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事端起(1)不是为了帮你/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过午饭。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还有许惟肖坐着飞机回到了文城。

到达文城机场。

专用轿车停靠在机场从专用公车道离开,行驶在文城的街道上。

从帝都到文城,许惟肖一直在找莫子兮说话,偶尔莫子兮沉默的时候,也能自圆其说,好不尴尬,倒是许惟妙,有点插不上嘴,整个路途都比较安静。

“肖肖。”莫子兮开口,打断许惟肖有些热情的声音。

“怎么了姐夫?”许惟肖看着他,很认真的表情。

“我先送你回你家。”莫子兮直白。

“姐夫的意思是?”许惟肖当然知道莫子兮是打算把她送回家之后和她姐回莫家,但此刻她假装不知道的,一两单纯的看着他。

莫子兮也没有拐外抹角,开口道,“我带着妙妙回我家家,明天会回你们家,你在家里等我们。”

“哦,好。”许惟肖点头,很爽快的答应,特别自然的说道,“我让爸妈准备好吃的等你们回来。”

“嗯。”莫子兮微点头。

许惟肖看上去依然很自若,很开心。

心里面,早就有了很多不满的情绪。

她比她姐更出众更容易被人记住,也更得人欢心,为什么她姐从头到尾像个闷葫芦似的,而莫子兮还依然能够对她如此不离不弃,莫子兮难道就没有发现,她比她姐优秀太多吗?!

车子停靠在许家别墅。

副驾驶的人下车为许惟肖恭敬的打开车门。

她笑容很甜,“姐,姐夫,我在家等你们哦,你们明天早点回来。”

“嗯。”许惟妙笑着点头。

车门关过来,副驾驶上车,车子缓缓离开。

许惟妙以前很喜欢她妹的性格,总觉得有她在的地方,绝对不会出现冷场和尴尬的情况,而且她特别有号召力,做什么事情都能够吸引一大帮人跟随,总觉得很有活力!但是现在,一路上从帝都到文城,她却反而觉得她妹有点,聒噪。

许惟肖离开后,车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莫子兮大概有点犯困,靠在车座位上,闭目养神。

许惟妙也不打扰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文城的景色,在眼底闪逝。

没多久。

车子停靠在了莫家别墅。

许惟妙还是第一次到莫子兮的父母家来,她看着一边似乎真的睡着的莫子兮,轻声叫着他,“子兮,我们到你家了。”

莫子兮缓缓睁开眼睛,眼眶中还有一丝,疲倦未睡醒的血丝和朦胧,那一刻许惟妙有些内疚,真不应该叫醒他,应该让他多睡一会儿的。

莫子兮让自己反应了一秒,很快恢复正常,看了看四周,“到了。”

“嗯。应该让你多睡一会儿的。”许惟妙说。

“一会儿就够了。”莫子兮淡淡然。

“我妹有点吵闹,一路上,你应该也有点被吵到吧。”许惟妙歉意的说道。

她妹的性格,真的有点太活波了。

以前觉得很好现在反而觉得她有点不够懂事。

但她妹又绝对不会听她说,反而她不让她妹这么干,她妹指不定还会变本加厉,也就纵容了一路。

“没什么。”莫子兮浅笑,“其实我自己都很诧异,我居然睡着了。”

许惟妙看着他。

莫子兮没再多说,他示意帮他开车门。

恭敬站在外面的黑色西装,毕恭毕敬的为他打开。

他拉着许惟妙的手,一起下车。

两个人昨晚上也发生了关系,昨天得婚礼也一直很亲密的走在一起,但她总觉得莫子兮每次拉着她的时候,她都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有些羞涩有些不安。

莫子兮很稳重很温和,但对她而言真的没有什么安全感。

他带着她往别墅内走去。

“妙妙。”

“嗯。”

