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旅行(1)排斥我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客厅,回荡着许惟肖愤怒的声音。

许惟妙转头,“真正受害者,是我。”

许惟肖一怔。

直直的看着自己姐姐。

从小到大,她都会顺着她,不管她说什么,不管她怎么任性,现在,她居然毫不留情的反驳她。

那一刻竟然让她有些哑然。

她咬唇,看着许惟妙走进了莫子兮的卧室。

所以,许惟妙是打算把这件事情不了了之的处理了吗?!

她就这么忍了下来?!

怎么可能!

许惟肖狠狠一笑,她一步一步算计到现在,可从来没有想过,半途而废!

姐,别怪我对你不好,只怪你总是不需要努力就能够拥有很多,而她总是需要用抢的方式!

许惟妙不知道许惟肖在想什么。

现在的她,甚至不想看到许惟肖。

她第一次开始反思,自己这些年无底线的容忍,到底是不是给了许惟肖,得寸进尺的资本。

她抬眸看着面前的卧室大门。

手放在门把上,她想自己都真的有阴影了,她应不应该,敲敲门再进。

喉咙微动,她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那张被重新换上崭新床单的大床上,莫子兮靠在床头,大概是洗过澡了,换了一套睡衣,手上拿着报纸,似乎是在等她。

她进来,他就抬眸看了她一眼。

四目相对。

许惟妙将视线转移,“我去洗澡。”

“嗯。”

“你睡吧,不用等我。”

“嗯。”

许惟妙拿着自己的睡衣,走进了浴室。

她将浴室门关过来,甚至不知道这个浴室,许惟肖用过没有。

许惟肖和莫子兮一起用过没有。

她还想今天这么累,泡泡澡的。

她承认她真的没办法用平常的视线去看待这里面的所有摆设。

许惟妙打开洗澡莲蓬,冲洗。

卸妆,清洗,很多遍。

分明不是自己脏了,却很想把自己洗得更干净。

洗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洗了多少遍,她擦干身体,吹干头发,换上干净的睡衣打开浴室门,门外的卧室灯光已经暗淡了下来,莫子兮躺在大床的一角,他平时睡的地方,中间留有很宽的距离。

许惟妙摸索着,终于还是躺了上去。

被褥是干净的,似乎还能够闻到阳光的味道,心里面却一直一直挥之不去刚刚看到的一幕一幕,以至于本来是干净的床褥还是觉得,好脏。

她隐忍着,背对着莫子兮睡觉。

她知道莫子兮也是背对着自己,两个人中间,还能睡下2、3个人,这算是一道鸿沟了吗?!

许惟妙闭上眼睛,让自己入睡。

不去多想的入睡。

莫子兮是统帅,他所有犯过的错,只要没有影响到政体,都不是错。

这就是他们之间不平等的地位关系最终会得到的结果。

她只能忍受。

翌日一早。

许惟妙睁开眼睛。

阳光普照,房间明亮。

她不知道自己昨晚多久才睡着,反正,天一亮就醒了。

她还能够感觉到身边的人也醒了,静悄悄的在起床。

平时,莫子兮起床的时候,她也会跟着起床,帮他准备好漱口杯和牙刷,偶尔也会帮他拧毛巾,帮他挑选上班的衣服,为他打好领带。

今天。

今天,也没有什么特权。

她掀开被子,起床。

莫子兮刚下床,看着许惟妙的举动,似乎是想要说什么,终究也没有再多说。

许惟妙先去了浴室。

莫子兮缓缓走进,进来看到许惟妙在帮他挤牙膏,然后和平常一样,恭敬的递给牙刷和漱口杯。

莫子兮看了她一眼,接过来,洗漱。

洗漱完毕。

许惟妙打算跟着莫子兮出去,莫子兮说,“你准备一下,等会儿去云悬岛。”

“还要去吗?”许惟妙问他。

“嗯。”

许惟妙点头。

莫子兮直接打开浴室的门出去了。

许惟妙静静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看着自己有些苍白的脸色。

其实,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是莫子兮的行程安排,还是会按照行程,按部就班,她早就知道的。

她快速地把自己洗漱完毕,换了一套衣服,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

莫子兮会出行的地方,基本上都是什么标配都有的,她只需要拿几件她和莫子兮换洗的衣服,而她在把她和莫子兮的东西收拾在一个箱子里面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排斥,所以她觉得自己是非常矫情的,把彼此的衣服分别放在不同的格局里,不想挨在一起。

收拾好了行李。

她走出卧室。

卧室中,许惟肖也提了一个行李,脸色也不太好。

她对着莫子兮眼眶通红却没有说任何一个字,转头看着许惟妙出来,眼眶更红了,“姐,我不打扰你和姐夫了,我先走了。”

客厅很安静,那一刻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许惟肖继续道,“祝你们旅途愉快。”

许惟肖拖着自己的行李,一步一步缓慢的走了出去。

许惟妙看着她妹的身影,转头看着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莫子兮,看着他表情很淡很冷。

她其实不知道莫子兮对于她妹,会怎么处理!

