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大结局(2)/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惟妙在医院住了5天。

因为是顺产,所以住的时间也不用太长。

5天里,莫子兮尽量陪着她,偶尔处理公务,也会挪到晚上。

出院这天,他也亲自陪着她一起出院。

长长的一排排车辆为他们开道,气势宏伟。

所有人都知道,统帅的儿子出生了。

举国同庆,甚至还有人自发的在街道两旁举着旗帜恍欢呼和祝福。

车子到达四合院。

家里面的格局有些变化。

战哨的人似乎又多了些。

两个月嫂也住了进来。

孩子有了单独的一件婴儿房。

当然,他们的卧室,没变。

莫子兮陪她回到家之后,看了看儿子,就出门了。

莫子兮本来很忙,她不能要求他,随时陪在自己身边。

她想她也能够学会,一个人带好孩子。

她儿子也不算特别调皮,只要吃饱了,基本不会哭闹。

只是每两个小时准时要吃一次奶,确实有些虐。

她基本没觉得自己有好好的真的深入睡眠过。

白天还好。

晚上,在医院这几天莫子兮一直陪着她睡,她甚至怕打扰到他休息,在医院那几天莫子兮还不用天天去上班,现在她真的很怕会影响他的睡眠。

她捉摸着,是不是应该分房睡。

这个提议。

莫子兮同意了。

承认吧。

许惟妙觉得有些失落。

不过她安慰自己,这确实是最好的方式。

理智应该要战胜情感。

他们分房睡了一个月。

莫子兮睡的他们原来的卧室,而她搬到了婴儿房隔壁,孩子吵着吃奶,月嫂就会抱着他过来,这样一来,真的不会影响到莫子兮的睡眠,分明就应该这样,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迷迷糊糊喂奶中,很多时候都是是莫子兮抱着孩子过来吃奶,有时候她甚至太困困到不想动的时候,他还能熟练的掀开她的衣服让孩子顺利吃奶。

她突然不明白这样分开睡到底是不是达到了刚开始的目的。

而在自己还处于茫然中,一个月就过去了。

她终于做完了月子。

她终于不用,为了那些传统而真的忌讳太多。

她痛痛快快的给自己洗了个澡。

其实月子期间也有洗澡。

只是不能洗得太过勤快。

有时候她就擦擦身体什么的,有时候,莫子兮帮她擦……

然后,他总是要去冷水澡。

许惟妙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得干干净净,她换上睡衣,打开房门。

她还是习惯在和莫子兮一起的卧室里面用浴室,所以洗完澡出来,就自然看到靠在床上看着报纸的莫子兮,他感觉到房门的打开,抬眸看着她,看着她洗完澡后,粉嫩剔透的模样。

许惟妙身材恢复得很快。

前几天很惆怅自己的肚子就是瘦不下去,后来也不知道从几何开始,慢慢就小了。

她原本怀孕就只长了肚子,现在肚子小了,和她一样基本没有什么两样。

当然。

某些地方似乎有二次发育。

“你早点睡子兮。”许惟妙如往常一样,洗完澡就离开就去睡觉。

莫子兮喉咙微动。

“妙妙。”他开口。

“嗯?”许惟妙看着他。

“喂了孩子的奶了吗?”

“喂了。”许惟妙是喂了才洗澡的。

“你过来一下。”莫子兮叫着。

许惟妙温顺的过去。

莫子兮让她坐在了床沿边上。

许惟妙就这么坐在床沿边上,看着他。

“今天是生孩子的第几天?”

“三十一天!”许惟妙脱口而出。

“嗯,很好。”莫子兮说,说着,嘴角还拉出一抹魅力无穷的弧度。

很好什么?!

她整个人一怔。

莫子兮的吻,根本没有任何预兆的,就这么亲了过来。

凉凉的唇瓣温柔的亲吻着她的唇瓣,一点一点,舔舐着她的甘甜。

她紧张到有些木讷的感觉到他的身体情动,在她身上越来越明显。

他修长的大手,放在她纤细的肩膀上。

他的吻,火热的在她的唇齿间,疯狂。

“唔……”

他的舌头,舔舐着她的舌头。

纠缠。

一直在纠缠。

他们是很久很久没有接吻了吗?!

久到,她都记不得以前的莫子兮是怎么亲吻她的,而现在的莫子兮,分明技巧很好。

她可以在他热情的亲吻下,脑袋一片空白!

直到,身体感觉到,一丝冰凉。

她惊呼,看着眼前根本不容拒绝的莫子兮,看着他闭着的眼睛,睫毛真的好长。

而他们儿子的睫毛,像极了他。

缓缓。

他放开了她的唇瓣。

她呼吸急促。

他也,呼吸急促。

他说,“今晚别走了。”

“嗯?”

