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大婚(3)送入洞房/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妙妙今天更美!”

莫子兮的话,让许惟妙心口一怔,那一刻还有些,莫名的羞涩和心跳加速。

从小也不是没有被赞扬过。

她的长相并不属于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是大美女,反而是越看越耐看的类型,所以身边人多少也会有人觉得她很漂亮,气质很好,各种等等,今天从莫子兮的口中听到,她原本因为妆容而白里透红的脸蛋,此刻水色更好了。

她笑了笑说,“谢谢,你也很帅。”

“嗯,谢谢。”莫子兮抿唇一笑。

许惟肖看着他们温馨的小互动,心里的不爽很是明显,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一秒,她看似自若的说道,“你们俩肉麻不肉麻,让观众都起鸡皮疙瘩了。”

许惟妙脸更红了。

莫子兮只是笑了笑。

陆一城由始至终都比较沉默,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一排排轿车有序的到达文城国际机场专用通道,直接停靠在了专机周围,所有宾客,有序的下车。

莫子兮牵着许惟妙,从主婚车上下来。

专机的阶梯上铺着红地毯,他们在乐队的伴奏声里,走了进去,其他宾客依然保持距离,跟随其后。

莫子兮和许惟妙坐在头等舱,其他人依次坐在后面的客舱。

飞机起飞。

约莫2个半小时,飞机到达帝都机场。

机场内亦准备了迎新车队及若干军队保护。

车辆由专用摩托车开道,围观的市民很多,有序的在街道上站成了两排,在恭喜祝贺,一路过去,还能看到好多举着牌子热情无比的祝贺统帅及夫人,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许惟妙就这么一直看着,看着帝都明显全城沉浸在统帅婚礼的热闹气氛中……

许惟肖也看到了,心里有些嫉妒。

统帅的婚礼,就算再简单,也会让人嫉妒。

因为,举国同庆。

车辆到达大会堂。

高高的大会堂,长长的截图铺着红色地毯。

莫子兮下车,牵着许惟妙的手,走在红地毯上。

许惟肖迅速的想要跟上。

“等等。”陆一城说,“按照规矩,我们得保持至少2米的距离。”

许惟肖看了一眼陆一城。

她当然知道,但是现在,面对眼前那么的媒体,面对全国直播的现场,她也很想让自己出现在这样的镜头下,而且就算有那么一点违规常理,按照今天的形势,应该也不会有人敢强烈的指出来,她可以故意装作不知道,所谓不知者无罪。

一般情况就会默许了!

许惟肖拉出一抹笑,“是啊,一城弟弟,我姐结婚我太激动,差点都忘了。”

“有些事情可以忘有些事情是不该忘的。”陆一城口吻冷漠,“除非,是在故意装作不知道。”

许惟肖心口猛然一惊。

那一刻就好像自己内心阴暗的视线被人突然发现了一般,一种羞辱性的恐惧。

她直直的看着陆一城,看着这个长得很帅的年轻男孩,总觉得他淡淡的眼神中,能够洞察一切。

“可以走了。”陆一城抬脚。

许惟肖看着陆一城的身影,努力让自己控制心口的惊慌失措,安慰自己,那不过只是巧合而已,巧合而已,陆一城才18岁,而且男孩心理年龄比女孩小了3岁,这样的人,不足为惧,也没什么好多想的。

陆一城嘴角冷然一下。

高高的红地毯上,莫子兮带着许惟妙恭敬的对着面前的媒体鞠躬表示感谢,全场很严肃,掌声一片。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走进了婚礼现场的大会堂。

大会堂中间红地毯的两边,都是大臣官员,此刻全部起立,恭敬的迎接他们的统帅及夫人的到场,其他的宾客也在军队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入座,等待婚礼仪式的进行。

