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你等我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婚姻殿堂。

唯美梦幻,一幕一幕,奢华而浪漫!

全场突然响起熟悉无比的结婚进行曲的声音。

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莫一诺终究还是紧张了。

她一直以为这场婚礼其实就是在自己有些被动到毫无所动的情绪中度过,可实际上,她内心的感受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无动于衷。

如果……

如果不是齐倾突然给她准备的礼物已经给她打所谓的电话,有可能,她真的可以在这场婚礼上忘记齐倾的感觉。

她抿唇。

她爸带着她,走向红地毯。

红地毯的尽头,站着叶初。

她爸带着她,走向另外一个男人。

全场一片雅静。

头顶上洒下玫瑰花瓣,从各个角落中,飘洒过来,把整个现场笼罩在一片无比浪漫这种,殿堂里,偶尔也会因为这种绝美的环境而发出羡慕的惊呼声。

越是走向叶初。

莫一诺越是开始,有些紧张。

她就这么看着不远处,叶初站在那盏聚光灯下,器宇轩昂的站在那里,等她。

他真的很少笑。

但是今天,她恍惚看到他的唇角就是往上扬起,连眼眸中,都带着温情的笑。

她想她果然有些魔怔了。

对叶初,总是无法拒绝心里的波动。

是小时候给过她的触动太大,所以叶初每次对她稍微的靠近亦或者就是一个稍微的微笑,也会让她,心跳加速。

她有些紧张的挽着自己的父亲。

莫修远似乎也感觉到了女儿的紧张,他腾出另外一只手,轻轻的安抚着莫一诺。

莫一诺回头看了一下她爸,那一刻似乎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表现得特别紧张。

特别紧张。

她就安慰自己说,可能每一个女人在当上新娘这一刻,都会如此。

她深呼吸,默默的让自己的情绪在这一刻得到平复。

整个色彩斑来又灯光璀璨的婚礼殿堂。

莫一诺一步一步向前,在离叶初还有一米之远的地方,她分明能够感觉到,她爸的步子好像也沉重了很多。

她微微一笑。

她爸还是那么舍不得她。

她总觉得她爸都要拽着她逃婚的感觉。

但最终,她爸还是非常理智的,带着她走向叶初,停止了叶初一步之遥的距离。

叶初看着莫修远,看着莫一诺。

他鞠躬,特别帅气的身体往下弯曲,对着莫修远非常恭敬。

莫修远实在很不想把自己的女儿交出去,陆漫漫坐在底下,就这么看着莫修远僵持着没有任何举动。

“你说你家男人会不会突然就不让一诺家人了。”古歆坐在陆漫漫旁边,忍不住开口道。

她真觉得有这种可能。

看看莫修远这么不舍的样子。

所以还好她没有生女儿。

说起女儿……

古歆其实也有些崩溃。

她真觉得小夏夏特别的……小受。

也不知道翟安接受不接受得了。

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翟安,也不知道要是翟安知道了,会不会崩溃的撞墙!

翟安回眸对视着古歆。

古歆连忙转移视线。

分明把小夏夏宠成小受的是翟安,搞得好像自己做了亏心事儿是的!

陆漫漫的视线一直看着高高的红地毯上,耳边听着古歆说的话,她捉摸着如果莫修远在这一刻稍微丢失点理智,还真的有可能带着一诺就反悔走了,可莫修远不会如此,他做任何的事情,比任何人更有分寸。

他会让莫一诺和叶初结婚和她想法一样,叶初是最适合莫一诺的最佳人选。

所以那一刻。

她还是看到莫修远似乎是在做了一番强烈的心里挣扎后,将莫一诺挽着他的手拿了起来,缓缓地准备交给面前的叶初。

全场都特别的安静。

很难一场婚礼,可以让人这么静心的去等待,等待每一个仪式的诞生。

莫一诺又开始莫名紧张。

她就感觉自己父亲把她的手拉了过来,缓缓地准备放在面前那双白净的大手上。

叶初的手,真的很好看。

总是给人很干净的感觉。

她呼吸有些急促。

在彼此的手指,还有0。01米的距离时,殿堂突然被人猛地推开,一个特别急促的声音,在如是安静的环境下响起,“莫一诺,齐倾自杀了!”

那一刻,就是那一刻。

莫一诺的手指突然缩了回去。

很明显的,缩了回去。

叶初就这么看着莫一诺本能的举动,本能拒绝的举动。

莫一诺猛地转身。

转身看着林紫曦脸色苍白,似乎是真的被吓得有些无措的样子。

她大步跑向红地毯。

全场开始有些些轰动。

保安在旁边蠢蠢欲动。

叶初手一挥,让所有人稍安勿躁。

林紫曦三两步的跑到莫一诺的面前,“我求你,现在去看看齐倾好不好,我求你了!”

