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我们还是生个孩子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果然在保护你妹妹。”莫子兮有些薄凉的声音,在饭厅中,淡淡的响起。

许惟妙心口一怔。

她嘴角浅笑,“她确实不太懂事,从小纵容惯了,有可能得罪到你的地方,你别介意,她其实都是无心的。”

莫子兮眼眸看着许惟妙。

许惟妙被他看得有些发麻。

因为不知道他们昨晚上都说了什么,所以此刻真的显得很被动。

早知道,昨晚上不应该真的离开的,在门后偷听也好。

她又这么看似自若的笑了一下,转移了话题,还非常体贴的给他夹了一点清蒸鳜鱼,“你一天工作那么忙,听说鱼肉可以补脑,你多吃一点。”

莫子兮看着自己餐盘里面的鱼肉,对着许惟妙说道,“你还是很怕我吗?”

“没有很怕。”许惟妙说,“昨晚上有点太突然了,我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想想,那些人也不过只是保护你的而已,你发生了危险,他们自然全部都会出现,只要我不伤害到你,就没什么可怕的。”

莫子兮看着她。

承认吧。

心里面的阴影其实一直挥之不去。

她嘴角一直拉扯着笑容,提醒道,“再不吃菜都凉了。”

莫子兮低头吃饭。

许惟妙暗自松了一口气,陪着他一起吃饭。

吃过晚饭之后,莫子兮去书房待了一会儿。

许惟妙在客厅看电视。

也都是些一些无聊的泡沫节目,她看得兴致缺缺,却也不想提前回房。

她就这么在沙发上有些无所事事,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她看着来电,连忙接通,“妈。”

“妙妙,你和你妹吵架了吗?”许母声音温和的问道。

“有点小矛盾,她回家了吗?”

“回来了,一回来就哭,也不说为什么,哭了一整天了。刚刚才好不容易哄着她吃了饭,刚刚给我讲,是和你有些争执。”那边说道,叹了口气,“你妹从小被宠坏了,她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多忍耐你一下。”

“妈,肖肖没有得罪我的地方。但是现在你暂时别让她离开你们身边,就让她陪着你们,我这边不方便她过来。”许惟妙说道,确实是真的在保护她。

说直白一点,她现在都揣摩不透莫子兮的心思,她自身都难保,不想许惟肖过来添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问肖肖,她也就哭,就说和你吵架了。你倒是告诉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许母有些着急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我们两姊妹有些意见不合。妈你就别问了,安慰好肖肖,看着她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处理。”许惟妙说道,再次叮嘱道,“一定要看好妹妹,让她别乱来。”

“好,我看着。”许母无奈,“妈是担心你们两姐妹有什么误会。妙妙你是姐姐,还是多照顾一下妹妹。”

“能照顾的,我都会照顾。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许惟妙应付道。

她现在的事情自然不想给她母亲说,她确实比许惟肖懂事,那些会让父母担心的事情她一般会忍着不说,但是许惟肖就不同,恨不得全世界所有人都围着她转。

“好,好,你也早点休息。”

“拜拜。”

“拜拜。”

许惟妙挂断电话,心里总算也松了一口气,还好许惟肖回家了。

她放下电话,抬头就看到莫子兮从书房出来,然后回到了他们卧室。

她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

莫子兮直接走进浴室,洗澡。

许惟妙在卧室等他。

他洗完澡之后出来,就直接上床准备睡觉。

许惟妙连忙也自己去洗澡,然后上床。

今晚其实相对平时而言有点早。

莫子兮在看报纸。

许惟妙在看手机。

许惟妙其实有些心不在焉。

她偷偷看了莫子兮好几眼,看着他认真看报纸的模样,也不知道该怎么自若的去打破这一室的安静。

她一直默默地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莫子兮突然开口,眼眸都没有转移,看着报纸问道,“你有什么话想说吗?”

