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学着强大,打压许母气焰/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让我陪着肖肖一起死了算了!”安静的拘留所,响起许母阵阵疯狂的吵闹声。

许惟妙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母亲的极尽崩溃的模样。

她眼眸微动,看到从拘留所外走进来的莫子兮,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许长春也看到了。

他心口一紧,拉着许母的身体用力了些。

许母顺着他们的视线,转头看过去。

莫子兮很平静的模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而他的视线直接放在了许惟妙的身上,看着她捂着自己的半边脸,眼泪在不停的往下掉。

他声音很轻,“疼啊?”

“不疼。”许惟妙说,一口说道。

莫子兮温柔的拉开她的手,看着她几乎红透的那边脸颊。

他转眸,转眸看着情绪激动的许母。

“你刚刚说什么?”他问她,分明用了很平常的语调,那一刻就是让人,触目惊心。

许母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许长春连忙说道,“统帅,是内人太过冲动,冒犯到您还有夫人,请见谅。我马上带着内人回去,不会影响到您和夫人的生活。”

莫子兮墨绿色的眼眸波动,看着许长春又那么淡淡的看着许母,“岳母,请你下次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注意三思而后行。”

许母那一刻嚣张的气焰,就是会被莫子兮这么三言两语震慑到说不出一个字。

“许惟肖的事情我已经给你们解释过了,如果有什么异议,可以直接找我。”莫子兮冷漠,整个人显得如此的不近人情,在处理事情的时候,这才是真的莫子兮,平时的温文尔雅真的都骗人的。

许母狠狠的看着他,很多想要发泄的话,这一刻就是说不出来!

“我带你回去。”莫子兮回眸,声音突然就变得温柔了起来,他牵着许惟妙的手,准备带着他离开。

“子兮。”许惟妙突然叫着他。

莫子兮看着她。

许惟妙将手从他的手心中挣脱出来。

莫子兮觉得手心一凉,嘴角却依然带着,看不出情绪的淡然笑容。

他想,许惟妙终究还是会在许惟肖的事情上走不出来。

他不责怪她。

她第一次经历,他可以理解。

任何人在遇到亲情血缘的时候都会特别的脆弱,他理解许惟妙。

他理解她,即使有些失望。

他薄唇轻启,“有什么,直说。”

“你说得很对,我既然站在了你的身边,就要毫不犹豫的选择你的立场。你说得很对,这是我转变思想迈出的第一步,很难但必须坚持。你说得很对,你可以喜欢我但你不能因为喜欢就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因为你是一国统帅。你说得很对,我应该慢慢变得强大变得学会保护自己变得能够足以和你相配!”

莫子兮有些诧异。

他以为从许惟妙口中听到的应该是那句,放过许惟肖。

他嘴角上的弧度,稍微往上扬了一些。

“现在,就应该由我来自己来处理自己的事情,由我来保护自己,变得独立变得强大起来!”许惟妙一字一句,说得很肯定。

“好。”莫子兮根本没有犹豫,不管相不相信她能够办到,但他愿意给她机会自己去尝试。

他转身就走。

在得知她安排了她父母见许惟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许家人特别是许母不可能原谅许惟妙,百忙之中他终究还是抽空过来了,一过来就看到她被她母亲闪了耳光,她被她母亲吼得,不停哭泣。

终究会有些心痛,即使知道不应该心软。

那一刻还是走了出来,准备带着她离开。

他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学会冷漠才学会用最理智的情绪去处理是是非非,他不应该给她如此大的压力,让她一学就会!

现在这一刻……

他想,他可以对许惟妙多一点期待。

……

拘留所,离开后的莫子兮让原本充斥着危险的空间稍微得到一丝缓解。

许长春暗暗松了一口大气。

要知道刚刚的举动要是统帅计较起来,后果真的会不堪设想。

他在朝政这么多年,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他比谁都懂。

他看着面前自己的女儿以及那一刻有些焉气的妻子,重重的说道,“刚刚谢谢你妙妙,谢谢你给你妈解围。”

“爸。”许惟妙说,“今天是最后一次了。”

许长春一怔。

许母听到许惟妙有些冷漠的声音,整个人又突然激动了起来,“什么叫最后一次,许惟妙,我把你养这么大,拉扯到现在,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肖肖果然说得很对,你就是伪善的一条狼,你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是甚至害死你的妹妹。你怎么心肠这么恶毒!”

“够了,别说了,我马上带你回去!”许长春怒吼,对于自己妻子如此不理智的行为,声音也大了很多。

刚刚如果不是妙妙在用智慧的方式为她解围,她现在说不定真的已经被关押了起来!

