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不作不死(1)确实怀孕了!/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子兮,我可能怀孕了。”许惟妙对着厕所里面的莫子兮,一字一句说道。

莫子兮眼眸一直看着她。

他平静的脸颊上,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就这么,看着她。

许惟妙被莫子兮看的有些无措。

她不知道如何揣测莫子兮的心思,所以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两个人似乎僵持了几秒,很沉默。

许惟妙嘴角拉出一抹笑容,让有些僵硬气氛稍微缓和一点,她说,“你先上厕所。”

这种事情,干嘛非要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说出来。

她也觉得自己魔怔了。

她退出了厕所,回到卧室等候。

厕所里,莫子兮默默的上完厕所。

上完之后却没有急着离开马桶,而是这么看着马桶看了好一会儿,马桶的水自动冲洗,莫子兮就这么一直看着水波流动,好久都没有反应。

他抬起自己的手上。

眼眸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头,在微颤。

他抿唇,眼眸深了很多,双手紧握着拳头,然后转身去洗漱台洗手。

一切做完之后,走出厕所。

许惟妙坐在卧室里的床沿边,看着他打开门,抬头看着他,嘴角浅笑。

其实她不太清楚为什么莫子兮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走出来。

莫子兮直接走向她,坐在她身边,看着她问道,“怎么知道的?”

“我刚刚去买了早孕试纸。”许惟妙说,“然后是两杠。你刚进来的时候,其实刚好反应,当时的情绪很复杂,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现在冷静下来,才敢和你分享。”

“我带你去医院,核实一下。”莫子兮说。

“会不会耽搁你做正事儿?”许惟妙体贴的问道。

“不会。”莫子兮直白。

“嗯。”许惟妙一笑。

两个人一起坐着专车去了专设医院。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去做检查。

第一次打B超,许惟妙其实有些紧张。

她躺在那里,莫子兮站在她旁边,医生用仪器在她小腹上来回,很认真。

许惟妙控制心跳,就这么看着医生很认真的表情,越来越觉得紧张,她转移视线,看着莫子兮,看着莫子兮站在那里,眼神也一直看着医生视线的屏幕上,微抿着唇瓣,显得有些严肃。

过了好一会儿,医生放下仪器。

旁边的护士连忙上前,帮她擦拭着肚子上的一些润滑液体。

许惟妙对着护士说了句谢谢,眼神一直看着医生。

医生恭敬的对着莫子兮说道,“统帅,夫人是怀孕了,现在从B超看来,应该是有53天了。”

“孩子怎么样?”莫子兮询问。

“很健康。夫人定期做产检,我们会全力保证统帅和夫人的孩子,顺利生产的。”

“谢谢。”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连忙说道。

“现在我们还要做些什么?”莫子兮询问。

“首先,三个月内,统帅和夫人不要行房事。3个月后,会根据胎儿稳定情况酌情而定。7个月开始,临近临盆,也是不能行房事的。”医生说道。

“嗯。”莫子兮点头。

“其次,前期产检一个月一次,7个月后会更根据胎儿的情况逐步增加。统帅,请问产检是我们到您府上去,还是夫人定期到医院检查?”

“妙妙,你怎么说?”莫子兮询问。

“我还是到医院来吧,还能走动走动。”

“好的。如果夫人有任何改变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们会根据夫人的意思,随时做调整。”

“谢谢。”许惟妙感激一笑。

“不客气的夫人。最后,夫人怀孕期间有些孕妇绝对不能吃的东西,我会让我们的专业营养师送到统帅的府上,包括平时的一些孕期营养安排。统帅您放心,我们会尽全力让您和夫人的孩子,平安落地。”

“好。”莫子兮点头,“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还要给夫人抽血做一些常规的筛查,筛查结果会在第一时间告诉统帅和夫人的。”医生连忙说道。

“嗯。”

