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不作不死(5)许惟肖的下场/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惟妙你别得意,你吃了我的药,你下辈子也不会好受!”许惟肖哭嚷着,响起她猖狂的声音。

许惟妙离开的脚步顿了顿。

她回头,回头看着许惟肖,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无比。

她说,对比起许惟肖的激动,她显得冷静得多,“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许惟肖冷笑的笑了,夹杂着她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因为不想看到你比我好,因为嫉妒,就是很嫉妒。”

“你的性格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从小到大,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怎么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出来!”许惟妙一字一句,问得很心寒。

到底是什么样的扭曲,支持她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你对我好?!我承认你对我真的很好。”许惟肖说道,“但是我就是受不了,你从一出生就比我幸运,什么好事情都会落在你的身上,而我很讨厌,从小到大,身边的人老是把我们用来作对比,老是对比,而我不想输。”

“输赢就那么重要吗?”

“不重要吗?!”许惟肖冷声道,“在我看来,很重要。我讨厌大家任何人忽视我!”

许惟妙就这么看着自己妹妹。

是知道她从小任性好胜,但从未想过,会变得如此。

“我讨厌莫子兮这么忽视我!”许惟肖突然大声开口,情绪变得很激动。

许惟妙眼眸微动,她直白道,“你以为,莫子兮喜欢我吗?”

“你别在这里得了便宜又卖乖!”许惟肖狠狠的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在我和莫子兮相亲的时候他就说了,他不会动心,对任何人都是如此,他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可以和他身份稍微匹配的妻子而已,我当时答应嫁给他是因为他可以实现我很多的梦想,我们互相有利所图。”许惟妙对着许惟肖,尽量保持平静,“莫子兮对任何人都是如此,只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份和你们不同所以他会对我看上去在乎一点。肖肖,你却好胜的想要把莫子兮抢过去,从一开始,你想要让莫子兮喜欢上你的想法就是错的!我给你说了很多次,可是你到最后都不信我!”

“你现在又来充当好人了是吗?”许惟肖有些激动,“看到我落得如此下场,你又开始散发你的慈悲了?!许惟妙,你别用这种可怜和怜悯的目光来看我,我根本就不需要。我现在被抓进了大牢,大不了坐过三五年,三五年之后,我还不是一样可以活得风生水起,而你,你知道你结果是什么样吗?你现在是不是宝宝不在了?!”

许惟妙就这么看着许惟肖,看着她的模样,是真的心寒到说不吃一个字。

“我不怕告诉你,那颗药丸,副作用很大,我花了很多心思才买到,在北夏国这种药属于禁药,是不让对外销售的。许惟妙,你一定觉得我很残忍了是吗?我也觉得我对你有点残忍,但是怎么办,我就是控制不住。我想起那晚上莫子兮推开我,我那么主动他却毫不留情的推开我,心里就真的气得发抖,恨不得杀了莫子兮,杀了你。我从小到大从未遭遇过这种耻辱,我一定要让莫子兮喜欢上我,喜欢上我,然后我再折磨他,让他后悔现在对我做的一切!而让莫子兮喜欢我,前提是,先除掉你。你以后要是都不能怀孕了,你觉得你和莫子兮还会有未来吗?!”

“你果然是把我对你最后的一丝同情都泯灭了。”许惟妙一字一句。

“最后的同情?”许惟肖阴森的笑着,“我根本不稀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也不想和你装什么姐妹情深了许惟妙。反正,你我现在的下场都不太好,但对比起来,我觉得你以后会更惨。”

“孩子并没有掉。”许惟妙突然开口,说得很清楚。

许惟肖整个人突然一怔,不相信的看着她。

“孩子并没有掉。”许惟妙重复,“也没有你说的副作用,因为从一开始,从你再次踏入这个家开始,莫子兮就已经在让你往绝路上走了。”

“你在说什么!许惟妙你在说什么!”

“你一定觉得这个世界上就你最聪明是吗?”许惟妙有些讽刺,是真的很讽刺许惟肖的自以为是,“我说过,莫子兮你惹不起。惹了之后,真的会被赶尽杀绝。而你却还选择了一条,最作死的路走。你可能并不知道,我那么努力的怀上这个孩子,就是为了保你保我们许家平安,你却居然想要害死他。许惟肖,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没有了,跟着你一起陪葬的,真的不只是你,还可能搭上我们许家,这虽然不是古代,虽然没有法律上的灭九族,可莫子兮是一国统帅,他有办法让所有人跟着死,死得名正言顺!就如对你!”

