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婚礼晚宴,叶初给予的安全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医院。

莫修远站在齐倾的面前。

看着莫一诺,奔跑着离开。

“齐倾,我们可以谈谈了。”莫修远的声音,成熟中,带着一丝冷漠。

齐倾抿唇。

拒绝不了这个人,总觉得他的存在,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强大,强大到,会深深的让人震慑住。

“进来。”莫修远越过他的身体,先走进了病房。

齐倾咬牙,紧紧的看了看莫一诺离开的方向。

莫修远眼眸一冷,他说,“因为一诺,我才会给足你面子。”

齐倾当然知道莫修远的意思。

刚刚莫一诺让她爸和林紫曦出去,其实也在给面子让他龌龊的举动不至于曝光在他们之外的人身上,而莫修远此刻,也不过是尊重她女儿的意思而已!

齐倾回头,看着莫修远冷冷的后背,终究还是转身跟着走进病房。

病房中,莫修远站在那里。

齐倾身体实在没有支撑住,坐在了旁边的病床上。

“齐倾,我们长话短说。”莫修远不动声色的脸上,齐倾真的看不出来,他的任何一丝情绪。

任何人应该也会生气,在他如此欺骗如此强迫他女儿的时候,他整个过程由始至终,都只是静静参与不发一语。

所以……

北夏国曾经的统帅。

那个仅仅只任职了几年就可以让北夏国繁荣昌盛的统帅,大概真的是名不虚传。

齐倾看着莫修远,在有生之年能够和这么一位统帅正面相对是不是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他冷笑了一小,说,“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吧。”

“你和一诺谈恋爱的事情,由始至终,我和她母亲都没有干涉过,不是因为你够优秀,而是因为我们相信一诺。”莫修远第一句话就直白的说明了,齐倾并不优秀。

齐倾当然知道,在他们那样的环境下,他真的什么都不算!

“所以,就算一诺第一次从她嘴里说出你的名字那一刻,我就已经把你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了,但最后,我没有阻止一诺和你的交往。”莫修远冷冷的声音,显得很有威力。

齐倾看着莫修远。

“你原本的出生并不是这么惨,你其实也有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毕竟你父亲以前在朝政的官职不低!且因为你父亲一直清廉所以被百姓所认可及爱戴。殊不知,你父亲暗地里一直参与到了和地下势力勾结利用自己的职权牟利,然后被当时还是统帅的我调查揭发,将你父亲判刑入狱,刑期二十年。你父亲因接受不了自己的清官廉洁被曝光而选择在牢狱中自杀,而你母亲也在得知你父亲自杀且遭受不了身边流言蜚语,跳楼自杀,你从此成为了孤儿!”莫修远一字一句。

齐倾紧捏着拳头。

是。

曾经他的家世并不是这么惨,曾经他父亲也在朝政任职,他们家这么多年一直是官臣世家,从最早的莫家再到秦家再到最后的莫家,他们在如此改朝换代下都能够平安的挺过就是因为民众的支持率很高,朝政没有动他,却没想到,莫修远任职不过5、6年的时间,他父亲就被揭发,从此他们家的名声,遗臭万年。

他父亲接受不了这份打击选择了自杀,他母亲接受不了世俗的眼光,同年也自杀了。

而当时,他才5岁。

5岁,经历了父母的离世,家庭的破裂。

他永远都记得,她母亲死前对他说,一定要活得有骨气。

一定要活得有骨气!

所以他总是告诉自己,不能对这个冷漠的世界低头,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应该努力努力努力,把自己往最好的地方发展。

他其实像极了他的父母。

他像极了他们,怕自己不堪的那一面被别人知道,总是想把自己的完美表现出来,总是觉得自己的自尊,比什么都重要,不愿意别人看到自己的一点懦弱,所以在和莫一诺交往的这些年中,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比她,不管是出生还是其他修养,能力,都真的不如莫一诺。

“你在孤儿院那几年生活得也并不容易,后来陆陆续续也被人领走过,一些人嫌弃你的背景不好,因为你父亲的贪污受贿所以把你送了回来,有些人是接受不了你太过倔强到从不低头的性格,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你才真的投入到一个平凡的普通家庭,和一对平凡的夫妇生活在一起,却在某一年,他们车祸意外身亡。”莫修远说。

是真的将他所有的人生背景都说得一清二楚。

齐倾甚至觉得,莫修远真的可以说出和他有所牵连的所有人的名字和身份。

因为,莫一诺。

“在我知道你的身世背景后,我就知道一诺和你不适合。不适合的地方很多,不只是你们有着间接的杀父之仇,还有着你性格的偏差,你经历的太多,你保护自己的欲望太强,而一诺很单纯,她从小生活在一个有爱的环境下,她理解不了你所有的悲痛你所处的环境,她只是在用她的善良去包容你。这就是你们之间最大的矛盾点以及,不可跨越的差距!”

