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生气!/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的,我是准备出国参加慈善活动。每次对方都需要提交健康报告,就跟每次我回来时一样。”

回来,只不过专程给他而已!

当然,许惟妙也不觉得有什么,他的身份地位,确实应该保证身边的人都是健康的,特别不能有传染病。

“你准备去做慈善?”莫子兮扬眉。

刚刚洗完澡出来在她身后站了一会儿,看她看得出神,自己也看了一会儿才叫她,他恍惚看到她在看一个慈善活动的行程表,但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以为她只是在了解而已。今天在医院的时候,看她看着莫一诺的两个孩子那么高兴那么喜欢,加上她做身体检查,自然而然想到的就是,她或许想要一个孩子,她不是还问自己,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吗?!

他从她身上下来。

房间有些安静。

许惟妙没有回答他。

她似乎拉扯了一下有些凌乱地衣服,盖了盖被子。

“什么时候走?”黑暗中,莫子兮问她。

声音真的听不出来任何情绪,总觉得还是那么温和。

许惟妙咬了咬唇,好半响才开口道,“下个月几号,我还没有定下来。”

果然,是打算走的。

莫子兮半靠在床上,突然没有了声音。

许惟妙看着他的身体,缓缓也从床上坐了起来,黑暗中,她喃喃解释,“我想我们这段时间一直也没有做过,孩子的事情好像也不是盼不来的,我现在了解到的那个慈善活动,也只有一个月时间,去尼希尔地区,不算太远,就走几个城市。我是想我们之间要孩子的压力那么大,倒不如我出门走一圈放松一下,可能会好一点。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去了,我本来也没有做好决定。何况做决定之前,我也会咨询你的意见的。”

“你去吧。”莫子兮开口。

许惟妙看着他,有些惊讶。

他之前不是说要生了孩子才让她走的吗?!

现在突然就一口答应,真的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去吧,注意安全。”莫子兮重复,然后叮嘱。

“好。”许惟妙满口答应,嘴角扬着笑容,“我会小心的,这次的行程我了解过了,尼希尔地区也没有什么动乱,就是一个贫困地带,慈善团队去过几次了,当时送了一些教育过去,现在主要是去验收成果,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嗯。”莫子兮点头。

点头,听着她兴奋到甚至有些雀跃的声音。

“我离开的时间是下个月3号,还有一周时间。”许惟妙说道,“回来是再下个月1号。”

“好。”莫子兮应了一声,“早点睡吧,我有点困了。”

“嗯嗯,晚安。”许惟妙甜甜一笑。

莫子兮躺了下来,睡在大床的一边。

许惟妙也睡在了大床的一边。

这大概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感觉到的喜悦。

她其实真的没有想到莫子兮会一口答应,而且当时做身体检查啊,了解慈善行程什么的,也只是想,或许某一天莫子兮接纳了许惟肖然后她就可以走得不那么唐突不那么没有准备,现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就像是从天而降的馅饼一样,整个人处于极大的兴奋中。

兴奋得,身边的人都能够感觉到她的愉悦情绪,那么明显。

就真的很想离开他吗?!

莫子兮突然掀开被子起床。

许惟妙还处于心情很好之中,她看着莫子兮掀开被子起身,有些诧异,“子兮,你去哪里?”

“我去书房处理点事情,你早点睡。”

“哦。”许惟妙觉得有些奇怪。

好像莫子兮总是会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说去处理公务。

这个人是每天随时随地都在想国事吗?!

然后才会在突然想到某个点的时候,起床去解决。

他也真的够累的。

许惟妙翻了翻身,想着统帅可能也就是如此,否则怎么可以治理好一个国家,而她现在所有的兴奋点都还在,她马上即将可以去国外做慈善的事情上。

早早入睡。

第二天一早,神清气爽。

莫子兮也不在房间了。

许惟妙看了看时间,现在才7点多,按理,莫子兮这个时候才起床,而且他起床,她都会惊醒的。

难道说又在书房做了一个晚上的事情?!

她快速地洗漱完毕,走出卧室。

客厅中,许惟肖也刚起床,打着哈欠从房间出来,左右看了看,“姐夫呢?”

