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国宴(2)我有选择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半个下午过去。

梳妆完毕。

许惟妙和许惟肖一起离开。

“姐,你先送我去爸妈那里,然后你去接姐夫,我不耽搁你们一起参加宴会,我跟着爸妈就好。”坐在小车上,许惟肖连忙说道。

“好。”许惟妙点头。

有时候真的又会觉得自己妹妹,其实很体贴。

两姐妹在车上有说有笑,许惟妙把许惟肖送到他父母下榻的酒店,叮嘱了几句,让司机去了国政大厅,接莫子兮。

她拨打莫子兮秘书的电话。

在莫子兮的工作时间,她尽量都不会去打扰了他。

“夫人。”那边恭敬无比。

“统帅现在处理完公务了吗?我现在和司机过来接他,我在车上等他,你告诉他一声,如果处理完了直接下楼。”

“好的,夫人。”

“麻烦了。”

“应该的。”

许惟妙客气的挂了电话。

她看着帝都窗外的景色,看着这座天子脚下的城市,内心莫名有一点失落,刚结婚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段婚姻中得到什么,她想这辈子不是她,也会是另外一个女人这么陪着莫子兮一辈子,不会有什么感情,她应该保持最初的心态,而此刻突然的情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了什么!

车子缓慢行驶到国政大厅门口。

门口处一排排的军人对着她的车辆行军礼。

曾几何不太适应的环境,真的就这么适应了。

她打开车门。

莫子兮从国政大厅出来。

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宝蓝色领带,高大的身材,西装剪裁得体,因为参加宴会所以比他平时上班穿的西装稍微时尚了点,他脸蛋本来就长得极英俊,在公共场合,总是保持着淡淡的笑意,远远看着,真的很帅。

许惟妙嘴角一笑。

她想不管如何,至少陪自己过一辈子的男人,长得还行。

人都是会习惯性的追求美好事物。

“等很久了吗?”莫子兮走近许惟妙,柔声的问道。

“刚到不久。”

“上车吧。”

“嗯。”

两个人坐进小车内,莫子兮的贴身保镖坐在前座,前后几辆轿车,他们的出行总是那么张扬而高调。

“你今晚很漂亮。”莫子兮看着她的穿着,评价道。

“谢谢。”许惟妙微微一笑。

莫子兮总是会非常绅士的夸奖她,她其实也习惯了。

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总是看似温暖,却保持着深深的距离。

有时候越是礼貌,越是疏远。

车子往国宴厅开去。

国宴门口严谨无比,到处都是军人战哨,一片严肃!

车子停靠在门口。

军人上前恭敬为他们打开车门,敬礼。

莫子兮先下车,非常体贴的扶着许惟妙一起下车。

两个人在外人面前看上去,很恩爱。

他们在一片军礼中走进了宴会现场。

走进去。

大厅中所有人都自发的站成了两排,对他们的出现在表示热烈欢迎。

莫子兮会带着许惟妙,走在人群中,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他们的敬仰。

许惟妙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环境现在也依然变得,熟悉而自若了起来。

她以前也会和其他人一样觉得作为统帅,作为高高在上的统帅是一件值得骄傲值得自豪的事情,真的处于这个地位的时候才知道,其实很多事情力不从心,因为刚开始她才接触的时候会有所兴奋,但后来,就会感觉到疲倦,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不由衷,却没有任何选择,只能一直一直在这样的环境里面,装成那个被万人羡慕的样子。

越是和莫子兮接触的环境越深,她越发的觉得,莫子兮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

这么多年,从那么小就坐上这个位置到现在这么多年,他一直在这种环境里面,看上去光鲜亮丽却一直孤独的生活着。

他们走过人群,莫子兮会对着他们行国礼,然后大厅严肃的气氛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在国宴中,缓慢行走。

周围很多官员会主动上前敬酒,而莫子兮会一一接纳,然后会找很多体面的词语,和官员们进行交流。

国宴是一个季度都会有一次的国家宴会,就是为了在政坛紧张的环境下,可以做一些私下交流,也给了很多官员这种近距离面对统帅的机会,算是一个亲官的举动,偶尔国宴也会宴请一些国际友人,所以宴会还算隆重。