和对她一样的方式吗?!

当做昨晚上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们三个人都要去忘记,就当不存在!

“走吧。”莫子兮突然放下优雅的二郎腿,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许惟妙,一把拉过她的行李箱,长腿大步迈向了大门口。

许惟妙跟上他的脚步。

两个人坐进专用小车。

车子一排排行驶在帝都繁华的城市里,到处高楼大厦到处热闹非凡。

因为没有蜜月,所以这是他们第一次的单独旅行。

两个人却彼此,一言不发。

车子到达机场。

专机接送他们,到了云悬岛,这个风景极好的却从不对外的私人岛屿。

下了飞机后,许惟妙第一次坐上了莫子兮自己开的小车里。

她坐在副驾驶室,当然,前后还是会有车辆跟随,依然显得很张扬。

车子停靠在一栋小别院里面。

莫子兮交代了一番,整个小别院里面站岗的人全部都退了出去,偌大的一个异性时尚别院,除了几个负责他们生活起居的佣人,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莫子兮提着行李走进了卧室。

许惟妙跟着他进去。

卧室很大很舒服,度假的感觉很明显。

“你整理一下行李,就出来吃饭。”莫子兮对着许惟妙说道。

“好。”许惟妙点头。

莫子兮先走了出去。

许惟妙走过去,收拾行李箱,把彼此的衣服,一件一件挂了出来。

分两个衣橱挂着。

把东西收拾完了之后,许惟妙走出卧室,远远看着莫子兮坐在偌大的饭厅,在等着她用餐。

她走过去,坐下。

莫子兮扬了一个手势,佣人开始陆续上菜,一盘一盘,几乎堆满了整个饭桌,显得很奢侈,许惟妙甚至觉得,是浪费的,他们两个人可能也就吃不到十分之一,平时的莫子兮一般不会这么浪费食物。

许惟妙也不会多嘴,在看到莫子兮拿起碗筷开始优雅的进餐后,她才会拿起筷子,一点一点的吃了起来。

饭席间还算安静。

莫子兮其实也不是那么喜欢说话,只是在你开口说话的时候,他会很温和的回复你,显得很有亲和力。

“你会游泳吗?”莫子兮突然开口。

“会一点。”许惟妙回答。

“吃过午饭之后,你稍微休息一下,房间连着的右边有一个露天游泳池,你可以去游泳放松一下。游完泳之后,你可以找为你服务的工作人员做message。”

“好。”

“吃饭吧。”

“嗯。”许惟妙点头。

两个人静静的吃过午餐。

吃完之后,莫子兮直接去了别院的一件书房,大概是在处理手上的一些政务,而她为了消化一下自己刚刚吃下的东西,在小别院走了一圈,欣赏这里的布局和美景,半个小时后,去卧室换了一套比较保守的连体泳衣去露天游泳池游泳。

工作人员已经在游泳池边摆放好了各色各样的高级糕点,游泳池边有至少5个工作人员为她一个人服务。

她只是想要游泳两圈而已。

不过既然是莫子兮的安排,她顺从了。

她一个人静静的在游泳池里面游泳,她体力不太好,游不了多久就没力气了,却也不想起来,就躺在游泳池的自动按摩椅那里让自己放松,来这里,也就是为了放松一下自己而已。

她看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真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很广阔很广阔,广阔到似乎真的可以放松自己所有的情绪。

前提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她眼眸微转,看到莫子兮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他一出现,周围安静的工作人员连忙齐声叫道,“统帅。”

莫子兮微点头,直接将身上的浴袍脱了下来,身上就穿了一条黑色的泳裤。

工作人员恭敬的拿过莫子兮的浴袍,莫子兮一步一步走进了浴池,偌大的浴池。

许惟妙看着他矫健的身体在泳池自由的穿梭,他体力似乎还不错,一直在她面前,游了好多圈,而且泳姿特别的轻松优雅,不像她,感觉自己用生命在游泳,每次游不到20米就会喘气不匀。

许惟妙从自动按摩椅上面下来,她游向一边,一步一步走上泳池。

工作人员连忙把干净的浴巾披在了她的身上,包裹住她穿着泳衣的湿润身体。

莫子兮停下来那一刻,就看到许惟妙走出了游泳池,然后对着一个工作人员说着什么,工作人员点头。

许惟妙去内室,做按摩了。

似乎是为了故意避开他。

莫子兮继续游了好几圈,也在自动按摩椅上面躺着,看着天空。

有时候的自己也不是特别特别忙,但好像就是没有给过自己闲暇时光,来好好感受一些其他事情。

他躺了一会儿,从游泳池里面起来。

工作人员地上干净的浴袍,他随口问道,“夫人在做按摩吗?”

