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别急,洞房花烛在家比较好。/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华的宴会大厅。

叶初带着莫一诺,一步一步从2楼上下来。

全场瞩目,响起热烈的掌声。

莫一诺挽着叶初的手,在紧张中,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如果当时她不从婚礼上跑走,这份祝福就可以提前感受到。

此刻,她不是遗憾。

只是有些内疚。

好像自己对叶初,真的不太上心。

她本能的,挽着叶初的手臂稍微,紧了一些。

叶初似乎也感觉到她的反应,嘴角的笑容在那一刻,分明又明显了很多。

他们一一的见过宾客,敬酒,微笑,接受祝福。

一圈下来。

莫一诺有些累了。

高跟鞋这么高,一直在偌大的宴会厅折腾,真的要她的老命。

她让叶初陪着她走向后花园,她要揉揉自己的双脚。

到达后花园的长凳子上。

莫一诺一屁股坐下去。

弯腰准备脱掉自己的鞋子,就看到叶初挺拔的身体,已经单膝下地,将她的脚抬了起来,然后帮她把鞋子脱了下来。

小小的一双脚,干净白皙还粉嫩粉嫩的,就这么在叶初大大的掌心中。

莫一诺就感觉自己的脚掌,被一双温热而有力的手指,轻轻的安抚着。

是真的很舒服。

但又真的觉得,好羞涩。

她就满脸红透的,看着叶初低垂着眼眸,一点一点在帮她舒缓脚上的疼痛。

今晚的夜色,怎么就这么好……

衬托着的叶初,真的好帅好帅。

总觉得白月光都掉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了,自带电影特效。

“你们在这里,我找你们好大一圈了!”一个声音,突然唐突的蹦了出来。

莫一诺翻白眼。

这个杀千刀的小夏夏。

见不得他们稍微温馨浪漫一下吗?!

她转头狠狠的看着小夏夏。

小夏夏本来一身愉快,突然似乎就感觉到一道杀气逼视过来。

他脚步一顿,直直的看着莫一诺,“姐,你斗鸡眼啊!”

你丫的才斗鸡眼。

你全家都斗鸡眼!

“哎,你们居然在这里躲着,我还想要找你们喝酒呢!难得这么开心”小夏夏一屁股坐在莫一诺的旁边,非常不自在的觉得自己此刻非常的不合时宜。

莫一诺心里捉摸着,小夏夏这妖艳贱货看来也不简单。

这分明就是故意不想他们单独相处培养感情,此刻却还能够表现得这么自若看上去这么无辜这么的不在乎?!

她觉得以后得重新审视这个表面上一脸单纯一脸痘比的小夏夏了!

“嘿,你们俩怎么都不和我说话!”小夏夏不开心了。

叶初似乎是抬头看了一眼小夏夏,低头继续帮莫一诺揉脚,不说话。

“话说!”小夏夏瞪大眼睛看着叶初,“叶初哥你不是有洁癖吗?我上次让你帮我那双袜子,还是干净的袜子你都嫌脏,你怎么还抱着莫一诺的脚不放!”

叶初有洁癖吗?!

莫一诺没觉得啊!

话说小夏夏的形容词……要不要这么淫荡。

抱着脚不放来着。

叶初被小夏夏这么直白的说,整个人也有些尴尬,“你有脚气!”

“我哪里有脚气,我脚可香了,不信我脱下来你闻闻!”小夏夏很不服气的说道。

“翟夏你敢脱鞋试试!”叶初一字一句,分明在威胁。

还是叫的翟夏,不是小夏夏。

可想叶初真的很认真。

是真的有洁癖?!

“我真的没有脚气,我真的没有。”小夏夏一脸哀怨,“姐,你闻到我脚臭过吗?”

莫一诺总觉得有小夏夏和叶初的画面,她老是走神,她看着小夏夏,一字一句说道,“你以后别在我面前脱鞋了!”

“我真没有,真没有!”小夏夏欲哭无泪。

莫一诺看着小夏夏这般娇弱无助的模样,是真觉得小夏夏作为男人可惜了,要是她妹妹该多多,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夏夏的脸蛋,“好啦,姐相信你。”

小夏夏摸着自己脸蛋,“姐,我是个男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蹂躏我。”

“哦,男人啊……”莫一诺故意拖长了声音,“意思是你是攻了!”

所以叶初是受。

然后莫一诺YY那个画面。

好吧她承认,她完全想象不下去。

“我不是同性恋!”小夏夏真想一头撞死了算了!

他不过就是长得稍微女性化一点而已,他是直男。

妥妥的直男!

莫一诺忍不住一笑,当然是敷衍的笑,心里也不由得感叹,小夏夏要真不是同性恋多好,这样他就不喜欢叶初……

她觉得自己真的魔怔了。

她居然有点怕小夏夏把叶初给抢走了。

她魔怔了魔怔了魔怔了。

“好点了吗?”

