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人生最重要的一刻,生产/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惟妙走出拘留所。

这次,她很坚强。

即使心口有些难受,但还是很坚强的没有哭,没有眼红。

许惟肖真的会死。

这就是命运。

上天有时候真的对人特别残忍,甚至有时候没有预兆,甚至有时候,在推波助澜。

她脚步停在门口。

她看到莫子兮的轿车停靠在那里,看到莫子兮从车上下来,为她打开车门。

从此以后,她就要努力的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和她携手同行。

两个人坐在小车上。

莫子兮轻抿着唇瓣,看着她。

许惟妙对着莫子兮一笑,她说,“我很好。”

“嗯。”莫子兮点头。

“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很好。”

“我知道。”

“子兮。”许惟妙拉着他的手。

莫子兮浅笑。

“谢谢你。”

不知道谢他什么。

总觉得有他在身边,就够了。

莫子兮将许惟妙抱进怀抱里,“我会陪在你身边。”

永远!

车子一路回到四合院。

莫子兮一直陪在她身边,大概是想要陪着她走过这一段辛苦的路程。

许惟妙的父亲在回到文城后给她打了电话,让她不要多虑,走自己的路。

她很感谢她父亲站在她的立场上支持她,即使她不知道,这段路她能不能真的很好的走下来。

而在第二天。

一早。

许惟妙在看到莫子兮接完电话后,非常平静的对她说,“许惟肖出事儿了。”

她身体往后抖了一下。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慌,让她心口一下,似乎是突然就漏了一块。

莫子兮眼疾手快的一把把许惟妙扶住,“妙妙。”

许惟妙脸色惨白的一笑,“我没事儿。”

莫子兮就这么把她的坚强看在眼里。

她说,“我去看看她。”

“好。”

莫子兮带着许惟妙去了拘留所的一个监视医院,许惟妙躺在病房里面的病床上,脸色苍白,头发凌乱,身上到处都是伤口,看上去很惨烈。

许惟妙走进去,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妹妹的模样。

医生在旁边给许惟妙做检查,看到他们到来,恭敬无比的说着,“统帅,夫人,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许惟妙眼眸微动,眼神还是放在了许惟肖苍白的脸上。

这么折腾,这么折腾自己,何必!

她喉咙微动,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医生一直恭敬的对着莫子兮汇报许惟肖的情况,大体做的都是些自残的事情,好在发现及时,及时控制住了她疯狂的举动,把她的性命留了下来。

莫子兮手微微挥动,“你们先出去吧。”

“是。”医生带着护士离开。

整个病房就剩下莫子兮许惟妙还有躺在床上的许惟肖。

许惟肖睁开了双眼。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姐姐。

看到周围的一切。

那一刻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在一个什么地方。

自己还没死。

她猛地一下有些激动,疯狂的尖叫道,“你救我做什么,反正都要杀了我,你还救我做什么,让我死了算了,让我马上死了算了!许惟妙,我死了之后,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许惟妙就这么看着情绪无比激动的许惟肖,就这么看着她。

“滚,你们都给我滚!”许惟肖胡乱的掀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整个人崩溃到了极点。

她宁愿选择自杀,也不愿意承受,即将面临死亡的恐惧。

那样,她会疯。

真的会疯。

“肖肖。”许惟妙看着她,“够了。”

许惟肖狠狠的看着她,眼眶薰红。

“你在里面是死不了的,一切都会按照法律进行制裁。”许惟妙说,“你这么折磨自己,最终也是如此。”

“你别再这里假惺惺许惟妙,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我为什么要和你是双胞胎,我为什么要和你在长得一模一样,我看着你这张脸我都会觉得恶心!”许惟肖冷冷的说着,“许惟妙,我死了之后,你绝对会一直诅咒你,诅咒每次照镜子的时候,看到和我一模一样的脸,都会被自己曾经的残忍吓死!”

许惟妙清淡一笑,“肖肖,你吓唬不到我。我从来不相信诅咒也不相信灵魂。”

“许惟妙!”许惟肖的声音,尖锐到嘶哑。

她现在恨不得杀了许惟妙恨不得杀了她。

可是不管她做什么,好像都无法撼动到许惟妙一丝一毫,她显得那么的无能为力,而这种憋屈的感受,让她真的压抑得想死!

