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事端起(3)我对你有多喜欢!/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经结婚的那四年,叶初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任何主动的行为,有时候甚至是把她当空气的存在,要不然整整四年时间,她根本就不可能连一点机会都找不到靠近这个男人,最后导致现在的结果。

林紫曦真的很后悔,她和叶初之间变成现在这样。

她甚至觉得,就算是形婚,至少她还是叶家少夫人的地位,就好。

她接过叶初的纸巾,将眼泪擦了擦,“对不起叶初,我真的没有想到齐倾会排斥成这个样子,我以为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齐倾不管多高傲的自尊也不会如此,我果然还是不太了解齐倾。”

“没什么。”叶初淡淡然。

林紫曦看着他的模样。

这个人对自己还是那般冷漠啊。

她以为,他会有所动容。

人都会保护弱者,特别是强大的男人。

她坐在副驾驶室,看着叶初启动车子离开拘留所。

叶初的表情一向很冷,从来不言欢笑。

安静的空间,林紫曦突然又主动开口道,“叶初,你还会继续齐倾的案子吗?”

“嗯。”叶初微点头。

“谢谢你。”林紫曦由衷的说道,“如果换成是我,可能我都会撒手不管。但不管怎么说,不管齐倾怎么说我怎么看不起我,不管现在我对齐倾的感情已经没有了所谓的爱情,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帮他还他一个公道。他从小的生活背景真的很不好,才会导致他现在的性格,而且以前的我,还辜负了他对我的付出,我其实一直很内疚,是想他不管如何,好好的生活下去。让你为难了,真的很抱歉。”

“我说过,帮他不是为了其他谁。”叶初给她的感觉依然很冷。

不过林紫曦真的有敏感的发现,叶初至少对她稍微没以前那么排斥,以前的叶初,让她一直觉得不能靠近,一米之内不能越界。

她嘴角笑了笑,“我知道你是为了莫一诺,可最后也满足了我的期许,所以我对你说谢谢,也是应该的。”

叶初抿唇,没再多说。

林紫曦突然叹了口气,说,“你是不是一直都喜欢莫一诺?”

叶初没有回答。

“以前我还单纯的以为,你是同性恋。现在想来,自己果然很傻。你应该喜欢莫一诺很多很多年了吧,才会在莫一诺需要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我真的很羡慕莫一诺能够得到你这么深厚的感情,也由衷的祝福你们。”

“嗯。”叶初应了一声。

林紫曦看叶初已经不愿意再开口了,所以也没有再多说。

她还算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男人很讨厌聒噪的女人!

车子一路到达了林紫曦的地下停车库。

林紫曦打开车门下车。

叶初掉头,直接就走了。

林紫曦看着车尾灯的方向,嘴角蓦然一笑。

曾经,还真的没有找准感动叶初的方法,以为靠勾引靠主动靠威胁,现在才知道,得靠弱小。

她转身走进电梯,嘴角一笑。

这大概会是最后一次她能这么靠近叶初的机会,她为何不再试一次?!

何况,她人生最讨厌的莫一诺,她不给她一点教训,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无缘无故受到的这么多的委屈和不甘?!

……

叶初开车往莫家别墅开去。

从找到林紫曦从和林紫曦结婚到离婚,他的人生里面基本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印象,只是因为,莫一诺。

现在这一刻,他反而对林紫曦有点改观。

他不知道林紫曦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几年的婚姻他甚至没有正眼看过她,说直白一点,闭上眼睛根本想象不出来林紫曦长什么样子,后来离婚,这个人的身影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完全灰飞烟灭,然而这一次林紫曦为了帮齐倾找到他,看着她这么执着努力的帮齐倾,倒是第一次让他觉得,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义气很多。