莫一诺看着林紫曦,看着她作为工作人物此刻却如此不注意自己形象的模样,脑海里面一直响起她说的话,说齐倾自杀了……

怎么会自杀?!

因为她吗?!

她狠抿着唇。

“莫一诺我没有骗你我发誓我真的没有骗你。齐倾因为你自杀了,因为你,现在在他的公寓,他最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你终于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而他对这个世界不再抱任何期待,他让我好好保重自己,永不相见。”林紫曦说得又快又急,重复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眶一片通红,“我放下工作匆匆忙忙赶去他的公寓,他公寓的密码变了,我打不开,我不管怎么敲门都打不开,莫一诺我求你,真的不要见死不救……”

全场一片哗然。

一片哗然。

莫一诺不得不承认,这个消息让她心口,重重一击。

齐倾自杀。

自杀……

最后齐倾给她打的那个电话,他也好,对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期待,是不是其实那个时候就在暗示,他人生的绝望。

不。

她真的被惊吓到了。

她真的没有想过,齐倾会做得这么决裂。

之前自残的举动还好,这次……

她看着面前真的已经急得都要哭了的林紫曦,抱着自己的婚纱,咬牙往殿堂外走去。

“一诺。”脚步刚起,身后传来了叶初有些低沉的嗓音。

莫一诺心口,一痛。

有些毫无预兆的,心痛。

她回头,回头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僵硬得仿若石化了一般的男人,看着他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他原本带着笑意的眼眸现在冰冷一片,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

她从未觉得,此刻的选择会让自己这么煎熬。

她其实整个过程一直很想逃婚一直很想,总是幻想着突然爆炸性的出现一件爆炸性的事情然后这场婚礼就可以不用举行了,但此刻,真的要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她居然如此……挣扎。

她说,“叶初,你等我吗?”

你等我吗?!

叶初薄唇依然紧抿。

她甚至有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总觉得,他的视线让她,自惭形秽。

“嗯,我等你。”叶初松开唇瓣,深深沉沉的声音,就这么传入莫一诺的耳膜中。

莫一诺没再犹豫,不管内心现在有多崩溃有多纠结,她还是跟着林紫曦,抱着自己厚厚的裙摆,就这么跑了出去!

整个华丽的殿堂,新娘落跑,就剩下新郎站在那里,目送新娘的离开。

没有任何人阻止。

莫修远就站在自己女儿旁边,就这么看着一诺,选择离开。

他也没有阻止。

他一直相信,她女儿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任何事情!

他回头看着叶初。

叶初的视线似乎也从那个消失的背影回眸。

全场有些吵闹的声音,显得特别的不淡定。

特别的不淡定反而当事人叶初,特别的了沉默特别的冷静。

“她会回来的。”莫修远一字一句。

“嗯。”叶初点头。

她说让他等他。

等了这么多年,真的等了这么多年了!

……

莫一诺冲出婚礼殿堂后,跟着林紫曦的脚步直接坐进了林紫曦的小车内。

林紫曦开车真的很快。

又快又急。

两个人都很紧张,紧张到,都没有说话。

车子持续在文城的街道上疯狂。

莫一诺就这么紧咬着嘴唇,就这么努力的控制自己。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齐倾的公寓。

两个人打开车门下车,莫一诺的婚纱真的很长,她咬牙,将婚纱的裙摆撕烂一块,然后抱着没办法撕碎的那一部分,和林紫曦一起坐着电梯,看着电梯的数字在自己面前,不停的增加。

楼层到达。

电梯门打开,两个人冲出去,直接走向齐倾的公寓。

莫一诺按下密码。

林紫曦不知道的密码,那是为她而修改。

大门打开。

林紫曦心口终究也有些不是滋味。

但因为此刻的情况,也没有时间去嫉妒。

两个人冲进齐倾的公寓。

公寓不大,那个小小的客厅中,齐倾就这么躺在沙发上,手腕处放在沙发旁边,血就从他的手腕那里,一滴一滴,地上流了好多。

“齐倾……”林紫曦疯狂的叫着他,整个人一下就扑了过去,真的没有想到,齐倾为了莫一诺,真的自杀了。

真的自杀了。

她一直以为一直以为,可能也只是威胁,可能也只齐倾的小心思,所以她去婚姻现场把莫一诺叫了过来,她没想到,齐倾真的真的这么做了……

莫一诺也没想到。

也没想到,自己打开房门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

她甚至不知道齐倾还活着没有,血流了很多,他脸色很白,很苍白。

就像,尸体一样,白的毫无血色。

她反而不敢靠近,脚那一刻软了一下,差点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齐倾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救护车,叫救护车……”林紫曦尖叫着。

