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启动蜜月之旅/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交往试试。”莫子兮缓缓说道,嘴角还稍微上扬了那么一下。

许惟妙似乎没想到统帅会如此爽快的答应,虽然也知道,统帅的感情和平常人不同,找的绝对也不会是自己动心的女人,只是这么一口答应,还是让她稍微有些惊讶。

莫子兮将手上的咖啡杯缓缓放下,对着面前这个此刻才真的微打量了一番的许惟妙说道,“在交往之前,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几件事情。”

“您请说。”许惟妙显得很尊敬。

莫子兮也习惯了一般人这么对他,别说他们年龄相当,就是比他打了几倍岁数的人,对他也是如此。

他说,直白道,“第一,我不会动心。对你对任何人都是如此,但如果我们结婚了,你会是我唯一的妻子。”

“没关系,我个人追求也不在情情爱爱之上,我可以接受。”许惟妙坚定的说着。

“第二,如果交往就代表着,你以后也会和我一样暴露在媒体下,代表着北夏国的门面,所以你要注意你的一言一行,我不阻止你的自由,但你在世人面前,不能出丑。”

许惟妙咬唇,“我去国外支援的事情,算是出丑吗?”

“不算。”

“好。”许惟妙答应。

“第三,我们交往期间会定期约会,约会的时间地点及方式,我会通过我的秘书提前通知你,你最好配合我的时间,因为我很忙。”莫子兮说,“在你去国外支援这段时间,我不会强迫你腾出时间给我,但也希望你能够尽量迎合。”

“好。”

“第四,如果我们各方面合适,结婚就会很快。毕竟你是我爸推选出来的,你的各方面条件我根本不需要质疑,所有人都会觉得很合适!”

“额……”许惟妙就看着他。

“结婚后,我们就要履行夫妻义务,说直白一点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我不希望到时候我们在这方面有什么不愉快,请你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莫子兮说得很直白。

许惟妙有些犹豫了。

“当然,你如果觉得不适合,我不强迫你,我们可以到此为止,你放心,你答不答应和我交往都不会影响你爸在朝政中的官职。”莫子兮嘴角笑了一下。

许惟妙觉得他笑起来的样子,好像都挺冰冷的。

刚刚好像不是这样的感觉,又貌似,刚刚只是没发觉而已。

话说到此。

两个人都有些沉默了。

安静到似乎还有些尴尬的空间。

莫子兮就这么静静的喝着咖啡,周围很多黑色西装,但他就是可以表现得很淡定很自若。

许惟妙真的是纠结半响,才说,“嗯,我们交往吧。”

莫子兮又笑了。

许惟妙说,“接受你的这些条件应该也不难,你这些条件也不过是结婚都经历的所有,我嫁给谁都要做这些。”

她想反正都一样。

莫子兮点头,手薇薇一抬,让人给了他一支笔和一张纸,他写下了一串数字,“我的电话号码。”

许惟妙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这是统帅啊,就这么给了她私人号码吗?!

“有事儿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如果有空我会接。”莫子兮说。

“哦。”许惟妙点头,怔怔的拿过那张纸条。她想了想,连忙拿起笔准备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心想着别人都给自己了,自己不拿出来显得会非常没有礼貌。

“不用了。”莫子兮似乎知道她要做什么,说道,“如果有事儿,我会让秘书联系你,他有你的号码。”

所以统帅的意思就是,他绝对不会亲自给她打电话了吗?!

好吧。

毕竟对方是统帅。

“好。”她颤颤一笑,放下笔。

“不早了,如果喝完了咖啡,我送你回去。”

“我自己回去就好。”

“从今天开始,你我就是在交往,以后约会的任何一次,我都会来亲自或者让人接送你,希望你尽快适应。”

“……”许惟妙点头,“好吧,那麻烦统帅了。”

“如果可以,也请尽量将称呼修改一下。”

“额……”许惟妙看着他。

那叫他名字吗?!

总觉得好像有点大不敬。

“叫我子兮。”莫子兮说。

这么才开始,要不要这么劲爆。

这就叫小名了啊。

“你可以回去后多练习一下。”莫子兮并没有立刻要求。

“哦。”那她回去联系一下吧。

“你呢?”莫子兮问她。

“我什么?”

“称呼。”

“哦。”许惟妙觉得自己都要秀逗了,她连忙说着,“我父母以及朋友都叫我妙妙。”

“妙妙。”莫子兮重复,喃喃。

“额……”许惟妙怎么都觉得,怪怪的。

被统帅这么亲昵的叫着小名……

她还是慢慢适应吧。

“走吧,我送你回去。”

“谢谢。”

莫子兮非常绅士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主动走向许惟妙,在她起身后,帮她放好凳子,让她走在自己前面。

许惟妙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种待遇……

好吧,她现在是统帅的女朋友,应该的。

统帅很有绅士风度!

她还享受着统帅亲自给她开了车门,然后护着她上了他的专享轿车。

其实坐在统帅旁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她深呼吸,默默呼吸。

身边的统帅也很安静,安静的坐在旁边,不发一语。

到底她家。

统帅也亲自下车然后给她拉开了车门。

许惟妙下车看着他,道谢,“那我回去了。”

“嗯。”莫子兮点头,“下次见,妙妙。”

“……”

妙妙。

她笑了笑,“下次见。”

莫子兮也这么浅浅一笑。

许惟妙尴尬的从莫子兮的视线下离开。

莫子兮收回视线,回身坐到小车上。

车子启动离开。

“统帅,现在回哪里?”