“啊!”许惟妙觉得自己的小动作被人揭穿,有些尴尬,下一秒又连忙点了点头,“嗯,有话对你说。”

“你说。”

许惟妙咬着嘴唇,似乎在鼓勇气。

莫子兮等了一会儿。

他放下报纸,转头看着她,“太为难就算了,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不为难,不为难。”许惟妙急忙开口道,“我就是说,我们还是生个孩子吧。”

莫子兮眼眸微紧。

许惟妙有些紧张,心口真的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昨晚上莫子兮说这话的时候,付诸行动的时候,她用台灯把他头都砸破了,现在还包着纱布,今晚又突然说同样的话,她都不知道莫子兮会怎样看她。

她咬着唇,继续道,“我们之前结婚就说好的,早点生孩子,现在都大半年了,却一直没能怀上。我想了想,孩子的事情虽然急不来,但是不提供条件,急不急都不会来……所以,我们今晚同房吧。”

莫子兮还是这么看着自己。

许惟妙手指紧紧的抓着棉被。

她真的是不知道莫子兮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此刻看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半响都没有得到他的回答。

她有些尴尬,然后还故意笑了两声,“没什么没什么,你今晚要没兴趣,我们改日再约。”

改日再约。

许惟妙觉得自己脸猛地一下就红了。

她平时没那么污的。

也不会反应那么快,此刻却就是,脱口而出。

莫子兮嘴角上扬了一下,大概也是因为许惟妙的那句“改日再约”。

他说,“你坐过来一点。”

许惟妙愣怔,连忙挪动过去。

“睡吧。”莫子兮开口。

许惟妙眨巴着眼睛,躺下。

灯黑暗了下来。

莫子兮高大的身体,也躺了下来,躺在了她的旁边,两个人第一次挨得这么近。

许惟妙有些紧张。

黑暗中,听到莫子兮说,“如果排斥,就说,我会停下来。”

“嗯?”许惟妙有片刻的诧异,随即立刻懂了,“好。”

莫子兮高大的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

许惟妙闭上眼睛,感觉到他温暖的气息,吐在了她的脸上。

他亲吻着她的脸颊,一点一点,很认真的亲吻,唇落下的地方,微凉中,似乎有些火热。

许惟妙身体有些僵硬。

每次都是如此。

在他靠近自己的时候,总是会,这般不知所措。

男人会很讨厌,在床上如此死板的女人吧。

应该会讨厌的。

她伸手,主动攀上他的脖子。

莫子兮亲吻着她脸颊的嘴唇停了一下,他抬头看着她。

昏暗的光线下,看到她嘴角的笑容,缓缓,她粉红幼嫩的唇瓣,主动亲吻着他的嘴唇。

他嘴唇很奇怪,比常人凉了很多。

每次他亲吻她的时候,总是觉得冰冰凉凉,带着很清爽的感觉。

莫子兮身体顿了一下。

下一秒,就感觉到许惟妙不规矩的小舌头,伸进了他的嘴唇里,小心翼翼的进去,舔舐着他的唇舌……

身体真的很有反应。

果然,不是自己多疑。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在成年的某一天,他对着叶叔叔说,想尝试男女之事。

叶叔叔二话不说,他第一次的时候甚至给了后宫三千佳丽让他挑选。

他现在已经记不得对方是谁了。

他其实不过就是想要发泄一下身体需求而已。

因为有些时候早上起床,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他想精满则溢,何必这么去压抑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所以他在成年后,尝试过一次。

试过之后觉得那种感觉,和每天早上自然发生的感觉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惊喜,也就没了兴致。

他是没想到,许惟妙会让他,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其实第一次对她主动产生兴趣不是许惟妙的第一次,也不是后面的很多次,而是那天晚上,那个许惟肖。

他心里一直想的是许惟妙,对于她突然的主动,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心跳加快,所以那晚上他其实真的有些兴奋,当然前提是,他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许惟肖。

当然他也一度怀疑自己,或许喜欢的是许惟肖的身体。

毕竟那晚上抱着的女人是许惟肖。

但他是个理智的人,不会做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至少在自己清醒的情况下,所以第二天,他还是带着许惟妙去了云悬岛,不只是许惟妙需要冷静,他也需要冷静。

他明显的能够感觉到许惟妙对他的排斥。

就连游泳也不愿意和她在一个游泳池。

他那一刻,莫名有点介意。

后来游泳之后,他去找她,看到她光滑的身体静静的躺在那里做spa,心里有些微动,虽然不算特别明显。

再后来。

第一天去云悬岛的那晚上,他打算和她上床。

他想知道,那种心里的感觉到底是对许惟妙还是对许惟肖,可是许惟妙很排斥,他亲吻她时,他明显感觉到,她的压抑,他不想强迫了她,所以放开了她。

但他没想到,那个晚上他却失眠难耐。

身体一直很想,却因为不想用强一直压抑,到最后,他居然需要强迫自己去书房过夜。

他们的关系,就一直保持在很长一段时间的不温不热。

他们不同房,很有默契的,也不再提那晚上的事情,许惟肖也在许惟妙的纵容下住了下来。

许惟肖对他的主动,他不是感觉不到。

其实不用再去深思也不需要时间的证明,他到底要的是许惟妙的身体还是许惟肖的身体。他自己很清楚,许惟肖靠近他的时候,他只想推开。

而他想要的不过就是,主动地,许惟妙的身体。

那晚上的心动,就是因为,他以为那是许惟妙,在主动。

就像此刻一样。

此刻,被许惟妙主动撩起。

她亲了他好久。

亲到她自己气喘吁吁,羞涩的脸颊笑了笑,“我听说男人会喜欢主动一点的女人。”