“还是那么句话,你好好保重吧,许惟肖,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再来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故意,我都不会出现了!”许惟妙冷然道。

许惟肖心口一惊。

她整个人慌张无比,“姐,姐,我承认是我故意的,我就是故意用自残的方式让你原谅我让你可怜我,让你放过我,姐姐,我求你了,我求你了,你放过我,放过我。”

许惟妙沉默的看着她,不发一语。

其实,她猜到了。

许惟肖很会耍小聪明,她总是会用各种方法,达到她想要的目的。

她还在挣扎,还在挣扎……

“姐夫。”许惟肖看许惟妙无动于衷,连忙对着站在许惟妙身边,明显是带着保护的姿态站在许惟妙身边的莫子兮求饶道,“姐夫,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勾引你,我不应该不知廉耻的爬上你的床,我不应该下药让你神志不清,我不应该害你的孩子,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求你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求你们了。只要不让我死,我做什么都行,真的,我做什么都可以!”

莫子兮薄唇轻抿。

许惟肖无望的看着他们,“放过我行吗?放过我!”

莫子兮转眸看着许惟妙。

许惟妙回视着他的视线,缓缓移开眼神,她拉着莫子兮的手,“我们走吧。”

“姐!”

“天底下没有那么多后悔药。”许惟妙一字一句。

许惟肖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无能为力。

她想了那么多方法,她想到她父母会帮他,可是他们不能。

她想到许惟妙对自己终究会心软,所以她把自己弄得这么悲惨这么凄凉。

她想她好好认错所有人都会原谅她,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她撒撒娇,大家就会一笑而过。

这次,这次也应该如此。

这次为什么不能如此?!

为什么?!

她突然笑了。

猖狂的笑了起来……

老天果然对她不公,老天果然更加厚爱许惟妙!

“啊……”许惟肖抱着头,疯狂的尖叫!

……

病房外。

许惟妙走了两步,脚步停了下来。

莫子兮看着她。

看着她脸色的苍白。

许惟妙说,“子兮……”

话刚起。

身体一下就倒了下去。

子兮。

坚持一件事情,真的好难。

莫子兮惊慌的一把将她抱住,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颊,大叫着医生,将她抱进了另外一个病房。

医生全体出动,都在奋力的检查许惟妙的情况。

与此同时,许惟妙的私人医生也在往这边赶了过来。

很小的拘留所附属医院,乱了起来。

许惟妙觉得自己好像睡了一会儿。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近距离下,莫子兮那张分明来不及收敛的慌张模样,她嘴角一笑,“子兮。”

莫子兮看着她,看着她说道,“你刚刚晕倒了?”

“是吗?”许惟妙笑了笑,“大概,这段时间休息不够,刚刚有点发困了。”

“是休息不够。”莫子兮说,“医生说你疲劳过度加上精神过于紧绷,才会突然晕倒。”

“孩子呢?”许惟妙很紧张的问道。

“放心,他很好。”莫子兮温和的说道。

许惟妙内疚的笑着,“总觉得自己好像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这几天,她几乎都快忘了肚子里面孩子的存在。

所有的精力,全部都放在了许惟肖的身上。

全都放在了许惟肖的身上。

结果,却还是很不好!

“我相信你可以成为了一个好母亲。”莫子兮声音温柔,总是那么暖,那么暖。

她看着他近距离的模样。

看着他拉着她的手,手心间都是他暖暖的温度。

她这么近距离这么近距离可以触碰到的一个男人,却就是,不能亲密无间。

有些话,在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她终究一笑而过,“子兮,可以回去了吗?”

“嗯。”

许惟妙起身准备起床。

身体突然一腾空。

她本能的抱着他的脖子。

莫子兮感觉到她的靠近,嘴角一笑,“我不会把你摔倒。”

“我知道。”只是有些本能。

“以后,学着相信我。”

“嗯。”

莫子兮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许惟妙离开了病房,轻轻的把她放进了小车里。

统帅一直很温柔。

但从来不会,这么温柔。

跟在他身边很多年很多年的贴身保镖,都为此,愣怔了几秒。

谁都知道,统帅看似平易近人,其实,距离感很强。

而他在面对夫人的时候,分明,不一样……

是很不一样。

许惟妙坐在小车里,眼眸看着身后。

来来回回。

来来回回在拘留所和家里辗转。

许惟妙看着拘留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距离,这次之后真的不会来了。

下次再见到许惟肖,或许就是她的骨灰了。

她不知道那个画面会如何,她想,人真的要学会,接受。

接受很多,那些自认为无法接受的事情!

……

7个月后。

许惟妙生产。

那一天,半夜发作了。

许惟妙坚持顺产,所以一直在家里面待到发作,那个时候,许惟妙半夜起床上厕所,然后整个大腿都湿透了,她一直做着胎教和孕期知识学习,所以知道,是羊水破了。

她想坚强的从厕所出来,但那一刻有一种,对未知世界的恐惧让她不受控制的叫了一声,“子兮。”

其实声音不大。

过了不超过5秒,莫子兮猛地推开了房门,看着她慌张的模样以及湿透的睡裤,声音沉稳道,“要生了吗?”

