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我喜欢你,是真的/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你是在让我重蹈覆辙吗?!”许惟妙一字一句问她。

心口,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到此刻,她母亲倒还不明白,他们的处境吗?!

“妙妙,妈怎么可能害你。”许母说的动情,“在妈的心目中,就是你和肖肖最重要,我恨不得把自己最好的都给你们。现在肖肖出事了,妈也真的是没办法了才会来求你,你帮帮你妹妹,帮帮妈妈好吗?不管如何,你妹妹也是一条人命啊,真的……真的死刑了,妈知道你也会很内疚的!”

许惟妙沉默着,她完全可以理解她母亲现在的难受,许惟肖如果真的死了,血浓于水,她真的会内疚。

她紧抿着唇瓣,好久才说道,“我可以试试,但妈你别抱太大希望,莫子兮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既然能够做到现在的位置,能过做得一帆风顺,自然有他的能所在,自然有他的原则和魄力!”

“妈知道的,知道的。你答应再求求他就好,求求他。我只希望他能够念在你爸这么多年勤勤恳恳的为国家出力的份上,念在你如此死心塌地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的份上,对肖肖网开一面!”

“好。”

许惟妙挂断电话。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大,她真的不知道,她对莫子兮到底有什么影响!

可她却就是要一次又一次的去挑战他的底线。

总觉得,是在挑战!

下午。

6点过,莫子兮回到家里。

许惟妙招呼佣人开饭。

两个人坐在饭桌边,静静的吃饭。

许惟妙有些食不知味。

莫子兮看着她的模样,夹了一块鱼肉放在许惟妙的餐盘里,随口问道,“没有胃口吗?”

许惟妙一怔,微微一笑,“嗯。”

“没有胃口也多吃一点,宝宝和你都需要影响。”莫子兮提醒。

“好。”许惟妙勉强的让自己多吃。

莫子兮淡淡的看着她的模样,淡淡的问道,“你母亲给你打电话了?”

许惟妙抬头看着他,总觉得他总是什么都知道。

她缓缓点头,“打了。”

“说什么了?”

“让我求求你,放过肖肖。”许惟妙脱口而出。

莫子兮笑了一下,“你准备求我吗?”

“我求过你了,但是你拒绝了。”许惟妙放下碗筷,是真的没有胃口。

莫子兮看着她的举动,眉头皱了一下,冷然道,“既然知道,就不要再提这个话题了。”

许惟妙看着他。

莫子兮自若的吃着晚饭,“多吃点,吃完饭之后,我陪你散散步。”

许惟妙低头,却还是没有拿起碗筷。

莫子兮抿唇,“准备用绝食来抗议吗?”

“不是。”许惟妙连忙摇头,“我没想过来威胁你。”

“那就吃饭。”声音,分明冷了很多。

许惟妙咬唇,终究还是重新拿起碗筷,慢慢的吃了起来。

莫子兮给她夹了很多菜。

餐盘里面都堆成了一个小山。

他说,“把这些都吃了。”

声音,不容置喙!

许惟妙点头。

她默默的把莫子兮给她夹的饭菜都吃掉。

强迫着自己全部都吃完。

吃完晚饭之后,莫子兮带着她到四合院散步。

余晖已过!

天色有些暗沉。

两个人走在宽敞的院子里,周围依然很多哨兵,分明很多人,却显得尤其的安静。

“子兮。”许惟妙突然开口。

“嗯。”

“那晚上你问我说,喜欢你吗?”许惟妙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

莫子兮也停了停脚步,回视着她的视线,嘴角抿出一道好看的笑容,“你现在要告诉我,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许惟妙一字一句。

莫子兮点头,“嗯,谢谢。”

“我真的喜欢你。”许惟妙大声的说着,“我们相亲的时候你说你不会喜欢我,所以我总是在压抑,在克制,我怕自己喜欢上你却没办法得到你的回应。那天你说你喜欢我,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当时心跳真的很快,我想喜欢的感觉应该就是如此,就是如此,看到你和许惟肖上床的一幕,会很难受!”

“你在意我和许惟肖上床的事情?”

