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不作不死(2)你喜欢我吗?/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作不死。

许惟妙看着门口的莫子兮。

她那句话是告诫许惟肖的,现在反而觉得自己,真的是各种作死。

她紧抿着唇瓣。

此刻就这么木讷的看着莫子兮,看着他突然出现在门口,突然听到了她的话语。

应该是听到了。

她吼得那么大声。

因为情绪真的很激动。

因为就不明白为什么,许惟肖要这般的执着。

她不过是想要保护她,想要保护家人而已,许惟肖为什么要这么执迷不悟!

她一直觉得,亲情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可是现在。

她好像在自掘坟墓。

她努力的让自己扬了扬嘴角,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有些打脸的说道,“子兮,你怎么回来了?是什么东西拿掉了吗?”

“今天西尔斯国暴风雨,航线全部暂停,上午不能起飞,预计那边的暴风雨天气会持续一天,我明天再走。”莫子兮说,没有任何起伏的情绪,就像刚刚的话,全部都没有听到一样,很自若的回答她。

“哦,这样。”许惟妙颤颤一笑,“我刚好起床,我妹就来了,刚刚因为一些不愉快争吵了两句,都是气话,你别放在心上。”

没有明说刚刚都说了什么,许惟妙是想把这件事情不了了之,没有谁愿意再去重复听那些话!

“嗯。”莫子兮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起床那么早,要不要躺下来休息一会儿?”

莫子兮点头。

“那我和我妹妹先出去,你睡一会儿。”许惟妙笑脸盈盈,“对了,等会儿我就送肖肖离开,她就是过来看看我,一会儿就走。”

许惟肖分明有些得胜的笑容,此刻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虽然莫子兮现在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明显可以感受得出来,他心情并不好,不管怎么样,听到自己妻子说不喜欢自己,多少有点情绪吧,她分明有些高兴她对他们之间的离间,虽然她也真的没有预料到,莫子兮会走而复返,这简直就是天助她也,所以说,她上天就是让她从出生晚了一步开始就要用抢的方式,她的人生才会成功!

但现在这一刻,许惟肖听到许惟妙要送她走,情绪一下就冷了下来。

她狠狠的看着许惟妙,看着她如此讨好莫子兮的模样,心情很不爽。

“肖肖难得来一次帝都,她既然想你了,就让她留下来陪你吧,我明天也会去国外,去这几天,她陪着你也好。”莫子兮开口道,声音依然温和,情绪依然很平静,“正好你怀孕了,也不用那么无聊。”

“你真的怀孕了?”许惟肖询问。

这件事情,许惟妙本来就打算一直瞒着许惟肖。

莫子兮突然说起……

许惟妙咬了咬唇。

“真的怀孕了吗?”许惟肖眼神中闪烁着恶毒。

她这次本来过来也是来看看许惟妙到底怀孕没有,上次在厕所偷听到了许惟妙和莫一诺的讲话,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后来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她也试探性的问过父母了,都说没有听说许惟妙怀孕了,心里本来还有些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前几天听到他爸无意说统帅要去国外一周,她灵机一动,就开始苦肉计的说服她母亲要来这里陪她姐。

陪当然不是陪,而是来看看,她姐和莫子兮的情况。

显然。

许惟妙故意瞒着她,瞒着她怀孕的事情。

亏她心里还一直以为,不管如何,许惟妙对她其实还是好的,就算以后她成功上位了,她也不会对许惟妙怎样,还真的会资助她的慈善事业,现在想来,许惟妙比她还要自私,一旦拥有了自己想要的,绝对不可能让给她。

刚刚那些话也不过是为了虚情假意的安慰她,她怎么可能相信!

倒也还好。

许惟妙聪明反被聪明误,被莫子兮听到了,活该!

“嗯,快三个月了。”许惟妙也不想隐瞒了。

“真是恭喜。”许惟肖故意恭维道,“也恭喜姐夫,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谢谢。”莫子兮微点头,显得有些冷疏。

“我们先出去,子兮你好好休息。”许惟妙开口。

莫子兮起身走进了浴室。

许惟妙带着许惟肖出去。

出去的时候,许惟妙将房门带了过来。

她抬眸看着许惟肖。

许惟肖得逞的一笑,“莫子兮说让我留下来。你说,这代表什么呢?”

