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传说中的洞房花烛/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急,洞房花烛,回家发生比较好。”叶初分明有些调侃的声音,在莫一诺耳边深深的响起。

谁要和你洞房花烛啊!

莫一诺踩着高跟鞋,先走进了电梯。

叶初跟随其后。

两个人的空间。

承认吧,莫一诺心跳又开始加速了。

她故作冷静且特别不动声色的,很高傲的一言不发。

叶初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电梯内的数字一直在变化。

直到。

电梯打开。

叶初走出去。

莫一诺跟着出去。

缓缓呼了一口气。

总觉得如果再不出去,自己会被憋死。

叶初走向大门。

脚步停了停。

莫一诺缓缓,脚步也听到了叶初旁边。

叶初对着莫一诺,“密码还记得吗?”

废话,那么简单,真以为考验她的智商吗?!

“记得。”

“嗯。”叶初点头,按下密码,“进来吧。”

房门打开。

房间内闪烁着五彩斑斓的灯光,还有满屋子的气球,堆到到处都是。

莫一诺真没想到叶初会布置这里,她甚至还看到了他们的婚纱照,一时之间就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主人一般,分明该很有陌生感才是。

“要洗澡吗?”叶初问她。

“嗯。”

“我帮你放水。”

“哦。”莫一诺点头。

然后莫一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房间,看着房间明显精心布置过,她就这么慢悠悠的转了一圈打量着,东看看西看看。

“水放好了。”叶初叫她。

莫一诺转身,转身就走向了叶初的卧室。

卧室的床单都铺成了红色。

红彤彤的,真的特喜庆。

她走向浴室的脚步顿了顿,问道,“我睡哪里?”

“你说呢?”

“你睡哪里?”

“你说呢?”

“我要知道我还要问你吗?!”莫一诺有些生气。

这货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叶初说,“这是我们的房间。”

“我们……我们要睡一张床吗?”

“要不然呢?!”

“叶初,我们的婚姻也是因为我们无意就XXOO了什么的,现在不方便住一起吧。”莫一诺说,“我还是觉得我自己睡一个房间比较自在,我睡隔壁吧。”

“隔壁是游戏室。”

“再隔壁吧。

“再隔壁是健身室。”

“再再隔壁?!”莫一诺扬眉。

“所以你是打算住在别人家了?!”

“就没有一个空房间吗?”莫一诺气急败坏。

“没有。”

“我睡沙发吧。”莫一诺说,很笃定的语气。

叶初眼眸紧紧的看着她。

莫一诺也这么看着她,不服气的怒视着他。

叶初说,“那你睡吧。”

分明是自己很想要等到的一句话,此刻听出来后,反而有些失落。

她咬唇。

“睡客厅沙发吧,我帮你拿被子,你去洗澡。”叶初转身,走向储物间。

莫一诺怎么都觉得有一种自己在挖坑的感觉。

她跑进叶初的衣帽间,翻找自己的衣服。

当时结婚前,她收拾了些东西让叶初给她搬了过来。

她打开衣帽间,就看到自己的衣服,已经整整齐齐的该挂的挂了该叠好的叠得整整齐齐。

她拿出自己的睡衣以及内衣裤,走进浴室泡澡。

不得不说,一天真的好累。

她躺在按摩浴缸里面,真的舒服得整个人都不是自己了,泡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再这么泡下去可能真的会在里面睡着,挣扎着,从浴缸里面起来,然后吹干头发,穿着粉红色的还挺保守的睡衣出去,泡完澡之后的莫一诺看上去真的白里透红,嫩得出水。

走出浴室。

莫一诺就看到叶初也已经换上了白色的浴袍,坐在了偌大的床上,大红色的床和白色叶初……

这种色彩对比,真的美得不要不要的。

特别是叶初这么随意坐着的时候,胸前的浴袍开了些,看上去分明很性感很勾人。

这货。

莫一诺傲娇的转移视线,“我出去了。”

“床给你铺好了。”

“嗯。”莫一诺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客厅沙发上,还真的放了一床蓝色的被子,一个白色枕头。

所以今晚就真的要睡沙发了?!

叶初真是半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他不应该来睡沙发吗?!