“很在意。”许惟妙肯定道,“可你说让我自己调整情绪所以我就努力的调整情绪不去计较,事实上,我很在意,我有段时间甚至不愿意你来碰我,因为我会想到你碰过许惟肖而我接受不过来,那晚上用台灯伤了你,也是如此。”许惟妙看着他,将所有内心的情绪全部都说了出来。

“那我告诉你,我和许惟肖没有上床。”莫子兮看着她,“你回来得很及时,还没开始。”

许惟妙诧异。

“我不会撒谎。”莫子兮说。

“我知道。”许惟妙点头,“就是,我以为……”

“没什么,我知道被你误会了。”莫子兮说,“就算没有上床没有做那一步,但那一刻我确实对许惟肖有了身体反应,这种对你的身体背叛,和有没有上床性质是一样的。”

许惟妙咬唇。

莫子兮真的比一般人理智好多。

“好在,我由始至终都以为那晚的许惟肖是你,所以心没变。”莫子兮看着她,嘴角一笑,“也没一定要得到你的原谅,但希望你不要泰国计较,我们的关系就会这样一直下去,你能够喜欢上我最好,喜欢不上,我也不会勉强你。”

“你不相信我刚刚说的是吗?”许惟妙问他。

刚刚说喜欢他的话,他其实不相信。

莫子兮点头,“嗯,我不相信。”

“对,我现在承认喜欢你确实有我的目的,我想你饶过许惟肖,看在我的份上,看在孩子的份上,看在我父亲勤勤恳恳这么多年为朝政做的一切的份上,我希望你可以放过她。”许惟妙看着他,“就算如此,但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

莫子兮看着她,平淡的脸颊上,就这么一直看着她。

大概,也不知道她有几句真话。

许惟妙踮起脚尖,搂抱着他的脖子,主动亲吻。

她很少主动,但偶尔也会主动。

此刻的主动似乎又有些不同。

她急切的亲吻着他,急切的想要得到他的回应。

他沉默的感受着她的唇舌,在他的唇瓣唇齿之间,来回,缠绵。

吻持续了很久。

她总觉得,他的心口很冷。

她好像感化不了他的平淡如水。

她放开他,从他唇上离开。

莫子兮嘴上还要她的唾液,显得那般情色。

而他就是可以,波澜不惊。

她颤颤的一笑,笑着说,“我的感情是真的。”

我的感情是真的,不管你信不信。

而现在。

许惟妙说,“放过肖肖,判她三年五年,然后我让我父母送她出国。”

莫子兮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许惟妙白皙的脸颊,怀孕三个月,水色好像更好了,皮肤白嫩,唇红齿白,他扬起的嘴角轻声说道,“妙妙,放过许惟肖不难,也不需要你这么来求我,而我只是在告诉你,作为一国之母应该有怎样的气度和处事原则!”

许惟妙蹙眉,他看着莫子兮。

“坐上这个位置就是要撇开所有的感情,我会告诉你,如果是我亲弟弟,是我亲身父母,但凡威胁到我,威胁到北夏国,我一样会如此处理!你知道陆一城为什么不接触政治吗?我身边的人,我父亲宁愿选择叶初宁愿选择翟北也不会选择陆一城,就是因为陆一城的身份对我存在威胁,其实陆一城有多聪明,能力有多强,你应该也清楚!这些,就是政治!”莫子兮嘴角一笑,“妙妙,我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把自己变得这么冷漠,变得这么适合这个位置,我不可能为了任何人来改变!而你,既然站在了我的身边,就应该毫不犹豫的选择和我一样的立场!我知道你不可能一时接受!而你妹妹的事情,就是你踏出你思想的第一步,很会难,可终究,不能反抗!”

许惟妙再也没有多说。

莫子兮说了,他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把自己变得这么冷漠,变得这么适合这个位置,他不可能为了任何人来改变……

莫子兮是一个好统帅。

莫子兮真的是一个好统帅。

“妙妙。”莫子兮再次开口,“我很高兴你喜欢我。”

许惟妙看着他。

“我喜欢你,也是真的。”莫子兮一字一句。

许惟妙直直的看着他。

“我很庆幸,有生之年可以真的喜欢上一个人。”莫子兮看着她的眼眸,嘴角的笑容永远都是那么温柔那么柔情,他说,“但是就算喜欢,就算会珍惜,我也不可能为你放弃任何,我也不会像平常人一样,因为喜欢就会做很多不够理智的事情,我的原则依然还在,我不会因为你的出现因为对你的喜欢而受到任何影响!从现在开始,保护好自己,慢慢变强大,我希望站在我身边的女人,可以足以和我相配!”

“好。”许惟妙的点头。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她嫁给的是北夏国的统帅。

他是一国之君,他一言九鼎,他刚正不阿,他心思复杂,他那么强大!

他拥有的是大爱,他指点的是大局江山,他考虑最多的是,人民百姓国泰平安!

而她。

要努力变得,和他一样。

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的选择。

她从不后悔!

