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大结局(1)/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医院。

长长的走廊上。

莫子兮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

周围,有些工作人员,有些亲戚朋友。

莫子兮眼眸一直看着产房。

房门再次推开。

一个年轻的护士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婴儿从里面出来,她上前,笑盈盈的恭敬无比,“统帅,是麟儿,6斤6两,恭喜您。”

莫子兮眼眸静静的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

看着他小小的嘴,扯着嗓子,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在微弱的反抗。

他嘴角扬着一道好看的笑容。

看着他儿子,皱皱巴巴的样子。

“统帅,您抱一下。”护士提醒道。

莫子兮伸手。

护士将小婴儿小心翼翼的递给他。

莫子兮将那个柔柔软软的小身体抱在怀里,那么小,那么小……

他甚至此刻连眼眸都没有睁开。

看不到他的眸子,是不是正统的墨绿色。

其他人也在此刻涌上过来。

大家都好奇的看着莫子兮怀抱里面的孩子。

“长得像谁?”莫一诺很激动的说道。

太小了其实还看不出来。

“像妙妙。”莫子兮说。

“我怎么看不出来?!”莫一诺眨巴着眼睛。

莫子兮但笑不语。

“来我抱抱。”陆漫漫也有些激动。

“妈,你很偏心耶!”莫一诺故意不爽,“习之和如堇你也没这么积极。”

“我积极也得有那个能耐抱得到啊!”陆漫漫翻白眼,“一人一个,跟两护法金刚似的!”

而那俩“护法金刚”还真的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彼此,面面相觑。

莫一诺总觉得她妈的气势,就是那么富贵逼人!

还特么的一针见血!

莫子兮把孩子递到陆漫漫的怀抱里。

陆漫漫抱着柔软的孩子,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模样,眼眶陡然红了。

有些人,在记忆深处,真的不容易忘记。

莫一诺看她母亲哭了,本来想要打趣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心想还好她有她爸宠着,不至于觉得她妈太过偏心她会吃醋,她忍不住看了一眼陆一城。

陆一城注意到他姐的视线,回眸也看着她。

卧槽!

那同情的目光几个意思?!

“对不起统帅。”护士温柔而恭敬道,“我们要去帮小麟儿洗澡并打预防针了,一会儿会抱回夫人的专属病房的,您可以在这里等夫人,也可以跟着我们一起去。”

“我留在这里等妙妙。”莫子兮直白道。

“我抱着去。”陆漫漫连忙说道。

“嗯,莫夫人这边请。”护士恭敬。

陆漫漫和护士一起走向了一边。

身后自然跟随了很多保镖,贴身保护。

莫子兮留在走廊上,等待许惟妙出来。

不久。

许惟妙有些虚弱的被推了出来。

她躺在滑动病床上,被医生护士,非常小心翼翼的推了出来。

一出来,就看到了莫子兮。

莫子兮站在那里,站在那里,很高大,就像一座大山一样。

她嘴角一笑,“子兮。”

“嗯。”莫子兮弯下身体。

他抚摸着许惟妙有些失色的脸颊,看着她虚弱的模样,看着她嘴角那一抹浅浅的带着幸福的笑容,“是个儿子,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

“长得像你。”许惟妙说。

莫子兮点头,“嗯,像我。”

莫一诺在旁边忍不住心里嘀咕。

刚刚还说像妙妙,转身就像自己了。

这男人!

不过仔细一想。

莫一诺也总听到叶初说,孩子像她。

其实……

貌似两个孩子,谁都有像,遗传了他们两个的优点,长得很可爱。

五官堪称完美。

“辛苦了妙妙。”莫子兮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

许惟妙默默的感受着他唇瓣凉凉中带着温柔的触摸,“我知道在在外面,所以我其实不怕……”