宴会进行到一半。

许惟秒的父母带着许惟肖一起出现在了莫子兮的表情。

莫子兮对他父母恭敬有礼,“爸、妈。”

“统帅。”许父对莫子兮也显得很恭敬。

“都是一家人,居然还能这么客气,也真的是服了你们了。”许惟肖插话,笑得很甜。

“肖肖,不得无礼。赶快叫姐夫和姐姐。”许父表情有些严肃。

许惟肖皱鼻子,“爸,我每天都和姐夫姐姐住在一起,你还让我毕恭毕敬的对他们行大礼,我自己都觉得虚伪。何况姐夫不会在意这些的是不是?”

“不会在意。”莫子兮温和的笑道。

“看吧,就知道姐夫很通情达理。”许惟肖得意一笑。

莫子兮也一直温和的笑着。

有许惟肖在的时候,总是不会让气氛变得太僵硬。

“对了姐夫,你觉得我身上的礼服好看吗?”许惟肖在他面前转了转。

“很好看。”莫子兮夸奖。

“会不会觉得不太严肃。”许惟肖问她。

“我就说你,好好的旗袍不穿,就应该像你姐那样,你姐的礼服才真的好看。”许父又有些责备道。

对于自己小女儿的穿着,一直不满意,一路责备过来,却也拗不过小女儿的固执,现在还好意思哪壶不开提哪壶,许父的愤怒,在脸上就表现了出来!

“爸,你老说我。从小到大就一直觉得姐姐比我好,我都生气了。”许惟肖嘟嘴不开心,“我穿这套衣服也只是因为觉得国宴的气氛真的太严肃了,这本来就是一个私下交流的场合,穿得像姐那样一板一眼,跟平时姐夫他们上班时讨论国事的国会上有什么差别,完全就没有达到放松的目的,姐夫,你以后得改革。”

“好,肖肖说得很有道理。”莫子兮点头。

许惟肖得到莫子兮的认可,心情瞬间又好了很多。

“这孩子,从小就比妙妙要调皮很多,说话有时候也不太分场合。”许父对于自己小女儿的口无遮拦有些责备。

许惟肖想要再反抗什么。

许母拉了拉她,让她别再多说。

许惟肖嘟嘴,有些不开心的不说话了。

“这段时间一直住在你那里,给统帅添麻烦了。”许父又说道,“过几天我让内人到帝都来把肖肖接走。”

“爸,我不想走,我和姐姐姐夫住的很好,你不信问姐夫,我真的没有给他们惹什么麻烦。”许惟肖一听要被接走,整个人心情都不好了。

“行了,你也够任性了。”许父严厉道。

许惟肖脸色都变了,显得很不开心。

“肖肖在家还好,我平时也很忙,她在家没有给我们添什么麻烦,爸不用担心。”莫子兮笑着说道,“肖肖在,正好可以给妙妙做个伴,她一个人在家,有肖肖偶尔陪着,妙妙也不会这么寂寞。”

“是的爸,你就别说妹妹了,她陪着我挺好的。”许惟妙也帮腔道,“你放心吧。”

“你妹妹从小就是任性惯了,就你一直宠着她。”许父说道,是对自己小女儿这段时间的表现实在不够满意。

许惟肖看她爸一直在数落她,心情很不好,跺脚先走了。

许母连忙追上去。

许父无语,“这孩子。”

“没事儿的,肖肖性格直爽一点,挺好的。”莫子兮淡笑着。

“哎。”许父重重的叹了口气,“我不打扰统帅了。”

“嗯,爸你随意。”

许父离开。

许惟妙看着自己父母和那生气的妹妹,转头对着莫子兮有些抱歉道,“我妹从小一直被宠着长大的,所以有时候稍微任性一点。”

“挺好的。”莫子兮笑了笑,“我们的性格都比较沉稳,有时候都忘了应该要去任性,她这样看着还比较真实。”

“哦,是吗?”许惟妙微微笑了笑,“你不介意就好。”

