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不作不死(3)自掘坟墓/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呢?你喜欢我吗?”莫子兮一字一句问道,声音很轻扬很好听。

彼此安静的空间。

莫子兮默默的看着她,看着许惟妙的沉默。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般仔细的去打量过一个人。

打量她的清秀的五官,白皙的肌肤。

好久。

夜似乎变得深了很多。

莫子兮觉得,有些答案真的没必要逼着回答,其实心知肚明就好。

人都是感性动物,总是会因为有些词语而变得不太愉快。

他嘴角上扬,正欲开口说话。

他看到许惟妙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嗯。”

嗯?!

一个回答,还是说,一个附和。

许惟妙对着莫子兮浅浅一笑。

话,就到此终止。

“不早了,睡吧。”

“好。”许惟妙点头。

许惟妙躺在床上,莫子兮去洗澡了。

她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听着浴室里面洗浴的声音,心思有些摇曳。

刚刚她进来了,但可以想象,许惟肖应该是被拒绝了。

莫子兮不可能会再次碰许惟肖的,其实很早就已经知道,许惟肖却始终不愿意承认,始终想要去尝试,始终想要证明,她比自己更有魅力更有男人缘!

只是……

你喜欢我吗?!

许惟妙咬唇。

从未想过,这种话会从莫子兮的嘴里说出来。

她记得刚相亲的时候莫子兮就说过,他不会喜欢任何人,不会喜欢……

现在反而询问她。

心口总是会有些不正常的紊乱让她有些无法入睡。

好久。

身边的位置往下凹陷了下去。

许惟妙闭着眼睛,装睡。

莫子兮看着她恬静的模样,挪动着身体,埃近她,将她抱在怀抱里,微凉的唇瓣亲亲的印在她的额头上。

许惟妙一动不动。

莫子兮嘴角似乎笑了一下。

两个人相拥而眠。

翌日一早。

许惟妙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着莫子兮起床的身影。

她揉了揉眼睛,“子兮,要走了吗?”

“嗯。”莫子兮应了一声,“现在还早,你继续睡。”

“你早点回来。”许惟妙呢喃着。

昨晚睡得太晚了,躺在莫子兮的怀抱里,怎么都无法入睡,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在想些什么,总之,因为太晚入睡,导致现在真的想要挣扎着起床也完全挣扎不起来。

以前就算太累也可以的,果然怀孕后,身体会疲倦很多。

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莫子兮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往卧室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停脚步,说,“照顾好自己。”

“嗯。”许惟妙答应着。

整个人还是处于昏睡之中。

房门被轻轻的关了过来。

许惟妙又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普照,整个房间都已经透亮了。

她伸着懒腰,想起清晨的时候莫子兮的离开,又会是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了吗?!

她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漱。

每次都会孕反,她呕吐了好一会儿,才缓和着胃里面的不适,走出卧室。

客厅中,许惟肖在沙发上坐着,也没有看电视,就这么坐着,情绪很不好。

是人遭遇了昨晚上的事情之后,情绪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她倒是希望许惟肖可以知难而退。

许惟肖看着许惟妙从卧室出来,冷冷道,“昨晚上你都看到了是吧!”

“看到了。”对于许惟肖,许惟妙显得冷漠了很多。

“心里应该在嘲笑我是吧。”许惟肖狠狠的说道。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昨晚上遭受到的耻辱。

这是她人生这一辈子,永远都磨灭不了的耻辱,她居然会被一个正常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推开,甚至于在推开的那一刻,她谎话还看到莫子兮那一秒的惊慌,而他惊慌的原因是因为,许惟妙的出现。

就如那天晚上一样。

莫子兮居然如此的在乎许惟妙的心情。

如此。

她甚至可以想象,昨天晚上许惟妙心里会有多爽,而她越是想起许惟妙的得意,越是无法忍受自己遭受到的一切!

