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项目之争(3)一举成功/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亚文集团董事会最高会议室现场。

莫一诺看着面前的陆漫漫,看着她看似平常的语调确硬生生的是在咄咄逼人。

她眼眸微动,那一刻紧张的气氛确实让她有些说不出一个字。

全场也都很安静。

陆董这么来为难一个新人,让人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但因为是陆董,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会议室这么安静了两分钟。

陆漫漫情挑了一下眉头,声音有些淡漠的说道,“如果回答不上就下去吧。”

“没有回答不上。”莫一诺开口。

陆漫漫的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

这一刻反而在场的人都在为这个捏了一把汗。

当然李悦除外。

李悦巴不得莫一诺出尽洋相,以报她之前受到的各种不公平待遇。

“亚文集团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陆董是亚文集团的股东兼董事,在回答您任何问题之前,我们都会谨慎小心,不想要给您及贵公司其他高层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刚刚稍微怠慢了两分钟,还希望各位在座的亚文集团领导们见谅。”

莫一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说明,她们公司对亚文的尊重。

陆漫漫又这么笑了一下,看着莫一诺。

莫一诺深呼吸了一口气,“刚刚陆董提到的我们公司所为安全隐患,我听陆董的意思是在说我们公司的策划有些花拳绣腿。”

陆漫漫很坦然的点头,“是。”

“其实并非如此。陆董应该也很清楚,下班时间,员工的安排是自由的,我们不能把他们当成军人一般的看待,每个人都有自己私人的事情需要私人去处理,如果我们用制度或者条条款款去要求他们在什么时候都要汇报他们行程,当然我不得不承认,这种类似于军队或者军事化教育的学校来说,安全性是最高的。可如果我们这么实施了,这个方案就失去了我们的宗旨而且对你们公司也是一个名誉上的伤害,我敢保证,不管这个公寓多奢华贵公司至少有一半及以上的员工不愿意住在您们提供的公寓内!”莫一诺一口气说道,虽然有些紧张,但意思表达得很清楚。

“而我们之所以借鉴了物业公司的管理制度也是因为,物业公司的职责很明确,对区域楼内的住户提供服务同时保障他们在区域楼内的安全,人身及财产安全。说得更加通俗一点,贵公司之前之所以不修建员工住宿楼也只是因为不想把物业公司的职责放在自己的公司的职责上,对外租赁住房也不过就是把下班后的安全隐患交给物业公司来负责,我想我们这种方式和贵公司的理念其实是不谋而合的,我们可以解决你们之前所有的顾虑,我并不觉得陆董这是你主观性挑剔我们方案的一个重要原因!”

主观性挑剔。

所有人深呼吸了一口气。

王总真的是手心捏出了一把汗。

李悦暗自笑得讽刺,莫一诺说得句句在理,但是话语间确实不讨人心,在商场就是如此,情商比智商更重要!

坐在主位置上的陆漫漫倒是不动声色,她说,“你继续。”

“陆董在这个方案中最在意的不过就是我们公司的实力对你们公司而言太不对等了,贵公司作为全球100强企业,和贵公司合作的都是资金雄厚且根基稳定的大公司大企业,我们惠达在这方面,达不到贵公司的要求,所以您再次从你主观的角度上否定我们公司的实力和努力!”莫一诺的话,还真的是咄咄逼人。

陆漫漫嘴角一扬,声音很平稳,“莫小姐,请问你上班多长时间了?”

“约莫半年。”莫一诺回答。

“那你知道在商圈中,一个企业对另外一个企业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吗?”陆漫漫说的话真的很平常,但就是这种说不出来的霸气气质,让人不寒而栗。

偌大的会议室,主角似乎永远都是陆漫漫,谁都移不开视线,还真的很有威慑力!

“我是新人,我不太明白。”莫一诺直白道,“但我知道,不应该凭陆董的一面之词!”