“我们去那边,见见几个退休的老大臣。”

“嗯。”

两个人又开始应酬了起来。

许惟妙就一直陪着莫子兮的身边,莫子兮也会喝酒,许惟妙从来没有看莫子兮喝醉过,所以她从来都不知道,他的酒量底线在哪里。

国宴持续。

许惟肖从那边走过来,刚刚生气的模样早就收敛了起来,笑得还特别开心,特别热情的说道,“姐夫,我带着姐姐过去一会儿可以吗?我妈好久没有见到我姐姐了,刚刚就一直在念叨,我就想着带姐姐过去和我妈叙叙旧,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莫子兮嘴角一笑,“去吧,你也累了。正好去休息一下,我走的时候,会过来叫你。”

“额,好。”许惟妙点头,“那你注意别喝太多。”

“我知道。”

许惟妙放开莫子兮,跟着许惟肖走向一边。

“妈叫你过来的吗?”许惟妙问自己妹妹。

一般这种场合,她妈应该不会这么不懂礼节的,她作为莫子兮的妻子,理所应该的陪在莫子兮的旁边才是。

“妈刚刚一直说这么久没见到你,今天见到你也不能找你聊聊天,我看妈想你了就自作主张过来叫你了,你结婚这么久,也真的很少回家,每次回去都是去姐夫家,今天难得有机会,姐你不会是在责怪我吧。”许惟肖直直的问道。

“怎么会?”许惟妙笑了笑。

“那走吧,妈在那边等着我们呢。”许惟肖很亲昵的拽着许惟妙的手,两个人走向宴会大厅的后花园。

后花园中,许母大概是累了,坐在亭子里面休息,许父还在客厅应酬。

许母看着自己两个女儿过来,连忙招呼着,“妙妙,肖肖。”

“妈,我把姐带过来了,你看你一直说姐也不叫姐过来叙叙,我都看不下去了。”许惟肖解释说道。

“不会对你有影响吧妙妙。”许母连忙关心道。

“不会不会,妈你就放心吧,刚刚姐夫是满口答应的。”许惟妙还没说话,许惟肖就连忙开口道。

许母看着许惟妙。

“没事儿的,子兮说没什么就没什么,正好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妈了,也很想你。”许惟妙笑着说道。

“你和统帅生活怎么样?这么久妈没看到你,有时候在电话里面也说不清楚。你告诉妈,你和统帅感情如何?”许母看着自己女儿,也不知道到底嫁给统帅,生活得好不好。

“妈你别担心,子兮挺体贴人的。”许惟妙连忙说着,“他人很好很绅士,也不会乱发脾气,对我温和有礼,我们在一起真的挺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妈就怕因为你们不对等的地位关系,委屈了你。”

“路都是我自己选择的,婚姻也不是你和爸逼迫的,真的不会委屈了我。”

“从小你就比你妹妹懂事。”

“你们又说我不懂事,我哪里不懂事啊,我每次在的时候,你们都能开开心心的,我这样的开心果你们还说话,我生气了,哼。”许惟肖故意不开心的说道。

“你看你这孩子,还这么小气。”许母宠溺道。

从小到大,许母是比较偏爱许惟肖多一点,许惟肖嘴甜比较能讨人喜欢,许惟妙是真的很羡慕她妹妹这么活波开朗的性格。

“我就是小气。”许惟肖故意说道,“你们两母女好好聊,我不打扰了,我走了!”

“肖肖。”许惟妙叫着起身离开的许惟妙。

“随她吧,她性格就是这样,直来直往的,也不知道以后出生社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许母叹气。

“肖肖性格好,以后在社会上不会吃亏的,妈你放心。”

“以前是不放心,现在有了你和统帅这层关系,我倒是真的放心了。”许母由衷的说道,“对了妙妙,这么久了,你的肚子怎么还没有起色?”

“我也不知道。”许惟妙淡淡笑了笑,也不想让她妈太担心自己,“可能是还没有到缘分。”

“这要孩子需要什么缘分。”许母直白,“你和统帅之间没有避孕吧。”

“没有,我们一直想要个孩子。”

“那是怎么回事儿,你们去做过检查了吗?”

