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 大结局(3)终结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我阿姨陆漫漫说,我的性格像极了他!”莫子兮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在这片广阔的草原,随风飘荡。

许惟妙静静站在他的身边,听着他好听的嗓音,娓娓道来。

他说,“我们莫家从最开始拥有着国泰江山,后来被奸人所害,造就了莫家极大的悲哀,应该是我爸父母的父母还要上一辈开始,一直被残害得几乎所剩无几,最后在我父亲那一辈,由莫修远重新打下了莫家江山。因为失去过,所以知道这片江山来之不易,所以会很珍惜。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爸就教我很多,我以前的性格不是如此。”

许惟妙点头。

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是冷漠的。

他也给自己说过,他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把自己变得这么的适合统帅的位置。

“我阿姨说我性格和我父亲极像,我大概也觉得这不可非议。统帅继承人,大体应该都会是这样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而我总觉得我应该还是比我父亲幸运,至少当年他除了我爸莫修远就没有其他亲人,而我,身边还有很多,即使可能他们不在我也能好好活着,好好坐着统帅之位,但总觉得,我还是幸福过我的父亲!”莫子兮说,“不管如何,我的家人很关心我,特别是我的阿姨,很怕我会这么冰冷着,孤独一辈子。”

“你阿姨对你真的很好。”许惟妙真诚的说道,“没有哪个后妈,可以做到她这个地步。何况当年,据说你亲生母亲真的是硬生生从你阿姨手上,抢走了你爸。”

“我也以为是我母亲抢走了我爸,后来一想,我都不是我爸的亲生儿子,我亲生母亲可能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我爸终究爱的还是我阿姨,他可以为了我阿姨放弃一切,他确实不是一个适合的统帅人选。或许一年两年三年,他是,他可以坚持,但再过八年十年,他不会做得很好。”莫子兮一笑,“而我很高兴,我可以为他,把这个位置做得这么适合。”

“子兮,你会埋怨吗?”

“会。”莫子兮说,“也想过一走了之,也想过什么都不管不顾,过我自己的生活,其实我真不知道我应该过什么生活。每次在我叛逆在我反抗的时候,我爸三言两句就可以说服我,我总是没办法拒绝他,他的魅力,有点颠覆一个人的存在,感觉像神。”

许惟妙忍不住一笑。

“我也会有很崇拜的人,我也会有偶像。”莫子兮抿唇,直白。

“我现在知道了。”许惟妙点头。

“我今天带你来这里,不是为了感触什么,其实我真的对他没有印象也就没有多大留恋。我只是觉得,既然我爸说他是我亲生父亲,我就应该有那个义务,带你来看看他。”

“嗯。”许惟妙觉得很荣幸。

仔细一想,莫子兮把他的秘密,托付给了她!

这是,对她的信任!

他们的感情,就是在这种点点滴滴中,慢慢升温。

莫子兮拉着许惟妙一起,跪在了莫远离的坟前。

磕了三个响头。

他看着那个坟墓,看着坟墓上那张年轻的脸。

和他,甚是相似。

不知道你有生之年过得如何,阿姨告诉我说,你很孤独,你从未好好喜欢过一个人,现在我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你上辈子的遗憾,我已经为你弥补!

他看着身边的许惟妙。

就是她。

让我知道,心真的不是,波澜不惊!

如果真的有在天之灵,你可以欣慰了!

莫子兮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很多感情,点到为止!

他转眸,看着一排排直升机直接停靠在了宽敞偌大的草原上。

许惟妙也顺着莫子兮的视线,看着直升机羽翼带起来的小草,在空中飞舞。

莫子兮牵着许惟妙的手。

“我们去哪里?”许惟妙询问。

“文城。”

“回你父亲,嗯……你爸莫修远那里吗?”许惟妙询问。

总觉得,莫子兮对莫修远的感情,更深。

莫子兮说,“到了就知道了。”

而她,相信他的一切。

她坐上其中的一辆直升机。

然后所有直升机一起,起飞,离开。

许惟妙看着直升机缓缓上升的高度,看着刚刚那片草原变得越来越渺小,看着那个在自己眼前消失的墓碑。

她转眸看着莫子兮。

莫子兮总是轻抿着笑容,手心间传递的都是,他暖暖的温度。

将近5个小时。

直升机到达了文城。

停靠在了一个山顶上。

这不是别墅。

这是文城很出名的一个精神病医院,坐落在文城比较高的一个山顶上,与世隔绝。

许惟妙从未来过这里,她不知道莫子兮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她只是跟着莫子兮的脚步。

通过特殊通道,直接走进了一个房间。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熟悉的人……

许惟肖。

不。

她不相信的看着莫子兮。

许惟肖不是判处死刑了吗?!