“你在说什么说什么……”许惟肖疯狂。

“莫子兮故意让你犯罪的,目的就是让你,自投罗网!”许惟妙看着许惟肖,“你一定没有想到,你行李箱里面的那颗打胎药早就被莫子兮换成了维生素了,你大概也不知道,你的房间甚至连游泳池里面都安装了摄像头,你今天对我做的所有,从头到尾都被人看着,我甚至在想,那晚上故意刺激你,莫子兮故意离开帝都,都是为了让你更快的自取灭亡,而你却还在自以为是的觉得,你做的一切天衣无缝,还以为,到最后我都会原谅你是吗?”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许惟肖不相信许惟妙说的,照顾你个人的情绪一下变得激动了起来。

“你说得很对,我和你一样自私!我还可以很直白的告诉你,许惟肖,我知道莫子兮想让你自己作死,我也提醒过你,但最后我默许了,我大可以强迫性的让你离开,我有那个能耐让你离我三米之外,但最后我纵容了,因为我觉得,你确实应该受到教训,你确实应该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么为所欲为,你真的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许惟妙,你在故意炫耀是吗?!”许惟肖尖叫,“你在炫耀,炫耀我像个小丑一样在你们面前,那么狼狈不堪。”

“我总是在给自己安慰,我想既然你没把我当姐妹,我也没有必要对你一直保持着姐妹之情,我没必要这么犯贱,自找苦吃。但最后我却还是会有些心软,心软你即将面临的刑法。”许惟妙一字一句,“我本想过给莫子兮求情的,我想不管如何,就像你说的那样,关押过三五年就好,不用判处死刑……”

“你说什么?”许惟肖身体一抖。

一股阴森的恐惧,突然让身体一下变得冰凉。

“判处死刑。”许惟妙一字一句。

“你别骗我了!”许惟肖不相信的看着她,身体都在发抖但声音还是很尖锐很大,“我做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判处死刑,怎么可能!你别以为我不懂法律!”

“是啊,我也以为不需要的。但是许惟肖,你想过没有,你做的这些事情,是面对的谁,是面对的莫子兮,一国统帅。国家法律有规定,但凡威胁统帅的人生,刑法可以按照统帅个人意思,另行处置!而莫子兮说,判处死刑!”

“不……”许惟肖双腿一软。

如果不是两个狱警将她桎梏住,她此刻可能已经摔在了地上。

她不相信,真的不相信。

死刑。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重的刑法。

北夏国已经很多年没有过判处死刑的案例了,就算再十恶不赦,最多也是终身监禁。

不。

她不要。

她看着许惟妙,看着她哭着说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说过,我本想要求情的,但是你真的让我太心寒了肖肖。人这一辈子真的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你应该得到该有的惩罚,至于父母那边,就算他们不能理解,可为了大局着想也不会敢要求莫子兮怎么样,毕竟你陷害我的事实,人证物证都在,没有任何人敢去反驳。许惟肖,你好自为之。”

“许惟妙你不要走!”许惟肖大声叫着她,“你别走,我求你了,你让莫子兮放过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发誓,我不会再陷害你了,不会了。”

“一个人说谎言说多了,都没有什么信任度了,肖肖。你嘴里面那么多话,我现在真的不知道那句是真,哪句是假,总之,现在的结果,就是最后的结果,谁都改变不了。”许惟妙冷漠。

“许惟妙,你就真的这么见死不救吗?!”许惟肖哭得崩溃,“我虽然是陷害你,是不想你过得好,但我没想过要你的性命,我没想过毒害死你!而你,却这么对我,却让我死,你不觉得你更加残忍吗?!”

许惟妙喉咙微动。

她对许惟肖的容忍和忍让,真的已经够了。

她说,“莫子兮是一个冷漠的人,他给人的感觉彬彬有礼,但内心有多残忍我想象不到。而我也说过,莫子兮不喜欢我,不会动心不会有任何容忍,否则他不会对我的亲妹妹赶尽杀绝,既然他做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办法让他原谅你!我之前就提醒过你,让你不作不死,你却不相信,你以为只要我不计较你对我做什么事情都可以都没人管是吗?我会告诉你,你别说现在是陷害莫子兮的孩子,你就算只是动了我一个毫毛,只要是莫子兮计较,谁都没办法救出你!伴君如伴虎,你果然从来都没有理解这个道理!”