“嗯。”莫子兮喉咙微动。

“是真的吗?”许惟妙没想到莫子兮还会一本正经的回答她。

“嗯。”莫子兮再次点头。

“那我再亲你?”许惟妙询问。

“不用了。”

“……”

所以。

骗人的成分好多。

她本来也没什么吻技。

“没办法等那么久了。”莫子兮开口。

“什么?”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莫子兮说,然后……

她确实知道了。

他说。

择日,不如撞日。

很多人说,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

她希望,他们也可以如此。

不管是否存在感情,能够相敬如宾,就心满意足。

而后。

许惟妙和莫子兮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相处方式。

两个人对彼此都很客气,很照顾彼此的感受,每晚上,也会在合适的时间,做一些合适的事情。

她想,总有一天她会忘记,曾经莫子兮和许惟肖的那个夜晚。

因为没有资格去计较。

所以只能选择遗忘。

……

一个月过去。

莫一诺的两个孩子满月。

在文城办孩子的满月酒。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回到文城。

因为莫修远的关系,请的宾客都不多,都是些极亲的亲人。

而现在许惟妙和莫子兮结婚了,所以许惟妙的家人,也成了邀请之列。

许惟妙去参加那个温馨的满月party,因为莫子兮繁忙的关系,他们去得有点晚,到的时候,基本所有宾客都到了,不算大的宴会厅,布置得如梦似幻,特别有爱。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直接去见叶初和莫一诺。

才一个月而已。

莫一诺的身材已经恢复到,让许惟妙都有点嫉妒了。

这简直就是在吹气球嘛!

“子兮,你老是迟到。”莫一诺看着他们俩,虽然不爽,但还是很热情的招呼着。

“下次我会注意。”莫子兮抱歉的一笑。

“下次让妙妙提醒你。”莫一诺对着妙妙说道,“以后你负责帮我鞭笞他。让他老迟到。”

“好。”许惟妙连忙点头。

眼眸看向在旁边婴儿床睡着的两个小baby,兴奋地上前蹲下身体,忍不住赞美道,“一个月不见,变得好可爱。”

真的是一个月不见完全长变了样。

刚生出来的时候其实真的不太漂亮,现在完全就不同了。

五官一下似乎就变得立体了起来。

“这是妹妹吧。”许惟妙指着粉色的那个小可爱。

“这是哥哥。”莫一诺在许惟妙的耳边低声道。

许惟妙看着莫一诺。

旁边穿蓝色的是妹妹了?!

莫一诺点头,“我总觉得我爸对妹妹宠溺过度,叶初对妹妹又不闻不问,所以我今天故意给他们把衣服反着穿。反正小屁屁被纸尿布遮挡住,两个人这么像,也分辨不出来。”

“确实分辨不出来。”许惟妙点头,“话说叶初不喜欢妹妹吗?”

“是啊,害我白担心了一场。我都以为叶初会跟我爸一样成为女儿奴呢!不过看叶初老是不怎么抱妹妹,也觉得妹妹怪可怜的。”莫一诺有些感叹。

许惟妙笑了笑,不知道女人生了孩子,是不是都会变得……神叨叨的。

“哥哥和妹妹都有名字了吗?”许惟妙问道。

“嗯嗯,生下来就取好了。”莫一诺特别自豪,“子兮当时不是在场吗?”

