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不作不死(4)自投罗网/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泳池边。

许惟妙看着莫子兮突然出现。

他没有说今天会回来的。

而且她昨天发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还说回来之前会告诉她。

现在氏什么情况?!

算是给她惊喜吗?!

可是莫子兮的脸色不对。

她咬唇,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

身体蹲下,看着许惟妙全身都湿透的模样,修长的手指帮她顺了顺凌乱的长发,眼眸直直的看着她,声音低沉道,“怎么了?”

许惟妙咬唇。

如果现在说出来。

她看了一眼那边的许惟肖。

许惟肖的眼神也放在许惟妙的身上,许惟肖连忙开口道,“姐夫,是我不好,是我没有把姐扶好,才让姐不小心掉进了泳池。我今天本来都要走了的,结果订错了机票,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回来了,本以为可以陪陪姐晒太阳补钙什么的,现在反而变成这样……”

说着,许惟肖眼泪就红透了,眼泪猛地一下就掉了下来,嘴里一直呢喃着,“要是姐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莫子兮眼眸转动,回眸看着许惟妙,看着她一直搂抱着自己的身体,紧咬着嘴唇。

“是这样吗?”莫子兮问她。

许惟妙眼眸直直的看着莫子兮。

总觉得他好像洞察了一切,总觉得他好像什么都知道,而他那墨绿色的眼眸,似乎带着些压抑的怒火。

她垂下眼眸。

垂下眼眸,放开了紧咬的唇瓣,“不是。”

不是?!

许惟肖心口一怔。

莫子兮的眼眸微动。

“子兮,在这之前,我们能先去医院吗?我怕宝宝……”许惟妙看着他,压抑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红了眼眶。

“好。”莫子兮将许惟妙从地上横抱起来。

她裹着浴巾的身体,还是湿漉漉的全部贴在了他的身上。

“姐,我跟着你一起去。”许惟肖从地上爬起来,连忙说道。

许惟妙看着许惟肖,声音有些大,“还不够吗肖肖!”

“姐姐你在说什么?”许惟肖楚楚可怜,“是在责怪我刚刚没有拉住你吗?我有拉你的,要不然不会和你一起掉进泳池了,姐,我们是亲姐妹。”

许惟肖后面那句话,故意的。

故意说,亲姐妹。

亲姐妹会真的把她毒害到这个地步吗?!

她嘴角冷笑,“肖肖,我说过不作不死的。”

“姐,你在说什么,你别说了,你要是不愿意我跟着去我就不去了,你和姐夫赶紧去医院吧。”许惟肖连忙关切无比的说道。

心里却在冷笑。

就算去了医院又能怎样?!

这种药吞进去,就算在世华佗也救不了!

许惟妙看着许惟肖,看着她如此虚伪的面孔,她回眸看着抱着自己的莫子兮,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很对不起。

她再次捂着自己的肚子。

她说,“子兮对不起。”

“我先送你去医院。”莫子兮冷然。

那一刻,好像真的是什么都知道。

所以什么都没问。

许惟妙点头。

莫子兮抱着许惟妙走了两步。

两步之后,他突然停了停脚步,“许惟肖。”

“姐夫。”许惟肖赶紧上前,眼眶通红通红的,梨花带雨。

“妙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说怎么办?”莫子兮询问。

许惟肖愣怔,突然想起刚刚自己呢喃的话语,连忙说道,“我会很内疚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拉住我姐,如果我姐真的有什么,如果姐肚子里面的宝宝真的有什么,我会忏悔一辈子的……”

“好。”莫子兮打断她的话。

许惟肖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莫子兮什么意思。

她看着他冷漠到甚至有些阴森的脸颊。

她听到莫子兮严厉到根本不能有任何人反驳的语调说道,“把许惟肖关押起来,立刻送进重犯拘留所,以谋害统帅及夫人胎儿而由进行关押候审!”

“姐夫!”许惟肖尖叫,“你在说什么!”

“暂时不要对外公告!”莫子兮根本就没有听许惟肖的话,径直又说道。

“姐夫。”

莫子兮大步离开。

“姐夫,你疯了吗?你抓我做什么!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许惟肖怒吼。

许惟妙靠在莫子兮的怀抱里。

她就说,就说……莫子兮什么都知道。

身后还有许惟肖尖叫的声音,“莫子兮,你别以为你是一国统帅就可以随便抓人,我到底有什么罪,你没有证据你凭什么抓我,莫子兮,你都没有良心的吗?我要揭发你,我要向北夏国的人民揭发你,滥用王法!”