陆漫漫嘴角笑了一下,手指一响。

一个貌似陆漫漫的助理上前,恭敬的拿出来一个平板电脑。

陆漫漫示意让她拿给莫一诺。

莫一诺诧异的接过来。

“莫小姐,对贵公司的评价不是因为我个人的主观原因,这是刚刚在我让张总进来之前,让我的助理对贵公司的所有情况进行了一个综合评定,我们亚文集团有亚文集团的管理制度和篇章,我们的任何一个企业合作案都会对需要合作的公司作评估,时间有限,具体的评估标准你可以先不看,翻到最后一篇,贵公司在我们标准化的评分中,最终分值只有48分。我们从不考虑80分以下的公司。”陆漫漫的反驳,让坐在旁边的王总都招架不住。

莫一诺死拽着陆漫漫的主观评价,没想到陆漫漫在反驳之前,早就做好了所有准备。

那个商场上的神话,真的是名不虚传。

谁会想到,这短短的时间,她就已经安排了这么多的事情。

而且这个测评系统虽然套用了很多公式,但采集数据来评估,也并不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而陆董就是在这么短的额时间,给了这么明确的一个答案。

反击得,一针见血。

莫一诺看着平板电脑里面的各种数据参考,也不得不佩服亚文集团居然有这么完善的一套系统,她随便看了几项,这个评测标准还真的很合理化,他们公司的综合评分真的高不起来,何况,惠达公司这么多年没有得到建设性的跨越和发展确实是有原因的,准确说任何一个企业公司没有发展起来,都有太多自身原因,亚文集团用这种方式来评测,对谁都公平合理。

她咬着唇,那一刻是真的有些尴尬。

她就知道她斗不过她妈!

在家里还能撒撒野,在商场上,她妈的地盘,她就会输得,爬都爬不起来。

她突然好想她爸。

她突然好想她爸,想她爸来救她。

她看着陆漫漫,看着这个她亲妈,半点都不给她面子的亲妈,咬紧了唇。

陆漫漫表情还是那般,没有得胜的骄傲也没有对她如此不堪一击的失望,她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贵公司的方案写得不错,但要打动一个企业,还需要进步,今天就到此为止……”

意思就是在说,这个项目就这么完了。

莫一诺突然开口,“陆董,刚刚您作为商业成功人士问了我作为新人的几个专业问题,我承认我没能回答得很好。现在,能否给我们这种新人一个机会,问作为成功人士的您几个问题?”

“你说。”陆漫漫淡淡道。

“请问陆董有子女吗?”莫一诺开口。

坐在一边的王总诧异的看着莫一诺,现在莫一诺打算大亲戚牌了吗?!

这个时候有用吗?!

陆董明显就是一副六亲不认的样子,把自己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弄得这么一败涂地,真不是亲妈该有的行径!

“当然。”陆漫漫倒没有任何情绪,“一儿一女。”

“我曾经看过一个小视频,是关于一个公司应聘的。内容很简单,应聘的简历将名字那一栏覆盖了,所有应聘官能够看到的就是琳琅满目的简历内容,然后让应聘官对着简历挑选适合公司的人才,整整20份简历,应聘官没有一个人通过。理由是要么学历太低要么没有社会经验要么年龄太大。”

陆漫漫直直的看着莫一诺。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她。

“后来,拆开了所有的简历。其中一大部分人都是现在的成功人士,包括陆董你在内,都被应聘官给pass掉了,原因只是因为,他们单从简历上看不到你的发展潜力,他们单从一份简单的数据报告上,看不到你有任何过人之处!”莫一诺一字一句。

陆漫漫看着面前的莫一诺,那一刻倒是真的有了些异样的神情。

“我绝对不是否认贵公司的测评系统,就跟应聘简历一样,是一个标准,对所有人都公平的标准!所有公司筛选人才都是通过这个标准,不可厚非,但是我个人觉得,以我个人的观点,仅仅只是从我自身的角度出发,给予机会给新人让他们尝试,这是一个识慧眼的集团或者应聘官很有必要尝试的一个方式,或许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说得倒是有道理。”陆漫漫口吻依然淡漠,“但这并不能打动我给贵公司机会来谈定这个项目,于我而言,我还是看不到贵公司的任何可以让我绝对信任的东西!单凭你的一个案例和几句话,太肤浅了!莫小姐,商业和你学的理论并不相同,回去多磨练一下,社会会给你很多,实践的见证!”

莫一诺抿唇,咬牙说道,“刚刚我问了陆董,陆董说你有子女,一儿一女是吗?”

