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事端起(4)我和宝宝很想你哦/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初还是会半夜起床。

莫一诺都不明白,叶初到底在忙什么。

真的有那么忙吗?!

果然,她真的越来越依赖叶初,她自己都不太不明白,到底是因为自己喜欢到不想和叶初分开,还是说,其实就是怀孕后,人比较脆弱和敏感,才会真的很想有个人在自己身边。

莫一诺依然被叶初送到莫家别墅。

小车上,叶初开车很认真,车子稳稳当当的停靠在了莫家的别墅门口。

叶初抽离安全带,下车给莫一诺开门,然后扶着她下车。

莫一诺对叶初依依不舍,“还要忙多长时间?今天下午约了医院做产检,你会有时间陪我吧。”

“下午3点是吗?我会回来。”

“嗯,那我等你。”莫一诺甜甜一笑。

“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你忙先走吧,这么几步路我自己能进去。”莫一诺勉强让自己尽量不去打扰到他的工作,笑说道,“早点回来,我和宝宝很想你。”

“嗯。”叶初嘴角浅笑。

莫一诺一直觉得自己最大的成就就是,自己能够让叶初,不时的微笑。

要知道以前的叶初,多冷的一个人!

莫一诺转身离开。

叶初没有送她进去,但会看着她走进了大厅之后,才会转身开车离开。

有莫一诺在车上的时候,叶初开车很慢,慢如蜗牛。

没有莫一诺的时候,他车速真的有点快到惊人。

其实很多时候,他也很想早点把事情解决,这件事情终结了之后,他会好好陪着莫一诺。

车子停靠在检察院。

叶初走进去,和检察官在对最新的齐倾的材料。

叶初拿起那份齐倾直接领导李民的资料,其实昨天就已经收到了检察官发给他的邮件,昨晚上他已经迅速的浏览完毕,此刻,又这么看了几眼,有些沉默。

“叶长官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吗?”检察官询问。

看基础资料,其实是看不出来李民有任何异样的。

“他的户口都查过了?”

“嗯,查过了,没有多余的外来之钱。”

叶初放下资料,对着检察官说道,“一个大集团,一个价值好几个亿的合同商业机密,齐倾的户头上就多了50万,按理,会不会太少了点?”

“这个也是分情况的。”检察官说道,“50万贩卖一个商业机密算是一个中等价格,不高不低,所以单从价格上看不出来什么蹊跷,毕竟对犯罪人而言,就是把自己公司的一个商业机密提供给对方并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对方一次性给予50万的酬劳不算少。但也有很多特殊的例子,比如犯罪人将商业机密给了对方,从对方公司所得的利润中进行抽成,这样的话,钱就自然会多很多。”

“也就是说,如果是按照抽成的方式进行补贴,那么对方公司得在合作案完成得到利润的情况下,才会将费用打在犯罪人身上,也就意味着,我们现在不管查谁,除了齐倾,其他人的户头都应该是正常的。”叶初有条有理的分析。

检察官点头,“叶长官说得很对。”

叶初抿唇。

不得不说,这种栽赃陷害,这种在等到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再按照利润比例进行分成还真的是最可靠的方式,如果检察院真的就按照之前找到的证据受理了此案件,那么那个犯罪嫌疑人还真的就能,逍遥法外了!

叶初又拿起李民的资料看着,在亚文集团已经工作了十五年,平时一直兢兢业业,能力一般,才当上中心经理不到3年时间,平时为人还不错,属下同级及上司对他印象都不错,一致都认为他比较踏实和能干。

都工作了那么长时间,也确实不像是会做出这种犯罪行为的人。

所以李民可以排除了?!

叶初将资料放下,坐在椅子上,刚开始觉得这个案件不算难,但兜兜转转了一圈,最后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不得不说,这个人反侦察能力真的很强。

“叶长官,现在我们应该怎么进行下一步?”检察官也把自己走进了死胡同,对现在的一切,也处于有点迷茫的状态。

“再看看亚文集团其他和齐倾竞争或者少许过节的员工,梳理一下,再把资料发给我,我再想想。”叶初吩咐。

不管如何,案子不能停。

一停下来,可能就真的没有可查下去的必要了。

“是。”检察官恭敬的点头。

叶初离开检察院。

他一边开车,一边在想事情绝不会就这么简单,现在距离齐倾的上庭审判时间还有不到一周,按照目前他们持有的证据而言,没有说服力说明齐倾是无罪的,而他也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身份强迫性的让法官对这起证据确凿的案件进行不公平的延期和判刑,这传出去,是在影响司法公正。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决定让自己先静静,不去想那么多。

他开车去莫家别墅。

今天下午莫一诺产检,他提前回去陪她做好检查。

车子开得有些快。

电话突然响起。

叶初看着来电,接通。

“叶初,我是紫曦。”

“嗯。我知道。”叶初的声音有些冷漠。

“齐倾的案子有进展了吗?还有一周就要上庭了,我们现在有什么证据吗?”