“代表你在作死。”许惟妙一字一句。

“姐,你就是承认吧,你害怕我抢走了莫子兮。”许惟肖笑得猖狂,“而你害怕也没有用,莫子兮终究是我的。”

许惟妙看着她妹,看着她妹如此模样。

她真的觉得自己说再多都没用,说再多都是徒劳。

她转身直接离开。

许惟肖看着许惟妙的背影,回头看着紧闭的房门。

总有一天,她会理所当然的睡在这个房间。

……

卧室内。

莫子兮静静的躺在床上。

今天国外暴雨飞机停飞,他回来。

回来稍作休息,本以为可以好好陪一天许惟妙。

“我犯不着为了一个我不爱的男人和我亲妹妹弄成这样!”

耳边一直反复循环着这么一句话。

他嘴角蓦然的一笑。

原来,心口也会波动。

还这么明显。

他就这么感受着心口的情绪变化,默默变化。

好久。

房门突然被人轻轻的推开。

莫子兮没有睁开眼睛,继续在睡。

床沿边有些细微的动静,他感觉到一个熟悉的身体靠近他,在帮他脱他刚刚没有脱掉的西装和领带。

他睁开眼睛。

许惟妙浅浅一笑,“抱歉,吵醒你了,我想脱掉衣服可能比较好入睡。”

他又重新闭上眼睛。

他连自己都怕,自己认错了人。

显然,此刻是真的许惟妙。

许惟妙帮他把西装,领带,袜子脱掉,帮他盖上被子,“你好好睡觉,吃午饭我叫你起床。”

莫子兮没有开口。

许惟妙俯身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莫子兮抿了抿唇。

许惟妙起身准备出去那一刻。

莫子兮突然抓住她的手。

许惟妙一怔,她看着他。

分明那一刻被惊吓,下一秒却可以盈盈一笑,“怎么了,子兮?”

“没什么。”莫子兮放手。

许惟妙微皱起眉头,刚刚那一秒,莫子兮分明有什么话想说。

此刻,为什么突然又不说了。

她想问,然后就看到莫子兮翻身,背对着她。

许惟妙暗自叹气。

她起身离开。

两个人之间不管怎么相敬如宾不管怎么照顾对方的情绪,还是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感情破绽。

许惟妙走出房间,许惟肖在沙发上,冷笑着看着她,“进去讨好了?”

许惟妙没有搭理她妹妹。

“其实我总是在想,当初就算是我在你和莫子兮还没结婚的时候就说我喜欢上了莫子兮,你大概也不会让给我的。”许惟肖对着许惟妙,狠狠的说道。

“许惟肖,念在我们是亲姐妹的份上,我再劝你一次,马上离开这里!”

“别总是一副做姐姐很为我着想的样子,我招架不住你的好。”许惟肖阴阳怪气的说道。

许惟妙咬紧了唇瓣,什么都不想说。

一个上午,因为莫子兮在家,所以许惟妙和许惟肖并没有多少过多的冲突,毕竟在莫子兮的眼里,她们还是姐妹,于情于理,装都装下去。

中午吃过午饭之后,莫子兮就离开家去了国政大厅。

下午许惟妙在做胎教,也没时间搭理许惟肖,许惟肖没人搭理一个人在这里,也还能悠然自得。

晚上莫子兮没有回来吃饭,许惟妙打电话询问秘书,秘书说有些工作需要处理,会照顾统帅的饮食让她无须担心。

饭桌上。

许惟肖看莫子兮没有回来,带着讽刺的语气说着,“怀孕之后,莫子兮对你也不过如此,你觉得你在莫子兮心目中的地位能有多少,不过就是为了给他传宗接代而已。”

“和你也没什么关系。”许惟妙冷漠。

许惟肖笑了笑,“当然,我就是看看笑话而已。”

许惟妙不再多说,吃过晚饭之后就先回了房。

许惟肖看着她姐的背影。

看着她姐现在纤细的背影,丝毫看不出来有怀孕的迹象,眼眸一紧。

她吃过晚饭之后,许惟肖回到房间洗了澡换了睡衣又出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夜越来越深。

许惟肖看了看时间,莫子兮怎么还没有回来。

她抿唇。

莫子兮不会夜不归宿吧。

虽然这种想法让她心里莫名有些兴奋,但因为自己很想见到莫子兮所以还是希望,他能够回来。

这么想着。

她看着时钟都过了深夜0点了,是真的以为莫子兮不会回来打算回房睡觉,就看到房门外,莫子兮突然走了进来,看着许惟肖的时候,似乎也有那么一点吃惊,但没有停留,直接就往卧室走。

“姐夫。”许惟肖上前,挡住他的路。

莫子兮冷冷的看着她。

“姐夫,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但今晚我确实一直在等你,你今天说我可以留下来陪我姐,我很高兴,想要谢谢你。”许惟肖声音娇弱的说道。

“没什么。”莫子兮冷然。

“姐夫,你喝酒了吗?”许惟肖眼尖的发现,他脸有些红,而且身上有着很淡很淡的酒味,还夹着烟草的味道。

“有些应酬。”莫子兮看着她,“如果美誉其他事情,我要休息了。”

“姐夫。”许惟肖叫着他,“你不要这么排斥我好不好,每次我都是鼓起勇气和你说话,但每次都被你这么无情的拒绝,我心里也有些难受,我其实真的很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至少别让我觉得你很讨厌我好吗?”