宽敞而高高的大礼堂,张灯结彩,结婚的气氛很浓烈。

许惟妙打量了一番,几乎全部都是按照传统的帝王习俗在办理,真的没有现在人结婚那么繁琐的程序,全部都只需要按部就班,面前红地毯的尽头也没有神父或者主持人,尽头台上就有两排穿着笔直军装的人,恭候在此。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在国家交响乐团的伴奏声中,到达主台上,台上的两排军人,抬手一致的行军礼!莫子兮回了一个军礼,所有人放下手,依然严肃而恭敬的站得笔直。

两个人站在高高的主台上,看着整个大礼堂上,所有人毕恭毕敬的站着,瞩目着他们的婚礼。

莫子兮手一挥,示意所有人坐下。

全场才在他的指示下,缓缓入座,入座的声音很轻,没有半点该有的吵闹,显得特别的庄严。

两个穿着军装的工作人员上前,恭敬的递给莫子兮和许惟妙一人一本红色的结婚誓词。

面前除了宾客和官员之外,从头到尾都有若干摄像机对着他们,全国直播。

许惟妙开始有点紧张了。

之前都只要跟着莫子兮走就好了,嘴角带笑就行,现在要宣读誓词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万一读得不好,会不会被全国取消,尽管,这些誓词,在几天前就有人给她送了过来,她简直都已经倒背如流了。

“放松一点,有我在。”莫子兮温和的声音,突然在她身边响起。

她转头。

莫子兮怎么知道,她此刻开始紧张了。

她一直以为,他的视线都放在面前宾客身上,没有注意到她。

她深呼吸,回以一笑,“嗯。”

莫子兮微点头,拿起誓词,非常的认真非常的严肃还非常的庄严。

许惟妙也不敢有半点怠慢,和莫子兮一起开口。

两个人的声音重合在一起,如此安静的大厅,清脆的响起他们的结婚誓词,“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赐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谅,相濡以沫,钟爱一生!今后,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伴侣!”

轻扬的声音。

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莫子兮和许惟妙互相看着彼此。

许惟妙有点抿唇,在莫子兮的视线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军装工作人员恭敬的地上两枚结婚戒指。

莫子兮拿了一枚女戒,亲手戴在了许惟妙的左手实名指上,许惟妙也将那杯男戒戴在了莫子兮的实名指上,一对情侣戒指,就这么套进了彼此的手指,现场掌声不断,还有此起彼伏的卡门上,闪光灯一直扑打在他们的脸上。

仪式结束前,莫子兮对着全国人民表达了感谢之词,随后带着许惟妙对全国人民鞠躬,仪式正式结束。

全国直播到此。

所有官员宾客离开转眼的大礼堂,回到国宴专设宴会厅,共进午餐和晚餐。

后面的议程就简单很多,午餐是中餐,一桌一桌由现场工作人员服务,莫子兮和许惟妙坐在主座位上,不需要去一桌一桌敬酒,也不会有其他人主动过来敬酒,整个大厅显得比较中规中矩,还特别的安静。

离住桌很近的那一桌,莫一诺坐在那里,她从头到尾的看着莫子兮和许惟妙的婚礼,看着此刻大厅安静到有些严肃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第一次参加婚礼,参加得这么严肃,就好像任何一个小动作都不能有,就怕一点点的出错就能惊动整个婚礼现场。”

“统帅的婚礼就是如此。”叶初解释。

“统帅难道就不是人吗?”莫一诺询问。

叶初无言以对。

但有些规矩,就是这样的,既然定了下来,就一定会有人去遵守。

“就是觉得子兮,什么事情好像都身不由己!”莫一诺感叹。

叶初当然理解莫一诺的心情。

他只是比较理智而已。

他自然的帮莫一诺夹菜,莫一诺现在也非常自然的接受,有些习惯养成之后,就变得这么理所当然了!