在那之后的两个月,以最快的速度,悄无声息的完结了她的一切。

2年过去。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

她还没来得及问莫子兮。

许惟肖突然开口,对着许惟妙热情一笑,“肖肖。”

许惟妙一怔。

“肖肖,姐多久没见到你了。”许惟肖上前拉着许惟妙。

许惟妙眉头一皱。

“又出去玩了吧,总是记不得时间回来。要是爸责骂起来,你又得哭。”许惟肖带着宠溺的语气,“以后别这么晚回来知道吗?”

所有的一举一动。

一言一行。

分明和她一个模样。

分明和她对许惟肖时一模一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许惟肖为什么要学她的模样。

她转头去看莫子兮,想要询问,在那一刻,看到了她身后走进来的,她母亲。

许母。

许母看到莫子兮和许惟妙,也有些诧异。

还未来得及开口,许惟肖又主动道,“妈,你回来了,你看肖肖终于回来了。你别急着催她了,她就是贪玩一点。”

许母表情有些僵硬,还是配合着许惟肖演下去,“也就是你一直宠着你妹妹,什么都让着她。你看她现在,多顽皮。”

“妈不也是宠着妹妹的嘛。你不是从小告诉我说,凡是都要让着妹妹吗?”

许母眼眶一红,“现在,妈知道错了。妈不应该让你什么都让着妹妹,不应该纵容你妹妹总是要你的东西,不应该让你妹妹觉得,这个家里面,她想要的东西她都可以得到。妈不应该这么纵容你妹妹。”

许惟妙看着她母亲。

看着她母亲眼底的红润。

“妈,我就是应该让着妹妹,她要什么,我就是应该给她什么的。”许惟肖大声说着。

许母有些哽咽,心里的内疚和悔恨,此刻却一直在隐忍。

“肖肖,你嘴最甜,妈生气了,你乖乖去哄哄她好不好?”许惟肖一直一直学着她的语气。

许惟妙看着许惟肖,看着她。

“怎么了肖肖?”许惟肖嘴角一笑。

“肖肖?”许惟妙开口,一字一句,“你才是许惟肖,我是许惟妙。”

“不……不……我是许惟妙,我不是许惟肖,我不是……我是许惟妙……”许惟肖突然崩溃,原本看上去冷静的身体,突然往后一直退步,“我不要当许惟肖,我不要当那个恶女人,她要死我的宝宝要抢走我的男人……对,我的男人,子兮……子兮……”

说着,许惟肖就往莫子兮身边冲过来。

有些不受控制。

莫子兮看着她。

许惟妙上前,一把揽住许惟肖疯狂的举动。

“肖肖,你冷静一点!”许惟妙大声叫着她。

“不要叫我肖肖,不要叫我肖肖,我是许惟妙,我就是许惟妙!”许惟肖疯狂,崩溃,整个人完全不能淡定一秒,“妈,快告诉我,我是许惟妙,快点告诉我!”

身体都在颤抖。

似乎是真的很怕自己是许惟肖。

许母把许惟肖从许惟妙身边带了过来,她轻声安抚道,“对,你是妙妙,你是妙妙,你不是肖肖,不是那个自私自利的肖肖,不是那个从小到大都要抢走姐姐东西的肖肖,你是那个一直忍让一直大度的妙妙。”

“妈……”许惟肖扑进许母的怀抱里,安静的哭泣。

许惟妙一直一直看着这一幕一幕。

她就站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

许惟肖可能真的是把自己折腾累了,她靠在许母的肩膀上,睡着了。

许母小心翼翼的将她扶在床上,帮她脱掉鞋袜,给她盖上被子。

睡着之后的许惟肖,看上去那么乖巧,那么可爱。

许母帮许惟肖拧着被子,转头看着许惟妙,“他从未告诉过你,肖肖的事情是吗?”