“嗯。”陆漫漫点头。

“而我说的那个小案例中,其中有一份简历,就是一个应聘官的女儿。”莫一诺说道。

陆漫漫眉头微皱了一下。

“她自己pass了自己的女儿,在看到自己女儿名字的时候,就是这么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我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想请问一下陆董,如果你是应聘官,你女儿也是其中之一,你会怎么做?”

“我会照样pass!”陆漫漫一字一句。

所以就跟现在一样。

“那么陆董,你会教你女儿怎么在应聘这条路上走下去吗?你是她的母亲,我想你是有那个义务去给你女儿一个指明灯,告诉她应该怎么不气不馁怎么打动对方,成功进入那间她梦寐以求的公司!”莫一诺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明白!

陆漫漫眼眸直直的看着莫一诺。

莫一诺也这么看着陆漫漫,半点没有怯场的意思。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所以母亲大人,请你告诉我,现在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够打动贵公司,将这份我们公司花费了很大的工程然后用真心诚意做出来的商业合作项目,成功的打动你!而不是一味的,只是因为一个冷冰冰的评分标准将我们拒之门外!”莫一诺再次开口道。

话一出。

全场一片哗然!

刚刚莫一诺说的什么。

母亲大人!

所以陆漫漫的女儿……莫一诺!

这下真的是,精彩了!

刚刚那么咄咄逼人争锋相对的两个人,居然是母女。

这个一直不吭不卑的年轻人,居然是陆董的亲生女儿。

坐在那里看笑话的李悦整个人一下就不淡定了,她不相信的看着莫一诺,看着陆漫漫,看着两个人眉目间,真的很相似,她当时怎么都没有想到,陆董就是陆漫漫,刚刚王总的表现分明很奇怪,但她就是没有往那方面想。

而且不得不说,刚刚莫一诺的表现真的很惊人。

当着这么多高层的面,字字珠玑,毫不畏惧。

“所以莫小姐你是在威胁我了?”陆漫漫脸色一冷。

“只是希望你能够给我公司一个机会,我们既然能够有那份胆量来挑战贵公司的项目,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还希望陆董能够慧眼识珠!当然,陆董也可以再次拒绝,怎么说这个项目是您女儿在主要负责,做得不好,也是砸了您的招牌,我懂的。”莫一诺说完,还微微笑了笑。

陆漫漫也这么笑了一下,她睨了一眼莫一诺,拿起放在她面前的那份文件夹,顺手递给了旁边的助理,说道,“拿去给董事会决策!”

莫一诺一怔。

陆漫漫回头对着莫一诺,“不是因为你是我女儿所以我给你特殊的机会,我仅仅只是被你的执着打动。能够这么自信这么不气不馁,我很好奇贵公司可以给我们怎样完美的一个企业员工住宿条件和服务。当然,如果中途有任何亚文集团不满意的地方,合同规定该怎么终止就怎么终止,砸没有砸我的招牌,对我而言,一点都不重要!”

话音落,陆漫漫转身就走了。

所有人就目瞪口呆的看着陆漫漫的背影,好半响才反应过来,陆漫漫是同意了这个方案,所谓的给董事会决策,也真的就是走走过场的事情。

张总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对着王总说道,“恭喜王总,陆董这边都同意了,基本上合同是没有问题了,恭喜。”

“谢谢张总,谢谢张总。”王总兴奋的说道,是真的激动到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

事情的扭转局面太强烈,一时半会儿一般人都反应不过来。

莫一诺此刻也有些心惊。

她妈这种人,说不给她面子就不给她面子,她都没想到她能够当着这么多的面真的把她妈给说动了,她一屁股坐在对面的座位上,深呼吸在让自己冷静。

“莫小姐,你好。”张总连忙走上前,“刚刚有眼不识泰山你别计较,我是张子兰,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我一定竭尽全力。”

“张总客气了,这次项目是因为你才谈下来的,我们惠达应该好好感谢你才是。”

“没有没有应该的,我也是因为你们的方案写的好才打你推荐的……”张总连忙恭维道。

莫一诺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应付了几句说去上个洗手间先离开了。

李悦整个过程就这么看着莫一诺因为家庭关系而突然被众星捧月的模样,心里一直压抑着说不出来的怒火,恨不得撕了现在犹如闪光灯一般存在的莫一诺!