“暂时没有。”叶初直白,“如果一周时间内找不到有利于说服齐倾犯罪的证据,那么齐倾被判刑的可能性会很大。”

“真的吗?”林紫曦有些激动。

“嗯。”

“那现在都没有其他进展吗?我相信齐倾一定是无辜的,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

“你不用激动,我相信他不会,但是法律是要求讲证据的,没有证据,口说无凭谁都保不了他。”叶初淡然的说道。

“那怎么办才好?齐倾就应该这么冤枉进监狱吗?”

“还有一周时间,没有到真的绝望的时候,不用太悲观。”

“嗯嗯,我相信你。”林紫曦连忙点头。

“就这样吧,有什么新的进展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好。”林紫曦说。

叶初准备挂断电话那一刻。

林紫曦又突然小声的开口道,“叶初,我今天出院了,医生说我身体很虚所以住了整整一周,现在医生说身体养得差不多了,所以可以出院。”

“嗯。”

“我不是想要麻烦你。”林紫曦连忙先撇清自己的关系,她说,“刚刚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据可靠消息,有狗仔在跟踪我,我怕被他们发现,所以能麻烦你给医院安排一下,让他们送我回去吗?我实在是很怕狗仔了,太多阴影,我想我应该也不太适合娱乐圈。”

叶初看了看时间,说道,“你等我一会儿,我过来。”

“真的谢谢你叶初。”

“嗯。”

叶初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把车子开向了市中心私立医院。

叶初停好车子后,直接走向了林紫曦的病房。

林紫曦看着叶初进来,有些激动地一笑,“叶初,你真的亲自过来了,我真的不想这么麻烦你,你这段时间这么忙。”

“东西都收好了?”叶初表情淡然。

“收好了,反正我也没有带什么东西过来,这几天都是吃的用的全部都是医院的。”林紫曦看着叶初,很真诚地说道,“叶初谢谢你,护士说费用都是你帮我支付的。”

“对我是小钱,你不用放在心上。”

“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林紫曦微微一笑。

叶初不再多说。

林紫曦也知道自己不能在叶初面前太多话,叶初对她现在的态度,不过是因为她现在的遭遇有丁点同情而已,绝对没有对她真的很上心的地步。

她把自己武装了一下,跟着叶初出院。

两个人前后走在医院走廊上。

叶初习惯性和她保持距离,是真的,有些无法跨越的距离。

林紫曦心里虽然不满,但也不敢真的暴露了出来。

叶初脚步还有些快,林紫曦根本就是小跑步才能够追上。

两个人一前一后。

叶初的脚步突然在长长的走廊上顿了一下。

林紫曦因为跟得有些快,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叶初的后背上。

叶初伸手扶了一下她,但也没有过多关心的表情。

林紫曦抬头看着叶初眼睛的视线,看着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有些焦急的一个男人身上,男人扶着另外一个女人,女人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整个人显得很苍白。

“怎么了叶初?”知道男人和女人消失在走廊尽头,林紫曦看着发呆的叶初,忍不住询问。

叶初回神,“没什么。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找医院问点事情。”

林紫曦蹙眉。

什么事情需要叶初现在就这么急着去询问?!

她脸上依然笑容满面,“好,我在这里等你,你去吧。”

叶初大步离开。

离开后,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询问刚刚那个男人的相关情况。

医生连忙帮他查询。

“叶长官说的是李民吗?”医生确定。

“生病的可能是他的妻子,叫吴慧。”叶初直白。

因为之前看过李民的资料,所以一些基本情况他都记得很清楚。

“查到了。”医生连忙说道,“病人吴慧,患的是白血病,现在刚做完骨髓移植手术,正在恢复中。”

“骨髓移植?”叶初蹙眉。

“是的,患病已经有两三年了,现在才找到匹配的骨髓进行移植,手术很成功,目前恢复状况良好。”医生连忙说道,以为叶长官和他们是熟人所以在关心病情。

“骨髓移植手术,一台手术下来大概多少钱?”叶初询问。

“手术费用在20、30万之间,但是平时的医疗费用,还有后期的一些稳固,住院期间应该会在60来万之间,我看了看,吴慧用的药物都是很好的,基本上都是国外进口的药品,算下来费用应该还会更贵一点。出院后的恢复治疗,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支付。”医生纤细的说道。

“你能帮我查查,现在吴慧缴纳在医院户头上的钱有多少吗?”叶初询问。

“好的,叶长官你稍等一下。”