“你既然知道这么多,你为什么当初不阻止莫一诺,你为什么还要让她跟着我去国外!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齐倾怒吼。

如果当时他拒绝了,现在他和莫一诺也不会变成这样。

也不会在他真的爱上莫一诺的时候,还要忍受父母死亡的愧疚。

他很想要好好爱莫一诺,因为知道这一切和莫一诺都没有关系,但有时候,又会真的对她产生排斥,国外那4年就是如此,就是如此,回国后,才真的忍着,因为爱而忍着!

“我没有任何目的,我只是尊重一诺的任何选择。她需要自己去体验这个世界自己去认识这个世界,我只是站在离她一米之外的距离处陪着她看着她,在她真的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伸出一只手让她依靠。”莫修远说。

“所以你是拿我当小白鼠了,那我来实验你这么呵护的女儿是不是也可以自己学着长大。真的是很自私啊,你们家的人,真的是很自私,很自私的牺牲我来达到你们家的目的!我就奇了怪了,我这种身份的人,你们家的人怎么可能接受,怎么可能对我真的不计较!原来都是因为,我就是你们在培养莫一诺人生道路上的一个牺牲品而已!”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齐倾。”莫修远冷眼,显得有些不屑。

齐倾狠狠的看着莫修远。

“我从没觉得莫一诺人生路上的成长需要任何人来作牺牲你也根本没有那个能耐牺牲自己,成就一诺。一诺不需要任何人来成就他,她比你想象的还要优秀太多,你可能都不知道,她从小到大带回家的奖状奖牌已经堆成小山了,你可能从来都不知道,她除了成绩很好之外,她琴棋书画唱歌跳舞样样精通,她会的东西,有的学识渊博,比你能够想象的还要丰富,而她只是善良的把自己伪装起来,在和你相处的过程中怕打击了你那高高之上的自尊!”莫修远说,说得有些冷漠。

“当然,莫一诺的优秀并不代表,她就一定要找一个比她更优秀的人,我们家也从来没有想过,她一定要找一个多厉害的男朋友,甚至于一诺这么多的才能也并不是我和她母亲的逼迫,都是她自愿选择自己学习,我们要的不过就是希望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而已。所以你的身份如何,你的条件怎么样,我们家根本不在乎。”莫修远说得直白,“要说真的在乎,这个世界上也没有谁能够配到上莫一诺,叶初也不行。”

齐倾看着莫修远。

“叶初的出生不好。”莫修远对着齐倾,“说不定有一天就死了,莫一诺就得守寡。”

齐倾不明白。

莫修远也不需要解释,“给你说这么多就是告诉你,在我心里面,莫一诺配谁都是委屈了她,所以她选择男朋友的标准,我从来不在乎,不管对方是不是和我们家有深仇大恨还是说,能够门当户对。”

“我刚刚是不是说过,我不会阻止一诺的选择但是我会站在她一米之遥的距离,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这是第一次,由我来出手帮助一诺解决的她自己的事情,不是她解决不了,而是我不想她在你的身上浪费时间。因为你不值得。”莫修远冷言,“我要说的话就这么多,如果你觉得你还有那个能耐来靠近一诺,还有那个能耐去重新追求一诺,不妨试试。我会24小时对你进行监控,你好自为之。”

丢下这么一句话,莫修远就走了。

不需要拖泥带水,把事情说清楚了,说明白了就够了。

至于之后的事情,行动会代表一切。

齐倾就这么坐在自己的病床上……

他真的觉得很讽刺。

这么多年他的自卑感,在莫家人眼中从不在乎。并且自己这么多年,真的如一张白纸的在莫修远的面前,而自己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深隐藏得很好,甚至于还觉得自己对莫一诺付出很大,因为莫一诺的父亲害死了他父亲但他并没有计较,他想,当有一天莫一诺自己发现的时候,会感动他对她的付出!