莫一诺倒是没有去看李悦的脸色,她走出会议室,往洗手间走去。

她走进洗手间,平复了一下心情,给她爸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爸。”

“怎么了一诺。”

“我妈欺负我,欺负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为难我!”莫一诺撒娇,现在想想刚刚那画面,她妈就是在公报私仇!

“怎么了?”那边声音温和。

莫一诺从头到尾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她爸反而笑了笑,说,“别生气了,你妈也是为了锻炼你。”

“爸,你就告诉我,如果我和我妈同时掉进水里面了,你先救谁!”莫一诺赌气的说道。

哪里有亲妈这么锻炼自己亲女儿的。

要是刚刚她反应不过来,那不是面子什么的全没有了吗?!

“你觉得爸救谁比较好?”她爸就知道打太极。

她嘟嘴,不开心。

“一诺你说爸和叶初同时掉水里面了,你会先救谁?”

“我当然先救爸了。”莫一诺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边忍不住笑了,心情还不错的说道,“爸不用你救,爸会游泳!”

莫一诺就这么又被感动了,觉得她爸真的好暖好暖。

谁说她爸严肃了。

她又和她爸说了几句,抱怨了几句,挂断电话,心情是真的平复了下来。

她洗完手,拿起旁边的餐巾纸,然后就看到大大的镜子里面,她妈出现了。

莫一诺瘪嘴。

“跟你爸告状了!”陆漫漫不用想也知道,莫一诺要怎么做。

莫一诺不说话。

“你爸说先救我还是先救你?”陆漫漫洗手,很优雅的擦手纸。

“偏不告诉你!”莫一诺带着情绪。

陆漫漫淡笑了一下,分明不屑一顾。

实际上,谁会知道今晚家里面会发生家暴行为。

嗯……

床上家暴行为。

莫一诺看着她妈就这么霸气十足的走了出去。

不得不说,看着她妈的背影,她都有一种由衷的崇拜感,她妈怎么就能够这么女王范呢,仿若有她存在的地发狠,其他人都可以自动忽视。

她把手指擦干,扔进垃圾桶,刚走出洗手间,就看到李悦在门口站着。

莫一诺睨了一眼李悦。

李悦从陆漫漫离开的背影中回过神,也这么看着莫一诺,说,“你和你妈演的一场戏吗?莫一诺!”

“你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我没必要给你解释。”莫一诺不想多说。

她是真的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这种事情身上。

“莫一诺。”李悦叫着她,“用这种走后门的方式赢了,你有什么好骄傲的,我根本就不屑,我根本就看不起!”

莫一诺也真的而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虽说平时她都难得计较,毕竟这个世界上嫉妒她的人真的太多太多了,如果没有一个人都去在意,那她觉得自己真的会忙死。

她脚步顿了顿,停在李悦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李悦,请问你是怎么从我手上拿走这个项目?”

李悦蹙眉。

“是不是因为找到了张总这个后门?!”

李悦狠狠的看着莫一诺,有些恼羞成怒!

“现在,顶多不过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虽然我还真的没有走后门,当然,信不信和我都没有关系,这个世界上对我充满敌意对我的出生充满嫉妒的人比比皆是,多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莫一诺说得很平淡。

李悦因为莫一诺的话反而更加愤怒。

莫一诺这么不屑一顾的语气和表情,是真的把她当一回事儿的态度。

“王总应该还在等我,我过去了。”莫一诺自若的离开。

李悦咬牙,狠狠地跺了跺脚!

莫一诺嘴角淡淡一笑,这种成功的滋味,还真的比自己想的爽了很多。

她走向会议室,门口处王总和张总还在说什么,看到莫一诺来,两个人连忙都停了下来,对着莫一诺无比热情,“一诺你回来了。”

“嗯。”莫一诺甜甜一笑。

“张总,我们就先回去准备资料了,如果贵公司董事会有什么新的进展还麻烦张总这边尽快通知,我们会全力配合的,麻烦张总了。”

“不客气。我应该做的,你们慢走。”

“谢谢张总。”

互相握手之后,所有人都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王总一直在表扬莫一诺的现场应变能力,赞不绝口,回到公司也都传开了,本来刚开始公司员工还看着李悦居然可以从莫一诺手上抢走项目,还带着些崇拜亦或者看热闹的表情,这也才嚣张一天,瞬间就扭转了局面,大多数人真的是看笑话的比较多,但不得不说,莫一诺在亚文集团的表现,确实也是让人折服。