对。

心里的失落就是因为叶初不主动睡沙发的原因,太不会怜香惜玉了。

她气呼呼的躺在沙发上,捂着被子睡觉。

不能应该很困的,但这一刻就是睡不着,她就看着房间中到处堆满的气球,真的很梦幻,特别是配上房间中,如此多彩斑斓的灯光,照耀着就像置身在童话世界里一样。

这是叶初的心思,还是夭夭阿姨的心思。

怎么都觉得,叶初应该想不出来。

她翻身,努力想让自己睡觉。

努力入睡……

“一诺。”叶初突然的声音,差点没有把莫一诺吓死。

深更半夜的,这货梦游吗?!

她转身,压惊的看着叶初,“你又出来干嘛?!”

还穿着身上这件送松散撒的浴袍打算勾引她吗?!

她可是很有原则的。

“你如果要睡了,我就帮你把灯关了。”叶初说。

“关吧。”莫一诺口吻并不好。

然后翻身,用屁股对着他。

叶初看着她的模样,准备去关上点灯,然后回房。

“等等。”莫一诺突然想到什么,猛地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

叶初蹙眉看着她。

“我干妈还让我看她给我录的小视频来着,我都差点忘了。”莫一诺从沙发上的被子里出来,急急忙忙的就去找自己的包,然后翻出那个小小的U盘,“叶初你一起看吧,反正都是送我们的祝福。”

叶初想了想,点了点头。

莫一诺把U盘直接插在电视机上,然后打开电视,问着叶初,“可以直接读到U盘吧。”

“可以。”

莫一诺将一切准备好了之后,拿着遥控板坐在沙发上,叶初的旁边,她找到文件,点开播放。

一播放……

“啊……嗯……”眼前突然就是白花花的一片。

白花花的一片。

这这这……

莫一诺就突然傻了一般,看着屏幕上画面,看着屏幕上如果形容出来会被扫和谐的画面……

叶初也有些尴尬了。

那一刻眼睛都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

两个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电视机,看了还挺长时间。

“不关了吗?”叶初问他。

莫一诺猛地回神,手忙脚乱的按下了关机键。

电视黑屏。

莫一诺尴尬无比。

没有了电视上的声音,房间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好安静。

“我干妈毛毛躁躁的,可能拿错盘了。”莫一诺解释,有些无力的解释。

“可能也只是为了让我提升技巧而已。”叶初直白。

莫一诺脸一下就红了。

她看着叶初。

叶初回头看着她,直白道,“我技巧不太好。”

“……”她不过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怎么所有人都这么上心!

“早点睡吧。”叶初从沙发上站起来。

“哦。”莫一诺点头。

叶初将客厅的灯关掉,留了一盏很浅很温柔的昏黄灯光,微弱的打亮着这个房间。

莫一诺躺在沙发上,怎么都睡不着。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刚刚特别特别少儿不宜的画面……

她其实也不是没看过呢,之前在国外的时候也和室友一起看过一些,当时看的时候也是这样脸红心跳,因为和室友一起看虽然不好意思但不会觉得尴尬,刚刚和叶初……

她真觉得都尴尬透了。

叶初会不会以为她经常看这种东西啊?!

真是要命。

她干嘛老是要去在乎叶初对她的看法。

干嘛要去在乎!

这么翻来覆去翻来覆去。

“一诺。”

我滴个去!

莫一诺真觉得自己心脏要真不好,真的会被叶初给吓死。

她瞪着叶初,看着叶初穿着他那件特别勾人的白色浴袍又走了出来。

“你做什么?”

叶初说,“刚刚那个,还是看完吧,别辜负了你干妈的一番心意。”

刚刚那个?!

莫一诺瞪大眼睛。

所以叶初说的是A片?!

要不要这么劲爆?!

叶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因为刚刚播放的视频,所以一链接起,屏幕上就是接着播放一幕又一幕,耳边全部都是充斥着暧昧的声音,此起彼伏。

莫一诺不想看的。

她真不想看,但是听到声音,看着旁边正襟危坐的叶初,还是忍不住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然后抱着被子,看了。

这部片时间特别长。

两个人在如此幽暗的环境下,默默的看着。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反正该看的看得还真的都不少……

房间内除了电视发出来的声音外,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莫一诺看得脸红心跳,她偷偷地打量叶初,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无动于衷,不应该不应该有所反应吗?!