“我和子兮身体都是健康的。”

“这倒是奇怪了。”许母感叹,“医生没有说什么吗?”

“医生说让我们别给自己压力太大。子兮的阿姨也劝我了,她说当年她和子兮的父亲生子兮姐的时候,也是很久才怀上,让我们出去旅游走走,子兮也答应我了,明天我们就去岛上玩几天,可能会好点。”

“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许母这么一听,也了然的点了点头,“你们都还年轻,稍微晚点要孩子也不晚。”

“嗯。”许惟妙点头。

许母又啰啰嗦嗦的关心了很多许惟妙的事情,许惟妙都这么一一的回答着,时间越来越晚,许惟妙好几次想要说离开,但又看着自己母亲对自己的关心不愿意扫了她母亲的兴致,何况她们是很久没有这么聊过天了,加上,当时她离开的时候莫子兮也说了,走的时候会过来叫她,想到这里,也就不忙着离开了。

宴会厅中。

人渐渐少了起来。

莫子兮今晚应酬得有点多,每次在他开始觉得有点醉意的时候,就会选择适可而止,他对自己的克制,有时候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他左右看了看,在寻找许惟妙的身影。

“姐夫。”

身后,传来许惟肖的声音。

莫子兮转头看着许惟肖,嘴角一笑,“你姐呢?”

“她和妈在后花园聊天,我妈舍不得我姐,你们结婚这么久以来,我妈就没见过我姐几面,现在拉着我姐一直在叙旧,这不,把我都赶了出来,也不知道那两母女都在聊什么。”许惟肖自若的说道,“姐夫你今晚没有喝多吧。”

“没有。”

“姐夫,我想要敬你一杯。”许惟肖拿着两个酒杯。

莫子兮看着她。

“这么久一直跟着你和姐一起住,我知道你们不会介意,但是对我而言是真的很感谢,我从小和我姐感情就好,她结婚之后我真的好怕你抢走了我姐姐,现在反而觉得,我除了有一个好的姐姐,还有了你这么好的姐夫。”许惟肖看上去真诚无比的说道,“姐夫,这杯酒我一定要敬你,你不要拒绝我。”

莫子兮抿唇一笑,“肖肖,你太客气了。”

“我知道啊,但是现在我就是很想感激你,你不要拒绝我啦。”许惟肖撒娇道。

莫子兮点头。

许惟肖高兴的把其中一个酒杯递给莫子兮,和她清脆的碰壁,“姐夫,我先干为敬。”

说着,许惟肖就一口干了下去。

莫子兮其实此刻胃里面已经有点反应了,因为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所以一般不会去尝试触碰,面对许惟肖,有时候自己也觉得,对她是有些纵容的,大概因为是许惟妙亲妹妹的关系,而且许惟肖的性格真的比较直爽一点,生活的环境导致他看过太多对他毕恭毕敬的人,许惟肖的出现反而让他觉得有些与众不同。

他也将面前的一杯酒喝了下去。

许惟肖连忙接过莫子兮的酒杯,“谢谢姐夫。”

莫子兮温和一笑,有时候酒醉,就可能真的在一杯酒之间,他说,“我去叫你姐姐离开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

“姐夫,我去帮你叫吧,我知道在哪里,你也找不到。”

“嗯。”

“你去车上等我吧,我叫着姐姐一起回家。”

“好。”莫子兮点头。

此刻,头是有点眩晕了,但好在,他控制力极好,一般情况是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他让秘书帮他准备好了车辆,提前在前门的专属通道上等候。

等候了好一会儿。

车门被人打开。

他抬头,看着许惟肖,“妙妙呢?”