他眼眸微动。

开车的速度有些快。

林紫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压根并不在意,不管她性格怎样,也不在意。

他的全世界,只有莫一诺。

车子很快停到了莫家别墅。

走进大厅,就能够听到别墅中传来的欢声笑语。

基本都是莫一诺很清脆很高扬的声音,很多时候他走进去,就能够看到莫一诺灿烂的笑容。

这个女人就是有那个魅力,在她咧嘴一笑的那一刻,寒冬都会变成暖春。

他一出现,莫一诺就非常非常热情的走过去,对他表现得很亲昵。

莫一诺对自己越来越依赖,对他的喜欢也毫不掩饰。

“叶初你回来了。”莫一诺主动拉着他的手,“我和我爸妈还有一城在讨论孩子性别的事情。”

“嗯。”叶初嘴角一笑。

现在才怀孕3个多月而已。

但他却很愿意和任何人谈起他的孩子。

他和莫一诺坐在沙发上。

莫一诺靠在他的身上,很自然的亲昵。

在和莫一诺结婚的很长一段时间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有这么一天,莫一诺还嫁给了自己,他都以为,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和莫一诺有任何交集,直到现在莫一诺对自己如此,他偶尔也会在半夜惊醒,然后紧紧的将她抱在怀抱里,他真的太害怕失去她,十多年的等待,真的太长太苦。

他不想重复。

“你觉得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莫一诺很好奇的看着叶初。

怀孕后的莫一诺,总是会傻傻的询问肚子里面的宝宝性别。

大概是真的很好奇。

不得不说,莫一诺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却就这么给他孕育了两个宝宝,他其实很感动。

他笑着说,“我看不出来。”

“我怎么都觉得是龙凤胎。”莫一诺笃定。

因为她想要龙凤胎。

这样就能儿女双全了。

简直人生赢家。

“生两个儿子最好。”陆一城突然开口。

“为什么?”莫一诺转头看着自己弟弟。

这货老是和她唱反调。

“为了你好。”陆一城直白。

“为我好?”莫一诺蹙眉。

陆一城睨了一眼莫一诺,那不屑的眼神。

莫一诺真的很想发飙。

她哪里笨了哪里笨了,陆一城那什么眼神。

“你看我妈的遭遇就懂了。”陆一城淡淡然。

莫一诺一下反应过来。

陆一城是在提醒她,叶初变成女儿奴。

她怎么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自己的面前。

她对着叶初,有些委屈道,“你如果有了女儿,会忽视我吗?”

“不会。”叶初一口咬定。

莫一诺嘴角的笑容还没拉开,就听到陆一城说,“我猜想我爸以前也这么承诺过我妈。”

“陆一城,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莫一诺气呼呼的吼着陆一城。

陆一城耸肩。

一孕傻三年。

他不跟傻子一般见识。

别墅大厅,弥漫着一家人偶尔斗斗嘴,却真的很欢快很和谐的声音。

完善吃过晚饭之后,叶初带着莫一诺回去。

小车上,莫一诺因为怀孕了,叶初怕勒着她的肚子让她坐在了后座。

后座很宽,莫一诺怎么折腾都行。

但她其实不太喜欢和叶初这么远的距离。

两个人结婚后,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莫一诺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叶初,越来越喜欢,她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看着叶初认真开车的模样,她老公怎么就这么讨人喜呢!

嘴角还会有点白痴的笑。

女人在遇到感情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会比较,傻白甜。

怪不得这段时间她越来越爱看狗血言情剧了。

“叶初。”莫一诺开口叫他。

“嗯。”

“我发现我好像真的很喜欢你。”莫一诺突然说道。

叶初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一下,嘴角上扬着一抹笑容,很明显。

“我到现在都分不清楚,小时候对你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因为你的拒绝在故意回避,现在我也想不明白,但我知道,我放松了对你的芥蒂之后,对你的喜欢就跟洪水一样,挡都挡不住。”

叶初的笑容越渐的明显。

“叶初,你对我的感觉是不是也是如此?”莫一诺很认真的问道。

“嗯。”

“那你说你当年为什么要拒绝我,你现在后悔吗?快快快告诉我,你悔得肠子都青了。”莫一诺有些霸道的说道,“这样我才能够心理平衡,想想因为你我在感情上多不顺心,和齐倾那几年你都不知道我过得有多压抑!”

