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国宴(1)相敬如宾/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莫家住了一天。

第二天一早,莫子兮就带着许惟妙离开了。

他们一起坐着专机回到帝都。

莫子兮直接去上班。

许惟妙坐车回到他们的住处。

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很简单,彼此对彼此客气有礼,在别人看来应该是最亲密的夫妻关系但实际上,他们好像从来都不越界,许惟妙从来不会去问莫子兮国事上的事情,莫子兮一般也不会过问她平时都在做什么?!

她平时都在做什么呢?!

从最开始到这个陌生的家里面住进来之后,许惟妙确实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她妹妹许惟肖也跟着他们一直住在一起,但许惟肖也会出去实习,大多数时间还是她一个人在家,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后来想了想,就觉得可以在这段时间空闲时期学一点东西,她以前学国画的,后来因为功课的关系就放弃了,但自己一直以来对国画都很有兴趣,所以又开始画了起来。

她想就算是怀孕了,让自己静下心的做一些事情,也算是对孩子的一种胎教。

她从来没奢望过,自己如果怀孕了,会像莫一诺那样,有个男人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她需要找一些适合她的方式,生活下来。

好在,她算是一个比较容易适应环境的人。

“姐,你回来了?”许惟肖看着她,连忙热情的上前。

“今天不用出门实习?”许惟妙诧异。

之前许惟肖还会跟着他们一起回文城,在他们没给月回去的时候,后来许惟肖看他们每次其实也就回去一天半天的,自己难得折腾就基本不跟着他们回去了,何况每次回去,他们也是把她送回许家。

“周末呢。”许惟肖说道,看上去很无意,但有些话确实是有些讽刺的,“姐你做全职太太都快忘记日子了呢!”

“是吗?确实忘了。”许惟妙笑了笑。

“你这么一大早赶飞机回来,吃早饭了吗?”

“在飞机上吃过了。”

“姐夫是直接就去上班了。”

“嗯。”

“我还说有个工作上的事情想要咨询他意见呢。”许惟肖有些不开心地说道。

“什么事情?”许惟妙询问。

“说了你也不会懂得,你都没有上过班。”许惟肖说道,“等姐夫下班了我还是问他吧。”

许惟妙抿了抿唇,“那你等他下班吧。”

“嗯。”许惟肖点头。

“我起床太早了,去休息一下,你自己在家随意。”

“好啦,都是自己家,我当然随意了,你别管我了,自己去休息吧,我知道照顾自己。”许惟肖催促道,“睡之前喝点热牛奶对身体好,我让佣人给你送进来。”

“谢谢。”许惟妙嘴角一笑。

有时候觉得她妹好像对她有些疏远了,有时候又觉得,她妹可能就是那个性格,随着年龄的长大总会有些距离感,但心里面对自己还是极好的。

她转身回到房间。

简单的洗了一个澡,出来的时候,佣人就放了一杯热牛奶在她床头上。

她一口喝完。

医生也说了,备孕期间,把自己身体尽量养好,所以尽管她并不是那么喜欢喝牛奶,还是会好好强迫自己喝下去。

她喝完之后,将牛奶杯拿了出去,回来躺在床上打算睡一会儿。

昨天给子兮提议说出去走走。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腾出时间。

她翻身,让自己睡觉。

怎么都觉得,躺在这张床上就是为了生孩子而已。

下午6点左右,莫子兮下班回来。

许惟妙已经习惯了在他回来的时候去迎接他,然后接过他偶尔会带回来的公文包。

莫子兮会对她点头算是招呼。

她也会对着他甜甜一笑。

两个人的相处很默契,也很,程序化。

她把莫子兮的文件包拿过来放进旁边的书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许惟肖缠着莫子兮在问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莫子兮会很认真很温和的回答她的一些难题,给出建议,每次许惟肖都会露出非常崇拜的眼神,言语间也特别的随意,许惟妙有时候都会觉得,她和莫子兮的想出来,还没有她妹和莫子兮的相处来的自然。