“我现在知道了,我现在知道了,我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你帮我求求莫子兮好吗?你帮我求求他,我知道他其实是喜欢你的,你自己感觉不到,但是作为旁观着的人,真的能够感觉得到,他对你动心的,否则不会对我这么厌烦,否则不会那么惊慌因为你撞见了我和他上床的事情!你没有谈过恋爱你不会知道,不会知道情人之间的表现,而我看得很明白。现在我之所以那么极端的想要分开你和莫子兮,就是因为我看出来,他真的开始喜欢你了!”许惟肖大声的吼着,用力的吼着。

许惟妙心口一怔。

喜欢?!

莫子兮喜欢自己。

她其实不太相信。

“你现在得意了,你现在有了莫子兮的喜欢你可以得意了,我没有害死你的孩子,我也没有对你做到任何伤害,至少结果是好的,你就帮我求求情好吗?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到了现在的地步,我真的再也不敢对你做什么了,我出去之后,我马上离开帝都,不,我离开北夏国,我再也不回来了,你让莫子兮别杀我,别杀了我!”许惟肖深深的说道,恐惧是真的让她,再也没有了任何棱角,这一刻只想活下去。

许惟妙真的很容易心软。

许惟肖才会一直抓住她的弱点为所欲为。

想来,从小到大,许惟肖可以对她的所有事情指手画脚,也真的不是许惟肖一个人的错,和她也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果不是她一再纵容,如果在许惟肖第一次从她身边抢走的第一个洋娃娃开始,她就极力反抗就极力维护,不会让许惟肖自以为是的变成现在这样!

她也有责任。

可是。

她还是摇头了。

许惟肖的死,是她自己走下来的路,她确实也没有那个能耐救得了她。

最多,她会内疚,内疚很久。

她说,“肖肖,我不会再纵容你了。”

“许惟妙!”许惟肖声音尖叫的声音几乎已经让喉咙都破了,她看着许惟妙,看着她冷漠无情的样子,“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就算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许惟妙直白,直白的反击她的诅咒!

“许惟妙,许惟妙!”许惟肖狠狠的怒吼着,怒吼着。

许惟妙看着她狰狞无比的模样,看着自己妹妹这一刻的狼狈不堪,她调整着情绪,还是大步离开了。

没办法帮她。

到这一刻,也不可能帮她。

她走出去。

走出去,在门口停留了很久。

许惟肖疯狂到崩溃的声音渐渐远去。

许惟肖可能自己真的没有想到,她不过就是像小时候那样,在抢她一件东西而已,抢到手里变成自己的就好,为什么到最后会把自己弄得如此田地。

许惟妙的眼眶终究还是有些红。

她在努力的调整,调整情绪。

好半响,她深呼吸一口气,走了出去。

外面,莫子兮在等他。

周围的人对他毕恭毕敬,大气都不敢出!

许惟妙浅浅一笑,“让你久等了。”

“见完了吗?”

“嗯。”

“那走吧。”莫子兮主动去牵许惟妙的手。

他的手心很暖,而她此刻的手很冰冷。

冷到几乎没有任何温度。

莫子兮带着她坐进小车内。

车子缓缓驶出拘留所。

许惟妙就这么默默的看着这个冷冰而阴森的地方,离自己越来越远。

“子兮。”许惟妙回眸,看着莫子兮。

“嗯?”莫子兮也这么看着他。

她内心情绪其实很大。

今天遭遇的一切,让她有些接受不过来。

但是她知道,莫子兮还是如此,他心口大概不会有任何波澜。

对他而言,他见过的,处理过的事情太多太多,许惟肖的事情,不过芝麻蒜皮,大概过几天,他连想都想不起了。

她说,“别杀了许惟肖。”

她说不想再纵容许惟肖了,也深切的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能耐去左右莫子兮,终究还是不想许惟肖死。

她如果真的死了,她父母会很难过。

亲情,血浓于水的东西,很难说得清楚。

莫子兮眉头一扬,声音淡漠,“你还是为她求情了。”

“我知道你或许会觉得我很愚蠢,许惟肖都把我逼到了这个地步却还是为她求情……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像太圣母了一点,可我只是想要再给许惟肖一次机会,她以前抢我的东西太容易而且太顺利了,才会一直觉得,我的东西她都可以拥有,才会这么肆无忌惮!我相信这次,已经让她吸取教训了!”

