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事端起(2)我会迎合你的情绪/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饭厅中,家里一片和谐。

陆一城总觉得自己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而且不得不说,现在所有人都成双成对,他这么一个人单着,也总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怎么办?!

他也确实没有喜欢上任何人。

这世界上,总觉得没有谁能够配得上自己。

不是他自大,而是事实如此。

他姐说他不好找女朋友,他想他确实不好找女朋友。

吃过晚饭之后,叶初就带着莫一诺先回去了。

其他人也在客厅坐了一会儿聊了聊天,各自回房。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回到他的房间。

许惟妙第一次到莫子兮的房间,昨天也是第一次和他同床共枕,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她站在房间内,看着莫子兮在衣帽间里面翻找自己的睡衣,还捣腾了一会儿。

卧室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许惟妙转身去开门。

陆漫漫站在门口,笑着说道,“妙妙你应该没有欢欢喜衣服在这边,我这里有两件新买的内衣裤都没有穿过的,你尺寸应该跟我差不多,你试试看。”

“谢谢妈。”许惟妙感激一笑。

“都是自家人,早点睡吧。”

“嗯。”

陆漫漫离开,许惟妙关上房门,进去。

进去就看到莫子兮拿着一条男士内裤和一件蓝格子睡衣,说,“你洗完澡之后就穿我的吧。”

所以刚刚莫子兮在衣帽间弄那么久,是在给她找睡衣了。

她眼眸看着那条黑色内裤,脸一下就红了。

她说,声音有些羞涩,“妈刚刚给我找了内衣裤换洗。”

许惟妙本来藏在身后的,总觉得这种私密的东西,不好意思给莫子兮看,所以他也没发现,现在,她拿出来那一刻,反而让莫子兮有些,尴尬了。

尴尬的一瞬间,脸似乎红了一秒。

不是错觉吧。

莫子兮一向,都恒温的,那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诗句来形容莫子兮的心态,再贴切不过。

所以这一刻莫子兮也有点不好意思吗?!

许惟妙在自己看得还不明白的时候,莫子兮突然转身走进了浴室,口吻听上去很自然,“睡衣我给你放在浴室了,你去洗澡吧。”

“嗯。”许惟妙点头。

他看着莫子兮将睡衣放进浴室后,默默的把那条黑色小裤带走了。

她忍不住一笑。

从来不觉得莫子兮有时候好像,也挺可爱的。

想想用可爱这个词语来形容一国统帅……

她也觉得太违和。

许惟妙走进浴室,洗澡。

昨晚上的第一次后,身体似乎还有点疼痛感,今晚还会做吗?!

她咬了咬嘴唇,把自己里里外外又洗了好几遍。

她打开浴室房门出去的时候,莫子兮坐在沙发上随手看着一些杂志,她穿着莫子兮大大的睡衣,衣袖和裤脚都要卷好几转,看上去都还特别大,她抓着自己的衣领,因为衣服很大,领口处如果不被好好的禁锢住,会自然的落在两肩处,太暴露了。

莫子兮抬头看着她,看着她在沐浴后白里透红的皮肤,抿了抿唇,“早点睡吧。”

“嗯。”许惟妙赶紧睡到莫子兮的床上,偌大的床,睡在一角。

莫子兮看了她一眼,转身去浴室洗澡。

他洗的比较快,洗完澡出来,许惟妙自然还没有睡着。

她感觉到莫子兮也躺在了床上,和她隔了有点距离。

彼此应该也是背对着的吧。

她松了一口气,默默的在让自己入睡。

“妙妙。”莫子兮突然开口。

此刻灯光已经黑暗。

许惟妙被突然的声音有点惊吓住,她连忙回答,“嗯。”

“昨晚上,弄疼了你吗?”莫子兮询问。

许惟妙脸烧红,没想到莫子兮此刻会这么问。

“没有没有。”许惟妙摇头。

莫子兮笑了一下,“那为什么离我那么远,是怕我吗?”