“可能在书房。”许惟妙看客厅没人,起身就往书房走去。

书房中,也空空如是也。

她蹙眉。

然后问着家里的用人,才知道莫子兮一早就离开了,大概是有事情要处理。

许惟妙有时候真觉得莫子兮,很累。

她让佣人开饭。

她和许惟肖坐在饭厅吃早餐。

两姐妹从那次事件之后,就不太说话了,有时候甚至是故意不开口说话,彼此都很沉默。

许惟妙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用手机在和慈善机构做交流,因为她之前一直有报名且去做过一次国外的实地活动,所以对方基本没有什么为难就答应了她,现在双方正在核对一些基本信息。

聊得有些出神。

许惟妙眼睛一直看着屏幕,伸手拿自己面前的牛奶杯。

刚拿在手上。

“你拿到我的杯子了。”许惟肖大声的说道。

分明,还有些惊慌。

许惟妙一怔,她抬头,看着她妹一把将她手上的牛奶杯夺了过去。

“这杯才是你的!”指了指她近距离的一杯牛奶。

许惟妙就这么看着许惟肖。

许惟肖被她看的有些发毛,解释道,“我刚刚喝过的,你突然来喝,我会不习惯。”

许惟妙看了一眼自己的牛奶杯,看着许惟肖低头看上去自若的在吃着早餐。

有些事情……

她真的不敢去相信。

许惟妙说,“肖肖,我是不是说过,我不会怀上莫子兮的孩子?”

“谁知道你的话几分是真几分是假!”许惟肖不爽地说道。

“昨晚上莫子兮让我和他生孩子,但是我拒绝了,甚至于,我现在在联系慈善团队,我下个月3号要去尼希尔,去整整一个月。”许惟妙一字一句。

许惟肖有些惊讶,“你真的要走?”

“我现在在核对行程和资料。”

“姐,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我真的太爱你了,我就知道,你还是最爱我的,我就知道,我喜欢的东西,你都会让给我。”许惟肖激动无比,“姐,我会感谢你的,真的。”

“但是肖肖,你别让我太心寒。”许惟妙一字一句。

许惟肖一怔,连忙说道,“姐,你说什么话,我怎么可能让你心寒!我爱你都来不及,要是以后我和莫子兮……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以后有什么想要我做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你喜欢做慈善,我以后让莫子兮给你绿色通道,到时候家喻户晓,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在做慈善,大家都会崇拜你的。”

许惟妙没心情和她畅想,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畅想。

她没有再和那杯牛奶。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疑,但她不想拿自己的身体尝试,甚至也不想去戳穿什么。

她放下碗筷,说道,“你慢慢吃,我去准备我要离开的一些手续。”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姐你告诉我,我来帮你做,这段时间正好实习公司没什么事情做,我也不用上班。”

“不用了。”许惟妙冷漠的拒绝。

许惟肖看着她姐的背影,虽然对她不再热情但至少,许惟妙说她要走了,她一走,很多事情不都可能发生吗?!

想着接下来的一个月和莫子兮的独处时光,真的是说不出来的开心。

她一定会把握机会,在这个月把莫子兮拿下来,等许惟妙回来的时候,他们就是互换身份的时候了!

她难掩的笑容,越来越明显。

接下来几天。

许惟妙都在和对方交接出国的事情,提供的东西有点多,所以许惟妙也有点忙。

莫子兮这段时间似乎也很忙,忙到基本上早出晚归,回来之后还泡书房的时间比较多,仔细一想,许惟妙觉得自己好像这几天都没怎么见到过莫子兮了,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动乱?!

不至于吧,现在是和平年代。

相对于莫子兮和许惟妙,许惟肖是最闲的,她恨不得时间可以再快一点再快一点,等到许惟妙出国了就好。

这晚。

许惟妙半夜被一个电话吵醒。

她接通电话,是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和她核对最后一个信息,因为她是临时增加的所以手续会比较麻烦,而且尼希尔也有好几个小时候的时差,北夏国的深更半夜,那边也就刚上班时间。

她把信息通过手机邮件的方式给对方传送了过去,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位置,还是空空的。

她都不知道莫子兮是没有回来,还是去了书房。

她想了想,起床,从卧室出来,走向了书房。

书房中,半掩的房门,有着微弱的灯光。

所以莫子兮真的还在忙着处理国事吗?!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房门进去。

不管如何,作为基本的关心,也应该提醒他一下现在很晚了,早点睡。

她脚步刚进去,就看到偌大的书桌前,莫子兮趴在那里,睡着了。

就这么趴着,应该很不舒服的姿势,她看着他眉头都皱着,睡得好像并不安慰。

许惟妙站在他面前,此刻不知道是应该叫醒他让他回房睡觉,还是说,让他继续睡。

她站了好一会儿,还是上前,轻声叫着他,“子兮。”

