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桃源/娇医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若离眼睛被黑布蒙上,手臂被一人扶住,半扶半拖的往一个方向,身后一声长哨,众马匪吆喝着往山谷外退。

她能感觉到脚下的路兜了很多圈子,甚至还有几次拉着原地转了数圈,直到此刻她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在山间还是平地,只能晕乎乎的被牵着。

四周很安静,只有赶路的脚步声起起伏伏,过了许久忽然一声号子响起来,众人相继吆喝着,就听司璋道:“出师大捷,回去摆宴,不醉不归!”

“好!”数百马匪一声齐喝,声若洪钟。

有回声,那就还在山里,顾若离心情很复杂,今晚发生的事太多,又急又燥让她措手不及,无暇去想别的事,就是方才他诊断司璋时初衷也不过是缓兵之计,如今静下来,眼前便浮现出霍繁篓护她在怀中,那一瞬他脸上浮现的表情。

他若能跟着他们一行人离开,说不定凭着胡立和周铮对他们的照拂,他自己的机敏,还能谋一个前程!

他也不算白走这一遭了。

想到赵勋她顿了顿,他一直没有出声,顾若离甚至都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他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甘愿做人质?

他今晚所作所为确实有些出人意料,难道他还有别的原因?!

胡思乱想,她眼前突然一亮。

随即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世外桃源!这是顾若离看到时第一个想到的词。

漫山金黄的稻穗,连绵起伏整齐的分割着,一幢幢院落高低错落鳞次栉比,炊烟袅袅……村落的小道上七八个孩童正在打闹,从半人高的黄豆丛里窜来窜去,清脆的笑声伴着鸟雀鸣啼,宛若一副油画,色彩明艳中静谧安宁。

顾若离惊愕,她想当然的认为马匪应该占山而居,寨落里面乌烟瘴气奢靡污秽,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干净的地方。

有人冲着村子里打了个长哨。

“回了,回了!”回应似的,原本静逸的村子里,四面八方的爆发出惊喜的欢呼声,随即许多妇人,老人以及孩子从家中跑了出来,在自家的院子里手舞足蹈的狂欢。

顾若离回头看那些马匪,方才还一个个凶神恶煞,杀人不眨眼的样子,可现在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那笑容是自心底溢出来的,温暖祥和。

她明白,这是他们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对当下生活的满意。

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笑容了。

众人如蜂四散,迫不及待的回自己家中。

顾若离也被感染,心里的弦松了松。

“将人送我隔壁院子去。”司璋吩咐完,又戒备的对赵勋道,“给老子老实点,要是发现你耍滑头,第一个不饶你。”

赵勋朝司璋抱拳,虽显得温和但气势却没有被声势强大的司璋掩盖半分,他淡淡回道:“自然。”

司璋见赵勋神态间并无异色才放了心,大喝一声:“走!”便带着几个人率先进了村。

身后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

顾若离回头去看,就看到他们身后居然是断壁悬崖,而在崖的两边搭着一座吊桥,此刻正被人拉着铁索缓缓升在半空。

也就说,如果没有这座吊桥,他们就是插翅也飞不出去了?!

顾若离惊叹之下忍不住朝赵勋看去,后者被两人押着,视线同样落在吊桥上,流露出欣赏之色。

“走!”顾若离被人一推,不由自主的沿着小路往上下走。

远远的看到一个子矮小,穿着褴褛年纪约莫五六岁的男孩,在小路上疯跑着,而他身后一路追着七八个年纪相仿的孩子,一片调笑着一边捡着地上的泥巴往他身上丢:“疯娃别跑,我肚子里有屎,你吃不吃啊。”

那孩子却仿佛未觉,一路跑着口中发出听不懂的声音。

不一会儿,人就朝这边跑了过来,不等她看清,又一阵风的跑远了,只余下风中有浓浓的浑臭味。

顾若离微微皱眉,那七八个追赶过来的孩子却忽然停在顾若离面前,好奇的围着她,“是俘虏吗?长的真丑啊。”

“不过男人还真是好看,比我爹爹还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孩子们起着哄一路跟着,“我娘说坏人都长的好看。”

赵勋眉头几不可闻的簇了簇,面色冷然,那几个孩子望着不由自主的瑟缩了脑袋,不敢再上前。

“回家去。”押着他们的马匪轰着孩子,“别追槐书了,小心被你们柏山叔看到,剥了你们的皮!”

“柏山叔和阿璋叔在祠堂里说话呢。”孩子们哈哈笑了起来,一哄而散,“不会发现的。”

顾若离忍不住回头看那个孩子,他在远处停下来,正歪着头目光呆滞的看着她。

疯了?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怎么年纪这么小!

顾若离正想说话,赶着她的马匪推攘她道:“走快点!”

她收回视线,随着马匪往前走,一路过去村里的人三三两两的聚在路边,对他们指指点点。

一些年纪轻些的姑娘,直勾勾的盯着赵勋看,窃窃私语:“那男的长的真好看,身材又高大,我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二丫,你要喜欢去和老大说,让他把人留下不就得了。”有人起哄,上下打量着赵勋。

被唤作二丫的姑娘,容貌清秀眼睛又大又圆,身材高挑曲线玲珑,穿着件鹅黄的短褂,下头是条墨绿的裤子,绣花鞋刷的干干净净的,像朵开在山野间的杜鹃花:“你们挤兑我,我告诉大嫂去,哼!”

一众年轻姑娘妇人嘻嘻哈哈笑了起来,二丫满脸通红的跑了,却依旧忍不住回头看赵勋。

顾若离忍着笑,侧目看了眼赵勋,只见他面无表情,仿佛刚才的话根本没有听见。

他恐怕从来没有被人直白的评头论足吧?!

总算绕过村中间,几个人穿过一条小巷,便看到一个三间瓦房围着篱笆的院子,里面收拾的还算干净,院中两只鸡悠闲的晃悠着,拨弄着泥土。

“男的住东,女的住西。”押着他们的马匪将他们往院子里一推,“没事不要出来!”话落啪的一声关了篱笆门,四个人就跟木头桩子似的站在了门口,冷眼看着他们。

这是被关押看守起来了。

“累了吧。”顾若离想了好久,尴尬的和赵勋道,“先去看看住的房间?!”当着马匪的面,她说什么都不成。

赵勋很配合的指了指西面:“先去看看你的房间。”话落,很自然的和顾若离并肩往她的房间而去。

马匪看着两人,见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妥,也就不管。

“赵公子。”顾若离进了房里,来不及看里头的布置,立刻挨着他压着声音问道,“你可记得出去的路?!”

赵勋低头看着凑在自己胸口,压着声音紧张不已的小姑娘,语气无波:“不记得。”

编辑让我字数少点,不让还没等排上推荐,字数就过了,到时候这个文就凄惨了…其实现在就很凄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