尽管整个过程,真的生不如死。

好几次她都想要放弃。

放弃说,剖腹吧。

听说剖腹很快,一刀下去,孩子就出来了。

听说现在医学很发达,剖腹的孩子也会健健康康。

比如,习之和如堇。

她每一次在觉得自己无法坚持的时候,脑海里面总会想起,莫子兮在门口等待她的模样,她当时想不到那么多,不知道如果她说剖腹莫子兮会不会答应,她那一刻能想到的只有,她不想让莫子兮对她失望。

不想他失望……

“你很勇敢。”莫子兮轻声说道,温柔无比。

许惟妙虚弱一笑。

用了将近12个小时才把孩子真的生下来。

她几乎已经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

莫子兮也能看出她的疲倦,让医生护士推着许惟妙回到病房,休息。

莫一诺就这么看着莫子兮和医生护士还有很多保镖一起离开的身影,突然有些顿足。

叶初站在她的旁边,抱着习之。

如堇一般都在他爸怀抱里,基本不离手。

“叶初。”莫一诺眼神一直看着尽头的莫子兮,看着他温柔的眼眸,一直放在许惟妙身上,她说,“你觉得子兮动情了吗?”

“嗯。”

“原来你也看得出来。”莫一诺嘴角灿烂一笑。

叶初抿唇。

莫一诺很亲昵的拉着叶初的手臂。

习之皱了皱小眉头。

一副我的爸爸你不要碰的模样,那么明显。

莫一诺弹了一下她儿子的皱起的小眉头。

这小子生气的模样,和叶初小时候一模一样,太讨人嫌了!

习之被妈妈弹得生疼,“哇”的一声,就撒娇的哭了起来。

叶初有些无奈。

家里面每天都会上演一幕一幕,大人小孩、小孩小孩、小孩大人的打架斗殴事件!

“走吧。”莫一诺心情很爽的欺负了儿子之后,亲昵的挽着老公的手,去病房。

叶初一边拉着莫一诺,一边轻声哄着叶习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冷漠的叶初,在面对孩子的时候,也变成了超级暖男。

莫一诺的心脏,碎了一地。

这么温柔的叶初,分明只适合在床上,在她的床上……

她总觉得她生了一堆小情敌!

他们走进病房。

病房中许惟妙因为太过虚弱,已经睡了过去。

莫子兮坐在她的病床旁边,陪着她。

莫修远抱着如堇,和如堇在房间外面的客厅玩着幼稚的游戏,他爸就是对如堇,爱不释手。

陆一城坐在沙发上,玩手游。

陆一城总是很没有存在感。

莫一诺真怕他会单身一辈子。

陆一城一抬头又看到他姐那么同情的目光。

他到底哪里惨了他到底哪里看上去惨了?!

心里莫名的,不爽!

过了好一会儿。

陆漫漫抱着小婴儿回来了。

小不点刚刚被打了预防针,现在哭得很伤心。

莫一诺上前去哄他。

那货高傲得,看都不看她一眼,闭着眼睛嗷嗷的哭。

莫一诺无语。

这傲娇的个性,像谁,像谁,像谁?!

莫子兮此刻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陆漫漫把孩子抱给莫子兮。

初为人父,自然很想要多抱抱自己的孩子。

莫子兮接过儿子,对着陆漫漫一笑,“谢谢阿姨。”

陆漫漫也笑了笑,“我孙子,别说客气话了。”

莫子兮点头。

不犹豫的点头。

陆漫漫忍不住有些感叹。

莫子兮一边试着生涩的哄哭闹的儿子,其实也就是抱着儿子抖动抖动,也不会开口说话。

他还一边回头看着陆漫漫。

陆漫漫摇了摇头,笑了笑没再说话。

莫子兮毕竟是新手爸爸,抱孩子抱得特别不顺,随时都一副,可能会把孩子掉下来的错觉。

叶初都看不下去了。

作为超级奶爸,叶初把睡着的习之放在床上,然后教莫子兮怎么抱孩子,甚至还在分享育儿经。

要知道……

堂堂一国统帅!

堂堂国防长官!