“我姐还在和我妈聊天,我妈刚刚数落了我几句,让我不要跟着你们一起住了,我就和我妈对吵了几句,现在我妈情绪有些激动,我姐在安慰我妈,她让我先送你回去,把我妈安抚好了,就回来。”许惟肖有些难受的说道,“对不起姐夫,我有时候有点控制不住,我真的觉得我和你们一起住,没有影响到你们什么,我会很乖的,可是我爸妈都不理解。现在因为这事儿,还让姐暂时走不了。”

“没什么。”莫子兮此刻也有点酒醉了,“你等会儿和你姐一起回来吧,我先走了。”

“姐说让我送你回去。”许惟肖很认真的说道,“何况现在我再回去,我又得和我妈吵起来,我还是送你回去吧姐夫。”

莫子兮头有点疼,也不想多说,点了点头。

许惟肖非常开心的坐在了莫子兮的身边,让司机开车离开。

车子一路行驶在街道上。

莫子兮全程没有说话,一直很沉默。

许惟肖也算知趣,安静的坐在旁边,在黑暗的路灯下,会时不时的看看莫子兮,似乎是在观察他的变化。

车子到达目的地。

许惟肖先下车,然后主动去扶莫子兮。

莫子兮挥了挥手,“不用了,我自己来。”

“姐夫,我看你都喝醉了。”许惟肖没有因为莫子兮的拒绝而退缩,反而一把拉着他的手臂,“别逞强了,我送你回房间。”

莫子兮抿了抿唇,没再多说。

许惟肖嘴角一笑,负责莫子兮走进家里,直接将他扶进了卧室。

莫子兮到此刻,是真的有些酒醉了,他被许惟肖扶在床上,理智还在的说道,“肖肖,你出去吧,帮我把门关过来。”

“好。”许惟肖点头。

莫子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迷迷糊糊中看着一个白色人影离开了,房门被关了过来。

他躺在床上,随意的拉扯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闭上眼睛入睡。

在他迷糊中。

突然感觉到有个人在帮他解领带。

他睁开眼睛,看到了许惟妙。

看到她对他微微一笑,“子兮,我帮你脱掉外套。”

“谢谢妙妙。”他安心的笑了笑。

许惟肖嘴角一勾。

她是许惟妙,只是换了一套当时和许惟妙一模一样的睡衣而已。

果然,她和许惟妙长得是很像的。

特别是对于现在酒醉的莫子兮,特别是她故意将房间的灯光调暗了很多,他一时半会儿肯定分辨不出来。

她帮莫子兮把西装脱掉,全身都脱掉。

然后自己也脱掉了睡衣,躺在了莫子兮的旁边。

莫子兮的身体有些滚烫。

许惟肖稍微挨近了一些。

莫子兮眉头动了动,许惟妙很少这么亲昵自己,两个人睡觉从来都是各居一方,一般情况不会彼此爱着彼此,此刻,却因为许惟妙的主动靠近,让他身体有点了那么一点反应。

“子兮……”身边,是许惟妙的声音,在叫他。

他睁开眼睛,在昏暗的中看到许惟妙羞红的脸。

“你身体……”许惟肖说。

“可以吗?”他问她。

每次上床前,他都会问她。

因为他总觉得,她其实不是那么想。

“嗯。”许惟肖点头。

莫子兮嘴角一笑。

他翻身压在许惟肖的身上,火热的身体,一触即发。

……

国宴大厅。

许惟妙觉得时间真的不早了。

平时参加宴会,莫子兮也不会这么晚才离开的。

“妈。”许惟妙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时间不早了,我去看看子兮。”

许母也觉得时间真的不早了,连忙说道,“好好,妈拉着你说太长时间了。”

许惟妙微微一笑。

“去吧,别打扰到了你和统帅。”许母慈祥道,“还有妙妙,你记得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知道吗?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

“我知道的,谢谢妈。那我先出去了。”

“我顺便也去叫你爸该走了,每次这种场合,你爸就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的,吃吃不走。”

“爸也是高兴。”许惟妙说着,和许母一起走进宴会厅。

宴会厅的人越来越少。

许惟妙左右看了看,是真的没有看到莫子兮的身影,她蹙眉,到处找了一圈,实在没有找到,才给莫子兮的秘书打了电话,那边恭敬无比的说道,“夫人,统帅已经先回去了,门口已经给您安排了车辆,您现在要回去了吗?”