“什么够了许长春!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我也受够了!从我嫁给你到生了她们一对双胞胎到她们长得这么大,你除了一天奋斗在你的政坛上,你什么时候管过她们,现在肖肖出事儿了你反而不理不问,你反而还要阻止我救肖肖,你到底居心何在,你到底居心何在,肖肖不是你的女儿吗?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肖肖是我女儿,妙妙也是我女儿,我知道她的难处我也知道她现在的处境!”许长春严厉的声音,无比严肃。

许惟妙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他父亲对着她母亲,如此发脾气。

许母眼眶红得更厉害了。

想着自己这么多年为这个家一直付出,现在却还要被自己的丈夫如此责骂。

“妙妙和肖肖,两个女儿到底什么性格我很清楚。肖肖从小到大就占强好胜,妙妙有什么她都要,妙妙喜欢什么她都要纳为己有,这么多年,你看在眼里却一直在纵容,我偶尔的责备和教育你还会三言两语的把我劝走!肖肖今天变成这个样子,和你这个做母亲的脱不了关系,你却还在一味的指责妙妙!妙妙如果不够理智,如果听从了你的蛊惑,别说你想和肖肖一起死,就算你不想,我们一家四口还有妙妙肚子里面的孩子全都要跟着一起陪葬!”许长春怒气的声音,半点没有收敛,“你从来不考虑后果,只知道现在肖肖要接受什么,但你想过妙妙现在在经历什么吗?!她陪伴的是北夏国的统帅,一不小心,她就会自身不保!你这么去逼她,是想要逼死她对不对!”

“许长春,我想要逼死妙妙?!她是我生的是我养大的,你说我要逼死她?!你到底有没有良心。”许母哭得难受,指着许长春狠狠地说说道,“我不过就是想要肖肖平安,我不过就是想要她帮我把肖肖救出来而已,肖肖这次是做得不对,但给点教训就够了,为什么还要判这么严重的刑法,为什么?!”

不理解的声音,许母到最后那几句,几乎是吼得撕心裂肺。

许长春还想说什么。

许惟妙直接开口道,“妈。所有解释,爸说得很清楚,你信不信随便你。但我现在要非常明确的告诉你,肖肖的事情,你说再多次说任何话都是既定的事实,没有人能够改变。你和爸是我的亲生父母,肖肖是我的亲妹妹,我从来都知道血浓于水的道理,甚至一直觉得亲情很重要,才会从小对肖肖如此忍让。但是到了今天,从我嫁给莫子兮开始,我的人生我的价值我的观念所有都要随着改变,你觉得我冷血也好,觉得我没有人情味也好,所有你想要讽刺我的话,我都可以接受,但无法改变,我接下来会让自己走上的那条道路!”

许母狠狠的看着自己女儿,情绪一直在无比激动。

“肖肖的事情,我解释得够多,说得也够多了。妈如果不能理解,我也无能为力。如果妈觉得,是我害死了肖肖是我见死不救,我可以承受你的质控,不会再浪费口舌去为自己辩解,既然我已经在了现在的位置,有些非议无可厚非,我也避免不了,只会学着接受然后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许惟妙说得冷漠,“妈,你真的想要陪着肖肖一起,我可以成全你!”

许母一怔。

许长春那一刻都被自己女儿突然的模样惊吓住。

许惟妙从小不是软弱也不是懦弱,反而在这么多年习惯的忍让中,让她的韧性更强,让她学会对一件事情的处理,用最平和的方式的去接受,才会很快的学着去适应去成长。

“你现在是让我去死吗许惟妙!”许母大声怒吼!

“妈,我只是在让你明白,你女儿现在不只是你的女儿,还是北夏国统帅的夫人,还是一国之母,你要学会尊重!你今天可以当众扇我耳光,但是明天我希望你记住,你这样的举动会惹来什么后果!有些时候,不是我要不要计较,而是北夏国的国体要不要计较!就如许惟肖现在即将面临的后果一样!”许惟妙说得冷漠。

就是那么冷漠的表情,还带着说不出来的,震慑力。

许长春看着自己的女儿,此刻心情是很不好,不管肖肖怎样,但终究是他的女儿,他就算再理智也会对肖肖即将面临的刑法而难受,但是这一刻,他突然有那么一点欣慰,至少妙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至少妙妙真的变得强大,即使,这个女儿会和他们越来越远。