大概彼此都忘记了,曾经那几年,彼此是有多生疏的距离。

所以人生真的在无时无刻的改变。

叶初低头,看着关着静音突然响起的震动声,看着一条短信从手机里面蹦出来,他手指微动,将短信关闭,继续照顾莫一诺吃午餐。

午餐结束之后,所有人就在大厅娱乐,当然没有所谓的牌局也不可能安排KTV,基本上都是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还有些供人休息的客房。

许惟妙也在结束午餐后,送到了专用的一间超豪华总统级套房你更换衣服,而门口处以及套房中,规规矩矩的站着好多军人,依然毕恭毕敬。

以后是不是都要习惯,随时随地身边都是很多人。

她换了另外一套红色旗袍,当然比今天结婚的那件稍微简单一点,当然也不失华丽,今天她穿的每一件,都是全手工制作,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她在想,婚后,她可以把这些衣服拿出来拍卖做慈善。

这么想着。

门口处传来了她妹的声音,带着些抱怨的情绪,“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都不给我说一声,害我找半天找不到你。”

“我也是被工作人员送过来的,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姐夫不在吗?”

“他换好衣服就出去了。”许惟妙说道。

莫子兮刚刚和她一起进入这个房间,换了另外一套黑色西装后,就出去了。

“出去了?”许惟肖看上去似乎有些失落。

“你换下一套伴娘服吧。”许惟妙提醒。

“哦。”许惟肖点头。

然后有些催促的让工作人员给她换了衣服又重新补妆,她直接就出去了。

许惟妙本来想要叫她,按照规矩,伴娘在新娘身边才对,但看着她妹那么兴致匆匆的样子,最后她还是妥协了,由着她去。

自己重新打扮妥当之后。

一个军人上前恭敬道,“夫人,统帅说您可以暂且休息一会儿,晚一点他过来接您一起出去。”

“好,谢谢。”

“夫人客气了。”军人行军礼,退下。

许惟妙坐在偌大客厅的沙发上。

让她休息一会儿,她也不能睡觉,怎么说刚刚才换好的衣服和妆容发髻什么的,不能弄乱了,她就坐在沙发上,托腮,闭目养神。

闭上眼睛那一刻,脑海里面还是会回忆起,今天结婚的一幕又一幕。

昨晚她其实真的有失眠,任何女人在自己结婚前夕,应该都会有些异样的情绪吧,她只是没有想到,在自己翻来覆去没有睡着的那一刻,莫子兮会突然给她传来短信,她当时看着短信的时候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莫子兮不是说过,他不会主动找她的吗?!

她承认那一刻有些心跳加速到惴惴不安,甚至都不知道他要干嘛,有一秒还觉得,他会说明天的婚礼不用举行了,显然一切都是她在多想,莫子兮的言语间,是在平复她的情绪。

也不知道莫子兮这样的性格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分明很冷漠的一个人,却每次做出来的举动,都会给人一种很暖很贴心的感觉。

她微叹了口气。

继续闭目养神。

大厅内。

莫子兮在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他礼貌的一一谢过,显得很亲民。

“姐夫。”身后,传来许惟肖的声音。

莫子兮回头,看着她换了一套衣服,脚步有些快的走了出来,“刚刚去房间没看到你,你先出来了?”

“嗯,让你姐稍微休息一下,她一天也累了。”

“姐夫你真体贴。”许惟肖笑得很灿烂,“以后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这么体贴的老公。”

莫子兮对她的兴趣似乎并不大,只是淡笑了一下,没有附和。

陆一城一直跟在莫子兮的旁边,眼神就这么有意无意的放在了许惟肖的身上,不动声色。

“统帅恭喜。”一个大臣官员上前,带着一家人过来祝贺。

“谢谢。”

“这位就是夫人吧。”大臣看着旁边的许惟肖,再次恭贺道,“恭喜夫人,祝您们白头偕老。”

“她不是,她是妙妙的双胞胎妹妹。”莫子兮解释,没有半点脾气。

“啊,对不起统帅。”大臣连忙道歉,“真是对不起,许小姐和姐姐长得太像了,而且都穿着红色的礼服,一时眼拙,还望统帅及许小姐,不要在意。”