莫一诺碎碎念叨的神经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叶初放下她的双脚,在问她。

“哦,好多了。”莫一诺连忙说道。

“那我帮你穿上了。”

“谢谢啊,叶初。”莫一诺感谢道。

叶初没说话。

莫一诺恍惚有时候会觉得,叶初对她时冷时热。

这个男人,甚至自带冷暖设备吗?!

一键下去,自由转换。

她穿上鞋子。

叶初也站了起来,说,“进去吧,作为主人这么一直在外面不太好。”

“嗯。”莫一诺点头。

然后挽着叶初的手,准备进去。

“等等我,我要和你们喝酒,我要把叶初哥喝醉,昨晚上我醉得那么厉害,今天我要报仇。”小夏夏狠狠的说道。

莫一诺就知道,小夏夏这个心机男,就是在想把叶初喝醉了之后,晚上不能顺利洞房。

各怀心思。

莫一诺依然挽着叶初的手,在大厅中招呼客人,时不时的应付着,喝酒微笑。

莫一诺是第一次和叶初一起出席这种场合,这么近距离下,才真的看到叶初和齐倾太多不同的地方,叶初平时很冷漠,基本上不会说话,对谁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是真的在这种正式的地方他会变得特别自信而且会很随和的应付各类人群,她甚至都很嫌弃的一些冠冕堂皇的东西,他也能不骄不躁,不动声色,游刃有余。

在彼此长大的这些年,叶初原来也会有这么多的变化,而她记忆中就只有叶初小时候对她的排斥长大后对她的冷漠。几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在成熟自己在长大的时候,叶初在一样,变得这么的,成熟稳重。

夜晚越来越深。

宾客陆续归至。

那个口中说要把叶初哥喝醉报仇的心机男小夏夏,最后被莫子兮和陆一城给弄下去了,不省人事的被他哥大北北扛着走了。

莫一诺觉得自己好像也挺坏的。

不过就是给陆一城说了句,小夏夏刚刚说要缠着叶初……

然后她那聪明到人神共愤的弟弟陆一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居然还把那么高高在上的,咱们北夏国的统帅莫子兮给拉下了水。

小夏夏走了,她干爹干妈自然也是一起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干妈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早上给你的东西,等会回家后记得看,一定要看。”

莫一诺给了她干妈一个无比肯定的表情。

她干妈才心情非常好的,跟着他干爹一起离开了!

陆陆续续的,大厅的人越来越少。

直到,就剩下莫一诺和叶初,双方父母,已经莫一诺的两个弟弟莫子兮和陆一城。

“不早了,我们也都散了,别影响了小两口的洞房花烛夜。”叶恒故意的说道。

莫修远嘴角分明又开始抽搐了。

莫一诺想,那晚上在她爸不知道的情况下和叶初发生了关系他爸不知道就算了,今晚……估计得失眠一个晚上。

她看着她妈。

陆漫漫感觉到自己女儿的眼神,对视着一诺。

一诺的眼神在说,今晚得把他爸累得倒头就睡才好。

陆漫漫给了一诺一记白眼。

莫一诺偷偷的笑了笑,有妈的孩子是个宝。

果然没错。

这么多年她就喜欢和她妈斗智斗勇。

“走了。”陆漫漫拉着莫修远,“你不累我都累坏了。”

莫修远一听陆漫漫说累,就没拒绝的顺势说道,“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别……太晚。”

别什么太晚?!

叶恒忍不住大笑,“阿修你放心,我儿子知道分寸的,不会让小一诺下不了床的。”

唐夭夭碰了碰叶恒。

这货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改不了这么吊儿郎当的性格。

“爸,妈。”叶初突然开口。

开口,对着莫修远和陆漫漫说的。

莫一诺那一刻,反而有些脸红。

其实这么久以来,他们彼此都没有改口。

今天这一天也乱七八糟的,根本就没有机会改口。

现在这一声。

让她心口又是这么一暖。

这就是结婚和没结婚的,区别吗?!

