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奇效/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崔大娘又担忧又高兴,拉着顾若离激动的道:“不管有没有效,老妇都记着妮儿的情!”

“举手之劳。”顾若离依旧淡淡的,“您也帮过我,不必计较这些。”

崔大娘抹着眼泪。

顾若离懊悔刚刚没有诓胡大夫把针留下来,要是有针就好了!

张麻姑悻悻然,可依旧不信顾若离会治病,昨天霍繁篓的事可是最好的证明,她冷笑一声:“崔大娘,您还是想清楚了,再给崔大吃药吧。”拂袖出了门。

“妮儿别往心里去。”崔大娘落着泪和顾若离道,“大娘相信你!”

顾若离含笑点头。

崔柱去的很快,下午就提着六剂药回来,顾若离亲自煎药喂药,崔柱在一边着急的道:“我爹什么时候能醒?”他虽信顾若离了,可到底是他爹的命,他还有些顾虑。

“又不是仙药灵丹。”顾若离头一回笑了起来,记录着崔大的脉搏变化,“估摸着要明天早上第二剂药后才能醒。”

竟然有确切的时间?!一般的大夫都是模棱两可不敢说的这么确定,生怕别人说他们医术不精,崔柱看着顾若离心里的感觉很奇怪,这女子明明貌不惊人,身形瘦小,可无论气度还是言行都和他们不同,有种让人信服的沉稳。

夜里崔柱就发现他爹气息稳了许多,第二天早上又下了一剂药,守在一边的二妮惊了一跳,随即大声喊道,“祖母,哥,爹爹醒了,醒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崔大娘满口念着菩萨,和崔柱跌跌撞撞的跑进房里,顾若离已经在给崔大号脉,崔大娘激动的看着崔大,“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娘!”崔大呜呜哭了起来,虽口齿不清但神智明显好转了许多。

“脉象略转圜。”顾若离将崔大的手放平,自己松了口气,“给他熬点稀粥。”

崔大娘如听佛伦妙音,点头不迭:“好,好,我这就去。”

崔柱此刻再看顾若离时就跟看着神仙似的,崔二妮扑过来抱着顾若离:“姐姐,您是菩萨对不对!”

顾若离揉揉二妮的头,失笑:“菩萨哪会有我这样没用的!”

“你就是,就是菩萨。”二妮高兴的手舞足蹈,指着顾若离和目露迷茫的崔大介绍道,“爹,是姐姐救您的。”

崔大艰难的笑着,感激的道:“多谢……多谢姑娘。”

“还有四剂药,吃完有起色后再谢我不迟。”顾若离微笑,心里却是叹了口气,她还要在这里待四天,希望霍繁篓不会去告密。

“麻姑来了。”崔大娘看到门口张麻姑探头探脑的,她高兴的迎过去,张麻姑一见崔大娘的脸色心里就咯噔一声,问道,“药吃了,怎么样?”

崔大娘就笑了起来:“人醒了,精神也好了许多。”

“醒了有什么稀奇的,我还当好了呢。”张麻姑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崔大娘笑了笑,妮儿的本事她不需要和别人解释,时间到了大家都会看得到。

崔大娘高兴的熬着粥。

顾若离好似没听见门口的动静,依旧给崔大按着穴位,崔柱小心翼翼的道:“麻姑就是这性子,姑娘别往心里去。”

“不会。”顾若离语气随意,毫不在意的指了指崔大的穴位,“你来看着,等我离开以后你就这样常给你父亲按这几处,每日持续不要间断。”

“你要走了?”崔柱一惊,语无伦次的拉着顾若离,“去哪里?”

顾若离在他手上一扫,崔柱心里一紧慌乱的松了手,显得很尴尬,顾若离继续按压,略松的神态得比平时亲和许多:“现在不走,等你父亲能下地再走。”

还是要走啊,崔柱看着顾若离没有疤的右脸,眼神黯然。

日子很快,第五副药时崔大已经能坐起来颤抖的握着筷子自己吃饭,但对于这样的病症来说,无疑是神速,第六天时顾若离扶着他下炕走了几步,崔大哆哆嗦嗦的攥着顾若离的手:“多谢姑娘,若非您我恐怕这辈子都要躺在床上了。”掉头就对一双儿女道,“还不快给女菩萨跪下磕头。”

噗通噗通两声,崔柱和二妮跪在了顾若离面前,

“快起来。”顾若离尴尬的道,“病才好了一半,后面才是至关重要,全靠你们了,实在不必谢我!”