她几乎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想了很多,想得疯狂。

她眼眸扫视着许惟妙的肚子,狠毒的眼神一闪而过。

许惟妙,别怪我对你太残忍!

她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许惟妙此刻已经直接走向了饭厅,她现在基本上不想搭理许惟肖了,有时候反而觉得,和她说太多,她的思想也会一直扭曲,倒不如让她自己去想,现在到底在做些什么!

许惟肖跟着许惟妙走进饭厅。

许惟妙在吃早餐。

许惟肖坐在她旁边。

许惟妙看了她一眼,“找我有事儿?”

“我想过了。”许惟肖说,“莫子兮我得不到了。”

许惟妙紧抿的嘴角那一刻稍微放松了些,但对于自己妹妹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性格,是真的不敢去尽信她的话语,她淡淡的说道,“然后呢?”

“我决定退出了,我不打扰你和莫子兮的生活,也不会在窥视国母的位置。”许惟肖一字一句。

许惟妙看着她,“你有什么要求你说。”

她太了解许惟肖了,不可能会这么轻松的就认输。

“我没什么要求。”许惟肖直白,“就是想明白了,就是昨晚上打击太大了,我知道我真的不是什么都比你强,从此以后,我不会故意和你做对了。”

许惟妙抿唇。

总觉得许惟肖话不由心。

她不多说,静观其变。

“我只希望,以后别因为我这段时间的任性影响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许惟肖看着许惟妙,说得很真诚,“我昨晚上想了很多,你说得很对,你犯不着为了一个你不爱的男人而影响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我也犯不着为了一个就算是我喜欢的男人而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搞得这么坏。我觉得不值。”

“能这么想最好。”许惟妙真的不觉得自己可以相信许惟肖多少,但顺着她的话,让她好好下台阶,或许,许惟肖会收敛很多。

“我在姐夫回来之前就走。”许惟肖说,“不是我想耐在这里,我本来就打算今天一早就离开的,但是我来的时候是给爸妈说的陪你,你也给妈打电话了,她一直以为我们两姐妹感情很好,我不想他们为了我们而担心。这么多年,我是很任性,但是对我好的人我都记在心里,所以你就再忍受我几天,我发誓这次我离开了之后,以后不会再来了。”

“嗯。”许惟妙点头,“我希望你真的可以明白,身边确实有很多的人在保护你。”

“我知道。”

“吃过早饭了吗?”许惟妙问她,口气明显好了很多。

“没有。”

“一起吃吧。”

“好。”许惟肖微微一笑。

两个人一起吃着早餐。

许惟肖看着许惟妙的模样,暗自冷笑。

许惟妙这么容易被人欺骗,当什么一国之母。

这个位置,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坐上去。

……

莫子兮在国外5天了。

许惟妙习惯性每天给他发一则短信,都是些比较客套的问候语。

莫子兮也会习惯性的回复她,说一切安好,让她照顾好自己。

两个人好像就是这么浅显的联系着。

许惟肖这几天也真的安分了很多。

她们之间再也没有提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两姐妹又像曾经那样,很愉快的相处。

这天晚上。

许惟妙陪着许惟肖看一部许惟肖很喜欢看的电影。

许惟肖嫌一个人去电影院看无聊,就直接找了正版购买后倒影在了客厅看。

一部比较感动的爱情片。

许惟妙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过电影了。

读大学的时候偶尔还会约着几个同学一起看,后来和莫子兮相亲,这种情侣之间会做的事情,她基本可以不用想了。

她看得有些出神。

那种在电影里面才会找到的美好爱情感觉,她好像真的都体会不到。

电影看完之后,都已经晚上10点了。

许惟妙有些困了,她伸了伸懒腰,对着许惟肖说道,“不早了,我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许惟肖点头。

许惟妙实在是有些困了,她离开沙发,去卧室睡觉。

躺在床上。

许惟妙闭上眼睛一时半会儿却睡不着,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刚刚那不电影,那些温馨感动又浪漫的一幕一幕,她其实对这些不太热衷,但这一刻却莫名有些向往,有时候也会很好奇,那种爱情故事里面撕心裂肺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滋味。

她翻身。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姐,你睡了吗?”