莫子兮在旁边一笑,“我以为最后会改的,毕竟,确实不太好听。”

“子兮,自从你结婚后,我觉得你学坏了!”莫一诺心情不爽。

莫子兮忍住笑,“挺好的,有寓意就好。”

“算了,不和你计较。”莫一诺转头笑眯眯的对着许惟妙分享取名字的事情,“你知道叶初闷骚吗?特别不喜欢说话,而且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面,我们之间的感情都差点被他给咔擦了,所以我就给两个孩子取了名字叫惜字如金。叶惜字和叶如金。”

“……”这名字,确实不太好听。

“是不是觉得特不好听。”莫一诺看着许惟妙的表情,直白道。

“有故事的名字都是好名字。”许惟妙笑着说道。

“别安慰我了。我也没有真的给两孩子取这名字,我这不是坑孩子嘛。但是呢,我觉得我好不容易想了这么一个名字也不能说没就没了吧,经过我再三纠结,妥协了让叶初可以取谐音字。最后的结果就是,叶习之。习惯的习,之乎者也的之。叶如瑾。如还是那个如,瑾是瑾瑜的瑾。”

“叶习之和叶如瑾。”许惟妙重复,“感觉一下就变了。”

“必须的,我家叶初取的,还用上了他的老本行,玄学。具体的深意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叶初说是好名字,我就信了。”莫一诺笑着说道。

那种由衷的幸福感,真的很强烈。

许惟妙笑着点头,和莫一诺一起看着两个双胞胎,围绕着孩子的话题不断。

莫子兮去了他父母和他阿姨那边,叶初一直在招呼客人。

“姐。”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许惟妙抬头,看着许惟肖。

莫一诺也看到了许惟肖,笑着招呼道,“这不是肖肖嘛,跟着父母一起过来的吗?”

“嗯,他们在那边坐着,我过来看看双胞胎。没想到我姐也在这边。”许惟肖连忙答到。

许惟妙看着自己妹妹,勉强的笑了笑。

一个月不见。

两个人基本也没有一个电话。

许惟肖也看了一眼许惟妙,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这是哥哥这是妹妹。”莫一诺给许惟肖介绍,“不过都睡着了。”

“长得好漂亮。”许惟肖嘴甜的说道,“当时姐说你生了一对龙凤胎,我就在想,孩子不管像你还是像叶初哥,都会好看,果然遗传了你们俩的所有优点。”

“肖肖真会说话。”

“我说的是实话。”许惟肖套近乎。

莫一诺又和许惟肖说了几句。

说真。

许惟肖性格挺好的,但她就是莫名,更喜欢许惟妙。

总觉得对许惟肖喜欢不上来。

说不出来的感觉。

大概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

“姐,爸妈在那边,你要不要过去一下?”看了一会儿“惜字如金”,许惟肖问许惟妙。

“好。”许惟妙点头,她对着莫一诺说道,“我去那边见见我爸妈。”

“去吧去吧。”莫一诺点头。

许惟妙跟着许惟肖走向宴会厅的另外一边。

两个人的独处,许惟肖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和莫子兮的家人关系倒是还不错。”

“他们人很好。”

“当然好,有钱有权有势。”许惟肖直白。

许惟妙的脚步顿了顿。

许惟肖也停下了脚步,看着她。

“肖肖。你还在想什么?”许惟妙有些无奈。

她以为,一个月过去,她至少想通了很多。

不管甘不甘心,那晚上莫子兮发脾气的样子,她多少也有看到吧!

“没想什么,就是觉得姐你也真的够虚伪的,还让妈一天这么来看着我。你怕我打扰到你和莫子兮,怕我抢了你国夫人的位置你可以直说的,我许惟肖没有那么不知趣,我没有那么不知廉耻的一定要去抢自己亲姐姐的东西。”许惟肖说得讽刺无比。

“那好,我现在和莫子兮感情很好,我很喜欢国夫人的位置,所以你放手吧。”许惟妙一字一句。

许惟肖被许惟妙突然说得哑口无言。

她没想到许惟妙会突然顺着他的话,一口答应。

现在反而是,自己再那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有什么想说的,我都可以承认。”许惟妙看着许惟肖,“总之,你以后别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哼。”许惟肖讽刺一笑,“我们果然是两姐妹,你也和我一样自私啊许惟妙,而你的能耐比我更大,居然还骗了那么多人!”

“怎么说都随便你。”许惟妙显得很平淡,还有些不耐烦,“现在我要去看看爸妈,等会儿要陪着莫子兮一起吃饭,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应酬你。”

说着丢下一句话,大步往许父许母那边走去。

许惟肖看着她的背影,狠狠跺脚。

她转头,到处看了看。

看到了莫子兮。

莫子兮站在那边和他家人聊天。

她想了想,大步走过去。

莫子兮眼眸一转,就看到了许惟肖。

脸色稍微变了变,不太让人看得出来。

“姐夫。”许惟肖热情的招呼,“叔叔阿姨好。”

莫修远和陆漫漫看着许惟肖,礼节性的笑了笑,“是肖肖吧。”

