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大婚(2)你想我叫你妈妈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一楼。幽静的茶室。

莫子兮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等待。

等了也不过1、2分钟,莫子兮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看着陆漫漫衣着得体的出现,他连忙站起来,显得很是恭敬。

陆漫漫看着他的模样,嘴角笑了一下,“这么多年了,对我还是这么客气,坐下吧。”

莫子兮一怔,点头。

两个人对立而坐。

陆漫漫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找我什么事儿,子兮?”

“阿姨,谢谢你。”莫子兮真诚的说道。

是真的很感谢她这么多年对他的付出和关心。

“照顾自己儿子,有什么好谢的。”陆漫漫淡笑着说道。

莫子兮顿了顿,薄唇轻轻的抿在一起。

他知道陆漫漫是真的把他当儿子看待,但他不知道自己对她是不是也是如母亲一般,更多的时候,反而是尊敬更多一点。

“我以为你今晚或许是想要听听你父亲的事情,在你即将大婚的前夕。”陆漫漫看着他,看着眼前,从那么小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却越来越远的莫子兮,“要不要听听我口中你父母的版本?”

“阿姨如果愿意……”

“其实你和你父亲很像!”陆漫漫打断他的话,有时候是不想听到莫子兮对自己过分的毕恭毕敬。

莫子兮似乎也又发觉,他选择安静的聆听。

“你父亲莫远离,是莫修远的亲弟弟,我想当年你爷爷奶奶取这个名字,也是不想他们离开,但最后,所有人离开了,就剩下莫修远了。”陆漫漫拉开话题,“你父亲当年和你是一样的,从小就为了能够坐上统帅的位置而目的性的教育着,导致你们都是那样,看上去特别温和实际上,心口特别冷。”

莫子兮淡淡一笑。

原来他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

“很多经过我就不给你多说了,那些政治上的斗争,那些莫家江上的攻打你应该也会想象会有多复杂,我就告诉你,你父亲真的因为我才去世。”陆漫漫那一刻顿了一下。

莫子兮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这种事情他没有听说过,大概是为了有意隐瞒。

而陆漫漫却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当时正处于秦家人和你们莫家人对峙的时候,阿离为了救我,本来已经离开却返了回来。”

说着,眼眶还是红了。

那么多年过去,原来那一幕,还是那么清楚。

陆漫漫说,“你爸当时满身都是血,死的时候嘴角却笑着,他说下辈子,希望能够学会好好爱人!”

莫子兮沉默的看着她。

“你爸莫远离和你妈南玥椿也是政治婚姻。”陆漫漫继续往下,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当然,他们并没有结婚,你妈可能也不太知道你爸的真实身份,就保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直到你父亲死后,莫修远为了顺利让你出生所以选择了和我离婚,然后娶了你母亲南玥椿,南玥椿大概才清楚,所以来龙去脉!当然,莫修远和南玥椿的婚姻,也不排除,莫修远当时是为了代替你父亲坐上统帅的位置,同时联合南家人给你铺垫好之后的路!”

“如果你问我莫修远和南玥椿这段婚姻最受伤的是谁,我会告诉你,是莫修远。”陆漫漫一字一句。

当年的莫修远都隐忍着些什么,她也是好久好久才愿意去承认,而她很庆幸,莫修远到最后都没有选择放弃!

“至于你母亲……”陆漫漫看着莫子兮,“阿姨不要求你信我,但我会告诉你,你母亲在和莫修远的这段婚姻中,确实越界了。当时他们之间协议,婚姻就是为了让你合理出生,同时辅助你坐上统帅之位,如果你母亲不那么极端,现在陪着你坐上统帅位置的,还有你母亲南玥椿。”

“我隐约还能记得,当年我母亲威胁爸让然后要和我同归于尽的画面。”莫子兮说。

“其实你结束了你母亲的生命,我个人是很赞同的,她活得也很辛苦。大概也会悔恨当年这么对你,让她好好安息,放下这一世的执念,是对她最好的方式。”陆漫漫真诚的说道。

“嗯。”

“说了那么多,阿姨其实是想告诉你,试着放开自己的内心。”陆漫漫看着他,深深的说道,“我之所以对你比对一诺和一城上心,并不是我觉的对你有所亏欠,因为你是我儿子,我不会觉得我亏欠了我自己的孩子!而是,我真的很怕你变成你亲生父亲那样,我希望你可以比你父亲更懂得,人世间该有的喜怒哀乐。”

莫子兮看着她,那一刻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回答。

其实心里,还是会有所感动的。

这么多年陆漫漫对自己的所有,他不是看不到。

陆漫漫也不再多说,有些话点到即止就好,她起身,“不早了子兮,明天大婚,今晚早点睡。”

