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大婚(1)心也不是那么冰冷!/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城民政局。

许惟妙拿着户口本,跟在莫子兮的身边。

突然民政局的清场,让原本应该还算热闹的地方变得有些冷清,而她和莫子兮也没有什么交流导致民政局结婚登记处的气氛也有些,怪异。

帮他们办理结婚手续的是有个中年大妈。

大概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莫子兮,整个人特别的激动,连办理结婚证的时候,手都在发抖。

她不适的看着莫子兮,又看着许惟妙。

“和新闻联播里面的我,长得不太一样吗?”莫子兮温和一笑。

莫子兮很多时候都会这么主动的考虑别人的心情很感受,这样的人,到为什么还会给人一种特别冷漠特别不易靠近的感觉?!

“一样的一样的。”中年大妈连忙说道,“都这么帅!”

莫子兮又笑了,“谢谢。”

中年大妈反而因为莫子兮温柔的笑容,老脸一红。

这辈子大概很久没有脸红心跳了。

莫子兮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中年大妈,依然很激动的在帮他们办理结婚的手续。

“哐哐”。

两个大钢印印下去。

中年大妈把两份结婚证分别低到莫子兮和许惟妙的手上,“恭喜统帅。”

莫子兮微点头。

“祝统帅和夫人,白头偕老,永结同心。”中年妇女连忙所有说道。

“谢谢。”总是,温和而有礼。

莫子兮拿着结婚证,似乎是看了一眼。

许惟妙拿着结婚证,也这么看了一秒。

大红色的结婚证上有一张他们到民政局后拍的合照,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衬衣,背景是红色的,他们的距离好像第一次那么近,至少彼此的头都是挨在一起的,嘴角的笑容很明显。

许惟妙默默叹了口气。

她把结婚证收了起来,转头看着莫子兮,已经把结婚证交给了身边的助理。

“走吧。”莫子兮对着许惟妙,轻声道。

许惟妙点头,跟着莫子兮的身影。

身后中年大妈一直看着他们,忍不住感叹道,“统帅好帅啊,比电视上帅多了!”

看来莫子兮真的不上镜。

许惟妙想着,还笑了一下。

其实大概也不是不上镜,而是每次在新闻联播里面都是一副老成脸且显得特别的深沉,总是很容易让人忽视了他的长相,反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中,让人不得不注意他帅气的五官,以及带着独特的个人魅力。

民政局门口,车辆依然停靠得很整齐。

莫子兮还是绅士有礼的亲自给许惟妙拉开车门,许惟妙感谢的一笑,坐进了后座。

莫子兮也坐了进来。

每次两个人的封闭空间,总会带着一些细微的尴尬和一丝说不出来的压抑。

“我现在送你回家。”莫子兮开口。

“好。谢谢。”

“一会儿我要回帝都。”消失了两天,很多公务需要处理。

“嗯。”许惟妙连忙点头。

“举行婚礼前的这段时间我可能不会出现在文城,婚礼的细节和筹备,会有内务专程的官员来办理,到时候我们的婚礼程序只需要按部就班就行。你不要紧张。”

“不紧张。”许惟妙笑了笑。

她真的不觉得紧张。

至少现在还感觉不到。

“有什么事儿可以给我发短信,或者打电话,我有空会回复你。”莫子兮说道。

许惟妙点头,总之还是那样。

她有事儿可以找她,但他基本不会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说起来。

她看着面前的莫子兮,“上次你亲自来救我,我还没有当面给你说声谢谢,真的谢谢,不是你,我们慈善团队的桑个人,可能都会死在那里。”

“没什么。”莫子兮淡淡然道。

许惟妙本来还想说什么,但看着莫子兮好像不太热衷这些话题,忍了忍就不再多说了。

一行车辆畅通无堵的到了许家小洋房。

莫子兮下车为许惟妙打开车门。

许惟妙依然感激的笑了笑。

莫子兮也点了点头,“这几天好好休息,尽量别让自己熬夜。”