她也不去打扰他们谈的事情,转身去了厨房让人开饭。

饭桌上,许惟肖都还一直在询问莫子兮,莫子兮也有耐心的都在做认真的回复。

整个饭席间,都是他们讨论的声音,许惟妙反而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她就坐在莫子兮的旁边静静的吃饭,偶尔会帮莫子兮夹一些莫子兮喜欢的饭菜。

莫子兮喜欢的饭菜其实也不是她自己发现的,结婚后没多久,莫子兮的秘书就送了很多莫子兮平常的生活习惯和爱好给她,说是让她可以更了解统帅的私生活,实际上说直白一点就是为了让她迎合莫子兮,不要去打扰了他以前的生活方式。

她默默的吃着晚饭,显得真局外。

也真的是习惯了,但凡有她妹在的地方,都是她妹的主场。

其实她自己都很诧异,她和她妹之间这么不一样的性格,分明都是一个爸妈生的,长大后却如此不同。

“妙妙。”莫子兮突然开口。

有些晃神的许惟妙怔了一秒,连忙反应过来,“嗯。”

“你不是说想要出去走走吗?”

“是啊。妈说出去走走更适合怀孕,所以我觉得可以试试,我们结婚也有将近半年时间了。”许惟妙解释说道。

“我今天去核对了一下我这段时间的安排和行程,下周日后,我能够抽出大概5天的时间,我们去云悬岛去住几天,那里不对外开放,人员不复杂,也不需要带太多人在身边。我们可以去那里度假。”莫子兮说道。

许惟妙其实真的没有想到莫子兮会这么的放在心上,她以为莫子兮当时只是随口答应的,这么一会儿功夫,他就安排好了吗?!

心里总觉得还是有些情绪起伏的,她连忙点头,“好,那我准备一下。”

“不用带太多东西过去,那边什么都有,当然你可以带一点你觉得必须的生活用品和衣服。”莫子兮提醒道。

“好。”

“在这之前,下周六有一个国宴,你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出席,是内部国宴,来参加的都是北夏国的官员。到时候你父母也会出席。”莫子兮说道。

“嗯。”许惟妙点头。

“吃饭吧。”莫子兮温和的说道。

许惟妙微微一笑。

许惟肖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也知道他们真的没有任何婚姻的激情,就好像七老八十的似的,什么事情都是在按部就班,可就算知道如此,也会莫名的很嫉妒。

而且半年时间了,她这么热情主动,但是莫子兮似乎对她还是如此。

不冷不热的态度,完全没有任何改变。

她现在是越发的觉得,莫子兮很有挑战性!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嘴角灿烂一笑,“姐夫,你要带姐出去走走吗?”

“嗯。趁着自己有空。”莫子兮点头。

“真好。”许惟妙羡慕的说道。“刚刚听姐姐的意思是,是因为你们没有怀上孩子,所以要去出去旅游然后放松一下是吗?”

“差不多。”莫子兮的口吻永远都是这样温和。

不会让人感觉到他在不耐烦,但相处久了就是会觉得,很有距离感。

“确实,我也听说夫妻间太有压力是不能好好受孕的。”许惟肖迎合,又特别羡慕的说道,“对了,是去云悬岛吗?那个地方很美的,我一直都好想去,不过那里不对外,一直都没机会。”

许惟妙看着许惟肖。

她当然知道她妹的意思,内心深处真的有点不想她妹跟着自己出去。

这段时间好像总是有一点,对她妹的排斥,连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以前他们姐妹之间很亲近的,她反而有些在检讨自己是不是变了。

“下次你要去可以提前给我说,我帮你安排。”莫子兮直白。

“真的吗?”许惟肖很兴奋,“那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去。

“这次我先带着妙妙过去。”莫子兮又说道。

意思很明白。

这次是他们的亲密之旅。

许惟肖表情有些尴尬,好在她反应一向很快,一瞬间就恢复了自若,笑着说道,“好,那姐夫一言为定了,下次我要过去的时候,你记得帮我安排好。”

“好。”莫子兮答应。

“对了对了,刚刚说道爸妈下周要来参加国宴吗?”许惟肖询问。

“嗯。”

“那我能不能也去见见世面呢?我跟着我父母去就好,不打扰姐夫和姐,你们也不用管我。”许惟肖很期待的问道。

“可以,你记得联系你父母。”

“谢谢姐夫,姐夫你人真的太好了。”许惟肖热情地说道,“我这次见到我爸妈一定在他们面前说你好话,你不仅是一个好统帅,还是一个好家人!”