叶初在听到齐倾的名字的时候,明显那一刻有些异常。

莫一诺对齐倾是真的放下了所以才会这般自然的谈起这个人,也就根本没有注意到叶初的情绪。

她皱眉,“你干嘛突然又不说话了!”

“嗯,我很后悔。”叶初开口。

莫一诺好想仰天长叹。

叶初的情商这么低,这么低,她到底怎么爱上他的!

从来都不会主动一点主动一点的吗?!

“一诺。”叶初开口。在莫一诺情绪很惆怅的时候,开口认真无比的说道,“以后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我都会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一点点伤害,我会尽我所能,让你幸福。”

莫一诺灿烂一笑。

好吧。

她就是这么容易被感动。

她说,“叶初,我真的突然觉得,有你真好,有你在我身边真好。我自己可能都想象不到,我现在对你有多喜欢。”

“我也是。”

弥漫着甜蜜和幸福的空间。

小车一直龟速的行驶在文城的街道上。

莫一诺曾有一段时间一直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在感情上都不会顺利了,有时候绝望到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就会孤独终老,她没想到那个冷漠的叶初,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温暖。

两个人一起回到家中。

从莫一诺怀孕之后,生活上的大小事儿,只要叶初在她身边,从来都是他帮她,洗澡,刷牙。

洗澡的时候,总是会把某人洗得心血澎湃,莫一诺每次看到叶初那个样子都邪恶的有一种成就感,当然不敢轻易挑逗,男人疯狂起来的时候,会对胎教不好。

洗完澡,莫一诺躺在床上。

叶初也会陪着她一起睡觉。

她习惯了叶初把她抱在怀抱里的感觉,她总觉得叶初给她的温暖,让她能够感受到全世界。

缓缓地,莫一诺很快就睡着了。

怀孕后的睡眠质量尤其的好。

叶初感觉到莫一诺均匀的呼吸声,才轻轻的掀开被子起床,然后去了隔壁游戏室连着的书房,打开电脑,接受检察官给他发送的邮箱文件,关于张子豪的一些资料信息。

张子豪,二十九岁,亚文集团职员,和齐倾一个部门一个中心,因为比齐倾先进公司所以算得上是齐倾的前辈,平时和齐倾在工作上的交集比较多,两个人很多工作项目都是要相辅相成。

论能力,张子豪在亚文多年,没什么大的成就,倒是齐倾,进公司没多久谈下了一个大合同得到公司上下和高层的赏识。

这么一来,所以张子豪是嫉妒齐倾的能力了?!

叶初往下翻阅,在自己觉得有些重要的地方标红标粗,做好记录。

他把自己需要更加了解的东西整理了出来,重新发给对方,让他作进一步的了解。

刚把邮件发出去。

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叶初。”

叶初回头。

那一刻有些心跳加速。

有种做了亏心事儿本人突然发现的,恐惧感!

莫一诺睡眼朦胧,揉着眼眶,“你突然不在,我还以为你去了哪里?很忙吗,现在还在工作?”

“忙完了。”叶初将电脑关上。

莫一诺连看都没有看电脑一眼,直接走向叶初,很亲昵的抱着他的脖子,“我现在不喜欢你不和我一起睡,刚刚突然醒来发现床边空荡荡的,我会害怕。”

“我看你睡着了才起来了,平时你半夜不会醒的。”叶初声音柔和。

在夜晚,叶初总是更加温柔。

她就喜欢叶初对外人冷漠得生人勿进的感觉,然后对她,柔情似水。

“所以我是有多舍不得你。”莫一诺感叹。

叶初笑了笑,“好,知道了。”

莫一诺撒娇道,“抱我回房间睡觉,抱着我睡觉。”

“嗯。”叶初弯腰横抱起莫一诺。

莫一诺软软的身体靠在叶初的胸膛上,嘴角笑容很甜,眼睛闭着,很安心。

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爸,她觉得再也没有任何男人会让她如此信任,如此安心到她愿意相信他的一切。

