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隐情/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疼痛只持续了一刻,便渐渐消减下来。

胡立怔住。

这几个月来他日日夜夜都在承受着生不如死的疼痛,无休无止的……

可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疼了一刻会渐渐淡消下去。

而他心头所有的愤懑,也好像随着疼痛的消失,缓缓散开。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腿。

腿还在,他也还活着,可疼痛却第一次没有再持续下去。

胡立猛然睁开眼睛看着顾若离,凝视着不说话。

“胡立!”顾若离凝眉,压抑着心中的急切,沉着气问道,“你去看过顾老爷子,他为什么没有给你医治?”

胡立依旧看着她,抿着唇,攥在身侧的手渐渐松开,过里一刻他再次闭上眼睛,回道:“当时发生了别的事,我并未见到他,你要是好奇可以去问先生。”话落,他翻了个身,不再理她。

什么叫没有见到?发生了什么事。

问吴孝之,她要是能问,就不会在这里套他的话。

顾若离像是被人打了一拳,闷闷的喘不过起来。

“霍……”刘大夫觉察不对,正要说话,她忽然站起来,显得有些颓废,“我出去走走,有事便喊我。”

刘大夫应了一声,看着她的背影,竟莫名生出一丝莫名的悲凉,不禁叹了口气。

顾若离一路出去,军帐周围很安静,先前常来回走动的人明显少了许多,就是连周铮也看不见。走到湖边,她立了许久才平静下来。

“顾三。”霍繁篓晃悠着走过来和她并肩而立,看着湖面问道,“胡立说了?!”

顾若离凝眉,冷目看着霍繁篓:“我们很熟?”

“很熟啊。”霍繁篓嬉皮笑脸扬着眉梢,“咱们可是兄妹啊,霍姑娘!”

顾若离转身要走,霍繁篓拉住她的手臂,正色道:“胡立怎么说?”

她面无表情,他讪讪然松了手。

“他说他没见到祖父。”顾若离看着平静的湖面,语气寥落,“也许他们真的只是碰巧去了而已。”

“别泄气啊。”霍繁篓习惯的想拍她肩膀,抬了手又收了回来,“胡立只是个千总,说不定他也不知道呢。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顾若离回头看着他。

路边,周铮骑马飞奔而来,一身风尘,霍繁篓看着他眉梢便高高扬起来,低声道:“你猜,他们为什么留在这里,周铮,陈达等人这两天去做什么了?!”

顾若离不解,他又道:“他们在找大夫,擅内科的大夫!”

“内科?!”她心头一怔,那就不是为了胡立的伤,难道就是因为这个胡立才没有见到祖父?

或者说,在赵勋去顾府另有原因。

“为什么要找内科的大夫,这里还有别的病人?”

霍繁篓摇摇头,并不确定的样子:“赵远山的军帐我近不了,但是从这些人神色来看,不大像!”

那为什么四处寻找内科名医?!顾若离忽然想到了刘大夫,她抬脚就走,霍繁篓喊住她:“顾三!”待她回头,他道,“我们可是兄妹呢。”

顾若离皱眉,和霍繁篓解释:“刘大夫就是擅内科的大夫,我当时没有多想,如今才想起来,方大夫和陈大夫可都是外科的,他或许知道什么。”胡立的病不会医治的人都只会当外伤治疗,怎么会请一个内科大夫来。

“那你问问。”霍繁篓没有反对,又交代道,“或许能有收获。”

顾若离望着他,点头而去,霍繁篓忽然追上她压着声音道:“若是不成,我们就尽快进京,到了京城总会有办法的。”

“知道了。”她颔首而去。

顾若离回了军帐,方本超在外面煎药刘大夫守在胡立床头打着瞌睡,听到脚步声他醒过来,朝顾若离笑了笑。

“刘大夫。”顾若离坐在刘大夫身边,斟酌了用词,“我一直有件事不解,想问一问您。”

刘大夫正色,看着顾若离。

“胡立的腿,无论是您还是陈陶都是只当外伤治。”顾若离眉头微蹙,“可您是内科大夫,他们为什么会请您过来。”

刘大夫神色一变,警觉的看了眼胡立,压着声音道:“他们请我来并非是为了胡立。”说着也露出不解,“说是还有别的病情要请教,可我等了四天了,他们也没有再提此事,反而让我留在这边照顾。”他原想问吴孝之,可这两天都不见他人,只得压着不敢提。

真的不是因为胡立,而是有别的病人!