莫子兮淡笑了一下,“吃饭吧。”

“嗯嗯。”许惟肖乖巧的点头。

许惟妙看着她妹妹的模样。

她微叹了口气。

到底她妹妹变了,还是她自己的内心变了?!

晚饭吃完之后。

莫子兮习惯性的会在客厅看一会儿电视,他看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和政坛有关的一些时事新闻,许惟妙也习惯了在他看新闻的时候,亲自帮他削水果,化成一小牙一小牙的放在莫子兮的面前,许惟肖也会跟着莫子兮一起吃她削的水果,俨然在这里住的很习惯。

新闻之后,莫子兮在不处理公务的情况下,会在晚上10点前入睡。

入睡之前,许惟妙会给他放好水。

他会泡一会儿热水澡,有助于睡眠。

洗完澡之后,莫子兮就坐在床头,随手拿起身边的报纸看一会儿,这个举动有时候是也为了等她洗完澡两个人完成受孕仪式。

许惟妙在他上床后,自己就去洗澡,然后才会躺在他的旁边。

他会非常绅士的问她,月事完了没有,今晚想不想做?

她基本上在月事干净后都不会拒绝。

其实两个人上床,越老越形式化。

之前还会彼此亲吻一下,现在基本上就是,直奔主题。

两个人大概都很想能够怀孕。

今晚也是如此。

莫子兮放下报纸,看着她洗的粉红嫩白的模样,“今晚可以吗?还是等到下周去旅行的时候再做?”

“我这几天应该是安全期。”许惟妙想了想,说道。

意思是就算做了,可能也不会怀孕。

“那就睡吧。”莫子兮直接躺了下来。

许惟妙点头。

她伸手将房间的灯关了过来。

灯光暗黑。

两个人各自睡觉。

在除了上床的时候,床上,彼此的距离都是有些远。

许惟妙因为今天上午回来后睡得有点晚,这么早倒真的有点睡不着,她就默默的看着窗外透着的白月光……

以前读书的时候,也会情窦初开的看过一段时间言情小说,小说里面形容的床笫之事真的不是她和莫子兮这样,但他们之间好像也不会再有改变了。

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觉。

身边的人已经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莫子兮的生活习惯和作息基本上是有些单调和乏味的,而她就还是这么,全部都适应了过来。

一周之后。

国宴当天。

许惟妙带着许惟肖去指定地方挑选礼服。

许惟妙的礼服比较传统和大气,基本每参加一次宴会活动,都是私人订制,比较隆重。

许惟肖从上次结婚被陆一城讽刺了之后,现在也识趣了很多,不会再纠结着要穿和许惟妙一样的衣服,所以她故意挑选了一件和许惟妙完全不同风格的礼服,是白色的修身长摆连衣服,一眼看去仙气十足,但仔细一看,又会觉得那比较偏薄的丝绸质感,有些若隐若现的性感。

两个人换好了衣服。

许惟妙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

许惟妙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传统的旗袍,虽然在传统的基础上有些改变带始终遵循了旗袍的设计感,可以将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又不会让人觉得轻浮,特别是传统上的牡丹花纹也尽显大气风范,穿着许惟妙的身上,和她温润的性格相得益彰。

而许惟肖。

她眉头微皱,“肖肖,要不要换一套礼服。”

“为什么?”许惟肖很不满的看着她姐。

她就是喜欢这一套,可以将她身材展示得很好,而且和许惟妙的中规中矩完全不同,绝对会在那种一板一眼的国宴中,惊鸿一瞥!