“陪我。”莫子兮低沉的声音,温柔无比。

“子兮……”

“等你很久了。”

“唔……”

夜色正浓。

一室,春色满园!

……

一年之后。

莫某某,1岁生日宴。

1岁的莫某某,长得可爱无比。

当天。

他穿着黑色小西装,打折红色小领结,穿着黑色小皮鞋。

他还不能好好走路,却很想下地走走,看上去呆萌感十足。

许惟妙看着自己乖巧的儿子,小时候的莫子兮是不是也是如此。

是不是到了某一天,突然就变得有了棱角,有了风度了!

变得像一个统帅!

生日宴当天邀请了很多人。

除了亲朋好友,还有很多朝政大臣。

所有人聚在一起,为莫某某庆祝生日。

莫一诺和叶初带着他们的一对双胞胎,来参加宴会。

陆一城,小夏夏大北北以及翟安夫妇也盛装出席。

当然还有叶恒和唐夭夭。

唯独,缺失了莫修远和陆漫漫。

这是当年,莫修远的决定而必须取舍的一切。

宴会上。

许惟妙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儿子。

莫一诺牵着已经可以好好走路的叶习之过来。

叶习之很喜欢这个弟弟,就像,她很喜欢莫子兮一样。

“听说,你要去国外了。”莫一诺询问。

许惟妙微微一笑,“嗯,已经定好行程了,做一些公益慈善。”

“子兮答应了?”

“他答应了。”许惟妙点头。

“不怕有什么危险吗?”

“不怕。”许惟妙说道,“知道我去的人很少,行程相对而言比较封锁,而且我会带两个贴身保镖一起。”

“没想到你还会执着的去做自己的事业,我以为你会留下来相夫教子,陪伴在子兮的左右。”莫一诺有些感叹。

许惟妙笑了笑,“姐,我和子兮的婚姻和别人本来就不同。”

“你们不是互相喜欢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是很喜欢,但还是不同。”许惟妙说道,“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像你和姐夫那样,爱得那么深入。不管子兮对我会有多喜欢,但在他的世界里,我的存在,并不强大。”

莫一诺其实是理解的。

她从小的生活环境让她对政治并不是一无所知。

她只是盼望着,子兮可以有人好好温暖。

不是这样,就算喜欢,也要克制。

她无奈的拍了拍许惟妙的肩膀,“总之,可能会有点自私,但拜托你好好爱子兮。”

“我会的。”许惟妙肯定道,“我真的很爱他。其实……”

其实。

很少有人知道,我有多爱。

因为很爱。

所以才会努力学会成长努力学会自立,努力学会,远离!

她不想成为,他的一个负担。

她希望他回首的时候,看到的是她并肩站在他的身边。

眼眸微转。

许惟妙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她对着莫一诺抱歉地说道,“我爸在那边,我过去一下。”

“去吧,我不耽搁你。”

许惟妙微微一笑,把孩子交给了贴身保姆,起身走向了许长春。

许长春也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他招呼道,“妙妙。”

“爸。”许惟妙叫他,“还是你一个人来的吗?”

“你是在问你妈吗?”

“嗯。”许惟妙点头。

“我和她离婚了,都快2年了。”许长春说,“自然不方便带着她出席。”

“你和妈不打算复婚吗?”

“都这把岁数了,还复什么婚。”许长春说道,“就这样吧,我也落得清闲。”

“爸……”许惟妙看着他。

这么大岁数了,不就是希望身边能有个人陪着吗?!

何况,她爸过不了多久就要退休了,身边没有一个人陪着,怎么行?!

她心里有些难受。

自从许惟肖的事情之后,他们家好像就一直……一直,支离破碎着。

“你别担心我了,倒是听说你要去国外做慈善,这样离开,统帅答应吗?”许长春关心道。

“他很支持我的事业。”许惟妙说道。

“那就好,你出去注意安全。”

“放心吧爸。”许惟妙连忙说着,“我会照顾好自己。我就是担心你……”

“傻孩子,你担心我做什么,我好好的。”

“妈现在怎么样?”许惟妙询问。

快2年了,她也这么长时间没有见过她母亲了。

她想,她母亲大概还一直恨着她。

当年许惟肖的事情,没人改变得了结果。

“你妈你就别担心了她了。”许长春说道,“她有一天总会想明白的。”

有一天……

许惟妙喉咙微动。

“别想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许长春安慰道,“你妈如果想不通,那是她自己不会好好思考,她妇人之仁,你做你自己的就行,爸永远站在你的身边,永远支持你。”