她看着莫子兮,主动牵着他的手,漫步在越来越沉的天空夜色之下。

她们可以互相喜欢,可以携手一生,但他们不可以,属于彼此。

……

夜晚。

即将入睡之时,许惟妙接到了许母的电话。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

当着莫子兮的面,接下来许母的电话。

那时,莫子兮正在看报纸,还未入睡,转眸看了一眼。

“妈。”

“怎么样?你对统帅说了吗?他怎么说?”许母急切的问道。

“他说不行。”许惟妙直白。

“为什么不行?为什么?你到底有好好对他说吗?”许母有些激动。

“我说了,但不行。”许惟妙再次肯定道。

“用孩子来威胁都不行吗?”

“用孩子,只会让我们全家都去陪葬。妈,我明天安排你见一面肖肖,其他事情,我无能为力。”

“妙妙!”许母声音大了很多。

“妈,对不起。很晚了,早点睡。”

许惟妙直接挂断了电话。

解释再多也没用,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冷处理。

她关机了。

将手机放在床头,然后缓缓躺了下来。

莫子兮关掉房间的灯,也睡在了她的旁边。

他搂抱着她的身体,将她抱在怀抱里。

许惟妙也这么安静的躺在他的怀抱里,不发一语。

“难受吗?”莫子兮问她。

“嗯。”

“转过来。”莫子兮让她正面对着自己。

许惟妙转身,在黑暗中看着莫子兮。

莫子兮手指放在她脸上,摸到了一片湿润。

许惟妙淡淡一笑,“我会调整自己的情绪。”

“妙妙,你可以哭出来。”

“不……”

“任何人都需要发泄!”莫子兮说,“我曾经也发泄过,用了很多极端的方式,甚至找了女人。”

许惟妙看着她。

“记得我们新婚之夜我说过我不是第一次吗?”

“嗯。”而且记忆犹新。

“当时只是为了发泄,只是为了寻找一种原始的本能,后来尝试了之后发现,那种感觉也不过如此,所以也就找了一次,所以我也真的没什么技巧可言。”莫子兮嘴唇靠近她的眼睛,亲吻着她湿润的眼眶,“说了那么多,而你现在,可以哭出来。”

“嗯。”许惟妙点头。

点头,脸埋在了他的胸膛上。

刚开始只是流泪,不停的流泪,后来开始有些哽咽,再后来,很放肆的抓着他的衣服,在发泄,哭得很难受。

莫子兮说,这是她的第一步,这一步,真的好难!

真的好难!

……

翌日。

许惟妙看着镜子中红肿的眼眶,哑然一笑。

昨晚上哭了多久,哭到何时睡着,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洗漱,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了些。

她接到了她许母的电话,说到了帝都。

她勉强让自己吃了早饭,让司机送她去了目的地接她母亲。

来的除了许母,还有许父。

就这么几天功夫,她看到他们头发都已经花白,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加明显,特别是她母亲,平时很注重保养的一个人,这次素面朝天,脸上的苍老,显而易见。

见面后,他们没有和她主动说一个字。

她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车子一路安静的到了拘留所。

许惟妙站在外面等他们。

她不想进去,进去之后,或许结果更糟糕。

她默默地站在门口等了很久。

情绪很复杂,她甚至不敢想象里面到底是怎样的场面。

直到。

她父母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到她母亲泪流满面,哭得撕心裂肺,她看到她父亲的眼眶也红了,红得那么明显。

她知道,许惟肖在里面过得并不好,即使没有人敢亏待她,而且许惟妙看到父母过来,能够表现出来的委屈,会扩大一百倍的表现出来。

“啪!”

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许惟妙的脸上。

许惟妙觉得很痛。

脸痛,心也痛。

她就知道,结果一定会是这样。

她捂着脸颊,眼泪静静的往下掉。

“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在步入晚年还有遭遇这么多天崩地裂的事情!我到底都造了什么孽!老天要这么来对我!”许母疯狂的大叫。

看着许惟妙,眼泪疯了一般,情绪激动到不行。

许长春把自己的妻子拉住,“你疯了吗?你去打妙妙做什么,一切都是肖肖自作自受!”

“我是疯了,我就是想要打死她,最好是,让莫子兮把我一起关起来,我陪着肖肖一起死!一起死了算了!”许母撕心裂肺的吼着。

声音很大。

在拘留所,整整回荡。

------题外话------

二更驾到。

小宅闪之前,推荐一下《盛世宠婚:总裁,轻轻爱》

文/安然本尊相恋三年的男友转身娶了别人,她心如刀割,一夜宿醉,睡了全城最尊贵的男人。

事后,她不纠缠,反倒是他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登堂入室宣布主权。

不许她见前男友,不许她对别人笑,各种不许。

顾瞳瞳生活在容时的霸道打压下,每天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可不可以给点人权啊!”

而容时回答她最多的就是:“你人都是我的,要什么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