“因为特殊原因,我爸和我阿姨没有去现场参加婚礼。”莫子兮说道。

许惟妙点头。

她当然理解。

不管莫修远是不是假死,但在官方的新闻上他是不存在的,而且众所周知莫子兮的亲生母亲是南玥椿,陆漫漫去观礼也不妥当,自然两个人就不可能出现在大婚现场。

“等会儿,记得改口。”莫子兮提醒。

“嗯。”

“我阿姨陆漫漫……”莫子兮欲言又止,靠近许惟妙的耳边。

许惟妙一怔,在脸红的那一刻,了然的一笑,“好。”

莫子兮的脸色似乎也有些微动。

很少会看到莫子兮脸上不一样的情绪,昨晚上幽暗的视线她不知道他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反应,但平时给她的感觉,让她觉得他的人生仿若没有起伏没有波澜。

两个人走进别墅大厅。

大厅中,很多人都在。

莫修远,陆漫漫,叶初,莫一诺,陆一城。

一家人,都在等他们。

许惟妙有些紧张。

见家长,终究会紧张。

莫子兮牵着她的手,似乎能够感觉到她的紧张,拉着她的手稍微用力了点,在给她安慰。

许惟妙微微一笑,努力让自己放松。

两个人走向沙发上。

沙发上的人都站了起来。

莫子兮恭敬无比,“爸,阿姨。”

“嗯。”两个人都点了点头,陆漫漫热情道,“子兮,你和妙妙做了这么久的飞机,应该累了吧,要不要先回房休息一下,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叫你们。”

“不用了,不算很累。”莫子兮答应着。

“那坐下来吧,别站着了。”陆漫漫招呼。

“妈。”许惟妙突然开口。

陆漫漫一怔。

“妈妈,爸爸。”许惟妙微微一笑,“昨天没办法当面叫你们。”

陆漫漫那一刻明显有些愣住了。

眼眶也似乎有点红。

莫修远看着自己老婆,嘴角笑了笑,当然知道她现在的感动,很体贴的将她抱在怀里,转眸看着莫子兮。

莫子兮回视着他爸的视线,郑重的点了点头。

莫修远欣慰的笑了笑。

“妈,人家妙妙都改口了,你不发大红包的吗?”莫一诺忍不住逗趣。

其实莫子兮一直在他们家,他们一直把他当成和这屋子里所有亲人一样的亲人,但莫子兮总是,和他们不同,今天,莫子兮没有叫她母亲妈妈,但是莫子兮的妻子却直接开口叫的妈了,这份感情的传递,大家都懂。

莫一诺也在,为她妈打圆场。

她妈估计关上房门抱着她爸就得哭得死去活来的。

“红包呢。”陆漫漫猛地回身,问莫修远。

莫修远一脸懵逼。

当时没说要准备红包啊。

“爸妈,不用了,当时见面礼就已经够大了。”许惟妙连忙说道。

“那赶紧坐下吧。”陆漫漫也顺着台阶下了,“一家人都这么站着,也挺奇怪的。”

“嗯。”

一家人又都坐在沙发上。

“昨天的婚礼我在电视上都看了,很遗憾没能到现场,不过妙妙你昨天很美。”陆漫漫赞许道。

“谢谢妈,我知道所有婚礼上的礼服,都是你亲自为我挑选准备的,每一套我都好喜欢。”

“你喜欢就好。”

“但是……”

“你有什么话就说,都是一家人,别不好意思。”陆漫漫心情很好,对着妙妙很热情。

莫一诺觉得她和陆一城在她妈心目中家里的地位,又低下了很多。

该忧伤吗?!

“是这样的,我打算把我的婚礼服进行慈善拍卖,捐献给慈善机构,当然我会把主礼服留下来的,会一直好好保存。”

“想法很好,我同意,这叫资源合理利用。”陆漫漫很认可。

“谢谢妈妈,等这几天忙过了,我就准备进行拍卖。”

“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妈帮忙的,你尽管说。”

“好。”

两个人热情的交谈着。

莫一诺觉得自己真的被冷漠得厉害。

陆一城就不说了,一个孤儿的存在。

她打着哈欠,实在也是怀孕后嗜睡,“妈,你好好和你乖儿媳妇聊着,我去楼上躺一会儿,我困了。”

“我陪你上楼。”叶初本来在和陆一城一起陪着小夏夏打游戏,听莫一诺说困了,直接就退出了游戏。

小夏夏大概又在火冒三丈了!