“谢谢爸。”

许长春笑了笑,“你去招呼其他人吧,现在你已经确切的是统帅夫人了,做事情一定要考虑大局,爸一直希望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北夏国,也一直勤勤恳恳的一步一步走到这个位置,我自认为我已经到达了我的最高峰。但这一刻,回首过来,爸最大的骄傲却是,培养出了一个优秀的一国之母。”

许惟妙眼眶有些红,“我不会让爸失望了。”

“去忙吧。”

“嗯。”

许惟妙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她爸。

两鬓的白发似乎越来越明显了。

她爸终究也开始老了。

那个她从小一直都觉得,他可以给她绝对安全感,绝对会保护自己,绝对不会倒下去的男人!

她咬牙,终究还是选择了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而不远处。

莫子兮在和大臣们应酬的时候,眼眸看着许惟妙,嘴角轻抿了一下,继续和大臣们,周转。

……

宴会大厅。

另外一个角落。

陆一城和小夏夏一起在喝酒。

喝得不多。

毕竟这是相当于国宴的宴会,他们学过很多高尚的礼仪所以知道,这种场合不能失态。

只是,有些无聊。

陆一城无聊,小夏夏更是无聊透顶。

他左右看了看,有些烦躁道,“一城,我们先离开吧。我实在不想在这种场合,我觉得我全身都会不自在,你说叶初哥和大北北怎么就能够适应的,还这么游刃有余。”

陆一城白了一眼小夏夏。

他真的觉得和小夏夏聊天,完全是有损他的智商。

小夏夏每次都会因为陆一城如此不屑的眼神变得很不爽,“你也有短板好不好,你打游戏打得简直不堪入目!”

“……”他只是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在这种手游上!

陆一城将已经空空的酒杯放在来往的服务员托盘上,起身走向后花园,透气。

小夏夏嘴痒是嘴痒,但自从叶初结婚不再怎么搭理他之后,他就缠着陆一城不放了,这一刻也是如此。

他快速的跟着陆一城的脚步,跟着追出去。

刚追到后花园的大门口,就看到陆一城被一个女人堵住了!

是堵住了吧!

他瞪大眼睛看着陆一城抬着脚步往左。

女人往左。

抬着脚步往右。

女人往右。

陆一城停了下来,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很平静,没有发火,一向绅士,他淡然道,“小姐,麻烦请让你一下。”

“陆一城你好。”女人不仅没人,却突然友好的伸手,“我是你同校同学,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很久了,从开学第一眼开始,我一直在留意你!”

陆一城蹙眉。

“我知道你头脑好,长得帅,家世好,各方面条件,堪称完美。全校学生,几乎没有任何人足以和你相配,甚至喜欢你的女生很多,但没有谁敢主动对你告白,因为,没人觉得自己够资格拥有你。”女人一字一句,“而当我入学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告诉我自己,我要变成那唯一能够配得上你的女人。”

陆一城眉头似乎皱得更紧了。

小夏夏在陆一城身后,突然觉得有好戏看了。

不过这个女人说得倒是很对。

陆一城长那么帅,那么多女生暗恋他,倒真的没有一个女生敢对他表白。

这就是高处不胜寒?!

想来,陆一城还挺惨的,干嘛有事没事儿把自己弄得这么牛逼。

现在知道,没人要了吧!

“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程筱迪,和你同年,二十一岁,比你小了月份。我家世不错,当然和你家没有办法媲美,但也是金融世家出生,我爸在全国富豪榜上列十三,为了能够让我们的距离更近,我已经开始在跟着我爸学习金融,希望可以能有所作为,缩短我们财富的差距。”

“在学校,我成绩确实离你相差甚远,你甚至可以在学校单独做一些列科研项目,且成绩斐然,我无法达到你的高度,但每年在文城大学这所人才济济的学校,能拿到特等奖学金的人,全校只有三个,我就是其中之一,并且是唯一的一个女生。”

“我的长相我不知道是否符合你的审美。至少应该是现在流行的相貌,一字眉,大眼睛,黑眼眸,小鼻子,小嘴唇,瓜子脸。因为不知道你对女人的审美在哪里,所以我今天特地打扮成了现在宅男都喜欢的网红装扮,如果你不喜欢,我会重新打扮自己,甚至于,如果你对我的长相不满意,我可以整容。”程筱迪一字一句。

小夏夏真的已经惊呆了下巴。

这陆一城是撞了狗屎运了吗?!