莫子兮眉头动了动。

她其实声音真的很小,不过就是让他惊醒了。

他睁开眼睛,眼眶中都是红血丝。

应该很疲倦才是。

她说,“不早了,我们去床上休息吧。”

“不用了,你去睡吧。”莫子兮低沉的嗓音,有些暗哑。

“工作都是做不完了的,明天再起床做吧。把自己身体累坏了更不好。”许惟妙劝说。

“我知道我的身体情况。”莫子兮有些冷漠的拒绝。

许惟妙看着他的模样,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她犹豫了一下,“那你处理完了到床上来休息,或者多穿一件衣服,这么睡觉容易着凉。”

“嗯。”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笑了笑,“那我去睡了,晚安。”

“你是后天走吗?”莫子兮突然开口。

“嗯,后天一早的飞机,我从帝都机场出发,我已经联系了司机,他会送我去机场,你不用担心。”许惟妙笑着说道。

每次说道离开,许惟妙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连眼睛都会笑得,弯成一道月牙。

“好。”莫子兮转移视线。

“嗯。”许惟妙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每次和莫子兮在一起,总是会把气氛弄得比较尴尬。

她转身离开了书房。

莫子兮从书房中站起来。

走向连着书房外的一个外阳台,外阳台直接连着四合庭院,到处都是保护他的人,一丝不苟。

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自从决定想要个孩子之后,他基本没有抽烟了。

现在这一刻反而有些忍不住。

他都不太清楚,自己这段时间到底怎么了,变得,有点不像自己。

许惟妙走了也好。

走了,也不用这么来影响他了。

……

许惟妙以为,在她离开之前,可能就不会再见到莫子兮了。

毕竟莫子兮这几天真的好忙。

然后事实就是。

在她离开的前一天下午,莫子兮准时下班了。

许惟妙觉得奇怪,许惟肖也觉得奇怪。

奇怪归奇怪,也没人敢质疑什么。

很难得三个人一起坐在饭厅吃晚饭。

整个饭桌倒是比较安静。

许惟妙不知道说什么,莫子兮也不开口,许惟肖就盼着许惟妙走了之后再好好表现,所以今晚决定规矩的忍过去。

在饭席即将结束之时。

莫子兮放下了碗筷,他说,“明天妙妙要离开一个月,肖肖你先搬出去住,没有现成的地方没关系,你可以住酒店。”

许惟肖整个人一下就懵逼了。

她不相信的看着莫子兮,有点反应不过来。

“酒店你随便挑选,到时候记我名字就好。”莫子兮再次说道。

所以,没有听错了。

莫子兮是在撵走她。

她转头狠狠的看着许惟妙。

许惟妙也注意到了她妹的眼神。

不用想也知道,她妹肯定以为,是她故意的。

她不想解释。

其实也真的没有想到,莫子兮今晚这么准时的下班回来,是为了说这件事儿。

“那姐夫的意思是,姐没有回来这段时间,我都要住在酒店吗?”许惟肖装作听不懂的再次问道。

“嗯。”

“我不太喜欢酒店那种地方……”

“如果不喜欢,你可以回文城你父母家住一段时间,我听秘书说,这段时间你的实习也结束了,等着回校答辩,不用一直待在帝都了。我明天一早叫你父母过来接你回去。”

“姐夫你就这么不喜欢我住在这里吗?”许惟肖眼眶一红,委屈无比的说道。

“不方便。”莫子兮冷然。

“有什么不方便的,这里除了我们还有这么多人,佣人,外面的保镖军队守卫,这么多,哪里不方便了?!”许惟肖有些激动,她好不容易盼到的机会,好不容易以为许惟妙走了之后她就可以得逞了,没想到莫子兮居然让她离开。

她死都不要离开!

“女孩子自重一点比较好。”莫子兮看着许惟肖,一字一句。

许惟肖脸一下就红了,是一种羞愧的红,还有些难堪。

莫子兮是在讽刺她,不知廉耻吗?!