“夫人请这边。”医生恭敬道。

许惟妙跟着医生护士去抽血。

莫子兮一路相陪。

抽完血之后,医生又说了些孕期注意事项,莫子兮和许惟妙才离开医院,坐在小车上。

车内,很安静。

由始至终,许惟妙好像也没有看到莫子兮什么情绪反应,温和,淡笑,沉着,冷静。

大概传宗接代就是这样的。

她看着帝都繁华的景色,看着窗外的夕阳倒映在护城河上,美不胜收。

“妙妙。”莫子兮突然叫她。

许惟妙回头,“嗯。”

“有什么需要我这边特别为你安排的吗?比如增加身边的佣人什么的。”

“不用了。”许惟妙连忙说道,“家里佣人挺多的,够用了,其他也不用改变,我很习惯了。”

“嗯。”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看着他的侧脸,看着他平和的模样,试探性的问道,“子兮,我怀孕了你开心吗?”

莫子兮回头看着她。

许惟妙笑盈盈的说道,“怀他也不太容易。你会不会有点高兴?”

“我很高兴。”莫子兮说。

“我也是。”许惟妙连忙说道。

她和莫子兮的相处仿若就是如此,莫子兮总是看上去温柔体贴。

而她,总是会极力附和。

“平时如果我有空,就会多抽出时间陪你。”莫子兮说道。

“好。”许惟妙微微一笑,“不过也不用特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我自己。”

“我相信你。”

“嗯。”

莫子兮突然主动拉着她的手。

许惟妙一怔。

莫子兮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坐进了些,将她轻轻的揽进怀抱里,搂抱着她,温柔的说道,“怀孕这段时间辛苦了。”

许惟妙笑着躺在他的胸膛上。

对她而言,再辛苦,也必须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车子缓缓停靠在了四合院。

莫子兮打开车门下车之后,才牵着许惟妙下车,一起回到房间。

许惟妙看着莫子兮一直陪着她,她反而有些尴尬。

刚刚不是回来拿东西要你开的吗?

现在怎么突然又不走了。

莫子兮似乎看不出来她的心思,解释道,“我刚刚让秘书代我处理了,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

“嗯。”许惟妙笑了笑。

两个人的卧室里面,有些细微的僵硬,许惟妙突然想到什么,开口说道,“子兮,要不要通知爸妈们?”

“先不用了。”莫子兮说,“三个月后再说。”

“……”这是迷信吗?!

她能说,估计莫一诺已经知道了。

“那我也不想要告诉我父母了。”许惟妙说道。

莫子兮那一刻似乎微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都不知道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许惟妙摸着自己的肚子,开口道。

似乎是在很努力的找话题,让彼此单独相处的环境,不要那么尴尬。

“男孩女孩都好。”莫子兮说,说完之后,嘴角还笑了一下,“反正,生到男孩为止。”

许惟妙摸着肚子的手一顿。

万一生不到男孩,她是不是一直要这样下去……

想想那画面,突然还有些恐怖。

“别紧张。”莫子兮说,“我们家男孩多。”

这么一想好像确实是。

莫子兮他们这一辈,就莫一诺一个女孩。

莫一诺生的双胞胎,也是一儿一女。

她想生个儿子应该也不难吧。

“其实我倒是希望,第一胎生个女儿。”莫子兮突然说道。

许惟妙一怔。

一国之帅,不是因为重男轻女吗?!

“你看我爸,重男轻女吗?”莫子兮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笑着说道。

许惟妙咬唇。

莫子兮好像总是能够猜透她的心思……

她其实有些,恐慌。

“别想这么多了,顺其自然就好。”莫子兮拉着她的手,“我们做好为人父母的准备。”

“好。”

两个人因为孩子的事情,彼此似乎亲近了些。

不管是不是表面!