突然被人表白,突然被人这么,裸露的表白。

可关键是,面前这个陆一城,一脸不为所动。

小夏夏都有些忍不住了,上前用肩膀碰了一下陆一城,“你傻了,人家女孩子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倒是回句话啊!”

陆一城睨了一眼小夏夏。

程筱迪似乎没那么急着等答案,反而对着小夏夏友好一笑,“你好,翟夏。”

“你认识我?”

“我认识陆一城身边的所有人。”

我滴个乖乖。

这妞倒真的是,做足了功课啊!

“你了解陆一城有多深?”小夏夏突然很想知道,这女人到底有多厉害。

“你可以考考我。”程筱迪胸有成竹。

“他最爱做什么?”

“睡觉。”

“他最喜欢吃什么?”

“清蒸鳜鱼。”

“他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黑白系。”

“他平时怎么去上学?”

“骑单车。”

“他上学期期末成绩考了多少分?”

“差两分,满分。”

“他……”小夏夏正想继续。

“行了。”陆一城开口。

小夏夏连忙闭嘴。

估计再问下去,陆一城屁股上的那颗痣在左边还是右边,这妞都知道!

太太太吓人了!

程筱迪对着陆一城微微一笑,“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不愿意。”陆一城直接拒绝。

“能说说原因吗?”程筱迪看着他。

其实很受伤,但是很理智。

因为她知道,陆一城是一个理智的人,他不会像喜欢大吵大闹的女人。

“我不喜欢女人。”陆一城一字一句。

小夏夏一怔。

这特么的绝对是惊人的爆炸性新闻。

陆一城丫的喜欢男人!

小夏夏那一刻觉得整个人都沸腾了。

程筱迪表现明显淡定,“我也想过了。像你这么优秀的人,女人确实都配不上你。”

小夏夏看着程筱迪。

所以就这么接受了。

就这么接受了。

做了这么多,就这样了?!

能不能别这样不按常理出牌。

“你能告诉我,你喜欢的男人是谁吗?”程筱迪询问。

陆一城转眸看了一眼小夏夏。

小夏夏突然觉得菊花一紧!

陆一城,丫的不带这样玩我的!

“翟夏。”程筱迪呢喃着,“他确实和你很配。”

小夏夏觉得自己跳进黄河估计都洗不清了。

他真不是同性恋,真不是!

但是陆一城那眼神,那眼神……

他觉得还是此刻夹紧菊花最重要。

“陆一城。”程筱迪说,“可是我没想过放弃。”

what?!

小夏夏瞪大眼睛。

这都不放弃?!

你丫的还能变成男人不是?!

“你是攻还是受?”程筱迪认真的看着他。

小夏夏分明看到陆一城那货,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没关系,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就是表明我自己的立场。”程筱迪说道,她知道同性恋之间,不喜欢别人说出彼此角色定位,她直直的看着陆一城,“你要是攻,我不介意通过其他渠道满足你的需求。如果你是受,我也可以借助外力,满足你的需求。”

小夏夏觉得……

眼前是不是天都污了下来。

他到底都听到了些什么。

他到底都听了到了些什么。

“我就是告诉你,不管你是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程筱迪对着陆一城甜甜一笑。

分明这么清纯。

为什么污力值这么强大!

“第一次告白失败,虽然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走进这里,有机会对你说出这些,但我还是不会放弃,我会更加努力的。”程筱迪还对着陆一城鞠躬了。

这是特么的在感谢吗?!

小夏夏看着程筱迪离开。

走得还很潇洒。

当然哭没哭他没看出来,反正走了。

留下他一脸懵逼。

他觉得如此聪明绝顶的陆一城,此刻估计也是天雷轰轰,一时反应不过来。

“突然觉得,一山还有一山高。”小夏夏嘴角邪恶一笑,“是不是,一城?!”

陆一城眼眸紧盯着他。

小夏夏落荒而逃。

陆一城都说自己喜欢男人了,他得保护好自己的节操才行!

陆一城看着小夏夏的背影。

那一刻突然,蓦然一笑。

谁说,他会孤独一辈子!

……

宴会,持续中结束。

宾客归至。

莫子兮和许惟妙有些疲倦的回到四合院。

那个时候,莫某某已经睡着了被抱进了他的房间,由两个保姆照顾着。

莫子兮和许惟妙回到他们的卧室。

莫子兮先去洗澡。

许惟妙坐在电脑前,核实她这次去参加慈善活动的行程。

她需要亲身去体验去经历,然后根据北夏国的具体情况,号召做自己国度的慈善事业。而所有的一切,都要从最基础开始。

她陪着莫某某一岁了。

不能再耽搁。

虽然会很不舍,但她知道,她的离开,可能是对莫某某以后成长,最好的方式。

她看得有些仔细。

身后,突然被人抱住。

许惟妙一笑。

莫子兮干爽的头发,磨蹭着她的脸颊。

她有些痒。

他们之间,会有些亲密的举动。

有时候会觉得很甜。

有时候,又怕这种甜蜜,持续的时间太短,会恍然若失!