他,指的是莫子兮。

许惟妙点头,“我之前都不知道。”

“肖肖得了精神病,在监狱的时候,就已经神志不清了。是他最后把她送了出来,送到了这里。这两年,我一直在这里陪着肖肖,陪着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医生怎么说?”许惟妙问道。

“医生说,这就是精神失常,谁也帮不了她。她自己有心魔,谁都没办法帮她走出来。医生说,这种精神疾病,很难得到控制。有时候太过激动,只能吃镇静剂镇静下来。现在还好,她把自己当成了你,性子也变得温和了些,刚开始那几个月,她一直处于恐惧和害怕之中,一直不停的挣扎和反抗,一直以为,自己要被处以死刑!”许母静静的说着,“刚刚你也看到了,她很怕原来的自己,她很怕成为许惟肖,她大概真的知错了。”

许惟妙喉咙微动。

为什么非要到这个地步,才会承认自己曾经犯过的过错?!

“妈陪着肖肖这么久,也真的反思自己这些年,都对肖肖纵容了些什么,才会导致她现在的结果,都是妈的错!”许母突然泪崩,“对不起妙妙,对不起,妈却一直把责任推在你的身上,妈还逼迫你,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这些年我在这里陪着你妹妹,对自己也在一直反省,你爸不再原谅我也是应该的,是我以前的纵容才会迫使这个原本温馨的家,变得这么的支离破碎!妙妙,都是妈不对。”

“妈,你别这样。”许惟妙拉着她母亲的手,“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我们应该想想,怎么好好的生活下去。”

“我现在没想过还要怎么生活了,我就这么陪着肖肖就好。你爸也知道肖肖的情况,他也来看过肖肖,但就是不再理我了。我知道他是怨我的,怨我这些年,在他打拼着他的事业,在他一直投身奉献在他的岗位时,我没能把家里照顾得好好的,你爸终究是怨我的。”许母深深的说着,眼眶红了又红,她又开口道,“妙妙,妈其实很早之前就想给你道歉了,却一直不敢来找你,不知道怎么对你开口。现在妈给你道歉,以前都是妈的不对,妙妙你原谅我好不好?”

“妈,我从来没有恨过你。”许惟妙一字一句,“妹妹的结果,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们谁都有关系。可不管如何,一个人的发展是看自己的,也是妹妹太偏执了些。”

许母点头。

重重的点头。

这些,她早就显得明白!

“妈,你和爸应该好好谈谈。”许惟妙说道,“昨天我看到我爸了,他两鬓头发都白了好多,一个人,总是一个人。妈,爸爸或许就是在等你,等你主动开口。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不能说没就没了。”

“你爸不会见我的。”许母说道,“更不会和我好好谈谈……其实,我真的很想他。”

许母再次泪崩。

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如果不是遇到肖肖的事情,他们可以一直好下去的。

许惟妙看着她母亲的模样,很是心疼。

她心里下着决定,一定要把她爸带过来,当面和她妈解释清楚。

她了解她爸的,他不可能对她妈置之不理。

正这么想着。

莫子兮过去拉着她的手心。

许惟妙看着他。

看着莫子兮看着的方向。

她看到大门口,许长春出现在那里。

许母也看到了,眼眶再次红透。

莫子兮说,“我们出去,让他们好好谈谈。”

“嗯。”许惟妙跟着莫子兮的脚步。

两个人走了出来。

因为是专属通道,所以不会碰到其他精神病人。

两个人直接通向了精神病医院的外面,高高的高墙外,风景很好。

“是你叫我爸来的吗?”许惟妙问他。

“嗯。”

“子兮……”许惟妙这一刻,不知道能够说什么,她真的很感动。

他怎么会有那么多时间,来管辖她的事情。

而且……

还留下了许惟肖的性命。

不是说,有些原则,不能破吗?!

“妙妙。”莫子兮带着她,散步在山顶,他说,“我的性格造就我对一切的冷漠。我不知道亲情对你而言有多重要,我只是一味的在要求你,要把握原则。而现在,我发现我在你身上总会少了很多原则,我不知道,这一却对我今后,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不知道。”

许惟妙直直的看着他。

他是在说,她在她身上,会失控吗?!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对你会有如此影响,我没想过要来影响你。但是我很感谢,真的很感谢你会手下留情,留下我妹妹。你不懂亲情有多重要,那是因为类似我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在你的身上!当然我知道,就算是发生了,你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可你内心,真的会难受,就像我当初一样!好在,你的家人,不会给你带来任何负担,他们都很好。”

“嗯,他们都很好。”莫子兮点头。

“这一刻,真的很谢谢,你对我做的一切。我一定会很努力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我以后不会给你带来负担,给我点时间,相信我!”许惟妙一字一句,很肯定道。

“其实,何尝不想把你保护起来,好好的爱你。可妙妙,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很多推卸不了的责任,我没办法拒绝,只能一直走下去。我真的不能像普通那样,对你做太多太多,甚至于可能会为了很多外来因素,忽视你。这些,我希望你都要学会接受,学会理解。而总有一天,我希望你可以母仪天下。”莫子兮一字一句,“而这一切的前提,请你记住,我爱你,很爱。”

“我也是。”许惟妙鼻子一酸。

她不强求凡事他都会第一时间都为她考虑,她不需要他时时刻刻在她旁边照顾她,他不需要他隐忍着自己的情绪为她坏了他的原则,她不需要他那么在乎她的感受。

她要的不过就是一句。

我爱你!