“没什么,她们确实长得很像。”莫子兮笑了笑。

“不打扰统帅了,我带着内人及孩子去那边。”

“随意就好。”

大臣又恭贺了几句,才带着一家人离开。

许惟肖看着官员走了之后,嘴角拉出一抹笑,“居然被认成姐姐了,也难怪,我和她长得很像。”

“不是你们长得像,而是你穿了红色的礼服。”莫子兮没有开口,身边的陆一城直白道,“有点自知之明的人都知道,今天的红色,应该属于谁。”

许惟肖转头看着陆一城,“弟弟这么说……”

“看看大厅这么多人,除了你,还有穿了大红色。”陆一城的语调就是那样,不温不热,但是语言真的会,一剑封喉!

许惟肖尴尬无比。

被人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她面子上怎么都挂不住。

她本来穿上红色就是为了显摆自己的地位,反而被陆一城这般讽刺。

她咬唇,也知道不可能在此刻发脾气,而且陆一城本来是弟弟,和这种还没长大的小屁孩计较,也太小气了一点。

可也因为不能计较,导致现在她压抑着的怒气,不上不下,脸色持续变化。

“我去接妙妙出来,一城你帮我照顾一下肖肖。”莫子兮也没有打圆场,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走了。

许惟肖看着莫子兮的背影。

明知道她今天穿大红色不合适,为什么莫子兮还要答应她?!

难道不是因为纵容她吗?

她还一度,暗自高兴。

现在的情况,莫子兮却没有给她半点台阶下!

“子兮哥只是想要让你深刻的明白,你今天穿大红色有多么的不合适。”陆一城突然开口。

许惟肖转头看着陆一城。

不可能!

莫子兮不会这么腹黑,他是一国统帅,他性格不会如此。

而且他对自己,一向和颜悦色,不可能故意让她出丑。

他就是在纵容自己,就是会纵容自己!

陆一城也不屑和她多做解释,疏远的站在许惟肖的身边,不再开口。

许惟肖憋着一股子怒气,刚开始没觉得,现在被人揭穿之后,总觉得周围人看她眼光好像都变了,分明刚开始她还特别的有自豪感,分明刚开始她觉得,她的活力四射比她姐更漂亮更生动,现在反而,全很尴尬,尴尬得要死,但她又不想妥协,死都不愿意换上粉色礼服!

高级套房中。

莫子兮走进去。

房门内外的军人举手行军礼,恭敬的准备开口。

莫子兮一个手势让他们不要说话。

军人放下手,站得笔直。

莫子兮的眼眸看着沙发上,撑着手在睡觉的许惟妙,他一步一步靠近,对方却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过来,很安静的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睡着。

很少这么认真而清晰的看过一个女人,他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就这么看着她在自己面前,睡得安静的模样。

许惟妙是真的有些困,昨晚失眠今早起得太早然后又坐飞机又坐车,还举行了那么大的婚礼仪式,全程处于紧绷状态,安静下来想要自己不睡着都难。

好在她睡眠浅,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敢真的沉睡了过去。

所以几分钟后,就自然的醒了。

醒过来那一秒,还特别的不文雅的打着哈欠伸懒腰,手臂张开扭动身体,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的莫子兮。

她整个人猛地僵硬了一秒。

下一秒,连忙闭上大哈欠的嘴以及放下伸懒腰的手臂,正襟危坐。

莫子兮看着她的模样,笑了一下。

是真的,忍不住笑了一下。

还稍微,发出了一点笑声。

许惟妙脸有些尴尬的红了,早知道,清醒之后应该睁开眼睛看一眼的,她应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现在的自己,没有了私人空间没有了私人空间,得习惯周围都是人,得习惯自己有个丈夫,叫莫子兮。

