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事端起(6)我以为你不会骗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私立医院。

莫一诺去医院做产检,她爸妈陪着她一起。

生命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

4个月的小家伙在里面,到底都在干嘛呢?!

她看着医生非常熟练的在她的小腹上不停来回的滚动,那种想象着两个生命在自己身体里酝酿的感觉,真的妙不可言。

没有怀孕的女人,真的无法理解这种由衷的幸福感。

当然。

如果搞大自己肚子的男人能在身边,就更完美了。

检查结果,医生说全部正常,让莫一诺按照平常的生活方式注意一点就好,不用刻意的因为怀孕而过分的小心,生命虽然是一个神奇的过程,但也是大自然的产物,不需要过于特殊对待。

医生还说了很多,莫一诺都一一记下了。

她想就算叶初忙着不在自己身边,她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好好的照顾宝宝。

谁让她现在这么喜欢叶初。

因为都是专属通道,而且一切正常,莫一诺产检的时间并不长。

她坐着她爸的小车,从医院离开。

她爸和她妈一直在说孩子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一定岁数就真的很想家里面多些小孩子,两个人谈论着还有些小兴奋。

小的时候莫一诺就觉得自己很幸福,到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她上辈子果然拯救了银河系,成为她父母的女儿,现在还嫁给了叶初。

在她以为她人生都没有了爱情的时候,叶初给了她说不出来的感动。

她心情很放松的靠在小车后座的靠背上,看着文城的阳光灿烂,风光无限。

电话在此刻响起。

莫一诺看着来电。

她爸在开车,还说了句,“以后少用电话。”

莫一诺忍住不笑。

手机辐射的事情科学验证早就辟谣了几十年了,但他爸还是那么迷信。

不过她喜欢她爸对她的迷信,这说明她爸爱她。

她对着她爸应付了两声,接通电话,“阿花。”

“一诺,刚刚爆大头条了。”

“嗯?”莫一诺其实还饶有兴趣。

“是关于林紫曦的。”

“她又怎么了?”莫一诺对林紫曦甚至是有些排斥的,虽说看八卦新闻也不需要什么情绪,带着吃瓜群众的心态就好了,但林紫曦的,她承认她就是用局外去看待她的八卦她也会莫名觉得心烦。

“那个,你还没有看到是吧。”阿花说,声音有些小心翼翼。

“没看到,看到了我干嘛还要问你。”

“哎,要不你自己看吧,我也知道怎么说,从何说起。”阿花直白,“我揣测,这条新闻可能也就能待到一两个小时,之后就会被删除,你自己看吧。”

“弄得这么神神秘秘。”莫一诺无语。

她还是把电话挂断之后,点开了新闻客户端。

打开客户端,头版头条就蹦出来一个大标题,“林紫曦疑旧情复燃”!

林紫曦和谁旧情复燃了。

她那么多情人。

是和齐倾吗?!

他们两个在这么多年后,终于确定在一起了。

而且林紫曦还给齐倾流了一个孩子,也算是牺牲很多,尽管她始终不认为,林紫曦和齐倾两个人真的适合,不过感情的事情谁知道结果如何,婚姻之事,冷暖自知。

她随意的点开新闻。

新闻上到没有写林紫曦和谁旧情复燃,就是一个记者阐述了在医院碰到出院的林紫曦,采访中遇到了神秘大人物,疑是旧情复燃。

其实头条上就林紫曦几张照片,神秘人还是打的黑色投影,林紫曦也不算什么特大明星但这条新闻就是火得不要不要的,她看着下面的评论,叶初的名字出现很多,莫一诺有些不爽,这些人都是没有脑子的吗?!

怎么可能是叶初。

那货真的是躺着都中枪,也不知道是不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活该当年娶了林紫曦,现在一直都摆脱不了这个女人的名字了。

这么一想,果然是她自己比较生气!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到一条评论上,听声音,真的很像是叶长官。

声音?!

莫一诺回到新闻主页,才看到新闻中有一个语音录音。

她点开播放。

录音只有几十秒秒,大概是被剪过的,除了记者和林紫曦的声音,里面还有一个磁性的男性嗓音,那种冷漠中带着疏远的调调,她还真的熟悉不过。

如果不是自己亲耳听到,她还真的不相信,这个熟悉的嗓音,这个每晚都会出现在自己耳边的男性嗓音,真的是属于叶初的。

她其实不太相信,有谁敢拿叶初来炒作。

要么就是事实。

她情绪在细微的波动,但是她觉得,此刻真的不能就这么定了叶初的罪,夫妻之间需要信任,她退出新闻客户端,直接就给叶初拨打了电话过去。

响了几声。

叶初挂断了。

他可能在忙。

莫一诺心想。

叶初这几天真的很忙,叶初是一个严肃认真的人,子兮若是交给他什么工作,他一定都是一丝不苟的。

她这么安慰着自己,她父母坐在前排也没有发现她的异常,车内看似和谐的一路到达了莫家别墅,莫一诺借口说想睡觉,就直接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心口还是有些很难平静。

叶初的声音为什么会出现在录音里面。

真的只是巧合吗?!