他果然是,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他果然是,自己亲手把莫一诺,推远了!

……

宴会大厅。

化妆间。

“你怎么就这么铁石心肠!”阿花完全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莫一诺被阿花弄得一脸懵逼。

她怎么铁石心肠了。

而且……

叶初真的就这么在乎她?!

她有时候也是真的能够感觉到叶初在她身边时,有些不一样的感觉,但有时候又觉得好像是错觉!

叶初这个人,真的太不好理解了。

小时候不喜欢自己就不喜欢吧,还能特别直白的说出来。

现在喜欢不喜欢,就跟一闷葫芦似的。

话说喜欢不喜欢?!

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叶初好像喜欢她的错觉?!

“你能不这样的表情行吗?!反正莫一诺我给你讲,叶初你真不能辜负了人家。今天你走了之后,整个宴会现场就开始喧哗了,你说好好的一场婚礼,新娘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所有人都特别不淡定的时候,叶初反而很淡定,很淡定的站在那里一直等你,来参加你们婚礼的也都是些达官贵人,还算都比较知书达理也不管真的大声说什么,可别人心里怎么想的,你说叶初心里能好受吗?他却还要装成一脸若无所思的样子,我看着都觉得你丫的就应该浸猪笼!”

“当时齐倾自杀……”

“那货就应该让他死了更好!”阿花说得直白。

莫一诺咬唇。

“他死了,省得一天来你和叶初面前添乱!”阿花狠狠的补充,继续说道,“后来,等了特别长时间,叶初从红地毯上下来了,我们都以为他不等你了,谁他妈的这么傻,在你跑了之后还要这么傻逼兮兮的一直等待啊,所以觉得可能这场婚礼就这么完了得了,没想到,叶初只是说,现在不早了,让宾客先去宴会这边,他留下来等你。”

“我当时听到叶初说这话的时候,我特么的都想哭。我要是男人,早就把卸了十块八块了,我还等你个鬼啊等你!”阿花狠狠的说着,“然后叶初就陪着工作人员一起,将宾客送走了,剩下来的,都是些留着等你的人。”

“大厅安静下来之后,叶初就一个人坐在钢琴上,也不说话,就静静的坐在那里。我猜想那首你来的时候他弹奏的曲子,应该是婚礼上叶初准备给你的惊喜,我记得你读高中那会儿特别爱听,可惜婚礼就这么被你给搅和了,弄得这么莫名其妙。不过好在你来了,你要是真的不来,你就真的该天打雷劈了都!”阿花狠狠地说着。

莫一诺心口也有些,说不出来的触动。

她甚至还能够想象,叶初一个人站在红地毯上默默等她的样子,她也能够想到,叶初坐在钢琴旁边,一动不动的模样。

可是她来了之后,叶初什么都没说。

什么话都没有责备。

拉着她就拜了天地。

她恍惚都以为,叶初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在乎这场婚礼。

“反正现在我把经过都说给你听了,你要是有点良心,今晚上好好弥补人家叶初,最好是大战三百回合让叶初在你身上起都起不来!”阿花说得直白。

安颖和张乔还在旁边附和。

原本本来还有些煽情的化妆间,此刻怎么话锋就能够变得这么污了一片!

莫一诺也有些尴尬。

想起刚刚叶初也说了洞房的事情……

他们今晚,一定要洞房吗?!

谁说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她真的做过之后就没想过还和叶初做第二次!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莫一诺看着她爸从外面走了进来。

几个伴娘连忙叫了一声叔叔,知道一诺的爸爸也去了齐倾那边然后一诺先回来,就知道一诺爸爸肯定去处理齐倾的事情了,也都非常识趣的避嫌先出去。

莫一诺看着她们离开,眼神看着她爸。

莫修远说,“没事儿了,齐倾死不了。”

“嗯。”莫一诺点头。

他爸说齐倾不会死,那就真的不会死。

至于他爸都给齐倾说了什么她都不需要知道,她就是无条件的信任她爸!