整个人也崩溃了。

她不停的叫着齐倾的名字,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

莫一诺连忙拿着手机,打电话给她爸。

她想,这个时候给她爸打电话,比给谁打都有用。

电话接通。

“爸。”莫一诺很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努力,但她掩饰不了她内心的恐慌,“救护车,你叫救护车到齐倾的公寓,爸……”

“一诺。”那边传来的声音很稳,就听到她爸叫她的名字,她心似乎稍微安稳了很多,他说,“爸马上就到,你别怕。”

她不怕。

她不怕……

可是齐倾,自杀了。

她放下电话,看着面前疯了一般一直在叫着齐倾名字的林紫曦,那一刻就好像,齐倾真的死了一般。

死了……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剧烈跳动到根本就没办法平稳下来的心跳,恐惧的走向齐倾,脚下都是血。

她白色的破烂的婚纱上,都是血痕。

她看着齐倾的脸,近距离下,看着他苍白的脸。

“齐倾。”她叫他。

比林紫曦的声音小了很多,比她平稳很多的叫他。

那个,紧闭着双眼,真的以为毫无声息的男人,虚弱的,挣扎的,睁开了双眼。

莫一诺心口一怔。

林紫曦那一刻也停止了自己疯狂的举动,就这么看着齐倾惨白的脸,睁开眼睛那还在微微闪烁的眼眸。

齐倾的眼神就这么直直的放在了莫一诺的身上,他真的很虚弱很虚弱的看着莫一诺,看着她的眼眶中,红了一片,是在为他哭泣吗?他就知道,不管如何,莫一诺是不会放弃她的。

不管如何,莫一诺都还是担心他的。

就像上次一样,他的自残,让莫一诺对他回心转意。

这一次,他只不过加深了一点而已,所以,她还是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他伸手,很想去拉莫一诺。

但是手真的很无力,整个身体都很无力。

其实搁下手腕那一刻他也做好了,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如果莫一诺不来,他留在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是为了谁?!

他放弃了身体的挣扎,放弃了挣扎,他说,“一诺,终于等到你来了。”

莫一诺反而在那一刻,反而在齐倾睁开眼睛这一刻,少了很多,悸动的情绪。

身体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她蹲下身体,看着齐倾还在滴血的手腕,她主动捂着。

狠狠的捂着。

齐倾已经痛得麻木,只感觉到莫一诺有些冰凉的手指,却让他的心都温暖了。

他虚弱的眼神,虚弱的眼神一直放在莫一诺的身上,一直不曾离开。

此刻的客厅,突然就安静了。

林紫曦也不哭不闹了,就在旁边看着他们,莫一诺也不说话,齐倾是虚弱到,已经说不出话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概时间应该也不长。

救护车到了。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抬着担架把齐倾放了上去。

齐倾眼神就一直看着莫一诺一直看着她。

他想她陪着一起。

陪着一起。

莫一诺跟着医生护士出门。

她爸也刚来了,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有些冰冷的心口,好像稍微,得到一些安抚。

她跟着齐倾一起上了救护车。

他爸也开车,跟着救护车。

由始至终,她都不敢询问,叶初那边怎么样。

她走了后的婚礼殿堂,怎么样!

她就陪着齐倾一起,到了市中心医院,在急救室外看着齐倾被送进去……

她爸陪在她的旁边。

一直站在她身边,就像一棵大树一样,给了她很多支撑自己的动力。

她承认。

齐倾的自杀对她确实打击很大,她从没想到,一个人为了另外一个人,真的会做到这个地步。

她直直的站在那里,让自己看上去特别坚强的,站在那里,等着齐倾从急救室里面出来。

林紫曦也全程陪同,但明显,也会有些心灵上的撞击让她显得安静了很多。

安静中。

急救室的大门打开,医生走了出来。

他对着莫一诺他们说道,“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因为失血太多所以姚进行血液的传输,休息几天住院几天,没什么大问题。”

莫一诺对着医生说了句谢谢。

然后就看到齐倾被护士从里面推了出来。

齐倾的脸色还是很不好,还是那么苍白,而他被推出来那一刻,眼神却在四处寻找,有些慌张的寻找,直到看到莫一诺还在,才真的平静下来,嘴角笑了。

莫一诺就这么漠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漠视着,心口真的,有些冷。

所有人陪着齐倾,把他推进了病房。

他躺在病床上,医生让他可以稍微睡觉休息一下,现在主要是养精蓄锐,流了那么多血,他太虚了。

可是他却就是不闭上眼睛休息,就是一直看着莫一诺,一直看着她。

怕她从自己眼皮底下消失。

病房中医生护士交代完了之后就离开了。

就剩下她,她爸还有林紫曦陪着齐倾。

没人说话的病房,显得尤其的安静,甚至是,带着窒息的味道。

莫一诺坐在齐倾的病床旁边。

齐倾努力的挪动着手指,拉着莫一诺冰冷的手。

莫一诺没有拒绝,就任由他拉着自己,她说,“爸,林紫曦,你们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要给齐倾单独说。”

林紫曦看了一眼他们,转身就走了。

整个过程,她知道她自己有多多余。

莫修远也转身离开。

有时候,他倒是很想让她女儿自己去解决自己的事情。

每个人都要学会成长!