莫一诺觉得这个画面不可直视。

好在。

医院终究不太方便,下午时刻,其他人就先离开了。

当然,都没有离开帝都,各自住进了在帝都的房子里,随时准备过来看看妙妙和孩子。

许惟妙是顺产,恢复其实很快。

她生产之后回到病房大睡了一觉,真的是被自己饿醒的。

她觉得她当时可以吃下一头牛。

她睁开眼睛,就看到莫子兮坐在她床沿上,背对着自己,眼眸看着她病床旁边的小婴儿,看着他们的儿子,静静的睡在婴儿床里面,睡得很安稳。

而此刻,她看不到莫子兮的表情,但她想,他这一刻,至少心里是充实而温暖的。

就像她自己一样。

“子兮。”许惟妙开口。

莫子兮身体顿了顿,回头看着她,“醒了吗?”

“嗯。”许惟妙点头。

真的睡醒了。

此刻,外面都已经黑透了。

“我好饿。”许惟妙直白。

真的好饿。

“我去帮你拿晚餐。”

“谢谢。”

莫子兮抿唇一笑。

许惟妙看着他的背影,回头又这么看着自己的孩子,心口真的很暖。

莫子兮亲自将保温盒里面的饭菜拿了进来,帮她打开,摆放整齐的放在她病床上的小桌板上。

他抱着许惟妙从床上坐起来。

许惟妙觉得自己那一刻已经饿得,使不出半点力气。

她勉强让自己抬起手,准备自己吃饭。

一双修长的手,直接拿起了摆放在她面前的碗和勺子。

许惟妙看着他。

莫子兮笑着说,“我喂你。”

“不用了……”

“听话。”莫子兮声音低沉而温柔,“张嘴。”

许惟妙抿了抿唇,还是乖巧的顺从。

从两个人结婚后,不管是刚结婚的时候彼此对彼此保留的生疏距离,还是到之后彼此误会而产生的间隙,亦或者敞开胸怀彼此互相表白,两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什么很甜蜜很亲密的举动,他们依然相敬如宾,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那份独立,依然很客气。甚至于,整个孕期,医生说4—6月可以,他们依然没有行房事。

她吃下了一碗营养粥。

可是。

肚子里面还是很饿。

她看着莫子兮,没有主动说话,但眼神直勾勾的……

其实很明显。

莫子兮忍不住一笑,“还想吃吗?”

“嗯。”许惟妙点头。

莫子兮去保温杯里面又盛了一碗。

又这么温柔的,一口一口喂她。

她一口一口的吃下。

肚子还是好空。

她觉得她要吃一头牛才行。

莫子兮帮她盛了三碗营养粥,保温盒里面,已经见底。

莫子兮说,“还要吃吗?”

许惟妙脸有些红。

“那你等等。”莫子兮站起来,走出去。

许惟妙的脸更红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胃口突然就那么好,分明怀孕的时候,都没有那么能吃!

一会儿。

莫子兮回来,“营养师没想到你的胃口大增,所以没有准备充分,现在回去熬粥了,等大概半个小时。”

“好。”

“可以先喝点公鸡汤。医生说可以催奶。”

“嗯。”许惟妙点头。

莫子兮让她喝了两碗。

她真的就喝了下去。

莫子兮忍不住看了看她的肚子。

许惟妙有些尴尬,尴尬的那一刻,又打了一饱嗝,更尴尬了……

莫子兮忍住笑,说道,“应该的,毕竟你肚子里面突然少了很多,多吃点就不觉得空了。”

许惟妙咬唇。

她肚子好像都没有收下去。

这么大一个孩子从自己肚子里面蹦出来,怎么肚子都没见小。

还跟怀了6、7个月似的。

她不爽的摸了摸。

“没这么快。”莫子兮笑着说道。

“我知道。”许惟妙点头。

还是会觉得很惆怅。

以前,她的小腹很平坦的。

莫子兮摸了摸许惟妙的柔顺的头发,以示安慰。

许惟妙看着温柔的莫子兮。

莫子兮也在她的视线下,变得越来越深情……

他俯身。

唇靠近她的嘴唇。

许惟妙心口一怔。

这个举动,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了。

她微闭上眼睛。

“哇……”身体,突然响起婴儿的哭啼声。

莫子兮和许惟妙都愣怔了一秒,那一刻反而有些,尴尬。

莫子兮抿了抿唇,分明有点不舍。

但他还是起身,去看那个突然哭啼的小不点。

月嫂听到婴儿的哭泣声,连忙从外面进来,看着莫子兮抱起孩子,上前去看孩子的情况。

“突然就哭了。”莫子兮说,“刚刚还睡得好好的。”