“啊?”许惟妙翻身。

一翻身,就看到正面对着自己,确实有点远的莫子兮。

昨晚上他们也是这么入睡的。

她以为,他们就应该如此。

“过来点,你都快睡到床沿上了。”

许惟妙才发现,自己稍微翻身,就会滚下床。

她挪动着身体,靠近了一些。

两个人之间还是有点小距离。

莫子兮也没再多说,温和的嗓音低声道,“睡吧。”

说完之后,莫子兮就翻身,背对着许惟妙。

许惟妙看着莫子兮的后背。

他的背很宽广,昨晚上就算只有一瞥,但也看清楚了他身体的轮廓,线条感很强,肌肉很有型。

她才发现,自己好像都没有真的摸过他。

昨晚上他倒是对自己了……

她突然伸手。

那一刻突然很想摸摸他的后背,很想感受一下,他宽广的后背是什么触感

“你觉得我家人怎么样?”莫子兮突然又开口。

许惟妙的手猛地收了回来。

惊吓着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差点做了什么。

她深呼吸,让自己冷静。

总觉得要自己小心脏不好,分分钟会被莫子兮吓死。

她爆红着脸,说,“很好,很好相处。在没有接触他们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们性格都这么好,我当时还很害怕自己融入不进去,接触了才知道,原来和他们在一起,一点压力都没有,比和你在一起更加轻松自若。”

莫子兮身体似乎是顿了一下,而后又笑了一下。

许惟妙是好久没有听到莫子兮的声音,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她连忙解释,“子兮,我不是说我不能和你好好相处,我只是只是……”

“没什么,以后慢慢习惯就好。”

总是用很温柔很温和的态度,莫子兮仿若没有自己的情绪,给别人的感觉永远都是一沉不变。

她咬唇,“子兮,我们是夫妻了,不管我们的婚姻和大多数人有多不同,但我希望你不要对我隐藏情绪,因为你隐藏了情绪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对你,我不知道我做的一切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你喜欢或者不喜欢。”

“你在意我的情绪吗?”莫子兮突然询问。

“嗯。”许惟妙点头,“我会尽量迎合你的情绪。”

莫子兮又笑了一下,“不用了。”

许惟妙总觉得莫子兮好像真的,不太容易靠近。

“你要是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会提醒你,至于我喜欢不喜欢,我本人没有什么很喜欢或者很不喜欢的东西,所以不会在乎你做的事情对我而言是否高兴。”

许惟妙一直看着莫子兮的后脑勺。

这个男人真的,好冷啊!

“睡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回你家,下午就要回帝都了,我事务比较多,行程很紧。”

“嗯,晚安。”许惟妙翻身。

还是选择了背对的方式。

她和一国统帅的婚姻,就注定和一般人截然不同!

……

第二天一早。

吃过早饭之后,莫子兮就带着许惟妙往许家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莫一诺被叶初送了回来,两个人一起下车。

“你们要走吗?”莫一诺询问。

“嗯,我们回一趟妙妙家。”莫子兮点头,有些老人传下来的规矩,该遵守的还是要遵守。

“哦。”莫一诺点头,有些失落的说道,“我还以为今天可以和你还有妙妙多待一会儿呢,叶初也有事儿,非要把我送回来。瞬间觉得好无聊。”

“叶初哥有事吗?”莫子兮询问。

“有一点事情需要处理。”叶初点头。

“爸和阿姨还有一城在家。”莫子兮说,“我带着妙妙就先走了。”

“好。”莫一诺微微一笑,“妙妙,以后有空多来找我玩,我还能给你分享怀孕心得体会。”

许惟妙也笑着说,“好。”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离开,叶初陪莫一诺走进别墅大厅。

莫一诺转头看了一眼莫子兮和许惟妙离开的车辆,对着叶初说道,“你说妙妙和子兮能培养出感情吗?”

“我不知道。”叶初直白。

感情的事情,他不擅长。

“情商这么低,你到底是怎么追到我的?”莫一诺感叹。

“可能是人格魅力。”叶初很认真的回答。

“……”这货一本正经的时候,还真的没办法反驳。

叶初牵着莫一诺的手走进大厅,把莫一诺交给家里面人之后,才转身离开。

“有这么不舍吗?”陆一城躺在沙发上,看着他姐的模样,受不了的开口。

“像你这种没有老婆的人不懂爱情的滋味也不怪你。”莫一诺看叶初走得不见了,才转身回到沙发上坐着。

陆一城无所谓,对于他姐的不屑,他表示很淡定。

“话说一城,你不会也是同性恋吧。”莫一诺突然很激动的问道。

陆一城翻白眼。

“你可是要传宗接代的,你和小夏夏可不一样!”莫一诺一字一句。

“你还是好好胎教吧。”陆一城从沙发上起来,转身上楼。

莫一诺看着陆一城大步离开,对着陆漫漫说道,“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

陆漫漫无语,“一孕傻三年。”

莫一诺嘟嘴。

她到底不是她妈亲生的吧!