总之,许惟妙怀孕后,莫子兮陪她的时间真的多了很多,基本上都是朝九晚五,就算加班,也是在家里面。

而许惟妙怀孕之后,其实也不是那么闲。

莫子兮给她安排了一些胎教,会有专程的老师每天按时过来,教她学习怎么给孩子做胎教,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孕期专家也会定期给她讲一些孕期知识,甚至才怀孕不到2个月,就在帮她准备顺产的条件。

顺产当然是对胎儿最好的方式!

有那么一瞬间,许惟妙觉得这个孩子,怀的真的不是自己的。

而是……北夏国的。

就这么在懵懵懂懂怀孕接纳和理所当然适应中,过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面,许惟妙也有少许的孕反,每天早上起床那么一会儿,总是会忍不住干呕,偶尔也会呕出来一些东西,在这个月她还稍微瘦了点,但营养师和医生都说是正常现象且胎儿发育正常。

一个月后。

莫子兮突然有一个邻国访问要去国外一周时间。

这段时间因为莫子兮的陪伴让她其实有那么一点不适应他的离开。

晚上两个人都忙完了自己的事情,躺在床上。

自从怀孕后,莫子兮就习惯性的抱着她睡。

睡觉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抚摸着她的小腹,暖暖的手心传递在她的身体上,他们好像真的因为孩子,近了很多。

“明天我要离开北夏,你照顾好自己。有任何事情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有空会接,没空也会让秘书回复你。”莫子兮开口道,手还暖暖的放在她依然平坦的小腹上。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还有宝宝。”许惟妙微微一笑,“你在国外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嗯。”莫子兮将头埋在了她的颈脖处。

许惟妙觉得脖子一阵酥麻和痒动,扭动着身体。

“别动。”莫子兮说,声音突然低沉了些。

许惟妙看着他。

昏暗的房间,看不透彻他的模样。

“别动。”莫子兮重复着,声音磁性,好听。

许惟妙听话的一动不动。

房间似乎是安静了几秒,几秒之后,莫子兮突然撑起手臂,低头看着许惟妙。

许惟妙也睁着眼睛看着他。

莫子兮低头,微凉的唇瓣欺压在了许惟妙的嘴唇上。

许惟妙一怔。

自从怀孕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这种亲密的举动了。

当时医生说了不能行房事,所以他们每晚上都是相安无事,他抱着她入睡。

而此刻。

她感觉到他有些火热的舌,甚至是有些急切的伸进了她的唇齿间,舔舐着她的唇角她的贝齿还有她的舌头。

她有些紧张,手不自觉的拉扯着他的睡衣衣角,有些笨拙的回应着他的亲吻。

他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以防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他的大手抚摸着她纤细的香肩,感受着她给他带来的身体反应,彼此的心口好像都在,急促跳动。

他的唇好久才离开她的唇瓣,总觉得此刻自己的唇瓣都被他吻得发肿,而他离开她的唇瓣后,并没有停下来,他的唇吻着她的耳垂,舔舐着她的耳廓,一阵阵酥麻,让许惟妙身体不自觉的扭动,他的身体似乎有些不自主的,僵硬。

唇,又一路滑过她纤细白皙的颈脖,一个一个湿吻亲在了她的脖子上,一直在吮吸。

许惟妙觉得身体在这一刻好像有点奇怪。

她的双手一直抓着他的衣角,感受着他一个一个火热的接触。

他的唇,轻咬着她的小香肩。

“子兮……”许惟妙声音有些缠绵而低吟。

莫子兮身体一动。

在颤抖,或者在,控制。

“子兮。”许惟妙在他耳边叫着他,带着些喘息,“医生说不能做。”

她当然知道,莫子兮现在的身体反应在说明什么。

莫子兮有些难耐的身体及轻咬着她肩的唇,停了下来,他似乎在努力控制自己,好半响才说道,“我知道。”

许惟妙不是不相信他。

但他一直这么抱着她自己,她也会有点不自在。

她就默默的感觉到,感觉到莫子兮的身体在慢慢的平静。

平静了很久,终究莫子兮突然掀开被子说道,“我去洗个澡。”

