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习惯用笑容来冷漠对待/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点30,帝都机场专用通道。

一行黑色的轿车停靠在那里,等候。

缓缓,一个穿着淡蓝色大衣的女人跟随着一行人从机场内出来。

终究显得有些拘谨。

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统帅大人,这是过了半个月时间后,两人从相亲之后的再次见面。

就跟统帅大人说的一样,他们之间的约会,统帅大人会让他的秘书安排妥当,而统帅大人如果有空会亲自来接她,并送她离开。

一路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就这么懵懵懂懂的到了帝都,走到了他们的统帅,莫子兮的面前。

莫子兮嘴角带着笑容,挺拔的身材看着她,给人感觉很温柔,还很随和。

越是这般,反而越是让许惟妙觉得面前的人无比的生疏。

莫子兮给她的感觉就是那样,恍惚觉得很容易相处,恍惚觉得,其实这个人距离真的很远。

她嘴角拉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莫子兮说,“一路辛苦了。”

许惟妙附和着,“还好,不太累。”

“走吧,我带你随便逛逛,。”莫子兮非常绅士的给她拉开车门。

许惟妙就这么懵懵懂懂的坐进了统帅的轿车内,和他并肩而坐。

车子开得很缓慢。

前面有车开路,后面有车保护。

他们的约会,就是一行人的约会。

其实许惟妙觉得也还好,虽然是有那么一点,不自在,但好在自己从小生活的环境也算是见多识广,很多事情也能够接受!

车子在帝都宽广的街道行驶,他们走过的地方,几乎没有多少车辆,而且就算有车辆的经过,也会自动避让,让他们的通行,顺畅无比。

“曾经来过帝都吗?”莫子兮主动开口,似乎是在打破车内有些细微尴尬的气氛。

“嗯,来过。”许惟妙点头,“我爸经常回来帝都开会什么的,有时候也会带我和我母亲还有我妹妹过来,当然,来的时时间不算多,一般我爸过来都很忙,也没时间陪我们。”

“你对帝都印象如何?”

“城市很繁华,人很多。”许惟妙直白的说道。

“喜欢这座城市吗?”

许惟妙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子兮会问她这些,她想了想摇了摇头,“不太喜欢,文城比较好,可能从小长大的地方,会有亲切感一点。”

“以后学着喜欢帝都。”莫子兮笑着说道,声音还其实也很温柔。

但那一刻的许惟妙总觉得莫子兮其实是有些冰冷的。

她点头,“嗯。”

“你平时喜欢吃什么?”莫子兮又问道。

“我不挑食。”许惟妙说道。

“有没有特别不喜欢的?”

“没有。”许惟妙说道,“也没有什么东西过敏。”

“嗯,那很好。”莫子兮淡淡的应了一声。

两个人,就在这种一问一答之中,气氛不算好也不算差,总之这就是当时约会了吧。

车子在帝都的街道上,走得不快不慢。

有时候经过一些标志性的建筑时,许惟妙还能够听到莫子兮用他特有的嗓音,看似温柔的给她讲解,介绍,似乎真的把自己充当着导游的存在。

车子停靠在一处四合院的地方。

这是这里的标志性建筑,许惟妙还挺喜欢这种带着些仿古的建筑,她看着一行车辆全部都缓缓地停了下来,看着莫子兮打开车门,邀请她下车。

她跟着下了车。

下车后,周围的黑色保镖真的很多,一排排,里三层外三层。

她终究得习惯,习惯她现在约会的对象是统帅,统帅随时随地身边都会有很多人。

“我的住处,我带你参观一下,等会儿出门吃饭。”莫子兮介绍。

“好的。”许惟妙连忙点头。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走进建筑物。

四合院很宽,到处都是整齐的黑色西装,看上去也显得不太空旷了,莫子兮带着她参观了所有人的房间,最后和她一起坐在了客厅沙发上,许惟妙正襟危坐,旁边的莫子兮,坐姿也非常规矩,大概已经形成了习惯,他的气质就是统帅该有的气质,半点不会马虎,尽管一直很温柔。