“好。”许惟妙笑着回答,“你也是,注意身体。”

“我会的。”

“那你慢走。”

“嗯。”

莫子兮回到小车上。

车辆离开。

许惟妙又松了一口大气。

有莫子兮在的地方,真的让她呼吸不畅,她放松放松,低头看着自己手上那本红灿灿的结婚证,虽然对爱情没有盲目的追求,但这么说嫁就嫁了,终究还是有些打击过度。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好像总是如此,莫子兮说的话,她根本就拒绝不了,真的只是因为身份的关系,还是说,这个男人其实天生就很霸道,然后用他温善的一面来伪装,她就这么一个坑一个坑的往下跳。

好吧。

事实上确实是,她自愿的。

她转身准备回家。

“姐。”大门口处,突然听到许惟肖的声音。

许惟妙转头,看着许惟肖坐着一辆出租车下来。

“姐,你在门口做什么?”许惟肖走向她,有些诧异的问道,“不是说今天见家长吗?你是突然反悔了?还是莫子兮反悔了?”

“你别乌鸦嘴行吗?”许惟妙笑了笑,“中午饭吃了之后,就分道扬镳了。”

“那婚礼定下来了吗?”许惟肖似乎特别的在意。

“嗯。”

“这么快还是定下来了?”许惟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整个人的情绪明显也有点高昂。

许惟妙看着自己妹妹,“你不高兴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们太把婚姻当儿戏了。”许惟肖忍不住有些不爽的口吻,“我觉得婚姻应该是神圣的,结果你俩搞得这么的形式化,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事情多着呢。”许惟妙倒也没有觉得自己妹妹今天反常的情绪有什么异样,她把那张结婚证拿出来,“都注册了,这个月28号,举行婚礼。”

“什么?”许惟肖看着那本红灿灿的结婚证,“昨天才谈起结婚,今天就已经扯证了,然后还有10天就举行婚礼!”

“你别这么惊讶,虽然时间很赶,但都是早晚的事情,这么想也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为什么是早晚的事情,分明……”许惟肖到嘴边的话,突然咽了下去。

许惟妙看着自己妹妹欲言又止的模样。

“算了。”许惟肖脸色并不太好,“我真没想到你们速度会这么快,我今天本来回来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的,现在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怎么了?”许惟妙看自己妹妹好像真的生气了,有些关心道。

“不说了不说了。”许惟肖黑着一张脸,转身大步走进了家门。

许惟妙也习惯了她妹的脾气,有时候翻脸真的比翻书还快。

她跟着走进家门。

许长春和许夫人在家里等候。

看着许惟妙回来,连忙上前问情况,“怎么样,结婚证办理得怎么样?”

“很顺利。”许惟妙结婚证递给许夫人,“子兮现在回帝都了,说是要忙到结婚的时候才会过来,这几天让我们都准备一下。”

“我都不明白你们这种婚姻到底有什么好的!”一边的许惟肖看着父母都很激动的样子,口气很不好的说道,“真是理解不了你们怎么想的。”

“肖肖,怎么说话的!”许长春脸色一沉,“你和你姐的性格不同,你们的追求自然就不一样。而且以后你姐就是统帅夫人了,你说话别这么没大没小的!以后对你姐尊敬点!”

“爸,你的意思是以后我见着我姐了还得磕头叩拜吗?!”许惟肖故意夸张无比,说得一脸讽刺。

“你今天是吃炸药了吗?!”被自己女儿这么一呛,许长春脸色更难看了。

“好了爸,你别生和妹妹计较了,她也是口直心快。何况就算我是统帅夫人,我也是你们的女儿,也是肖肖的姐姐,我们还是一家人!你要真的这么说,我也会生气的。”

“妙妙。”许长春叹了口气,“你从小就比你妹妹董事,不管任何时候都帮她说话,不管任何时候都让着她,你妹就是被宠坏了!”