“统帅,孩子可能是饿了。”月嫂打量着小不点的反应,很有经验的说道。

“饿了?”莫子兮那一刻条件反射的转头看着许惟妙,看着她的胸部。

许惟妙被莫子兮看得有些羞涩,脸蛋涨红。

月嫂也连忙问道,“夫人有奶了吗?”

“我也不知道。”许惟妙真的很茫然。

“夫人,我来帮你看看吧。”月嫂说道。

“哦。”许惟妙点头。

说着,月嫂就走向了许惟妙,小心翼翼的掀开她的衣服。

这下,脸一下就爆红了。

真的就跟充血了一样。

其实和莫子兮也不是没有亲密接触过,但这样这样这样被看着……全身都羞得发烫。

而月嫂还一副很正常的模样,捏了捏。

“痛……”许惟妙惊呼。

月嫂分明手劲儿很轻。

但是那一刻,就是感觉一碰到就疼。

月嫂连忙松手,“对不起夫人,对不起……”

“没什么。”许惟妙摇头,“没什么,就是一点疼。”

“夫人是因为涨奶了才会痛。”月嫂说,“您的胸部已经圆圆鼓鼓了,而且摸着有点发硬,是涨奶的表现。”

“哦。”许惟妙点头。

能不要形容得这么露骨可以吗?

“现在我把小少爷抱过来吸一下你的奶试试。”月嫂说道。

“好。”

总觉得胸部真的有点紧绷。

自己看着,好像还大了一圈。

脸,一直在发烫。

因为莫子兮从头到尾,就这么站在那里,眼神围绕着她,很明显。

月嫂把孩子抱了过来,耐心的教着许惟妙怎么抱孩子,喂奶的时候应该怎么抱孩子!

许惟妙之前就学过,此刻还是有些不太顺手,她好久才知道一个舒适的姿势,让孩子的小嘴靠近她的胸部。

有些吮吸,真的是天生的。

许惟妙能够感觉到,小不点的用力,微弱的力气,没有坚持多多久,就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月嫂一直在帮着小不点吃奶,也看到许惟妙的奶有些堵塞了。

她说,“可能要让催乳师过来帮你做做疏通按摩。”

“嗯。”许惟妙看着小不点有些不屈不饶,哭得很委屈。

“我去叫催乳师进来。”月嫂说道。

许惟妙点头。

莫子兮伸手把小不点从许惟妙的手上抱过去。

抱过去那一秒,莫子兮修长的手指突然帮她擦了擦胸部。

胸部上,小不点留下来的口水。

许惟妙身体一怔。

莫子兮抿唇,将小不点抱着,来回走动。

催乳师跟着月嫂进来。

月嫂说了说情况,催乳师连忙点头,恭敬的对着许惟妙说道,“夫人,如果是堵塞了,是需要穴位按摩疏通,可能会有点痛。如果让孩子自然吮吸是最好的,所以在做疏通之前,能不能让孩子再试试。”

“好。”许惟妙也不太懂,只想快点有奶,快点让孩子先吃了去。

莫子兮把小不点又递了过来。

许惟妙又学着把小不点抱好,让他吮吸。

又是那样。

吮吸了几下,就开始哭。

再让他吮吸,他就不要了,扯着嗓子的伤心不已。

“算了,还是做疏通吧。”许惟妙说道。

听说是很痛。

现在就连她自己轻轻碰着都痛,更别说,用力按摩了。

她咬牙。

催乳师点头,让许惟妙躺好了,开始帮她做穴位按摩。

是真的很痛。

这种涨奶堵塞的滋味,没体会过的人想象不到那种滋味。

她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尽量控制自己。

“啊……”许惟妙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夫人忍一忍,很快奶水就能出来了。”催乳师说道。