莫子兮提前走了?!

许惟妙抿唇。

真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好像觉得自己被遗弃了一般。

原来,真的是失落的!

“夫人,您要离开吗?”秘书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又恭敬的问道。

“嗯,不早了,麻烦你了。”

“应该的。”

“对了,我去找我妹妹,让她跟我一起走,稍微等一会儿。”

“夫人,您小妹和统帅一起走的。”

“哦。”许惟妙咬了咬唇,“那我马上出来。”

“好的。”

挂断电话,许惟妙走出宴会大厅,在一排排军礼下,坐进了轿车内。

色彩斑斓的繁华都市。

许惟妙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这好像是第一次被莫子兮留了下来,她还一直以为,他会过来叫自己。

人真的很容易习惯一件事情,所以真的会有些,难受。

她想,或许莫子兮是在给她和她母亲叙旧的机会,很多事情,她总是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想。

车子到达家门口。

她穿着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进家门,一个晚上一直保持着自己最好的仪态是真的疲倦了,她捉摸着好好泡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跟着莫子兮一起去云悬岛上,其实,她有那么一点期待的。

家里很安静。

子兮和肖肖都睡了吧。

她直接走进卧室,很随意的推开房门。

昏暗的房间里,大床上,似乎有些细微的动静,还有一些,敏感的声音。

“不,不要……”

许惟妙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看到的一幕又一幕。

晴天霹雳。

比晴天霹雳还要难以让人接受。

她就直直的看着那张大床,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但是灯光太暗淡了,她总觉得可能是出现幻觉了,可能是出现幻觉了。

所以那一刻,她把大灯打开了。

透亮的房间。

一切都可以清楚明了。

她还是站在门口处,一只手按压在开关上,一只手撑着门把手,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床上的两个人突然反应了过来。

许惟妙就这么看着莫子兮猛地起身,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她,看了一眼被他压在身下的许惟肖,身体一下弹跳了起来,甚至是有些狼狈的滚下了床。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她可能看到了任何人都看不到的莫子兮的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

他一向都是温文尔雅,从来不会有任何过激的反应。

她眼眸微动,看着他光裸的身体下,那明显的反应,显然很快就消失了。

但还是难以掩饰,刚刚他应该很激情。

“妙妙!”莫子兮叫她。

叫那个转身就准备离开的女人。

这一刻,就是这么清楚明白的知道,站在门口处的才是许惟妙,而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个女人是许惟肖。

他怎么会认错的。

他揉着自己的头,有些难受。

就好像,有那么几分钟,自己完全断片了!

“嗯。”许惟妙停下脚步,应了一声。

“我……”

“你们先整理一下吧。”许惟妙说,说着,还是退了出去。

退出去那一刻,许惟妙听到许惟肖哭泣的声音。

哭泣的声音,似乎很委屈。

是啊。

许惟肖很委屈,她也觉得很委屈,委屈到有点想哭。

她坐在客厅沙发上,在等候。

房间内。

莫子兮快速的去浴室将浴袍穿上,包裹着自己裸露的身体。

大床上,许惟肖一直在哭,哭着说,“姐夫,我一直在反抗,可是你一直不拉着我……”

“你先穿上衣服。”

“姐夫……”

“穿上衣服!”莫子兮脸色一沉,“离开这房间!”

许惟肖不相信的看着莫子兮。

莫子兮看了她一眼,看到满室的狼藉。

他真的想不到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快速的走出了卧室。

许惟肖看着莫子兮的背影。

刚刚还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模样,此刻一下变得阴沉而狠毒了起来。

现在她倒是想要看看,该怎么收场!

她姐的东西,她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她穿上自己睡衣,从床上起来,也缓缓的走出了这间卧室。

卧室外。

偌大的客厅,莫子兮走向许惟妙。

许惟妙抬头看着他。

眼眸微转,看着许惟肖。

“姐,对不起。”许惟肖一说,眼泪就猛地再次哭了出来,汹涌无比。

许惟妙喉咙微动,那一刻却没有说任何话。

以前不管任何时候只要她妹妹哭泣的时候她都会无底线的安慰她,现在这一刻,她反而有点希望她妹,永远别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先回你自己的房间。”莫子兮冷言。

今晚的莫子兮,真的变得和平时不同。

那么不同。

以前都是很温柔的,今晚的他,情绪如此明显。

甚至,不敢靠近!