“爸你能不这么现实吗?!”许惟肖本来心里就不爽,听自己父亲这么说自己,心情更不好了,“以前还说我比我姐更讨人喜欢,以前还说我是家里的开心果,有我在家里都要热闹很多,现在因为姐嫁给了统帅你就这样说我?!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你……”许长春被自己女儿说得一时找不到话题反驳,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许惟妙拉着自己妹妹,“好了别说了,到楼上去,姐和你好好聊聊。”

许惟肖不爽的嘟嘴,跟着许惟妙上楼。

许惟妙的房间。

许惟肖心情还很不好,“我真是受够了,我爸怎么这么现实!现在因为你看上去飞黄腾达了所以就故意贬低我。”

“你别这么说爸,你刚刚脾气也有点不好,爸这么多岁数了,过几年就要退休了,你就别和他斗嘴了。”许惟妙语重心长的说道。

“反正你现在说什么都好,你都是统帅夫人了!”许惟肖口吻很是讽刺。

许惟妙也不是听不出来,从小到大许惟肖的自尊心就比较强,而且特别的好胜,她记得小时候他们读小学的时候,一场期末考试,她考了双百但是她妹的数学只有99分,她妹非要让她把成绩单弄丢,非不让她把成绩单拿回家给父母看,导致那次她故意把成绩单扔掉还被父母骂过。

仿若从小到大,她妹都特别的不想被人超越。

而她作为姐姐,她觉得让着妹妹也是应该的,而且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凡遇到考试,她都会刻意的留下一两道题不做。

她都习惯了去包容她的小脾气,她总觉得,她们毕竟是双胞胎,这个世界上能有这种缘分的姐妹,太少了。

“好啦,我就算是统帅夫人,也还是你亲姐。”许惟妙声音温和了些,“不就是被爸吵了两下而已,发这么大脾气值不值。”

许惟肖嘟嘴。

看她姐都不和她计较,她也不好多说。

“我要洗个澡休息一下,每次和子兮的见面都特别的累,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惟妙说道,“你也回房间休息吧,别气了。”

许惟肖看着她姐,看着她姐真的有些疲倦的样子,“如果让你现在不和莫子兮结婚你做得到吗?”

“说什么傻话。”许惟妙笑了笑,“都已经扯证了,就没有离婚的道理。”

“又没有举行婚礼又没有太多人知道,为什么不可以?”

“你真以为没有人知道吗?”许惟妙直白,“从我和子兮领了结婚证之后,我敢保证官方会有人出来宣传我和子兮的混事儿,不信你看看手机,指不定现在就出来了,但因为我个人对这些新闻兴趣不大所以不想看。”

许惟肖倒是特别积极。

她急忙拿出手机,点开客户端。

客户端都变成了大红色,整片头条全部都是统帅结婚的消息,还有他们结婚证的照片,已经公布于世。

许惟肖看着许惟妙。

许惟妙笑了笑,“所以,现在全国皆知,没什么可以反悔的,当然,我也没想过反悔。好啦好啦,知道你心疼解姐,但事实就是,我并不觉得有任何委屈,你让姐休息一会就好了。”

许惟肖咬唇。

拿着手机就走了出去。

房门被她重重的关了过来。

许惟妙耸肩,也有些无奈。

她妹的性格一向比较极端。

也算是习惯了。

而刚刚猛地将房门关过来的许惟肖,此刻是真的很火大,她压抑着情绪,狠狠的捏着手机,本来没有想过姚这么来对待许惟妙的,从小到大许惟妙对她就很好,她对许惟妙也有姐妹情,但事情的发生真的比她料想的发展得更快,她真的没想到领证公布消息举行婚礼会这么这么快,她今天逃课回来就准备给父母摊牌说让自己和莫子兮在一起,反正许惟妙和莫子兮没有感情,而且莫子兮也只不过是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而已,她也可以!

莫子兮这个男人对她有着说不出来的吸引力,她甚至于昨天晚上一个晚上想到的都是他忽冷忽热的模样,今天早上上课也满脑子都是他,她真的很久没有对一个男人这么好奇这么想要纳为己有,可是当她兴致匆匆回来的时候,她姐居然就和莫子兮扯了结婚证,现在还公布于世,全国皆知,她也不笨,知道这个风口浪尖根本就不可能让莫子兮和她姐突然又离婚,所以她现在只能忍耐!