“今晚的是国宴,需要稍微严肃一点,你穿的礼服很好看,但不适合国宴的氛围。”许惟妙尽量让自己说话的方式,不让许惟肖不自在。

她真的会很自然的去顾忌她妹的感受。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穿这件的,我就是要提醒姐夫,以后这种宴会不要这么死板,虽然是比较官方的宴会,但既然是庆祝就不要弄得这么死气沉沉,姐你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许惟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肖肖,国宴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些东西是不能改变的,这本来就是一个严肃的场合。你重新换一件旗袍吧,有那么多旗袍,你身材很好,穿在身上也会很好看的。”许惟妙劝说。

“姐,你是不是嫉妒我可以穿这种衣服而你不能穿,所以也不想让我穿是吗?”许惟肖很直白的说道。

许惟妙看着她。

是有点不相信她妹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从小你就一直没我受欢迎,我一直以为你是不会计较的,现在看来,姐你也会嫉妒是吧?也怕我比你更引人眼球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马上就换下来,你让我穿哪件就哪件,你必定是我姐,是我亲姐,不管你对我如何,我也会全心全意的对你的。”许惟肖一字一句说道。

许惟妙抿了抿唇,那一刻其实是真的有些情绪。但终究,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她妹的性格,也习惯了处处迁就她,她淡淡的开口道,“肖肖你想多了,你是我妹,你比我好我不会嫉妒,我只会为你感到高兴!如果你觉得这件好看就穿这件吧。”

“我对你的感觉也是一样的,我也是希望你更好!所以姐,你以后有什么对我不满的你可以直接给我说,别总是憋在心里面,我真的只是想要对你好点而已。甚至这么长时间一直要和你一起住也是舍不得你,我还会害怕姐夫抢走了你你就对我不那么好了。我希望我们两姐妹,感情永远都不要变。”许惟肖说得很真诚,“而刚刚的话我可能说得太过了,我只是很怕你对我不好了所以才会这么敏感,姐你别放在心上。”

许惟妙笑了笑,“嗯,我知道你没有心的。而且我们两姐妹的感情不会变的,就算我现在嫁给了子兮,也不会改变我对你的感情。”

“姐,还是觉得你对我最好,从小到大,不管任何事情,就算偶尔我任性你也会一直让着我,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你这样的双胞胎姐姐,我觉得很自豪。”许惟肖主动拉着许惟妙的手,嘴角笑得很开心。

许惟妙也这么笑了笑,“有你,我也是很高兴。”

“夫人,打扰一下。现在可以去那边上妆了。”工作人员恭敬的走过来。

许惟妙点头。

许惟肖也跟着她姐准备去上妆。

“许小姐,你的化妆间在这边,我带您过去。”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礼貌道。

许惟肖看着许惟妙的背影。

自然,化妆间的档次是不同的。

那是国母才能够享受的专用包房。

她勉强的让自己笑了笑,微点头。

从小到大,什么东西你都会让给我,不管是你最心爱的玩具还是其他任何东西,只要我开口你都会给,我只不过再要你最后一件东西而已,你还是不会计较的是吧!

她跟着工作人员走进化妆间,上妆。

许惟妙也坐在化妆间里面,反而有些叹气。

这段时间她对自己妹妹越来越力不从心,以前真的不会有这种感觉,现在越发的觉得自己对肖肖好像从内心深处差了很多,以前的自己会毫不犹豫顺着自己妹妹,现在反而在答应她的事情时,心里会有些情绪波动,是抵抗的情绪。

真的是她变了吗?!

真的是她自己的原因吗?!

真的是因为她嫁人了,所以才会有所改变吗?!

虽然,她好像是有点在意肖肖和子兮的相处……

她狠狠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刚刚肖肖给她说的那些,说他们的感情永远不会变,她真的有些内疚,内疚自己对她好像不够真诚了。

她们是姐妹,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变得对她妹有成见了,她应该对她妹妹像以前一样好!

------题外话------

二更来了。

明天更新可能也会很晚。

亲们千万不要守更,时不时刷一下就好。

明天就大年三十了,放下手机,多陪陪家人。

小宅也会的。

提前祝大家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