面前有人送过来一些水果。

莫子兮亲自用叉子给许惟妙叉了一块特供苹果,递给许惟妙。

许惟妙连忙接过来,“谢谢统帅……额……”

许惟妙那一刻有些尴尬。

分明说好,不能叫统帅的。

但是刚刚那一刻又有些忘了。

莫子兮倒是不介意,他淡笑了一下说道,“没关系,慢慢改口。毕竟在你心目中,我做了20来年的统帅了,你想要改口也不容易。”

“嗯。”许惟妙笑了笑。

温柔的统帅,看上去真的很温柔的统帅,为什么会给人一种,特别不易靠近的感觉。

是错觉吗?!

她吃着那一小块苹果。

周围真的特别多人。

每个人都是严肃认真的模样。

严肃认真的看着他们约会。

在统帅的住所坐了大概二十分钟,统帅起身说道,“走吧,我带你出门吃饭。下午3点我的飞机离开帝都,时间不多。”

“好的。”许惟妙连忙点头。

两个人,不对,很大一行人,有这么从这里离开。

许惟妙就一直跟着莫子兮的脚步。

莫子兮对她一直很绅士,总是用最好的礼仪态度在对她,给她感觉……反正说不出来的滋味,很官方。

他们吃饭的地点选择了帝都的一个山顶餐厅。

山顶餐厅里面没有其他客人,目前就只有他们,还有很多黑色西装。

他们坐在一个玻璃房里面,帝都的景色,坐收眼底。

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据说这是帝都最出名的一家山顶餐厅,每天能够容纳的客人不超过5桌,一次性容纳的客人,不超过3桌,据说预约的时间已经排到了整整一年,火得不要不要的,许惟妙也有听说过。

果然还是名不虚传的,这里的美景和这里的服务,确实让人值得等待。

“你是下周跟着志愿者团队去非洲?”吃着午餐,莫子兮淡淡的问道。

许惟妙点头,“嗯,时间有所提前了。”

因为时间的变动,她连忙给她父亲说了,她父亲当然是不太同意的,怎么说她现在也已经和统帅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这次啊见了一面就要走,但许惟妙却很想早点出去,很想早点去非洲支援去看看那些贫困地区,到底哪些地方如何,自己能不能利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她很热血。

她把消息传给了她父亲之后,第二天就接到了统帅秘书的电话,说今天统帅有空,邀请她到帝都来吃午餐。

然后她就过来了。

她想统帅应该也会问起她这次提前走的事情。

“这次出去实践是多久?”莫子兮继续问道。

“大概是一个月时间。”许惟妙连忙说道。

“嗯。”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开口道,“这次我跟着国际志愿者团队去,他们经验非常丰富和成熟,来来回回很多次了,所以不会有什么危险,统帅……子兮你请放心,回来之后,我会主动给你报平安的。”

莫子兮喝着红酒的嘴角似乎笑了一下,“平时也经常报个平安吧,不用等到回来了再给我消息。”

“额……”许惟妙有些懵逼,还是点头,“好。”

“平时我太忙的时候不能回复你,但有时间我会看你的消息的。”

“嗯。”许惟妙点头一笑。

“妙妙。”莫子兮叫她。

许惟妙总是对莫子兮这么叫她乳名的时候有些觉得怪异,毕竟对方是统帅啊!

其实她对统帅还是很尊敬的,经常在家里面听到她爸提前他,说他年轻有为,在如此年轻的岁数真的有着超乎人想象的成熟和冷静,做事情一丝不苟,不骄不躁,北夏国能有这样的统帅真的是北夏国的福分。

她当时对统帅也有些好奇,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见面,她父亲虽然官职不小但也从来没有带着她和妹妹去参加过任何有统帅出席的国宴,而她父亲的职权也还没有到统帅会亲在到他们家来做客的地步,也就出了在电视上有过对统帅相貌的认知外,对他了解也真的不多,总之,作为北夏国的人民,对统帅的敬畏真的是与生俱来。

所以在自己有机会和统帅这么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多少是有些激动和紧张的,而此刻他这么叫着自己的乳名,也真的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触,大概是殊荣吧。

她笑着看着他,应了一声,“嗯。”

“大学毕业后,有想过做什么吗?”莫子兮询问。

“我爸让我进外交联邦。”许惟妙直白道。

“你自己呢?”