忍耐。

但她觉得,如果真的有了感情,以后的事情都可以有变数。

她从来不屑拘泥于所谓的条条款款,她才不会这么愚昧!

……

十天的时间,过得真的比想象的要快很多。

许惟妙觉得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明天就要出嫁了。

家里面到处都是大红喜字,色彩斑斓的彩带,连床铺被褥都是红色的,还有她的礼服,都是古老的传统的红色礼服,上面还绣着金色的凤凰,显得特别的隆重。

今晚家里面的人也不少,都是些亲戚朋友来祝贺她明日出嫁的,一时之间家里到处都是人,而她自然就成为了人群中的焦点,每个人过来都是对她嘘寒问暖,然后也会有一些恭维。

许惟肖也在这些人之中,她坐在沙发上看着长辈们都围着许惟妙团团转。

她讽刺一笑。

以前一般她才是那个焦点,现在,这些人真的太现实。

她压抑的情绪,就这么一直有些扭曲的压抑着。

同一片天空。

文城的一个夜场,魅色。

助理恭敬的为莫子兮推开面前一个偌大包房。

“主角还真的喜欢姗姗来迟,我们都喝过好几场了!”小夏夏看着莫子兮,忍不住大声说道。

莫子兮笑了笑,“不好意思,有些事物耽搁了一点时间,见谅。”

“你明天都结婚了,还这么拼死拼活的,就不怕明晚上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不行吗?”小夏夏口无遮拦,“这几天你就应该好好纤细养精蓄锐!”

“顺其自然就好。”莫子兮淡淡的回复。

他坐在沙发上,坐在他们之中。

来的人有陆一城,大北北小夏夏,叶初,还有莫一诺。

莫一诺怀孕了还来这么吵闹的地方?!

“你别这么看我,你结婚我当然要过来了。”莫一诺坐在莫子兮的旁边,一向都很热情。

“我不是好奇你为什么要来,我只是好奇,叶初哥怎么让你跟过来的?”

“总会有很多方法,等你结婚了就懂了。”莫一诺邪恶一笑。

昏暗中,看不出叶初的脸红。

莫子兮忍不住一笑。

那些婚后都懂得方法,就算结婚了他应该也不知道。

“好啦好啦,既然主角来了,我们就应该开始喝酒了。”小夏夏特别的兴奋。

“你稳住。子兮哥是统帅,明天的婚礼出不得差错,我们多陪陪子兮就好了,别把他喝醉了,也别他弄得太疲倦。”大北北劝了劝,两兄弟之间的性格确实不同,大北北比小夏夏稳重太多。

“你太看得起我了大北北。”小夏夏故意抬高音量,“把叶初哥喝醉都没办法把子兮哥喝醉好不好!”

当然不是因为莫子兮的酒量比叶初好。

而是莫子兮的自控力,比任何人都好。

叶初就算是比较能控制自己的人了,但有时也抵不过他们的纠缠和吵闹,亦或者一些私人的情绪也会把自己喝醉,但是莫子兮不会,从来不会,不管任何时候,最后如果有一个人清醒,那个人绝对是莫子兮。

也难怪,北夏国现在发展得这么好,莫子兮真的太适合这个位置了!

当然谁都不知道,莫子兮坐在那个位置上,到底开心不开心。

“我明天确实不能有所怠慢,所以不能喝太多。”莫子兮承认,“但几杯酒还是可以的。”

说着,莫子兮主动拿起酒杯。

“干杯。”所有人都拿起酒杯,一起庆祝。

叶初给莫一诺叫的白开水。

好在莫一诺对酒精是真的不太感冒,也觉得还算自在。

包房中的几个人都熟得知根知底,所以一会儿就玩得特别奔放,当然,包房中少了音响的声音,因为叶初不让小夏夏鬼哭狼嚎!

