觉得你的存在会威胁到我对林紫曦的感情,会怕我真的喜欢上你而就不喜欢林紫曦了,这份移情别恋让我会莫名的恐慌。”

莫一诺就这么默默的听着。

她可以挂断电话不听,但是她想,既然什么都已经决定了,有些情绪有些话语,就应该这么去接受然后默默消化,总有一天就会坦然面对。

“可是后来我还是喜欢上你了,喜欢得这么的不可自拔。”齐倾说,“仔细一想,我这辈子,除了父母亲人离我而去之外,林紫曦,你也都是这样,最终都会离开我,最终还是我一个人,孤独的一个人生活着,我突然真的有些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到底是看着我身边我喜欢的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离我而去吗?!”

“齐倾,很多事情只是巧合。”莫一诺说,“你好好的认真的生活,生活不会辜负你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好长一段时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很认真的读书很认真的打工很认真的提升自己的修养提升自己的能力,甚至到现在,我那么认真的对待我们之间的感情,结果也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莫一诺抿唇,“大概是时辰未到。有些人的幸福会早一点有些人的幸福会晚一点,我相信上帝是公平的,关了你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齐倾,大道理真的很多,心灵鸡汤也可以有很多,要不要听要不要喝,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而今天我既然已经坐上了叶初来迎娶我的花车上,我就没有想过退缩,我们之间……缘尽于此!”

“缘尽于此。”那边喃喃重复,“可能,我真的不应该对这个世界有任何期待,是我贪恋了。莫一诺,祝你新婚快乐。”

祝你新婚快乐。

用了很惨烈的声音,在强颜欢笑。

她说,眼眶已经通红,眼前已经模糊不清,她说,“谢谢。”

电话被挂断。

感情被斩断。

她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啪啦啪啦的往下掉。

将花得美美的妆都弄花了。

化妆师看到莫一诺的样子都惊吓住了,“莫小姐,你怎么了?”

“你们先出去,十分周后进来帮我补妆。”莫一诺说。

化妆师面面相觑,还是离开了。

离开后的化妆间,空荡荡的就剩下莫一诺一个人。

就剩下她,看着面前荒唐的礼物……

有些伤口真的裂了,缝起来也会有疤痕,去不掉!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

平静的将礼品放回原处又重新盖上,放在了一脚,她用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泪痕,深呼吸,走向房门,“你们进来吧。”

化妆师连忙进去。

莫一诺脸上还有泪痕,但明显是平稳了。

还好。

化妆师在有限的时间,手忙脚乱最后还是将莫一诺重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准时的时间,将她送去了婚礼现场。

现场很多人。

这个婚礼是在一个偌大的宫殿式殿堂中巨星,而整个设计,真的如城堡一般,美得璀璨。

她站在红地毯尽头,一道灯光打在她的脸上,灯光下的莫一诺看上去,更美了,美得让人窒息。

她身边挽着她最爱的爸爸莫修远。

她爸老帅了。

在她身边这么笔直的站着,她都觉得,自己被迷得不要不要的。

她伸头看了一眼她妈的位置。

原谅结婚的时候,真的会有种强烈的不舍,在这一刻就会突显得非常明白。

“一诺。”她爸在轻声叫她。

“嗯。”

“不管你多了几重身份,爸永远在你身边。”

“嗯。”莫一诺鼻子一酸,很感动,感动的说,“你的大白菜,终究还是你的大白菜,谁拱了都还是。”

莫修远嘴角一抽。

莫一诺不想太过煽情,她怕自己忍不住会哭,所以故意逗笑。

她笑起来的模样,真的很美。

红毯的另外一个尽头处,那个站在那里等待的男人,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笑颜如花……

大厅中,突然响起结婚进行曲的声音。

婚姻仪式,正式开始……

------题外话------

今天没二更。

嘿嘿嘿,感觉没二更的宅反而不正常了。

总之,还是求求月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