……

叶初离开别墅,打电话让检察官一起,去亚文集团。

手上的证据,齐倾的犯罪事实确凿,按照一般案件,将会很自然的开庭,然后判刑,无话可说,但因为叶初的插入,让案件又展开了一轮调查。

小车内,叶初翻一边开车,一切询问身边的检察官说道,“这份证据是从哪里拿来的?”

“当时齐倾和对方公司接头人在一起喝茶的照片,是亚文集团齐倾的一个同事提供的,说当时他正好去餐厅吃饭碰到齐倾和对方在吃饭,一时无聊就拍下来了。另外机密文件的内容传输从齐倾消除的电脑数据里面还原过来的,然后一些金钱的交易记录,就是从齐倾银行账户上查到的,金额吻合。”检察官对着叶初恭敬道,“基本上可以断定,齐倾贩卖亚文集团商业机密的犯罪事实。”

“我们现在先去找找那个提供齐倾照片的同事。”

“好。”检察官点头。

车子到达亚文集团。

检察官提前和亚文高层沟通,他们到达的时候,就直接去了亚文高层会议室里,叶初走在会议室里面,低头看着齐倾的犯罪证据,然后听着亚文的高层和检察官谈起齐倾这个人,评价是很高,因为这次的事件导致印象很差,直白说,这让亚文集团损失了至少好几个亿的项目,确实很难让集团原谅。

“人还没来吗?”齐倾询问。

“应该快了。”检察官连忙起身,走向门口。

刚打开大门,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脖子上戴着亚文的工作牌。

叶初示意对方坐下。

偌大的会议室里面,叶初直白道,“你好,我也叶初。”

“您好叶长官。”那个同事连忙鞠躬道,“我叫张子豪。”

“过来就想要询问一下关于齐倾的案件的事情。”

“好,您请问,我一定言无不尽。”

“谢谢。”叶初点头,说道,“这张照片是你拍的吗?”

“是。”张子豪点头,“当时我正好去这家餐厅吃饭,看到齐倾就拍了一张。”

“当时拍照片的时候,齐倾知道吗?”

“本来是要告诉他的,但后来忘了,当时我看他和对方谈得很好,知道是谈工作的事情,所以也没有上前打扰。”

“你的手机能给我看一下吗?”叶初开口。

“好的。”张子豪将自己的手机连忙递上。

叶初拿在手上看了一眼,随手打开屏幕,“手机用挺长时间了。”

“嗯,女朋友送的,所以舍不得丢。”

“好,麻烦了。”叶初将手机还给张子豪,“没什么了,你去忙吧。”

张子豪拿过手机,准备起身离开,离开那一刻,似乎是很担心的说道,“请问齐倾怎么样了?他看上去不像是会贩卖商业机密的人,他应该没事儿吧。”

“法律会给所有人一个公道的。”

“是,是。”张子豪点头,恭敬的离开。

叶初看着张子豪的背影,对着检察官说道,“走吧。”

“可以了吗?”检察官差异。

“其他事情,还需要再做进一步调查。”

“好。”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亚文集团。

叶初开着车说道,“查查张子豪在亚文的情况,和齐倾的关系,同时查询一下他的账户。”

“叶长官的意思是,张子豪有可能栽赃陷害到齐倾身上?”检察官询问。

“不能肯定张子豪是不是有栽赃陷害,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张子豪在说谎。”

“怎么看出来的?”

“张子豪用的手机是VOPO,我查过相片的来源,出自ELLA手机,我刚刚问了张子豪是不是用了手机挺长时间,他说是,证明中途没有换过手机,所以照片明显不是他拍的。”叶初淡淡的说着,“我不能保证张子豪是否有嫌疑,但他说谎是很明显的,所以我需要你把张子豪的基础资料在最短的时间发给我。”

“是。”检察官点头。

本来是一桩本来就可以立案判刑的案件,现在看来,确实疑点重重。

安静的小车内。

叶初的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了看来电,挂上蓝牙,接通,“什么事?”