“阿姨。”莫子兮站起来,叫着转身离开的她。

陆漫漫停了停脚步。

“你想我叫你妈妈吗?”莫子兮问她。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提过,而他也没有主动过。

陆漫漫眼眶一下就红了。

她笑着说,“不用了,我知道你是我儿子就行了。”

她大步离开。

莫子兮看着她的背影。

嘴角拉出一抹淡笑,其实今晚他是真的很感谢她,感谢她一直陪着自己长大,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不管他怎么面对自己的婚姻,但结婚终究是人生的大事儿,他希望在自己成家之时,表达自己对她这么多年关心和付出的感激。

原来在他心目中,他其实早就认定了,她在自己生命中的位置。

但有些感情,真的不用说出来。

他们能够彼此感受就好。

他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大床上。

耳边似乎还响起陆漫漫说的话,她说,希望他可以比他父亲更懂得,人世间该有的喜怒哀乐。

嘴角蓦然一笑。

他突然拿出手机,编辑短信,“妙妙,睡了吗?”

那边似乎是有些惊讶,好久才回复,“已经躺在床上了,但突然有点谁不着。”

“紧张吗?”

“不知道。”

“明天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嗯。”

“睡吧,晚安。”

“晚安。”

莫子兮将电话扔到一边。

也许,人生真的可以试着改变!

……

翌日。

北夏国统帅大婚之日。

举国同庆。

清早。

许家小洋房。

房间中到处都是人,都是来送亲的,许惟妙也在天还未亮就起床换衣服化妆了。

这次婚礼比较传统化,她穿的结婚礼服都是红色的大旗袍。

她穿上红彤彤的新娘服,化妆师在帮她无比认真且小心的化着新娘妆,闺房中,还算安静。

“到底都是些什么鬼,我为什么一定要穿这件!”卧室门口处,许惟肖传来很不满的抱怨声。

许惟妙抬头看着自己妹妹,“怎么了?”

“姐,我不喜欢粉色,从小就不喜欢,你给我的伴娘服,为什么一定要挑选粉色的给我穿。”许惟肖心情很不好的说道,“要么穿白色的小礼服,要么穿大红色小旗袍,这种古代妾才会穿的粉色,打死我也不会穿!”

许惟妙看着自己妹妹火气还真的很大,她转头问她的造型师,“还有其他衣服给我妹妹穿的吗?”

“许小姐,按照北夏国的习俗,伴娘就是要穿粉色的,大红色只有您能穿,白色的话会非常不搭,这不是西式婚礼,白色的礼服会显得不喜庆。”造型师解释,“而且这里面的所有礼服,都是通过统帅过目的,不能轻易改变。”

“太不人道了!”许惟肖听着造型师这么说,心情更不好了,“难道我们就没有人生自由吗?我姐嫁人需要嫁得这么憋屈吗?!”

造型师有些尴尬。

许惟妙看着自己发怒的妹妹,声音冷了点,“肖肖,别胡闹了。”

“本来就是,反正我不会穿粉色的小旗袍,不穿!看上去就很小家子气!”许惟肖固执的说道。

许惟妙抿唇,“肖肖,这些衣服确实子兮确定的,你别为难他们了。听话。”

“你的旗袍这么美你当然可以不在乎了,我的那么丑那么丑,今天的婚礼那么重要,全国甚至全世界都在观看,我能再难看点吗?!”许惟肖发着脾气,整个人情绪很激化!她看着许惟妙,突然说道,“你有姐夫的电话吧,你把电话给我,我给他打电话!”

“肖肖!”许惟妙严肃了些,明显也有些不太开心她妹今天突然的无理取闹!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说!”许惟肖根本不搭理她姐,也不觉得她姐发火有什么吓人的,她直接拿起她姐放在梳妆台前面的手机,解锁,翻找电话号码,直接拨打。

响了两声。

那边就接通了,传来了莫子兮好听的男性嗓音,“妙妙。”

“姐夫,是我肖肖。”

“是肖肖啊?”那边温和的笑了一下。

“姐夫,肖肖有件事情想要投诉。”许惟肖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

“怎么了?”那边态度一直很好。

“我穿着造型师拿过来的那套伴娘服好难看,我知道今天全世界都会看你和姐姐的婚礼所以,不想给你们添丑了!”

“不是有好几件吗?”莫子兮说道。

“但是都是粉色的。我穿粉色的一点都不好看。”许惟肖继续撒娇,“现在能重新帮我送两套过来吗?红色的就好,我穿红色不错,这样就能美美的参加你和我姐的婚礼了。”

“好。”莫子兮一口答应,“你把电话给造型师。”

“谢谢姐夫,你太好了!”许惟肖一下就兴奋的跳了起来,她把手机给造型师,眼神还带着一些挑衅。

造型师没办法,接过电话,只得答应统帅的安排。

“时间不早了,你得让那边快点,别耽搁了我化妆时间。”许惟肖说道,“我去我的房间等你们了。”

“嗯。”许惟妙点了点头。

造型师一直在联系礼服,好半响才落实下来。

许惟妙有些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我妹稍微任性了点?”