“许惟妙,你开始威胁我了,用你的身份威胁我,你可别忘了,要不是我把你生出来,你现在什么都没有!”许母咬牙切齿,说得深恶痛绝。

“对的生育养育之恩,我从来没有推卸半点责任,我该尽的孝道我会以最大的程度孝顺你,但这和你要不要尊重我是两码子关系!妈,我叫你妈,所以在原则允许的情况下我可以对你特殊对待,而在原则不允许的情况下,谁都不能违背!这些道理,你没有身处其中你理解不了我不怪你,我现在唯一能够为我们许家做的事情就是让许惟肖的事情在安静中完结,我们许家的一世清白,光明磊落不能毁在了许惟肖的身上!”许惟妙就这么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许母对于许惟妙的义正言辞,心口一直压抑着一股怒火,一股发泄不了的怒火。

许惟妙从小心思细密,因为总是考虑别人的感受所以总是很能学会观察,她当然知道她母亲此刻绝对不可能消气也绝对不会受她危险,由始至终,她没有转变观点,她以为,她还是那个可以任她左右的女儿。

她眼眸微转,看着她的父亲,“爸。”

“嗯。”许长春点头。

许长春在政坛上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许惟妙更适合待在莫子兮的身边,他一清二楚。

这也是为什么,当时相亲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妙妙而非肖肖,他知道,妙妙更适合成长。

“我不求你和妈能够原谅我,也从不推卸肖肖的事情和我有一定的关系,但这就是最后的结果,既然已经是事实,我没办法改变。妈说得很对,肖肖的死我会内疚,可能内疚一辈子,可以一辈子都不会释怀,即使知道会这样,我也会让这件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你劝劝妈,我现在真的可以冷漠的处理任何事情,但一些不必要的伤害,我不想发生在我们身上!”许惟妙对着许长春认真地说道。

“妙妙,爸知道你所有的难处!”许长春重重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现在心里的难受却要强忍着让自己变得冷漠甚至冷血,这是帝王家应该有的风范,这是帝王家应该有的原则,爸理解你!还很庆幸,你比我想得更优秀。妙妙,嫁给了统帅,你的一生就真的会变成这样,你一定要好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谢谢爸的理解,我会的。”许惟妙点头。

“不早了,我陪着你妈离开这里。”许长春说,“肖肖的事情……就这样吧。”

“许长春,你疯了吗?!肖肖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你疯了吗?!”许母怒吼。

许惟妙眼眸看着自己的母亲。

她真的可以理解她母亲的感受,换成一个平常人,谁都会这般如此!

“如果你真的很想和肖肖一起死,我就算终身不再娶妻,也成全你去陪葬!”许长春严厉的声音一字一句。

许母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惊讶的看着他。

他们感情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吵过,她从来没有看到许长春对自己这般冷漠。

这般不近人情。

“许长春,你怎么这么冷血!”许母受不了的尖叫道。

“因为你太蠢!”许长春一字一句,“肖肖遭遇到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你!而你现在却还在责备他人,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当年为什么不自己亲自来教育女儿,会全部交给你来管理,当年我的心软,才会造就了现在的凄惨!”

“你怪我?!”许母不相信。

不相信到头来,一起却都是她的错。

她那么尽心尽力的培养两个女儿,让她们亭亭玉立,甚至让妙妙当上了一国之母。

现在,居然被只是深爱的丈夫质疑!

“许长春,你怪我没有教育好两个女儿!好,我也算是看透了你,我们现在就离婚,我们现在就去离婚!”许母不受控制的说道,“我也受够了,我没有你这样的丈夫没有这么冷血的女儿!”

“好!”许长春一字一句,“我真怕我们还在一起,你害死的不只是肖肖,还有妙妙还有我!”

许母瞪大眼睛。

瞪大眼睛看着许长春。

“你答应离婚?!”

“条件你随便开!”许长春很冷漠。

“许长春,我嫁给你20多年,你现在说离婚就离婚,说离婚就离婚……你狼心狗肺!”许母崩溃。

估计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这种话,这种威胁的话,居然许长春一口就答应了。

她这把岁数,离婚了,成何体统!

她所有的荣誉和光芒,全部都灰飞烟灭。

“就算狼心狗肺也好,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我们离婚。我不想我们许家,被你弄得,鸡犬不宁!”许长春狠狠的说道。

许母看着许长春,那一刻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她到底都造了什么孽,会遭遇这么多的不幸!

她狠狠地看着许长春,狠狠地看着他。

她为自己的小女儿求情,她到底哪里做错了,她到底哪里有错,许长春要这么来责备她,还要和她离婚!

不!

这些天崩地裂,她接受不过来。

接受不过来。

许长春根本没有再搭理许母的情绪,他对着许惟妙说道,“妙妙,家里的事情,你别操心,爸知道怎么去处理。”

“嗯。”许惟妙点头。

其实知道,她父亲只是在吓唬她母亲而已。

几十年的夫妻感情,本不可能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即使他父亲真的选择了离婚,也真的只是在给她母亲一个教训,让她明白,所有的事情不是那么想当然!有些事情,本来就无法反抗,让她体会一下,许惟妙现在的感受。

许长春终于还是带着许母离开了。

许母离开的时候,气焰明显小了很多。

大概那一刻也开始有点害怕,害怕自己真的被许长春抛弃,害怕自己一无所有!