莫子兮没有再多说什么,起身离开饭桌。

许惟妙从头到尾都很沉默,这个时候,她确实知道能说什么。

这种事情,她说过她不会帮,就真的会袖手旁观。

“姐夫。”许惟肖突然大声叫着他。

莫子兮脚步停顿了一下。

“我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

“我说了,不方便。”

“那晚上的事情,你就这么在意是吗?!”许惟肖大声说道,“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你对我就变了,基本当我不存在,我一直觉得那件事情不是我的错,但为什么最后你们都要怪在我的身上,我甚至那么努力的想要回到我们原来的相处模式,那么努力!现在想来,我真的很傻,你们怎么可能不会介意,你和姐其实很介意,早就不想让我和你们住在一起了!而我却还傻兮兮的以为,我们还是一家人。”

许惟肖说完之后,泪崩了。

哭得很委屈。

许惟妙是真的不明白,一个人的眼泪怎么可以这么廉价。

她觉得对不起她妹妹,她简直叫冷血动物。

她基本都哭不出来。

“而现在,我不过就是想要单独和你说几句话而已,你都这么无情的拒绝我,我到底做错哪里,姐夫你告诉我,我都该可以吗?”许惟肖哭嚷,看上去真的痛苦到不行。

莫子兮没有松口,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

许惟妙那一刻却起先一步,离开饭厅,然后直接回到了卧室。

她走了。

莫子兮和许惟肖就是单独说话了。

许惟妙真觉得自己对她妹,没办法不大度!

只因为她很清楚,如果莫子兮不答应,许惟肖可以想出更多极端的方法,最后一定会达成所愿。

许惟肖的性格,她太了解了!

莫子兮就这么看着许惟妙的背影,整个人突然感觉冰冷了很多。

许惟肖看许惟妙离开,连忙上前,走向莫子兮。

莫子兮垂眸,看着她。

看着许惟肖哭得通红的眼眶,“姐夫,你别这么讨厌我。”

“你想说什么?”

“那晚上的事情……”

“那晚上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我知道我不应该提,我也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提了,但是姐夫,那晚上我们确实……”

莫子兮眼眸一紧,身体似乎更冷了。

许惟肖咬着嘴唇,也能够感觉到莫子兮的情绪变化,但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莫子兮连出去了,她鼓起勇气说道,“其实我姐不喜欢你。”

“我知道。”莫子兮冷漠。

“我姐给我说了好多次了,他和你在一起只是为了她的慈善事业。”许惟肖一字一句,“我也知道,你对我姐没有感情,你们之间是政治婚姻。”

“你想说什么?”莫子兮冷然的看着她。

“我如果说我真心喜欢你,你会不会……”

“不会有任何情绪。”莫子兮一字一句。

不需要听完她说的话,他可以斩钉截铁的告诉她,他对她毫无感情。

“就算没有,我也可以给你生孩子。”许惟肖说,“我姐也同意的。”

“你姐同意?”莫子兮冰冷的嘴角,那一刻突然往上扬了一下,“同意让你来帮我生孩子?”

许惟肖心里一惊。

分明莫子兮和平常一样笑的,现在这一刻,为什么会突然觉得那么血腥!

她咬着唇,看着他,那一刻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你姐说,让你来帮我生孩子吗?”莫子兮再次问她,声音还很轻。

和以前一样的轻缓,温和。

许惟肖却觉得,此刻的莫子兮有些恐怖。

她咬牙,鼓足勇气。

反正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她不争取,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大声的说道,“我姐告诉我说,她一直想和你生孩子,但是她就是没办法和你怀上,两个人身体都没有问题,却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听说有些人就是如此,分明身体健康但就是不能好好受孕,而我姐又很想去做她的慈善事业,她没那么多耐心了!又知道我喜欢你,所以答应了我来追求你甚至是为你生孩子。这次去国外参加慈善也是为了给我们提供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恨不得马上让我怀上你的孩子,还告诉我说,如果我怀上了,我和她长得那么像,可以互换身份!这样一来,她可以继续做她的事业,而我也心甘情愿的和我喜欢的人在了一起,你不过就会想要传宗接代的子嗣,我们是三全其美,何乐不为!”

“三全其美,何乐不为?”莫子兮温和磁性的嗓音,似乎还暖暖的笑了一下。

许惟妙这一刻是真的分辨不出来,莫子兮的笑容,到底是是什么意思?!

生气吗?!

还是,很生气!