莫子兮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许惟肖,眼眶突然就红了。

许惟肖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她真的很喜欢莫子兮,但每次和他见面,他总是拒人千里。

她就不明白自己到底哪一点比不上许惟妙了,从小到大那些男生虽然喜欢许惟妙,但是经不住她的勾引就会喜欢上自己,这说明,她比许惟妙更惹人喜欢才是,为什么莫子兮就半点都看不到。

她湿润着眼眶望着莫子兮,看和他高高在上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衣袖,“姐夫,我求你了,别讨厌我。”

“放手。”莫子兮说,声音不大,但很冷。

许惟肖心口一紧,是本能的有些害怕。

害怕归害怕,心里面却压根不想放开,她拽着他的衣袖,“姐夫,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就是默默的喜欢你也不可以吗?我承认我知道我不应该,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总是会想起那天晚上你对我做的事情,我这辈子都忘记不了,我……”

“够了。”莫子兮推开许惟肖的手,声音冷漠,“我说过,那晚上的事情我不想再提。”

“你就真的对我这么毫无所动吗莫子兮,我不相信!”许惟肖声音有些大有些激动,“那晚上你的反应那么强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喜欢我,喜欢我的身体喜欢的!”

莫子兮喉咙微动,手不自觉的握成了一个拳头。

“姐这段时间很不方便是吗?”许惟肖说,“我知道,怀孕三个月不能行房事,就算是三个月后稳定期也不能为所欲为。这段时间,我愿意帮你,我愿意!”

莫子兮眼眸一动。

站在他面前的许惟肖突然就解开了她丝柔的红色睡衣,一根腰带,就能让衣服瞬间从身上掉下来。

一丝不挂。

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面前。

许惟肖搂抱着自己身体,“我姐不会介意的,今天上午的话你听到的。”

莫子兮嘴角突然笑了一下。

有点冷。

虽然冷,但在许惟肖的眼里,他至少笑了。

她大胆的放开自己的身体,火热的手指,垫着脚尖,攀上他的脖子,身体挨近,主动亲吻他的嘴唇。

与此同时。

卧室的房门被人打开。

许惟妙出现在门口,然后看到了客厅不远处的这一幕。

她愣怔了两秒。

愣怔了两秒,缓缓退进了房间,动作很轻。

还好。

卧室和客厅之间有一道走廊,她至少出现得不像今天上午莫子兮出现得那么唐突。

她轻轻的关上房门。

她只是一觉醒来,看着身边的人还不在,不知道莫子兮是否回来,不知道莫子兮是不是去了书房,她没想到打开房门会看到她妹妹赤裸裸的身体,还有莫子兮,一动不动的身体。

她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莫子兮的冲动。

对的。

男人都会有身体不能需求。

在没有和她结婚之前,莫子兮也让其他女人帮他解决过。

她靠在门上,真的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到底在干嘛?!

在为自己的丈夫出轨找借口吗?!

她惨淡的笑了一下,准备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然后,就突然感觉到房门被人在用力推开。

她连忙让开。

莫子兮走进来,看到站在他面前的许惟妙。

抓奸的到底是谁?!

许惟妙反而还像是做错事了一般。

是啊。

当时他看到许惟妙了,即使角度很隐晦,还是看到她出现又离开。

他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他很平静的把许惟肖推开了。

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他不需要说任何话。

即使能够感觉到许惟肖的情绪,疯了一般的在崩溃。

任何女人应该也很难接受自己如此主动的脱光后,还会被这么毫无留恋甚至是绝情无比的推开。

他回眸看着许惟妙,说,“刚刚看到了?”

“啊?”许惟妙诧异,随即又立马点头,“我妹好像真的很喜欢你。”

“是吗?”莫子兮嘴角扬了扬。

许惟妙看着他,看不出来他的任何情绪。

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味,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今晚,不是加班吗?!

她听到安静的房间,他悠扬好听的声音又开口道,“你呢?你喜欢我吗?”

------题外话------

明天就最后一天假期了。

亲们,且玩且珍惜……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