而且莫一诺在公司的能力,也真的有目共睹。

那些所谓出生环境和走后门的偏见越来越少。

莫一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周围多多少少都传来很多赞许的目光,她能够感受到,心里也会有有预感,只是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这么一天这么紧绷下来之后,累得都要吐翔了。

她揉着自己有些痛的神经。

不管如何,总算是松了一口大气。

她拿起电话,突然很想把自己的第一次成功分享给叶初,她编辑短信,“今天和我妈在董事上当着很多人对峙,我略胜一筹,很有成就感。”

那边没有回复。

她等了好一阵。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不过也习惯了叶初总是不见踪迹。

她放下电话,很认真的在思考她妈今天在会上说的东西,她当时义正言辞的反驳,实际也知道,他们公司能够做出的自认为很完美的方案,对于亚文而言,也不算顶尖,最多不过是常见的好方案中的其中一个,经过今天的闹腾之后,她敢保证,她妈会对她的要求更严格,她沉下心来,沉思能够做到的最优,还得确保公司真的诚心实意的将这个项目做到最好,最怕的不过就是自己打脸!

她安静的做接下来的计划安排,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之中!

……

国外。

温大拉加斯国。

此刻已是夜晚,11点过。

四周一片寂静。

一辆黑色轿车停靠在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街道旁边。

莫子兮坐在轿车上,看着漫天星辰的天空。

他很少这么认真的看过一片天,才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他好像救真的遗失了身边经历过的美好。

想了想,他都不会心动,这些美景对他而言,也不过是过往云烟。

他看着前排的叶初,看着他一直在部署规划。

叶初的能力众所周知,做事情严谨,一丝不苟,在认真的时候,真的很让人折服。

很多时候,支撑他走下去的不是他父亲莫修远,也不是这个莫家应该继承的大好江山,很多时候反而是叶初,这个和莫家原本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总是默默的陪在自己身边,在他需要的时候。

他有时候也会问叶初,问他为什么就不反抗?!

其实叶初大可以选择过自己的生活,他不会阻止他追求他的自由。

因为他深刻的知道这份被束缚的滋味,所以他希望他身边他觉得可以值得深交的朋友,能够过自己的生活。

叶初是拒绝的。

没有给他说任何原因,就是这么无怨无悔的站在他身边,为他做任何事情。

包括,为他冒险!

“统帅。”叶初突然回头。

“嗯。”

“许小姐被绑架的地方已经被我们的人包围住了,但因为里面的具体情况我们没办法深入知道,所以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打草惊蛇。我现在需要亲自进去试探情况,你放心,百米之内,没有人能够靠近这辆车,而且东南西北各安排了狙击手,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会绝对的保证你的安全。”

“好。”莫子兮点头。

叶初的安排,他从来不担心自己会出现任何危险。

“我先下去了。”叶初打开车门。

“叶初,别让我没办法给我姐交代。”

“我知道。”叶初点头。

“去吧。”

叶初下车。

莫子兮就这么安静的车上等待。

他对这一切都已经麻木了,叶初也不是第一次从他身边离开去做很多危险的事情,他的担心仿若也只是一种责任的担心,要说有多由心,他自己也不知道。

叶初下车后,隐藏着自己靠近离得最近的潜伏在那里的特种兵。

“长官。”特种兵首领恭敬无比。

“里面怎么样?”

“一直亮着灯,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没有人出来,我们不知道里面具体有多少人,是不是有什么危险武器。被困住的除了许小姐之外,还有其他跟随的好几个志愿者。”特种兵汇报着,“从许小姐一行人被绑架之后到现在,已经超过了24个小时,我们不能保证他们是否还活着。”

“好,我知道了。”叶初点头。“你留在这里,让他们两个跟着我进去。”

“长官!”特种兵首领有些激动,“绑架许小姐的人不只是当地人,这里常年战争,可能还有其他军人的存在,且绝对是有武器的,你这么进去,会很危险。”

“我会注意的,你在外面随时听候安排。”叶初直白道。

长官的话就是圣旨。

特种兵首领不敢多说。

叶初根本没有耽搁,准备就绪之后,直接带着两个人就这么去靠近那个亮着灯光的房子!

------题外话------

不说了,小宅自己都要哭了。

总之,二更是会有的!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