叶初把莫一诺放进被窝里,腾出一只手让莫一诺枕着睡觉。

两个人相拥而眠。

……

而后的半个月。

叶初都还一直在忙。

莫一诺都不知道叶初在忙什么,她就是时不时的被叶初送到莫家,叶初出去办完事情又回来接她,然后偶尔半夜也会起床处理公务,不过时间很短,基本上不会让她发觉尽管偶尔她也会发觉。

但她不会任性的真的去打扰了叶初的工作,即使她会小心眼的抱怨莫子兮分明让叶初都陪她待产了还给叶初安排这么多工作,她当时理所当然的就觉得,叶初的工作是莫子兮的吩咐,否则叶初不会这么忙。

今天叶初又把她送到了莫家,自己出门了。

4个月,小腹就有了一点弧度了。

她还特别自豪的换上了孕妇装,总觉得怀孕之后特权更多了,她妈都不敢对她大吵大闹。

她在家就是属性螃蟹的。

当然唯有陆一城,陆一城那货对她总是特别不尊敬,还说孕期女人得特别留意男人出轨的事情,让她看好了叶初。

陆一城这货就是喜欢挑拨是非。

叶初这种禁欲系男人,当然当然,至少被人看着是禁欲的,谁敢去招惹。

她对叶初的信任,已经到了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步。

只是叶初老是这么忙,让她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

她真的对自己很失望。

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感情,为什么每次投入感情,都这么,巴心巴肺。

要是再一次被感情伤害的话,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爬起来!

……

叶初离开莫家别墅后,就直接去了林紫曦公寓的地下车库。

林紫曦已经在车库等候,看着叶初来了之后,就坐上了叶初的副驾驶。

“齐倾在监狱不吃不喝。”林紫曦说,“他好像真的很厌恶我们帮他查的案子,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叶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齐倾为什么要这样!”

“去看看他。”叶初淡淡然。

林紫曦点头。

叶初载着林紫曦到达拘留所的专用病房。

据说齐倾因为不吃不喝,导致低血糖晕倒,现在在病房中休息。

他们出现的时候,齐倾已经醒了过来,手臂上打着吊灯,眼神很不好的看着叶初和林紫曦,那一刻却还算安静。

当时他们进来之前,狱警告诉他们,说齐倾在醒过来之后看着自己在病房输水就疯狂的反抗了,刚刚才打了一针镇定剂,让他镇定了下来。

所以此刻,才会如此平静的看着他们。

林紫曦看着齐倾的模样,整个人看上去很崩溃。

齐倾确实是把自己折腾瘦得好吓人,看上去身上就剩下一层皮了,脸上也憔悴无比,黑眼圈很重。

“齐倾,你别这样了,我们现在手上的证据已经有很多了,就差一个关键点就能宣布你无罪了,你别这么折腾自己了好吗?”林紫曦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一刻看上去很怕刺激到了齐倾。

“滚。”一个字,从齐倾的嘴里吐了出来。

因为镇静剂的关系,声音并不重。

林紫曦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你这样我看着真的很难受。”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齐倾。”

“我不想看到你们,走!”齐倾似乎是很努力,才说出这么几个字。

林紫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转头看着叶初。

叶初回视了一眼林紫曦,看着这个女人倒是和齐倾一样憔悴。

他上期,对着齐倾说道,“齐倾,不得不说我真的看不起你。”

“我不稀罕你看得起。你叶初,高高在上,看得起谁?!”齐倾讽刺无比,那种极恨的笑容在脸上显得异常的狰狞。

“就连路边的乞丐,我也觉得比你好过千百倍。”叶初淡淡然,表情依然冷漠,“他们至少知道为了生存而好好活下去,至少不会践踏自己的生命。这辈子,我最看不起的就是故意折磨自己人生的人,这种人真的不值得我去为他做任何事情,当然,我也确实不是为了你,但就算不是为了你,我也觉得我自己做的这些事情,很不值得。”