“还没。”

“那我进来了。”许惟肖推开房门。

许惟妙看着她,看着她手上捧着一杯热牛奶。

“我刚刚去泡牛奶喝,想到你或许要喝,就给你拿了一杯过来。”许惟肖说,“我放你床头了,你如果要喝就喝,不喝也别勉强。”

许惟妙点头。

“那我出去了。”许惟肖离开,“你早点休息。”

“嗯。”

许惟肖转身离开。

许惟妙看着床头上的那杯热牛奶。

其实她知道,这杯牛奶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但就是那一刻,她不可能回去尝试。

她拿着那杯牛奶,起身,走出卧室。

卧室外,许惟肖还在客厅。

她看着许惟妙出来,看着她手上拿着那杯牛奶,笑着问道,“怎么了姐?”

“肖肖。”许惟妙说,“这杯牛奶我还给你。”

许惟肖看着她,嘴角笑了笑,“为什么?”

“至于为什么,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许惟妙直白道,“这几天你这么乖这么懂事,我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只是觉得,一周时间,和你把戏演过去,你好好走好好离开,我们相安无事,你依然是我的妹妹。”

“所以这几天你是在陪我演戏了?”许惟肖眉头一紧。

“别做任何事情,我劝你!”

“姐,我能做什么?!”许惟肖走向她,一把把牛奶接了过来,一口喝掉,“就算是打胎药,对一般的人也是有危害的。”

许惟妙看着她。

“不相信我就算了。我也不强求。”许惟肖把牛奶杯放下,“明天我就走。”

“我不留你。”

“好。”许惟肖点头。

许惟妙转身离开。

许惟妙不会觉得内疚,许惟肖这杯牛奶杯里面确实什么都没有,因为许惟肖不笨,她知道要试探,而她之所以这么快戳穿她只是想要让她明白,她的一切小动作,她看在眼里。

许惟肖就这么狠狠的看着许惟妙的背影。

果然,许惟妙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好忽悠,她这杯牛奶确实在试探。

而许惟妙给她的答案很明显!

她咬唇。

转眸狠狠的看着家里的摄像头。

这个地方的摄像头真的不少。

当初在她姐的牛奶杯里面放了避孕药,也是很小心翼翼的避开才找准机会,而且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人防备她,现在她敢肯定,除了摄像头,周围应该有很多其他视线盯着她,但凡她有什么轻举妄动,可能就会被人发现!

她要有什么动作,其实很难。

她回到卧室,躺在床上。

许惟妙知道她要害她却一直不将她撵走,这说明许惟妙其实对她一直留有姐妹之情,许惟妙的性格比较柔软,而且非常的念旧,对亲情观念很强,抓住许惟妙这一点,她觉得可以为所欲为。

她咬唇。

心里的诡计,一直在变化多端。

第二天一早。

许惟肖收拾东西离开。

许惟妙看着她妹妹,心里是真的松了一口大气。

她送她出门。

许惟肖坐在小车上,看着许惟妙,“姐,你好好照顾自己。”

“你也是。”

“我走了,可能以后不会来了,祝你和姐夫幸福。”

“谢谢。”

“拜拜。”许惟肖挥手。

许惟妙看着她妹的背影,那一刻恍惚有些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错怪了她。

许惟肖或许真的改邪归正了。

这次说离开就真的离开,而且也没有做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

她抿唇。

如果真是如此,她会很欣慰。

当然,她也不会心软,毕竟,她不可能拿自己和肚子里面的宝宝,去冒险。

她看着许惟肖离开的小车渐渐远处。

许惟妙转身进家门。

许惟肖不在,自己一个人确实显得空荡了很多。

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得有些无趣。

胎教也会在下午才有,她想了想,拿起手机编辑短信给莫子兮,这个时候根据那边的时差应该是下午2点左右,不知道她忙不忙,她编辑短信,“肖肖离开了,我一个人在家。”