“是的,统帅。”

“我过去看看。”

“这边请。”工作人员依然恭敬无比。

莫子兮跟着工作人员去了按摩室,里面放着优雅绵长的音乐,点上了让人放松的熏香,有些幽暗的环境下,许惟妙躺在舒适的床上,一个按摩师正在熟练的帮她坐着身体按摩,因为是全身按摩,所以身上一丝不苟,此刻她趴在床上,身上都是晶莹剔透的精油,纤细的后背,纤细的腰以及上翘而滚圆的臀部,修长的大腿直直的印在了他的眼眸里。

“她睡着吗?”莫子兮询问。

“是的统帅。”

“她做的是哪方面的按摩?”

“利于睡眠的。”

“帮我也做一个和她一样的。”

“好的统帅,请移步在隔壁房间。”

莫子兮看了一眼许惟妙,转眸离开。

“统帅你需要男技师还是女技师?”工作人员询问。

“男技师。”

“好的,请您稍等一会儿。”

“嗯。”

莫子兮也这么把自己趴在了床上,大概他也需要一个深度睡眠。

两个人就这么在房间里面坐着按摩,静静入睡。

当许惟妙醒过来的时候,按摩已经做完了,她翻身,总觉得这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让自己这么舒适的睡了一觉,什么都没想,全身很放松。

“夫人您醒了吗?”按摩师轻声询问。

“嗯。”

“我们为您备了玫瑰浴,您现在需要泡一泡吗?”

“好。”

许惟妙起身,跟着按摩师一起坐进了铺满玫瑰花瓣的木桶浴里面。

她泡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伸了伸懒腰,从木桶里面起来。

换上了干净的浴袍,看着镜子中红红润润的自己,总觉得身上香香的好好闻,皮肤也比之前更加嫩滑了。

心情似乎真的会因此舒坦很多。

她离开按摩室,和工作人员一起回到客厅。

客厅中,莫子兮也穿着白色浴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一些,时事新闻。

莫子兮转头看着许惟妙,看着她柔软的长头发,轻扬飘逸的随意披在两肩,脸蛋白里透红,浴袍外的肌肤,吹弹可破。

“舒服吗?”莫子兮询问。

“嗯。”许惟妙点头,很诚实。

“如果你喜欢,每天都可以做。”

“谢谢。”许惟妙感激道,又询问,“我们在这里几天?”

“三天。”

“嗯。”许惟妙笑了笑,“我去换件衣服。”

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走进卧室。

要在这里,三天时间。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去衣橱拿自己的衣服。

刚挑选了一件比较正式而保守的长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许惟妙已经拉开的浴袍,又这么不着痕迹的穿了回去。

莫子兮看了一眼,说,“我也进来换衣服。”

“好。”许惟妙点头,很自然的准备去浴室换。

“妙妙。”莫子兮叫她,眼神看着她身上那条裙子。

“嗯?”

“你别穿得这么规矩,这是在度假。”莫子兮提醒。

许惟妙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带的衣服好像都比较中规中矩。给你收的衣服好像也不太休闲。”

而现在才突然想起,莫子兮今天从家里离开的时候,其实穿的是一套休闲装,因为整个过程自己一直处于有点分神的状态,所以没特别注意,这么一想,果然她好像太死板了一点。

“没什么,你先换上吧。”莫子兮淡淡然,口吻其实是温和的。

许惟妙越发的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知道莫子兮的点在哪里。

她笑了笑,“不好意思子兮,下次我会注意一点。”

“去换衣服吧。”

“嗯。”

许惟妙把那条枣红色的裙子穿上,之前莫子兮没有提醒不知道,这么一提醒,她好像真有一种要去正式上班的感觉。

她打开浴室的大门,看着莫子兮此刻换上了一条剪裁得体的休闲长裤,虽说是休闲长裤,在正规场合穿上也不会奇怪,还会显得腿特别长!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衣,以前莫子兮穿衣服都喜欢将衬衣的纽扣扣到最上面,然后还会打上领带,现在他直接将衬衣解开到上面第三颗,显得随意很多,隐约还能看到他的胸肌,很man很性感。而他的头发也因为在度假的原因没有定型,零碎的头发很是柔软,突然间似乎就没有那个一丝不苟的模样,很放松的状态,还很有魅力。