“总算露出了你的真面目了吧叶初,你不过就是让我对你感激涕零,让我对你怀着感恩的态度,你们这种人,他见得太多了,所谓的大发慈悲,也不过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已。”

“别用你龌龊的想法来揣测我的心情,你不配。”叶初冷然,“而我觉得,你连做一个男人都不配,我很庆幸,把莫一诺从你身上解脱了出来,否则这辈子,我大概都会一直悔恨莫一诺跟着你,如此糟蹋了她。”

本来因为镇静剂冷静下来的齐倾,此刻反而被叶初激怒了眼,他充血的眼眶狠狠的看着叶初,那一刻的愤怒显而易见。

叶初冷漠无比,“你可以选择自暴自弃自命清高,这个案子我管定了就会一直这么管下去,你想要怎么折腾随便你,但我就是得提醒你,你做什么也阻止不了我的任何行为举止,你内心怎么清高怎么不屑一顾,现实就是,你对我毫无任何,还手之力!”

说完,叶初转身就走。

齐倾看着叶初的背影。

耳边不停的重复着叶初那句“你对我好毫无任何还手之力”!

毫无任何还手之力!

这就是出生带来的天壤之别吗?!

这就是上帝给予的不公平对待。

他突然猛地从床上起来,不知道多大的情绪,才会让他在打过镇静剂之后还能这么疯狂,他拿起自己的点滴瓶,猛地一下往叶初那边扔了过去。

叶初当然有感觉到身后的东西,他转身避开,那一瞬间,就看到林紫曦猛地一下跑到他面前,那个点滴瓶直接扔在了林紫曦的额头上。

林紫曦整个人就被这么砸倒在了地上。

突然的响动,让外面的警察猛地推门而进,看着情况,迅速将齐倾桎梏住。

齐倾整个人都失去了理智,狠狠的怒吼道,“叶初,我真想杀了你!”

叶初根本没有把视线放在齐倾的身上。

他蹲下身看林紫曦。

林紫曦额头上在流血,没有晕倒但身体没有力气,就这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叶初把林紫曦扶了起来,说,“捂着自己的伤口。”

林紫曦听话的将自己额头上的伤口捂住。

叶初负责林紫曦出去。

林紫曦很自然的靠在叶初的怀抱里,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了叶初的身上。

真的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靠近叶初。

她还能味道叶初身上的味道……

叶初带着林紫曦走到门口,突然转身,对着被警察强行制止住已经脸部扭曲而狰狞的齐倾一字一句说道,“你杀不了我。”

简单的五个人。

如此轻描淡写的语句。

那一刻真的觉得霸气十足。

以前因为叶初对她的不闻不问,她和叶初基本也没有什么交集,叶初甚至没给他说几句话,她甚至可以说对叶初一无所知,到此刻,她却突然觉得,叶初真的很男人。

而他的怀抱真的给她说不出来的安全感,让人根本不想离开。

她靠在他身体上的身体,更加柔软了些。

叶初带着林紫曦坐回到他的轿车内,开车去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医生在清理林紫曦的伤口,好在只是有点破皮,伤口不深不需要缝针,医生说好好注意不会留下伤疤。

但林紫曦身体太虚弱,医生建议留下来输点营养液和消炎水。

在护士的帮助下,林紫曦躺在了病床上。

点滴液一点一点的流进她的血管里。

病房中,一阵安静。

林紫曦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依旧生疏无比叶初,说道,“你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

叶初看着她。

“反正也习惯了自己一个人。”林紫曦惨白了笑了笑,“以前还觉得自己身边有一个齐倾,现在他好像也很恨自己了。”

“你父母呢?”叶初询问。

这么多年,第一次询问她的父母。

上次结婚的时候,她父母其实也到场了,叶初大概都记不得了。

“自从和你离婚后,又爆出了一些不好的新闻之后,我父母就不太理解我了,我家还有一个弟弟,我弟弟现在在读高中,我父母怕我影响了我弟弟学业,让我别回去了。我也觉得自己挺不成器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和我父母有过联系。”林紫曦说着,还是有些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走到现在的地步,总觉得是,众叛亲离。”