许惟肖咬唇,走进自己房间。

客厅中,就剩下了莫子兮和许惟妙。

以前这个房间有很多保镖护卫,后来莫子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让他们退步到了客厅之外的入户花园和后花园,这样的举动,其实是在给她更大的自由空间,之前还会有些感动,总觉得莫子兮不管如何,至少是个体贴的人。

所谓的体贴,想来,也是对所有人都一样,不只是针对她而已。

而她刚好是他的妻子,所以能享受得更多一点而已。

寂静的房间。

许惟妙开口道,“子兮,你坐吧。”

莫子兮坐在她的旁边。

由始至终,她的情绪都是如此,没有太大波动,但也不难看出,她其实很介意。

很介意,就是不会发脾气。

就像他一样,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在隐忍自己的情绪,一直隐忍到,成为了一种习惯。

“今晚的事情……”莫子兮开口,却真的有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酒后乱性?!

认错了人?!

许惟妙轻轻的咬着唇。

好半响,莫子兮都没有再开口。

她嘴角还勉强的让自己笑了笑,她说,“我可以选择离婚吗?”

“不可以。”莫子兮直白。

毫不犹豫。

“我想也是。”许惟妙点头。

有些自嘲的一笑。

当初选择和他结婚其实就做好的觉悟。

现在突然也想矫情了。

“我可以给你解释今晚的事情,虽然不一定能让你原谅,但希望可以让你稍微好过一点。”莫子兮说,“我喝醉了,我把许惟肖认成了你,我很少喝醉也从来没有分辨错你和她,今晚是个意外。”

“嗯。”许惟妙点头。

她也相信是个意外。

以莫子兮的性格,在清醒的情况下,不可能真的和许惟肖上床。

可是女人,女人真的不是一个绝对理智的动作,尽管她不愿意承认,但看到他和自己妹妹在一张床上时那种打击史无前例,特别是看到他身体因为另外一个女人如此强烈的反应时,还真的让人,有点崩溃。

“我去洗个澡,你调整一下情绪。”莫子兮说。

“好。”

莫子兮看了一眼许惟妙,起身离开。

许惟妙一个人坐在客厅。

你调整一下情绪。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莫子兮这么冷漠的声音,在耳边一直回荡。

到底该怎么去调整才好。

她一个人坐在客厅,坐了很久。

她看到莫子兮让人进去他们房间,换了床单,抱走了那床隐晦的被褥,但她却真的不想踏进那个房间。

许惟肖打开房门,看着她姐一个人坐在那里。

她犹豫了一下,从房间出来。

许惟妙转头看着她妹。

此刻,她是真的不想看到她。

而后,还是习惯性的,沉默了。

“姐,对不起,我……”

“没什么。”许惟妙说,有些冷漠。

“我有反抗,但是姐夫一直压着我,我反抗不了,平时姐夫很温和的一个人,我不知道他在床上会那么强势那么激烈,我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听,最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反抗了,我明天就走,我明天一早就离开。”许惟肖边说边哭,“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去影响你和姐夫的感情,我真的没有想过。”

“肖肖。”许惟妙看着她,真的有些冰冷,“从小到大,你喜欢什么姐都会给你,但有些东西,真的不是你任性就可以要的。”

“姐你什么意思?”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许惟妙起身,“不早了,休息吧。”

“姐,你到底什么意思!”许惟肖狠狠的说着,“你难道还觉得,我是故意的吗?我分明才是那个受害者,我分明才是!”

许惟妙脚步停了停。

是不是故意?!

其实她也不是那么傻。

很长一段时间的偏见,对她的偏见,真的不是自己多疑。

------题外话------

啊啊啊啊,新年快乐!

总之这几天宅的更新都会有点乱。

宅会尽力的。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