她忍不住低头去看叶初的裤裆。

浴袍太大了,而且叶初这样的坐姿,真的看不出来。

她怎么都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一诺。”叶初突然开口,没有看他,眼眸分明一直看着屏幕。

莫一诺惊吓。

叶初你能不这么说话吗?!

总是这么出其不意,她心脏真的不够强大!

她口吻有些不好的说道,“怎么了?”

“你想吗?”

“嗯?”莫一诺蹙眉,想什么。

“我想了。”叶初回头,回头看着莫一诺。

莫一诺突然觉得,此刻好像气氛有点不对。

等等……

莫一诺抱着被子,抱着被子看着叶初好像在往他这边靠近。

不是好像。

是真的。

真的把她死死的逼在了沙发一角,逃不开。

“叶初……”

“嗯。”

“你别靠近我。”

“嗯。”

“答应了就赶紧走开啊。”莫一诺伸手去推他。

手才摸到他的胸膛,就觉得他胸口烫得异常,心跳也很快。

她手指猛地准备离开。

刚缩回,就被叶初一下逮住。

莫一诺防备的看着叶初,“你要做什么?”

“你知道人生四大喜事是什么吗?”叶初问她,分明吐在她脸上的气息,都是热乎乎的灼烧一片。

“什么?”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还有……”叶初说,“洞房花烛夜。”

莫一诺心跳加速。

“所以……”

所以?!

“啊。”莫一诺整个人猛地就被叶初压在了身下。

身体很烫,因为松松散散的浴袍,所以压在她身上的时候,很容易的就落在了身下,滑落在了沙发下面。

在电视屏幕忽闪忽闪的亮光下,在客厅灯光昏暗之中,莫一诺看到叶初满是情欲的脸颊,在她眼前如此的明显。

这个男人……

不应该禁欲系吗?!

这个男人……

平时冷冰冰的,不应该不容易被人勾引的吗?!

果然,人面兽心。

莫一诺身体一紧。

“叶初,你是同性恋吗?”莫一诺忍不住问道。

“你说呢?”

能不反问吗?!

“啊……”莫一诺狠狠的抱着叶初的脖子。

那晚上。

总之那晚上,他们就真的洞房了。

从沙发上滚在地上又滚到了他们的新床上最后……一片狼藉。

客厅中的电视放了一页。

不带重复的。

她干妈对她可真的好上心。

……

翌日。

今天天色难得又真的很好起来。

莫一诺伸了伸懒腰。

好累。

昨晚上那人面兽心的男人。

她转头,转头就看到叶初安静无比的睡在那里,睫毛很长很长,嘴唇的轻抿的弧度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她昨晚上估计就是被叶初这么引诱的。

一定是的。

她看了看时间。

整个人都惊住了,居然就已经中午12点了。

怪不得好饿。

她忍着一身酸痛,从床上起来,下地。

妈的。

叶初那个没有节制的男人,是没见过女人吗?

她觉得双腿都在打颤,稳了稳才没让自己腿软的给摔地上了。

现在不早了。

虽说她妈说了没那么多规矩,但终究还是要回门的,要不然她爸肯定会气死的。

这么想着,她勉强的让自己起了床然后还去浴室洗漱了一番出来。

整个过程,叶初就一直在睡。

连动作都没有换一下,趴在那里睡得特别好。

偶像剧里面不都应该男人早早起床,在女人睁开眼睛的时候给予甜蜜一吻吗?!叶初这货看上去睡得比谁都舒服。

莫一诺不爽的将窗帘拉开。

今天的天气很好。

璀璨的阳光就这么一下照耀在了宽广的房间里面,照耀在零星的几个气球上,照耀着整个房间透亮无比。

叶初似乎是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勉强的翻身,屁股对着她,继续睡觉。

莫一诺大步走过去,爬上床,有些蛮力的摇晃着,“叶初,起来了,我们要回我家了。”