她倒是希望她母亲能够明白其中很多道理!

许惟妙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没有去送他们。

她回头,看着拘留所的大门。

她起身,又去见了许惟肖。

许惟肖整个人看上去真的很不好,所以她母亲出来的时候才会那么的不受控制那么的撕心裂肺。

她直直的看着面前的许惟肖,看着她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颊。

许惟肖看着她,也是无尽的讽刺,她看着她脸颊上的红润笑得疯狂,“被我妈扇的是吧!”

“是。”

“我妈终究更爱我一点。”

“对。”许惟妙点头,“从小就会更加偏袒你,更多爱你的母亲,现在因为你,要和爸离婚了。”

“你说什么!”许惟肖一字一句。

“我说,妈为了给你求情,爸决定和妈离婚!”

“凭什么凭什么这样?!”许惟肖尖叫。

所有那些不受控制的举动,真的和许母一模一样。

她爸说得对。

肖肖现在的后果,真的和她母亲的教育拖不了干系!

“因为爸理智的知道,如果妈再逼着我让我去对莫子兮求情,下场只会让我们许家都跟着一起陪葬。为了让妈不再做这种自取灭亡的事情,爸决定和妈离婚。”许惟妙一字一句,说得清楚明了,“而这一切只是在说明,肖肖,你的罪行,没有了任何侥幸!你真的要死了!”

“许惟妙,不可能,不可能!你别骗我,我知道你们现在是在故意吓我而已,你知道你们现在就是在给我教训,你不可能杀了我,杀了我你内疚一辈子,父母会责备你一辈子。”

“我没空陪你演戏,也没那个心情来吓唬你许惟肖。是,我可能会内疚,可能会一辈子的内疚,父母可能也会责怪我,可能也会对我不理解,但是许惟肖,人死了就是死了,我就算内疚我还是会一样的生活下去,父母责备我但终究还是会原谅我,只因我就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我还会生下他们的外孙孙女,他们的后半辈子都会围绕着我而生活,这样的责备又能有多久!更何况,爸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的死,到底责任在谁!”

“不,不可能……”许惟肖摇头。

她一直安慰自己,一直在安慰自己,许惟妙给她说的一切都是在骗她,都是故意在给她教训而已,她不可能真的会死,她母亲这么喜欢她,她刚刚表现得这么的委屈这么的难受,她妈一定会帮她求情,她不会相信,因为她母亲的求情他父亲要选择和她母亲离婚,她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不相信!

她看着许惟妙,看着她对着她冷漠冷静的面孔,“许惟妙,你不会杀了我的,你不会!”

“还有什么遗愿你可以告诉我。”许惟妙一字一句。

“不,不,不要!”许惟肖惊恐。

她不要留什么遗言,她要活着,要好好的活着,她不想死,她真的不想死。

眼泪疯了一般,不停的往下流。

许惟妙就这么看着自己妹妹,看着她所有的气焰所有的嚣张,都突然毫无的妹妹,心口不是不会有触动。

但她就是在让自己这么冷漠,这么冷漠的去接受,很多冷血的事情。

“姐,我求你放我,我求你放过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害你害你的宝宝是我不对,是我的错,我以后真的都不敢了,我真的吸取教训了,我真的都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许惟肖哭嚷着,很难受很难受的哭泣着,那一刻显得如此的无助脆弱。

许惟妙抿着唇瓣。

她说,“肖肖,一路走好。”

“姐,姐姐!”许惟肖叫着她。

“有什么遗言你可以通过狱警告诉我,在你死了之后,我会尽量帮你实现!”许惟妙丢下一句话,起身离开。

许惟肖看着许惟妙的背影。

眼泪模糊的看着许惟妙冷漠的背影。

不。

她真的不想死。

真的不想。

她双腿一软,整个人毫无力气,如果不是狱警怕她伤害到许惟妙一直桎梏着她,她可能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她看着这个冷冰冰的世界,感受着心口的难受,感受着死亡的恐惧……

她很怕。

她很怕死。

她无法想象,自己被处于死刑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惊吓,会有什么样的恐惧让自己无法负荷……

她想象不到,她真的面临死亡的那一刻,她会怎样!

会怎样……

她突然疯狂的笑了。

笑得撕心裂肺。

她要死了,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题外话------

二更会比较晚,大概在晚上8点到9点之间。

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