“刚刚听你妈妈说,叶初拉着你拜天地了。”莫修远转移话题,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额,因为人都没了,神父也没了,所以就选择了最简单的仪式。”莫一诺努力让自己笑了笑,“感觉自己把自己的婚礼弄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反而长大了,还会出这么多幺蛾子。”

莫修远宠溺的摸了摸莫一诺的头,“叶初等的从来都不是那个形式。”

莫一诺看着她爸。

“我先出去了,你妈等着我招呼客人。”

“我妈是怕你在我身上的时间太久,她嫉妒。”莫一诺忍笑道。

莫修远的嘴角也这么笑了笑。

然后,心情很好的离开了。

莫一诺有时候都觉得他爸其实特别腹黑,她爸对她真好她倒是没有怀疑,但有时候做得这么明显分明就是让她妈故意吃醋,然后满足他虚荣的小心思……

男人的小心思,有时候怎么也这么可爱。

她父母的感情真的让她好羡慕。

以后自己的呢。

自己和叶初……

这段时间到底是肿么了,一想到叶初,就是提起这个人的名字,也莫名会心跳加速。

难道上了个床就把她心脏都给上变异了?!

她努力平复自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自己在化妆师的打扮下,又变得那么美丽那么倾国倾城……

梳妆完毕。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工作人员打开房门。

叶初站在门口,换了一套西装,依然帅得刺目。

他眼眸看着莫一诺,看着她也从化妆镜前站起来,然后走向他。

换下了那身破烂的婚纱,穿上了贴身的晚礼服,红色的晚礼服,带着喜庆,更带着一丝性感,她的小香肩搂在外面,前面的深V也很明显,后背露出的也不少,下身的裙摆,开叉处几乎到了她的大腿根部,轻轻一走,性感的臀部和修长的大腿,真的妖娆到爆。

叶初眼眸就这么看着面前的莫一诺。

这套礼服……

莫一诺这么起身才觉得好像身上是挺凉快的。

这套礼服当时选的时候她也没有太特别注意,只说晚上的时候可以穿红色会比较好一点,她也就是让设计师随便给她挑了一件,她当时看模特的照片也没注意这件这么暴露,现在在叶初的眼神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她不自觉的用手挡了挡自己的胸,胸前的饱满那么明显,还有下面的开叉,她觉得她稍不留意,里面大红色的安全裤都能够看到。

“不好看吗?”莫一诺实在忍受不了叶初的眼神了,直直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

叶初回眸,看着她的眼睛。

莫一诺脸有些微红,“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礼服,要是不好看我重新换一套好了。”

“换了吧。”叶初就这么顺势的说着。

莫一诺嘟嘴。

能不这么直接吗?!

委婉点行吗?!

她心情有些不好的对着造型师说道,“还有礼服吗?”

“还有一件宝蓝色的,是打算在宴会结束前,送客的时候穿的。”造型师连忙说道。

“现在就换上那件吧。”

“额……”造型师有些愣怔,“莫小姐你穿这套这么漂亮……”

“某人不喜欢!”莫一诺直白道,“换了。”

“好吧。”造型师也不多说,连忙就让人拿出最后一条礼服。

莫一诺心情很不好的直接就先走进了里面的换衣间,然后等着工作人员来帮她脱衣服,然后换上另外一套。

有些呼呼的背对着门口站着。

好一会儿换衣间的房门被人推开,莫一诺感觉到有人进来。

“帮我脱下来吧。”莫一诺吩咐道,心情其实还是有些难以平复。

她觉得也不是那么不好看啊。

叶初那嫌弃的眼神,他是眼光不好吗?!

真觉得他眼光有问题,她小时候长得多可爱多可爱啊,她现在回头去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都真觉得自己要有个这么乖的女儿自己也得宠上天,叶初那货居然还不待见她还拒绝她,真不知道他眼神是不是有问题。

莫一诺这么气呼呼的想着,也没太在意,这个帮她脱礼服的工作人员,分明有些笨拙。

笨拙到,脱了好一会儿,礼服才从她身上,一直滑落到了脚边。

莫一诺有些生气的还把礼服踩了两脚。

反正礼服的钱也是叶初给的,她不心疼,不心疼。

这么发完气之后,莫一诺转身,面对着“工作人员”准备换上新礼服。

一转身。

“啊……”莫一诺大叫。

然后本能的捂着自己的只穿着胸垫的胸部,身体往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叶初。

她快要吓尿了。

怎么是这货在这里,怎么是这货在这里。

“怎么了莫小姐。”房门外响起工作人员敲门的声音。

“没事儿。”叶初低沉的嗓音,然后特不知廉耻的补充道,“你们听到任何声音,都可以忽视。”

“好的。”外面的人欣然的回答道。

莫一诺都觉得刚刚那句话好像很……污!