“磕!”崔大指着崔柱,崔柱带着二妮咚咚磕了三个头,顾若离难堪之极,崔大娘就拉着顾若离的手笑着道:“这礼妮儿受得起,你就让她们拜吧。”

顾若离叹气。

“吃饭,吃饭。”崔大娘端了饭上来,依旧是地瓜糊糊,唯有顾若离碗里是白米,顾若离看着一碗饭心头越发堵的难受,正要推辞却听到门口一阵阵喧哗声,人影窜动的往里头窥探。

她心头一跳戒备起来,崔大娘忙笑着道:“是村里的人,知道崔大好了都来看呢。”

顾若离回头,就看到张麻姑缩头缩脑的朝里头看,二妮一见立刻跳起来叉腰道:“麻姑吃饭了没有,不如到家里吃吧!”

“吃什么。”张麻姑见被人发现,索性推开一边拥着她好奇的村民进了门,目光一扫落在正握着勺子吃饭的崔大,眼睛瞪的极圆,“真……真好了?”

家里的人都笑而不语,二妮就得意的道:“姐姐可是菩萨转世,有她在,我爹当然能治好!”

当时是谁说的让准备后事,一口咬定治不了的。

现在崔大好端端的能起能坐能吃饭能说话,得亏没有信她的话!

二妮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要不是大家是乡亲,她恨不得啐她一脸。

“二妮。”崔大娘喝了一声,看着张麻姑老脸通红,便点到为止,笑着道,“不管怎么治,只要人醒了好了就谢天谢地,这些日子多谢麻姑了。”

张麻姑打量着顾若离,后者安安静静的端碗吃着饭,明明是个不起眼的小丫头,居然还真有通天的本事了。

“真当自己是菩萨了。”张麻姑下不了台,哼了一声转身欲走,却恰巧瞧见胡大夫提着药箱走了进来。

她顿时乐了起来,有人恐怕比她还要丢脸。

“我是巫,不是医,这吃药看诊的事,可不是我专擅的。”张麻姑乐呵呵的,“可有的人却不一样了,同样是大夫,却不如一个孩子。”快步走了。

胡大夫听张麻姑的话脚步生生一顿。

眼睛聚着光似的盯在崔大脸上。

也不管张麻姑的讽刺,指着崔大哆哆嗦嗦的道,“好……好了?”他不敢置信,丢了药箱如寻到宝贝似的扑过去给崔大号脉。

二妮在一边捂嘴偷笑,嬉笑着道:“你没用还不兴姐姐厉害,庸医!”

崔柱也一改先前对胡大夫的毕恭毕敬:“好没好,可还是要请胡大夫再瞧瞧。”

“见了鬼了,见了鬼了。”胡大夫号完一只手,崔大就配合的把另外一只手给他,口齿清晰的问道,“胡大夫,如何?!”

如何?能如何,这病好一半了啊!他行医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看见这种病起色如此之快,他转头看着顾若离嘴角抽搐,顾若离望着他淡淡一笑,问道:“赌约的事……”

“真的是那个方子,六剂药就好了?”胡大夫立刻想到了那个方子。

不等顾若离说话,二妮就道:“不是那个方子,您倒是拿个更好的出来啊。”

胡大夫顾不得难堪,他搓着手来回的走,激动的道:“既如此,老夫输的心服口服!”话落,朝顾若离长长一揖!

他毕竟是前辈,彼此又无冤无仇的,顾若离侧身避开。

估摸着,这位胡大夫是有别的打算了。

果然,胡大夫行了礼,迫不及待上前一步凑在顾若离面前:“姑娘,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请不请的,姐姐你不要理他,他是庸医!”二妮护着顾若离,随手抓了个东西去丢胡大夫,“快走!”

门外看着热闹的村民轰然笑了起来,有人大声喊道:“看来,庆阳的大夫也不怎么样,还好意思收那么高的诊金,亏你说的出口。”

“就是,要是我一头撞死得了,还好意思和人家姑娘行礼!”

“可见,这医术高深,品德好坏,和年纪没关系,有的人是越活越混,眼里只有钱,根本不配做大夫!”

胡大夫老脸通红,以袖遮脸,往里头躲。

穷乡出刁民,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冲进来打他。

“大娘!”顾若离并不想给胡大夫难堪,这人虽不称职,可到底没有骗钱诓人,若不然他大可以骗崔柱说能治好,再无休无止的开着药,套着银子。

崔大娘了然,往门口走和外面的人摆着手:“都回吧,回吧。”

外面的人散开,顿时安静下来,顾若离含笑道:“胡大夫,您有什么事,请说。”

“这药方是姑娘研制,还是……”胡大夫见人都走了,顿时暗暗松了口气,从袖子里拿出那张破残的门联写的药方,紧紧攥着,顾若离扫了一眼淡淡的道,“非我研制,乃是一位蒲老先生所创,不过他已去世了。”蒲老确实已经仙逝了。

这位高人很有可能就是这姑娘的师父了,胡大夫自顾自的断定,又盯着顾若离道:“姑娘可愿意跟老夫去坐诊,不管你有什么条件,老夫都答应。”

丢人算什么,这姑娘才是宝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