“我其实很小就喜欢慈善事业了,所以对慈善相关比较有兴趣,当然也不排斥做外交官,老师说我的气质和各方面口才,能力什么的,做外交官都很适合,我从小到大不是一个有特别特色的女孩子,和我妹妹不一样,我妹妹对她自己的追求很明确,我属于那种,左左右右都可以的人。”许惟妙笑了笑,“对了,我和我妹其实是双胞胎,我们长得很像,这次来和你相亲,也只是因为我比我妹妹应该更容易把控所以我爸让我来了。”

莫子兮笑了一下,对于许惟妙的诚实。

而她口中所谓的把控大概也只是在说,她比她妹更容易接受他,而她妹的性格比较自我,对于他这种身份的人,应该是不太容易接受的。

莫子兮也不多说,也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能够鼓起勇气和他相亲的人,特别是可以有那个资格作为他妻子的人其实并不多,别看嫁给他什么都能拥有,但凡有点自己人生追求的人,都不会想要过这样的日子。

“吃吧,吃完了我送你去机场。”

“嗯。”许惟妙低头吃东西。

莫子兮也吃着,两个人吃西餐,吃得不快不慢。

周围的人就一直笔直笔直的站在旁边,许惟妙也觉得可能有一天自己就这么适应了。

吃过午餐之后。

莫子兮依然绅士无比的送她去机场。

以后两个人的约会大概就是如此吧。

在统帅有时间的时候见上一面,吃吃饭聊聊天,然后被送走,直到两个人或许就结婚了。

对于结婚这件事情。

许惟妙坐在莫子兮的小车上,想到莫子兮说,如果不出意外,会尽快结婚。

“关于结婚的事情。”旁边,突然响起莫子兮的声音。

许惟妙那一刻明显有嗲惊吓。

因为自己正好想到此,就感觉好像自己的心思被人猜中了一般,有些胆战心惊。

她转头看着莫子兮。

莫子兮说,“等你从非洲回来后,我们可以商量结婚的事情了。”

“需要这么急吗?”

“需要。”莫子兮直白道,“结婚后,我不阻止你继续去非常参加慈善事业,这对我而言也算是一个正面的宣传,你在慈善事业上发展得更好对我的帮助越大,所以你不用急着回来报考外交官,慈善这一方面的事情,你如果兴趣大,可以专研。”

这就是为什么刚刚莫子兮要问她的今后想做什么的原因了?!

大概也是有所思考后,才开口给她说道。

做统帅的人,是不是做任何事情都会三思而后行。

即使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但最后还是会将自己最成熟的答案说出来。

“北夏国在政治经理和军事上都已经发展到了很强的一个地步,各方面领域也在渐渐突破,但唯独在慈善这一块事业,从未有一个特别突出的表现,而当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文化领域的建设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人民的归属感就是从心灵的洗涤开始!慈善事业是触碰心灵柔软很直接的一种方式,我希望北夏国也能够有一个非常专业的慈善机构,对外打响名号。”莫子兮说,对着许惟妙说道,“我希望这一块领域,由你来做。”

“我也才刚接触而已,其实不太懂慈善到底需要做些什么,而又能够号召到多大力量,我现在其实一无所知,只是有一种热血很想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我会帮你。”莫子兮一字一句。

许惟妙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句话,好想让她有些茫然的心,就这么被狠狠的安慰了一下。

“别急,后面的事情慢慢来,我现在告诉你的只是,你可以做你现在喜欢做的事情,其他可以暂时不管,你父亲那边,我会提前给他说,不要有负担的去你的慈善行为。”

“谢谢……子兮。”许惟妙连忙说道。

莫子兮点头,嘴角淡淡的笑了笑。

车子到达帝都机场。

莫子兮总是会绅士的为许惟妙打开车门,然后送她走进特殊通道。

那边有人专程接她。

莫子兮嘴角一笑,“一路保重。”

“你也是。”许惟妙听说他也要去国外。

“下次见,妙妙。”

许惟妙咬了咬唇,“下次见,子兮。”

“进去吧。”

许惟妙看了看莫子兮,转身离开。

这次见面之后,下次见面大概就是一多月后了。

而一个多月后,莫子兮就说要谈结婚的事情了……

这个也真的太快了!