“嗯。”叶初应了一声,但身体一动不动。

“我说起床了,你嗯什么啊!”莫一诺狠狠的推着他。

叶初就任由莫一诺这么摇晃着,身体就是没有半点要起床的意思。

“你不起床我自己回去了!”莫一诺受不了的说道。

话音刚落。

手就猛地被人狠狠的拽着。

拽得紧紧的,力气还很大。

“再让我睡会儿。”叶初磁性的带着刚清醒时的沙哑声音,慵懒的说道。

“都12点了,再不回去我爸会跳脚的。”莫一诺提醒。

而且这么晚了,叶初怎么还能睡。

虽然昨晚上是折腾了很久,但也不至于,到了这个点还要睡觉啊,她在懒床的人,都觉得已经睡够了,就是身体觉得软而已。

这货都这么懒的吗?!

叶初听到莫一诺提起她爸,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迷糊的状态,真的是一副完全没有睡醒的样子。

他的头发也变得有些凌乱,但在这么璀璨的阳光下,在如是温暖的大床上,就是很好看。

也没有平时的冷漠,还会让她觉得软软的。

她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他的短发,真的很柔软很舒服。

叶初也没有排斥她的靠近,努力让自己坐了起来。

坐起来后,床单滑落,叶初精壮的身体那么有料的胸膛呈现在她面前……

昨晚上的触感……

嗯。

很好。

她收回视线,说道,“我帮你把浴袍拿进来。”

昨晚上也不知道被嫌弃的扔到了哪里的浴袍。

叶初点头。

莫一诺去客厅地上把浴袍捡了起来。

外面的战场也其实并不太乐观。

原本吹了的很多气球,现在还真的所剩无几……

她有些脸红的抱着浴袍不去多想,把浴袍丢给叶初,“快起来哦,我去换衣服。”

“嗯。”叶初点头。

莫一诺走进换衣间。

怎么都觉得整个过程好像哪里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麻痹。

莫一诺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为什么昨晚上那啥了之后,今天早上起来,是她来照顾叶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偶像剧分明都是,男人照顾女人的!

她不爽的猛地又冲了出去。

刚冲出去,就看到叶初裸体准备披上浴袍。

“啊!”莫一诺惊叫。

这么活生生的一幕,虽然见了见了摸也摸了甚至还吃了,但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的吧。

她猛地转身。

叶初看着她的模样,轻笑了一下,慢条斯理的系上自己的浴袍。

“穿好了。”叶初说道。

莫一诺缓缓的转身,看着他挺拔无比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身高果然有好大的优势。

她总是需要这么仰望着他。

“你找我做什么?”叶初问她,很无害的样子。

“没什么。”莫一诺突然也不想说了。

“那去换衣服吧。”

莫一诺觉得叶初的情商为负。

有时候女人也会口是心非的,比如她说不想说,其实是很想说很想说。

她有些气呼呼的又往衣帽间走去,走了两步,还是有些忍不住的说道,“你一大男人早上起床还要人伺候,你好意思吗?而且这么晚了还要赖床,你都没有觉得很羞愧吗?”

叶初眼神直直的看着莫一诺,听着她的指控。

莫一诺等了好一会人没有等到叶初的回答,跺脚准备离开。

和这个男人比耐心比沉默,她还不如去死。

她脚步刚踏进衣帽间,就听到叶初低沉的嗓音说道,“昨晚上在动的又不是你。”

“……”莫一诺一顿。

所以这就是他给自己赖床懒惰找的借口了。

借口借口借口!

昨晚上她也有奉献吧。

比如……

比如,嗓子。

莫一诺有些脸红的冲进了衣帽间。

叶初看着莫一诺的背影,嘴角淡淡一笑,起身去浴室洗漱。

回门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特别是现在真的很晚了。

叶初将自己梳洗完毕换上稍显正式的西装,莫一诺也将自己打扮完毕,两个人就迅速的一起出了门。

叶初开车,莫一诺坐在叶初的旁边。

起床后就急急忙忙的准备回家了,连饭都没吃,突然觉得好饿。

她不自觉的捂着自己的胃。

叶初转眸看了她一眼,说,“饿了吗?”