“你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你现在还年轻,没必要磕死在现在这条路上。”叶初开口。

绝对不是林紫曦的错觉。

叶初对自己明显和以前不同。

以前的叶初,绝对不会对她说这种话。

她表面上看上去依旧如此。

她摇了摇头,“总觉得覆水难收。我以前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就算被所有人都抛弃了,我应该还有齐倾,我真的把他当成了我唯一可以依靠的朋友,我甚至为了他还流过孩子,你可能都不知道,当时齐倾酒醉叫着莫一诺的名字,我知道他已经不喜欢我了,但不想看到他如此难过所以那晚上在他认错人的情况下还是和他发生关系,我一直把他当成最亲的人,现在这个人,好像也离开了自己。”

叶初抿了抿唇,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林紫曦又开口说道,“齐倾就算是无罪释放,应该再也不会理我了。”

“没必要把自己所有的期望和感情放在一个人的身上,齐倾不值得你对他做这么多,他的性格因为他现在遇到的遭遇而变得扭曲不堪,你再怎么对他,他也不会看到你的好。”

“大概是吧。”林紫曦努力让自己笑着,“可是就是觉得很难受,真的很难受,我那么希望齐倾可以好好的,我那么希望他可以平安无事,但他却如此对我如此对自己,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唇边的笑容,似乎是再也隐忍不下去。

她突然有些崩溃的哭了出来。

整个人不受控制,一直在狠狠的抽泣。

“我这段时间为了他基本上什么都吃不下去,所有的通告全部都推迟了,经纪公司对我意见很大,可是有什么办法,我根本就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我只想先把他从牢狱里面就出来,只想看着他像以前一样努力的生活,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他如此来恨自己,如此……”

病房中,都是林紫曦崩溃哭泣的声音。

叶初站在那里,看着她憔悴无比的模样。

他冷冷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但也没有转身离开。

林紫曦哭了好一会儿。

好久,似乎渐渐平复了下来。

叶初把床头上的餐巾纸递给她。

林紫曦感激一笑,“谢谢。”

叶初微点头。

“对不起,我刚刚有些失控了。”林紫曦擦拭着眼泪,抱歉的说道。

叶初没有说话。

林紫曦将眼泪擦干,让自己看上去很坚强的样子,“叶初,谢谢你陪着我还听我讲了这么多,现在心情真的好多了,你应该很忙吧,你先回去吧,不用陪我,我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照顾自己的。”

叶初看着她。

“输完水我就自己坐车离开,现在其实我的名声也不是很大,没有那么多狗仔跟踪自己了。”

“嗯。”叶初也不多说。

他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林紫曦看着叶初的背影。

她嘴角冷冷一笑。

男人果然都习惯性保护弱者。

那4年,她果然用错了方法。

叶初离开医院之后,没有直接回莫家别墅,去了检察院。

检察官将他们现在手上的案件情况拿了出来,叶初看着目前的一个证据调查结果,开口道,“可以排斥,不是张子豪所为。”

“嗯,我们查过他所有户头以及和对方公司的所有关系,还有他电脑上的一些存储文件,可以断定,张子豪不是这起商业机密贩卖人,应该是另有他人。不过不得不说,张子豪是真的很嫉妒齐倾,所以我猜想,应该是张子豪接到的匿名彩信,对方可能也清楚张子豪对齐倾不满所以发给他故意让他去栽赃陷害齐倾。”检察官说道,“但很遗憾,那张照片我们做了出厂数据恢复,找到的手机终端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丢失的手机,而那个手机也已经被人丢弃了,根本没有匹配号码用过,算是在这里就断了线索。”