叶初微点头。

“查到了。”医生说道,“吴慧的医疗账户上还有80多万,之前已经用了将近40万了。”

叶初眼眸一紧。

“对了,说起来我还想起了,当时吴慧的老公在帮吴慧办理入院手续的时候拿的是现钱,当时值班的工作人员差点没有折腾死,但因为她老公拿来的钱数额很大我们工作人员也不能怠慢,毕竟现在很少有病人愿意先存储这么大金额的钱在户头上,一般都是按照手术费用然后在根据后期的一个资料费陆续存入,所以吴慧的老公我们印象都比较深刻,好多小护士还感叹说她老公对她真的很好。”医生看着叶初,“叶长官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没有了,谢谢。”叶初感激。

“不客气的叶长官,你有什么想要询问的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很荣幸帮你查询。”

“嗯。”

叶初点头,离开。

离开的时候,拨打了检察官的电话。

“叶长官。”那边恭敬无比。

“有一件蹊跷的事情,我目前在医院,碰巧遇到了李民。”叶初说。

“发现了什么?”检察官很激动。

“李民的妻子吴慧患了白血病,两三年年了,这事儿,我看你给我的资料上并没有显示。”

“我确认,李民妻子患病的事情,公司上下应该除了他自己,无人知道,因为没有人提起过他家里面有人生病的事情。”

“我知道,所以李民应该是有故意对公司的同事进行隐瞒,也就是说,李民对公司的员工都有防备心理,按理,一般人都会告诉自己身边的人自己家庭的一个情况,特别是妻子患病这种大事情!”

“所以叶长官还是觉得李民的犯罪嫌疑很大?”

“很多地方还可以表明,李民确实有问题。”叶初解释,“李民的工资不过年薪35万,当然,他妻子患病支付她妻子手术费用我觉得按照他工作这么多年的年限应该是不难的,但我刚刚在医院的超级VIP走廊上碰到了李民,这里看一天的房费,他的年薪折腾不了多久就会没有,明显和他的收入不能匹配。更甚者,我刚刚去医生那里了解,李民在给妻子做手术的时候,是直接拿了120多万的现金去她妻子的医疗户头上,明知道这个手术费用最多花80到100万,但他却愿意多存在里面,谁都不会把显摆弄到医院来,这样的举动确实让人诧异。”

“是。”检察官连忙点头。

他做过多年检查工作,也觉得也长官的分析,真的很有条理。

这件案子如果不是叶长官插手,不说判刑有误,就是有人发现的了问题,也很难这么快找到原因。

“更重要的是,你不是查了李民的账户吗?账户上除了一些小金额的取款外,没有任何大款项的走账,包括他妻子的账户以及他父母的账户,都没有,这说明什么?”叶初眉头一扬。

“说明这笔钱,根本就不是李民自己赚来的。”检察官一口咬定。

“应该不是自己合理合法赚来的。”叶初修正,说道,“你现在可以出一个调查令,在医院将李民和他妻子的一个情况做取证收集,弄好了之后给我打电话。”

“我马上去办。”

叶初挂断了电话。

如果不是他今天碰巧遇到李民,大概这个案子的真相真的就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他起身走向刚刚的走廊。

走廊上,林紫曦被一个貌似记者的人逼近了角落,整个人看上去战战兢兢。

叶初蹙眉,大步过去。

“林小姐,你是生病住院吗?周围都没有人陪着你,是因为你过去的种种,已经众叛亲离了吗?我听说你父母已经不愿意承认你这样的女儿,有媒体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还说你丢了他们的颜面,对于你父母的态度,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记者咄咄逼人。

林紫曦看着记者,完全是不能放抗。

“做什么?”叶初上前。

记者和林紫曦一起转头看着叶初。

林紫曦很委屈的看着叶初,眼神中很想要他的帮忙。

“叶,叶长官!”记者看着叶初,有些惊吓。

特别是在他脸上如此不好的情况下。

“东西给我。”叶初伸手。

记者紧紧的拽着自己的录音笔。

“东西给我!”叶初开口。

记者咬牙,将录音笔递给他。

叶初拿过录音笔,自己将录音笔里面的储存清楚,关机后还给记者,冷声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这里面的,如果不想我让医院来追究,请马上离开。”

记者看了一眼叶初,转头看着林紫曦,也知道自己怎么都不可能违抗得了叶长官,跺脚咬牙离开。

离开的时候,转头狠狠的看了一眼。

今天好不容易混进来也找到了林紫曦,本来这段时间就没有新闻都快要被炒鱿鱼了,现在好不容易的机会,又这么擦肩而过,他嘴角狠烈一笑,反正他的录音笔,有自动备份到电脑的功能!

他大步离开!