当初答应她爸来相亲,也真的是自己满腔的热血,而答应和莫子兮交往,也还是那份热血,当时一心想要去国外支援,一心想要跟着慈善团队去世界看看,现在这一刻,虽然并不后悔,但也有一种,如果想后悔也不能后悔的感觉。

她总不能真的可以直接的拒绝统帅吧,在统帅如此积极的情况下。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跟着随行人员离开。

莫子兮是看着许惟妙消失后,才转身坐回到自己的小车内。

他也看到了许惟妙那一刻的叹息,想来任何女人都会对他们的婚姻感到无奈和恐慌,对他而言,其实哪个女人都一样,只要是各方面条件优秀,都可以,现在既然许惟妙答应了,他也不想再过多的麻烦,结婚是人生大事,于他,不过是一件人生必须经历的事情而已,就和他处理政事一样,解决一件,落实一件,就当完成了一件任务!

他给叶初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叶初哥,我现在去我的住所换一身衣服,你到住所等我。”

“好。”

莫子兮挂断了电话。

嘴角就这么淡淡的笑着,用他平时习惯性的笑容来冷漠的对待这个世界!

……

文城。

莫一诺为了拿下亚文集团的合作项目,真的是操碎了心,方案也不知道改了多少稿子,总是在强迫性的让自己做到更完善,至少在真的见到对方重要领导人的时候,可以让对方感受到他们的诚意。

又是一天加班过去。

她伸懒腰,看着时间。

叶初和莫子兮去国外,也有3天了。

偶尔官方新闻上会播放这3天他们在国外的访问进度,新闻上一般上还没有叶初的身影的,以前也会看子兮的新闻,眼神绝对是不偏不移的就看着子兮,现在反而会刻意的去寻找那个找不到的人,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有点……重色轻友了。

对的。

她就是看上了叶初的美色了。

她笑了笑,把有整理了一个稿子的文件放在了办公桌的文件夹上,关灯打算离开。

离开的时候,居然看到办公室另外一边还有一个微亮的灯光,这几天基本都是她最晚下班的,很难得还有人也在加班。

她看了一眼,也知道是谁,没过去招呼就走了。

这几天她多少还是有些累的,因为知道自己要加班所以晚上都是在员工餐厅随便吃的点,现在反而又有些饿了。

她左右看了看,缓慢开车去寻找面包店,准备买点干粮填填胃。

正开着车,电话突然响起。

莫一诺看着来电,接通,“阿花,这么晚了你不会是又想和我喝酒吧!”

“我一天都快喝死了,现在胃里面的都难受,提着酒就想吐。何况和你喝酒也不能尽兴。”

“你就是打击我酒量不够好是吧!”

“挺好的挺好的。”阿花敷衍道,说着,“我有重大新闻要和你分享。”

“什么重大新闻?”女人天生八卦好不好,一下子就勾出了她的兴致。

“我听说林紫曦堕胎了。”阿花激动无比的说道,仿若真的挖到了大新闻似的。

“……”莫一诺无语了。

下次别总是八卦这些人行吗?!

娱乐圈这么多人,就不能多八卦其他几个吗?!

“你不相信?”阿花看莫一诺没有声音,有些急切道。

“不是,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新闻吧,林紫曦就算在上次事件后,为了往上爬也不会吸取教训的,走上这条道路我觉得很理所当然,你太没见过世面了!”

“我当然也知道啊!”阿花连忙说道,“关键是,我听人说,林紫曦的孩子是齐倾的。”

------题外话------

话不多说,下午二更!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