“也不尽然。”叶初开口,“你刚刚说了,有人把照片发给张子豪然后让张子豪故意揭发齐倾就说明,这个人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很清楚。但据我所知,在名义上,张子豪和齐倾的关系其实是很好的,齐倾一进公司就是张子豪带他工作实习,齐倾甚至叫张子豪师父,在亚文集团的员工眼里,大多数人都觉得他们关系很好。你可以调查一下张子豪身边的人,特别是私交比较好的人。亦或者……”

叶初突然顿了一下。

检察官紧张的看着他。

“亦或者他们的直属领导。”叶初一字一句,“一般而言,直属领导应该是最清楚自己手下员工的各种情况的,特别是在工作上的真正关系。张子豪如果是嫉妒齐倾,那么在工作上肯定会有所表现,而他们的领导应该会很清楚!”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叫人去调查。”

“有什么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叶长官。”

叶初才离开检察院。

一边开车,一边在思索。

目前他们现在有的证据,还不能完全解脱齐倾没有嫌疑,所以不能让齐倾无罪释放,当然,他现在也不可能给齐倾取保候审,在拘留所至少,会有人看护着。

他薄唇轻抿。

开车往莫家别墅。

刚走到半途中,忽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来电,他蹙眉,接通,“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林紫曦的家属吗?”

“我不是。”

“那你是她朋友吗?她现在在医院突然晕倒了,你能麻烦过来一下吗?!”应该是护士,有些急切的声音,“我们联系不到她的家人,这是最近一个她的通话记录。”

“我马上过来。”

叶初挂断电话,直接过去。

走进医院。

林紫曦刚从急救室抢救出来。

叶初看着林紫曦的脸色更加惨白了。

他走进去。

林紫曦似乎很诧异他会突然出现,嘴角还笑了笑,“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会突然晕倒。”

“可能身体太虚了。”林紫曦淡笑着,“睡一觉就好了。你不用专程回来的!”

“林小姐你就别逞强了!”护士一边在帮她弄点滴瓶,一边说道,“林小姐这两天月事来了,本来失血就很多,问了问几天都没吃东西了,身体太虚导致月事都一周多了还没完。刚刚一个人在病房,起身上厕所的时候,就突然倒在了地上,不是我们护士过来巡房,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点滴液的血液都倒流了,太危险了!”

叶初听着护士的话语,看着林紫曦。

林紫曦有些尴尬,“我也没想到,居然会晕倒,平时身体没那么差的。”

“你笨啦就是非常时期,医生说你这段时间又不吃饭又疲劳过度!现在你就是还年轻还能支撑住,要是年龄大一点,真的不好说。”护士直白道,“你要是她朋友,就麻烦陪她输完水再离开。”

“嗯。”叶初点头。

护士弄好之后,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脚步突然顿了顿。

总觉得病房中的两个人好像很熟悉。

到底是谁来着?!

她平时很少看新闻,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想出来。

护士走后,病房又变得安静下来。

“对不起叶初,给你添麻烦了。”

“你休息一会儿吧。”

“你不用管我的……”

“我帮你找个护工。”叶初直白。

林紫曦看着叶初,心里各种情绪,嘴角一笑,“好。”

叶初出去。

林紫曦看着叶初的背影。

这个男人果然比自己想的更不容易接近。

但是不急。

现在叶初对她明显上心了很多,她还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慢慢来。

她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约莫2分钟之后,叶初出现在病房,“帮你联系了医院最好的病房,你在医院住几天,护工会有人为你安排,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医生,我都打过招呼了,不用担心费用问题。”

“嗯。”林紫曦微微一笑,“其实我很有钱,你之前给我的。”

“一会儿就会有护士来帮你转病房。”

“好。”

叶初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离开后不出一分钟,好几个护士过来,服务周到的帮她转移病房。

“高级病房一天多少钱?”林紫曦询问。

虽然她很有钱,但她舍不得花。

她现在在娱乐圈,基本不赚钱,她怕坐食山空。

“放心吧林小姐,刚刚你那位朋友走的时候,已经支付了你这段时间所有的住院费用,你不用担心。”

“是吗?”

林紫曦嘴角,狠狠一笑。

------题外话------

没有二更。

就是这么傲娇!

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