“没什么,我就怕时间上有所耽搁。”造型师回以笑容。

“应该来得及。”

“嗯。”

如火如荼的卧室内,终于在规定时间将新娘打扮了出来,当然伴娘事儿比较多,还一直在化妆,导致莫子兮都快来了,伴娘还在自己的房间。

莫子兮确实是到了。

楼下一排排婚车,几乎出动了一个部队的人手做安保工作。

莫一诺也跟着来了,死活要来。

叶初没办法,带着她来了。

到了许家洋房,莫一诺打开房门就要下去。

“一诺。”叶初拉着她,“你就在车上。”

“我也想看看新娘子!”莫一诺一脸委屈。

她主要是想去凑热闹。

“听话,我在车上陪你。”

“没有条件可谈吗?”

“没有!”

莫一诺委屈得要死,就这么看着她那个几个弟弟,雄赳赳气昂昂的陪着莫子兮去接亲去了。

不算大的房子里,里面的宾客特别多。

因为莫子兮的身份,也都提前打了招呼,站成了两排,腾出了一条道路,让他可以直接去楼上。

许惟妙的卧室也打开着,没有传统的关门仪式。

莫子兮直接走进了许惟妙的婚房。

婚房中,许惟妙穿着大红旗袍坐在大床上,甜甜的笑容,一直挂在嘴边。

所有工作人员及在场的姐妹都规矩的站在一边。

莫子兮手上拿着的不是鲜花而是一个布料的大红花,今天的莫子兮穿的也是比较传统的红色男式旗装,那么大一朵大红花在手上,也不觉得违和。

他走上前,伸手。

许惟妙白净的小手放在他的手心。

她从床边站起来。

一般婚礼这个时候新郎官都会下跪送花,按时莫子兮身份不同,所以只需要牵着许惟妙的手,将大红花递给她和她一起拽着出门就好。

全场还是想起了掌声。

许惟妙那一刻其实还是紧张的,特别是听说新郎官要来了那一刻,她心跳也会漏跳两拍,但真的看到莫子兮的时候,反而不紧张了。

因为他很淡定。

一般这种淡定和沉着,都会互相感染。

她拽着大红花,跟着莫子兮下楼。

楼下也响起掌声,所有人都目送着他们离开后,才保持着距离,坐进婚车内。

偌大而宽敞的主婚车,莫子兮许惟妙和陆一城坐在里面,刚准备关门的时候,许惟肖小跑步过来,“不好意思姐夫,我来晚了点,都怪那个化妆师,慢手慢脚的。”

“没什么。”莫子兮看了一眼许惟肖,淡淡然。

他们的婚礼仪式,本来就不繁琐,有时候看着就像是在走过场!

“就知道姐夫你不会介意的。”许惟肖笑容满面。

莫子兮微点了点头。

其实不太热衷。

但是许惟肖是一个特别会调动气氛的人,她左右看了看,看到了陆一城,主动开口热情道,“你就是我姐夫的弟弟一城吧,我是你嫂子的双胞胎妹妹我叫许惟肖,我年龄比你大,你可以叫我肖肖姐。”

“嗯。”陆一城看了她一样,就这么应了一声。

许惟肖有些尴尬。

没想到这个年轻孩子这么冷漠。

她自己给自己打圆场,说道,“姐夫的家人颜值都好高,弟弟也真的好帅!”

“你今天也很好看。”莫子兮礼节性的说道,“红色的礼服很适合你。”

“真的吗?谢谢姐夫。”许惟肖高兴无比,“还好没有穿粉色的礼服,看上去真的丑死了,还是姐夫厉害,一会儿功夫就送了新的过来!”

“嗯,不客气。”莫子兮温和,然后眼眸一转,看着安静的许惟妙,“妙妙今天更美。”

许惟妙原本还有点脱戏,主要是她习惯了有她妹妹在的任何地方,都是她妹妹的主场,基本和她没什么关系,这么突然说道她的名字,她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她都差点忘了,这是自己的婚礼来着。

许惟肖转头看着她姐,看着她姐今天明显也是非常精致的妆容,脸上绷着的笑容,明显阴冷些。

就这么一个小动作。

陆一城,一览无遗!

------题外话------

二更来了,很努力的求求月票来着!

需要鼓励鼓励鼓励!

另外,小宅通知一声,小宅唯一会剧透的平台,不是QQ读书群的蜗居和大豪宅,而是新浪微博“潇湘恩很宅”!

想要看剧透什么的。

关注小宅—潇湘恩很宅。

小宅遁走!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