小夏夏也不和叶初计较,对他而言有得玩就行。

偌大的包房里,大家各自玩乐。

莫子兮也很自然的融入其中。

莫一诺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莫子兮,每次都觉得子兮其实和他们是不同的,但每次又好像觉得,他也和他们一样。

“怎么了?”莫子兮注意到莫一诺的视线,看上去特别温和。

“没有,就是看看你,明天你就是别的女人的男人了。”莫一诺一笑。

莫子兮也笑了笑,“还是一样的。”

他的人生还是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只是身边多了一个人而已。

“妈那天见了许惟妙回来,说人挺好的。”莫一诺拉开话题。

“嗯,性格很好。”莫子兮点头。

“你喜欢吗?”

“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但我知道,她很适合我。”莫子兮直白。

对于莫一诺,他不想去隐瞒。

“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是子兮,感情也可以慢慢培养,没有任何人的心是冷漠的。”

“嗯,但愿吧。”

“真的,死灰都能复燃。”莫一诺看莫子兮有点不在乎,说得很认真。

“我知道。”莫子兮微微一笑,“就像你对叶初哥那样。”

莫一诺有些脸红。

但也确实如此。

她说,“是啊,我对叶初,又开始喜欢了,自己都觉得很吃亏。”

莫子兮摇头。

以前不知道,现在倒是看得很清楚,叶初对莫一诺的喜欢,应该也挺长时间了!

但有些事情,还是当事人自己去发现,更好。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些。

简单的单身派对提前就结束了,小夏夏明显一脸欲求不满,陆一城越发的觉得应该给小夏夏找个女朋友了。

小夏夏吵闹着和大北北坐车离开。

莫子兮和陆一城一起。

叶初和莫一诺。

怀孕三个多月的莫一诺,开始有些嗜睡了。

她靠在叶初的肩膀上,看着床位文城的夜景,缓缓就睡着了。

叶初感觉到身边人均匀的呼吸,嘴角拉出一抹淡笑。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大概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可以这么安心的靠在自己身上,沉沉入睡。

……

莫子兮和陆一城一起的小车上。

今晚结束得早,大家都没怎么喝酒,所以都很清醒。

不过两个大男人之间,话真的也不会太多,彼此都有些沉默。

“明天就结婚了?”陆一城突然开口。

莫子兮点头,“现在回想起来,好像真的有点快。”

“节奏不都是你自己在控制吗?”

莫子兮笑而不语。

反正陆一城比一般人都聪明。

“我听妈说,她对许惟妙的印象很好,我妈的眼光狠毒,可能真的是个好媳妇。”陆一城说。

“所以你也准备像你姐那样劝我,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吗?”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嗯。”莫子兮点头。

就当是一个事实吧。

车子停靠在莫家别墅。

别墅里面,到处都已经张灯结彩,大红喜字,贴满了都是。

从宣布结婚到现在,他没有回来过,但家里面,早就已经弄好了结婚的气氛。

他知道,这都是陆漫漫准备的。

他抿唇,和陆一城一起上楼回房。

陆一城回到自己的房间,莫子兮在推开房门的时候,停了停脚步。

他转身,走向了莫修远和陆漫漫的房间,犹豫了一下,敲门。

莫修远打开房门,“子兮。”

“睡了吗?”

“没睡着。”

“我能找阿姨聊几句吗?”莫子兮询问。

莫修远还未开口。

“等我一分钟。”房间内传来陆漫漫的声音。

“好,我在茶室等您。”莫子兮恭敬道。

“嗯。”

有的时候,他的心好像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冰冷。

------题外话------

好吧,下午还是会有二更的。

《豪门小妻:经少的猎心游戏》格子虫

身为女主,别人都是将男友跟小三捉奸在床,

可夏云初,却在自己刚过完二十岁生日的隔天早上,被男友跟妹妹捉奸在床。

她被他毁了清白,失去了原有的幸福;

她不过是泼了他一杯红酒,就遭到他致命的报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