承认吧,她其实就是很在意。

女人就是会很在意这些小细节,女人就是会在这些小细节上,走不出那个死胡同里。

她拿起电话,准备又给叶初拨打。

叶初只要说一句,这个声音不是他的,她就绝对不会再多想,她依然会乖乖的在家等他,然后愉快的孕育自己的孩子。

这么拿起电话准备拨打的时候。

一个电话突然跳了进来。

莫一诺看着“林紫曦”的字样,眉头紧锁。

铃声响了好久,莫一诺才接通,“林紫曦。”

“嗯,是我莫一诺。”那边传来林紫曦的声音,她说,“你应该看到新闻了吧。”

“你这是想要说什么?”莫一诺眉头一紧。

“就是告诉你,里面那个人真的就是叶初。”

“你觉得你的话我可以信几分?”莫一诺讽刺。

“信不信随便你,我就是给你还原这个事实而已。”林紫曦说,“而且我还知道,现在叶初并不在你身边,是吧!”

“管你什么事儿?”

“哈。”林紫曦讽刺的笑着,“叶初忙了差不多有将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叶初在做什么你知道吗?”

“你知道?”

“当然,因为是我让他帮我在做。”

“实在不想听你胡言乱语。”

“你觉得我现在很傻吗?敢在你面前做些无中生有的事情。”

“林紫曦。”莫一诺一字一句,“你有什么话想说你可以直说,趁我现在还有耐心听。如果你只是想要搬弄是非对我炫耀什么的,我劝你还是少了那个闲心,从我认识你那一刻,即使齐倾喜欢你,我也从来没有羡慕过你,因为我总觉得你不值得我去嫉妒。”

“是啊,你出生就注定了你的荣华富贵,你还需要去羡慕谁!”林紫曦讽刺无比,“是我一直羡慕你,羡慕你什么都不需要奋斗什么都有!不过你知道的,有时候男人就喜欢同情弱者,他们的内心世界一直把自己当成英雄,所以总是会对弱者伸出援助之手。”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莫一诺声音有些冷。

她实在不想和林紫曦废话,她现在需要从叶初那里得到答案。

“你这么不耐烦,我就直说了。”林紫曦说道,“前不久,齐倾因为出卖公司商业机密被扣押了。”

“你想我帮你?”莫一诺冷漠。

“当时是这么想的,后来我找了叶初。叶初一口答应了我,你现在看到的所有种种叶初的忙碌,都是叶初在帮我调查齐倾的案子,而现在就快真相大白了。你我应该都很清楚,齐倾这种性格的人是绝对不会做任何犯罪的事情的,所以我坚信他肯定是被人冤枉的。”林紫曦说,“我倒是没有想到,我对叶初的求助他居然一口答应了。”

“你真觉得叶初是为了你吗?”莫一诺狠狠的说道。

“我不知道他为了谁,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莫一诺,叶初对我真的好了很多。我不奢望他可以重新和我在一起,以我现在的身份我现在的情况,叶初不可能还会喜欢我,就算他能接受我,他的家庭也不再可能,何况你和她门当户对,怎么可能让你们离婚……”

“林紫曦你太把自己看得起了,和家庭和门当户对无关,叶初没有可能会接受你。”

“就当你说的吧。”林紫曦嘴角邪恶一笑,“就当你说的叶初不会接受过,但也不能否认,叶初对我确实上心了很多。今天你以为他为什么不回来陪你吃饭,因为他在陪我吃饭。”

莫一诺紧捏着手机。

叶初在陪着林紫曦吃饭?!

“你听到新闻录音应该就知道我住院了是吧,住的顶级VIP病房,病房中的医疗费还是叶初帮我支付的。”林紫曦说。

莫一诺紧抿的唇,脸色并不太好。

“给你说这么多,并不是觉得自己有能耐可以让叶初和我和好如此,不过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叶初对你也不过如此,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有些时候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的好。”林紫曦狠狠的说道,她这辈子就是见不得莫一诺好,就是见不得她身边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对莫一诺如此。

她其实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叶初不会接受她,特别是她现在到了这个地步,但她觉得,可以让莫一诺添堵,可以让莫一诺和叶初之间产生间隙,也算是自己的一种报复,就算细微也算是报复!