“教训有没有吸取,对我而言毫不重要。我说了,对于威胁到我重要的人,我会赶尽杀绝。”莫子兮冷然,“不会有改变。”

她就知道,结果会是如此。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左右莫子兮。

况且,站在莫子兮的立场,许惟肖的猖狂,确实早就该死了。

“妙妙,我留了许惟肖那么久,就是为了拿到她直接的犯罪证据,就是为了不给任何人落下话柄,直接一点就是,不让任何人有反驳为许惟肖求情的机会,我不会因为你的一两句,就放过她。”莫子兮再次,肯定道。

许惟妙点头。

点头。

只能点头。

她就知道,莫子兮之前对许惟肖的纵容,故意纵容,就是为了让她,死的名正言顺,死的没有任何人有任何借口可以为许惟肖求情。

她不行。

她父母也不行。

所有人都不行。

莫子兮毕竟是一国统帅,毕竟是可以在北夏国呼风唤雨的一国统帅。

车内陷入了沉默。

沉默的一直在宽广的帝都街道上行驶。

许惟妙不再开口说话。

她其实也怕自己说多了,莫子兮会生气。

而她其实也不敢招惹了莫子兮。

她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夕阳余晖,看着天际边的红润,渐渐会被黑暗取缔。

许惟肖的这辈子,大概就是如此了。

她应该怎么给她父母解释。

不管如何,许惟肖出事,是在她身边出事儿。

理智上知道许惟肖是咎由自取,感情上,还是会责备她。

就算不说出来,还是会责备她,对她妹妹的照顾不够周全。

“妙妙。”一室沉默。

莫子兮突然开口。

突然开口,让她烦躁的思绪回神了过来。

她浅笑着,“嗯。”

莫子兮突然俯身,靠近她。

许惟妙一怔。

看到他逼近的脸庞,看着他的嘴唇,靠近了她的唇瓣,亲吻。

他在车上,亲吻她。

第一次,在床上以外的地方,做这种亲密的举动。

她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反应不过来的感受到,他炙热的气息,感受到他亲吻的深入,在一直纠缠。

她的舌头,被他吮吸,她的身体,被他紧紧的抱在怀抱里。

那一刻,有一种错觉的,错觉的觉得,莫子兮好像很想确认,她还在自己身边,她还在……

气喘吁吁之后。

许惟妙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他。

看着他还是那样,没有什么过激的情绪,但刚刚就是做了反常的举动。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嘴唇,看着她红润的唇瓣因为刚刚的亲吻变得剔透了很多,看着她诧异的目光,看着她一脸的茫然。

他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妙妙,你相信我喜欢你吗?”

心跳的声音。

一声一声,不规律的敲打着自己的心口。

很剧烈,剧烈到,她以为自己的心脏在那一刻,坏了。

坏得那么彻底,那么不受控制。

车内,突然有沉默了。

沉默中还有点窒息。

许惟妙甚至觉得自己那一刻是不能正常呼吸的。

她就这么傻傻的看着莫子兮,看着他浅笑不语。

脑海里面忽然想起许惟肖在她耳边咆哮的声音,说莫子兮喜欢自己!

喜欢自己吗?!

她从来没有想过还有这种可能。

而这种可能,让她心跳又在持续加速。

小车缓慢的行驶,到达四合院。

莫子兮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扶着她下车。

她对着他感激一笑。

莫子兮牵着她的手,一直牵着她的手。

手心间都是彼此温暖的感觉,忽视不了。

许惟妙其实有点茫然,不知怎么去回复这份有些异动的情愫。

……

2天之后。

许惟肖的事情,莫子兮告诉了她的父母。

那天下午,莫子兮打电话告诉她,他现在在文城,将许惟肖的事情当面通知了她的父母,她父母情绪有些波动。当然,当着统帅的面肯定不可能发泄出来,只是把事情的经过问了清楚。而莫子兮打电话也只是为了提醒她,她父母可能会单独找他,即使她不知道莫子兮对她父母都说了些什么。