许惟妙忍不住一笑。

因为没控制住,反而笑出了点声音。

那一笑,反而让莫子兮有些尴尬了。

如果光线好,可能还能够看到一丝,异样的红。

“我,我没其他意思。”许惟妙连忙说道。

“你明白我是个男人。”

“很明白。”许惟妙很肯定。

“早点睡觉,我去洗澡。”莫子兮声音温和,俯身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那一刻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蜻蜓点水般亲了之后,猛地就离开了,身体也离开了她的身体,大概是不敢停留太久,往浴室走去。

许惟妙躺在床上,看着浴室门亮着的那丝光线。

莫子兮在他们新婚之夜说,说他不是第一次,在她之前,莫子兮没有谈过恋爱,全北夏国人民都知道,所以莫子兮的不是第一次是不是就说明,任何男人都会有身体需求,这种需求,谁都控制不住?!

现在这一刻也是如此吗?!

她翻身。

以前总觉得莫子兮是一个恒温动物,不管任何时候,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温和成熟,内敛儒雅,很少会有失控的情绪和失控的行为,现在接近一年的相处,莫子兮好像越来越,平凡化?

她闭上眼睛,让自己不要多想的早早入睡。

怀孕后的她,也确实比以前嗜睡了很多。

迷迷糊糊中好像感觉有一个带着冰凉气息的男人靠近了自己,缓缓抱着自己,一起入睡。

第二天当许惟妙睁开眼睛的时候,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她也习惯了。

这段时间她早上起床很晚。

基本上都要9点过才会睁开眼睛,而那个时候的莫子兮已经去上班了。

她从床上起来。

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时间就是干呕。

不停的干呕。

她在浴室里面有些撕心裂肺,听说孕反一般3个月后就会消失,这么一算,也就还有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后就好了半个月后就好了,她这么安慰着自己,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

呕吐了好一阵。

她低着头去找自己的毛巾擦拭嘴角。

身边,突然有人递了过来。

她抬头,抬头看到了自己的妹妹,许惟肖。

她眉头一紧,直直的看着她。

许惟妙站直了身体,将毛巾拿过来,擦着自己的嘴唇。

许惟肖嘴角一笑,“姐,我们有这么久没见了,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许惟妙将自己嘴角擦拭干净,用清水冲洗。

她很快就恢复了冷静,保持着冷漠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觉得我从此以后就不能踏进这个家门了是吗?”许惟肖讽刺。

“如果没什么事儿,就回文城去。”许惟妙很冷淡。

“我偏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许惟肖嘴角一笑。

许惟妙看着她妹的挑衅的模样,将毛巾挂好,起身直接走出了浴室。

许惟肖冷笑着耕者许惟妙走了出去。

许惟妙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打电话。

“妈。”

“妙妙。”那边传来许母和蔼可亲的声音。

“肖肖到我这边来了,你知道吗?”

“知道。今天一早坐最早的飞机过来的。”许母说道,“她已经到了吗?”

“到了。”许惟妙看了一眼许惟肖。

许惟肖一脸得意。

“到了就好。你妹说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你了,听说统帅要去国外一周时间,要过来陪你。你和你妹从小感情好,统帅不在,也不会打扰到你们什么我就同意了。”

“妈,来之前你也应该给我说一声。而且不是说了,让你看好肖肖哪里也不要去吗?”

“去你这里又不是其他地方。妙妙,妈妈知道肖肖平时很任性,有时候也不太听话,但肖肖在家这段时间一直念叨你说想你,那孩子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比较要强一点,都是你让着她,但真的分开了,她又会舍不得你。正好统帅这一周不在,就让肖肖陪你一周。”

许惟妙还想说什么。

那边直接说道,“妙妙,妈今天约了人一起去逛街做做美容,就不多说了,要是肖肖不听话什么的你给我打电话我再过来接她回家就是,妈不说了,拜拜。”

许惟妙咬了咬唇,“嗯,拜拜。”

挂断电话,许惟妙看着许惟肖。

许惟肖又是这么笑得一脸得意,“我妈终究而言更喜欢我一点,只要我撒撒娇装装可怜,我妈就会纵容我。何况,莫子兮都不在,你要撵走我,你想我妈怎么看你?白眼狼?!”