他们离开了精神病医院。

离开时,没有再回去看她妹妹。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她释然的一笑。

承认吧,当年肖肖的“死”其实对她打击很大。

这一刻,才会如此的感动如此的,被莫子兮感动。

他们回到了莫家别墅。

昨天莫某某满一岁,莫修远和陆漫漫没有出席。

今天,他们就要回到这里。

而莫某某也被人专程接了回来。

现在家里面,人很多,很大一家子人,全部都在等着他们回来。

莫子兮牵着许惟妙的手……

总以为自己失去了很多。

现在才知道,他拥有的真的是全世界!

他带着许惟妙融入温馨的家庭之中。

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轨迹上,又交融着幸福。

其乐融融的客厅。

陆漫漫离开,走了出去。

莫修远这栋别墅,好多年好多年,也翻新了很多次,现在,还一直住在这里,不管曾经都发生过什么,现在,就成了她一辈子的安所。

她一个人走向后花园。

脑海里浮现了很多曾经的画面……

一晃,就过了大半辈子。

似乎都快忘记,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忘记了都经历了些什么,都差点忘了,她比平常人,多生活了7年。

从重生之后,而这后来发生的一切,就像梦一样,就像一场自己为自己惨烈的人生编织的一场美梦,越到一定岁数,越怕这场美梦突然醒来,醒来后发现,而她其实,早已死去,而她其实,早就不存在这个世界。

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

陆漫漫转身。

那个男人,那个陪了自己一辈子的男人,总是会在她一个细微的情绪之中,发现她的异常。

她嘴角含笑。

第一次见到莫修远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年轻。

她以为,他是天底下最渣的男人,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和他有任何交集。

现在,却陪伴了自己一生。

她主动伸手,牵着莫修远。

莫修远将她的手心紧紧的拽在手里。

人到了一定岁数之后,就少了很多亲密的举动,曾经天崩地裂的爱情,也会转变成,温暖细水的亲情,而她,似乎还能够想起,曾经对他的心动……

“莫修远。”陆漫漫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

莫修远看着她。

“你知道这辈子我最大的幸运是什么吗?”

“是什么?”莫修远问她。

“有生之年,与你再次相逢。”

是,再次相逢。

莫修远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而我最大的幸运是,我的世界,有一个你!”

陆漫漫嘴角一笑。

夕阳的余晖,照耀在他们的身上,温暖的笼罩着他们温情的一幕。

莫一诺靠在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他的父母。

陆一城正好路过,顺着她的方向。

莫一诺转眸看了一眼陆一城,“你觉得他俩如何?”

陆一城说,“我毕竟是孤儿。”

说着这话的时候,嘴角明显,笑了。

大概也会被父母所感化!

莫一诺回眸看着她的父母,嘴角扬起一道好看的笑容。

人这一生,大概最好的结果,不过如此……

《全书完》

彩蛋篇。

番外1:关于叶初到底喜欢谁?!

莫一诺就不明白,叶初为什么那么不喜欢小如瑾。

长得那么可爱。

长得那么萌。

比起小习之,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什么就不喜欢小如瑾呢?!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当时说不要让她对小如瑾太好,要多多关心小习之,他才如此的吗?!

叶初干嘛那么听话。

而后的好久好久。

据说,双胞胎还特别特别小的时候,叶初也试图想去抱抱如瑾。

如瑾那个时候一脸享受的躺在她爸莫修远的怀里,然后叶初特别真诚的对着她爸说,“爸,给我抱一会儿吧。”

她爸说,“一诺都被你抢走了,你还打算和我抢如瑾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也可以把一诺带回家。”

那之后。

叶初就非常规矩的,对如瑾保持着细小的距离。

这货,那么那么怕失去她!