“这句话我也还给你,林紫曦,你审视一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重,你觉得你的出现对叶初对我而言,能产生什么影响?!”莫一诺反击,口吻中的不屑,让林紫曦可以分分钟暴怒。

林紫曦忍了又忍,“我不能对你产生什么影响,但至少叶初,那个如此冷漠的男人居然愿意来帮我居然愿意来对我好,就说明,我可能在他心目中也有点不一样,毕竟我们结婚了4年。4年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床上关系,但实际上我们之间有什么互动和心思,你不是也不知道吗莫一诺!”

“说够了吗?”莫一诺眉头一紧。

“当然说不够,但是不想多说了,你不笨,很多东西想得比我还要明白。我最后就再给你说一声,齐倾现在在文城郊区的那个拘留所看押,他很排斥叶初帮他侦查案子,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且身体很虚弱。我对齐倾也没什么感情了,他对我真的很残忍,我一直觉得齐倾可能会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朋友现在才觉得,齐倾这个男人真的靠不住,还没有叶初来得可靠。”林紫曦冷漠的说着也听不出任何情绪,“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齐倾可以无罪释放,他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也不容易,没必要被这么冤枉,你去劝劝他吧。”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莫一诺冷然,“林紫曦你应该觉得你现在很有成就感是吧,可以离间我和叶初的感情,我承认,你确实让我心情受到了影响,但我也可以直白的对你说,我和叶初是好是坏从来不是你可以左右的,我们之间的感情,只有我们之间自己的事情,和旁人无关。”

“莫一诺……”

“说真的,听你说了这么长时间,我真的觉得有点浪费时间,但你也说了,强者会同情弱者,所以我给你点时间让你去自以为的沾沾自喜,也算是对你的一丝同情,林紫曦,我也最后奉劝你一句话,你别去惹叶初,真的惹火了他,以你的身份,你真没什么好下场!”

话音落。

莫一诺直接将电话果断了。

她抿唇。

不压抑,那都是骗人的。

她真的没有想到,叶初会这么的去对待林紫曦,她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但有些敏感,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豁达,而且这么久了,叶初一直瞒着她。

最重要的是,林紫曦有一点让她确实很在意,叶初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叶初对谁都冷冷淡淡,偶尔连她自己都觉得,叶初这个人太不好相处了,他们之间的模式,基本上都是她在主动,换成任何其他人的性格比如小夏夏这种人,一时心软要去帮林紫曦她完全可以接受,但是叶初……

这太不像叶初做事的风格了!

叶初那几年和林紫曦结婚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她其实情绪真的有些激动。

她在让自己隐忍在让自己控制。

电话彩信的铃声响起,莫一诺看着里面的照片。

林紫曦发过来的,好几张。

而那辆轿车她很熟悉,是叶初的。

照片中都只有一个车尾,大概是每次叶初送她后离开的背影,以林紫曦的能耐,也只能偷拍车尾。

林紫曦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在说明,她刚刚说的一切,全部都是真的。

真的。

她捏着手机。

叶初掐断她电话到现在也没有给她回电话。

她咬唇,从卧室走出去。

她直接敲开陆一城的房间。

陆一城自从上大学之后,在学校学习的时间真的是少之又少,但每次期末考试的功课又是全年第一,导致老师也针眼闭眼。

陆一城看着莫一诺,“做什么?”

“送我出去一下。”

“现在?”

“嗯。”

陆一城上下打量了一下莫一诺,“你不是要乖乖在家等你的老公大人吗?!”

口气分明很故意。

“你要不送我我就自己开车离开,你想想要是让我爸知道了……”

“行,莫一诺你赢了。”陆一城妥协。

不就仗着,他“没爸”嘛!

莫一诺现在情绪并不好,所以没有得逞的兴奋,她转身直接下楼。

陆一城似乎也发现了莫一诺的异样,没多说,跟上了她的脚步。

坐上小车。

陆一城转头询问,“你要去哪里?”

“郊外的拘留所。”

“你去那里做什么?”陆一城觉得她姐真的不是一般的奇怪。

“有点事儿。”

“什么事儿?”

“去了不就知道了。”莫一诺有些不耐烦。

“你确定你没有耍我。”

“你觉得我有那么无聊吗?我又不是小夏夏。”

“……”这倒也是。

陆一城开车往郊区开去。

他开得很不快,毕竟莫一诺打着肚子,他作为舅舅,也得对两个小家伙负责。

车子到达郊区拘留所。

莫一诺通过正常程序,见到了齐倾。

果然,和林紫曦说的一样,整个人憔悴无比。

齐倾可能也没想到此刻见到的是她,那一刻苍白的脸上,明显有些惊讶。

陆一城站在一旁看着。

心里实在是想不明白,莫一诺干嘛又要来见齐倾。

而且齐倾被拘留到底有事什么个情况?!