“走吧,我们出去。”莫子兮开口。

许惟妙缓缓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这套礼服很长,裙摆一直到了脚踝处!虽说是旗袍,但也是改款后的带着时尚的剪裁,旗袍可以很好地衬托许惟妙凹凸有致的身材,也能让她带着恬静的韵味很是自然的释放了出来,她走路的时候,叫上一双高跟鞋,轻微扭动的腰身和臀部,还带着迷之性感。

莫子兮抿了抿唇,带着她走向大厅宾客之中。

许惟肖看着莫子兮和许惟妙出现,连忙上前过去,“姐你总算出来了,客人好多。我都招呼不过来。”

陆一城冷冷的笑一下。

在莫子兮没有出现的时候,从头到尾的板着一张脸,什么时候招呼过客人。

“辛苦你了肖肖。你要是累了,就去房间休息一会儿,晚上还有晚宴。”许惟妙关心的说道。

“不用了,你今天大婚,我当然要陪着,还有姐夫的。”许惟肖很自然的说道,口吻中也听不出来什么情绪,而且她整个人很活泼总觉得说出来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影藏意思。

“那就辛苦了。”许惟妙也不多说。

换做是自己,如果妹妹结婚,她也会这么全程陪同。

几个人一起在大厅中穿梭,友好的和所有官员宾客交谈,接受他们的祝福。

晚宴就是以西式为主。

所有人都穿着西装和礼服,在尊严的宴会中,侃侃而谈。

许惟妙又换了几套婚礼服,陪着莫子兮一直在国宴上,频繁的接受众人的祝福,还会稍微喝一点酒,以表示感谢。

夜渐渐深了很多。

许惟妙觉得自己的笑容都快僵硬了。

但还得一直这么,一直笑着。

以前觉得笑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果然是自己经历得不过多。

真不知道旁边这个男人,怎么能够一直保持这样的笑容,儒雅温和。

“子兮。”莫一诺带着叶初走过来。

结果中午午餐之后,莫一诺被叶初带到房间休息,一睡就是一下午,不是肚子饿了,都不知道自己会睡到几点,她在叶初的强迫下把晚餐吃了之后,才匆匆忙忙的赶到宴会现场,直接走向了莫子兮和许惟妙身边。

许惟妙看着来人,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

莫一诺也看着许惟妙,主动开口道,“我是子兮的姐姐,我叫莫一诺。”

“你好。”

“叫姐姐。”莫一诺直白。

许惟妙一怔,连忙开口道,“姐姐好。”

“真乖。”莫一诺灿烂一笑,“这是我老公叶初,也是你老公的专职保镖。”

“你好姐夫。”许惟妙还算反应机灵,“上次谢谢你出手相救。”

“应该的。”叶初显得稍微冷漠了点。

“今天一天,到这个时候才来恭喜你们。”莫一诺说,“你们别介意,我怀孕了有点嗜睡,下午就睡过头。”

“你怀孕了?”许惟妙有些惊讶,“但你看上去,身材很好。几个月了?”

“三个多月?”

“怀孕辛苦吗?”许惟妙询问。

“还好,除了爱睡觉之外,其他没什么区别。”

“真的吗?”

“你这么积极的打听,是想着婚后和子兮造计划吗?”莫一诺询问。

许惟妙脸一红。

当时就说了,结婚就生小孩的。

今晚就是……洞房花烛夜了。

莫一诺看许惟妙的表情,嘴角笑了笑,也没有过多的打趣,很自然的和许惟妙分享了一下怀孕的事情,两个人聊得还算愉快,莫一诺就知道,她妈都能看上的女孩,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子兮应该也会看得到许惟妙的好吧。

这个女孩,这么恬静这么美好。

婚宴一直持续到了夜晚11点结束。

宾客和官员由工作人员一一送回,大多数人都是安排了房间休息,然后第二天的专机送回文城。

至于新婚的莫子兮和许惟妙,自然就被一起送回了他们的婚房。

之前许惟妙来过,现在变得特别喜庆的四合院婚房。

------题外话------

下午二更,不说了。

宅就是一直勤劳的小蜜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