“去吧去吧。”陆漫漫有些敷衍。

莫一诺嘟嘴。

怎么说,她也怀孕了,要不要这么冷漠。

他和叶初一起上楼。

叶初一直牵着她。

自从她怀孕后,这货不管走到哪里都喜欢把她牵着,她总怀疑这货就是接着她怀宝宝的名义,各种占她小豆腐。

两个人回到房间。

莫一诺躺在床上,睡觉。

叶初准备掀开被子陪她一起睡的时候,一条短信蹦了出来。

莫一诺实在是很容易疲倦和发困,靠在枕头上就有些昏昏欲睡。

叶初将短信看了之后,关上手机,回头帮莫一诺拧了拧被子。

莫一诺真的是入睡很快。

几分钟,就已经沉睡了过去。

叶初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起身走出卧室。

打开房门。

陆一城也刚好上楼,他有些诧异,“你不陪着我姐。”

“有点事情出去一下,你帮我看着一点你姐,如果她醒了我还没回来,就说我出去有点事儿,或者让她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给她解释。”

“你要出门就出门吧,我姐又不是三岁儿童,不是分分钟都离不开你的。”陆一城无语。

这婚后的男人,果真让人不敢苟同。

叶初抿了抿唇,“总之,你帮我先照顾着一诺。”

“好啦,有事儿你就去忙吧。”陆一城点头。

叶初离开。

其实陆一城看上去对谁都有些冷漠,对任何事情都不太热衷,但真的是一个很值得相信很可靠的还特别体贴的男人!

他大步下楼。

客厅依然一团和气。

他走过去,对着莫修远和陆漫漫尊敬的说道,“爸妈,我有点事儿先出去一下。”

“会回来吃晚饭吗?”陆漫漫询问。

“我不能保证。”

“到时候打个电话回来。”

“好。”

陆漫漫点头一笑。

叶初走出大厅,开车离开。

他看着自己的轿车,挂上蓝牙,拨打电话,“你在哪里?”

“我在我公寓这边。”

“你注意点下楼,我在停车库接你。”

“嗯。”

叶初挂断电话,将车子稍微开快了一些。

车子到达目的地。

叶初等了一两分钟,电梯才打开,一个带着鸭舌帽带着大墨镜带着口罩的女人,急匆匆的出现在她面前,坐进了她的副驾驶室。

叶初看了她一眼,开车离开。

坐上副驾驶室之后,林紫曦就将口罩和墨镜取了下来。

她转头看着叶初,说,“谢谢你。”

“不是为了帮你。”

“但还是谢谢。”

叶初不想多说,直接转移了话题,“说说具体情况。”

“齐倾不可能贩卖商业机密的,他不是那样的人。”林紫曦肯定无比,“他父亲因为当年勾结黑道势力吸黑钱导致他们家被绳之以法一落千丈之后,齐倾亲眼见证了他们家的所有悲剧,他之所以会这么努力也是因为,他想要重新开始,他绝对不会选择重蹈覆辙这条路,我敢肯定!”