“你来想做什么?”许惟妙一字一句。

“我能做什么,想你了啊。”许惟肖说,“这么久没有见到你,难道你都一点不想我吗?”

“别这么虚伪,许惟肖,你到底来做什么!”许惟妙眉头一紧。

“我就是来住几天,让你添堵而已。”

许惟妙当然不相信。

许惟肖嘴角一笑,“对了,我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莫子兮离开,他看到我了。”

“他对你说什么了?!”许惟妙眼眸一紧!

“怎么了,这么怕我抢了莫子兮?!”许惟肖邪恶一笑。

“他对你说什么了!”许惟妙一字一句,声音大了些。

“没说什么。”许惟肖对于许惟妙的愤怒,毫无所动,显得还很自若,“我就告诉他说,我很想你了,趁着他不在就过来陪陪你,他对我点了点头,然后走了。”

许惟妙狠狠的看着许惟肖。

许惟肖故意说道,“你说莫子兮给我点头是什么意思,是默许吧。想来,莫子兮其实也不是那么排斥我,不过就是因为你比我早一步嫁给了他而已,所以才会故意对我忽视。毕竟他是一国统帅,不可能纵容自己去犯平凡人都会犯的错!姐,那晚上我和莫子兮可是真的肌肤相亲,他还很热情,而我很回味……”

“许惟肖。”许惟妙叫着她的名字。

许惟肖眉头一扬,嘴角恶毒的笑着,似乎是很爽快。

“不作不死。”许惟妙一字一句。

“哼。”许惟肖脸色黑透,“别用这种语气威胁我,到最后是谁大赢家,我们走着瞧!”

说着,许惟肖转身就走。

“许惟肖!”许惟妙大声叫着她,“世上这么多男人,你就不能重新找一个重新喜欢一个吗?!”

“不能!”许惟肖狠狠的说道,“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喜欢。对了,你是不是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有好感或者对你有好感的男人最后都会喜欢我?!说直白一点,还不是因为我去故意破坏和勾引。从小到大其实我都很嫉妒你,真的,尽管我们一模一样但老天好像更眷恋你,什么好事儿都会先发生在你的身上我不服,所以我习惯抢,抢你的东西,还很有成就感。而且我发现,老天还会默许,因为每次都会成功!”

“你真的是疯了吗?!”许惟妙隐忍着情绪,咬牙切齿,“以前的事情都是小事儿,你要抢你抢了就是,我根本不会和你计较!但是现在一样吗?!现在你知道你要抢的人是谁吗,莫子兮,北夏国的统帅莫子兮!他动动小指头就可以掐死你,不只是掐死你,我们一家都可以死,你就不想想后果吗?!从小到大,我们对你的宠溺和纵容,就养成了你这么自私自利的人吗?!”

“够了许惟妙,你别一副为我好的样子给我说教,我最讨厌得了便宜又卖乖的人!你要是真的对我好,你就把莫子兮让给我,我安安分分的和他过一辈子,别假惺惺的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我,我没那么愚蠢!”

许惟妙冷笑。

对于曾经自己最喜欢的妹妹,在这一刻好像说什么都没用,觉得很心寒。

她说,很冷静的一字一句的说道,“许惟肖,如果可以让,你觉得我不会让吗?!如果可以让,我真的很想亲手把莫子兮交给你,我犯不着为了一个我不爱的男人和我最亲的妹妹弄成现在这样!”

许惟肖嘴角一笑,眼眸一动,看着门外。

许惟妙心口一惊。

她猛地回头,回头看着站在卧室门口,莫子兮。

看着他一层不变的脸色,那么……唐突的出现!

------题外话------

嗯,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