番外2:关于莫子兮的原则问题。

许惟妙去了国外。

甚至有些频繁。

莫子兮依然留在北夏国,留在帝都,管理着整个北夏国。

许惟妙在慈善事业上的发展成就越来越明显,仅仅2年时间,就将慈善事业全面带进了北夏,她成为北夏国最伟大的慈善家,为慈善事业做了很多,为民感动的事情。

她受到万众敬仰。

以前提到许惟妙,许惟妙是统帅夫人。

现在提到许惟妙,许惟妙是一国之母。

一样的身份,却全然不一样的人民地位。

许惟妙和莫子兮聚少离多。

两个人都很会忙。

他们的孩子莫某某也在自己的轨迹上成长,为继承下一任统帅做准备。

一家三口,都在各自的领域里发展。

如日中天。

许惟妙出差去了丹齐达。

莫子兮访问来到丹齐达。

两个人有一个小时的相处时间,很紧。

他们在小车上。

因为各自的事业,各自的领域,他们甚至可以3、5个月见面不到一次。

而好不容易见面。

许惟妙就被莫子兮压在了身下。

在那个奢华的轿车上。

“子兮,别这样……”

莫子兮在她身上点火。

“哎,周围好多人。”许惟妙无法反抗,尽管一直在试图反抗。

莫子兮直接吻住了她吵闹的嘴。

天雷勾地火。

许惟妙总是问他,莫子兮,你的原则呢?!

你说,你的原则在哪里?!

他总是在吃干抹净后咬着她的耳朵告诉她,他的原则,不在她身上……

两个人甜蜜之后,依然总是会分别。

总是在分别。

某一天。

许惟妙发现自己怀孕了。

再次怀孕了。

分明每次都很小心翼翼的在避孕!

她打电话给莫子兮,问他怎么办?!

莫子兮邪恶一笑。

怎么办?!

他好不容易再次搞大了她的肚子,当然是,回来,生下,留在自己身边!

然后,别走了!

……

番外3:关于陆一城的性取向问题。

陆一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接手他表叔翟安的所有事业。

一时之间。

工作多得惊人。

全部的事情,仿若如洪水一般,倾斜了下来,压在了他的身上,甚至让他,如此随遇而安的一个人,有些踹不过气。

又是一个极尽通宵的加班。

陆一城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下班。

外面的秘书室。

那个叫程筱迪的女人,坐在秘书长的位置上,趴在那里,睡着。

不管多晚,每天下班之时,他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他走过去。

看来,睡得很熟。

他看着她身边放着的那杯咖啡,已经凉透的咖啡。

这个女人从什么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

好像,有段时间了。

他自己都记不太真切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她是怎么靠着自己的能力,一点一点,在如此短的时间,奋斗到了,整个公司,离他最近的位置。

他嘴角浅笑。

转身欲走。

“陆总。”那个本来熟睡的女人,朦胧的睁开了双眼。

陆一城回头看着她。

“你要下班吗?”

“嗯。你也早点下班。”

“我想在下班之前,再表白一次!”程筱迪说。

陆一城觉得“告白”这两个字,他耳边都快听出茧子了。

“我知道你很不耐烦,但我怕我不说,你会忘了我在追你。”程筱迪一本一眼的说道,“我叫程筱迪,二十五岁,我暗恋了你3年,追了你4年,我努力把自己变得更优秀,努力让自己和你的距离越来越近……”

“我没忘记。”陆一城打断她的话,重复道,“没忘记你在追我。”

“谢谢。”程筱迪感激一笑。

“你喜欢我什么?”陆一城突然问道。

程筱迪愣怔了一下,“我不知道。就是想嫁给你,为你生儿育女。”

“明天早上9点,带上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民政局见。”陆一城一字一句。

程筱迪一脸懵逼。

陆一城嘴角一笑,“别让我等你。”

丢下这句话,转身欲走。

“陆一城。”程筱迪猛地追了上去,站在他面前,挡住他的路,“你是要和我结婚吗?”

“否则呢?”

“你是攻还是受?”程筱迪脱口而出,缓缓解释道,“我要做好心理准备。”

陆一城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看着她认真而执着的模样,他拉着她的手。

程筱迪心跳突然加速。

她跟着他,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她茫然,“做什么?”

“用行动解释,你刚刚的疑问。”

“……”

……

至此。

全剧终。

------题外话------

386天,感谢你。

故事,总会剧终。

人,总会散。

在一个路口,又一个路口,我们错过,交织。

下一个故事,我们再见。

……

PS:

约2月18日,新文和大家见面。

不见不散!

我爱你们。

宅,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