“嗯。”叶初点头。

对于齐倾的性格,叶初很清楚。

有时候不是刻意想要去了解,而是情敌之间,自然而然就会互相熟悉,所以按照齐倾的个性,不可能走上犯罪这条路,被人陷害倒是极有可能。

他说,“先去见见齐倾。”

“谢谢你叶初,不是你,我根本就没办法这么频发的去看齐倾。”

叶初不再多说。

他这样做,也不是为了林紫曦。

车子听到郊区外的拘留所。

林紫曦依然全副武装,跟着叶初下车。

叶初交涉了一会儿,拘留所的警察恭敬的带着他走了进去。

一个小房间里,叶初坐在一个小桌子前,等了一会儿,齐倾出来,林紫曦坐在叶初的旁边,看着齐倾,有些激动,“齐倾。”

齐倾看着来人,看着林紫曦,还看到了叶初,整个人明显,冷漠了很多。

叶初也这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齐倾坐在他们对面。

叶初手一挥,房间里面其他警察就一一出去了,房门关了过来。

“齐倾,你怎么样?在里面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为难你。”林紫曦问她,看着他明显有些憔悴的模样,很是关心道。

“我很好。”齐倾回答,声音有些冷漠。

“我让叶初过来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给叶初讲,他会帮你的。”林紫曦急忙开口道。

“不用了,我不需要。”齐倾表情冷淡,由始至终甚至没有给叶初一个眼神。

叶初也并不在意,就这么很淡定的看着他的模样。

林紫曦当然知道齐倾不想让叶初来帮忙,但事实就是,她认识的人之中,唯一且轻而易举就可以帮他的人,只有叶初。

“齐倾,你现在的情况,如果被认定的话,是真的会坐牢的。”林紫曦劝说。

“我知道我的情况,紫曦,我很好,不用你千里迢迢帮我找关系,我相信清者自清,法律是公平的。”

“你这是被人故意栽赃陷害。”林紫曦说,“现在所有证据都说亚文集团的那份商业机密是你卖给对方公司的,你被定罪的可能性很大,法官是讲证据的,你现在手上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自己的清白,据说检察院那边收到的所有证据,完全可以直接给你判刑了!”

“即使如此,我也不需要他来帮忙。”齐倾脸色冷漠。

“别这样了齐倾,不要和自己过意不去。”林紫曦劝说,“叶初既然答应来好好调查你的事情,就一定会有好转的。”

“我说了不用!”齐倾声音大了些,脾气也大了点,他说,“我就算牢底坐穿,也不想他来为自己辩护,我不需要!”

林紫曦被齐倾的脾气吼得也有点愣怔。

她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到找叶初帮忙。

当时齐倾被抓了之后的第一时间就给她打了电话委托她帮他找律师,她找到律师之后,律师把齐倾案件了解了一遍就说,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只能尽量让刑期轻一点,做无罪辩护基本是不可能的。

齐倾这么清高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人生留下这么一段黑历史,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莫一诺,莫一诺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可是当她拿起电话准备拨打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了叶初,叶初和莫一诺之间……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感情,但是莫一诺当初很直接的拒绝过齐倾可能真的不会管齐倾的事情,但如果叶初在乎莫一诺,应该会为了让莫一诺不和齐倾见面就会帮齐倾,她只是设想而已,想的是如果叶初不同意她再找莫一诺,没想到说明了情况,叶初就答应了。

看来,叶初是喜欢莫一诺了。

曾经她还天生的以为,叶初是喜欢男人。

现在回想起以前的所有来龙去脉,她大概猜出来,曾经的阴错阳差到底是因为什么。

果然。

她还是很嫉妒莫一诺。

很嫉妒。

现在也好。

至少叶初来处理其倾的案子比她低声下气去求莫一诺更好,这个世界上她最恨的女人,大概就是莫一诺,莫一诺抢走了她所有的幸福,不管是爱情,财富,虚弱还是其他所有的一切!

可是。

她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齐倾还会这么去排斥叶初。

还是因为自己高傲的自尊不想被人这么亵渎,亦或者,只是因为莫一诺喜欢叶初,所以齐倾不愿意接受叶初的帮忙。

她看着齐倾,那一刻因为齐倾突然发脾气而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现在之所以帮齐倾,所谓爱情的成分已经越来越淡了,上次怀孕流掉孩子之后,大概也把自己对他最后一丝不舍流掉了,但这个世界上,唯一对自己好过的男人就只有齐倾,她也做不到袖手旁观,她其实也自私的觉得,以后就算全世界都讨厌她,但至少,齐倾还会收留她,所以她要给自己留一个朋友。

“齐倾,我其实也并没想过要来帮做任何事情,我也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叶初突然开口。

齐倾看着他。

看着这个,从出生就比别人高几等的男人,从读书那会儿,就不屑他的任何事情,他总觉得,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和叶初这种人有任何的来往和交集,此刻更无法接受,他这么的来对自己施舍。

对,就是对loser的一种施舍。

他是在炫耀他现在和莫一诺的恩爱吗?!