病房内,一时之间,就只剩下她和齐倾了。

莫一诺将齐倾的手推开。

齐倾手指一空,心口那一刻,仿若也空了一般。

他眼眸看着莫一诺,那么期待的眼眸。

“齐倾,整个过程是你故意的事吗?”莫一诺问他。

脸色苍白的齐倾,此刻连嘴唇都僵硬了。

“就是为了阻止我和叶初的婚姻,所以想到了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莫一诺说,“你明知道,我会因为你的自杀而离开婚礼现场跑过来找你是吗?”

齐倾知道莫一诺很聪明的,但以前,莫一诺不会用这种咄咄逼人的口吻,来质问他,她对他,她总是对他,小心翼翼。

“我不得不承认,在听到林紫曦说你自杀的时候我很紧张,很紧张的,离开了自己的婚礼殿堂,不顾所以的跟着她一起来找你,在看到你毫无生气的躺在沙发上地上都是血的时候,我真的也被吓到了,我真的很怕你死了……”

“对不起一诺,我……”

“结果你没死,你睁开了眼睛。”莫一诺冷笑了一下,“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真的很蠢很好欺骗。”

“一诺……”

“我想了想。”莫一诺根本没有想要听齐倾任何话,就这么自顾自的自己说着,“你的时间应该是掐得很准很准,否则从你给林紫曦打完电话后,林紫曦再从她那里跑到你的公寓,再从你的公寓赶到我的婚礼现场然后我再跟着林紫曦一起出现在你的公寓,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你早该死了,可最后,你没有。”

齐倾咬紧了唇瓣。

是。

他确实是故意的,确实是算准了时间选择自杀的。

但如果莫一诺不来,他也真的会死。

真的会。

“你会知道我现在什么感受吗?齐倾。”莫一诺问他。

齐倾看着她,看着她心若止水的模样。

“我现在其实也不恨你,不恨你这么对我,用这种方式来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抛弃所有来找你,因为我其实也知道,不管你是不是在算计我,不管你内心有多龌龊的想法,但如果我真的不来,你真的会死。而我大概也真的做不带,见死不救!”莫一诺其实真的不笨。

很多她都能够想明白,只是……情感上的冲动总是会比理智早那么一步。

所以总是做一些,很白痴的事情。

“一诺,你别这样,我知道是我不太好,是我太卑鄙了,可是我真的很怕失去了,我真的只是想要用我的生命来证明,我真的很爱你。”齐倾努力说着,身体很弱声音很虚。

一口气说这么长,连气息都不太稳定。

莫一诺摇了摇头,“你不是在用生命来证明你爱我,你只是自私的用你的生命在威胁我,威胁我和你重新在一起。可是齐倾,我会告诉你,这样做的结果只会让我对你的距离,对你曾经还有的那份爱,越来越冷越来越淡薄。”

“别这样一诺……”

“我现在告诉你我的感受,齐倾。”莫一诺说,“我从来没有真的后悔过一件事情,不管结果如何,我总觉得这是我人生的一份经历,我爸告诉我,人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每一个阶段的烦恼,这个是避免不了所以让我正面面对,他说等时间久了长了流走了,那些烦恼也会随之而去,所以让我别后悔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情。我一直觉得我很听我爸的话,即使知道我选择你是我一个错误的决定也从未想要要去后悔,我爸还说后悔这种事情是懦夫的行为尽管他以前也曾为自己的举动后悔过。”

“而现在,我告诉你齐倾,我后悔了。我后悔,我曾经的真心,换来你现在对我如此的拖累!”

齐倾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无比疏远的距离。

即使就坐在他的面前,他也觉得是触碰不到,遥不可及的距离!

“齐倾,这是最后一次了。”莫一诺从陪护椅子上站了起来,她说,“愚蠢的事情,我不会这么一直干下去,愚蠢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你的所有我都会无动于衷,不管最后你的结果如何你到底要怎么选择,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会冷眼旁观。”

“一诺,你别走!”齐倾突然无比激动。

莫一诺转身离开的背影,停了一下。

“叶初在等我。”莫一诺说,“而我现在,迫切的想要去他那里。”

是的。

很迫切。

丢下一句话,大步往外走。

病房中,似乎响起了剧烈的声音,很剧烈的声音,她想可能是齐倾从床上摔了下来。

而她真的没有半点停留半点停留的大步离开了。

身后的一切,从此以后和她真的毫无相关!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今天有二更,今天有二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好啦,二更可能会比较晚。

小宅就这么愉快的飘走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