不像自己。

好像总是不太会好好的调节气氛。

她淡淡的笑了笑,走过去。

两个人一起走出卧室。

并肩而行。

“你会晕船吗?”莫子兮突然询问。

“不会。”

“明天我带你出海。”

“好。”许惟妙微微一笑。

莫子兮看着她,看着她好像什么事情都会点头。

什么都会笑着迎合。

他知道许惟妙就是适合他的这种女人,统帅夫人就应该有这样的胸襟和对他的无限宽容,不会斤斤计较,还很会隐忍自己的情绪。可是到此刻,他却开始有点怀疑这样的婚姻方式是是真的就是他想要的,不知道他和许惟妙这样一直相敬如宾,是不是有一天,其实并不能好好生活下去。

客厅沙发上,两个人依然言语不多。

晚上还是那么丰富的晚餐,饭厅开着浪漫的霓虹灯,在如此一个私人岛屿上,显得无比温馨,

静静的享受完了晚餐之后,相继的回到房间,然后睡觉。

卧室很大。

头顶上还有观景窗户,躺在床上就能够看到,云悬岛天空中的繁星闪烁。

许惟妙先躺在床上。

随后,莫子兮躺在了她的身边。

“这里的星辰是北夏国中最美的。”莫子兮的视线也看着头顶上的,开口道。

“真的很美。”许惟妙由衷的感叹。

“妙妙。”莫子兮叫她。

“嗯。”

“我们出来度假,是为了能够放松彼此,然后……”莫子兮转头看着她,看着她星辰下,扬着笑容的侧脸,“怀孕。”

许惟妙点头,“我知道。”

莫子兮起身往许惟妙身边挪动。

许惟妙抿紧着唇瓣。

莫子兮的气息越来越近,最终在自己的身边,挥之不去。

她闭上眼睛,感觉到莫子兮的身体压在了自己身上。

他的唇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有时候他们之间都没有任何前戏的,直截了当。

今晚她倒是真的希望他可以速战速决。

可惜。

他好像不那么着急。

唇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之后,找到了她的嘴唇。

她紧抿的嘴唇,放开。

放开让他能够更好的深入。

她突然想起她妹许惟肖说,说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看着莫子兮这么温和有礼的一个人在床上会那么强势那么激烈,她能说,莫子兮在她身上一次都没有强势一次都没有激烈过吗?!

都说男人会比较喜欢在床上活跃一点的女人。

她妹在床上应该和她是不同的。

“妙妙。”莫子兮突然从她的唇上离开。

她睁开眼睛,回眸看着他。

看着他在如此星辰下那么帅的一张脸,却真的没有半点情欲。

和昨晚上她突然推开房门时的感觉真的大不相同。

“很排斥吗?”莫子兮问她。

在他亲吻她的时候,平时即使两个人都不太激情,但她会试着回应他,也偶尔会主动抱着他,而刚刚,他不管怎么亲吻她,她好像都只是在承受。

“排斥吗?”在没有得到答案,莫子兮再次开口。

许惟妙真的不想这么矫情,昨晚上莫子兮就给她讲了,让她自己调整情绪,自己把昨晚上发生的事情,一笔带过,可是这一刻,她却清楚的听到自己在说,“嗯,排斥。”

莫子兮喉咙微动,看着身下的女人。

许惟妙低垂着眼眸,不去直视他的眼眶。

不想和他对视。

总觉得好像是自己理亏。

分明来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怀孕的!

安静的房间。

彼此好像都只有淡淡呼吸的声音。

许惟妙总觉得自己在这一段僵持的空间,终究会妥协,可是到最后,还是莫子兮开口说话了,他说,“早点睡吧。”

然后从她身上下去,躺在了一边。

她默默的深呼吸了一口气。

默默的沉默不语。

莫子兮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静默的夜晚,各自入睡。

第二天清晨。

许惟妙睁开眼睛的时候,莫子兮就不在了。

她很惊醒的,按理,莫子兮起床她不可能不知道。

她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去浴室洗漱,然后正准备去衣橱拿衣服换上的时候,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许惟妙打开房门。

一个佣人站在门口,恭敬道,“夫人,这是统帅为您准备的衣服。”

许惟妙蹙眉,从佣人手上拿过那件飘逸的淡黄色吊带长裙。

“是统帅亲自帮您挑选的,您穿上一定会很漂亮。”佣人恭维道。

“谢谢。”

“不客气的夫人,我不打扰您换衣服了。”说着,佣人就准备离开。

“等等。”许惟妙叫着她,“统帅人呢?”