“回去给我爸说一声,我脱单了。”莫子兮直白道。

“是。”

莫子兮抿唇。

他想结婚可能也不是一件难事儿。

对他而言,一个人,两个人,一堆人,其实都差不多。

……

叶初和莫一诺离开莫家别墅后,就到了叶家别墅。

叶恒和唐夭夭对他们很是热情。

莫一诺总觉得这段婚姻,不管如何,有个比较好的公公婆婆也算是一件幸事儿,她当安慰自己了。

他们在叶家呆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回去。

莫一诺吃得很撑。

叶初她爸说,要多吃点好生大胖儿子。

叶初她妈说,生女儿更好。

她回头看着开车的叶初。

叶初似乎是注意到莫一诺的视线,眼神看着前方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莫一诺连忙收回视线。

反正她才没想过生。

考虑这个问题,太杞人忧天了。

车子一路安静的回到别墅。

从叶家回来还不算太晚。

莫一诺伸了伸懒腰,有些萎靡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想要放松放松。

“一诺,收拾东西。”叶初开口。

“收拾什么?”莫一诺正躺着舒服,听着叶初这么一说,心情一下就不美丽了,“叶初你娶我回来是打算给你做家务的吗?!”

这货怎么这么讨厌啊!

“收拾行李。”叶初解释。

“收拾行李做什么?”莫一诺瞪着眼睛看着他。

能把话一次性说清楚吗?

“明天早上10点的飞机,我们去阿尔达斯群岛。”叶初说,“蜜月旅行!”

“……”莫一诺怔住了。

她可从没想过他们结婚还要旅行的。

她也就请了婚家也才15天而已。

前前后后都浪费了5天了。

她还想在家好好放松10天呢。

“10天够了。”叶初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我们去那边只安排了7天的行程。”

“你什么时候给我说了要去蜜月的啊?”

“这不算惊喜吗?”叶初问她。

莫一诺突然哑口无言。

叶初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尴尬。

他眼神闪烁,说,“我以为女人都喜欢的……”

也不是不喜欢。

只是觉得叶初这么做,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她说,“都定好了,就去吧。”

“嗯。”

“我去收拾行李。”

“嗯。”

莫一诺懒洋洋的从沙发上起来,走进卧室收拾。

她翻出大箱子,知道那边天气属于亚热带,就找了很多短衣短裤。

“叶初,你夏天的衣服放哪里了?”莫一诺一边整理着行李,一边扯着嗓子问叶初。

叶初从外面卧室进来。

看着莫一诺忙碌的样子,“你帮我收拾吗?”

“所以我以为你坐在外面给个大爷似的,不是打算让我帮你收拾?!”莫一诺反问。

他只是给她腾出更宽的空间而已。

这一刻却突然觉得心情很美好,“在这里面这一格,我去拿。”

莫一诺看着叶初的背影。

怎么都觉得这人很坏。

超级坏!

她气呼呼的把叶初递给她的衣服,一件一件整理在行李箱里面。

莫一诺拿着叶初的内裤。

她抬头。

叶初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不能不换。”

莫一诺整整齐齐的叠好。

收拾了两个人的东西,莫一诺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叶初这大爷终于舍得弯腰,将行李箱给关了过来,然后提到门口放着。

莫一诺也从地上站起来,拿了一套睡衣去洗澡。

话说明天和叶初单独旅行……

想想居然还有些小激动。

她愉快的放水,准备洗澡。

浴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莫一诺此刻刚脱了衣服,一丝不挂。

叶初估计也没想到莫一诺在里面,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里面,奥妙多姿的莫一诺。

“叶初你都不会转身的吗?!”莫一诺尖叫。

叶初被莫一诺这么一吼,猛地转了过去。

转过去后心里一想……

莫一诺身上哪里他没有见过啊!

他转身做什么。

这么一想,又很坦然的回头。

莫一诺刚打算跑进浴缸,就看到叶初又这么看着自己。

“叶初你……”

“我们一起洗吧。”叶初直白。

莫一诺狠狠地看着他。

看着叶初就三两下的把自己脱光了。

莫一诺瞪大了了眼睛。

叶初往自己身下看了看,说,“我会矜持的!”

鬼才相信。

莫一诺转身就打算出去。

不和叶初计较。

不和这个死基佬计较!

她脚步刚起。

就感觉自己整个人一下从后面腾空。

“啊……”莫一诺害怕的反手抱着叶初的脖子,肌肤相贴,脸烧红,怒吼着,“你放开我!”

“别动,洞房夜的教训还不够吗?”叶初在她耳边吹气,声音该死的好听得要命。

莫一诺瞬间就安静了。

叶初嘴角一笑,将她轻轻的放进浴缸里面。

两个人都进去了。

莫一诺防备的和叶初一人一角,浴缸很大,容纳3、5个人都行。

“叶初我给你讲,你今晚敢对我做什么人面兽心的事情……啊……”莫一诺惊叫。

都说了。

别做人面兽心的事情了。

莫一诺欲哭无泪!

叶初说,很暧昧的声音磁性的说道,“总不能,禽兽不如!”

------题外话------

二更很少。

见谅。

活动完了之后,会好好弥补的!

么么哒。

推荐《豪门小妻:经少的猎心游戏》格子虫

身为女主,别人都是将男友跟小三捉奸在床,

可夏云初,却在自己刚过完二十岁生日的隔天早上,被男友跟妹妹捉奸在床。

她被他毁了清白,失去了原有的幸福;

她不过是泼了他一杯红酒,就遭到他致命的报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