那边没有回复。

许惟妙也习惯了那边很久才会收到莫子兮的信息。

她动了动身体,准备去四合院散散步。

其实她不太喜欢去四合院,外面拿着枪支战哨的人太多了,她虽然习惯但也会本能的觉得危险。

不过听说上午9点的太阳可以补钙,终究还是妥协的准备出去。

刚走到客厅门口。

许惟妙看着许惟肖突然又回来了。

她眉头一紧。

“姐,我明天走。”许惟肖说,“才知道,昨晚订票把时间订错了。过了晚上0点就应该订今天的,结果一看,订成了明天了。”

“没什么,就多住一晚上吧,给妈说了吗?”

“说了,妈刚刚还骂我了!”许惟肖笑着说道。

“下次别这么粗心。”

“嗯。”许惟肖点头,“那我去把行李放进卧室。”

“去吧。”许惟妙笑了笑,“我去四合院晒晒太阳。”

“我等会儿过来陪你。”

“好。”

许惟肖看着许惟妙的背影。

嘴角邪恶一笑。

当然不是自己粗心大意,而是故意的。

故意在让许惟妙放松防备而已。

她把行李推进卧室。

她知道这个房间是没有摄像头的。

这算是隐私。

她放开行李,拿出很早就备好的打胎药,然后小心翼翼的握在手心里。

这个孩子,她绝对不会让许惟妙生下来。

现在对她的嫉妒和憎恨,让她内心已经扭曲到了一个无法控制的境界。

她走出卧室,直接走向了四合院。

四合院很大。

到处都是战哨的军人,很多。

其实在这种地方下手,并不那么好。

可是,听说越是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

她大步走想许惟妙,许惟妙此刻慢悠悠的在四合院里面散步,看着许惟肖过来,笑了笑,“早上起床这么早,你可以再去睡会儿。”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没有了以前那么嗜睡了。”许惟肖主动挽着许惟妙的手臂,很亲昵的和她一起走在四合院里面,一边聊着天,“你会不会也是这样?”

“有一段时间是这样,现在怀孕之后,反而又嗜睡了。”许惟妙说道。

“怀孕后身体是不是变化特别大?”许惟肖好奇的询问,“我看你那天早上吐得好厉害。”

“嗯,身体会有些孕反,不过听说3个月后就好,可能过几天就没事儿了。”

“但愿如此,否则看着你这样我都难受。”

“以后你也会经历的,我们是两姐妹,身体结果应该差不多。”许惟妙笑着说道。

“都不知道我要什么时候才能结婚生孩子。好不容易真心喜欢上一个,又是你的男人。”许惟肖故意说道,“算了,我也认命了,这一辈子抢了你那么多,现在才知道,是你的幸福,我抢也抢不走。”

“以后你会遇到更好的男人,莫子兮真的不适合你。”许惟妙真诚的提醒。

“我知道啦,我现在都放弃了,你就别说了,我现在心口都还疼。”许惟肖故意说道。

两个人之间聊天的气氛很好。

即使谈到莫子兮,也没有觉得特别尴尬。

许惟妙也有那么一秒觉得许惟肖真的好像释然了。

不管如何,她终究还是希望她妹妹可以真的放手,她从内心深处希望,家和万事兴!

两个人聊着天,不知不觉散步到了四合院的一个露天游泳池。

池水很干净,在璀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许惟妙在靠近游泳池那一刻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不是不想相信,但有些本能,不可能真的毫无防备。

许惟妙的排斥,许惟肖当然能够感觉到,那一刻她率先许惟妙有些强硬的挽着许惟妙的手往游泳池走去,两个人的脚步走在游泳池边上,许惟妙不笨,那一刻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她连忙往后退步。

许惟肖拽着她一个上前。

在许惟妙来不及大呼的那一刻,许惟肖拽着许惟妙猛地一下跳进了游泳池里面!