可笑。

他为什么要接受他的故意慈悲而让自己变得如此的狼狈。

“那就离开吧,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谢谢你的好意。”齐倾冷冷的说道,口吻中,依然带着深深的不屑。

叶初并没有因为他的口气而有任何情绪波动,他就是这么看着齐倾,也没做什么但就是显得特别的高高在上,丝毫不会受到他的情绪影响到自己,他说,“答应林紫曦来帮你看看你的案子,我也并不是为了你。”

齐倾眼眸一紧。

“嗯,为了莫一诺。”叶初说得直白,声音依然不温不热,“我知道如果我不同意,林紫曦会找莫一诺,莫一诺心肠很软,她可能会帮你调查这起案子,不说她一定会徇私枉法,但她肯定会站在公正的角度上,让你的事件真相大白。”

齐倾紧捏着拳头。

“莫一诺现在是我的妻子,作为男人,我自私的不想她为了前男友而奔波所以亲自过来了。我确实不是为了帮你。”叶初再次,一字一句的说道。

齐倾狠狠的看着叶初,对于这种不动声色的讽刺让他真的有些无地自容,他说,“我不会让莫一诺来帮我,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来帮我洗脱罪名!”

“你可以做到,但是林紫曦不一定能够做到。”叶初开口,“而要不要帮你查清案子,那是我的事情,准确说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作为北夏国除了统帅外的最高长官,也有那个责任和义务让法律更加公平公正,你所谓的拒绝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你没有那个能力来拒绝我做任何事情,不管什么事情。”

高高在上的叶初,就是这么高高在上。

“我过来只是想看看这起案件当事人的一个情况,你不愿意配合我也不会强迫你,外面的事情我会亲自去调查,你保重。”叶初站起来,还显得非常的有礼貌。

齐倾看着他的身影,看着他根本没想过要去得到他的答案,转身就走了。

林紫曦看着叶初的背影,以前和叶初总是保持着特别远的距离而且叶初不太喜欢说话,所以从来没有见过叶初这么霸气的一面,这一刻反而让她有些惊讶,她猛地回身,看着齐倾紧捏着拳头眼眶充血的模样。

她知道现在齐倾在忍耐,在狠狠的忍耐,因为不想叶初来帮自己,却又无能拒绝,对于他这种自尊心特别强的人,心里的憋屈和煎熬可想而知。

“齐倾,本来我是打算让叶初给你做取保候审的,但我想你现在应该也接受不了,你在里面好好保重。”林紫曦丢下一句话,也不知道此刻还能给齐倾说什么,大步跟着叶初离开了。

齐倾狠狠的看着他们的背影,紧捏的拳头越来越紧。

无法想象的压抑和愤怒。

林紫曦快速的走出拘留所,看着门口黑色的轿车停在那里,在等她,她连忙打开车门上车。

叶初开车离开。

叶初人比较生冷,平时真的不太喜欢说话,开车的时候也是一丝不苟,面无表情。

林紫曦看着他,好久才说,“叶初,刚刚齐倾……”

“没什么。”叶初淡淡的开口道,看上去是真的不在乎。

这种不在乎不是大度,而是,对这种小事儿的不屑一顾。

叶初的身份地位和齐倾真的差了十万八千里,齐倾不管怎么的不想承认,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现在是回去了吗?”林紫曦询问。

“我去检察院拿齐倾的犯案证据。”叶初说。

“哦,好。”