她小心翼翼说道,“姐夫,其实姐说的很对,我们不应该拘泥于一件事情,或许我们换一种方式,都会生活得很好。”

莫子兮睨了一眼许惟肖。

就这么看着她一眼,仿若她说的什么,他都没有听到一般,转身就走了。

“姐夫。”许惟妙一个激动,猛地上前拉着莫子兮的手臂。

莫子兮手一扬,直接将许惟肖推了出去。

许惟肖惊吓着往后退了好几步,不是餐桌当着她,估计已经摔在地上了。

她不相信的看着莫子兮。

她从来没有看到莫子兮发这么大的脾气。

不威而怒!

“莫子兮!”许惟肖突然大声叫着他。

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声音很大。

“你就不担心,或许我已经怀孕了吗?!”许惟肖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

莫子兮不想搭理,脚步却还是停了停,“你确定你能怀上?!还是我的?!”

许惟肖一怔。

她看着莫子兮,说不出来一句话。

“仔细想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莫子兮丢下一句话,直接离开。

许惟肖就这么一直看着莫子兮的背影。

眼神一直看着他。

直到他背影消失那一刻,她整个人突然后怕的脚一软。

第一次被人吓到,有些不能自己。

恐慌到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骇人惊闻的事情,让她心跳加速到,不能负荷。

许惟妙说,伴君如伴虎。

她第一次深深的感受。

可是!

她不怕。

没有达成目的的事情,她从不会半途而废!

……

卧室中。

许惟妙坐在电脑前,在核对自己的信息,确保这次出行没有任何问题。

而她觉得她也只有这样,才可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不管如何,留下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妹妹独处,于公于私,也有点心里不爽。

她一遍遍的仔细核对。

突然感觉到房门被人猛地推开。

她回头看着莫子兮,嘴角的笑容,因为他突然有些戾气的出现而一下僵硬了起来。

她收起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严肃了些。

所以刚刚许惟肖和莫子兮谈得并不愉快。

她想,许惟肖果然太急切了点,莫子兮不是她想的那种男人。

她不自觉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他一直看着自己,情绪真的没有掩饰。

这段时间的莫子兮,好像和平常的他真的有些奇怪。

很奇怪。

莫子兮突然一步一步的走向许惟妙。

许惟妙咬唇。

总觉得有些危险在靠近自己。

她勉强的让自己笑了笑,看着停在自己面前,如此盛气凌人到她觉得很有压迫感的男人,说道,“我妹妹的性格比较直,可能有些言语会惹怒到你,你别和她计较了,你要是不喜欢,我马上打电话让我妈把她接回去。”

“你是在保护你妹妹吗?”莫子兮问她。

许惟妙有些诧异,她抬头看着莫子兮,“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明知道你妹会惹怒我,你还让她单独和我说话,你是在保护她还是在故意陷害她,嗯?”莫子兮逼近她的脸,一字一句问道。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多。”许惟妙看着莫子兮,声音很温和很冷静,“我甚至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有什么直接告诉我,要是你不喜欢我就不那么做了,你不说的话,我也不知道我哪里让你不开心了。”

“我说了我不喜欢的,你就会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吗?”莫子兮问她。

还是那么,冷冷淡淡的语调问她。

“嗯。”

“那我告诉你,你不要去尼希尔了,不要去参加慈善活动了,明天不要走。”莫子兮说得直白,还很清楚。

许惟妙整个人一下就傻了。

她直直的看着莫子兮!

为什么他会突然说这种话。

她什么都准备好了,而且明天一早就走。

“不愿意吗?”莫子兮问她,有些讽刺。

刚刚还说,她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做,果然,不过就是想要离开他而已。

他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会听到许惟肖说那些话的时候,那么生气。

会在推开房门那一秒看着她笑得如此开心时,那么生气。

“不是不愿意,而是没有原因的,为什么不让我离开了?”许惟妙尽量用很温和的声音说道,“就是有些奇怪,想知道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就不去了。”

“为什么吗?”莫子兮看着许惟妙,“为了,和你生孩子。”

“啊?”

“生孩子。”莫子兮重复。

“怎么这么突然又说要孩子……啊!”许惟妙惊吓的一叫。

她突然感觉到莫子兮强烈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息之间,身体被他狠狠的搂抱住,嘴唇欺压在她的唇上,粗鲁而疯狂的在撕咬,不停地撕咬,她觉得嘴唇一阵一阵的疼痛,身体也被她狠狠的桎梏住,甚至她的衣服,也在他的野蛮下,变得稀少……

------题外话------

嗯,今天也会二更的。

小宅努力多更新点。

用行动表示小宅对你们的爱有多深!

有多少……

么么哒!

(*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