她转头,看着莫子兮随便系着一条白色浴巾,高大的身体,将自己紧紧的包裹,“在看什么?”

“这次去国外的出行安排。”

“什么时候?”莫子兮询问。

“下周一。”

“还有两天。”

“嗯。”

“注意安全。”

“我知道。”许惟妙点头。

莫子兮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去洗澡。”

说着,他放开她。

她关上电脑,看着他躺在了床上。

他们之间可以很如胶似漆,也可以,转身得彻底。

她起身去了浴室,洗澡。

洗完澡出来。

莫子兮收好了报纸。

许惟妙上床,躺在莫子兮的旁边。

莫子兮关上灯。

身体,压在了许惟妙的身体上。

他们是彼此最最亲密最最亲近的人……

在床上,尤其的明显。

第二天一早。

许惟妙一身酸痛不已。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会开始,莫子兮少了一些节制。

她披着浴巾,起床。

大大的镜子里面,脖子以下,那些不会暴露的地方,都是青紫的痕迹。

以前的莫子兮,不是如此。

她穿好衣服,洗漱。

浴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她转眸,看着莫子兮穿着家居服,出现在她身后,自然的将她抱在怀抱里。

许惟妙嘴角一笑,“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不用。”莫子兮似乎很习惯将她搂抱着,他靠近她的耳边说道,“吃过早饭,我带你去几个地方。”

“去哪里?”

“去了就知道了。”

“嗯。”许惟妙一笑。

她快速的洗漱完毕。

两个人一起吃着早餐。

一不小心,和莫子兮就结婚三年了。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许惟妙有些感触。

似乎在分别之际,总会有些,矫情。

吃过早饭之后,莫子兮带着她坐进小车内,依然和以前一样,出行特别夸张。

而她,特别的习惯。

车子一路往上,往盘山路上行驶。

许惟妙不知道这是去哪里,但她能够感觉到莫子兮有些压抑的情绪,她想,这应该是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一个地方,否则,一向恒温动物的莫子兮,不会这样。

车子停靠在了山顶。

眼前一扇特别宏伟的大门。

总觉得整座山,都是这一户人家的,显得特别的阔气。

莫子兮牵着许惟妙下车。

第一次,他挥手,让周围的人都不要跟上。

许惟妙不明所以。

她跟着莫子兮的脚步,走进了那扇大门。

宽阔的视野,碧绿的草地,真的有一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视觉冲击。

这里分明,很美。

莫子兮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她就这么被他一直牵着,踏在草地上,风吹过他们的头发,吹得凌乱……

莫子兮的情绪,为什么会这么的,紧绷。

即使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依然能够感觉到,和他平时不同的情愫。

远远的。

许惟妙似乎看到了几个墓碑。

她脚步停了一下。

莫子兮的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

他回头,对着她温柔的说道,“别怕,我就是让你去看看,我的亲生父亲。”

“你的亲生父亲,不应该是……”

“不是。”莫子兮说,“不是莫修远。”

许惟妙惊吓。

莫子兮浅浅一笑,在如是美丽的风景衬托下,真的很帅。

而这个笑容,如此从容不迫。

莫子兮不是莫修远的孩子!

那……

他是谁的孩子!

他为什么可以当上北夏国的统帅?!

莫子兮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近。

一步一步走近了那个墓碑。

那几个墓碑。

许惟妙看到一个墓碑上,刻着“吾弟,莫远离之墓”!

吾弟。

“嗯,我亲生父亲,是莫修远的亲弟弟,原本莫家认定的继承人,后来,英年早逝。”

“子兮……”

“我没事儿,因为我从未见过他,听说我还在我妈肚子里面的时候,他就死了。”莫子兮说,“但我爸,也就是莫修远,他不想我忘记他。我猜想,他应该也不是一个平凡之人。而我阿姨陆漫漫说,我的性格像极了他!”

------题外话------

二更了。

宅会告诉你,还有第三更。

至于多久。今天亲们就多刷刷吧,小宅偏不通知!

嘚瑟的笑我嘚瑟的笑!

关于莫某某的名字,你们没有看错,这不是莫子兮和许惟妙儿子的名字,这是你们最爱的宅,实在想不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名字,所以用某某代替,以后想好了,再修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