许惟肖撕心裂肺的声音,渐渐,终于在耳边消失。

莫子兮把许惟妙放进了小车内。

现在天气转暖,就算全身湿透,裹着厚厚的浴巾,不会冷。

但是那一刻,莫子兮还是让人开了暖气。

暖气,让整个车内显得更加的温暖了起来。

许惟妙搂抱着自己的身体,一直紧紧的抱着。

她不知道身体现在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变化,她也感觉不到疼,仿若这一刻感觉不到任何感觉。

车子缓缓行驶在帝都繁华的街道。

许惟妙果然觉得自己很愚蠢。

愚蠢的用了很愚蠢的方式。

她眼眸一直看着窗外的阳光,她不知道,结果会变成什么样子。

一路安静到吓人。

车子到达目的地,许惟妙躺在了滑动病床上,被推进了医疗室做各种身体检查。

她那一刻觉得很难受。

还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就会纵容许惟肖到了这个地步。

她做了一个上午的检查。

她不知道结果。

所有的结果,直接给了莫子兮。

她不知道这不是莫子兮的安排,而她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去反抗。

连自己孩子都没有办法保护,她还能做什么?!

她半躺在专属病房中。

身上已经换上了干爽的病号服,转头看着房门被人推开,莫子兮出现在她面前。

她搂抱着自己的双腿,看着莫子兮。

看着他表情很淡。

许惟妙咬唇,不知道如何开口。

即使很想知道,很想知道,孩子到底如何。

她就这么望着莫子兮,看着他坐在她病房的床沿边,看着她说道,“今天怎么回事儿?”

“我想你应该都知道的。”许惟妙说,“其实一切应该都在你的安排之下,是吗?”

“是。”莫子兮一字一句,没有任何辩解,“但是我想从你口中听到,所有的事情经过。”

“孩子呢?”许惟妙问道。

“你先回答我。”莫子兮脸色一沉。

许惟妙看着他,深呼吸说道,“好。我先说。这一切是你的安排,也是许惟肖咎由自取。我提醒过她很多次,但是她最后还是决定置我于死地……而说直白一点,这件事情你在安排,许惟肖在跳坑而我其实在,坐享其成。”

“继续。”

“我也知道许惟肖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没办法顺利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但是她必定是我妹妹,没到万不得已,我做不到对她狠下杀手。而且我真的在给她机会,我希望她可以改邪归正,我希望她可以真的放手,到最后,如果我做了那么多,我提醒了她那么多她还是要对我如此狠心,我也会真的和她恩断义绝,我不会对她心软!所以,许惟肖来了之后,我让家里的佣人一直在默默的观察她的举动,所有吃的东西,我都让他们亲力亲为,绝对不会让许惟肖有任何可以接近的机会,同时,家里面的哨兵保镖甚至监控室里面的工作人员,我都让他们帮我留意了许惟肖,但凡她有任何轻举妄动,我都会第一时间知道,我知道,你也会第一时间知道,而她就这么被拉下法网,这都是她的作死的命!”许惟妙说,“我没想到,许惟肖比我想的聪明,会想到这一出,会想到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将我推下水,强迫我吞下了一颗打胎药!她真的以为我是一直温顺的小猫,不会反抗,到现在这个地步以为我还会为她隐瞒!换成以前,我或许真的会纵容她很多,但对于我觉得重要的人,我其实没有那么心软。”

“重要的人?”莫子兮扬眉。

“肚子里面的宝宝。”许惟妙一字一句。

莫子兮沉默了一下,薄唇轻启,“接下来我的事情,我来做。”

“孩子……”

“很好。”莫子兮一字一句。

许惟妙一怔。

“他给你吃的药,被我换掉了,是一类类似于她打胎药但实际对身体毫无伤害的维生素,刚刚医生对你身体做了全面检查,你和孩子都很健康。”

许惟妙看着他,看着他。

“你也知道,我是在让许惟肖自己跳坑,所以我自然会保证你和孩子的安全。”莫子兮直白,“许惟肖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让人换了她行李箱里面的打胎药,我让人检查过了,这种药物不仅可以打胎,甚至可以导致你以后,不孕不育。”

许惟妙心惊的看着莫子兮。

“我和你的想法不同,你是为了给许惟肖最后机会,而我是在逼她走向绝路。我没有你那么仁慈,对威胁到我重要的人,我会赶尽杀绝。但是我是一国之君,北夏国的统帅,不可能以莫须有的罪名让她入狱,所以我让她自己暴露。她房间里面,我装了隐藏摄像头,所以她今天找出那颗所谓的打胎药已经被记录了下来,当然,我也在游泳池里面装了摄像头,其实说直白一点,就连我们的房间我也装了,四合院毫无死角,她在任何地方,只要能够出现的地方,都可以拍摄得到。”

许惟妙默默地听着。

她就知道,莫子兮想要对付一个人,真的轻而易举。

“我昨天就已经回到了帝都,按照时间,许惟肖应该会出手了,所以一直在等待,直到发生之后,我赶了回来,只会为了一举拿下许惟妙,杜绝后患之忧。”莫子兮一字一句,“而我的后患之忧,就是怕你包庇。”

许惟妙看着他,“我没想过包庇。”

“没有更好。就算包庇,也无济于事。”莫子兮直白。

许惟妙看着他,缓缓开口道,“许惟肖的结果会怎样?”