“嗯,我姐去那边见我父母了,我看到你们和姐夫在,所以就过来了。”许惟肖解释道。

“都是一家人,随意一点就好。正好你父母来了,我过去打一下招呼。”陆漫漫拉着莫修远就往那边走。

亲家到了,自然要去招待一下。

许惟肖嘴角一笑。

她就知道按照常理,莫修远和陆漫漫一定会去她父母那边。

她回头看着莫子兮,两个人突然就单独相处了。

“姐夫,好久不见。”她主动开口,声音很甜。

莫子兮微点头,“嗯。”

就这么应了一声,转身就打算离开。

“姐夫。”许惟肖看他要走,上前又准备去拉他。

这次刚碰到他的衣角,整个人猛地一下就想要缩回去。

想起上次被他推开,这次要是当着这么多人面……

可也正是因为这次这么多人,所以她堵莫子兮不会这么做。

在准备退缩的那一秒,就这么死死的拽着他的衣服。

莫子兮就真的只是眉头动了一下,没有推开她。

许惟肖暗自得逞一笑。

她果然很聪明。

“放手。”莫子兮有些冷然。

“姐夫你答应我不走,我就松手,我只是有些话给你讲而已。”许惟肖楚楚可怜。

莫子兮抿唇,“好。”

许惟肖笑着,缓缓放开他的衣角。

远处。

许惟妙在莫子兮的父亲和阿姨过来之时,顺势的往莫子兮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看到她妹和莫子兮在一起,她抿唇,就想要找借口过去,就看到许惟妙拉着莫子兮,莫子兮一脸平静,看上去并没有箭弩拔张。

她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漠视。

“姐夫,那晚上是我惹你生气了吗?”许惟肖小心翼翼的问他。

“和你没什么关系。”

“我知道是我,否则你也不会对我姐发那么大的脾气了,我现在正式道歉,姐夫你别生气了。”许惟肖笑得很真诚。

莫子兮抿了抿唇,“别太看得起自己了。”

许惟肖看着他。

“你还没有那个能耐左右我的情绪。”莫子兮一字一句,再次开口。

许惟肖咬唇,心里压抑着情绪。

明显能够感觉到莫子兮对她,越来越不好。

一定是她姐在背后说她坏话了,一定是。

她脸上费力的扬着一道好看的笑容,尽量不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她笑着说,“姐夫,不管怎样,我都把你和姐当我最亲的亲人。”

莫子兮没有再多说话,明显是不想再搭理。

许惟肖也知道这个时候缠着莫子兮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她识趣的准备离开,“姐夫我不打扰你了,我去那边跟着我父母,顺便和我姐姐说说知心话。”

“许惟肖。”莫子兮突然叫住她。

许惟肖一脸欣喜的看着莫子兮,以为他多少对自己还是有点感情的。

“别辜负了你姐这段时间对你做的。”莫子兮提醒。

许惟肖诧异,什么叫她姐给她做的?!

她姐现在恨不得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莫子兮似乎是真的在许惟肖身上用完了耐心,转身就走。

许惟肖微跺脚,心里的不是滋味,很明显。

不远处的陆一城就这么淡淡的看着,转眸,看到一边在和父母说说笑笑的许惟妙,缓缓,垂下眼眸。

许惟妙看着许惟肖回来,远远看着莫子兮走向了一边,她和父母说了两句,起身走向莫子兮。

莫子兮在餐点区拿甜点。

许惟妙走在他身边。

其实有些诧异,平时很少看莫子兮吃甜点,她都以为他不爱吃。

正这么想着,就看到莫子兮把他拿好的餐点盘递给她。

“给我的吗?”许惟妙有些惊讶。

“嗯。”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接过来。

看着餐盘里面五颜六色的甜点,那一刻有些晃神。

“因为不知道你最爱吃哪种,就把好看的一样挑选了点。不爱吃的就不要吃。”莫子兮温柔一笑。

“我不挑食的。”许惟妙连忙说道。

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吃了一小块,“而且我真的很喜欢吃甜食。”

“喜欢就好。”莫子兮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脸转向了一边。

分明,嘴角上扬得很好看。

许惟妙选了一小块奶黄色的甜品,放在莫子兮的嘴边,“这个很好吃,你要不要尝一点?”

莫子兮点头,然后张开了嘴唇。

许惟妙把甜品送进他的嘴里,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他咀嚼了几下。

“好吃吗?”许惟妙询问。

“好吃。”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甜蜜一笑。

“但是妙妙,我芒果过敏。”莫子兮一字一句。

------题外话------

有二更,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