莫一诺不想说话。

“我去买点糕点。”叶初左右打量着周围的蛋糕店。

“不用了,回家我爸会给我做好吃的。”莫一诺直白。

也不像某些人那样,都不会照顾自己。

以后别指望叶初会照顾自己了。

这个男人看上去就不像是会照顾人的人。

叶初看着她有些生气的模样,解释道,“今早是意外,我会避免。”

是昨晚太累了,甚至于前天都太累了。

他几乎没有好好睡过觉,一不小心,就真的睡过头了。

莫一诺不说话,也不看叶初,眼神就看着街道外。

叶初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就认真的开车。

莫一诺想有一天自己真的会被叶初给憋死。

他就不能在她不说话的时候,主动说几个字吗?!

车子一路平稳的到达了莫家别墅。

叶初下车,本来打算帮莫一诺打开车门的,就看到她气呼呼的已经自己打开了。

也没等他,先往家里走去。

叶初三两步追上。

两个人一起走进客厅中。

客厅中,已经有好些人。

比如莫一诺的父母在,莫一诺的干妈也在。

“我们都以为你要今天晚上才会回来!”古歆看着他们,忍不住开玩笑道,“我估摸着你要再回来晚点,你爸的脸得拉地上这么长!”

莫一诺转头看着她爸。

她爸脸色是不太好。

她走过去搂着她爸的胳膊,“你生气了?”

“没有。”莫修远说。

但声音分明很不好。

“今天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昨晚实在太累了。”莫一诺解释。

说的昨晚其实也包括在宴会上的。

“知道啦知道啦,我们都是过来人都懂的。”古歆插嘴,说得很故意。

莫一诺听得懂她干妈的意思,连忙说道,“干妈,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不是我想的那样?!”本来还一脸看笑话的古歆反而激动了些,一屁股直接坐在了莫一诺的旁边,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昨晚上干妈给你的东西没看吗?”

“看了。”莫一诺有些脸红。

“不应该啊,干妈可是精挑细选的。”古歆很直白的说道。

莫一诺脸更红了。

“叶初还是不行?”古歆看莫一诺不说话,毫不委婉。

“……”她什么时候说过叶初不行了?!

莫一诺看着她干妈,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去反驳。

“没关系,没关系,干妈还有办法。”古歆安慰。

安慰。

然后所有人看叶初的眼神都变了。

真的都变了。

叶初的脸色在那一刻,也真的不太好,还很尴尬。

满满一大屋子的人就这么色彩斑斓的看着他……

“不是的干妈。”莫一诺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叶初没有不行。”

“干妈都知道的,得给叶初留面子是吧,干妈不说了。”古歆一脸了然。

莫一诺真的欲哭无泪。

都说这份上了不说了,那不是真让人误会吗?!

“干妈,叶初真的没有不行,他挺好的,真的挺好的。”莫一诺极力解释,“我们昨晚也挺好的。”

“别说了,干妈都懂。”古歆很明白的对着莫一诺点头,“干妈知道叶初行的,相信干妈,毕竟他爸器大活好,多少还是有遗传的。”

“……”莫一诺无语了。

当着自己小辈面这么说,真的好吗?!

然后。

叶初好像就真的有被误会了。

第一次上床被传出技巧不行。

第二次上床贝传出身体不行。

还能再悲剧点吗?!

莫一诺看叶初的眼神都是,歉意的,很歉意。

“你吃过饭了吗?”莫修远开口,将刚刚那个话题就这么带了过去。

“还没,我都快饿死了。”莫一诺捂着自己的肚子,真的好饿。

话一出。

莫一诺就跟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眼神,嗖的一下看向了叶初。

叶初抿唇。

莫一诺有一种把叶初带回来就是让他来受罪的错觉。

“我们都吃了,不过我有让佣人帮你们留饭菜。”莫修远说。

“谢谢爸。”莫一诺就知道她爸对她最好。

她跟着她爸一起去饭厅吃饭。

叶初也跟上了脚步。

两个人吃得不快不慢。

莫修远突然问叶初,“你会做饭吗?”

“会一点。”叶初恭敬的回答。

“一诺喜欢吃的饭菜你知道吗?”