不过此刻,她整个人脑部神经都在自己怎么遮挡好像都没办法遮挡自己此刻如此清凉的模样心思上,她指着叶初的鼻子,“你怎么进来了你怎么进来了,你快出去!”

“我帮你换衣服。”

“谁稀罕你帮我换啊,你快出去!”

“过来。”叶初叫她。

莫一诺打死也不过去。

她疯了吗,让叶初来帮她穿礼服。

两个人就算之前上床了,但那是,那是酒后乱性啊!

现在这么清思百醒的,谁特么的不尴尬啊!

“不过来吗?”叶初眉头一扬。

“不过来!”莫一诺一字一句。

“那我过来。”

“叶初你别靠近……啊……”莫一诺尖叫,突然就看到叶初近距离的脸了。

看到他分明在壁咚她。

她整个身体靠在换衣间的墙壁上,叶初身体桎梏着她,靠她很近,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熟悉的气息,萦绕找她的身体上,她本来就没穿多少,这样的姿势,毫无安全感可言。

她双手抵触在叶初的胸膛上,在拉远彼此的距离,脸也转向一边不和叶初对视,她说,“你别离我这么近,我会不自在。”

“是吗?”叶初嘴角一笑。

“是。”

“有没有心跳很快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莫一诺诧异的看着他。

“因为我也有。”叶初说。

莫一诺忍不住回头看他。

一转头,就感觉到一个吻,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唔……”莫一诺身体一怔。

叶初叶初要不要这么突然。

而且每次都这么吻她。

每次都这么吻到她喘不过气。

好久,他才放开她。

放开她,看着她呼吸基础的模样,然后他的呼吸,好像也不轻。

两个人的空间,总是会发生很多微妙的事情。

比如某人的身体……

莫一诺就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

叶初将手上的衣服递给莫一诺。

莫一诺看着他,看着他突然打开换衣间的房门离开了。

这货!

亲完就跑。

心里却莫名有些甜。

她轻咬了一下嘴唇,嘴唇上似乎还残留了他唇上的触感……

叶初的吻技,好像也还不错。

“莫小姐,我能进来吗?”外面突然响起工作人员的额声音。

莫一诺一下回神,她让自己平稳了些,“进来吧。”

“那我进来了。”工作人员推开房门,说道,“我来帮你换吧。”

“谢谢。”莫一诺点头。

工作人员说熟练的帮莫一诺穿衣服。

莫一诺总觉得刚刚在化妆间里面的事情,外面的人……怎么看的。

越想越有些脸红。

“叶初在外面吗?”莫一诺询问。

“叶先生好像刚刚出去了。”工作人员说道。

这货,就让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被人嘲笑!

太过分了。

“貌似去洗手间了。”工作人员笑了一下。

莫一诺当时那一秒还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一下就红了。

爆红。

工作人员忍住笑,非常熟练的帮她把衣服穿好,然后带着她出去,根据不同的衣服,更改相应的妆容。

这套晚礼服明显就要矜持得多,长裙白,虽然也是抹胸设计但一点都不暴露,显得落落大方,宝蓝色也让莫一诺的皮肤晶莹剔透,佩戴者相应的珍珠,看上去娇贵中带着些大气。

叶初再次出现的额时候,就满意的点了点头。

莫一诺越发的觉得,叶初刚刚不让她穿那一套红色的,分明是觉得那件太暴露了。

男人果然都有好多小心思。

莫一诺有些鄙视,但就是鄙视着,嘴角返着笑容。

她挽着叶初的手,两个人一起走向宴会现场。

高级宴会厅,人来人往。

叶初和莫一诺的出现,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们从二楼上下去,高高的红地毯。

莫一诺有些紧张。

小时候也不是没有被人万众瞩目过,但此刻就是紧张到,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些。

叶初其实也有些紧张。

第一次带着莫一诺……

第一次带着她一起走在红地毯上,毕竟他们的婚礼仪式,真的有些滑稽。

他用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放在莫一诺的挽着他手臂的那白皙的手背上。

莫一诺回头看着他。

叶初说,嗓音好好听的说着,“跟着我就好。”

莫一诺觉得这一刻的叶初,就跟他爸一样,让她突然很有安全感,让她突然觉得,他可以依靠!

------题外话------

下午二更。

想不想看洞房花烛夜。

嗯,下午成全你们!

别说宅不剧透,宅偶尔也会抽风的!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