“霍姑娘。”刘大夫低声道,“你有没有觉得骁勇将军有……有些奇怪。”

顾若离不解的看着他,他接着又道:“他奉命驻守开平卫,可却出现在这里。我觉得不是圣上传他回去的……如今京中两个主子……将军又是将太上皇救回来的人。”

刘大夫觉得赵勋可能会有什么大动作,他们老百姓谁做皇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天下太平。

他虽敬佩骁勇将军,感激他救回太上皇挽回了大周的颜面,可军国大事,不是他们这样的人操心的。

平安最重要。

刘大夫低声道,“我感觉事情不简单。我们要多加小心一些。”

顾若离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如果他们还有病人,如果他们还急切的需要内科大夫……

那么,她是不是借此机会打探到别的事情。

顾若离做了决定。

“我饿了。”胡立醒了,看到顾若离和刘大夫交头接耳有说有笑,淡淡的道,“要吃肉!”

语气却要比前几天好了一些。

前几天都不大愿意吃饭,今天居然喊饿了,顾若离收了心神,耐心回道:“等药吃完你再沾大荤,先忍几天吧!”

胡立正要说话,刘大夫怕又吵起来,胡立说难听的话,忙笑着和打圆场:“成,成,我们这就去取肉来。”话落,又朝顾若离眨眨眼睛拉着她出来,低声道,“随他去吧,你若再坚持指定又是一阵闹腾。”

“我去做饭吧。”胡立是真的不宜沾大荤,顾若离道,“那边有粳米,我给他熬粥好了。”

刘大夫欲言又止。

赵勋这次出门似乎一切从简,随行只带了一名伙头兵,在后头的土坡下砌了个大灶膛,行军锅一架,每天煮的不是白花花的肉,就是白花花的鸡汤,若要改善也至多在汤里丢几颗青菜。

实在谈不上美味,仅仅裹腹罢了。

“李大哥。”顾若离过去,看见李录正站在锅前用大铲子翻肉汤,见着顾若离过来他随意的扫了眼,“什么事。”

顾若离笑着道:“胡千总想吃肉汤,可他吃着药不能吃太荤,所以我想……”

“什么想不想的,这里只有肉。”李录将铲子往锅里一丢,“他要没死,就让他自己来。”

“等吃了东西,让他过来和你说。”她指着对面堆着的米面,“我取一点粳米,想用鸡汤给他熬粥喝。”

“随便。”李录答完随即一愣,看着顾若离面露疑惑。

这才第三天,胡立的病就有起色了?

要真是这样,他们还真是小看这姑娘了。

顾若离在桶里取了鸡汤,舀了粳米便去了煎药的小炉子那边,将粥炖上,方本超见顾若离忙的满头大汗,有些愤愤不平的道:“……姑娘是大夫又不是下人,何必管这些事。”

“顺手罢了。”顾若离微微一笑,“我煮了很多,一会儿方前辈也喝一碗,换换口味。”她有意如此,既然打探不成,那就只有和这些人混熟了,到时候她做什么,说什么,也会比现在方便一些。

天天吃肉,方本超现在看到肉都想吐,他眼睛一亮笑着道:“这多不好意思。”可等粥好了,他足足喝了两大碗。

“这是什么!”胡立奇怪的看着碗里的粥,顾若离笑道,“鸡汤熬的,你尝尝。”态度一改先前公事公办的样子。

方本超端着碗喝的稀里呼噜的,间歇抬头强调:“是霍姑娘亲自煮的,还特意放了当归,益气养血,很好喝。”

胡立看着顾若离沉默下来,她将碗朝他递了递。

“多事。”胡立咕哝了一句,端了碗不一会儿功夫就喝的碗底朝天,顾若离道,“再喝一碗,我扶你出去走走,晒晒太阳。”

胡立微微一愣,将碗递给他,抿着唇想说什么,可又撇过头不再说话。

“你等会儿。”顾若离端碗出去盛粥,一出门就看到吴孝之嗅着鼻子蹭去了锅灶边,“什么味儿,这么香。”

出门三天,吴孝之总算回来了,顾若离往他身后看了看,并未见他带什么人回来,便笑着道:“鸡汤粳米粥,先生要不要尝尝?”

没有请到大夫吗?

吴孝之果然凑过来朝锅里看了看,呵呵笑了起来:“霍姑娘亲自熬的?”又道,“可真是香啊。”

顾若离将粥递给吴孝之,吴孝之便端着喝了一口,顿时享受的眯着眼睛,咂咂嘴笑道:“李录那懒鬼,天天一锅肉,如今老夫闻到肉味就恶心的紧。”三两下喝完又将碗伸过去。

“味道真好。”吴孝之宝贝似的捧着碗,竖起两根手指,“再来两碗。”他要给赵勋也送一碗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