“他刚刚游完早泳,现在在客厅等您一起吃早餐。”

“统帅几点就去游泳了?”她完全没有知觉。

“应该很早吧。”佣人说道,“对了,听说统帅昨晚大概深夜时刻吧,还起床到书房处理公务了,应该是一直在书房,早上就直接去游泳了。”佣人说道。

“哦。”许惟妙淡淡的笑了一下。

所以大概是昨晚她刚睡着,他就离开了。

“你去忙吧,我换好衣服就出来。”

“好。”

许惟妙关上房门,拿着手上这套淡黄色沙滩长裙。

长裙很长。

几乎到了她的脚踝处,裙子特别飘逸,轻风应该就能让裙摆飘扬起来,上半身是吊带的设计,后背基本镂空,胸前也很低,所以衣服是不能穿文胸的,她看到送来的衣服里面,有一个肉色的胸垫。

她想了想,还是换上了。

镜子中的自己,果然比平时穿的衣服,看上去有活力了很多。

她想,这样是不是,和她妹妹挺像的。

她打开房门。

房门外,客厅沙发上,莫子兮转头看了一眼许惟妙。

许惟妙的身材其实很好。

他说,“很好看。”

总是会赞扬。

处于一种礼节。

许惟妙微微一笑,“谢谢。”

此刻的莫子兮也穿上了一件白色短袖,还有一条黑色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许惟妙从来没有看到过莫子兮如此,总觉得他应该习惯穿长裤穿衬衣,这么一看,他这么穿,也很帅,如此简约的衣服在他身上,一点都不违和。

“吃饭吧,早饭之后我带你出海。”

“好。”

两个人吃完早饭之后,一起坐上了游艇。

游艇上当然不只是他们两个人,跟随的大概有5个,拿着武器的军人,毕恭毕敬。

好在游艇很大,许惟妙也习惯了没有什么私人空间的生活方式,也不会觉得不自在。

她就坐在游艇上,看着莫子兮亲自驾驶着游艇,一直在往海中央开去。

风很大。

许惟妙的长裙特别的飘逸,和她的长头发一起飘扬,此刻因为阳光很刺眼,她戴着的大墨镜几乎遮住了她大半边脸,很美还很时尚。

莫子兮开着游艇,低头就能够看到坐在游艇上的女人,纤细的大长腿在璀璨的阳光下,白皙剔透。

游艇开了好长一段时间,停在了海平面中间,到处都是一片平稳的汪洋大海。

莫子兮从驾驶室下来,走向许惟妙的甲板上,坐在她旁边。

许惟妙微微一笑,“这里风景真的很好,为什么不对外开放?应该可以吸引很多国外友人,也能加大北夏国的经济收益。”

“北夏的经济一直很好,旅游业不是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当然也不能说一点都不重要,但对比起来,我还是自私的觉得,这里可以留给自己享受。”莫子兮直白。

许惟妙一笑,“我以为你把自己的一生全部都会贡献在北夏国的发展上。”

“终究而言,我也只是一个人。”莫子兮靠在甲板上,微眯着眼睛,看着头顶上蓝天白云,似乎是在让自己好好放松,“说来,其实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出来走走。”

“是吗?”

“以前总觉得自己很忙,忙着处理很多公务,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到处走走。仔细一想,那些忙碌到底都是因为自己真的忙得抽不出一点时间,还是说自己不愿意。”莫子兮眼睛一直眯着,因为这么样抬头看着太空,太刺眼。

许惟妙真的可以理解莫子兮。

越是和他接触时间越长,越是能够理解他很多身不由己,以及很多对其他事物少了太多热衷和追求,他的生活太过沉闷太过循规蹈矩,他大概自己都忘了,怎么去追求自己的生活,怎么让自己的心口,保持着正常人的偶尔疯狂。

她取下自己的墨镜,戴在莫子兮的脸上。

莫子兮一怔。

许惟妙笑了笑。

游艇突然一个波浪翻滚。

许惟妙身体不稳,往旁边晃动了一下。

莫子兮一把紧紧的拉住许惟妙,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让她不至于真的从甲板上摔下去。

而那个力度。

许惟妙甚至觉得有一秒是安心的。

会有那么一秒的错觉觉得,他好像能保护自己!

------题外话------

好啦,宅知道大过年的让亲们添堵了。

放心,后面会很甜蜜的。

总是需要一个过程,小宅爱你们,真的很爱!

么么哒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