算了。

他难得管了,就这么淡淡然的看着眼前对立而坐的两个人。

“你怎么来了?”一阵沉默之后,齐倾开口道。

“林紫曦说你涉嫌一桩商业案,我就过来看看。”

“是啊。”齐倾勉强让自己笑了一下,对着莫一诺明显要冷静很多,“我自己都么想到有一天我会进这个地方。这真的是小时候的阴影,我陪着我母亲到这种地方来看过我爸,当时我还小,但就是记忆很深刻。一直挥之不去。”

“叶初在帮你调查。”莫一诺说,“如果你没有做过,就会无罪释放。”

“你觉得叶初会全心全意帮我吗?”齐倾很认真的说。

“他站在公平的角度上,会全心全意帮任何人。”莫一诺一字一句。

“是吗?”齐倾自嘲的笑了笑,“我总是以为,我可以通过一些小心思来离间你和叶初的感情。”

“现在已经被离间了,你不用多此一举。我不过只是评价叶初的为人而已。”

“离间?”齐倾沉默了一会儿,“林紫曦吗?”

“嗯。”

“她还有这份能耐。”

“在一个人对一个人特别在乎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被离间,因为不希望有一点点瑕疵。”

“你现在很喜欢叶初了?”

“很喜欢。”莫一诺直白,“我甚至都不知道,以前对叶初的喜欢是不是因为怕被他伤害而故意隐瞒,当然我不否认我对你也付出过真感情,但也不得不承认,没有现在这么强烈。”

“所以,你现在应该真的不好受。”

“嗯。”莫一诺点头。

因为叶初这段时间对她的故意隐瞒,让她真的觉得很讽刺。

她真的是如此的去信任他,她想不管任何原因,叶初不应该瞒着她。

“入狱以来,我总是在想,也许有一天你会来见我,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人,知道我发生了这件事情你不会袖手旁观,但是现在,我却突然觉得,你不出现的好。”齐倾说,“你每次的出现,都是让我更深刻的感觉到,你和我的距离真的越拉越远。我突然觉得,叶初在这件事情上,用错了方法。”

“我突然不想听到任何人来评价叶初。”

“嗯。”齐倾点头。

这种对叶初的维护,他还能期待什么。

“我来不过就是给你说一声,你不用对叶初的帮忙而产生排斥,他可能也不是为了你。”莫一诺看着齐倾,“而这么多年,你从出生到现在这么多年努力走过来并不容易,你不应该就这么放弃。当然,我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劝劝你,你要是依然不愿意接受我不会再多说。就希望你以后好好保重。”

“莫一诺。”齐倾叫她。

在她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叫她。

莫一诺直直的看着他。

“我们之间就真的再没有可能了是吗?”齐倾还存在期待。

“没有可能了。”莫一诺说得肯定,“以前的时候我可能还有点赌气,觉得我为什么这么对你而你却对我如此冷漠,当时对你说我们之间不合适连我自己都不敢这么肯定的说我这辈子真的不会再原谅你了,但此刻,我会非常明确的告诉你,齐倾,我真的不爱你了,真的不爱了,所以我和你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可能!”

“亲耳听到,果然还是比较打击人。”齐倾有些讽刺道。

果然不爱了。

莫一诺对他的感情,果然就被这么他这种的消耗了。

沉默的空间。

莫一诺看着齐倾有些自嘲的模样,看着他突然的死寂一般,抿唇准备离开。

她真的很清楚自己,不喜欢齐倾了。

她自己意识到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变心得好快。

但感情就是如此。

她自己也控制不了。

她起身。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莫一诺看着一个警察,拿着一份文件走过来,说,“刚刚接到消息,说你盗取商业机密贩卖的证据全部无效,你没有了犯罪的嫌疑,现在会直接放你出去,你过来跟着我一起办理手续。”

“是说我无罪释放吗?”齐倾询问。

“是,麻烦你跟我一起去办理手续。”警察直白。

齐倾转头看着莫一诺。

莫一诺回视着他。

齐倾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跟着警察离开。

莫一诺也从拘留所出去。

出去的时候,电话响了。

莫一诺看着来电,看着叶初的来电。

她按下接听键,“叶初。”

“一诺,刚刚有点急事没能接你电话,你去产检了吗?”那边传来叶初,关切的声音。

“嗯,宝宝一切正常。”

“你现在在哪里,我这边忙完了。”

“叶初,你这几天在忙什么?”莫一诺突然问道。

那边沉默了一下。

“是子兮交代你的一些事情吗?”莫一诺询问。

“嗯。”

莫一诺嘴角讽刺的笑了笑。

是真的有点,小受伤。

她以为叶初不会骗她。

如果他现在不选择骗她,她会无条件的相信他的所有!

她说,“叶初,我现在在拘留所,你过来吧。”

那边,明显沉默了!

------题外话------

下午二更!

就这么简单粗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