叶初开车直接到了文城市检察院,工作人员连忙复印了一份齐倾的犯罪证据恭敬的交给叶初,叶初谢过之后,拿着政卷离开,“我送你回去,有什么新的进展我会通知你。”

“好。”林紫曦点头。

叶初对她的态度,真的很冷漠很生疏。

她其实本来有想过请他吃饭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帮了自己,但叶初的冷漠让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

车子停靠在了她的公寓楼下的车库,林紫曦抽调安全带,下车,“谢谢你叶初。”

叶初还是这么淡淡的态度。

林紫曦勉强笑了笑,离开。

叶初启动车子准备回去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他看着来电,接通,“一诺,醒了吗?”

“嗯,你去哪里了?”莫一诺迷迷糊糊的说道。

“我出来办点事情,马上就回来了。”

“哦,那你早点回来,家里要开饭了。”

“这个点可能有点堵车,你们先吃,我一会儿就到。”

“不要,我要等你。”莫一诺才睡醒,还带着一些朦胧的声音。

“嗯,好。”

“那我等你啊。”

“叶初……”窗外,突然响起林紫曦的声音。

叶初抬头,看着林紫曦离开的身影,突然又折了回来。

而抬头那一刻的眼神,带着一丝凌厉。

林紫曦心口一怔。

甚至是条件发射的,说不出一个字。

“谁在叫你啊,声音听上去还很熟。”那边的莫一诺随口说道。

“办事的一个人。”叶初解释。

“哦,那你早点回来吧,我挂电话了。”莫一诺也没在意。

“拜拜。”

叶初挂断电话,眼神看着林紫曦。

林紫曦心颤的看着叶初。

这个男人就是会给人,不怒而威的感觉。

她说,“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声,齐倾的案件审理在一个月之后,提醒你一下时间。”

“我知道。”叶初冷漠无比。

“那我走了。”林紫曦开口。

叶初启动车子,直接离开。

林紫曦看着叶初的背影,那一刻是真的有些失落,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羞辱,莫一诺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好命,所有人都对她如此,而她哪里比不上莫一诺了!

她眼眸一紧,狠狠的看着叶初车尾灯离开的方向!

……

叶初开车离开林紫曦的公寓,将车子往莫家别墅去。

下车前,他把齐倾的案件放在了车后座下。

走进别墅的时候,莫一诺从沙发上起来跑向他。

叶初连忙大步上前,一把抱住莫一诺,“你走路小心一点。”

“我很好啊。”莫一诺嘟嘴。

叶初无奈,牵着莫一诺的手走向沙发边,“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一会儿而已,走吧,吃饭了。”陆漫漫招呼着。

一大家子人坐在餐桌上。

真的突然就变成了好大一家人了。

莫一诺看着莫子兮和许惟妙,看着两个相敬如宾的人,突然转头看着陆一城。

陆一城被莫一诺看得毛骨悚然,“你做什么?”

“我在想,大家都成双成对就你一个单身狗,你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陆一城无语。

他才18岁,19岁都还没满。

有这么遭人嫌吗?!

------题外话------

下午二更妥妥的。

小宅飘走……

难得周末更新时间没到12点,啊哈哈,给自己一个大大的赞。

……

推荐好友新文《豪门独宠之夫人要上位》爱吃香瓜的女孩著。

吕萌是被自己公司开除的创始人,她总结是自己做得太多,要的太少。所以她决定从今以后只说不做。把谈好的生意谈崩了,把小三告上法庭,把讨厌的人赶出公司,决心当个好人。可是面对跟自己一夜情的大BOSS,她表示有点头疼。

秦川是帝都最大地产集团的总裁,背景强悍、杀伐决断,短短三年成为尊荣显耀的全球最佳CEO,资产过百亿。被无数女人窥视的他,认定是那个女人勾引的他,正愁找不着人时,她自动送上门了?

看着应聘者的简历,秦川冷笑:“吕萌,新仇旧恨,你想怎么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