“嗯。”莫修远应了一声。

大概是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叶初叫的是自己。

“我会好好照顾一诺的,今天辛苦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叶初恭敬道。

“嗯。”莫修远微点头。

陆漫漫稍微热情了些,“叶初,你带着一诺回去早点睡,明天也不用急着回门,我们家没有这么多规矩。”

“谢谢妈。”叶初笑了笑。

总觉得叶初叫自己爸妈叫爸妈……感觉,怎么就那么好呢。

“那我们先走了。”陆漫漫拉着莫修远,对着一城和子兮说道,“走吧。”

一家人就这么离开了。

莫一诺眼巴巴的看着他们。

以前一家人出门的时候,他爸总是拉着她一起走。

现在,就看着他们走了。

心里还是有些淡淡的失落感。

“那我们也先走了。”唐夭夭对着他们,“你们回去好好休息。”

“嗯。”叶初点头。

“叶初,别太蛮横,有些是需要技巧的知道吗?”叶恒忍不住提醒自己儿子。

想起当时被小一诺嫌弃他儿子技巧不好,他就真的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这完全就是他这一身,唯一的奇耻大辱。

叶初有些尴尬。

莫一诺听这么一说,也有些脸红。

“走了,话那么多。”唐夭夭拉着叶恒。

叶恒跟着自己妻子离开。

刚走了两步。

莫一诺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大步跑上去。

“怎么了一诺?”唐夭夭看着莫一诺的样子,似乎是有话给他们说的模样。

不会是……

现在想说,结婚只是形式的话吧。

她其实也一把岁数了,真经不住年轻人的折腾。

“爸爸,妈妈。”莫一诺恭敬的叫着他们。

叶恒一顿。

唐夭夭也有些吃惊。

都知道这次的婚礼莫一诺其实是不太愿意的,他们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所以也从没提过说要让一诺改口,叫她夭夭阿姨什么的,她觉得自己还能显年轻。

当然,叫妈肯定更好。

谁不稀罕自己的儿媳妇这么甜甜的叫自己啊。

“今天我任性了些,把这场婚礼搞得有些不太顺利,让你们丢面子了。”莫一诺主动承认错误,“以后我会三思而后行的。”

“傻孩子,没有谁会责怪你的,我们知道你有你的原因。”唐夭夭摸了摸一诺的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

“谢谢夭夭……谢谢妈妈!”莫一诺大声的说道。

声音还很甜。

叶初就站在莫一诺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的背影,笑容很明显。

唐夭夭心情也很好的拉着自己老公离开。

离开的时候,他恍惚看了一眼她儿子。

原来……

这么喜欢。

莫一诺目送了叶初父母的离开,回头看着叶初。

叶初的笑容还在嘴角。

这个男人就应该多笑笑,多帅。

“走吧。我们也回去了。”叶初上前,拉着莫一诺的手。

自从上了床,叶初对她好像就真的好随便。

随便的就亲啊随便的就牵。

果然捅破了那层膜,好像什么都破了……

莫一诺从一边工作人员手上将自己的随手包拿过来,跟着叶初走向了停在大门口的奢华轿车上。

一坐上车,莫一诺就真的觉得很累很疲倦了。

她靠在坐垫上,歪歪倒倒的看着夜深人静的文城,看着繁荣的夜景,看着繁华的街道。

在国外那几年,总是会想起这里的一点一滴。

那个时候的自己大概是真的很孤独的……

终究而言,那些就已经成为了过去。

她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着叶初,本来觉得太过安静的环境让人有些不太适,想要和叶初说话,一回头,就看到叶初闭着眼睛,靠着车后座座椅上,睡着了。

均匀的呼吸,安静的模样,在路灯下有些不太清楚的光线下,显得尤其的美好。

莫一诺觉得那一刻心口有些柔软。

叶初也很累吧。

要不然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入睡了。

她安静的,安静的坐在他的旁边,就这么默默的陪着。

直到,车子到达目的地。

他们的婚房。

也就是叶初之前的公寓。

车子停下来之后,叶初似乎还没醒。

莫一诺也不知道此刻要不要叫他,总觉得他好像是真的很累。

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累。

她就这么坐了好一会儿,然后终于忍不住,“叶初,到了。”

声音其实也不大。

叶初就睁开了眼睛,眼眸中,分明满眼的疲倦和困意。

似乎还有些模糊不清。

谁迷糊了吗?!

莫一诺解释,“到你公寓了来着……”

叶初依然有些懵懂的样子,他左右看了看,然后看到面前的莫一诺,然后整个身体就靠了过去。

莫一诺身体一紧。

这货又要干嘛!

又要干嘛!

她身体往后靠,整个人都靠近车门了。

叶初就一直逼近她,逼近她……

她猛地闭上眼睛。

预料中的唇没有落在她的唇瓣上。

她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叶初在笑。

睁开两只眼睛,看着叶初真的在笑。

这货故意逗她的吧。

她表示她很生气。

叶初打开车门,先下车了。

然后环过车子,帮她拉开车门。

莫一诺觉得很尴尬,然后脸还火辣辣的烫,简直觉得自己太没面子了。

她气呼呼的踩着高跟鞋从车上下来。

一脸不开心。

“别急。”叶初看着她的模样,笑着说道,“洞房花烛,回家再发生比较好。”

------题外话------

看标题。

别急。

洞房花烛明天也挺好。

小宅为毛那么坏呢!

奸笑奸笑。

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