许惟妙猛地呛了一口水。

她知道,就算被落水,也会有人立刻过来就她。

她不怕自己会死在这里。

但是。

她看着池水里面的许惟肖嘴角邪恶的笑容,她的手猛地一下捂在她的嘴上,一颗药丸一样的东西滑进了她的嘴里,许惟肖狠狠的捂着她的嘴,鼻腔里面全部都是水无法呼吸,无法克制住的窒息,喉咙一动……

药丸就这么咽了下去。

与此同时。

许惟妙和许惟肖被两个人军人猛地一下从泳池里面救了出来。

两个猛地咳嗽。

许惟妙咳得尤其厉害,她一直咳嗽一直咳嗽,很想很想把咽下去的东西咳嗽出来,但怎么咳嗽,什么都没有。

“夫人您没事吧!”两个军人将他们俩从泳池里面救上岸,恭敬无比的问道。

佣人也连忙拿出了两个厚浴巾,披在了许惟妙和许惟肖的身上。

“我没事儿。”许惟肖说道,“姐,对不起,刚刚脚滑了一下,让你一起掉进了泳池里,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许惟妙狠狠地看着许惟肖。

当然不可能相信,许惟肖放进她嘴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普通的维生素片。

许惟肖终究还是做到了这一步。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

佣人和军人都很紧张的看着她,在她没有说话的时候,不敢轻举妄动。

许惟妙不得不承认,许惟肖确实很聪明。

大概知道家里的摄像头和眼线很多,所以不会唐突的行动,她也确实没有收到任何危险信息,刚刚一起散步,许惟肖故意和她表现得无比亲密,这种和谐不会让身边战哨的人去警惕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所以许惟肖才有机会对她下手将她推进泳池,推进泳池,她毫无防备所以没有憋气,而许惟肖早有防备所以可以趁机将药丸放进她的嘴里,人在水里,在无法呼吸的时候本能的会大口吞咽,而在四合院如此多的摄像头下,游泳池里面是没有的,所以看不到她任何小动作。

这个看似天衣无缝的计谋,筹备了多久?!

许惟肖从昨天晚上给她的牛奶到今天故意离开再回来,一切真的演得天衣无缝。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一直狠狠的捂着。

“夫人,您肚子怎么了,夫人,您别吓我,您说句话。”一个佣人被许惟妙突然的不说话和凌厉眼神吓到了,她看着许惟妙一直捂着肚子,以为是肚子出了事情,大声惊呼。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她。

许惟肖也是,只是所有人都是担心,而她嘴角上扬了一道得胜的笑容。

她就说,从小许惟妙就不是她的对手。

她要的东西,从来没有没有失手过。

这次是许惟妙肚子里面的孩子。

下次就是许惟妙身边的男人。

她绝对绝对全部都要抢过来!

回头,她还要告诉许惟妙,这种打胎药,对子宫伤害特别大,听说,后遗症可以导致,再也不能怀孕!

她嘴角的笑容变得越来越残忍。

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恭敬无比的声音,“统帅!”

所有人抬头。

谁都没有想到,莫子兮突然出现在了。

他穿着黑色西装,表情严肃,脚步很大的直接走了过来。

许惟肖嘴角的笑容连忙收好。

那一刻莫子兮的逼近让她突然有些后怕,一种做了亏心事儿被人发现的恐惧。

她咬牙,让自己冷静。

这么天衣无缝的计谋,莫子兮绝对绝对不会发现的,任何人都不会发现!

而许惟妙,不会真的把她怎样。

她太了解许惟妙了,只要让她父母帮忙求求情,许惟妙最后一定会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题外话------

2个小时后,再来刷新看看!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