果然,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她母亲给她打电话了,耳边似乎还听到她爸的声音。她爸比较理智,让她妈别来问她,但关乎到自己亲生女儿的生死,她知道她妈绝对不可能忍得下去。

“妙妙,刚刚统帅到家,说了你妹妹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儿?妙妙,妈就你和肖肖两个女儿,肖肖到底犯了多大的错,会判处死刑这么严重,肖肖才22岁,这么年轻真的不能就这么毁了。”许母声音很温柔,说着说着,就有些激动了,甚至开始哽咽哭泣。

许惟妙心里也有些难受。不知道该如何对她母亲解释。不管如何,终究而言,许惟肖的作死,她也在纵容,她只是没有想到最后结果会变成这样,她一直以为,莫子兮可能和她想法差不多,给与一个,适当的教训即可,毕竟最后,没有酿成什么后果。

而她的沉默,让她母亲更加激动了,声音又急切了些,“妙妙,统帅说肖肖陷害你,还陷害了你肚子里面的宝宝,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许惟妙开口道,“肖肖习惯了抢我的东西,从小到大,我纵容,妈你也纵容,大家都宠着她,导致她现在觉得,我的东西,她都可以理所当然的要。而她现在想要的是莫子兮,还有已过之母的位置。”

“她怎么能这么蠢?!”许母恨铁不成钢,有些崩溃的说道,“她完全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吗?她要得起吗?!也真是罪孽,我怎么会养出这样的女儿?!”

“妈,现在应该庆幸我没有出事,肚子里面的宝宝没有出事,如果出事了,我们一家都难保!”许惟妙一字一句。

“为什么你拦着你妹妹,你明知道她有这种想法,为什么你当时不拦着她!妙妙,妈妈一直以为你会保护你妹妹,到头来,却让她陷得这么深!”许母激动的情绪,多少有些责备的成分。

许惟妙知道,到头来,她母亲多少会责怪她,责怪她对肖肖保护不够。

她控制情绪,“我提醒过她很多次了,也告诉她不要这样做,甚至上次从我这里离开,也是我强迫让她走的,我还让你好好看着她,结果,她还是来了。妈,肖肖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不到黄河心不死,你觉得我对她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那你至少应该提前给我说!”许母大声道,“你不能管教,我总能,我不相信肖肖连我的话也不听。”

“所以到头来,妈还是觉得这事儿是我处理不好了。”许惟妙喃喃的说道。

之所以不告诉她母亲,她也是为了给许惟肖留个面子,在她母亲的眼里,肖肖任性归任性,但心底绝对是好的,而且就算她说了,说不定许惟肖还会反咬她一口,最终的结果害死会如此。

“现在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现在是,怎么把你妹妹救出来,难道你真的希望你妹就这么死了吗?!”许母说到死这个词,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我求过莫子兮了,他拒绝了我。”许惟妙开口。

心里多少有些难受,但她觉得,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可能都会如此。

到最后一刻,她母亲看到的是,许惟肖现在受伤最深!

而她,还在高枕无忧。

“一次不行,多求几次不行吗?!妙妙,肖肖是你亲姐妹,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你都应该保护她,妈从小都是这么教育你的,你忘了吗?!现在肖肖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你作为姐姐,难道不应该再帮帮她吗?”许母动情的说道。

许惟妙捏着手机,其实心里有些压抑。

她很想说,如果当年不是你一直教育让她什么都让着许惟肖,可能结果就不会如此了!

她说,“莫子兮的性格,比你们想的还要冷漠。”

“你不是怀了他的孩子吗?”许母突然很激动,“用这个孩子求情,不行吗?!妙妙,一定可以的,你试试。”

“妈,你是想要我怎么像他求情?用孩子的生死威胁吗?!”许惟妙有些心冷的说道。

“你相信妈,妈是过年人,男人不管怎么绝情,对孩子都不会狠心的。有句老话叫做虎毒不食子。肖肖的生死,真的就是统帅一句话的事情。算妈求你了,你看在亲情的份上,放你妹妹一马,我保证一定会好好管教她的!”

“妈,你是不是忘了肖肖是怎么面临死刑的!因为害了莫子兮的孩子。”许惟妙一字一句,“你是在让我,重蹈覆辙吗?”

------题外话------

晚上会有二更。

小宅也不多说了,晚点会有个小公告,对于这段时间评论区的情况,小宅也做出我的正面解释和回答。

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