就算不包庇,但至少,她想要知道一个结果,提前告诉她的父母,做好心理准备。

“你说谋害统帅的孩子,应该怎么判刑?”

许惟妙心口一惊。

她看着他,狠狠的看着他。

“想要求请吗?”莫子兮回眸。

“没有。”许惟妙垂下眼眸。

没有。

不求情。

就算是判处死刑,也是许惟肖自作自受。

她已经做得够多了,她已经对她做得够多了。

所有一切,都已经做到了极限!

但是……

承认吧,她还是见不得许惟肖去死。

她想的是,给予一个致命的教训,一个致命的教训就好。

“除了死刑,其他可以吗?”许惟妙终究,开口。

莫子兮眼眸一动,“不可以。”

许惟妙紧抿着唇瓣,紧抿着唇瓣。

她此刻,突然不知道该如何给她父母交代。

“如果是你父母那边的事情,我会亲自去交代。”莫子兮直白。

不是父母,心里面也会有疙瘩。

她点头。

那一刻,选择了妥协。

莫子兮看着她的模样,淡淡道,“可以出院了。”

“嗯。”

两个人离开医院。

莫子兮陪着她回到家里。

许惟肖自然已经不在了。

许惟妙心口有些波动,她对着莫子兮说道,“我身体有些发困了,我想去睡一下。”

莫子兮点头。

许惟妙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许惟肖真的就这么把自己作死了。

作死了……

她其实很气愤。

真的很气,许惟肖为什么会如此对她,甚至于,给了她那么疯狂的一种打胎药,是真的就半点没有把她当姐姐吗?!

她睡不着。

她从床上起来,换了一套外出服。

莫子兮似乎是在客厅等她。

看着她出来,轻声说道,“要去见见许惟肖吗?”

“嗯。”许惟妙点头。

她的想法,莫子兮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陪你。”

“谢谢。”

两个人又一起去了重犯拘留所。

许惟妙去见许惟肖。

莫子兮回避,在外面等她。

许惟肖情绪根本就还没有控制下来,她坐在那个拘留所专设的小房间里面,远远就听到许惟肖疯狂的声音,“你们放开我,我是统帅的小姨子,你们这样对我。我会让统帅杀了你们,杀你们全家!”

许惟妙淡淡的看着面前的许惟肖。

许惟肖被人扣着手铐,从里面押了出来。

押出来就看到许惟妙了。

整个人更加激动了,她甚至很想一下扑上来,却被狱警狠狠的桎梏住。

许惟肖反抗,一边放抗一边说道,“姐,你快让他们放开我,快让他们放开我,我不要在这里,这里又脏又臭,我不要!”

许惟妙看着自己的妹妹。

就这么几个小时不见,许惟肖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头发凌乱不堪,身上到处都是抓痕,看上去潦倒无比。

到此刻,该反悔了吧。

该后悔了吧。

她说,“肖肖,你冷静一下。”

“我冷静,我怎么冷静?!你让人放了我我就冷静。我现在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我受不了,我要出去!莫子兮呢,我要见莫子兮,我要见他,我要他放了我,立刻马上,我还要让这些人,全部都进监狱,全部都去死!”许惟肖疯狂大叫,身体一直在扭动,越是扭动,狱警桎梏得更紧。

越是更紧,身体就会更痛。

许惟肖一边放抗一边哭,撕心裂肺。

许惟妙喉咙微动,她从位置上站起来,她说,“我明天再过来看你。”

“许惟妙,你给我站住,你别走!”许惟肖怒吼。

许惟妙无动于衷。

“许惟妙你恨不得我去死对不对!但是你别得意,你吃了我给你的药,你下辈子也不会好受!”许惟肖疯狂的声音,一边哭一边猖狂的笑了!

狰狞无比……

------题外话------

好啦,明天上班了。

小宅就这么忧伤的一笑而过……

至于小宅的情绪。

嗯呢,是很不好。

但还是会坚持,认真好好的写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