“知道。”叶初点头。

莫修远扬眉。

叶初擦了擦嘴角,说道,“糖醋排骨,红烧肉,清炒豆角,闷烧排骨……”

莫一诺眨巴着眼睛。

叶初还真的都知道啊!

可是她不知道叶初喜欢吃什么啊!

一样都不知道!

“对了,她不喜欢吃胡萝卜。”叶初说完。

莫修远那一刻似乎才稍微心情好点。

一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吃过午饭之后,莫一诺和叶初就留在莫家别墅。

莫一诺和家里面的人聊天,叶初就静静的坐在旁边。

家里面很热闹。

莫子兮也难得的没走。

这倒是让莫一诺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琢磨着子兮可能这两天稍微空闲点,就回家休息两天,他也不是铁人。

按照规矩。

今天是要在娘家住一晚上的。

晚上她干妈一家就先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她干妈拉着她的手一直在说,“一诺你放心,干妈回头再给你点好东西。”

“……”她能说,她不想要嘛?!

看着她干妈这么兴致冲冲的离开,她真的说不出“不”!

干妈一家离开之后,家里面也稍微安静了些。

“都早点睡吧。”陆漫漫招呼着。

说着,陆漫漫拉着莫修远就先回了房。

莫一诺就觉得她妈不待见她爸和她相处时间过多。

她真是无语这中年妇女的小心思了。

她拉着叶初,“走吧,我们也去睡了。”

叶初点头。

莫一诺带着叶初回房间。

莫一诺的房间也还留着昨天结婚的喜庆,但第一次这么住在一诺的闺房……

叶初今晚的笑容似乎有点多。

莫一诺也习惯他的忽冷忽热,也不怕感冒了。

她说,“浴室那边,里面都有准备干净哦牙膏牙刷,也有男士睡袍,我刚刚都看过了,估计是我妈让人准备的,你先去洗澡,我过去和子兮说说话。”

叶初点头。

莫一诺交代完了之后,就走了出房间。

子兮难得回来。

这几次他回来,她好像都很忙。

她敲着子兮的房门。

房门内没有人应答。

她蹙眉,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

她有些诧异的往2楼的一个露台走去。

露台有些昏暗的灯光,那栏杆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莫子兮,一个是陆一城。

两个人一人拿了一个酒杯,似乎在喝着酒,吹着冷风。

她脚步停了停。

停了停,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听着他们谈话的声音。

“爸让你相亲了?”陆一城开口。

“嗯。”

“对方怎么样?”

“家世什么的,很好。”莫子兮喝了一口酒说道,“具体人怎么样,我也没太注意,明天才见。”

“你愿意这么相亲吗?”陆一城询问。

莫子兮叹了口气,“也没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和别人不同,行为举止各个方面,都不同。谈情说爱什么的,我倒是从来没想过。”

“有埋怨过吗?”

“当然。”莫子兮直白道,“叛逆期那段时间差点和爸打起来了,后来还不是被他说服了。”

陆一城将手上的那半杯酒一干二净,转过身靠在护栏上,看着天空说道,“如果不是你,也就会是我。”

“所以你在内疚了?”莫子兮忍不住笑了一下。

“不是内疚,而是庆幸。”陆一城直白。

“你这么毒舌到底像谁。”莫子兮轻声笑道。

“倒是说……”陆一城声音严肃了些,“我听爸说,你亲手结束了你亲生母亲的生命,近期?”

“嗯。”莫子兮点头,“我想她应该也活够了。”

陆一城有些沉默。

“其实对我亲生母亲的印象真的不太深了,只是偶尔会去这么看看她,看着她逐渐衰老的容颜,看着她越来越陌生。在很小的时候,我曾经就给爸说过不想让我母亲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知道我母亲其实做过很多伤害你母亲,伤害爸,甚至伤害我的事情。但爸说,得等到我成年后再做决定。成年了那么多年,也难得鼓起了勇气。我想她活着可能更累。”

“那就这样吧。”陆一城幽幽的说着,“以前的事情终究会翻篇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以前的事情都是上一辈的恩怨情仇,其实和我们无关。”

陆一城放下酒杯,拍了拍莫子兮的肩膀,“这么想就是对的。我就怕你一个想不通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万一你逃跑了我害得赶鸭子上架!”