“叶初,不好了,齐倾在监狱要求立刻审理他的案件,现在检查院打电话给律师,律师通知我,说因为证据确凿,所以可以提前审理,大概在一周之后。”林紫曦有些惊慌的说道。

叶初表情冷漠,“你在哪里?”

“我在公寓。”

“你准备一下,我来接你去见齐倾。”

“好。”林紫曦连忙说道。

叶初将车子快得稍微快了些,对着身边的检查官说道,“你给检察院说一声,说此案件疑点重重,需要重新提供证据,让那边不要答应当事人的请求,按照原定时间一个月审理。”

“是。”

“我有点事儿要先去处理,我放你在路边,你打车回去。”

“是。”

叶初将车子停靠在路边,检察官下车之后,又迅速的到了林紫曦的公寓。

林紫曦在公寓地下车库等他,看着他的车辆过来,连忙开门坐上去,急切的说道,“齐倾好像是不想你来帮他。”

“我知道。”叶初将车子开出地下车库,“我正好也有一些事情想要询问他。”

“嗯。”林紫曦连忙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叶初在身边,很有安全感。

车子快速的到达了拘留所。

叶初带着林紫曦进去。

齐倾坐在他们对面。

叶初直白,“我看了你的案件了,因为证据确凿所以才会有蹊跷。我现在已经让检察院那边将你的案件一审时间按照原计划的一个月之后进行审理,在这期间,我在找相关证据,证明此事和你无关。”

“我不需要!”齐倾一字一句,“我根本就不需要你来处理我的事情。”

“我想你可能还不明白,我不是在帮你,而是在让北夏国公平公正而已!”

齐倾冷冷的看着叶初。

“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可以配合回答。”

齐倾依然不说话。

叶初也不在意,直白道,“张子豪和你关系如何?”

齐倾保持沉默。

“我发现他提供的照片并非他本人拍摄,所以怀疑他在故意栽赃陷害。你和他之间存在职场上的竞争关系?”

齐倾依然不开口。

叶初眼眸一冷。

“你问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你!”齐倾冷笑,满脸讽刺。

“不回答就算了。”叶初直接起身,离开。

林紫曦连忙去拉叶初。

叶初手一抬,避开了林紫曦的触碰。

林紫曦有些尴尬,她转头对着齐倾,“齐倾你别这样,你好好和叶初说,叶初在短短一天时间就能够查到这么多内容,查清楚你的案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你想想你亲生父母到底是因为什么去世的,你这一辈子这么努力,难道还要因为莫须有的罪名重蹈覆辙吗?要真的是这样,你对得起你的养父母的养育之恩,对得起这多年自己的努力吗?!”

“够了!”齐倾冷冷的说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齐倾,连我都觉得,你的自尊高傲得过头了,叶初愿意来帮你,你不应该赶到庆幸吗?!”

“那是你。”齐倾直白无比,“那是你,被虚弱和富贵蒙蔽了双眼。我没瞎,所以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施舍。”

林紫曦被齐倾的话语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虽然事实如此。

任何人都可以这儿说她,但是齐倾,她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对他,上次流产的事情,她也有些心寒但最后还是觉得,他们可能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所以她愿意默默忍受。

这一刻,却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她眼眶通红。

眼泪往下掉,一直往下。

“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林紫曦心凉的说道。

“如果你不去找他,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现在,我承认我对你的有色眼镜,越来越明显。”齐倾冷漠无比。

丢下这句话,他直接往监狱走去。

林紫曦就这么看着齐倾的背影。

叶初显得很局外,他转身,也往外走。

林紫曦强忍着眼泪,跟着叶初出去。

她坐在叶初的副驾驶室。

叶初开车准备离开。

林紫曦捂着自己的脸,估计是真的被伤透了,所以一直在哭。

隐忍着哭泣。

叶初启动车子那一秒,伸手抽了几张餐巾纸,“擦擦吧。”

林紫曦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纸巾。

他们结婚4年时间,叶初从来没有对她如此,主动过……

------题外话------

二更是不是很晚。

小宅捂脸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