“嗯,好。”许惟妙应了一声。

“啊!”许惟妙忍不住。

那种疼痛,感觉就是强迫性的让她身上的硬块,变得柔软,变得柔软,然后挤压出来。

“出来了夫人。”催乳师说道。

许惟妙看着眼前的奶水。

催乳师一边帮她做着按摩和挤压,一边说道,“坚持一会儿,现在我要帮你全部疏通,要不然容易再次堵塞。”

“嗯!”

而这个通奶的过程,真的,无法形容。

由始至终,莫子兮都看在眼里。

那个时候的许惟妙,疼痛让她根本注意不到那么多,她只是知道,总算是,奶来了。

许惟妙的胸部也因为疏通而变得柔软了些。

好在催乳师说她奶水很好,应该够孩子的食粮。

而母乳喂养,自然是最好的方式!

她把孩子抱了过来。

小不点总算吃到了她的奶水,很大口很大口,一边吃还一边抽泣,很委屈。

许惟妙看着小不点的模样,那一刻真的能够感觉到,那份异样的感动。

她抬头看着莫子兮。

莫子兮点头,似乎知道她现在所有的感受。

小不点吃过奶之后,就甜蜜蜜的睡着了。

那个时候营养师也送来了第二份晚餐。

莫子兮让月嫂推着小不点的婴儿床去了单独的婴儿房间。

许惟妙看着面前好大一锅的粥,有些无语。

其实,她也没那么饿了。

刚开始大概是饿昏了头。

莫子兮似乎没有注意到许惟妙的表情,他自若的帮她又盛了一碗粥,用勺子喂她。

她能说,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吃了吗?!

可是,又觉得好辜负莫子兮的一片苦心。

她硬着头皮,张嘴。

勺子却没有送进她的嘴里。

她诧异的看着莫子兮,在自己还未反应过来。

那道有些微凉的唇,直接就覆了上来。

“唔。”许惟妙一怔。

因为此刻张嘴准备吃饭,所以嘴唇完全是张开的,而他可以很直接深入。

“嗯……”许惟妙拉着他的衣角。

莫子兮的吻,变得有些疯狂。

不像以前那么温柔。

他深深的亲吻着她的唇瓣,咬着她唇瓣都变得红肿。

却迟迟不愿意离开。

好半响。

好半响,他放开她。

她看到他眼里的情欲,如此明显,毫无掩饰。

许惟妙不敢直视他的视线,总觉得他这一刻,可以烧了他。

莫子兮一向,不这么坦率的。

他总是很会隐忍。

“听说月子期间是不能行房事的。”许惟妙声音很小。

总觉得此刻的莫子兮,一米之内都是危险的去气息,她甚至不敢轻举妄动,他男性荷尔蒙散发得,太过强烈。

“我知道。”声音,已经低哑到不行。

许惟妙不敢说话。

莫子兮也没说话。

本来应该降下的温度,反而在持续上升。

温度好像越来越高。

“你去洗个澡吧。”许惟妙说。

莫子兮应了一声,“好。”

然后,某人真的起身走进了浴室。

浴室里面,响起了水哗啦啦的声音……

许惟妙暗自叹了口气。

男人憋太久,会不会真的很不好。

她躺在床上,睡觉。

莫子兮洗完澡之后出来,身上都是冰凉的气息。

不知道,好点了没。

她转眸看着莫子兮。

莫子兮眼神反而有些闪烁,低声道,“把衣服扣子扣上。”

许惟妙一怔。

她低头。

低头才发现,刚刚喂奶的时候,可能忘了把扣子扣好。

她连忙抓紧自己的衣服。

莫子兮说,“我发现我好像很容易被勾引。”