莫子兮笑了笑,“你想太多了。”

陆一城耸了耸肩。

他转头看着莫一诺,“你还打算偷听多长时间?”

莫一诺无语。

她弟这么毒舌到底像谁?!

“我不过就是不想打扰你们而已,说什么偷听这么难听的话!”莫一诺狠狠的说道。

“叶初哥呢?”陆一城询问。

“他洗澡睡觉。”

“你不睡?”

“我找子兮聊会儿天,我很久没有和子兮好好说过话了。”

“行。”陆一城一副很了然的样子,“反正在这个家里面我就是最不待见的那一个。”

“……”

陆一城大步离开。

莫一诺看着陆一城的背影,回头对着莫子兮说道,“你说他性格这么坏,怎么能找到女朋友。”

莫子兮笑了笑,和莫一诺一起坐在了露天上的沙发上。

“喝酒吗?”茶几上还有半瓶。

“你要喝我就陪你喝点。”

“还是不喝了,别耽搁了你和叶初哥的好事儿。”

莫一诺有些脸红。

现在两个人结婚了,关系也发生了,还很多次,再说两个人没关系什么的话,真的就有些矫情了。

而且今晚她也没拒绝和叶初睡一张床上。

莫子兮似乎也看出了莫一诺的不好意思,很体贴的把话题转移,说道,“其实一城人挺好的。”

“嗯?”莫一诺扬眉。

“你没发现吗?他其实是个小暖男。”

“他这样的,阴阳怪气的,还总是说些打击人的话,还说是小暖男?!”

用“暖男”来形容陆一城,太不合适了!

“总觉得他对这个家比我们谁都上心,你没发现,他看上去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但是对这个家的任何一个人都特别了解,比如我这段时间确实情绪不太好,他会主动过来找我喝酒,不说那些煽情的话但仔细一想他确实是在关心我。对你应该也是如此,你和叶初的事情,我想他在暗地里也帮了不少忙。”

这么一说,莫一诺还真的觉得陆一城这货是挺无私的。

她都一直觉得这货这么毒舌的性格就是因为。他从小在家没有特别的受待见然后因为是家里最小的一个老是被人给忽视,所以就养成了他现在这么独具一格的性格,其实……

他真的对谁都特别上心,总是很注意家里面每一个人的情绪。

一旦那个人的情绪有点不太好了,他就会默默的做一些事情……

她忍不住笑了笑,说道,“陆一城原来那么可爱。”

“嗯。”莫子兮点头。

“那我不用担心他找不到女朋友了?!”

“……”莫子兮这一刻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话说,我刚刚听一城说你要相亲了?”

“嗯。”莫子兮笑了笑,“其实我还好,我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心动的感觉,对谁都是如此。这么多年,爸在我身边有意无意也安排了些女孩子,我也知道她们的意图但就是提不起什么特别大的兴趣,如果不是我这么无动于衷,可能爸爸也不至于明摆着说要我去相亲。”

“都不会心动吗?”莫一诺诧异。

任何人,都会心动吧。

“是啊,都没有心动,我想可能是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吧,也可能,我天生冷漠,就是注定不会爱人吧。”

“你这么说让我很担心耶,人都会动感情的。”莫一诺紧紧的看着莫子兮。

“别想多了,或许也真的只是现在还没遇到自己喜欢的。”莫子兮不想让一诺过于担心他,低头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莫一诺还是紧紧的看着她。

“好啦,我没事儿,我很正常。”

莫一诺敷衍着,然后起身带着莫一诺送回了房。

总觉得这样的子兮很奇怪啊,22岁的年龄,身边也有女孩子,就真的一个都没有喜欢过吗?就真的一秒钟都没有对谁动心过吗?!

她转头。

转头就看到叶初穿着浴袍站在卧室中央,头发还滴着水的模样。

她能说,她心跳老是会这么不规矩的吗?!

这就是……心动吗?!

------题外话------

没有二更。

小宅会大声的宣布,今天没有二更。

但是深夜会放毒上福利弥补!

上福利不是二更,不是正版群的亲们就不用期待了。

小宅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