“嗯,羊水破了。”

“我马上安排送你去医院。”

许惟妙点头。

那一刻,她以为莫子兮会先离开浴室去打电话,却没想到,他弯腰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满月的肚子已经很挺了,虽然她没有长胖多少,但抱着始终没有那么顺手,他却还是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往四合院外走去。

步伐沉稳。

没有半点她的慌张。

她紧紧拽着他的衣服,手心里面已经湿润一片。

24小时候命的小车停靠在门口,看到莫子兮抱着许惟妙出来,连忙上前打开车门。

车子往医院开去。

莫子兮一只手拉着许惟妙,手心间都是彼此的汗水,另外一只手打着电话,在安排接下来的生产过程。

车子到达目的地。

门口已经候了两排医生护士,许惟妙有一种错觉,觉得整个医院的医生护士,可以用的估计都来了。

莫子兮把她抱在了滑动病床上。

所有人有条不紊的推着她进了产房。

许惟妙一个人进去了。

莫子兮留步在了门外。

北夏国终究还是一个传统的国度。

男人不能见红,男人不能陪着女人生产,这是晦气。

平常人家还好。

统帅不能。

众目睽睽之下,不能丢失了他的阳刚,他的顶天立地。

他只能站在产房外,听到许惟妙撕心裂肺的声音。

一声一声,在医院震耳欲聋。

整个走廊上很多人。

随时待命的医生护士,一直保护在他身边的保镖军人……

整个走廊却出奇的安静。

安静的听着,许惟妙痛苦的声音,此起彼伏。

莫子兮手指紧捏,站在那里,看着产房的门,就这么一直沉默。

渐渐,许惟妙的声音甚至已经小了很多。

她痛苦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沙哑。

一个深深的夜晚,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到太阳已经缓缓升起!

许惟妙的声音变得软绵绵,软软绵绵。

一个医生从里面出来。

每半个小时,都会有一个医生出来汇报情况。

汇报最新的情况。

这次,医生还未回来,莫子兮开口道,“她怎么样?”

“夫人就是体力有些用尽了,统帅放心,宫口已经开了7指了,很快了。”

“让她坚持。”莫子兮说。

“是。”医生转身又进去。

里面,缓缓又响起了许惟妙的声音。

她的声音明显没有那么有力,但可以感觉到,她真的在坚持,在努力。

走廊上,多了一些脚步声。

莫子兮转头,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莫修远和他的阿姨陆漫漫,还有陆一城。

叶初和莫一诺还有未满1岁的双胞胎也被抱着一起来了。

陆漫漫上前问道,“还没生出来吗?不是说昨晚深夜就发作了?”

“医生说快了。”

“妙妙是顺产吗?”莫一诺询问道。

“嗯。”

“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不选择剖腹?”莫一诺有些激动。

莫子兮抿唇。

顺产对孩子最好。

这个孩子,可能就会是下一任统帅。

所以从出生这一刻开始,就要经历他自己的第一道难关。

莫一诺也知道自己大概说了一个敏感话题,抿了抿唇,不再多说。

走廊上又安静了。

所有人都默默的在等待,等待一个新生命的降临。

带着期待带着担忧……

突然。

“哇”的一声。

恍惚听到婴儿哭啼的声音。

莫子兮眼眸波动。

他手指,颤抖着,一直在颤抖。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毕竟那一声太小,以为是幻觉,以为是幻觉……

产房的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医生出来,激动无比的说道,“恭喜统帅,恭喜统帅,夫人终于顺利生下麟子……”

生了。

顺利生了……

莫子兮很久不知道,眼泪是什么了。

他看到眼前有些模糊的视线,即使很快,消失在了眼底。

他嘴角轻扬。

他说,“告诉夫人,我在等她。”

“是,统帅。”

医生连忙答应着。

莫子兮就站在那里……

站在那里,迎接着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

------题外话------

有点晚,总之,也晚不了几次了,因为明天就完结了,好不舍。

好吧,承认吧,我其实现在心里有点嘚瑟,终于有机会睡懒觉了。

哈哈!

明天完结,咱们不见不散哦!

话说你们觉得完结更几更?!

……

<隐婚:娇妻难养>文/盛夏采薇一趟惊险的罗马之旅,她与陌生男子在豪华专机上上演了一幕活色生香的机震……

“十亿,做我的情妇,如何?”

下飞机前,一张支票轻飘飘地落到她眼前。

“我再加十亿,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她高昂着下巴离开,身后是撕成碎片的支票。

她是云锦集团的千金,他侮辱她一分,她便要还回去十倍。

一场措手不及的家变,颠覆了她十八年的平稳生活,她从云端坠落……

“云锦集团百分之十二的股权,娶我。”就算是求人,她下巴依然高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