许惟妙看着他,不自觉的咬了咬嘴唇。

“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想亲你。”莫子兮继续。

许惟妙不知所措。

莫子兮转移视线,“算了,睡觉吧。”

莫子兮将房间的灯光调暗了些。

她掀开被子,躺在了许惟妙的身边。

身体分明是凉凉的,但就是有种错觉,觉得很火热。

安静的房间。

许惟妙觉得,应该分散彼此的注意力。

她说,“子兮,给孩子想个名字吧。”

从怀孕开始,到第四个月的时候,其实就知道是儿子了,但却一直,没有给他取个名字,连小名都没有。

莫子兮沉默了一秒,“好,我想想。”

“你没想过吗?”

“想了,但都觉得不合适。”莫子兮直白,“他的出生就注定了他的人生不会平凡,所以名字,也不能怠慢。”

“嗯。”许惟妙点头。

她当然知道,这个孩子以后的路会怎样!

“对了,孩子的眼眸是墨绿色的,你看到了吗?”许惟妙很激动地说道。

喂奶的时候,小不点睁开过眼睛,好奇的小眼眸看了她好一会儿。

墨绿的色眼眸,很纯正。

“我看到了。”莫子兮点头。

“真好,我一直觉得墨绿色的眼眸好好看。”许惟妙由衷的说着,“这个孩子长大了,一定会跟你一样帅!”

“帅?”莫子兮眼眸微动,昏暗中,他看着许惟妙浅笑的脸庞。

许惟妙回视着她。

“你觉得我长得帅吗?”莫子兮问她。

许惟妙点头,“是真的很帅。”

“嗯,谢谢。”莫子兮嘴角轻扬。

分明,是高兴的。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快忘了,他其实也是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他也有喜怒哀乐。

也会有因为赞美而,喜笑颜开。

“没人夸你帅吗?”许惟妙看着莫子兮的模样,询问。

“除了你。”莫子兮说。

许惟妙心口有些波动。

大概,没有人对莫子兮,对高高在上的莫子兮,说有关乎情感的任何话题。

他的世界,太过一本一眼。

她也知道他需要那样的环境……

但毕竟,统帅还是人,不是真的冷冰冰的一台机器。

“妙妙。”莫子兮轻声叫着她。

“嗯。”

“一个人生产的时候,是不是很辛苦?”莫子兮突然询问。

“额,嗯。”但是,她勇敢的走了出来。

“为什么当时生不出来的时候,不让剖腹?”

“因为不想你失望。”

莫子兮有些心疼的将她抱进怀里,“傻瓜。”

“如果我当时说要剖腹,你会同意吗?”许惟妙反问。

空间,一度有些压抑。

许惟妙就知道,不应该问这种敏感的话题。

她浅浅一笑,“我随口说说的,我不会选择剖腹。”

“不会同意。”莫子兮直白。

许惟妙淡然。

她其实都知道。

她从不怀疑莫子兮真的是喜欢她的,她只是知道,他对她的喜欢,在他需要面临的一切面前,位置很少而已。

而她,不会强求。

“但如果你开口,我会进来陪你。”莫子兮紧抱着她,一字一句。

她想,就是这样,就够了。

因为她爱的人,是统帅。

是那个关乎着北夏国那么多人幸福安康的一国之帅。

她需要成全,他的一代辉煌!

“睡吧。”莫子兮声音低沉道。

“嗯。”许惟妙闭上眼睛。

昨天晚上一夜没睡的生孩子,今天却睡了一个整天,现在反而有些睡不着。

而她身边的男人,却在搂抱着她说“睡吧”之后,一会儿就传来了平稳的呼吸。

许惟妙才想到。

他昨晚陪了她一宿,今天又陪着她看着孩子,到此刻,他才真的安然入睡的休息,她从来没有看他入睡那么快过,睡得那么沉。

她手指轻轻的碰着他有些紧皱的眉头。

真的很想有那个能力,站在他的身边,为他分担,他的烦恼,他的责任,他的使命!

------题外话------

二个小时后,可以来看看!

小宅愉快的飘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