离开后的走廊,又安静了些。

林紫曦原本出院还算有些好的气色,现在脸蛋又开始煞白了起来。

叶初没太注意她的情况,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谢谢。”

两个人又是一前一后的,通过医院专属通道离开。

叶初开车,林紫曦坐在他的副驾驶。

车内一阵安静。

林紫曦一直看着窗外的,默默无语。

叶初也不会主动开口说话。

好久。

林紫曦突然开口,声音明显中似乎还努力让自己变得轻松自若,“叶初,中午一起吃饭吧。”

“不用了。”叶初拒绝。

“我只是想要感谢一下你。”

“不用。”叶初再次拒绝。

“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西餐厅。”林紫曦试图劝说。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叶初根本就是冷漠的。

林紫曦看着他的模样,嘴角有些勉强的笑了一下,“你应该要回去陪莫一诺吧。”

叶初不说话。

不说话就是沉默了。

“真的好羡慕莫一诺,能够让你这么牵挂这么喜欢。”林紫曦笑着说道,“不过莫一诺性格很好,人又那么漂亮,得到你的喜欢也是应该,不像我,黑历史那么多,没有人会喜欢自己。”

叶初表情依然很冷。

“我选择的这条路,可能就真的会孤独终老吧,现在估计没有谁再会愿意和我好好的在一起了,即使我退出娱乐圈可能也不行。”林紫曦对着叶初,“叶初,等齐倾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可能就会离开北夏国,去国外生活了。”

“这对你而言是最好的选择。”叶初难得附和。

“我也知道。”林紫曦说,“我只是还是会很舍不得,不管如何,这里是我生长的地方,这里的人和我说着一样的语言,我父母就算再不喜欢我,但至少他们还是我的亲人,我还有血缘在这里,如果离开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习惯就好。”叶初冷然。

“是啊,习惯就好。”林紫曦微微一笑。

车内又陷入了一阵安静。

叶初把车子开向林紫曦的公寓。

开车中,又接到了检察官的电话,他挂上蓝牙,“怎么样?”

“叶长官,我现在正在医院拷贝李民妻子的一些资料和情况,但是刚刚听吴慧的主治医生说,吴慧突然急忙的要办理出院手续,会不会是发现了什么?”

“现在你带人去看看李民离开了医院没有,如果不在了,你马上通过司法程序让各个离开文城的重要交通口岸包括机场,火车站,高速路口等,不允许他离开,但凡遇到他直接扣押。同时,全城搜索李民,有消息了通知我,我马上过来!”

“是。”

叶初挂断电话,表情依然很镇静。

倒是林紫曦,很激动的问道,“叶初,是发现了什么吗?”

“案件有进一步的进展。”叶初开口。

“什么进展,找到其他犯罪人了吗?”林紫曦询问。

“差不多。”

“真的太好了。”

“但现在嫌疑人跑掉了,具体得等到找到了嫌疑人,才能够判定推测是不是完全正确。”叶初说道,“我先送你回去,其他事情我会处理。”

“叶初,不能让我陪着你一起吗?!”林紫曦说,“我保证不会给你添麻烦,我只是想要尽量的让齐倾的事情水落石出,齐倾在里面都快待了一个月了,我想快点看到他出来。”

叶初依然不近人情的说道,“你回去等消息就好。”

林紫曦有些哑然。

她又是这么勉强一笑,“好,我想也是,你们办公的时候带上我,真的不太方便。”

“嗯。”叶初直白。

林紫曦不再开口说话。

其实,她倒现在已经不太关心齐倾的死活了,她是一个现实的女人,被齐倾这般讽刺这么拒绝之后,她真的已经对他心灰意冷,她没道理让自己还去自讨苦吃的折腾自己,她又不是圣母她干嘛跟自己这么过不去,她现在所有表现出来的对齐倾的关心也只是为了博得叶初的好感和同情而已。

而她也清楚,现在不能太过死缠烂打。

叶初会烦。

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一言不发。

安静的空间。

叶初接了检察官的电话,说李民确实不在医院了。

叶初似乎早料到了这个结果,显得很淡定。

他突然开口,“你说的那家西餐厅在什么地方?”

林紫曦惊讶的看着叶初。

“现在中午了,吃完饭之后,正好去检察院。”叶初解释。

现在时刻回去吃了饭又得急忙的赶过来,而他不想耽搁太多的时间,他还要陪莫一诺产检,倒不如在外面随便吃一点,更何况,他这个人也不想和别人牵扯太多,林紫曦说想要感谢他,他就接受,虽然他根本不在乎林紫曦的感受,但他也不想林紫曦以为欠了他的人情,反而纠缠不清。

“就在附近不远。”林紫曦连忙说道,整个脸上的笑容,显而易见。

------题外话------

下午二更。

记得撒月票。

月票要过期了哦!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